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規矩無用

眼看所有人都已轉回目光,似是在準備接下來的事。

而趙五錘一句話都沒有辦法再多說。

如此憋悶之事,讓趙五錘心中的怒火更盛。

他可是太虛境的武道大修士,在宗門裡,除了太上長老和掌門,就數他最強。

眼下,趙五錘卻受了這樣的氣。

他忍不住恨聲道:“葉堂主,開始議事吧,第一件事,我們不妨把那件事跟齊堂主好好說說。”

“我倒想看看,我們的齊堂主如何來處置這件事!”

葉映眉聽着,暗歎了一聲。

她實在不想在這樣的狀況下惹齊焰。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頭上,現在必須說。

“是這樣的,齊堂主,你最近不在宗門,你的手下惹出了一件嚴重的事。”葉映眉組織着語言道。

“什麼事,大家都是一個宗門的,有什麼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顧青山漫不經心的道。

“要是其他事,我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算了,但這件事,觸犯了宗門大忌,我不得不跟你知會一聲。”葉映眉苦笑道。

趙五錘搶過話頭,瞪着顧青山道:“並非知會,而是這件事太過嚴重,幾乎對宗門造成重大影響,已經到了不得不處理的狀況。”

“齊堂主,我可是希望你能按照宗門的規矩,秉公處理這件事。”

趙五錘說着,臉上露出快意的笑容。

“講。”顧青山道。

葉映眉揮手道:“帶上來。”

隨着她的手勢,七八名修士飛下高臺。

不一會兒,兩名修士被縛靈鎖綁着,拖了上來。

兩名修士見了齊焰,彷彿看到了救星一樣,立刻大聲叫起來。

“堂主,救救屬下!”

他們都是斬威堂的人。

甚至他們都是齊焰的親信。

顧青山眼神漸冷,卻道:“這都是我的人,映眉姐是什麼意思?”

葉映眉道:“昨日,他們爲了爭奪一位侍女,彼此大打出手,那名侍女趁他們不注意,破壞了一處法陣,差點毀掉一大片建築。”

“當時還差半刻便是兇時,幸而宗門內三位陣法師全部到場,全力搶救,才把隔絕法陣重新設立完成。”

顧青山眯起眼睛。

侍女。

法陣。

三名陣法師——這麼說,廣陽門還擁有三名陣法師。

“搶奪侍女……”

顧青山望着兩名手下,輕笑起來。

“公子,”一名手下換了稱呼,“絕對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嚴重,事情發生之時,我們立刻就擒住了初柳。”

初柳。

很好!

果然是這名懂陣法的侍女。

她是修復兩界穿梭法陣的關鍵。

聽說是個和善的女子。

想來只要把她救出來,應該能夠很好的配合着自己逃離這個世界。

顧青山靜靜想着。

他依然端詳着兩名手下,面色平淡而冷漠。

另一名手下見他毫無反應,急忙道:“公子,我們已經做了補救。”

趙五錘不屑道:“哼!那算什麼補救,就算你們殺了她,事情也已經發生了。”

殺了她。

殺了她。

殺了她。

初柳死了……

顧青山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心中猛的一沉。

晴柔和婉兒身子劇震,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身爲侍女,這樣的反應,她們倒是不怕被人看見。

“你們——真的殺了她?”

顧青山終於開口問道。

兩名手下連連點頭。

一名手下道:“肇事者已經伏誅,他們不能再懲罰我們啊,公子!”

另一名手下道:“是的,公子,你要替我們做主啊!”

