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時空浸透 (超大章關鍵劇情求訂!)

一片廢墟之中。

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

“假如真的是戰鬥的話,不會持續這麼久,青山肯定想到了什麼辦法與那個邪惡共存。”蘇雪兒斷定道。

安娜轉身就走,口中憤憤的道:“該死的神靈,差點殺了我家青山,我要退出死亡聖教——我要立刻去找他!”

“你先等等。”

蘇雪兒拽住她。

“別攔着我!”安娜怒道。

蘇雪兒卻不生氣,只認真說道:“那個地方已經被神靈封禁,你一個人怎麼去?去了怎麼解開封印?假如爆發戰鬥,你又要如何應對?你打得過那個邪惡嗎?”

安娜呆了呆,旋即斷然道:“我不管,我要去救他!”

蘇雪兒再一次拉住了她,以堅定的語氣道:“你這樣去根本救不了他,甚至可能引起神靈的注意,給他增添麻煩——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明白?”

“難道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安娜問道。

“當然。”蘇雪兒道。

她將安娜拉至面前,低聲道:“既然青山沒有死,那麼以他的能力,暫時就不會有事,你要相信他能做到這一點。”

安娜點點頭。

以顧青山往日的作爲來看,這一點確實值得相信。

蘇雪兒誠懇說道:“其實我們真正該做的,是想辦法除掉那個履行七位神靈意志的傢伙。”

安娜呆住。

她問道:“你是說光形人?”

蘇雪兒輕輕柔柔的道:“是呀,對青山下手的就是它,不殺它我心裡過不去,如果七神能復生的話,我真想把它們都殺了。”

“爲什麼我們不去救青山,反倒要先殺它?”安娜不解的問道。

蘇雪兒耐心解釋道:“假若現在我們去救青山,然後會發生什麼?你和我之中,誰有能力解開神靈的封印?如果僥倖解開了,被光形人當場抓住的話,我們三個人都要死——就算一時躲過了它的關注,難道我們要被七大神殿的人滿世界追殺?那樣的話,死亡將會成爲我們最終的下場。”

蘇雪兒用力握住安娜的手,斬釘截鐵的道:“你不能退出死亡聖教,我也不會離開命運神殿,接下來我們要藉助神殿的力量變得更強大,還要從神殿內部打探光形人的情報,最好能找到光形人的弱點,在它下一次現身的時候,爭取一舉殺了它。”

蘇雪兒望向安娜:“單憑我一人恐怕會很難做到這一點,你願意跟我聯手嗎?”

安娜靜靜聽着,漸漸陷入沉思。

在蘇雪兒希翼的目光中,她慢慢點了點頭。

另一邊。

距離她們數千米之外。

兩隊飛船已經降臨下來。

來自兩座神殿的大人物們急匆匆的從飛船上縱身而下。

“人呢?”一名死亡神殿的主教喝問道。

“在那邊,剛纔還打的很激烈,現在好像正在吵架!”留守此地的騎士連忙指引道。

大人物們循着所指的方向望去。

下一刻,他們紛紛怔住。

只見蘇雪兒和安娜肩並肩,彼此認真交談着,徐徐從遠方走來。

興許連她們自己都沒注意到,她們的手依然挽在一起。

“她們……看上去挺好的啊。”

命運神殿的神聖大騎士喃喃道。

……

封印中。

流沙被黑暗光潮遮蔽。

無數尖銳而鋒利的暗色刀鋒圍繞着顧青山,幾乎立即就要發出最後的絞殺。

然而它們統統停在了顧青山身周,並未刺進去。

顧青山伸出手,在一片刀鋒上輕輕彈了下。

“這樣的態度可沒辦法讓我帶你出去。”

他用荒古語說道。

眨眼之間,所有的暗色光刀統統化爲虛無。

地上騰起海潮一般的黑暗。

一道人影從黑暗中漸漸站起來,渾身散發着明亮光輝。

顧青山打量着那道人影,臉上露出意外之色。

因爲那道人影正是光形人。

完全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紕漏之處。

光形人用荒古語低聲道:“你能感覺到嗎?顧青山,死亡正在逼近你。”

顧青山道:“真的?”

