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八章 虛空之主們!

黑暗變得越來越深重。

顧青山保持着昏迷,卻通過夢境,發覺四周的環境漸漸變得明亮。

也不知發生了什麼,四周忽然出現了一個世界。

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座祭臺上。

在祭臺下面,七八名被鐐銬死死鎖住的魔鬼正在掙扎。

當魔鬼們發現痛苦君王出現,立刻陷入了無比驚恐的狀態。

它們用盡全力扭動身體,想掙開鐐銬。

但是下一刻,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

“能以自己的靈魂獻祭,治癒痛苦君王所承受的傷痛,是你們的榮幸。”

話音落下。

只見魔鬼們的身軀化作齏粉,靈魂紛紛飛上祭壇,凝空匯聚成一道灰暗的符文,徹底沒入痛苦君王的身軀。

霎時間,痛苦君王身上的傷勢徹底痊癒。

他睜開眼,顯露出憤怒與陰沉的神情。

之前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感覺怎麼樣?”

痛苦君王道:“大意了,沒想到對方臨死前能召喚聖界的存在。”

他從祭臺上起身,一步步走下來,目不斜視。

這裡是一處密室。

在祭壇的對面,站着三個人。

左邊是一名身穿休閒服飾的女子,右邊是一名孩童。

站在中間的那人瘦骨嶙峋,滿頭蒼白長髮,穿着一襲過於寬大的武士長袍,腰間掛着一柄長刀。

——卻是一名精神矍鑠的老者。

痛苦君王徑直走到老者面前,單膝跪地道:“奇蹟之主,我的任務已經完成。”

老者負手道:“原本讓你總攬虛空事務,就是怕出現當前這種狀況——這次幸好你在——雖然付出了些許代價,總算是解決了。”

痛苦君王低着頭,沒說話。

他似乎對於自己受到重傷這件事非常介意。

老者看他一眼,嘆息道:“你也不必太往心裡去,接下來我打算不讓任何人駐守虛空了——畢竟六道爭雄正在走向激烈狀態,數不清的未知存在都會出現,我們要轉變態度,謹慎應對。”

“我不駐守虛空?那我要做什麼?”痛苦君王故作不明的問。

老者的話外之意如此明顯,顧青山其實早就聽出端倪,但痛苦君王是一個非常冷漠的人,如果不是接到正式的命令,絕不會主動接話。

老人笑了笑,說:“你先去休息吧,等命令下來你就知道了。”

痛苦君王點點頭,站起來,朝密室外走去。

老人身邊的孩童出聲道:“君王,稍等。”

痛苦君王停住腳步。

孩童道:“我已經看過你的兵器和盔甲,它們都被聖界的怪物徹底破壞,無法再用。”

“我知道。”痛苦君王沒回頭。

“你這人太孤僻,不如現在就在我這裡測試一下,我好馬上給你打造兵器。”孩童道。

“那就多謝了,兵童。”痛苦君王道。

“不客氣,老頭子說了,你這次是被聖界打了一頓,能活下來都是極其幸運的事,再說你是我們組織的主力戰士,本次鍛造半價。”被稱爲兵的孩童笑道。

痛苦君王望向老人。

老人點頭道:“局勢越來越緊,你得立刻恢復戰力。”

“好。”痛苦君王道。

得了他的允許,兵童輕輕飛起來,飄落在痛苦君王面前。

只見兵童全身冒出黑光,整個人化作一個黑暗小鬼,只有雙眼變成燃燒的火焰之種。

“先說好,甲冑的事你自己解決,我只負責兵器。”兵童道。

“爲什麼?”痛苦君王問。

“直覺告訴我該這樣做。”

“好。”

痛苦君王伸出手。

兵童抽出一張漆黑卡牌放在痛苦君王手中,自己手中拿着另一張卡牌。

兵童看了卡手中卡牌,低聲道:“你這人總喜歡走鈍器的老路子……但我已經看到,你早晚有一天會開竅……”

痛苦君王眼前跳出一行猩紅小字:

“注意:此人乃是神秘側的因果律兵器師,隱約探知了你能用各種方式戰鬥。”

“儘管如此,他無法越過終極衆生同調,發現你的身份。”

“最高序列也會以混沌之力,徹底阻止任何對你的深度窺探。”

痛苦君王神情不變,冷聲道:“我喜歡徹底砸碎任何血肉,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兵童低笑道:“誰知道呢?”

密密麻麻的卡牌從他身上冒出來,飛快的疊成一摞。

這些卡牌自動洗練、分解、化作碎片,又重新融合,再次洗練、分解,繼續融合。

顧青山只好在原地等待。

老者與那女子也饒有興致的看着。

女子卻冷聲道:“你從他的未來道路看到了什麼?”

兵童道:“他會有轉變的,而且是好的轉變——會更強。”

“哦?你確定?”女子問。

“確定。”兵童道。

“很好,這代表我們的組織也會越來越強盛。”老人笑眯眯的道。

三人一起點頭稱是。

顧青山望向那名老人。

不。

這個老人很強,但卻並非那個幕後隱藏之人。

——他跟剛纔自己在黑暗中聽到的那個聲音完全不同。

顧青山低下頭,心中產生了一股說不出的情緒。

是的。

自從接受了痛苦君王的記憶,自己才知道了一些事情。

痛苦君王隸屬於一個組織,這個組織裡的人全是各個時代的虛空之主!

——而且全都是卡牌!

它們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獨特而強大的神秘組織。

奇蹟套牌!

