第一百四十七章 祖巫,祖巫!【三合一!】

竹芒大巫嘿嘿一笑:“魔兄怎地忘了,我們都是洪水大哥的好兄弟,怎麼會違揹他的規則,由始至終,我們都沒有對左小多出手啊,就比如現在,你能抓到什麼把柄?且看這一次,你的好外孫還能往何處逃!”

“將左小多藏身的地方,直接翻過來!看這地老鼠,往哪裡逃!”

淚長天登時坐立不安起來,神色慢慢的變得猙獰。

這三個玩意兒,逼着老子拼命?

你們三個瓜娃兒,怕是不知道山神爺的傢伙,那是石頭的!

現在,左小多所在的地下位置,已經越過了外圍,開始進入赤陽山脈中間區域,雖然距離中心地帶還有一段距離,但此地的炎熱已經到了融金化鐵的地步不遠了。

左小多在下面一路挖,一路前進,漸漸感覺到周圍的熱能對於自己的炎陽真經,生出相當大的促進作用,不由得心中一喜。

“此地竟是我的福地,意外驚喜,意外驚喜啊!”

左小多幹脆放開全身,開始吸取熱力靈能,拼命吸收,這等天然的修煉炎陽真經的地方,可是絕對不多啊。

這等機會,對於我來說,乃是天賜良機。

隨着吸收,左小多身上的炎陽真經的力量,更加的蓬勃發散,就像是地底下出現了一個小太陽一般。

無數的金陽烈焰,從左小多身上噴涌,燃燒。

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似乎有什麼,被左小多的赤日金陽的力量驚動了一下……

“不妨慢點走,我多吸收一點,回去了可沒這好事兒了……”

左小多一邊拼命練功,一邊想。

正自這麼想的當口,驚變竟是再來!

左小多突然間感覺整座山脈都開始搖晃了起來。

……

半空中,一面大印,突然間飛臨長空,散發出耀眼到了極點的光芒,一股神秘的力量,猛然出現,帶着無邊的浩瀚,衝下去,衝進了地下!

一股宏大雄渾的氣勢,陡然充斥天地之間。

西海大巫帶着無邊的憧憬與崇敬,傲然的介紹道:“這便是我們巫族先祖,厚土祖巫大人的力量,這力量……移山填海翻覆大地,只是等閒。只可惜後人無能,不能發揮全力……”

淚長天目瞪口呆。

看着下面,感覺着那天翻地覆一般的力量與氣勢,早已驚呆!

這就是祖巫的力量?而且只是一點點?

太強大了……

徹地印的后土之力,瘋狂的衝進了地下!

就在這一刻,沒有任何人知道,在這股力量衝下去之後,突然間似乎遭遇了什麼,發生了什麼莫可名狀的事情……

方圓數千裡的空氣,突然間波紋一般的震顫起來。

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猛然間衝上了衆人心頭。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這……是什麼感覺?

所有人都是驚愕了,誰……久別重逢了?爲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

緊接着……

轟!

大地翻卷而起!

左小多猶自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只聞轟的一聲爆響轟鳴,竟是整片大地,被生生地翻了過來,翻上了天空。

而被裹在火紅的泥土和岩石中的左小多,亦無例外地隨着飛上了天空……

“我去……”

左小多直接驚駭欲絕,想要躲進滅空塔,卻發現自己居然動不了!

“完了!”

半空中,超過五百位歸玄高手人人氣色灰敗,神識萎靡。

剛纔催動徹地印那一擊,幾乎抽空了在場所有人的全部氣力。

另一個方向。

手持神魂印的屠雲霄,乘隙全力催動,而在他身邊,尚有另外三個人以源源不絕的方式向他的體內注入力量……

驀然,神魂印中爆射出來一道光芒。

以有的放矢的態勢,直直衝進了那翻起來滔天巨浪一般的泥土山石之中……結結實實地鎖定了一道正自手舞足蹈往下摔落的模糊身影。

“找到了!在那邊!”

