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聖願之祭

“原來你達到了見自己而不死的境界……”

骷髏打量着顧青山,口中冒出一道沙啞的女聲。

——正是那位傳授給他祭舞的存在。

“是的,我從未來的某個時刻回來,專門來見您。”顧青山道。

“你旁邊這位是?”骷髏問。

“寧月嬋——寧月嬋,這位前輩也算是我的師父,教了我一門很厲害的東西。”顧青山道。

寧月嬋神色立刻變得恭敬,行禮道:“見過前輩。”

骷髏點點頭,說:“你們好像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煩。”

“前輩你怎麼知道?”顧青山道。

骷髏的手忽然化作兩道長長的殘影,在兩人身後不遠處的虛空中輕輕一切。

嘰——

嘰——

兩道短促的叫聲響起。

顧青山驀然回首,只見兩隻拳頭大小的甲蟲掉落在地上,漸漸化作膿水,滲入地下消失不見。

顧青山和寧月嬋不由悚然。

無聲無息間,萬靈矇昧之術竟然跟了來!

骷髏輕聲道:“它是剛剛纔從一道虛空縫隙飛過來的……我也不知道它究竟用了什麼樣的手段。”

顧青山正要說話,骷髏猛的擡手阻止了他。

她望向寧月嬋道:“——寧月嬋是吧,你的實力在六道之中算是不錯,因爲有整個六道世界在加持於你,但若離開六道……你就不夠看了,現在我問你,你是否想變得更強?”

寧月嬋立刻抱拳道:“還請前輩指一條明路,小女感激不盡。”

“那就去刀劍世界,那裡的靈肯定喜歡你身上的勇烈之氣——當你懂得什麼是靈技,便會迴歸至顧青山身邊來,這是我的許諾。”

骷髏說着,上前按住寧月嬋的肩膀,輕輕推了她一把。

寧月嬋瞬間消失不見。

原地剩下顧青山。

“你身上秘密太多,她知道一點,就離死近一點。”骷髏淡淡的說。

“多謝前輩費心。”顧青山只好抱拳道。

“那麼——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倒是有興趣聽一下。”骷髏興味盎然的道。

顧青山把後來發生的事情一一說了。

骷髏認真聽了,沉默許久,才自言自語道:“虛空……本是永滅之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鬧了。”

顧青山道:“前輩,您能不能帶我去見那位擁有平行世界之術的龍族?”

骷髏道:“要想見到它,你得先滿足幾個條件——”

它繞着顧青山走了一圈,繼續說道:“讓我看看,首先你是龍族,進山洞沒問題;但其次麼,你沒有辦法在它面前活下來,也就談不上找它要一道平行世界之術……”

“爲什麼我沒辦法活下來?”顧青山問。

骷髏一邊繞着他走,一邊說:“因爲那頭龍早就瘋了,你若進去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它揍死——所以你必須先保證自己能活,纔可以去見它。”

顧青山遲疑道:“那……”

骷髏的聲音突然提了起來:“咦?你怎麼做到的?”

“什麼?”顧青山不明所以。

“你的死鬥之舞,難道被人破掉了?”骷髏急切的問。

“是的。”顧青山道。

“——什麼樣的人,破掉了你的死鬥之舞?”骷髏問。

“一個蟲子,它也修習過衆生祭命之舞,聽它說當年它也修至死鬥這一層,後來就沒修下去了。”顧青山道。

“難怪,看來它足夠了解祭舞,這纔想到了破掉死鬥之舞的辦法。”骷髏道。

骷髏忽然不可抑制的笑了起來。

“前輩,怎麼了?”顧青山問。

“它放棄了,所以祭舞在它身上已經死了——也罷,我就告訴你更深的秘密。”

“所謂死鬥之舞,是在絕對沒有勝算的前提下,進行的決死戰鬥之舞。”

顧青山點點頭,表示明白。

——如果能輕易戰勝敵人,根本就不需要死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骷髏繼續道:“能修行祭舞的人很少;在此基礎上,能修行至死鬥之舞階段的更是萬中無一;在這鳳毛麟角的死鬥舞者中,能一直活下來的,又是少之又少,你可知爲什麼?”

