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終於見面!

賭場。

熱鬧非凡的賭場。

張英豪站在賭場對面街道里的咖啡館內,一邊喝着一杯烈酒,一邊說道:

“這賭場我確實很熟——畢竟跟我的行當一樣,都是地下產業,總有些認識的人——不過這些臺詞是怎麼回事?”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摞剛剛打印好的紙張,上面寫滿了臺詞。

顧青山朝緋影點點頭。

緋影擡起手,展示出手腕上千百道黑色絲線。

“如你所見,她手臂上的每一根絲線,都代表了我們的目標,但其實一開始,我們的目標沒有這麼多,只有唯一的一個。”顧青山道。

張英豪有些糊塗,指着千百根絲線追問:“那爲什麼突然變成了這麼多?”

“因爲……這是一個篩選機制。”顧青山道。

“篩選什麼?”

“正確的人——只有正確的人,纔可以去接近那個目標。”

“如果是錯誤的人呢?”

“會被其中一根絲線引着,越來越偏離那個真正的目標。”顧青山道。

張英豪和緋影對望一眼,一起搖搖頭。

“不懂。”兩人齊聲道。

“很簡單——飛月,我得到了混沌序列的提醒,這裡其實有着一個多重平行世界之術,因此你的命運之絲纔會突然分叉成了千百根——因爲每一重平行世界之中,都有着我們的目標。”顧青山道。

“我有點明白了,也就是說,我們要越過所有的平行世界,去找到那個真正的目標。”緋影道。

“正確。”顧青山道。

“方法呢?”張英豪問。

“篩選——當年經歷過這一切的人是我,唯有我記得所有的細節。”顧青山道。

“必須跟你曾經歷的那些歷史吻合,我們纔可以見到目標?”緋影問。

“正是如此。”顧青山道。

“如果我們犯了錯誤?”

“那就進入平行世界去了,無法找到真正的目標。”

“……你要找的那個人還真是謹慎。”

“當然。”

緋影默唸了一句咒語,抓起所有絲線朝顧青山手腕上一系。

“如果是你的過去……那我就不能跟着進入賭場,但我可以把‘眷戀’放在你的手腕上,它依然生效,會時時刻刻提醒你周圍的狀況。”緋影道。

“它是否會影響篩選?”顧青山擔心道。

“命運是一種超脫的力量,只要你不用它攻擊,其他法則都會與命運和睦相處。”緋影道。

“明白了。”顧青山點頭致意道。

張英豪拿起手上的臺詞本看了一遍,深吸口氣道:“好了,我差不多都記住了。”

“我們走。”顧青山道。

他站起來,帶着張英豪一起走出咖啡館,穿過街道,進入了賭場。

……

張英豪走進賭場大廳,耳邊立刻被喧鬧嘈雜的聲音塞滿。

他四處張望。

“怎麼了?”顧青山問道。

“他們現在連宇宙怪物都能搞到?”張英豪唸了句臺詞。

“你知道這裡?”顧青山接着念。

“知道,但不太熟,這裡以前是交換情報的地方。”

“看來他們開展了新業務。”

兩人說着,只見顧青山手上所有黑色絲線一收,只剩下唯一一根。

這根絲線虛幻而透明,偶爾才顯現出黑色的質地。

顧青山眼前浮現出一行行螢火小字:

“注意!”

“你進入了一個平行世界之中。”

“所有平行世界的籠罩範圍爲:賭場。”

“如果你此時退出賭場,則退出了相應的平行世界。”

顧青山拉着張英豪退出了賭場。

“怎麼了?”張英豪問。

“……我忘了一件事。”顧青山擡頭朝上方望去。

只見賭場門口上方的大鐘飛快轉動,重新回到了某個時刻點。

一行螢火小字浮現出來;

“——你只有一次重來的機會,如果仍舊無法越過多重平行世界,便會失去目標人物的動向。”

顧青山心念飛閃,半晌,忽然嘆了口氣。

“怎麼?”張英豪問。

“我忘了一件事——上次我們進來的時候,你還帶着黑貓。”顧青山道。

“所以我們剛纔失敗了?”