屠雲霄一聲厲吼。

四下裡,早已經嚴陣以待的超過百位焚身令所屬之老者,盡都以閃電之速,從四面八方毅然決然衝了過去。

人人都是義無反顧。

個個都是視死如歸。

此去,唯有一爆!

位於中心區域,山脈土地剛剛被翻轉過來的一瞬,爲首的十個人已經合力抱團衝進了最中間的位置,此刻,人人都是面如金紙,顯然是將自身元力催谷到了涸澤而漁,超越極限的地步!

但衆人卻毫不猶豫遲疑,齊聲哈哈大笑:“兄弟們,走了!”

“走!”

一聲巨響,十個人直接自爆。

又是轟的一聲轟鳴,再度將翻起的山脈,炸了個塵土彌天。

左小多一聲慘哼,雖然相距足足有千丈距離,但他剛纔乃是被徹地印直接翻出來的,整個身體靈力已被盡數凝固,全無閃避騰挪之能,也無曲折周旋之力。

之能被動地承受這十位高手的抱團自爆,五臟六腑再度移位,一口接一口的鮮血噴了出來,身子更被直接衝上高空五千多米的位置!

雖然無數的山石都被炸得爆碎,煙塵彌天,然而左小多以當前這種完整得不能再完整的態勢出現,再怎麼僞裝,也變得醒目到了極點!

“左小多在那邊!”

“看到了!”

“炸死他!”

高空中,幾位公子睚眥欲裂:“衝過去,炸死他!”

數百道人影,盡都毅然決然的向着左小多急衝過去。

儼然飛蛾撲火,悽美且壯烈!

“爲了巫盟!爲了巫族!”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衝在了最前面,凜烈的大吼一聲:“老兄弟們!”

無數老者緊隨而來,一邊齊齊動作,一邊哈哈大笑:“兄弟們,上路了!”

“上路啦!不孤單!老夫不孤單!”

左小多在空中飄搖翻滾,眼看着四周一道道虛線一般衝過來的人羣,身子卻始終無法動彈,此刻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不由睚眥欲裂。

就在這危急關頭,沉寂許久的小白啊和小酒突然間現身出來,神魂力量極端引爆,瞬時充滿左小多的神魂之海。

媧皇劍錚的一聲,凜然而現。

先天靈寶之力,蓋世神器的氣勢,猛然爆發!

這一刻,左小多突然感覺自己面前似乎有人注視着自己。

面前?

注視?

我天……這……

隨即一道玄之又玄的意念力量,衝進了左小多腦海,丹田陡然應和,靈力旋即沸騰空前,竟自掙脫了徹地印的封鎖!

高空中,主掌着神魂印的乃是一個屠雲霄,眼睛如同鷹隼一般,通過神魂印的縮影,敏感的發現左小多的眼皮眨動了一下!

不由爆吼出聲:“不好,他恢復了,怎麼會恢復的這麼快?”

“轟!”

那爲首的白髮老者不假思索,極速狂衝之中,悍然自爆!

“左小多,受死吧!”

轟轟轟……

已經快要衝到預定位置的十五個人,齊齊自爆!

半空中的左小多,頓時被煙塵淹沒,就此消失不見。

似乎,是被這陣狂猛至極的連環勁爆,炸得支離破碎,屍骨無存!

整個赤陽山上空,登時被飄飄灑灑的血雨所籠罩,整個天空,都化作了粉紅色的。

高空上,淚長天已經與三位大巫打成一團,風雲激盪,空間裂縫蜘蛛網一般佈滿了長天。

他在徹地印出手,左小多被翻出來的那一刻,選擇了出手。

但是,無毒三人卻是咬着牙,生生硬扛下了淚長天的進攻!

愣是沒有讓這位魔祖,衝出去超過百丈!

