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緊迫感

風清揚很尷尬……

氣勢洶洶從華山下來,想要尋華陰陳家的晦氣,結果一頭撞在鐵板上。

他怎麼也沒想到,華陰陳家竟然有陳英這麼號人物。

雖然偷聽嶽不羣和甯中則夫婦說話時,知曉華陰陳家的唯一少爺陳英,乃是和他一樣的先天高手。

可如何也不會料到,陳英的實力竟然強成這樣。

他的氣劍,可是蘊含了獨孤九劍的劍理,就是和他同等級的先天高手,在招式上都不是對手。

陳英的實力太強了,劍法修爲已經從具體的劍招劍意,昇華到了劍勢的地步。

獨孤九劍就是劍招的巔峰,可以稱得上術之極致。

而劍勢,就涉及到了規則的力量,乃是法之運用,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可以說,他敗得一點不冤……

最鬱悶的是,風清揚鬱悶發現,在修爲上自己一大把年紀了,竟然遠不是陳英這麼個小年輕的對手。

不然,陳英就算觸摸到了劍勢的門檻,也不可能幾招就能將他擒拿。

這樣的打擊,有些沉重了……

陳英可不知道風清揚的心理活動,就算知曉了也只會付之一笑。

提溜着被擒的風清揚,幾個閃身就返回了臨時居住的農莊書房,將其隨便甩到椅子上,好奇問道:“話說,陳家和華山派的關係不錯吧,風老頭你這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我?”

“這不廢話麼,華山派從內亂時代之前算起,有可能進軍先天的強者,也就你劍聖風清揚最有可能了!”

“你知道我還在華山?”

“猜得出來,若是沒有強者坐鎮,真以爲嶽不羣說要封山,外頭的勢力就不會暗中探查的麼?”

陳英好笑道:“以嶽不羣那時的實力,還有華山派的狀態,能擋得住幾波人馬?”

風清揚默然,心中對嶽不羣卻是破口大罵,連個外人都能猜出來,他不信嶽不羣沒有這方面的懷疑。

“老頭你就不用多想了,以嶽不羣的城府,估摸着也有這方面的猜測,他自然只能裝聾作啞!”

嗤笑出聲,陳英沒好氣道:“不然呢,興沖沖去認你,然後乖乖將掌門位置讓出來麼?”

風清揚啞然,沒有興趣繼續這個尷尬話題,反問道:“嶽不羣說,之前日月神教的教主東方勝來過?”

“呵,還不是嶽不羣最近一年多時間太過張揚,這廝過來看一看究竟!”

陳英不以爲然道:“按照東方勝的心思,還以爲嶽不羣已經突破先天,有意想要切磋交流一番!”

風清揚也跟着搖頭苦笑,悶聲道:“看來,華山派想要重新崛起,沒那麼容易啊!”

“這不廢話麼?”

陳英撇嘴道:“華山鼎盛時實力可是相當強勁,就是日月神教都不敢輕忽!”

“是啊……”

很顯然,這話觸動了風清揚的內心敏感處,神色一下子變得有些恍惚迷茫,過了好一陣才搖頭苦笑:“可惜,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重新振作的機會!”

“有你這老傢伙坐鎮華山,起碼能保華山五十年不出大的問題!”

陳英輕笑道:“之後,就得看嶽不羣和甯中則的造化了!”

“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我和嶽不羣達成交易,會幫他迅速進軍先天層次,到了那時華山派只要不遭遇重大變故,想要重新恢復江湖一流水準,還是很容易的!”

“你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

風清揚眼神微閃,不屑道:“先天境界,豈是你說進入就能進入的?”

陳英沒心情和其理論,擺手道:“等到時候,你就知道我不是吹牛的性子!”

話鋒一轉,突然問道:“風老頭,你可知曉仙門?”

風清揚措不及防,身子猛然一震反問道:“仙門?”

“哈哈,看來風老頭你對仙門,應該有所瞭解吧?”

見此,陳英眼中精光大閃,喜道:“說說看,仙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我爲何要和你說這些?”

“風老頭,你可沒有主動退出華山派!”

陳英眼神微凝,身上氣勢大盛,猶如江洋大海一般朝風清揚壓制過去,冷然道:“你不知道,陳家和華山此時的聯盟關係麼?”

“再說了,這次你這老傢伙,無緣無故就跑來找茬,結果實力不濟反被我擒拿,想要安然脫身總得拿出一些好處來吧!”

