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一十六章 紅衣主教

六萬斤的地劍,被顧青山使上巧勁,藉着十成威力的劍芒轟擊而出。

恐怕短時間之內,伊凡是別想回來了。

顧青山收劍。

實際上,前世的時候,人們冥思苦想,終於想出一些法子繞過“贖罪”。

但這些法子,都必須有很高明的手段、很強大的技巧和控制能力。

顧青山只是採用了避開對方的法子。

畢竟,他需要爲安娜爭取十分鐘的時間。

儘管這樣,也無損於“贖罪”這一項天選技的強大。

顧青山望着走廊的盡頭,那裡只剩下一個空空的大洞。

他又看看自己肩頭,一塊純白色的光團靜靜停留在上面。

這是伊凡飛走之間,竭盡全力黏在他身上的。

顧青山在光團及身的瞬間,就用靈力將之隔絕起來。

這是一種標記,代表了聖教的敵人,當距離足夠近的時候,每一個高階聖徒都能感應到這個標記。

幸好顧青山動作快,一下就將之隔絕了,不然這個標記會引來源源不斷的強大敵人。

樓下有人聽見了伊凡的呼喚,再加上那一劍的轟然動靜,漸漸有一些教徒試着往這裡尋來。

一陣腳步由遠及近,夾雜着喧譁交談聲而來。

顧青山道:“公正女神。”

“我在。”

“遷躍器我留在陳列室了,十分鐘之後,國王的靈魂將會消散,你立刻發動遷躍,把安娜送回去。”

“明白,廖行要跟閣下通話。”

“接通。”

光腦裡傳來廖行嚴肅的聲音:“葉飛離要去救你。”

“讓他別來,他一出現,萬一被發現了身份,會非常麻煩。”

“我也這麼認爲,所以關鍵時刻還是要靠科技。”廖行得意道。

“你有好建議?”顧青山道

廖行迅速說道:“我在聖國首都隱藏的遷躍點正在充能,公正女神知道位置,你需要做的就是快一點趕到那裡。”

顧青山道:“我去那裡的話,那個遷躍點就暴露了。”

“沒關係,當你遷躍離開之後,它將進行自爆。”

“很好,安娜走後,我會用這個方法離開——另外教宗在哪裡?”顧青山認真問道。

“教宗一直呆在教廷。”

顧青山略略放心,道:“一旦她動了,立刻通知我,我會不惜一切代價離開聖國。”

“好的,我會注意觀察。”

“恩,回去請你吃甜品。”

顧青山說完就掛斷了。

幾名身穿黑色教士服的人衝上樓梯。

他們看看走廊盡頭的大洞,又看看顧青山,緊張的叫喊了起來。

“你是誰!”

“不許動,報上姓名。”

“伊凡閣下呢?”

“快通知其他人。”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着,顧青山搖搖頭,把劍橫過來,在前面的地上輕輕一嗑。

就像是被隕石砸中,他身前的地板轟然裂開。

地板不斷的掉下去,一直延伸到幾名教士的腳底下。

教士們毫無辦法,只能隨着地板的掉落,輕輕躍下去。

他們好不容易站穩,擡頭望去,卻見那人依然站在三樓斷裂地板的邊緣,將劍扛在肩膀上,優哉遊哉的朝下望來。

“你到底是誰?”一名教士大聲詢問道。

“我?伊凡沒跟你們說?”顧青山淡淡說道。

幾名教士對望一眼,拿出呼叫器開始通知總部。

但是他們撥了半天號碼,呼叫始終打不出去。

“是你做的?”顧青山朝光腦問道。

“是我,閣下,我想你需要一點時間緩解局面。”公正女神道。

“聰明。”顧青山讚道。

幾名教士索性不再用通訊器,直接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

“閣下,有越來越多的聖教軍正在往這裡聚集,建議你馬上離開。”公正女神道。

“我需要守一會兒才能走。”顧青山道。

“根據聖國監控系統顯示,有越來越多的聖教軍趕往這裡,您成功離開這裡的概率正在逐漸降低。”公正女神道。

顧青山索性將角落的椅子劃拉過來,安然坐在上面。

他翹着二郎腿,將地劍橫擺在膝蓋上,說道:“十分鐘不算長。”

二樓走廊本是空空蕩蕩,一會兒之後,整個走廊連帶着樓梯都站滿了人。

聖教軍已經將這裡包圍。

一名官員模樣的人越衆而出。

“你是誰?”他擡頭望向三樓,問道。

“我是自由聯邦駐聖國大使館武官,張仁甲。”

“你在這裡幹什麼?”

