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鋒芒初現!拔骨抽筋!

見古恆淵和夏百康瞬間逼近的身影,沈青松和沈延州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一絲的變化。

古恆淵和夏百康將體內的靈氣催發到了極致,先天巔峰的氣勢從他們的身上爆發而出。

周圍的武道界沈家和京城沈家的人紛紛四散開來,先天巔峰宗師之間的戰鬥,如果他們被捲入其中,那麼最後只有死路一條的份。

凌空躍起的古恆淵,猶如展翅高飛的雄鷹,他的肩膀一抖,兩隻手掌朝着沈青松和沈延州一推:“雲霧漫天!”

四周空氣中的水份快速在沈青松和沈延州這邊凝聚,最後這些水份全部化爲了白茫茫一大片的霧氣,將沈青松和沈延州給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招可以讓被困在其中的人,短時間內迷失方向感,甚至不知道迷霧外的人會從哪個方向攻擊?

雖說迷霧內的人看不到外面,但迷霧外的人卻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被困其中的身影。

在古恆淵施展這一招雲霧漫天的時候。

夏百康和他配合的非常好,幾乎是在迷霧形成瞬間,他的右手手掌連連朝着沈青松和沈延州拍出:“開元掌!”

洶涌的能量從他的右手手掌上爆發,一種青色光芒從他掌心內不斷透了出來,他手掌周圍的空氣被極具的壓縮了起來。

“轟!轟!”兩聲。

兩隻青色的手掌印,頓時依次朝着迷霧中的兩道身影掠了過去。

這兩隻青色的手掌印,每一隻都猶如臉盆大小,其中蘊含的力量,恐怕一般的先天巔峰宗師絕對無法招架了。

待到兩隻青色的手掌印衝入迷霧之中,快速臨近沈青松和沈延州的時候,迷霧也在慢慢的散去了。

只是此刻兩隻青色的手掌印,完全臨近了沈青松和沈延州的身體,他們根本是躲無可躲了。

不過,沈青松和沈延州好像完全沒有要躲避的意思,嘴角浮現一抹平淡的冷笑,身體之內的靈氣以一種特殊方式運轉:“混元天甲!”

一層隱隱的由靈氣所形成的鎧甲在他們上半身浮現,腳下的步子不退反進,他們身子直接衝擊向了兩隻青色的手掌印。

“砰!砰!”

沈青松和沈延州的身子直接將兩隻青色手掌給破去了,只是他們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身子還在朝着古恆淵和夏百康逼近。

他們已經是跨出先天巔峰一大步了,或許是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根本沒有使出什麼繁瑣的招式,只是各自朝着夏百康和古恆淵揮出了一拳。

只不過,這一拳看似非常普通,但其中卻蘊含了強大的能量,甚至比剛剛夏百康的開元掌還要強大。

古恆淵和夏百康眉頭一皺,他們沒有想到沈青松和沈延州的實力變得這麼強了,已經完全是超越了他們。

事到如今,他們沒有躲避的可能了,拍出手掌,以此來抵擋沈青松和沈延州的這一拳。

古恆淵手掌去接沈青松的拳頭,而夏百康則是去接沈延州的拳頭。

在他們的拳頭和手掌觸碰的剎那。

沈青松和沈延州腳下的步子沒有移動,而古恆淵和夏百康只感覺自己的手掌上承受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股力量甚至要將他們的手臂給摧毀了,他們根本無法抵擋。

只是此時,之前沈風注入他們體內的能量,陡然爆發了出來,幫他們抵消了沈青松和沈延州拳頭所帶來的力量,只是他們腳下的步子仍舊是退後了三步。

見此沈青松和沈延州也一臉震驚,按照他們原來的想法,古恆淵和夏百康在他們的攻擊之下,就算手臂不廢掉,最起碼也要受內傷的,可眼下卻一點事情沒有,只是退後了三步,看來這些年這兩個傢伙也進步了不少,他們完全不會想到是沈風在暗中相助。