“你敢與神靈作對,唯一的下場就是死亡。”光形人道。

顧青山平靜道:“你不是它。”

“爲什麼?”光形人問。

“因爲它不會把自己困在這裡,困在你的面前。”顧青山道。

光形人沉默片刻。

它如同融化的鐵水,整個身形撲落至黑暗光潮中。

緊接着,又一道身影從黑芒中站了起來。

顧青山。

另一個顧青山。

這個顧青山閉上眼,似乎在靜靜的體悟什麼。

他放輕了聲音,慢慢念道:“如此平靜冷淡的外表下,充斥着難以想象的憤怒和憂傷。”

“你能讀懂我的情緒?”顧青山問道。

那個顧青山睜開眼,直視着他道:“因爲無法阻攔神靈的謀劃而感到憤怒,因爲斷罪天使的離去而憂傷,你急切的想要變強,你想殺掉神靈。”

他滿意的道:“很好,很好,我贊同你的決定,以及你身軀內一半的情緒。”

“哪一半情緒?”顧青山問道。

“前半部分。”那個存在道。

顧青山想了想,道:“聽說小夕是唯一不怕你的存在,所以你並不贊同她留下來?”

“當然!她讓我無可奈何。”

顧青山沉思道:“你能捕捉我的情緒,感受我心中最強烈的意圖,從而變化成與我一模一樣的存在。”

那個存在放聲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如果真是這麼簡單,神靈又如何會懼怕我,封印我!”

“那是爲什麼?”顧青山問道。

那個存在看着他,笑道:“我的能力從來都不怕被人知道,因爲知道也沒有用。”

“一切衆生,只要有強烈的慾望,我就能循着它的慾望進入它的身軀,封印它的靈魂,操控它的肉體。”

“神靈呢?”

“神靈也不例外!”

顧青山飛快說道:“原來如此,衆生皆有執念和慾望,但小夕生來純真,心中並無執念和慾望,所以你對付不了她。”

顧青山繼續道:“照這麼說,你的能力非常厲害,所以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你是無敵的,但若敵人太多的,你也沒有更好的法子應對——這就是你沒有守住迷宮的原因。”

他最後確認道:“基於這樣的推斷,這不能解釋神靈對你的畏懼,你被封印一定有其他什麼理由。”

那個顧青山瞪着他,足足好一會兒,纔沒入黑暗之潮中。

一個全身散發着黑暗光芒的光形人出現了。

黑暗光人以深沉而低落的聲音娓娓而談:

“顧青山,我知道剛纔外面發生了什麼。”

“我也理解你對諸神的殺意——這跟我一模一樣。”

“關於封印的事,我需要看到你的誠意,否則我們在這裡聊得再多,最後我卻無法出去,那一切都是白費工夫。”

顧青山認真聽了。

他一言不發,只是從虛空中抓出一柄長劍。

長劍明如一泓秋水。

黑暗光人注視着長劍,驚奇道:“這是六道之劍……竟然真的被完成了……”

顧青山握着長劍,高高躍起,在虛空之中輕輕一點。

金光大作!

無數威嚴神紋層層疊疊環繞不休,霎時間全被激活。

這些封印神紋顯現了片刻,發現沒有後續的攻擊,這才暗暗消潛下去。

——以劍輕輕一點,就能引動神威壁障主動防禦,可見此劍威力之巨。

或者說,這柄劍專門就是能斷一切法的劍,所以神威壁障纔會出現那麼強烈的反應。

“這就是我的誠意。”顧青山道。

他鬆開劍,任憑長劍懸在他身側不動。

黑暗光人沉默片刻。

“無數年了,從誕生一直在這個封印裡,我終於可以出去了。”他低聲喃喃道。

“現在並不是出去的好時機。”顧青山道。

黑暗光人猛地擡頭,厲聲道:“爲什麼?”

顧青山指着頭頂道:“這不是很明顯嗎?它很可能還在外面的世界中,暗暗觀察着這裡。”

黑暗光人瞬間閉上嘴。

是的,那個傢伙替代了神靈。

它可不是普通的傢伙。

利用三件荒古神器,它隨時都能封印自己!

顧青山又道:“一旦它察覺我們出去,它將會在第一時間殺掉我,這樣當它再次封印你,你就再也無法出去了。”

黑暗光人焦躁的來回走動。

顧青山看着它走了一會兒,這才說道:“你必須幫我,我絕對不能被它殺死,否則一切就完了。”

黑暗光人猛的停住腳步:“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先弄清楚兩件事,”顧青山道:“第一,那個光形人並不是七魔神,也不代表他們的意志,對吧?”