張英豪說着,伸手在地上敲了敲,召喚出黑貓。

“對,必須召喚出黑貓——纔算是跟歷史相吻合——我們不能再失敗,否則將無法再找到目標。”顧青山道。

“我會記住臺詞的,還有那些動作。”張英豪認真的道。

“很好,我們還有最後一次機會。”顧青山也徹底認真起來。

兩人走進賭場。

他們一進去,賭場大門上方的鐘頓時再次開始走動。

賭場內。

張英豪驚奇的四處張望。

“怎麼了?”顧青山問道。

“他們現在連宇宙怪物都能搞到?”張英豪重新念臺詞。

“你知道這裡?”顧青山跟了一句。

“知道,但不太熟,這裡以前是交換情報的地方。”

“看來他們開展了新業務。”

兩人說着,只見黑貓往地下一跳,消失不見。

一切剛剛好。

不過這只是開場,要保證所有都吻合,其實幾乎不可能做到。

顧青山的餘光朝手腕上望去,只見所有黑色絲線安然無恙。

有幾根半透明的絲線消失了。

“技能時間到了,應該就在這裡。”

張英豪說着,又問道:“你可有功勳點?想進入核心地段,必須用功勳點換籌碼。”

“我別的不多,功勳點是夠的。”顧青山說道。

兩人大搖大擺的朝裡走,很快便有一名侍者迎上來,恭敬的引着兩人,往電梯走去。

大廳裡電梯足足有二十座,同一時間,每一部電梯只允許一撥客人進入。

侍者關上電梯,問道:“兩位想玩點什麼?”

“我們——”張英豪拿眼去瞅顧青山。

“越特別越好。”顧青山朝侍從微笑道。

侍者斜着眼,注視着兩人的籌碼盒。

籌碼盒中,最大數額的紅色籌碼堆得滿滿當當。

侍者露出一個微笑,道:“尊貴的客人,你們不會失望的。”

他按了按電梯下面的一個按鈕。

-70層。

電梯迅速下行,好一會兒,速度才漸漸放緩。

叮!

清脆的門鈴聲響起。

門開了。

一片寬廣遼闊的湖水。

“地下湖?”張英豪趕緊念臺詞。

顧青山不做聲,跟着侍者朝前走,在地下湖岸邊的一處高臺坐下來。

沿着湖岸,各處高臺坐滿了人。

侍者拿出通訊器問了一下,轉頭向兩人道:“上一場結束有一會兒了,這一場馬上開始,請稍等。”

精美的點心,不菲的名酒被端上來。

兩人無心飲食,默默坐着等了一會兒,便聽侍從道:“開始了。”

只見一道身影朝地下湖的中心飛去。

湖水是如此遼闊,那人飛躍到一半,已經要往下墜。

誰知他在空中猛的一頓,再次爆發出一股勁力,繼續往前飛去。

顧青山和張英豪交換了個眼色。

——這個對眼色也是發生過的事情,絕不能忽略。

顧青山手臂上的黑色絲線又少了幾根。

只見那武尊落在湖心的木筏上,將肩膀上扛的東西放下來。

一個昏迷的男人。

武尊在男人的身上按了按,轉身飛出了地下湖。

男人開始有了無意識的動作,他在漸漸甦醒。

這時,侍從道:“兩位可以開始下注了。”

“怎麼玩?”張英豪問道。

侍者道:“從0秒開始計時,賭他能活多久,上限是3分鐘——3分鐘一到,賭他活下來的人贏。”

“今天一共有三場,贏得最多的人,將會得到今天的幸運大獎。”

“幸運大獎是什麼?”張英豪問道。

“每天都不一樣,今天是宇宙怪物的一部分屍體,或者一個奇怪的人,二選一。”侍從道。

兩人對望一眼。

顧青山小聲道:“你的天選技真不賴。”

張英豪聳聳肩:“我就靠這個吃飯。”

顧青山望着那湖水,忽然問:“湖下是什麼?”

湖水中,一道數十米長的黑影時隱時現。

“用基因調配還原的史前巨獸,已經餓了兩天。”侍從微笑說道。

一名中年人笑嘻嘻的站起來,用力扔出一個盛滿紅色液體的酒杯。

他的力道不錯,酒杯直接落在靠近湖心的位置。

紅色的液體灑出來,在湖面上擴散。

湖下的黑影,遊動的更快了。

張英豪鼻子動了動,低聲道:“是血。”

“他這樣做,沒有問題嗎?”顧青山問侍者。

“不能動手殺湖中心那個人,除此之外,怎麼玩都行。”侍者笑道。

右側高臺上,那名中年人炫耀似的對同伴大聲嚷道:“看,這大傢伙真是不錯,上次一口就將人咬成了兩截。”

坐在他對面的女子輕輕掩口,打了個呵欠,百無聊賴的應付道:“是嗎,真可怕。”

女子不經意的偏過頭來,一眼掃過旁邊高臺,看見了顧青山和張英豪。

女子的眼睛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顧青山心中猛的一沉。

他發現自己手臂上的所有黑色絲線全都飛出去,圍繞着那名女子不停打轉。

這個女人……身上竟然重合了近千個平行世界。

一旦時空出現什麼變故,任何人攻擊了她,或是擒住了她——就會直接被丟到相應的平行世界去!