“無毒竹芒西海!老夫此生,與你三人勢不兩立!”淚長天悲憤的大吼,心肝劇裂。

這一刻,好似高階武者、歸玄巔峰武者不要錢也似,繼那十五個人之後,又有超過二十名焚身令武者再次抱團自爆,整個上空,陷入一片難以抑制的連續震顫之中,空間所呈現的支離破碎龜裂狀態,竟是久久不曾平復。

那一道一道的空間裂縫,在半空閃現着猙獰的黑光,彷彿擇人而噬的巨口,足堪吞噬萬物,湮滅衆生。

煙塵瀰漫持續,無數的大石頭仍自在四散崩碎。

在這連環驚爆之餘,旁邊的火山也開始爆發,噴發出大量岩漿,直直衝上半空數千米。

眼見得這一片生態環境,即將被這一連串的變故破壞得乾乾淨淨、滿目瘡痍。

這一刻,就連頭頂上的那些個飛天合道的強者們,也都在儘速避開了這一片區域。

整片區域,用最直白的描述就是——直接炸沒了!

滿目盡是因爲異常強烈爆炸而出現的巨大的空間黑洞,四周空間猶有斑駁破碎龜裂,自我修補平復速度,奇慢無比……

“左小多死了嗎?”

無數人都是在等待這個結果的到來。

以常理而論,在這樣的連環爆炸攻擊攻勢之下,不要說左小多,就是算是一位合道強者,那也是必死無疑的!

甚至於,在爆炸範圍內的幾位歸玄武者,焚身令中人,距離爆炸點核心太近,自己都還沒來得及發動自爆,就已經被兄弟們的自爆衝擊氣浪給撕成了碎片,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殃及池魚……

而這些人,每一個都要比左小多的距離遠得多!

他們都無能僥倖,左小多還有逃出生天,妥過死關的餘地嗎?!

最直接的爆炸威能已經告一段落,但充斥在天地間的轟鳴迴響,卻遠遠沒有結束,甚至還有越來越見劇烈的跡象。

隨着時間推移,原本並沒有受到爆炸波動影響的五座火山,也在天地轟鳴迴響持續之下,都有了噴發的跡象,而且是越演越厲,一發而不可收拾。

隨着黑煙瀰漫,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一道火紅的光芒,衝上半空。

一座火山開始爆發了。

隨着第一座開始,地而坐,第三座,也緊接着開始。

無數的岩漿,噴涌出來,好似濤濤洪水,自五個方向,向着中間的凹陷地區聚集,而赤陽山脈這片區域的岩漿,竟與衆人所知的岩漿大有不同,呈現鮮紅色澤,更隱隱帶有着白熾的色彩,所過之處,無物不焚,甚至連空間都被盡數蒸發。

那些原本還倖存的植被,盡數被熾熱岩漿焚燒得一乾二淨,便是再如何的能耐高溫,但也經不住這樣子岩漿的持續奔涌!

熱浪蒸騰,化作大量黑煙白氣,肆虐而起,瀰漫天地。

而最中間的偌大凹坑盆地區域,在極短的時間裡,化作了一座巨量的岩漿湖,偏偏海量的岩漿,還在持續不斷地注入其中,觸目驚心,蔚爲奇觀!

“看這情形,左小多應該是死了……”

因爲之前鉅變如斯,那些先是撤離又再回頭的武者,見狀又紛紛亡命的往後退去了,閃開了這等要人命的恐怖區域。

頃刻之間,天地間除了火山仍自爆發而造成的隆隆轟鳴聲音之外,其他人都是蒼白着臉,驚懼的眼神,一言不發。

幾位公子旋風般衝到屠雲霄身邊,道:“快以神魂印確認左小多的神魂印記狀況,當真消失了沒有?”

這些人,有海魂山,沙魂,沙哲,沙月,神無秀,顏子琪,嗯,還有一位,就是無邊大巫家的另一位,亦是此役主持徹地印之人,一個看上去不過三十來歲的青年人。

世家公子這邊的核心就以這八個人爲首,本來還應該算上雷能貓的……不過現在雷能貓已經撤了。

當然還有個沙雕,但是沙雕實實在在不算是核心……所以只是遊離在外。此刻正目光炯炯,一副準備與火山戰鬥的樣子。

屠雲霄臉色蒼白的控制着神魂印,急促道:“請大夥助我一臂之力,剛纔消耗太多了,以我現在力量不足以長時間驅動神魂印……”

旁邊幾個人那會怠慢,急忙輸入靈力,相助屠雲霄。

只見那神魂印再度閃爍奇光,一道白光,直直地射向下面的岩漿湖之下。

“沒死?!”