黑暗光人反問道:“你覺得什麼是神?”

“一種存在,其力量已經強大的抵達凡人無法理解的程度。”顧青山道。

黑暗光人道:“差不多,按照我們的劃分,能創造衆生和世界的那種強大存在,便是神靈。”

“那麼,光形人的身份是?”

“它和神靈是一類的,它不會創造生命和世界,但它的力量比神靈更強大,也更危險。”

“爲什麼剛纔你直接被它封印?應該是它怕你纔對。”

“它已經找到了荒古三神器!我沒有辦法對付那三件東西!”

顧青山道:“很好,現在我們明白了敵人是誰,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了。”

他繼續問道:“在我進入迷宮的時候,它給了我一枚硬幣,只能施展一次,可以穿梭五分鐘內的時空。”

黑暗光人輕蔑的哼了一聲。

顧青山就像沒聽見一樣,繼續問道:“爲什麼它會給我這個東西來對付你?爲什麼不是盔甲、武器、術法卷軸或是其他攻擊和防禦類的東西,而是那個硬幣?”

顧青山進一步問道:“假如實力差距太大,就算能在五分鐘內穿梭一次,打不過依然是打不過,爲什麼它會給我那個用於穿梭時間的硬幣?”

“你想知道?”黑暗光人道。

“我必須知道,這是它唯一對你產生戒備和畏懼的節點,否則那麼珍貴的東西它不會給我。”顧青山道。

“珍貴……”黑暗光人譏諷的道。

“對,最後它又把那枚硬幣收了回去,可見它一定很珍惜這個硬幣。”顧青山道。

黑暗光人沉默了許久。

“因爲……它以爲這枚錢幣可以阻止我做那件事。”他終於說到。

“什麼事?”顧青山問道。

“時空浸透,我一生之中只能發動一次的神秘技,實際上諸神害怕我,也是因爲這個。”黑暗光人道。

“時空浸透?”顧青山不明所以道。

“曾經有一個預言,說我這個一生只能發動一次的技能,將會威脅到它們的存在。”

黑暗光人注視着顧青山,聲線變得緊張而壓抑:“現在我得問你一個問題。”

“好。”顧青山道。

“假如讓你回到過去七天之內的某一刻,你能找出辦法,讓自己安全離開封印嗎?”黑暗光人問道。

顧青山怔住。

他忽然意識到某種可能。

原來……

如此……

難怪光形人會給自己那枚硬幣!

“這種……穿梭……有什麼限制嗎?”顧青山也變得緊張起來。

這一刻,他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這是他從未面臨的情緒!

“當然有,你必須做你從未做過的事纔不會對時空造成影響,如此你纔可以活着回來。”黑暗光人道。

“也就是說,我不能去觸碰那些已經發生的事,只能做一些有關於我自己的事?”

“對,偷偷的去,偷偷的回,所有與你相關且已經發生的事情都不可觸碰,否則時空法則就會立刻抹除你,以平息時間線的紊亂。”

“你有這樣偉大的能力,爲什麼不用在自己身上?”顧青山問。

“因爲我的一生都在封印裡,無論回到過去哪個時間都不行,其實神靈最怕我讓他們的對手回到過去,所以我現在正在這樣做。”黑暗光人道。

“明白了。”

顧青山低頭沉思片刻。

“我想到了那個時間點。”他輕聲道。

“能讓你安全離開封印?”黑暗光人問道。

“是的,一定可以。”顧青山道。

黑暗光人看着他,靜靜的道:“你記住,假如你騙我的話,我會讓你永遠承受最深重的折磨。”

顧青山伸出手道:“相信我,我會帶你出去。”

黑暗光人猶豫着道:“我聽地上那些生靈說,人類的承諾最不能相信。”

顧青山道:“你見識過我的情緒和念頭,你知道我想幹什麼,所以你只用相信我也想活着出去。”

黑暗光人想了一下,握住他的手。

“記住,你必須找到讓自己活着出去的辦法,纔可以回來。”他語氣凝重的道。

“我只有一個非常危險的辦法,假如我沒有回來,那就是我死在過去了,只能跟你說一聲對不起。”顧青山道。

“你一定能回來。”黑暗光人道。

“恩?”顧青山疑惑道。

黑暗光人道:“處於時間浸透之中,你將在自己所選的那個時間節點擁有八百次重來的機會,你必須找出辦法!”