風清揚苦笑,很想說一句現在的年輕小輩,可真是夠霸道的,竟然說得他無言以對。

要是換做年輕氣盛時,打死他都不會輕易開口。

可現在麼……

正如陳英所言,他沒有退出華山派,華山派也需要他坐鎮保護,此時可是不能出問題的。

以嶽不羣此時的實力,根本就保不住華山派基業。

而且和陳家的聯盟關係,此時看來對華山派來說,絕對是大好事一件,絕對不能輕易出現問題。

想了想,他只能苦笑道:“你這小子,也太高看我了!”

“我青年時遊歷天下,見識過仙門弟子的一些風采,可也就是如此罷了!”

“哦,說來聽聽,我也好有個大概認知!”

陳英這次,可真是滿心震動和欣喜。

風清揚這廝,竟然見識過仙門弟子,這可真是了不得。

“他們一個個以飛劍縱橫,能夠御劍飛行!”

風清揚卻是苦笑道:“我那時,也只是遠遠看到而已!”

在陳英不爽的目光瞪視下,只得繼續解說道:“好像是兩位仙門弟子戰鬥,他們使用飛劍法寶,還能御空飛行,總之就和神話故事裡的存在一般!”

說到這裡,似乎觸動了某些不甚美好的回憶,語氣都變得滄桑起來:“一招一式威力驚人,飛劍縱橫一個小山頭眨眼就化作飛灰,速度快到了極點!”

“我當時身處數裡開外,都差點受到戰鬥餘波波及!”

說到這裡,搖頭道:“之後那兩位劍仙又鬥了一陣,依舊不能分出勝負,後來就直接離開了!”

“就這些?”

陳英不滿道:“這也太簡單了吧?”

“當然只有這些!”

風清揚反問道:“我真要是知曉更多信息,早就想方設法拜入仙門了,哪裡還只是眼下這等實力?”

這話還算有些道理!

陳英點頭認可了,繼續問道:“那之後呢,你有沒有繼續追查仙門的痕跡?”

“當然有了!”

風清揚沒好氣道:“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一點心思都沒有?”

“之後不管是遊歷江湖,還是返回華山,我都在想方設法打探仙門的蹤跡!”

說到這裡,遺憾道:“雖然某些典籍,還有一些語焉不詳的說辭,都涉及到了仙門,只是信息太少根本就沒辦法推演!”

“我一身劍術之所以能夠達到術之巔峰,天賦原因可能有之,但絕對少不了當初見識兩位劍仙鬥法的感悟!”

嘖!

聽到這裡,陳英也知曉風清揚說不出更多有用信息。

他感覺,修行界和正常世界,好像隔着一層明顯的分界線,若不是裡頭的存在,想要探尋其中的秘密,根本就是無從下手。

既然風清揚這麼配合,他也不好做得太過。

沒有了利用價值,自然只有被掃地出門的份,難不成還想混一頓飯不成?

風清揚離開的時候,臉色漆黑如墨,顯然被陳英如此不客氣的對待,氣得夠嗆。

不過這老傢伙,也不知道腦子怎麼想的,竟然說是不想欠人情,直接將獨孤九劍的秘籍留下,然後直接消失不見。

獨孤九劍啊……

陳英下意識拿起這份笑傲世界中,最頂級的劍法,隨意看了一遍,確實很有些不凡。

可對於此時的陳英而言,獨孤九劍已經沒什麼吸引力了。

當然,他覺得若是能夠根據獨孤九劍的劍理,繼續推演的話,指不定能推演出一門真正的劍道功法。

畢竟,他的金手指就擅長這個,不好好利用一番,豈不是太過浪費了?

哎……

陳英也有些鬱悶,倒不是爲了自身的修爲煩惱。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修爲自從進入百脈具通,真氣液化之後一直都沒有停止進步。

可問題是,不明白後面的具體境界,他對前路一頭霧水。

這時候,若隱若現的仙門,或者說修行界更加恰當一些,讓他看到了更進一步的希望。

可對修行界的瞭解太過匱乏,也不知道該從何着手,這也是個叫他頭疼的事情。

還是陳家的勢力不夠啊……

陳英再次發出感嘆,不管是日月神教還是風清揚,這些傢伙都或多或少知曉某些天地隱秘,誰知道他們還有沒有隱藏?

用屁股想都知曉,肯定是有的!

只是他們不想說,陳英也不好真的用強。

這兩位,可能以後還有用處,再說了陳英也不是性格極端苛刻的存在,不可能因爲旁人不配合就直接人道毀滅。

再看看就是……

反正他的時間多得是,進入了百脈具通真氣液化境界後,他隱約感覺自身的壽命,已經超脫了普通人的極限,活個兩百年沒什麼問題。

這麼長時間,他就不信自己沒辦法進入修行界!