感覺到身上沒有一點傷的夏百康和古恆淵,目光不由的看了眼沈風,他們知道肯定是沈前輩暗中保護了他們,頓時老臉一紅,看來這次是想拍馬屁也拍不成了,他們知道今天只能由沈前輩親自動手了,腳下的步子退後了數步,沒有動手的意思了。

沈青松和沈延州看到這一幕之後,他們以爲通過剛剛的交手,夏百康和古恆淵看明白形勢了,不願意插手這件事情了,畢竟這兩個老頭和沈風可是非親非故的。

只是夏百康忽然看到了人羣之中的王語蝶,他眼睛一眯,吼道:“語碟,你怎麼會在這裡?立馬給我到這裡來,看來我又要讓你爺爺關你禁閉了。”

原本閃躲的王語蝶一臉不情不願的走了出來,夏百康和她的爺爺是多年的老友了,而她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爺爺,來到夏百康身旁之後,她喊了一聲:“夏爺爺!”

此時。

沈風在一路朝着徐惠芳等人的木頭柱子走去,正好經過宋家人身旁的時候,他彎腰封住了宋天浩脖子上的幾個穴位,又幫宋堅白等人暫時緩解了一下傷勢,以保證他們不會突然死亡,打算等處理完這裡的事情,再替他們治療傷勢。

扶着宋天浩的宋玉萱,手指指向了沈無念,對着沈風,說道:“是他,是他用手指穿透了天浩哥的脖子,”

“還有他們,是他們打傷了我爺爺、我伯伯和我爸的。”

她的手指依次在沈啓善等人身上指了過來。

宋天浩想要說話,他看向沈風的時候,臉上充滿了崇拜之色。

沈風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一會。”

說完,他繼續朝着徐惠芳等人的方向走去了。

沈青松他們現在是徹底認爲夏百康等人不插手了,他們沒興趣對一個廢物親自動手,其中沈延州看了眼沈啓善等人,說道:“他是你們京城沈家的廢物,由你們自己來處理吧!只要留他一口氣就行。”

沈青松看向了夏百康和古恆淵,說道:“兩位,既然你們不插手了,那麼剛剛的事情就當過去了,待會我和兩位好好喝幾杯酒。”

“哼!”

只是夏百康和古恆淵鼻子裡冷哼了一聲,在他們眼裡這沈青松是死到臨頭不自知啊!

對於夏百康和古恆淵的態度,沈青松倒也沒有太過的在意。

而沈啓善等京城沈家之人聽到沈延州的命令之後,其中沈無念瞬間跨出了一步,他笑得很猙獰,當年他可以進入武道界沈家修煉,完全是因爲沈風的原因,這是武道界沈家的補償。

對於沈風這個所謂的侄子,他心裡面是厭惡到極點,他向來認爲廢物是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的。

先天初期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他說道:“讓我來打斷這廢物的手腳,我當初說過,他回到京城,我就會打斷他的手和腳,我可不能夠食言了。”

因爲在武道界沈家修煉的緣故,所以他的修爲比沈歷揚這個家主都要強上一籌的。

沈無念將先天初期的氣勢發揮到了極致,身影快速的逼近了沈風,手掌朝着沈風胸口前的衣服抓了過去。

除了夏百康等人,在場的其餘人全部認爲沈風落入沈無念手裡,手腳內的骨頭是必定會被打斷了。

站在夏百康身旁的王語蝶,低聲說道:“夏爺爺,你剛剛爲什麼要幫這種廢物?這種縮頭烏龜?”

夏百康眼眸中的神色一凝,臉上頓時爬滿了怒火,沈前輩豈是能夠胡亂詆譭的?

只是正當他要喝斥的時候。

沈風一直是一步步速度不快的走路前進,可當沈無念的手掌要抓住沈風胸口的衣服時,他的手掌忽然抓了一個空。

眼前哪裡還有什麼沈風的身影?

