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

顧青山從雲海之中冒出頭來。

在他視線的盡頭有一塊大石頭。

這個石頭太熟悉了。

這裡是飼園。

顧青山眼下所處的位置,已經過了黃龍所在之處,距離山川和宮殿羣落很近了。

他便從雲下縱身而起,化作一道殘影朝遠山飛去。

大約飛了半柱香的功夫,漸漸能看見一座亭子的輪廓。

守山亭。

麒麟正趴在亭子裡睡覺。

無窮的威勢從它身上散發出來。

對付顧青山,它只需瞧一眼。

——難以想象這竟然只是一道殘魂。

顧青山取出靈龜給的玉碟,握在手中。

果然,這一次當他靠近亭子,麒麟並未擡頭,僅僅是翻了個身,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顧青山落在亭子中。

他抱拳正要說話,那麒麟忽然伸出爪子,在地面拍了下。

一道道銀色細線從地面冒出來,形成無數玄奧符文。

法陣成。

整個亭子冒出璀璨光芒。

唰!

霎時間,光芒沖天而起,裹着顧青山不見了蹤影。

……

一片黑暗。

顧青山睜開眼,朝四周望去。

——還行,黑暗光人並不在。

這證明自己至少沒死。

沒有風。

空氣靜謐而清香,似乎早些時候曾燃過寧神香一類的東西。

地下有隱隱的靈氣冒出來,悄然發散至整片空間。

這是聚靈陣。

一陣久違的心曠神怡。

這種環境所帶來的感覺,十分像是修士的洞府。

顧青山伸出一隻手,隨意捏了個訣。

靈光從他的手指發散出去,照亮了四周。

靈蠶絲織成的蒲團放在房間中央,旁邊擺着一個陣盤,以及數枚白色玉簡。

一道靈泉在洞府的遠側,靜無聲響的流淌。

玉榻在正對着靈泉的另一側。

顧青山收回視線,再次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這裡確實是一處修士洞府。

他忽然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自己的修爲,似乎有些高的不可思議。

立刻,手訣再起。

靈光聚集起來,形成一面鏡子。

顧青山看着鏡子中的自己,露出驚詫表情。

——這不是自己的臉!

突然一陣鑽心的頭疼傳來,顧青山整個人疼的幾乎要滾倒在地上。

疼痛來的快,去的也快。

數息之間,所有疼痛消失,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顧青山發現自己腦子裡多了一段信息。

沈泱。

武道修士。

荒雲天宮,掌門弟子,排名第三。

從入門起,綻放出武道上的絕世天資,驚豔了所有人。

他日夜不停的思考琢磨武技,吃飯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想,在武道修習場上一呆就是數日,直到體力不支纔會休息。

這樣癡迷於武道,也被人冠以“武癡”的名號。

沈泱最終通過層層考驗,成爲宗門年輕一代最出色的武道種子。

他拜在荒雲天宮宮主的名下,成爲關門弟子。

至此,“武癡”之名響徹四方。

在顧青山的腦海中,關於沈泱的信息一段段浮現。

這些信息都是沈泱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些事,以及接觸最多的人。

至於一些繁瑣細碎的日常事件,也完全呈現在顧青山心中。

——連武道修爲上的各種感悟都是全的。

擁有了沈泱的這段記憶,顧青山甚至已經具備了與沈泱相同的超高武道經驗和技巧。

如果這個時候他能迴歸,恐怕這筆記憶會成爲他寶貴的財富。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該如何通過考驗。

如果不能通過考驗,就不能進入天宮。

顧青山正在思索着自己的處境,虛空中忽然閃現出一道柔和的靈光。

顧青山看着靈光,記憶中某個信息冒出來。

他頓時明白過來。

這是有人來訪。

顧青山深深吸口氣,讓自己面部表情放鬆下來。

從現在開始,自己就要扮演沈泱了。

一定不能出現任何破綻。

一息。

兩息。

顧青山定了定神,伸出手,按照沈泱的記憶捏了個法訣。

那道靈光頓時化作門戶,在顧青山面前打開。

一名背劍男子從門中走進來。

男子道:“師弟,師尊緊急召見我們。”

顧青山按照沈泱的記憶,滿臉疑惑的問道:“大師兄,師尊不是去參加今年的神靈筵席了嗎?”