趙五錘道:“齊焰,這可不是小事,你該明白這件事有多嚴重,法陣的事從來都是最不可忽視的。”

“但那只是兩個普通法陣。”一名齊焰的手下壯着膽子道。

“宗門之內,任憑是誰都不能影響法陣,哪怕只是普通法陣。”葉映眉道。

她強調道:“法陣關係到整個宗門的安危,萬一出現問題,引來界魔,整個門派都要爲之陪葬。”

顧青山閉目想了一下,道:“讓吳三來見我,我要問清楚事情真相。”

兩名堂主對望一眼,點點頭。

對方想弄清楚事情,這倒也算是應有之意。

齊焰是個多疑之人,不會你說什麼,他就聽什麼。

執法修士立刻就去了。

不一會兒,一名胖胖的修士來到高臺。

他小跑着來到顧青山對面,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頭。

“主人叫我?”吳三露出討好的笑容。

四周的修士們都露出厭惡之色。

“恩,事情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說。”顧青山道。

顧青山補充道:“這次的事,我要知道真實的情況,不許瞞我。”

兩位堂主聽了,神色一動。

吳三臉上本已堆起了義憤之色,聽了顧青山後半句話,表情頓時換了換。

看來這次公子有別的打算,自己可別會錯意了。

“回稟主人,是這樣的……”

他客觀準確的將事情說了一邊。

真實情況,與葉映眉所說的一模一樣。

葉映眉道:“按照宗門規定,他們兩人要廢除修爲,貶爲雜役弟子,終生不得再入斬威堂。”

“齊堂主,你覺得該如何辦?”趙五錘饒有興致的問道。

他望向顧青山,回想着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說辭。

一旦齊焰替屬下開脫,自己立刻就會和葉映眉一道發難,讓齊焰灰頭土臉的下不來臺。

在羅剎女面前給齊焰難堪,想必齊焰心中一定很惱火。

但齊焰絕對沒有辦法翻身,畢竟這件事於情於理都在自己這邊。

趙五錘微微握了握拳頭,等待着齊焰的反應。

其他人也都望向齊焰,想看看他準備如何應對。

只見顧青山輕輕扶了扶斗笠,摸着臉上的傷口。

“我最近心情不好。”他說道。

兩位堂主皺起眉頭。

難道他又要鬧起來?

這還有完沒完?

“齊堂主——”葉映眉道。

顧青山揮手打斷她,示意她不用多說。

他站起來,走到兩位手下面前。

“那個侍女,叫什麼來着?”他回頭問道。

“初柳。”晴柔道。

“恩,對,初柳。”

顧青山面朝兩名手下,輕聲問道:“我把她給你們之時,是怎麼囑咐的?”

兩名手下對望一眼,卻有些惶然。

他們從來都摸不準公子的意思。

“公子您說,這是您的侍女,現在因爲我們做事做的好,所以讓我們享用享用。”一名手下道。

顧青山扭頭望着另一名手下:“我是這麼說的嗎?”

另一名手下連連道:“確實如此啊,公子。”

顧青山默默點頭。

他走到兩人背後,輕撫着束縛兩人的縛靈鎖鏈。

這是對待犯錯待罰弟子的約束措施,用來禁錮修爲,防止逃跑。

這種程度的縛靈鎖鏈,又比侍女身上的簡易的多。

至少它不會在“兇時”勒緊修士,更不會帶有各種折磨修士的術法加持。

顧青山淡然道:“你們犯了什麼宗門規矩,我覺得都是無所謂的事。”

兩名手下神色一鬆。

一衆修士暗道果然如此。

白狐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趙五錘立刻站出來發難:“齊焰,就算是你的意思,可現在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後果,你也不得偏袒他們。”

“我何曾要偏袒他們?”顧青山奇道。

“既然你如此偏袒——”

趙五錘一句話跟上,卻發現不對,不得不嚥了回去。

他只好瞪着顧青山,等着他後面的話。

“我只是說宗門規矩無所謂——對於我斬威堂來說,確實無所謂。”

顧青山瞥了眼趙五錘,輕飄飄的道。

齊焰的兩名手下喜上眉梢。

果然還是自家公子威風。

兩位堂主的顏面,就這麼被齊焰當着所有人的面踩在腳下。

另一邊。

葉映眉面沉如水。

趙五錘已經是怒火中燒。

他準備跟齊焰好好掰扯掰扯。

齊焰這個人,任性妄爲,實在是該——

趙五錘正想着,卻聽齊焰招呼了一聲。

“劍。”

“是,師尊。”山女應道。

一柄劍飛至齊焰手中。

森寒劍氣一閃。

兩具屍體撲倒在地上。

齊焰一手抓着一顆頭顱,面色淡淡的站着不動。

他將兩顆頭顱舉起來,面對自己。

“你們啊,真當自己是個東西?”