海魂山都徹底的驚了:“都這樣了,這小子居然還是沒死?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沙魂看着正自咕嘟嘟冒泡,好似開鍋一樣的岩漿湖,兩眼發直:“沒死?還在?竟然還在?”

眼前變故如斯,這新生的岩漿湖泊熱的,蒸汽都衝上天空幾萬米了,依照神魂印的神魂定位,左小多一個大活人,目前就在岩漿湖裡泡着,承受連番襲擊之餘,愣是沒死?!

這是鬧呢,還是開玩笑呢?!

所有人集體的傻逼了。

擦,這他麼的是什麼生命力,這也太抗折騰了吧?!

八位公子齊齊愣在半空,不知道該如何因應了。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高空中……

正在打生打死的四個人,也不約而同的停了手。

不因爲啥,因爲左小多的神魂牽引還在,在在說明……這小子竟然沒死!

“不可能吧,這麼炸了好幾通,居然還沒死?”無毒大巫忍不住撓了撓自己的頭髮,喃喃道;“介逆麻真抗造啊……”

竹芒大巫眨眨眼,道:“格老子命真硬!”

西海大巫歪了歪脖子:“這娃愣是要得!”

魔祖淚長天:“姥姥的!真特麼嚇死我了!”

四人不差先後的各自鬆下了一口氣,只是鬆下一口氣的意義顯然大不相同。

三大巫是嘆息,而魔祖是慶幸,從心裡往外的慶幸!有一種,死去活來的感覺。

西海大巫斜眼:“還打不打?”

“還打個毛線?”無毒大巫翻着白眼:“介逆麻忒抗造,小命倍兒硬啊,我看着情況有點不咋地妙……”

淚長天:“呵呵呵,我看咱們還是繼續騎着驢兒看唱本,再走着瞧一會兒?”

沒辦法,他現在就老哥一個,力敵是最下策,沒有討到便宜的可能,甚至把老命搭上,仍是奈何不了三大巫,也帶不走左小多,現在左小多小命尚在,當然要用這種委婉的方式周全此事。

“喝茶?”

“喝茶。”

“有酒嘛?”

“你想的挺全換,整點?”

“整點?”

“老魔,你整不?”

“大家難得聚首,當然要算我一份,整點整點。”

於是乎,剛纔還在打生打死,幾乎玩了老命的幾個人,又變成喝酒聊閒篇了!

……

巫盟各方的力量仍在持續往這邊趕過來,越聚越多,但現在,就算是有再多的人,面對眼前這麼個好似湖泊一般的岩漿湖,那也要沒半點辦法、束手無策!

眼前衆人,修爲最高者也不過歸玄巔峰,實在沒能耐鑽到這岩漿裡面去找左小多。

人家左小多專擅火屬性功體,且有許多補給寶物,能夠在這裡面不死,但是你真個下去試試?

一旦護體真元頂不住高熱,至多滾兩滾,人也就熟了!

這時,周遭的那五座火山,終於停止了爆發。

但也不知道是徹地印的作用,還是火山或者岩漿的作用,可岩漿海這片區域的地勢竟呈現出一種越來越高的趨勢。

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火山雖然是停止了噴發,但是岩漿湖的熱度,卻絲毫沒有半點降低的跡象,甚至不知道什麼原因,還在持續不斷地升溫。

現在整個岩漿湖,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這就是個超超級大炸彈的微妙感覺,而且……而且還有隨時整個爆炸的可能性!