“切磋。”

“切磋?”

“恩,你們的聖徒伊凡跟我說,他對聯邦的職業者很看不起。”

“然後呢?”

“然後他邀請我切磋。”

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人們均是心領神會。

伊凡就是這樣一個人。

不止是對待敵人,就是對待那些熟悉的人,伊凡也喜歡藉着切磋的名義,在戰鬥中嘗試摧毀對方的信念,給對方造成痛苦。

他以此爲樂。

那名官員聽了,面色稍稍緩和,說道:“那麼,我們的伊凡閣下呢?”

“被我打飛了。”顧青山道。

人羣嗡的一聲炸開了鍋。

大家無法剋制的議論起來。

那可是伊凡啊,從未有過一敗的聖徒伊凡!

“你這樣將引發嚴重的外交後果。”聖教軍官員穩定心神,正色說道。

“你想多了,這只是一次小小飯後運動,不涉及國事,”顧青山攤手道,“聖教的強者向我發出了切磋的請求,然後我們分出了勝負,就是這麼簡單。”

“見證人呢?”

“一次小小的切磋,還要什麼見證人。”

“這麼說,這是武者間的較量,你並不代表國家的意志?”

“這樣的較量好像很常見吧。”顧青山理所當然的說道。

沒錯,職業制之間的切磋,在盛大的宴會中往往作爲助興的表演,還帶有賭博的性質——在場的人們會在兩邊下注,賭鬥輸贏。

這樣的賭鬥,從古代的宮廷宴飲開始就存在,一直延續至今。

可是——

人們紛紛望向走廊盡頭的那個大洞,再望向顧青山。

顧青山抱歉的說道:“說實話,他看我不爽,我也看他不爽,所以我一不留神,沒控制好力度。”

“還有七分鐘。”公正女神壓低了聲音道。

“既然你們的切磋結束了,請下來吧,我們要收拾殘局。”聖教軍官不動聲色的說道。

他能坐上現在的位置,不是因爲他的武力,而是因爲他的才智。

這件事,總讓他感覺哪裡不對勁。

聖徒伊凡聯繫不上。

沒有目擊者,誰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或者說,三樓上有什麼不對勁嗎?

軍官的眼神往三樓各個地方不住打量。

如果檢查之後一切無恙,那麼這還真的是一次尋常的切磋,雖然對聖教來說,有些丟人。

這樣的切磋只是小事,無傷大雅。

但如果三樓有什麼情況,那麼,伊凡的失蹤很可能因爲觸碰到了什麼驚人的秘密。

必須馬上對三樓進行徹底排查!

“先生,你可以下來了。”聖教軍官擠出一個笑容道。

“不行,我現在可不能走。”顧青山連連搖頭。

聖教軍官的臉色一變。

顧青山又道:“伊凡跟我說了,他若是被我打敗,他就讓他的哥哥來。”

“我得等着他哥哥,再切磋一把。”

“聖徒伊凡沒有哥哥!”聖教軍官道。

“恩?不對吧,他說了他的哥哥叫赫特。”

全場爲之一靜,聖教軍官也緊緊閉上嘴。

赫特是大聖徒,是諸位聖徒之首,是聖教之中除了教宗之外,最強大的戰士。

赫特確實是伊凡同父異母的哥哥,許多教會的高層對此心知肚明。

但除了伊凡和赫特本人,誰敢當衆議論聖徒之間的事?誰敢告訴一個外人?