他猛的轉過了身體,看到沈風不知道什麼時候經過了他,仍舊在一步步速度不快的朝着徐惠芳他們走去。

沈無念沒有過多的猶豫,他怎麼可能攻擊不到這個廢物?他的身影再度朝着沈風撲了過去。

只是這次。

沈風腳下的步子一頓,身子快速轉回了:“看來你是真的迫不及待想要去見閻王爺了?”

他不再將體內的戾氣和殺氣徹底壓制了。

濃郁的戾氣和殺氣從他身上滾滾散發而出。

腳下的步子一動,他的身影同樣是衝向了沈無念,他的速度要比沈無念快上不少。

撲過來的沈無念完全來不及反應,只感覺肚子上猛的一痛,他的身子被沈風一腳踢到了半空之中,臉上佈滿了不敢置信和恐懼之色。

在他的身子落下來的時候,沈風正好站在他的身子底下。

沈風的雙手快速的在沈無念的身上划動,只見他將沈無念身體內的一根根筋完整無比的抽了出來。

隨後,他又將沈無念全身的骨頭一根根的拔了出來。

速度很快,只有幾秒的時間。

待到沈無念落在地面上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一灘爛肉了,身體內沒有筋和骨了。

雙手沾染着鮮血的沈風,表情變得更加冷了幾分,他現在需要血液來化解自己身體內的戾氣。

沈無念身體的一堆爛肉旁,堆放着從他體內拔出來的骨頭和筋。

沈風一腳踩在了沈無念的白骨之上,“砰!”,將骨頭踩成粉末的瞬間,他自語道:“很顯然,你我之間,你纔是廢物!”