顧青山道:“那個蟲子說過——”

“這個舞強制雙方無法正面交戰,只能通過因果律確定勝負。”

“可惜,在死鬥之舞這一層級上,任何發動這個舞的人,都必須由敵人來挑選要素。”

“而他們的敵人自然挑選最有利於他們的要素。”

“所以死鬥之舞的舞者,通常的下場都只有一個——”

“死。”

骷髏滿意道:“恩,它倒是看得透徹,所以這就是它放棄祭舞的原因?”

“對,它是這麼說的。”顧青山道。

“那麼,你知道死鬥之舞如何朝更高一層提升麼?”骷髏問。

“還請前輩教誨。”顧青山抱拳道。

骷髏壓低聲音道:“連死鬥也無法取勝——連這場舞都被敵人破掉的時候——這個時候舞者一般都已經被敵人殺死了。”

“但若舞者能活下來,那麼,祭舞就會繼續進化……”

“它會朝着更高層次攀升。”

顧青山聽得心中一震。

死鬥之舞竟然是要被徹底破掉,纔會再次進化。

誰能想到?

“您是說,我有機會把祭舞再提升一個層次?”他問道。

骷髏沉思着,以略帶愉悅的語氣說:“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每次降臨教你祭舞的時候,一旦有人對祭舞不敬,就立刻會化作白骨,跪地虔誠謝罪。”

顧青山道:“當然記得,一直很感激您在我初學之際,親自前來加持祭舞,讓我度過了那段最難的時刻。”

——那種效果實在是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骷髏發出低低的笑聲,說道:“現在,你也快達到聖願的層次了。”

“聖願?”

“對,便是我每次降臨的那種效果……”

她表情一肅,傳音道:“所謂聖願之祭,便是滅除一切不敬、有罪、應死之物。”

“顧青山,你如果學會了這個層次的祭舞,倒是有資格去見那頭龍,而不擔心被它隨意一拳殺掉了。”

顧青山輕輕呼出一口氣,正色抱拳道:“還請前輩教我聖願之祭。”

骷髏欣然道:“當然……已經太久沒有人能達到這個層次,而你是最後的祭舞傳人……真想不到你能成爲新的聖願祭舞者。”

它正要繼續說下去,忽然感應到了什麼,擡頭朝虛空望去。

顧青山也有所察覺。

只聽骷髏聲音轉冷,說:“原來是你們——有什麼就說,不要耽誤我時間。”

虛空中忽然浮現出數十道身影。

——全都是塵封世界的靈。

它們把祭舞女士圍繞在中間,一言不發。

一位靈越衆而出,恭敬道:“女士,您之前違背了鐵律。”

“哦?”骷髏吐出一個字。

那位靈哆哆嗦嗦的道:“是的,女士,您送那個破壞邪惡大世界的人離開了,而且荊棘之血似乎也離開了塵封世界。”

骷髏道:“那麼,你們想怎麼樣?”

“女士,按照規則——”

“等一下!”顧青山忽然出聲道。

衆位靈都望向他。

顧青山笑了笑,說道:“你們這些靈,怎麼隨便誣陷這位女士?”

他上前幾步,環視着那些靈,繼續道:“我這不是好端端在這裡站着麼?”

“至於蘿拉——”

顧青山從虛空中輕輕伸手一引。

只見一隻柔嫩小手握住他,被他從虛無之中接引而出。

蘿拉!

正是她!