赤陽山脈最核心的區域,距離這裡還有二十來裡,那邊纔是原本最熾熱的區域,也是最高的地方,但是現在,這個乍現的岩漿湖的溫度,赫然已經高過了中心區域那邊。

隨着時間持續,眼前的這一片原本的盆地地帶,地勢逐漸升高的趨勢,越來越快,越來越明顯。

那感覺就好像下面有一位巨人,正在託着整個岩漿湖,緩緩的站起來一樣……

有心人更發現到,不只是眼前的岩漿湖區域,連帶着周遭山脈,也都在升高,地表亦在變換。

這般持續變化之下,原本的赤陽山脈中心區域,被比得低了起來。

再過一陣,在中心區域的對面,這片岩漿湖的尾巴方向,山脈不斷地拔高,令到岩漿湖區域,漸漸呈現一種緩緩傾斜起來的趨勢……

衆人不知何故,盡都是瞪着眼睛盯着看着,滿臉盡是詫異之色,不知道爲什麼會出現這等異變。

其實有何止是他們,連帶高空中的那幾位大能,也都是一臉不知所謂的瞪眼看着,茫然不知所以。

怎麼會這樣?

徹地印雖然威力巨大,但卻絕不可能具備這種效果啊。

而就在岩漿湖的傾斜到了一定地步之後……岩漿終於開始一點點溢出,向着赤陽山脈中心地區的那奇異的地形,流淌了過去……

隨着傾斜岩漿湖開始向外流淌岩漿,流溢岩漿沿途所過的所有地形,所有阻礙,盡都如前一般的完全焚燒,推平……

甚至連沿途所過的一座擋路小山,隨着岩漿湖的持續流過,那小山就只抵擋了片刻之後,便岩漿同化消融,也變成了岩漿,並流而去!

這邊仍在持續傾斜拔高的岩漿湖,此際已經儼然天造地設,自然成型的一把大勺子,勺子裡的岩漿,以越來越迅猛的態勢涌動而出!

轟隆隆……

持續涌動的岩漿洪流宣告正式成型,沛然莫御,走勢無匹!

連番驚天巨爆,連串變故叢生,竟至滄海桑田,地貌丕變,此際海量的岩漿洪流,以山呼海嘯的態勢,洶涌涌入赤陽山脈原本地勢最高,現在卻淪爲了海拔最低的中心區域!

這一幕簡直是罕世奇景,而這副罕世奇景卻是在一日之間成就的!

而這一幕罕世奇景,卻又就只能維繫當前一點點時間而已!

此刻的岩漿高下的落差,赫然已經去到了將近七百米的高下!

就那麼隆隆地灌了下來。

而下面的一應物事,在滔滔岩漿洪流的洗禮之下,若非被淹沒,就是同化爲岩漿一般的物質,匯流而去,下面的許多不知名物質構成山岩,盡皆如是,盡皆成爲岩漿,然後上面的岩漿如同天河倒泄一般的持續傾泄下來。

瀑布!

岩漿瀑布!

再過片刻,在這片山脈中,陡然升起來點點星光。

一股子莫名感覺,自山谷中悄然升起。

然後,又有一片神秘而莫名的紅光驀然沖天而起,蔽日遮天,竟令整片天地的其他區域,陷入詭異的昏暗境地,在刺目紅光的輝映之下,彷彿連太陽都不知道去了何處。

衆人就只能見到那一片越來越耀眼的刺目紅光,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闊,逐漸令到的整個天空,都變成了紅色。

紅光盛況如此,端的耀眼至極!霸道至極!

連番超乎人意料之外的變故,眼前盛景如斯,天空中,除了九位大巫子弟之外,其他人,竟再無任何人能夠站立!

而這九個人,一臉懵逼的站在空中,一動也不能動。

八個人在一起,呆若木雞。

另外還有個沙雕,也是渾身僵硬的獨自呆在另一邊的高空。

九個人心膽俱裂,怎麼會這樣?

這是咋地了?

誰把我定住了啊?

其他人紛紛被紅光逼退三舍,足足被隔離出千里之外!

而更上空的飛天合道的強者們,也是一臉不知所謂的被挪移了出去,連他們也不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本身就已經出去千里之外。

這一切一切,發生的滿是詭異!

而更高的地方,正在喝酒的四個人也盡都現出驚詫神色,盡都往下極目看去,但見紅光漫卷四溢,一股難以言喻的炙熱力量,以焚天滅地之勢,悍然直衝上來,直達極高高空!