八百……次。

顧青山臉上浮現笑容。

“不要小看我,事實上我只需要一次機會就可以了。”顧青山堅定的道。

黑暗光人靜靜的望着他。

顧青山猶豫了下,道:“頂多兩次機會。”

黑暗光人這才繼續說下去:“每當你錯過機會且無法挽回之時,請立刻殺了自己,這樣你就能重新回到這裡,我會再次把你投向那個時間節點。”

“好。”

“什麼時候能開始?”

“現在。”

嗡————

劇烈的聲響中,黑暗光潮包圍住了顧青山。

他漸漸陷入黑暗光芒的深淵,就像在無盡的深海之中。

——這裡有着無法衡量時間和空間的黑暗。

七天內,顧青山所經歷過的一幕幕畫面都在這裡閃過。

時間在以一種倒流的方式回溯。

顧青山眼花繚亂的看着那些畫面,一直到七天開始之時。

他突然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失去了生機。

睜開眼。

顧青山猛然發現自己依然站在黑暗之潮中。

“剛纔……”他疑惑道。

“你死了。”黑暗光人道。

“爲什麼?”

“因爲你超過了七天的界限,所以時間法則殺死了你,你現在還剩七百九十九次機會。”

“……抱歉,一時太震撼,我承認我犯了低級錯誤,下一次絕不會了。”顧青山道。

黑暗光人搖搖頭,問道:“繼續?”

“繼續。”顧青山咬牙道。

轟!

黑暗潮水再次包圍了他。

無窮的黑暗光潮之中,他再次朝着過去的時間穿梭。

穿梭……

忽然黑暗中冒出一張如山一般巍峨的大口,一下子就把他和四周其他莫名的存在吸了進去。

顧青山眼前一黑。

睜開眼。

顧青山猛然發現自己依然站在黑暗之潮中。

“剛纔……”他疑惑道。

“時空迷霧中的怪物,也算是你們的神靈——某種神靈,它吃了你。”黑暗光人靜靜的道。

“這難道也算神靈?”顧青山難以置信道。

“衆生總是崇拜它們理解不了的東西,一直如此。”黑暗光人道。

“我倒不這麼想。”顧青山道。

“你還有七百九十八次機會。”黑暗光人道。

顧青山咬牙道:“再來!”

“好。”

轟!

黑暗光潮再次包圍了他。

無窮的黑暗深淵之中,他再次朝着過去的時間穿梭。

一幕幕過去的畫面從他眼前閃過。

某一刻,顧青山終於發現了自己所要回到的那一個關鍵時刻。

他用盡全身力氣,朝着那個畫面中猛的一撞。

啪!

畫面頓時碎裂成無數片。

一片黑暗。

漸漸有聲音,有光亮。

天雷不斷轟鳴,雷電的閃光照亮了大殿。

睜開眼。

顧青山發現自己回到了百花殿。

百花仙子正站在他的對面,徐徐傳音道:

“所以假若你想修復地劍,就必須進入原始天界,去尋找地劍的雙生劍。”

“那柄劍叫做天,是爲天劍。”

“天地雙劍,專斬上古神靈。”