上一個這麼做的人,被赫特當着所有人的麪點燃了獻給神靈。

赫特的名字被對方說出來,很有可能是伊凡說漏了嘴。

“你說他沒有哥哥,可是——伊凡是這麼說的啊。”顧青山露出一個無辜表情。

聖教軍官不敢再試探了。

兩位聖徒與別人的爭鬥,他要是捲了進去,事後連屍骨都找不到。

“既然如此,那請你在此等待。”爲首的聖教軍官道。

他轉過身,飛快的往外退去。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是趕緊把事情通知高層。

“去找自由聯邦的大使,去通知教廷,通知諸位聖徒,分頭行動,快!”他吩咐道。

“什麼情況?我剛發現這裡傳來巨大的聲響。”一道沉穩的男聲響起。

聖教軍官轉頭一看,頓時大喜。

一名身穿華麗紅色長袍的威嚴男子,正和宴會的美麗女主人聯袂而來。

與白袍代表的苦修不同,紅色長袍代表教會對普世的治理,掌握着龐大的權力。

這便是七聖徒之一,紅衣主教基德。

“閣下您好,事情是這樣的……”

聖教軍官飛快的把事情說完。

“啊!怎麼會這樣!”美人驚呼道。

“是嗎?哈哈哈,伊凡這個蠢貨被打飛出去了?”紅衣主教大笑道。

“看來這一次,這個野蠻愚昧的苦修終於踢到鐵板了!”

紅衣主教搖着頭,不停的拍手道,言語中透出一股快意。

他轉向身邊的美人道:“沒事,一場小小的較量。”

“可是這麼大動靜,都嚇到我的賓客了。”美人嗔怪道。

“這沒辦法,這個蠢貨動起手來,從來不知道考慮別人的感受。”

紅衣主教想了想,道:“你去安撫賓客,把事情說清楚,至於這邊,我去看看。”

說着,他大步流星的往宴會廳後面的閣樓走去。

宴會的女主人見狀,也只好轉身往前廳而去。

三樓。

“還有四分鐘,遷躍器即將發動。”公正女神道。

“好。”顧青山道。

公正女神又道:“閣下,你與伊凡的戰鬥情報正在層層朝外傳遞,你的生存評估等級已提升爲極度危險。”

“沒事。”

忽然,一襲華麗的紅袍出現在視野中。

“你好,我是聖教的紅衣主教,基德。”