蓬!

蓬!

兩顆頭顱丟在地上。

一柄劍如游龍般飛舞,落在山女面前。

山女收劍。

所有人呆住。

趙五錘打量着顧青山,猶疑道:“你——你這是爲何?”

葉映眉也道:“按宗門規矩,他們只用貶爲雜役,齊堂主這是何意?”

“門規什麼的不要在我這裡談。”

顧青山摸出那柄扇子,一邊扇風,一邊往回踱步。

——他剛剛殺完人,卻拿出這樣一柄美人扇,一邊扇風一邊若無其事的說話。

這種輕描淡寫的態度,讓許多弟子看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爲了替自己開脫,竟然敢殺我的侍女頂罪,反正我是有點不爽。”

顧青山說着,回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

趙五錘忍不住道:“你不也經常殺侍女?”

“我殺可以,別人殺不行。”

“爲何?”

“這些侍女是我的東西,自然只有我才能處置。”

顧青山淡淡說道。

這時晴柔上前一步,跪在地上,將茶盞遞至顧青山脣邊。

顧青山輕輕抿了一口茶。

他隨手捏着晴柔的下巴,輕聲道:“晴柔啊,你說是不是?”

“是,公子。”晴柔低低的應道。

葉映眉道:“宗門規矩……”

她說不下去了。

人都已經殺給你看了。

宗門的任何規矩,還有用嗎?

這個齊焰,真是視宗門如無物,不管誰動了他的利益——哪怕是最毫末的利益,甚至哪怕是他並不在意的東西,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露出毒牙。