如此嚴密的防範……

想起來了。

她叫獨孤瓊。

顧青山默唸着這個名字。

他很快又想起自己在這個時候該做什麼——

只見他猛的轉過頭,一下子就盯住了獨孤瓊。

那女子被他一眼掃中,渾身不由自主的繃緊,下意識的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恍惚間,她整個人的念頭都完全空白。

殺意。

——來自顧青山的殺意。

忽然,心悸的感覺消失,女子覺得魂靈又回到了身體裡。

只見顧青山似乎發現搞錯了事情,臉上滿是歉意,微笑着,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的笑就像春風裡的一注溫暖泉水,竟能流淌入心間,頓時整個人都緩和過來,冰冷身軀漸漸有了暖意。

女子捧着心口,舒緩了好一會兒。

這種感覺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隔着這麼遠呢。

她忽然摸出一張名片。

“請你幫我一個忙。”她朝侍者招手。

另一邊。

“瞧,我就說你該放鬆一些,你那殺意,嘖嘖嘖,這一次嚇到別人了吧。”張英豪作出攤手的動作,並且一絲不苟的念着臺詞。

“抱歉,不太習慣被窺視。”

顧青山收了秦小樓傳授的法訣,對臺詞道。

卻見那邊高臺上的侍者,端着一個盤子過來了。

“先生,那位女士送您的酒,這裡是她的名片。”

侍者將一杯酒和一張名片放在桌子上,禮貌的退了回去。

張英豪吹了聲口哨,道:“一杯教父,一張通往她內心深處的卡,看來她覺得你是個真正的男人。”

“這法子偏門,但挺有效,我以後也得學學。”張英豪低聲喃喃道。

“一場誤會而已。”顧青山拿起名片看了看。

“伏羲帝國,棧道兵器集團,獨孤瓊。”

他剛看完,名片上突然出現了一行新的小字:

“不要動,等我調集平行世界。”

顧青山心中一動,繼續保持着手握名片觀看的姿勢。

一息。

兩息。

卡——

一道清脆的響聲。

四周的一切忽然陷入停滯。

只見虛空打開,另一個顧青山走了出來,打量着他道:“原來真的有另一個我。”

那個顧青山將一張卡片遞給他。

顧青山接過來一看,只見上面寫着一行新的小字:

“喝下你面前的酒。”

顧青山依言把酒喝了。

霎時間,他只覺得自己正在遠離當前的世界。

一行提示符出現:

“你作出了和原本歷史不同的動作,因此你將進入某個平行世界。”

顧青山回頭望去。

只見那個顧青山代替了他,在他的座位前坐下,拿出一張名片,作出察看的姿勢。

“不要看了,他暫時頂替了你,沒有被任何邪魔發現——”

“所以我們終於可以見面了。”

一道聲音從背後響起。

顧青山回頭一看,只見自己依然站在地下湖旁的高臺上,四周沒有其他人——

只有一名身穿黑色戰甲的男子。

“獨孤峰——獨孤將軍,是你!”

顧青山動容道。

“是的——我是水之紀元的使徒,爲了躲避邪魔,不得不藏在平行世界之中。”男子道。

“巨大屍體?”

“是我的另一半。”

“原來如此,你一直都跟我在並肩戰鬥。”

“沒錯……我從另一個平行世界請來的你,他很樂意暫時扮演你——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我的位置。”

“你如此小心,是因爲另外半個你已經落入邪魔手中?”顧青山又問。

說起這個,獨孤峰神情一凝,肅然道:“正是如此,一旦這半個我也被它們抓住,你的序列就將失去一個紀元的力量,而且我也會徹底變成它們的白骨之座。”

“我們得趕緊想辦法。”顧青山道。

他將那一整塊原虛取出來,放在獨孤峰面前。

“這是身爲末日的我竭盡所能獲取的原虛,裡面有邪魔的術法痕跡……在四個紀元裡面,你是最具有知識和技巧的使徒,還請幫忙看一下。”顧青山道。

獨孤峰目光落在那塊玻璃狀的原虛上,徐徐說道:“你乾的不錯……當年我叛變的太早,所以有很多邪魔的術,沒有來得及學會,對於它們的秘密,也沒有徹底探查出來……這一塊原虛將給我們帶來新的希望。”