只可惜死透了的沈無念,永遠也不可能回答沈風了。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貌似我已經是了第三千四百八十五章 十分古怪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喚靈降世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天助我也第兩千八百七十三章 天泉神水第兩千七百一十五章 囉嗦夠了嗎(三更)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 荒源晶石第九百七十九章 斬第五百七十四章 真正的戰鬥開始了第六百零四章 恐怖景象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可心劍聖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記住自己的身份第三千一百三十七章 十招之內第三千五百二十四章 苟延殘喘第三千七百零五章 他們的命,我要了第六百五十一章 再次提升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登堂入室第兩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們不需要安慰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你可願意一試?第九百三十五章 是逍遙仙帝的後人?第八百五十二章 我等着你們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神秘壁畫第三千七百四十八章 萬雷山第兩千九百一十二章 只需剩下一個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被封印住了第兩千五百一十二章 終於不寂寞了第一百六十二章 意外之喜第三千八百四十二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天道大會第九百七十七章 這小子是老夫的小友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 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第三千四百七十八章 終於可以修煉了第兩百一十二章 深鹹?啥玩意?第三千五百一十五章 我想變強第兩千八百三十九章 是天域內的嗎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是天賜嗎番外之吳用篇(五)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關我什麼事?第九百四十一章 我不信他能活下來第兩百四十章 京城第一家族第一百零八章 滾出去第三千零九十七章 小師弟來了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天命噬心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她是我徒弟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簡直不是人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 萬族奪珠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血爲河、骨爲山、肉爲樹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天角神液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 絕境中的領悟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這是你們逼我的番外之最終篇(二)第三百四十章 衆人皆驚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個也別想離開第兩千五百六十二章 身體內的枷鎖(三更)第兩千零三十二章 星爆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蒼龍碑第八百一十三章 只會是累贅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屍影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 傳說中的天火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一片混亂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狼狽而逃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 多出了一具第兩千九百一十五章 今天都要死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將命不久矣第兩百七十九章 有很多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連一粒殘渣都不剩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煉製之法第兩千六百三十二章 你可以好好考慮考慮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青劍聖子第兩千六百六十六章 像傻子嗎第五百六十一章 七品!作用!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年期限第三千五百六十九章 跪地叩拜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三個月內第七百七十六章 耀眼無比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順理成章第三千四百六十一章 瞬間碾壓第三千七百一十八章 暴魂木第三百六十七章 等着被吊打吧!第三千零九十五章 真相還重要嗎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才這點變化?第五百一十七章 果然很牛掰啊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你的戰力還差了一點第五百一十九章 直衝巔峰的能量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是誰給了你勇氣?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休想要再傷害到她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 全都驚訝了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我來頂住第三千四百章 套路!全都是套路!第兩千四百七十二章 站在山腳下都不配第三百五十二章 不死血脈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處境堪憂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無法凝聚玄氣的滋味如何?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瘋瘋癲癲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更近一步第兩千四百四十九章 慎用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爲我報仇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你想插手?第兩千九百八十三章 打夠了嗎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將命不久矣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貌似我已經是了第三千四百八十五章 十分古怪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 喚靈降世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天助我也第兩千八百七十三章 天泉神水第兩千七百一十五章 囉嗦夠了嗎(三更)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 荒源晶石第九百七十九章 斬第五百七十四章 真正的戰鬥開始了第六百零四章 恐怖景象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可心劍聖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記住自己的身份第三千一百三十七章 十招之內第三千五百二十四章 苟延殘喘第三千七百零五章 他們的命,我要了第六百五十一章 再次提升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登堂入室第兩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們不需要安慰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你可願意一試?第九百三十五章 是逍遙仙帝的後人?第八百五十二章 我等着你們第三千七百七十二章 神秘壁畫第三千七百四十八章 萬雷山第兩千九百一十二章 只需剩下一個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被封印住了第兩千五百一十二章 終於不寂寞了第一百六十二章 意外之喜第三千八百四十二章 我相信你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天道大會第九百七十七章 這小子是老夫的小友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 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第三千四百七十八章 終於可以修煉了第兩百一十二章 深鹹?啥玩意?第三千五百一十五章 我想變強第兩千八百三十九章 是天域內的嗎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是天賜嗎番外之吳用篇(五)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關我什麼事?第九百四十一章 我不信他能活下來第兩百四十章 京城第一家族第一百零八章 滾出去第三千零九十七章 小師弟來了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天命噬心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她是我徒弟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簡直不是人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 萬族奪珠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血爲河、骨爲山、肉爲樹第三千三百一十六章 天角神液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 絕境中的領悟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這是你們逼我的番外之最終篇(二)第三百四十章 衆人皆驚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個也別想離開第兩千五百六十二章 身體內的枷鎖(三更)第兩千零三十二章 星爆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蒼龍碑第八百一十三章 只會是累贅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屍影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 傳說中的天火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一片混亂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狼狽而逃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 多出了一具第兩千九百一十五章 今天都要死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將命不久矣第兩百七十九章 有很多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連一粒殘渣都不剩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煉製之法第兩千六百三十二章 你可以好好考慮考慮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青劍聖子第兩千六百六十六章 像傻子嗎第五百六十一章 七品!作用!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年期限第三千五百六十九章 跪地叩拜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三個月內第七百七十六章 耀眼無比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順理成章第三千四百六十一章 瞬間碾壓第三千七百一十八章 暴魂木第三百六十七章 等着被吊打吧!第三千零九十五章 真相還重要嗎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才這點變化?第五百一十七章 果然很牛掰啊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你的戰力還差了一點第五百一十九章 直衝巔峰的能量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是誰給了你勇氣?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休想要再傷害到她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 全都驚訝了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我來頂住第三千四百章 套路!全都是套路!第兩千四百七十二章 站在山腳下都不配第三百五十二章 不死血脈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處境堪憂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無法凝聚玄氣的滋味如何?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瘋瘋癲癲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更近一步第兩千四百四十九章 慎用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爲我報仇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你想插手?第兩千九百八十三章 打夠了嗎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將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