一股空前宏大的氣勢,陡然成型,似乎是一尊頭頂着天,腳踩着地的雄偉巨人,立身在自己的面前一般。

“出去!”

雖然並沒有當真聽到這樣的聲音,但四人就是有這種感覺,異常的清晰實在。

而他們所感受的那股霸道氣勢,更是驚天動地,天地失色。

無毒,西海,竹芒三位大巫齊齊臉色大變。

魔祖淚長天更是感到氣血翻涌,丹田靈氣更是爲之逆行,剎那之間,幾乎五臟崩裂!

這股氣勢,儼然還有敵友之分。

對於三位大巫,只是驅逐,連薄懲都算不得,但是對於魔祖,卻是有滅殺之意向!

而以這股氣勢所展現之威能,便是當真滅殺了魔祖淚長天,絕不是多稀罕多不可能的事情!

魔祖淚長天一聲怪叫,徑自翻身而起,急疾撕裂虛空往後而去,身後的三位大巫亦是緊接着就隨着魔祖撕裂的虛空,被那股力量生生推了出來!

這四位堪稱當世巔峰最高戰力,當真聯起手來,便是對上洪水大巫,也未必不能一戰的狠角色,居然沒有半點反抗的力量,就被一股子氣勢,甩出了當前的這片空間!

此情此景,如此變故,若非親眼目睹,何能置信?!

噗!

淚長天噴了一口血,目瞪口呆:“這……這是怎麼回事?便是洪水親臨!甚至又有大幅度精進的洪水,也無此威能,這是何種力量?何等威能?”

三位大巫的臉上亦是滿滿的見了鬼也似的表情:“這……這,這是祖巫級數的力量,這是……這是祝融祖巫的氣場威能……可是,這,這,可這怎麼可能?!”

“祝融祖巫?”

聽到三大巫的隻言片語,淚長天近乎無意識的喃喃說道。

然後纔好似突然驚醒一般,猛地擡頭,失聲道:“祖巫?!!”

四人再度凝目看去,只見前面便是極炎紅光的空間中,一道人影,以充斥了整個天地一般的強橫身姿,強勢而現!

這道人影,看高下,起碼有數千丈身量,五官清晰,身材雄壯,就這麼站在空中,遊目四顧,卻自然而然地就有一種天地之間,捨我其誰,唯我獨尊的霸道氣勢,充斥蒼穹,霸絕天地!

這道人影的眼神,向着四人這邊橫了一眼,大抵此間衆人,盡皆螻蟻,也就這四人值得他看上一眼,矮個裡邊拔高個,不過如此。

淚長天等四人頓時生出了呼吸都爲之窒息的那種感覺。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真的是……是祝融祖巫!”

無毒大巫的呼吸都幾乎停止了,艱難的呻吟着,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充斥了天地的巨人,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尊敬,嚮往……

這纔是祖巫的力量級數!

這纔是祖巫的層次階段!

這纔是自己的畢生追求!

這纔是屬於巫族的巔峰力量啊!

那影子全程就只得往這邊看了那麼一眼,隨即,慢慢轉身,緩緩地融進了赤陽山脈,那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中點滴消散,終至不存。

然而赤陽山脈的刺目紅光,卻以更加劇烈的態勢躁動起來。

西海大巫看得目瞪口呆,突然一念清明,不管不顧的發動了驚魂大法!

“二哥!快來啊!祝融祖巫出現了啊……”

祝融祖巫的神念投影出現了,但是,繼承了祝融一脈的烈火大巫,卻不在這裡。

這是何等遺憾!

……

那巨大的身影,緩緩的沉入山谷,愈發熾熱的火焰,急疾沖天而起!

九道紅光,化作了長虹,將剛纔定在半空中的沙魂,海魂山等人,悉數捲了起來,隨即,就那麼硬生生地拖了下去,拖進了山谷!

整個空間,隨之趨向平穩,那偌大的岩漿湖,也隨之轉爲平靜,竟然連半點熱量,也不見了。

就只留下一個火紅的,足足有數萬畝地的平整湖面!