威武而張揚的男子站在樓下,望着他說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生第三百四十八章 廣寒宮!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第三十章 分道揚鑣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三百五十五章 重走輪迴路!第八百九十二章 極古之變第三百七十三章 圍困(二合一大章)第三百五十五掌 降臨(三)第八百九十章 用計第五百七十五章 真正的局面第九十五章 妖精們的到來(爲盟主慕流年華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號第九百三十五章 開始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六百四十八章 相性第一百零九章 借劍一觀第一百八十九章 躲藏第兩百二十一章 互謀第五百一十六章 趕時間第三百七十九章 黑暗洞窟第兩百二十三章 最後一種藥劑第六百三十九章 初戰第四百六十八章 葉映眉第四百八十四章 霧島女士(上)第兩百七十四章 所謂劍修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四十九章 身份提升!第四百一十三章 命運雙樹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便透露的秘密(爲盟主靜秋之情加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交易的結果第三百五十一章 名號級刺客!第兩百八十三章 齊至第三百六十一章 再遇第七章 撕!(爲轉身跳投三不沾更!)第兩百一十四章 來與去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兩百二十二章 枯樹第七百一十五章 顧青山的顧慮第三十一章 惡鬼顧青山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九百四十八章 混亂瘟疫使者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一百六十章 時之屏第八百四十六章 看住他們第四百九十三章 夜宵沒有着落第五百三十二章 戰神任務第四百九十九章 最後一張牌第一百四十六章 過去之匙第一百五十八章 緊急戰鬥指令集第五十五章 殘酷真相第兩百八十八章 顧青山第二十一章 將軍與末日第九百九十五章 追逐!第四百八十八章 囚禁第四百五十六章 王紅刀歸來第兩百九十五章 任務變更三百四十八張 西風烈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掉的希望第二百三十四章 傳送指環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一百一十八章 傳授第六十四章 規矩第一百七十章 要素·捕殺!第六百七十六章 海底之書!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下)第三百四十章 霧島孤女(中)第兩百二十六章 永別的一面(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若定第一百九十七章 宿命與抉擇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空港第一百三十九章 軍功第三百八十七章 來自人間的援軍第四百九十八章 兩個好消息第九十八章 召喚!第五百五十五章 最後一句話第三百三十九章 顧青山之謀第十二章 她來了!第五百三十二章 播撒第八百四十六章 看住他們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六百六十五章 考驗後的訴說第五百四十五章 衆神的冰雪之峰第七十三章 另一種劍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九百二十章 營救!第六十一章 諸天十地萬聖至尊雄霸天下訣第一百零一章 得手!第一百三十三章 輪迴神雷!第八十章 狂歡之戰第四百三十二章 貧瘠的世界第三百九十四章 非融合式世界鏈接器第九百九十九章 四柱正神第兩百七十六章 情報有誤(爲盟主金o第666天羅o榮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言咒!第三百三十二章 分裂的獸王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生第三百四十八章 廣寒宮!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第三十章 分道揚鑣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三百五十五章 重走輪迴路!第八百九十二章 極古之變第三百七十三章 圍困(二合一大章)第三百五十五掌 降臨(三)第八百九十章 用計第五百七十五章 真正的局面第九十五章 妖精們的到來(爲盟主慕流年華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號第九百三十五章 開始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相(上)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六百四十八章 相性第一百零九章 借劍一觀第一百八十九章 躲藏第兩百二十一章 互謀第五百一十六章 趕時間第三百七十九章 黑暗洞窟第兩百二十三章 最後一種藥劑第六百三十九章 初戰第四百六十八章 葉映眉第四百八十四章 霧島女士(上)第兩百七十四章 所謂劍修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四十九章 身份提升!第四百一十三章 命運雙樹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便透露的秘密(爲盟主靜秋之情加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交易的結果第三百五十一章 名號級刺客!第兩百八十三章 齊至第三百六十一章 再遇第七章 撕!(爲轉身跳投三不沾更!)第兩百一十四章 來與去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兩百二十二章 枯樹第七百一十五章 顧青山的顧慮第三十一章 惡鬼顧青山第六百三十八章 亙古之影第九百四十八章 混亂瘟疫使者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一百六十章 時之屏第八百四十六章 看住他們第四百九十三章 夜宵沒有着落第五百三十二章 戰神任務第四百九十九章 最後一張牌第一百四十六章 過去之匙第一百五十八章 緊急戰鬥指令集第五十五章 殘酷真相第兩百八十八章 顧青山第二十一章 將軍與末日第九百九十五章 追逐!第四百八十八章 囚禁第四百五十六章 王紅刀歸來第兩百九十五章 任務變更三百四十八張 西風烈第二百四十二章 滅掉的希望第二百三十四章 傳送指環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一百一十八章 傳授第六十四章 規矩第一百七十章 要素·捕殺!第六百七十六章 海底之書!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下)第三百四十章 霧島孤女(中)第兩百二十六章 永別的一面(爲盟主神奇的小箭第二更!)第二百五十一章 若定第一百九十七章 宿命與抉擇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空港第一百三十九章 軍功第三百八十七章 來自人間的援軍第四百九十八章 兩個好消息第九十八章 召喚!第五百五十五章 最後一句話第三百三十九章 顧青山之謀第十二章 她來了!第五百三十二章 播撒第八百四十六章 看住他們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六百六十五章 考驗後的訴說第五百四十五章 衆神的冰雪之峰第七十三章 另一種劍第二百五十六章 爲劍修開路第九百二十章 營救!第六十一章 諸天十地萬聖至尊雄霸天下訣第一百零一章 得手!第一百三十三章 輪迴神雷!第八十章 狂歡之戰第四百三十二章 貧瘠的世界第三百九十四章 非融合式世界鏈接器第九百九十九章 四柱正神第兩百七十六章 情報有誤(爲盟主金o第666天羅o榮加更!)第三百六十二章 言咒!第三百三十二章 分裂的獸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