是的,面前這男子就是掌門大弟子,劍修趙寬。

顧青山看着他,頗有些遺憾怎麼沒有得到他的記憶。

遠古時代的劍修技藝,想想就讓人心潮澎湃。

趙寬道:“不清楚,好像出事了,師尊讓我們趕緊去。”

“好。”顧青山立刻道。

他隨趙寬走出洞府,一起飛向荒雲天宮的巔峰。

飛行中,顧青山忍不住從天空向下望去。

只見整座山脈處處靈光湛然,修士們乘風來去,面上都是興奮和安定神情。

是的,這是一年的年末。

所有人都可以停下修行之事,聚集在一起過年節。

神靈們也會在這個時候組織一場盛大的筵席,招呼那些最出衆的修行者前去赴宴。

顧青山又朝遠方望去。

大地上燈火燦爛,人煙密集。

就在山門之外,顧青山就看到了幾處熱鬧坊市。

黑色的夜空中不時有一道道流光劃過。

那是飛舟。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燈光璀璨的巨型樓船。

許許多多修士們聚集在上面,飲靈酒,食仙饈,作歌舞,坐而論道,比拼術法。

處處可見男女並肩而行,又或一大羣人衝上雲霄,互相嬉戲追逐。

好一派熱鬧景象!

顧青山感嘆一聲,收回目光。

山巔的宮殿到了。

這裡是天宮宮主所在的位置。

門口早有另一名持短刀的修士在等他們。

這是沈泱的二師兄,術法師,黃戰。

他手中的短刀並不是用來衝陣搏殺,而是一種施展術法的法刃。

“大師兄,三師弟,你們來了。”黃戰道。

“恩。”顧青山道。

“我們進去吧,師父正在等我們。”趙寬道。

三人推門而入。

只見大殿之中,一名身着玄色長袍的白髮修士背對着三人,負手而立。

一柄毫無裝飾的古樸長劍,正靜靜漂浮在他的面前。

顧青山看着那柄長劍,一顆心幾乎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地劍!

這正是地劍!

“師尊!”其他兩位弟子一起行禮道。

顧青山趕緊也跟着行禮。

荒雲宮的宮主長嘆一聲,似有些悲傷,卻一直未開口說話。

三名弟子互相望了一眼。

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不解之色。

師尊一向是雄才大略,意氣風發,怎麼今日卻是這幅模樣?

一片沉默。

大殿的氣氛愈發詭譎難言。

最終,大師兄趙寬忍不住問道:“師尊,您不是赴宴去了麼?何故這麼快回來?又爲什麼要嘆息?”

荒雲宮主指着地劍道:“它受傷了。”

趙寬吃驚道:“此劍乃師尊耗費無數資源,請動天界九位煉器尊者,一共鍛造了九九八十一天才完成的神兵,誰能傷它?”

荒雲宮主吐出兩個字:“量神。”

量神,是神靈中的一位,號稱掌握着衆生萬物的所有情況與未來。

黃戰奇道:“神靈一向厚待萬物生靈,爲何要傷師尊的劍?”

荒雲宮主道:“今日筵席上我與量神鬥劍,我憑此劍勝了量神半招,卻不想引動神靈發怒,全力出手傷了此劍。”

宮主猛的轉過身來,朝着三位弟子道:“都怪我一時孟浪,釀此大禍,門派覆滅只在頃刻之間。”

“趙寬,黃戰,沈泱,你們是我親傳弟子,現在我命令你們立刻逃出荒雲天宮,去下界隱姓埋名,爲宗門保留一絲傳承的種子。”

“其他各大長老也正在做這件事。”

“今夜你們就走!”

三名弟子頓時慌了。

“師尊,神靈不至於——”

“怎麼會這樣!”

“不過是一場比鬥,爲什麼我們的門派會被——”

他們紛紛出言勸慰師尊。

荒雲宮主厲聲喝道:“你們都給我住口!”

三人頓時熄聲。

荒雲宮主道:“趙寬!”