“我們一直在這裡,你們卻誣陷這位女士,說她偷放我們離去,這還有理了?”顧青山道。

“是啊,塵封世界的靈都這麼不講道理?這也算鐵律?”蘿拉跟着幫腔道。

衆靈面面相覷。

骷髏倒是不說話,抱着雙臂站在一旁,似乎覺得很有趣兒。

“還敢囂張?你們已經破壞了邪惡大世界,將受到邪惡大世界之主的懲罰。”一位靈指着他道。

顧青山道:“你喊它來,我們當面說。”

“它已經來了!”那位靈說道。

只見一輪血色圓月出現在天空中。

——正是邪惡大世界歸屬之主的眼睛。

它盯着顧青山,露出刻骨的仇恨之意。

之前,顧青山爲了鍛造風之匙,取走了邪惡大世界的三件世界具現之物,用來鍛造了風之匙。

現在,血月算賬來了。

顧青山也注視着血月,心中涌起陣陣感慨。

之前見到它還不得不逃一場。

可是如今——

自己卻覺得不一定會輸給它。

顧青山抽出地劍,身上涌起星星點點的暗金色光芒,喝道:“你是想打一場?”

蘿拉接話道:“還是想做生意?”

血月注視着顧青山身上的光芒,露出些許忌憚之意。

它轉而望向蘿拉。

“打一場怎麼說?做生意又怎麼說?”血月問道。

顧青山心意一動。

咚!咚!咚!

虛空中響起蒼涼的戰鼓聲。

死鬥之舞的氛圍漸漸開始鋪墊。

“打一場就分生死。”他淡淡的說。

“做生意麼——你損失了什麼,我按三倍算,全都買下來。”蘿拉淡淡的道。

四周一靜。

——這還用選?

衆人心中默道。

天空中,那一輪血色圓月漸漸變得彎曲,有如新月。

它這是在賠笑?

顧青山心中有些估計不準。

“確定是三倍賠償嗎?”血月問。

“當然——快點算賬,我還要去修煉靈技呢。”蘿拉不耐煩道。

血月慎重考慮了一秒。

“尊貴的荊棘鳥殿下,我要賠償,另外還有一個附加條件。”它說道。

顧青山身上殺機一動。

竟然蹬鼻子上臉,敢再多提要求——

那就來戰一場吧。

他正要發動祭舞,卻被蘿拉伸手按住。

“說,你有什麼附加條件。”蘿拉問。

“希望您……能夠和我簽訂契約,以後需要打架的時候,讓我來效力,報酬都好說。”血月彎彎的說道。

蘿拉怔了怔。

顧青山一呆,身上殺意沒有了,祭舞的韻律也隨之消失。

“這個……也行吧。”蘿拉道。

很快。

兩人簽訂了契約。

事情結束。

四周的靈們鬆了一口氣。

爲首的靈道:“既然事情完美結束,那麼我們就告辭了。”

“慢着。”顧青山道。

“你還有何時?”那靈問道。

顧青山環顧四周,淡淡的道:“我們跟邪惡大世界的事是結束了,但你們誣陷這位女士的事,似乎並沒有結束。”

“——顧青山說的沒錯。”

骷髏這時才發出一道沙啞的女聲,繼續道:“雖說是塵封世界的鐵律,但你們竟敢來算計我……”