他舉起原虛,全神貫注的看了起來。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弱小的爬蟲第兩百二十章 獨自行動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六百一十二章 女王意志第三百五十九章 發現第八百九十七章 命運侵蝕第七十四章 少年伯爵第三百三十章 愛的代價第八百三十九章 地劫第五百五十九章 睡着第二百四十章 末日之劍第五十八章 新的果實第四百九十章 反手第七十章 謎語所帶來的身份(爲白銀萌再次加更!)第六百二十一章 指南針的秘密!第五百五十五章 最後一句話第四十六章 死神的信物第八百一十一章 神秘技第四章 時光之母第四百五十四章 殺了她!第三百五十八章 加冕爲王(下)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一百一十四章 連戰第六十九章 武經第十二章 怪物(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交手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擇手段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六百七十九章 硬幣第三百零九章 追尋真相第兩百零一章 加入第九百九十四章 追趕第四百四十章 隱情第三百六十一章 魔神的接引第兩百二十五章 衆生命運的審判者第三百二十六章 總統閣下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一百三十六章 洪流第五十章 雙城記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九百五十九章 齊聚第一百六十一章 交易第六十三章 四神的誠信呢?(爲白銀萌加更!)第三百八十章 當衆第一百五十六章 領命第六百零五章 末日的圖謀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三百零四章 兇險局面第三百五十四章 合適人選第三百六十章 死神已至第二十一章 真正的時光之母第一章 甦醒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五百八十六章 顧青山的考驗第五百六十四章 祭舞進化!第五十八章 她的守護第二百三十七章 折磨第十四章 渴望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九十六章 突至第七百六十八章 神王的不甘第兩百一十九章 點燃的火第六百六十三章 無見聞殺法第一百零三章 她在這個世界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第九百二十一章 深淵的末日第七百四十三章 筵席第五百六十八章 荊棘鳥的呼喚第一百六十七章 事發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五百零六章 我的就是你的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九百三十九章 遠去第一百四十六章 軍規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三百九十一章 鎮獄鬼王杖第八章 術中之術第五百八十七章 他所害怕的事第九百七十九章 混亂的登神之路第兩百五十七章 活魚第四百四十六章 目睹第二百五十八章 以身化芒第五百五十章 死魂魔王第七百四十六章 驚夢第一百三十五章 取劍!第七百九十八章 挑戰第五百五十六章 我抓緊時間第五百九十八章 風劫第九百零一章 女武夫第六百四十三章 湖第九十七章 隱秘的真相第五百零八章 終於找到你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發第一千零四章 代替(爲盟主拔劍欲高歌加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休息第三百二十一章 似曾相識第二百三十五章 聖願之祭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弱小的爬蟲第兩百二十章 獨自行動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六百一十二章 女王意志第三百五十九章 發現第八百九十七章 命運侵蝕第七十四章 少年伯爵第三百三十章 愛的代價第八百三十九章 地劫第五百五十九章 睡着第二百四十章 末日之劍第五十八章 新的果實第四百九十章 反手第七十章 謎語所帶來的身份(爲白銀萌再次加更!)第六百二十一章 指南針的秘密!第五百五十五章 最後一句話第四十六章 死神的信物第八百一十一章 神秘技第四章 時光之母第四百五十四章 殺了她!第三百五十八章 加冕爲王(下)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一百一十四章 連戰第六十九章 武經第十二章 怪物(上)第一百九十二章 交手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擇手段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六百七十九章 硬幣第三百零九章 追尋真相第兩百零一章 加入第九百九十四章 追趕第四百四十章 隱情第三百六十一章 魔神的接引第兩百二十五章 衆生命運的審判者第三百二十六章 總統閣下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一百三十六章 洪流第五十章 雙城記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九百五十九章 齊聚第一百六十一章 交易第六十三章 四神的誠信呢?(爲白銀萌加更!)第三百八十章 當衆第一百五十六章 領命第六百零五章 末日的圖謀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三百零四章 兇險局面第三百五十四章 合適人選第三百六十章 死神已至第二十一章 真正的時光之母第一章 甦醒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五百八十六章 顧青山的考驗第五百六十四章 祭舞進化!第五十八章 她的守護第二百三十七章 折磨第十四章 渴望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九十六章 突至第七百六十八章 神王的不甘第兩百一十九章 點燃的火第六百六十三章 無見聞殺法第一百零三章 她在這個世界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第九百二十一章 深淵的末日第七百四十三章 筵席第五百六十八章 荊棘鳥的呼喚第一百六十七章 事發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五百零六章 我的就是你的第七百六十五章 虧本買賣第九百三十九章 遠去第一百四十六章 軍規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三百九十一章 鎮獄鬼王杖第八章 術中之術第五百八十七章 他所害怕的事第九百七十九章 混亂的登神之路第兩百五十七章 活魚第四百四十六章 目睹第二百五十八章 以身化芒第五百五十章 死魂魔王第七百四十六章 驚夢第一百三十五章 取劍!第七百九十八章 挑戰第五百五十六章 我抓緊時間第五百九十八章 風劫第九百零一章 女武夫第六百四十三章 湖第九十七章 隱秘的真相第五百零八章 終於找到你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發第一千零四章 代替(爲盟主拔劍欲高歌加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休息第三百二十一章 似曾相識第二百三十五章 聖願之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