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貌似我已經是了

莫凝玉聽到這番話之後,她微微愣了一下,隨後臉頰羞紅的厲害,完全沒想到張星朗會突然說出這番話來。

明明剛纔在傳音之中,張星朗還那麼的義憤填膺,眼下在看到海月宗的弟子對沈風十分客氣之後,竟然完全換了換題,以及換了一種語氣,這讓莫凝玉不禁有些鄙夷。

莫家和張家是世交。

可以說他們兩個一起長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不過,莫凝玉一直沒有接受張星朗,只是把對方當做是朋友看待。

如今親耳聽到張星朗在緊急時刻,竟然說出這番話,她對張星朗是更加沒興趣了。

包括一旁的莫鎮雄也呆滯了一下,實在是張星朗態度轉變的太快,剛剛那義正言辭的傳音,簡直是在亂放屁啊!

同時,莫鎮雄也震驚於海月宗內門弟子對沈風的態度,他對張星朗說出的話,開始抱有嚴重的懷疑。

張嶽鬆對於自己孫子的表現十分不滿意,但在這種情況之下,張星朗的反應已經算很快了,他無法去責怪自己的孫子,海月宗確實不是他們張家能夠得罪的。

海月宗的內門弟子,肯定拜了宗門裡的內門長老爲師,一旦讓這兩位海月宗內門弟子誤會,他們張家可能真的會迎來滅頂之災。

張嶽鬆臉上擠出笑容,道:“沈小友,我孫兒說的不錯,你和凝玉這丫頭挺般配的。”

“不要讓你的朋友久等了,你不必管我們。”

此刻,這老傢伙十分的和善,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他的狠毒,不過,他內心深處是翻江倒海,胸口內的怒氣要炸膛了。

沈風在張星朗和張嶽鬆身上掃過,這兩個傢伙見風使舵的本領倒是挺高,如今在萬世商行的玄舟之上,況且他不清楚張嶽鬆的戰力,暫時沒打算和他們多廢話,看向莫鎮雄和莫凝玉,道:“我先去第三層見一見朋友。”

莫鎮雄和莫凝玉當然是點頭讓他快去。

杜勇誠和杜惜芸看到沈風往第三層走來,他們隨即離開了欄杆的地方,前去迎接沈風上來。

……

第二層的甲板上。

在沈風走遠之後。

張嶽鬆和張星朗終於鬆了一口氣。

莫鎮雄開口道:“星朗,你說實話,之前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沈小友的身影?”

張星朗臉色不停變化着,如若他再次肯定這件事情,之後莫鎮雄去對沈風提起這件事,那麼沈風豈不是要徹底記恨上他,萬一到時候海月宗的內門弟子也參與進來怎麼辦?

張嶽鬆對着自己孫子傳音,道:“星朗,這次的事情超出了我們的預料,莫鎮雄也不是老糊塗,有了這麼長的思考時間,他肯定懷疑你說的話了,你先承認了自己是在說謊吧!這樣說開了,反而不會讓莫鎮雄懷疑我們。”

聽到自己爺爺的傳音之後,張星朗表現出了一臉悔恨,對着莫鎮雄說道:“莫爺爺,我知道錯了。”

“我是看凝玉對沈兄弟這麼特別,原本她是滴酒不沾的,今天居然主動向沈兄弟敬酒,我剛剛真的咽不下這口氣,所以纔對我爺爺說謊。”

“沒想到我爺爺立馬傳音給了你們,我也只能咬牙一錯再錯了,現在我幡然醒悟,求莫爺爺不要將此事對沈兄弟提起。”

聞言,莫鎮雄惱火無比,目光狠狠的盯着張星朗,身上隱隱瀰漫着玄氣波動,片刻之後,他重重嘆了口氣,莫家和張家畢竟是世交啊!