下一瞬,天空猛然恢復了藍天白雲,紅日高懸。

似乎一切變故都沒有發生過!

但屠雲霄等九個人,還有一個左小多,卻恍如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在……那一片岩漿湖之下!

淚長天見狀幾乎當場急出了腦溢血,要哭一般的呻吟道:“我外孫……我外孫……也在下面啊……”

無毒大巫等面面相覷,半晌不作一聲。

只有你外孫麼?

這特麼,我們這邊……可是有足足九個人啊!

竹芒大巫家族的神無秀;金鱗大巫家的沙魂,沙月,沙哲,咳,沙雕,無邊大巫家的屠雲霄,屠雲端;燃燭大巫家的顏子琪;西海大巫家的海魂山……

這些個嫡系子孫,本家天才,全都是被封在這下面了!

這要咋整?

古老傳說,這赤陽山,乃是萬火諸焰之尊、祝融大巫的寂滅之地,但那就止於傳說而已,而且,類似的傳說還有很多很多。

烈火大巫幾乎每年都要到這裡來幾十次,不也沒發現什麼啊……

爲何這一次,突然就變化如斯了?

真的就冒出一個祝融祖巫,這是要鬧哪樣啊?!

…………

【年前最後一章,請假過年。提前祝福大家,春節快樂!!】

第七章 混沌土、籌謀【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四章 地心星魂玉【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進入孤竹城第一百零五章 對不起有用麼?【第二更!】第四十一章 只要你聽我的……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們該做點什麼【第二更】終章【三】第一百一十章 輩分是個大問題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算計【大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日月城【爲盟主一醉=千愁加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可千萬要沉住氣!【爲獨言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援軍到!【二合一!】第二章 我們也去第二百八十二章 四方動!【第五更!】第三百零三章 我有家宴待君來!【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八章 洪水突破!第二百一十六章 放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終章【三】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三百四十四章 煉心煉魂!【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二十九章 交學費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長空之戰!【第二更!】第八十章 我整個人任你處置【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四章 極端殘酷的對策【第五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法破壞【第三更!】第一百零一章 御座的福氣第二百九十六章 徹底暴露【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2】】】第二百四十一章 節目與叛徒【第六更!】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四百一十八章 帶貓漫步潛龍中第三百七十八章 這不正常【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三】】第九十九章 各自雙標【依然大章】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二百四十九章 三個快樂的打工仔!【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一百四十五章 “雲”、“仇”!【爲KENAC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認慫行嗎?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也想給人當兒子第八十四章 此番去也,不再回。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二百二十章 烈陽之心第二百二十章 老大,它軟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上京遇小胖!第四百九十六章 左小多有什麼好的?【爲海魂山盟主加更!】第三十一章 誰幹的?【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八十八章 天高三裡?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四百二十八章 好酒,好東西啊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三章 威脅你又怎地?【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糊塗老闆【爲風家學子冷月寒冰魄,考入河北工業大學賀!】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家族考慮【第四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強悍的貪狼姥姥第二百四十三章這世界,我已經看不懂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一零二章 曙光到【爲數字尾號3724、尾號5629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四十四章 君老前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十!)】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第三更!】第九十五章 小祖宗又出事兒了第二百九十三章 這咋整?第五十七章 讓我康康到底幾個飛天!第二百四十三章這世界,我已經看不懂第三百八十四章 晚上請你們吃飯【第五更!】第九十八章 大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自己去脫【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多做局!【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互相掏底【爲風家學子非雨夢林,考入昆明冶金學校賀】第二百六十九章 先收點微不足道的利息第一百一十九章 貌似不大對啊【爲紅塵添亂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八十六章 校長,您寫個字【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住一晚再走?【第七更!】第十章 小祖宗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之前第一百一十九章 熱鬧起來了第二十五章 左小多的慶功宴!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八十章 集體突破、小念請教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手浮現【兩更合一!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可千萬要沉住氣!【爲獨言盟主加更!】