是的,齊焰就是這樣的人。

這樣薄涼無情,這樣自私自利。

這種人就像毒蛇一樣,一旦瘋起來,會非常可怕。

葉映眉與趙五錘對望一眼。

他們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濃的忌憚和顧慮。

第二百六十六章 潛入第六百三十一章 爭執第八百五十五章 衆生祭命之舞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石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五百七十二章 與你同在第三百二十三章 救殺第一章 死人坑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五百四十三章 洗心革面的血海魔主第六百四十九章 穿插舞步!第二百五十七章 孤鴻飛仙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續塵封!第三百五十七章 光環第七百八十七章 分裂體第十一章 獨面與改變的一切第七章 還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潮音之海第兩百九十章 逃與留第二十二章 恐懼之主第兩百一十五章 旅途愉快第七百一十章 恐怖迷宮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十八章 一言爲定第三十二章 寧月嬋第四十三章 四聖柱具現!第七十九章 碾壓第兩百二十六章 永別的一面(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二更!)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一百九十六章 秩序之變第五百一十四章 再回超維第七十四章 少年伯爵第三百三十八章 橘之……第兩百九十二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兩百零九章 天選覺醒藥劑第五百八十九章 阿修羅之淚第一百九十二章 交手第九百三十六章 混亂與秩序的最後交鋒第三十六章 帷幕拉開第五十四章 激戰!第五百九十一章 端倪漸現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兩百八十九章 窺見第五十章 黑暗與洪水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沙之握第二十三章 劍術進境第六百一十四章 道路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帝選靈第六十七章 出手第二十九章 新的名號!第二百九十五章 逆轉!第三百二十七章 國王與飛劍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八百零一章 尋找顧青山(下)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二百五十三章 劍出第一百二十二章 魔龍的發現第四百七十七章 高塔印章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六百四十章 六界神山劍第九百九十一章 黑貓的指引!第三十八章 驚天秘密第七百四十三章 筵席第六百七十四章 來臨!第一百五十二章 戰鬥!第兩百零九章 末日的追擊第三十八章 驚天秘密第五百七十二章 不再哭泣第一百三十八章 最強魂器之名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四百一十八章 有備而來第一百二十七章 聖徒(下)第四百七十五章 世界之墓第三十章 暴露!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北第四百一十三章 衝鋒第九百八十章 青銅門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四百零四章 虎第五百零四章 命運預見牌第一百二十五章 吸收第五百四十五章 衆神的冰雪之峰第二十一章 歷代國王第三百零三章 科技第兩百零六章 生來註定第八百四十章 入夥第一百五十章 文明交鋒!第一百九十三章 地神之錘第一百二十九章 碰面第四百零三章 夢境:大鬼將第三百一十二章 世界終結的端倪第三百五十八章 聖選第九百八十一章 必死的一擊第兩百二十五章 衆生命運的審判者第六百三十三章 顧青山的品行第三百零六章 皇帝與皇后第五百九十五章 時間之亂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息第八百八十四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還中)第一百零六章 蛻變
第二百六十六章 潛入第六百三十一章 爭執第八百五十五章 衆生祭命之舞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石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五百七十二章 與你同在第三百二十三章 救殺第一章 死人坑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五百四十三章 洗心革面的血海魔主第六百四十九章 穿插舞步!第二百五十七章 孤鴻飛仙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續塵封!第三百五十七章 光環第七百八十七章 分裂體第十一章 獨面與改變的一切第七章 還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潮音之海第兩百九十章 逃與留第二十二章 恐懼之主第兩百一十五章 旅途愉快第七百一十章 恐怖迷宮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十八章 一言爲定第三十二章 寧月嬋第四十三章 四聖柱具現!第七十九章 碾壓第兩百二十六章 永別的一面(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二更!)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一百九十六章 秩序之變第五百一十四章 再回超維第七十四章 少年伯爵第三百三十八章 橘之……第兩百九十二章 原來你在這裡第兩百零九章 天選覺醒藥劑第五百八十九章 阿修羅之淚第一百九十二章 交手第九百三十六章 混亂與秩序的最後交鋒第三十六章 帷幕拉開第五十四章 激戰!第五百九十一章 端倪漸現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兩百八十九章 窺見第五十章 黑暗與洪水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沙之握第二十三章 劍術進境第六百一十四章 道路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帝選靈第六十七章 出手第二十九章 新的名號!第二百九十五章 逆轉!第三百二十七章 國王與飛劍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八百零一章 尋找顧青山(下)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二百五十三章 劍出第一百二十二章 魔龍的發現第四百七十七章 高塔印章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六百四十章 六界神山劍第九百九十一章 黑貓的指引!第三十八章 驚天秘密第七百四十三章 筵席第六百七十四章 來臨!第一百五十二章 戰鬥!第兩百零九章 末日的追擊第三十八章 驚天秘密第五百七十二章 不再哭泣第一百三十八章 最強魂器之名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四百一十八章 有備而來第一百二十七章 聖徒(下)第四百七十五章 世界之墓第三十章 暴露!第五百六十八章 正北第四百一十三章 衝鋒第九百八十章 青銅門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四百零四章 虎第五百零四章 命運預見牌第一百二十五章 吸收第五百四十五章 衆神的冰雪之峰第二十一章 歷代國王第三百零三章 科技第兩百零六章 生來註定第八百四十章 入夥第一百五十章 文明交鋒!第一百九十三章 地神之錘第一百二十九章 碰面第四百零三章 夢境:大鬼將第三百一十二章 世界終結的端倪第三百五十八章 聖選第九百八十一章 必死的一擊第兩百二十五章 衆生命運的審判者第六百三十三章 顧青山的品行第三百零六章 皇帝與皇后第五百九十五章 時間之亂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息第八百八十四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還中)第一百零六章 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