“嘭”的一聲。

正當這時。

張嶽鬆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喝道:“你簡直是丟盡了我們張家的臉面,沈小友對我們有恩,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連爺爺我都要騙,我真想要一巴掌拍死你。”

說話之間。

張嶽鬆擡起了手掌,當他要朝着張星朗的後背拍下去的時候。

莫鎮雄隨即說道:“嶽鬆,算了,幸好沒有釀成大錯,要不然我們要變成忘恩負義的小人了,等這次回到扶天島之後,我們必須要好好報答沈小友,你們認爲如何?”

演技出神入化的張嶽鬆點頭道:“這是應該的!我們一定要將這份恩情銘記於心,報答沈小友這是肯定要做的事情。”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裡面在滴血啊!

這次他們爺孫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心中壓制着的怒火更加洶涌了。

莫凝玉對張星朗完全是失望透了,這種小人行爲,簡直是讓她噁心到了極點。

……

與此同時。

在杜勇誠和杜惜芸的迎接之下,沈風順利的走上了第三層。

這一層上的各種裝飾和擺設,要比下面一層不知豪華上多少倍呢!地面上到處被勾畫着凝聚玄氣的陣法,所以這第三層上的玄氣也要比下面濃郁很多。

再次見到沈風,杜勇誠將姿態放得很低,笑道:“沈兄弟,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長得十分水靈的杜惜芸,一臉好奇的打量着沈風,她心中還有很多問題要問。

這第三層的甲板上,同樣擺放着一些桌子和椅子,當然這裡沒有宴會廳了,有的只是一個個單獨的包間。

而且每個包間內都有窗戶,可以欣賞到外面的海景。

不過,想要在包間內用餐,所需要的玄石會增加,之前杜勇誠和杜惜芸也只是在第三層的甲板上用餐,畢竟他們只是海月宗普通的內門弟子,沒必要進入包間內去消費。

杜勇誠帶着沈風在甲板上的桌子前坐下,低聲問道:“沈兄弟,你現在應該是加入了神雪宗吧?”

這對兄妹見證了他通過考驗,沈風沒必要隱瞞,說道:“算是吧!”

杜勇誠一臉羨慕,道:“沈兄弟,能夠成爲神雪宗內的第一名男弟子,將來你絕對能夠載入宗門的史冊裡。”

一旁的杜惜芸對沈風的怨念很大,實在是上次沈風隱藏的很深,當她見識到沈風的強悍之後,雪婆婆就趕人了,這讓她心中非常不爽:“喂,你別太得意了,你是第一個加入神雪宗的男弟子,有了你這個先例之後,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男弟子加入,將來說不一定神雪宗內還會有聖子選拔,你雖說天賦很強大,但不一定能夠成爲聖子。”

杜勇誠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他這次是真心想要結交沈風,帶着歉意說道:“沈兄弟,我妹妹就是這種口無遮攔的人,請你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如今神雪宗纔剛剛招收了第一名男弟子,宗門內想要有聖子,肯定是需要招收了很多男弟子之後,纔會慢慢有聖子選拔。”

“沈兄弟你不必在意這些,努力修煉纔是正道!我輩修士,應該要追求自己的無上大道。”

沈風隨意笑道:“杜兄說的不錯,但貌似我已經是神雪宗的聖子了。”

杜勇誠點了點頭,道:“沈兄能夠這麼想很不錯……”

說到這裡,他才反應過來,雙眼瞪大的說道:“沈兄弟,你、你說什麼?”

一旁的杜惜芸在震驚了一下之後,她道:“這傢伙說他已經是神雪宗的聖子了。”

很明顯她根本不相信這番話。

沈風之所以隨口這麼一說,完全是對他們兩個比較有好感,而且他再怎麼說也是海月宗的太上長老,和幾個晚輩說起話來,自然是顯得隨意了一些,雖說這對兄妹還並不知道沈風的這個身份。

杜勇誠也不相信沈風說的話,神雪宗是一個被女人統治的宗門,沈風不可能剛剛加入就成爲宗門的聖子。

杜勇誠喝了一口酒,緩一緩神。

杜惜芸不留情面的說道:“喂,你也太能裝了吧?你說你是神雪宗的聖子?那聖子令呢?能拿出來給我們欣賞欣賞嗎?”