第六百五十四章 超前領悟第三百零一章 墓碑來客第四百七十五章 末日集羣第八百二十二章 借乾坤第三百七十二章 黃泉機器們第六百零一章 神鬼莫測之境第二百四十六章 蟲王的道路!第一百九十九章 決戰開始!第五百零六章 我的就是你的第兩百五十一章 聯手第五百零七章 真正的阿布魯息第六百七十二章 越線則死第六百四十五章 刀鋒上的花朵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便透露的秘密(爲盟主靜秋之情加更!)第二百三十四章 傳送指環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四百八十七章 一切之主!第九百一十八章 我的代號第一百六十六章 留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八十八章 天與地第三章 虛空神祇第二百四十九章 曾經的承諾第一百零九章 門與世界第七百二十六章 雷靈生法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一百四十章 龍族之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都不重要第九百零五章 逃離第六百六十章 僞裝第九百一十八章 我的代號第七十七章 徽章第兩百一十三章 末日降臨之時!第六百二十五章 出現第二十六章 末日!第四百一十八章 有備而來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個請求第六百五十九章 黑海女士第一百九十章 馥祀女士第五百三十章 趕路第五百六十章 怪物第三十五張 贈弓第四百八十章 你乾淨了!第一千零八章 不死之人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第四百零七章 另一條路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石第兩百八十二章 大型聯合刺殺任務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生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六百三十一章 四面魔王!第七百九十七章 兩條路第兩百四十九章 沒有靈魂!第兩百四十六章 被吞噬了!第八百四十七章 深淵織命第三百四十六章 眷戀第二百七十三章 機械鬼步第五百零二章 儀式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八百七十六章 金色錢幣第兩百一十九章 上課第八十六章 報仇第十五章 跑殺第六百八十三章 解開冰封之秘!第六百二十五章 時間之碑第五百二十六章 詛咒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第三百六十九章 帶走第三百八十二章 崑崙之秘第一百二十章 遊騎散將第三百零八章 見魔第五百三十四章 潛入第一百三十八章 靈獸第三百一十六章 成長!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五百五十二章 這也太……第一百九十七章 四柱之秘第一百一十二章 另一條龍第八百六十一章 找不到的地方第九百五十七章 魔龍將至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三百四十七章 歧路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五百二十三章 攜手第三百章 試探第九百三十七章 琥珀戒指第三百八十四章 閣下究竟何人第八百六十五章 強大與渺小第七百三十三章 切磋第四百九十一章 晶瑩之朵第四百六十章 算無遺策第二十二章 密謀第二十六章 劍陣的秘密第一百零六章 進入第一百八十一章 特殊請求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兩百八十七章 凌絕第兩百二十一章 夜遊神(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一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掉的希望
第六百五十四章 超前領悟第三百零一章 墓碑來客第四百七十五章 末日集羣第八百二十二章 借乾坤第三百七十二章 黃泉機器們第六百零一章 神鬼莫測之境第二百四十六章 蟲王的道路!第一百九十九章 決戰開始!第五百零六章 我的就是你的第兩百五十一章 聯手第五百零七章 真正的阿布魯息第六百七十二章 越線則死第六百四十五章 刀鋒上的花朵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便透露的秘密(爲盟主靜秋之情加更!)第二百三十四章 傳送指環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四百八十七章 一切之主!第九百一十八章 我的代號第一百六十六章 留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八十八章 天與地第三章 虛空神祇第二百四十九章 曾經的承諾第一百零九章 門與世界第七百二十六章 雷靈生法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一百四十章 龍族之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都不重要第九百零五章 逃離第六百六十章 僞裝第九百一十八章 我的代號第七十七章 徽章第兩百一十三章 末日降臨之時!第六百二十五章 出現第二十六章 末日!第四百一十八章 有備而來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個請求第六百五十九章 黑海女士第一百九十章 馥祀女士第五百三十章 趕路第五百六十章 怪物第三十五張 贈弓第四百八十章 你乾淨了!第一千零八章 不死之人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第四百零七章 另一條路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石第兩百八十二章 大型聯合刺殺任務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生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六百三十一章 四面魔王!第七百九十七章 兩條路第兩百四十九章 沒有靈魂!第兩百四十六章 被吞噬了!第八百四十七章 深淵織命第三百四十六章 眷戀第二百七十三章 機械鬼步第五百零二章 儀式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八百七十六章 金色錢幣第兩百一十九章 上課第八十六章 報仇第十五章 跑殺第六百八十三章 解開冰封之秘!第六百二十五章 時間之碑第五百二十六章 詛咒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第三百六十九章 帶走第三百八十二章 崑崙之秘第一百二十章 遊騎散將第三百零八章 見魔第五百三十四章 潛入第一百三十八章 靈獸第三百一十六章 成長!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五百五十二章 這也太……第一百九十七章 四柱之秘第一百一十二章 另一條龍第八百六十一章 找不到的地方第九百五十七章 魔龍將至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三百四十七章 歧路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五百二十三章 攜手第三百章 試探第九百三十七章 琥珀戒指第三百八十四章 閣下究竟何人第八百六十五章 強大與渺小第七百三十三章 切磋第四百九十一章 晶瑩之朵第四百六十章 算無遺策第二十二章 密謀第二十六章 劍陣的秘密第一百零六章 進入第一百八十一章 特殊請求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兩百八十七章 凌絕第兩百二十一章 夜遊神(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一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掉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