……

誰都不知道,在華山腳下的華陰城外,悄然發生了兩撥先天高手的戰鬥。

只是戰鬥開啓得突然,結束得也相當迅速,根本就沒有引起外界的絲毫關注。

就是作爲地頭蛇的華山派和陳家,也是不清楚的。

華山派掌門嶽不羣,只是以爲東方教主和陳英幹了一場。

可等過幾天,下山看到陳英依舊活蹦亂跳,也就明白了那一戰的大致結果,心中更是波濤起伏難以寧靜。

一心想着藉助陳英的指點進軍先天,加上對陳英實力的忌憚,可不敢玩什麼小花招和小聰明。

陳老爺自然什麼都不知道,陳英倒是沒有隱瞞的意思,卻也沒有主動告知的想法。

有些時候,知道得多了並不是什麼好事,反倒可能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心理壓力。

等到便宜父親的實力達到了後天巔峰,或者更進一步達到先天之後,這些事情當個故事說說就成。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陳英就二十成年了。

到了這時,便宜父親和母親,就開始着手給他相看媳婦,打算結親抱孫子了。

按說陳英應該很興奮纔對,可不知爲何他對所謂的婚姻,絲毫興致都無。

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厭婚的情緒。

他就任由父母操持,自己還是將心神放在推演琢磨更高級別的修煉功法之上。

知曉修行界的存在,陳英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緊迫。

自身實力,可能在江湖上縱橫無敵,但一旦遇到能夠御劍飛行,能夠利用法寶飛劍攻擊防禦的存在,他就只能束手無策沒辦法了。

起碼,他此時沒辦法騰空飛行……

總不可能,將自家性命,寄託在修士的善心大度上吧?

可惜,他想要靜心琢磨,可是總有紅塵俗事主動上身。

這天,用過早膳,便宜父親陳老爺喊住他,直接跟他說了一件事情。

“父親要我參加會試?”

陳英好奇道:“之前不是說了麼,有個舉人功名就不錯了,沒必要更進一步!”

“此一時彼一時嘛!”

陳老爺笑呵呵道:“這不是要給你相看媳婦了麼,若是有個進士功名在身,能夠選擇的餘地就大多了!”

就爲了這事……

陳英有些無語,不過也沒有駁了陳老爺的面子,爽快答應下來。

真要說起來,他的運氣真心不錯。

便宜父親陳老爺相當開明,要是換做一個古板點的地主鄉紳,怕是陳英的想法早就招來家法侍候了。

可便宜父親陳老爺,對他的一些不合時宜的想法和操作,並沒有大動干戈甚至還順其自然,不然陳家怎麼也不可能轉型成爲了武林家族。

要知道,在大明朝中期的社會輿論,揚文抑武就跟政治,正確一般,對於武夫的鄙薄達到了一個誇張程度。

說起來,鄉紳地主的身份,比起所謂的武林家族可要大多了,起碼在官面上就是如此。

但便宜父親陳老爺,卻是樂呵呵的轉型了,單就這一點,陳英也不可能駁了他的面子,不就是考舉麼,他不當官總可以了吧?