杜勇誠爲了化解尷尬,道:“別說這些了,我們喝酒,喝酒!”

說話之間,他又第一個端起酒杯。

沈風在離開神雪宗之前,宗主確實給了他一塊令牌,只是他完全沒有當回事情,手掌一翻之間,一塊白色的金屬出現在掌心,上面雕刻着“聖子”二字,而且還刻有神雪宗的宗門圖案。

“你說的是這塊令牌?”沈風並不是顯擺什麼,如若要顯擺的話,那麼他直接拿出海月宗的太上長老令牌了。

他只是在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不是在滿口胡言,畢竟他看杜勇誠挺順眼的。

喝了一口酒的杜勇誠,看到沈風放在桌面上的令牌,他不自覺的拿了起來,這塊令牌是是罕見的天材地寶製成,而且其中蘊含極致的冰寒之力,絕對不是一件普通的凡物啊!這應該就是出自於神雪宗內的聖子令。

“噗”的一聲。

杜勇誠嘴巴里的酒水完全噴灑了出來,眼睛瞪得巨大無比,如同看怪物似的看着沈風。

而一旁的杜惜芸看到自己哥哥的表情之後,她隨即將令牌奪了過來,仔細感應了一番之後,她的表情也變得古怪無比,眼眸中完全是驚呆的神色,吞吞吐吐的說道:“你、你真的成爲了神雪宗的聖子?”