她身上猛然騰起一股無形的氣息,混合着難以估量的殺意。

“都跪下來道歉,我還能原諒你們,否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逢安娜第兩百九十九章 倖存第三十五章 降臨之始!卷末的話第十五章 山不來就我第一百零八章 重整旗鼓第七百零九章 宗門之幸第一百八十四章 長城第三百四十四章 魔皇的真相第四十三章 強奪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劍第九十三章 兩個秘密!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十章 老大的身份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發第一百三十五章 母親第三百七十二章 滅殺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二百四十九章 曾經的承諾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兩百七十二章 重甲第六百三十四章 專屬組合技!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十三章 怪物(下)第九百五十六章 殘臂第五百三十三章 命運與劍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三扇門第三十三章 沒有序列的衆生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二十六章 武聖駕臨第一百六十三章 巨人的恐懼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見了第四百三十二章 各自的路第三十四章 牌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四百一十六章 法則之災第七百七十四章 孤軍第四百三十三章 高層議事第三百八十三章 追兵第四章 喚醒第兩百六十八章 萬龍之祖的傳承者第二十三章 偷聽第四百六十一章 命運的終結之刃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我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二十章 末日戰爭第一百五十章 線索第三百七十三章 世界毀滅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空港第二百三十一章 來戰!第三十九章 時空亂流第二百二十八章 九府之秘第四百二十八章 開端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一百一十三章 祭旗第九百六十二章 即將來臨第四十五章 潛伏者第六百五十一章 歌舞操縱者!(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四百五十四章 察覺第三百六十六章 端倪已現第一百八十一章 教宗第六百八十六章 激活末日神兵!第四百八十六章 霧島女士(下)第一百一十章 虛空原本之界!第二百八十八章 末日軍團!第三十五章 降臨之始!第四百零二章 那個時代第六百零三章 世界之墓!第八百零九章 拯救地劍第二十章 明牌!第兩百章 七劍祭諸界!第四百一十章 探究她的過去第五十八章 萬物石第八百五十四章 補救措施第三百九十五章 四邪神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三百五十八章 聖選第五章 殺同伴第兩百五十章 有人要付出代價第四百四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小事第三百零五章 日月血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五百七十八章 線索第六百五十章 歌舞團長的贈予!(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二章 洞天入峰第八章 顧青山的手段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第六百三十五章 力量之秘!第四十章 聖國的秘密第四百七十三章 她出現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正紀元第五百七十七章 去見第二百六十章 分擔第一千零七章 前來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逢安娜第兩百九十九章 倖存第三十五章 降臨之始!卷末的話第十五章 山不來就我第一百零八章 重整旗鼓第七百零九章 宗門之幸第一百八十四章 長城第三百四十四章 魔皇的真相第四十三章 強奪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劍第九十三章 兩個秘密!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十章 老大的身份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發第一百三十五章 母親第三百七十二章 滅殺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二百四十九章 曾經的承諾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兩百七十二章 重甲第六百三十四章 專屬組合技!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十三章 怪物(下)第九百五十六章 殘臂第五百三十三章 命運與劍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三扇門第三十三章 沒有序列的衆生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二十六章 武聖駕臨第一百六十三章 巨人的恐懼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見了第四百三十二章 各自的路第三十四章 牌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四百一十六章 法則之災第七百七十四章 孤軍第四百三十三章 高層議事第三百八十三章 追兵第四章 喚醒第兩百六十八章 萬龍之祖的傳承者第二十三章 偷聽第四百六十一章 命運的終結之刃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我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二十章 末日戰爭第一百五十章 線索第三百七十三章 世界毀滅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六百九十八章 浮空港第二百三十一章 來戰!第三十九章 時空亂流第二百二十八章 九府之秘第四百二十八章 開端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一百一十三章 祭旗第九百六十二章 即將來臨第四十五章 潛伏者第六百五十一章 歌舞操縱者!(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四百五十四章 察覺第三百六十六章 端倪已現第一百八十一章 教宗第六百八十六章 激活末日神兵!第四百八十六章 霧島女士(下)第一百一十章 虛空原本之界!第二百八十八章 末日軍團!第三十五章 降臨之始!第四百零二章 那個時代第六百零三章 世界之墓!第八百零九章 拯救地劍第二十章 明牌!第兩百章 七劍祭諸界!第四百一十章 探究她的過去第五十八章 萬物石第八百五十四章 補救措施第三百九十五章 四邪神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三百五十八章 聖選第五章 殺同伴第兩百五十章 有人要付出代價第四百四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小事第三百零五章 日月血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五百七十八章 線索第六百五十章 歌舞團長的贈予!(求月票)第七百三十二章 洞天入峰第八章 顧青山的手段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第六百三十五章 力量之秘!第四十章 聖國的秘密第四百七十三章 她出現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正紀元第五百七十七章 去見第二百六十章 分擔第一千零七章 前來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