第七章 混沌土、籌謀【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四章 地心星魂玉【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進入孤竹城第一百零五章 對不起有用麼?【第二更!】第四十一章 只要你聽我的……第四十九章 那廝到底是誰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們該做點什麼【第二更】終章【三】第一百一十章 輩分是個大問題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算計【大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日月城【爲盟主一醉=千愁加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可千萬要沉住氣!【爲獨言盟主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援軍到!【二合一!】第二章 我們也去第二百八十二章 四方動!【第五更!】第三百零三章 我有家宴待君來!【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八章 洪水突破!第二百一十六章 放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爲伏魔人盟主加更】終章【三】第三十四章 鼎爐雙心【爲白銀盟主VVICC加更(四)】第三百四十四章 煉心煉魂!【爲大能貓盟主加更!】第二十九章 交學費第六十一章 第三摸【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長空之戰!【第二更!】第八十章 我整個人任你處置【爲風家懶洋洋盟主加更!】第四百四十四章 極端殘酷的對策【第五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無法破壞【第三更!】第一百零一章 御座的福氣第二百九十六章 徹底暴露【爲白銀大盟糖糖糖糖加更【2】】】第二百四十一章 節目與叛徒【第六更!】第三百零四章 且停風雲,送君一程【四合一大章!】第四百一十八章 帶貓漫步潛龍中第三百七十八章 這不正常【爲白銀大盟易成拾吉加更【三】】第九十九章 各自雙標【依然大章】第十四章 都不笨,好尷尬啊。第二百四十九章 三個快樂的打工仔!【第四更,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一百四十五章 “雲”、“仇”!【爲KENAC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認慫行嗎?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也想給人當兒子第八十四章 此番去也,不再回。第一百章 獎學金【第一更】第二百二十章 烈陽之心第二百二十章 老大,它軟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上京遇小胖!第四百九十六章 左小多有什麼好的?【爲海魂山盟主加更!】第三十一章 誰幹的?【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魔來訪【爲毒藥666盟主加更!】第四百三十二章 婚禮之前第一百八十章 好毒啊!【第四更!】第六十四章 叫你大爺你敢答應嗎【第二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第二百八十八章 天高三裡?第九十二章 聖位【一】第四百二十八章 好酒,好東西啊第四百二十一章 遊東天的發現第一百九十章 這是什麼?!第一百七十三章 威脅你又怎地?【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糊塗老闆【爲風家學子冷月寒冰魄,考入河北工業大學賀!】第三百一十三章 吳家的決定【第三更】第三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家族考慮【第四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強悍的貪狼姥姥第二百四十三章這世界,我已經看不懂第五十九章 小草的使命【第二更!】第一零二章 曙光到【爲數字尾號3724、尾號5629盟主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狂吃狂吃第四十四章 君老前輩【爲白銀大盟VVICC加更(十!)】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第三更!】第九十五章 小祖宗又出事兒了第二百九十三章 這咋整?第五十七章 讓我康康到底幾個飛天!第二百四十三章這世界,我已經看不懂第三百八十四章 晚上請你們吃飯【第五更!】第九十八章 大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自己去脫【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等可笑,何等諷刺!第一百八十一章 有機會?【第一更】第四百九十九章 雷雲混亂海?【爲總盟風語孤獨111加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多做局!【爲風語孤獨111盟主加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互相掏底【爲風家學子非雨夢林,考入昆明冶金學校賀】第二百六十九章 先收點微不足道的利息第一百一十九章 貌似不大對啊【爲紅塵添亂盟主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戰終起!第九十二章 潛龍有殤【第一更!】第八十六章 校長,您寫個字【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住一晚再走?【第七更!】第十章 小祖宗第一百一十八章 巫盟天才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之前第一百一十九章 熱鬧起來了第二十五章 左小多的慶功宴!第四百八十六章 被追殺的秀兒【第四更!求月票!】第八十章 集體突破、小念請教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知道!【爲年少不懂歲月憂傷盟主加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這一生啊,就一堆堆坎坷!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手浮現【兩更合一!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可千萬要沉住氣!【爲獨言盟主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