第六百八十七章 人王霸業以及離開(卷終)第八百四十八章 神秘的重陽宮第七百四十三章 都不是傻子第五百六十七章 符來第七章 熊孩子賈環上線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霸道的師太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六百零六章 破落戶第九百五十章 信第五百七十三章 欺負上門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一樣的額梁山後營第二百四十五章 提醒第四百三十一章 疫情第一千零三十章 修行界和世俗的鴻溝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時移世易事不同第八百五十四章 道途目標第一百五十章 福運無雙(求訂閱月票)第二百零四章 誤會第九百五十二章 轉變策略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聚運玉符創迷陣第二百章 糊塗人糊塗事(2700訂加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太多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臉來得太快(求訂閱月票)第四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太多第八百七十五章 佔了便宜就溜第一百二十五章 蜂窩煤惹的禍第四百二十六章 熟悉的信使第六百四十六章 口不擇言第五百四十六章 皇室秘衛第五百四十一章 攔路打劫第九百六十九章 不安全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年第九百六十六章 開始了第三十九章 安排第六百七十七章 順暢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羨慕嫉妒的武當第七十九章 ‘天譴’第四百四十四章 餘波盪漾第六百五十五章 影響第九百四十三章 劍聖風清揚第八百六十五章 再聞九州結界第一百三十四章 ‘安心’(求訂閱和月票)第六百五十五章 影響第五百三十九章 胡亂折騰第九百九十九章 心思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露(端午節快樂)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時移世易事不同第四百七十八章 緣由第七百零七章 意外第七百九十三章 上洞八仙第四百九十三章 差距第七百六十六章 狼子野心第六百五十六章 血脈進化之道(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四章 道途目標第七十七章 中毒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武道興盛思前路第八百七十八章 大唐不平靜第七百五十四章 秘境(元宵快樂)第五百零二章 波瀾不興第八百一十五章 心驚膽戰第一百八十六章 站隊第六百七十八章 衝動是魔鬼第六百九十章 需要在乎麼第六百五十章 期待第三百八十七章 定星排座第七百四十四章 欺人太甚第八百五十一章 是個角色第十八章 趁機探問第二百零九章 鬱悶第八百六十二章 實力大進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雲霧繚繞修行門第七百四十一章 帝王思想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第七百六十八章 地仙臨凡第三百三十一章 打擊和輕視第一百三十三章 雷霆掃穴(求訂閱和月票)第四百一十八章 放開限制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深水大鱷第三百二十七章 順利過關第六百八十九章 潛流暗涌第四百五十四章 老傳統和新觀念第一章 鎮北公府小透明第四十九章 妖言惑衆第九百九十四章 意外第二百四十七章 古怪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敢想第三百一十章 更進一步第五百六十九章 得了便宜就跑第八百八十一章 廣收門徒第三百一十七章 ‘淨身’出府第六百六十九章 改變第二百六十九章 指明道路第七百九十章 平淡的生活第五百三十五章 輕描淡寫的震撼第九百三十八章 先天輩出第六百八十一章 摧枯拉朽第三百九十七章 莫名的防備第八百五十五章 倒黴催的第一千零一章 心情複雜第八百三十二章 猴子的信任
第六百八十七章 人王霸業以及離開(卷終)第八百四十八章 神秘的重陽宮第七百四十三章 都不是傻子第五百六十七章 符來第七章 熊孩子賈環上線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霸道的師太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說什麼?第六百零六章 破落戶第九百五十章 信第五百七十三章 欺負上門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一樣的額梁山後營第二百四十五章 提醒第四百三十一章 疫情第一千零三十章 修行界和世俗的鴻溝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時移世易事不同第八百五十四章 道途目標第一百五十章 福運無雙(求訂閱月票)第二百零四章 誤會第九百五十二章 轉變策略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聚運玉符創迷陣第二百章 糊塗人糊塗事(2700訂加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太多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臉來得太快(求訂閱月票)第四百二十二章 好東西太多第八百七十五章 佔了便宜就溜第一百二十五章 蜂窩煤惹的禍第四百二十六章 熟悉的信使第六百四十六章 口不擇言第五百四十六章 皇室秘衛第五百四十一章 攔路打劫第九百六十九章 不安全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年第九百六十六章 開始了第三十九章 安排第六百七十七章 順暢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羨慕嫉妒的武當第七十九章 ‘天譴’第四百四十四章 餘波盪漾第六百五十五章 影響第九百四十三章 劍聖風清揚第八百六十五章 再聞九州結界第一百三十四章 ‘安心’(求訂閱和月票)第六百五十五章 影響第五百三十九章 胡亂折騰第九百九十九章 心思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露(端午節快樂)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時移世易事不同第四百七十八章 緣由第七百零七章 意外第七百九十三章 上洞八仙第四百九十三章 差距第七百六十六章 狼子野心第六百五十六章 血脈進化之道(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四章 道途目標第七十七章 中毒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武道興盛思前路第八百七十八章 大唐不平靜第七百五十四章 秘境(元宵快樂)第五百零二章 波瀾不興第八百一十五章 心驚膽戰第一百八十六章 站隊第六百七十八章 衝動是魔鬼第六百九十章 需要在乎麼第六百五十章 期待第三百八十七章 定星排座第七百四十四章 欺人太甚第八百五十一章 是個角色第十八章 趁機探問第二百零九章 鬱悶第八百六十二章 實力大進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雲霧繚繞修行門第七百四十一章 帝王思想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第七百六十八章 地仙臨凡第三百三十一章 打擊和輕視第一百三十三章 雷霆掃穴(求訂閱和月票)第四百一十八章 放開限制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深水大鱷第三百二十七章 順利過關第六百八十九章 潛流暗涌第四百五十四章 老傳統和新觀念第一章 鎮北公府小透明第四十九章 妖言惑衆第九百九十四章 意外第二百四十七章 古怪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敢想第三百一十章 更進一步第五百六十九章 得了便宜就跑第八百八十一章 廣收門徒第三百一十七章 ‘淨身’出府第六百六十九章 改變第二百六十九章 指明道路第七百九十章 平淡的生活第五百三十五章 輕描淡寫的震撼第九百三十八章 先天輩出第六百八十一章 摧枯拉朽第三百九十七章 莫名的防備第八百五十五章 倒黴催的第一千零一章 心情複雜第八百三十二章 猴子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