“弟子在!”趙寬跪拜道。

荒雲宮主道:“你入門最早,但劍術一直未得大成,我現將宗門功法典籍全都託付與你,你下界之後,不能爲任何事分心,多多研讀宗門各類劍術,爭取早日在下界開宗立派,續我薪火。”

“是。”趙寬道。

荒雲宮主道:“黃戰,三人之中,你的術法造詣最高,我要你護住地劍,帶它下界隱姓埋名,避過這段風聲,以待後續時機。”

黃戰忍不住問道:“師尊,這柄劍是您的佩劍,我帶走了,您用什麼?”

荒雲宮主肅然道:“我用什麼劍都可以,但地劍一定不能再有閃失,它身懷關係到整個人族命運的秘密,是我們人族最後的希望所在,你一定要保護好它。”

“是,師尊。”黃戰鄭重道。

荒雲宮主又望向顧青山,道:“沈泱,你平日心思最純,爲師有一件私事要託付與你。”

顧青山道:“請師尊吩咐。”

荒雲宮主道:“神靈說我女兒先天不足,天命不過七歲——後來我才知道,因爲她出生之時有金蓮相隨,奪天地之造化,爲諸神靈所嫉恨,所以神靈在她身上種了惡毒詛咒。”

“我與天界所有大修士窮盡辦法,最終想出來一法,可以讓她避過詛咒,延續性命。”

“可惜,我們的這個方法必須要歷經數十萬年的時光,方能漸漸消除神靈詛咒,讓她從這個冰晶之中甦醒。”

他伸手虛託,頓時有一方巨大冰晶出現。

顧青山望向那方冰晶。

只見冰晶內,百千萬朵靈玉之花羣羣簇簇,圍繞着一朵金蓮。

金蓮上,一名面容純真稚嫩的小女孩安然端坐,正在沉睡。

顧青山又望向那些靈玉之花。

這些花分爲兩種,一種是真靈之花,一種是靈玉雕琢的花朵。

按照沈泱的記憶,就算在天界,這裡面的每一朵真靈之花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而那些靈玉雕琢而成的花朵上刻滿了符文,顯然卻是某種高深至極的法陣。

冰晶之中,絲絲縷縷的靈光從靈玉之花上冒出來,混合着真靈之花中涌出的七彩之色,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沒入小女孩體內。

“這是我女兒,興許數萬年之後才得甦醒,我大概有生之年是見不到她了。”

“沈泱,你帶她去下界好好安置,替我照顧好她。”