沈風隨意將令牌收了回來,平淡道:“你不是已經看過聖子令了嘛!”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賭一個未來第八百九十一章 這就是你的底牌?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敗仙帝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不簡單啊第一百三十八章 沈前輩(第四更)第三千六百四十七章 我只想給她最好的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休想要再傷害到她第兩千七百八十章 荒古之前的煉心師?(三更)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以血引陣第兩千九百四十六章 等着那一天的到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一指碎神魂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大戰開啓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聖魂山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極限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只求一戰(三更)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一切都聽您的第兩千零五十一章 鎮壓的十分輕鬆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我來頂住第三千八百一十六章 巨大的變化第兩千八百三十章 沒記住我的話(三更)第三千兩百零四章 我們互不相欠了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你認識城主?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繼承第三千四百八十八章 下一個第五百九十九章 搶人第五百一十章 絕對逆天第一百二十二章 收服番外之死靈戰尊篇(三)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 不是你們能夠欺壓的第一百二十二章 收服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天魂燈第兩千九百七十一章 必死局面第五百二十二章 腦袋被驢踢了第兩千零二十四章 我需要能量第兩千四百七十八章 解氣了嗎第八百零二章 怎麼能死在這裡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星隕聖光第九百零八章 高估第兩千四百一十五章 核心之血第三千三百九十五章 來多少就吸多少第兩千六百六十一章 還有什麼遺言想說第兩千五百六十四章 打破限制第三千八百二十四章 我們就先殺了他第五百五十一章 可怕預言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氣昏了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第三種魂印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你傻嗎?你會死!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發現其中奧秘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煉血大法第兩千兩百二十六章 不懼第三百六十八章 嚐盡後悔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極致焚燒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加快提升速度第五百四十八章 止不住的怒火第五百五十五章 輕鬆滅殺第三千七百四十一章 你想讓我認你爲主?第兩百三十八章 試探第八百零一章 不是你的時代了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滯留在遺蹟中的人第三千兩百五十六章 賭沙第十一章 師公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你還能堅持多久?第一千九百章 你肯定也會這麼做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 狂暴碾壓第兩千零四十二章 席捲天地第四百四十四章 掌控第三千三百零三章 有你真好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 比較順利(三更)第三千五百四十一章 永遠爲您賣命第八百一十八章 半聖獸核第八百九十章 考慮的怎麼樣了第七百八十八章 斬你狗頭第兩千一百四十二章 成交第兩千四百四十三章 暢通無阻第九百八十七章 繼續來攻擊我第兩千三百七十一章 沒日沒夜的苦修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焚盡蒼穹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局定勝負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預定一個位子第兩千四百八十五章 你想和我繼續爭辯?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查無此人第三千七百六十八章 抱歉!耽誤了一點時間!第三百二十一章 賣嗎?第兩千五百六十一章 脫困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計策第一千零九章 頓悟!相助!第五百一十八章 傳說中的築基境界第七百二十三章 你的運氣到頭了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收魂第四百五十四章 靠近一點第兩千八百六十九章 三大影將第三千一百零六章 直面內心第一百四十八章 背山面水,鳥語花香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你們確定要這麼做?第兩千九百四十四章 二重天的劫難第五百一十二章 試驗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我看好你呦第六百一十四章 是誰死到臨頭了?第三千一百一十四章 想報仇嗎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賭一個未來第八百九十一章 這就是你的底牌?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敗仙帝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不簡單啊第一百三十八章 沈前輩(第四更)第三千六百四十七章 我只想給她最好的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休想要再傷害到她第兩千七百八十章 荒古之前的煉心師?(三更)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以血引陣第兩千九百四十六章 等着那一天的到來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一指碎神魂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大戰開啓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聖魂山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極限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 只求一戰(三更)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一切都聽您的第兩千零五十一章 鎮壓的十分輕鬆第兩千五百五十二章 我來頂住第三千八百一十六章 巨大的變化第兩千八百三十章 沒記住我的話(三更)第三千兩百零四章 我們互不相欠了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你認識城主?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繼承第三千四百八十八章 下一個第五百九十九章 搶人第五百一十章 絕對逆天第一百二十二章 收服番外之死靈戰尊篇(三)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 不是你們能夠欺壓的第一百二十二章 收服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天魂燈第兩千九百七十一章 必死局面第五百二十二章 腦袋被驢踢了第兩千零二十四章 我需要能量第兩千四百七十八章 解氣了嗎第八百零二章 怎麼能死在這裡第兩千七百九十一章 星隕聖光第九百零八章 高估第兩千四百一十五章 核心之血第三千三百九十五章 來多少就吸多少第兩千六百六十一章 還有什麼遺言想說第兩千五百六十四章 打破限制第三千八百二十四章 我們就先殺了他第五百五十一章 可怕預言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氣昏了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第三種魂印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你傻嗎?你會死!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發現其中奧秘第一千兩百九十二章 煉血大法第兩千兩百二十六章 不懼第三百六十八章 嚐盡後悔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極致焚燒第三千一百二十五章 加快提升速度第五百四十八章 止不住的怒火第五百五十五章 輕鬆滅殺第三千七百四十一章 你想讓我認你爲主?第兩百三十八章 試探第八百零一章 不是你的時代了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滯留在遺蹟中的人第三千兩百五十六章 賭沙第十一章 師公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你還能堅持多久?第一千九百章 你肯定也會這麼做第兩千六百八十八章 狂暴碾壓第兩千零四十二章 席捲天地第四百四十四章 掌控第三千三百零三章 有你真好第兩千八百一十五章 比較順利(三更)第三千五百四十一章 永遠爲您賣命第八百一十八章 半聖獸核第八百九十章 考慮的怎麼樣了第七百八十八章 斬你狗頭第兩千一百四十二章 成交第兩千四百四十三章 暢通無阻第九百八十七章 繼續來攻擊我第兩千三百七十一章 沒日沒夜的苦修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焚盡蒼穹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一局定勝負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預定一個位子第兩千四百八十五章 你想和我繼續爭辯?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查無此人第三千七百六十八章 抱歉!耽誤了一點時間!第三百二十一章 賣嗎?第兩千五百六十一章 脫困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計策第一千零九章 頓悟!相助!第五百一十八章 傳說中的築基境界第七百二十三章 你的運氣到頭了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收魂第四百五十四章 靠近一點第兩千八百六十九章 三大影將第三千一百零六章 直面內心第一百四十八章 背山面水,鳥語花香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你們確定要這麼做?第兩千九百四十四章 二重天的劫難第五百一十二章 試驗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我看好你呦第六百一十四章 是誰死到臨頭了?第三千一百一十四章 想報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