荒雲宮主望着冰晶中的小女孩。

他的神情變得柔和而眷戀。

“假如有一天她醒了,替我告訴她,她的名字是謝道靈。”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自的路(大章求訂!)第兩百九十章 喝酒五百七十一章 來人!第七百零九章 宗門之幸第兩百四十五章 謀算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一百零四章 飯第五十六章 序列……第九十九章 顧青山對黑影!第二十七章 相見第九百零七章 無窮的秘密第七十七章 面對第五十五章 殘酷真相第一百九十八章 解封的海底之書六百四十六章 看穿第十九章 反手第四百八十二章 黃金雕像第三百九十九章 穿越荒野第兩百九十五章 對不起第七十三章 另一種劍第六百六十章 僞裝第五百零七章 無形的爭奪第四百四十章 隱情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字的意義第三百三十七章 前往第六百一十二章 門與末日第四十章 天之法·劫起第三百七十四章 忘川?忘川!第九百八十四章 命運的開端(補更)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九百零五章 逃離第六十一章 諸天十地萬聖至尊雄霸天下訣第三百一十七章 隕星歸位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兩百五十七章 活魚第兩百四十八章 天舟墜落第六百一十一章 決戰開始!第七百六十一章 出手第二章 影之舞第三十五張 贈弓第八百六十三章 守護第三百一十九章 子爵第三百二十一章 演與戰鬥!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五百九十三章 以國王的名義第四百三十一章 界魔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退第八十六章 挑揀第二百九十二章 魔皇之面!第四百一十一章 瘋狂想法第二百五十六章 召魂與畫影第八百零四章 不一樣的開端第七百六十章 遭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劍靈第五百三十二章 戰神任務第五百零二章 神戰!第四百零一章 鬼王爭雄第一百一十一章 矛盾第二章 影之舞第一百六十一章 謝道靈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七百七十五章 現在與未來的決裂第四百二十三章 新生命(爲盟主★龍狼★加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鹿死誰手?第四百三十五章 規矩無用第三十章 顧青山之戰!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靈考驗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第五十八章 新的果實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二十四章 秘密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二十三章 來!第兩百一十七章 兵器海第一百二十六章 聖徒(上)第一百四十五章 來臨第五百零一章 及時第六百六十六章 關於自己的秘密第兩百三十三章 最後的獨處機會第七百五十九章 潛伏第三百三十九章 維度記載者第二十八章 面談第八百八十八章 各懷殺機第二十七章 相見第九十四章 師祖的秘密第五百六十一章 末日同調奧秘第一百一十六章 登天路第七百七十九章 進入第四百四十九章 那個東西第二百四十四章 萬靈之秘五百七十一章 來人!第五十二章 劫主第三十七章 債務第一百八十四章 顧青山的選擇第三百九十五章 賭上你的命第四百二十四章 最後的交手第兩百一十六章 突然的戰鬥第四百一十三章 衝鋒第三百八十九章 雲紋仙玉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自的路(大章求訂!)第兩百九十章 喝酒五百七十一章 來人!第七百零九章 宗門之幸第兩百四十五章 謀算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一百零四章 飯第五十六章 序列……第九十九章 顧青山對黑影!第二十七章 相見第九百零七章 無窮的秘密第七十七章 面對第五十五章 殘酷真相第一百九十八章 解封的海底之書六百四十六章 看穿第十九章 反手第四百八十二章 黃金雕像第三百九十九章 穿越荒野第兩百九十五章 對不起第七十三章 另一種劍第六百六十章 僞裝第五百零七章 無形的爭奪第四百四十章 隱情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字的意義第三百三十七章 前往第六百一十二章 門與末日第四十章 天之法·劫起第三百七十四章 忘川?忘川!第九百八十四章 命運的開端(補更)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九百零五章 逃離第六十一章 諸天十地萬聖至尊雄霸天下訣第三百一十七章 隕星歸位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兩百五十七章 活魚第兩百四十八章 天舟墜落第六百一十一章 決戰開始!第七百六十一章 出手第二章 影之舞第三十五張 贈弓第八百六十三章 守護第三百一十九章 子爵第三百二十一章 演與戰鬥!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五百九十三章 以國王的名義第四百三十一章 界魔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退第八十六章 挑揀第二百九十二章 魔皇之面!第四百一十一章 瘋狂想法第二百五十六章 召魂與畫影第八百零四章 不一樣的開端第七百六十章 遭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劍靈第五百三十二章 戰神任務第五百零二章 神戰!第四百零一章 鬼王爭雄第一百一十一章 矛盾第二章 影之舞第一百六十一章 謝道靈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七百七十五章 現在與未來的決裂第四百二十三章 新生命(爲盟主★龍狼★加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鹿死誰手?第四百三十五章 規矩無用第三十章 顧青山之戰!第六百六十九章 神靈考驗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第五十八章 新的果實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二十四章 秘密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二十三章 來!第兩百一十七章 兵器海第一百二十六章 聖徒(上)第一百四十五章 來臨第五百零一章 及時第六百六十六章 關於自己的秘密第兩百三十三章 最後的獨處機會第七百五十九章 潛伏第三百三十九章 維度記載者第二十八章 面談第八百八十八章 各懷殺機第二十七章 相見第九十四章 師祖的秘密第五百六十一章 末日同調奧秘第一百一十六章 登天路第七百七十九章 進入第四百四十九章 那個東西第二百四十四章 萬靈之秘五百七十一章 來人!第五十二章 劫主第三十七章 債務第一百八十四章 顧青山的選擇第三百九十五章 賭上你的命第四百二十四章 最後的交手第兩百一十六章 突然的戰鬥第四百一十三章 衝鋒第三百八十九章 雲紋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