是的,這個組織就叫奇蹟套牌。

這個名字……真是……

讓人毛骨悚然。

顧青山忍不住回憶從前。

當初小夕把自己變成卡牌的時候,恍惚間,自己覺得世界離他遠去,自己置身於另一處黑暗空間。

現在想來,那便是一種隱藏的、專屬於卡牌生命的相位之界。

當時,許多莫名的存在隱沒於深沉的黑暗中,朝自己發出了喜悅的讚歎。

再後來——

羽爲了族人,也放棄了更進一步的可能,自化爲一張卡牌。

卡牌是奇詭之力的基礎!

所以在虛空之中,卡牌類的存在本就強大,它們很容易就走向奇詭之路。

更何況,這裡有如此多的虛空之主!

可是……

它們乖乖的給自己的組織起名爲“奇蹟套牌”。

——它們渾然不知“奇蹟”這個詞,代表了火之聖柱。

更不知道這一切的背後,其實有人操縱。

那個操控整套卡牌的人真不知道強大到了何種地步,如此輕描淡寫的顯現出自己對所有時代虛空之主們的絕對掌控力。

這樣的話……

到底還有誰能跟他鬥?

顧青山默默想着。

水神的套牌是衆神套牌,當年可以與青銅之主一戰。

可惜隨着水神隕落,這套卡牌如今失去了太多力量,已經沒落。

就自己所知——

這套奇蹟卡牌,應該是當前最強的一套牌了。

顧青山繼續保持着一幅冷漠之色,直到兵童拍了拍掌,說道:“差不多了,我已經消耗了太多珍稀卡牌。”

虛空中,所有分解掉的卡牌凝聚成最後一張牌,被他抽回手中。

“——這可是因果律探查出來的兵器,可以說是冷兵器的集大成者。”

兵童嘖嘖了兩聲,不捨的將卡牌拋給顧青山。

顧青山接了卡牌,也不看,轉身就走。

嘭!

他離開了密室,順手關上了門。

兵童笑道:“還是這個臭脾氣。”

老人不以爲意道:“好了,這件事已經結束,下面我們說說六道爭雄的事。”

“有什麼好說的,等那些人打的差不多了,我們去把六道搶過來,變成我們的套牌之一不就完了。”女人不屑道。

兵童道:“你想錯了,根據最新得到的情報,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發生什麼了?”

“出現了序列使者。”

“嗯?那些該死的傢伙們……難道青銅之主……”

……

顧青山沿着臺階一步步走上去,打開外面的門。

只見外面是一個寬大的廣場,廣場周圍則是各種各樣的建築。

這裡是一個完全屬於卡牌生命的世界。

顧青山一瞬間有些恍惚。

所有時代的虛空之主,全都爲對方所用。

這樣的實力,再加上奇蹟之力——

恐怕青銅之主也不至於擁有這樣強大的勢力。

顧青山定了定神,低頭望向手中的卡牌。

只見卡牌上畫着一柄流星錘,但在流星錘的背後,卻有着刀、劍、矛、斧、盾、鐵拳套。

一行猩紅小字飛快顯現:

“你獲得了卡牌:七種武器。”

顧青山目光越過大段大段的七種兵器說明,目光一直下移,落在最後幾行。

“這是一張極其稀有的卡牌,蘊含了些許奇蹟之力。”

“注意,卡牌背後的主人在你完成任務後,給予了你一絲奇蹟之力,似乎是想看看你能不能變的更強。”

看來自己殺掉顧青山之後,那位幕後的傢伙覺得自己這張牌挺好用。

他想讓自己變得更強一些。

那就……

如他所願吧。

顧青山大步走出門,沿着路一直來到廣場上。

廣場上似乎正在舉行一些交易,滿地都是稀奇古怪的東西,以及一些從未見過的生物。

顧青山看了幾眼,忽然停下腳步。

仔細想了想,他走向那些正在交易的虛空之主們。

“痛苦君王?你的事我聽說了,竟然惹來聖界的存在還沒死,真有你的。”

一名虛空之主打招呼道。

顧青山略一點頭,踢踢地上的東西,索性將腳踩在上面,冷冷的道:“這蟲子怎麼賣?”

“好眼光!這蟲子在虛空之中只有一個,雖然我們一羣人捕捉的時候不小心弄死了,但還是帶了回來——畢竟是稀有蟲子,屍體也可以做成標本,或者用蟲軀做些實驗,看它是不是什麼特殊的材料。”那位虛空之主滔滔不絕的道。

顧青山只覺得腳底傳來一絲輕輕的顫抖。

——沒膽的傢伙!

顧青山在心中暗罵一句,面上卻不動聲色道:“兵童說我需要吃些蟲子會好的更快,你開個價。”

第三百二十章 地獄猜想第三百五十六章 降臨(四)第四百三十二章 貧瘠的世界第五百零七章 真正的阿布魯息第九百六十九章 先後第三百一十五章 人間之聖!第兩百二十二章 禮物第六十九章 第一課第一百四十四章 謹慎第八百三十四章 再臨自在天境第五百三十六章 九幽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兵第一百三十七章 參戰!第三百零三章 科技第四百三十八章 雙重命運技!第兩百一十二章 屍骨之塔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十六章 永滅的滋味第四百八十六章 霧島女士(下)第兩百八十七章 百花與天魔第九百六十八章 劍修?哼!第兩百九十三章 絕世小丑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個請求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神的呼喚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四百八十八章 世界之墓 (爲盟主風火林月加更)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六百零六章 觸發第五百八十八章 衆仙降臨!第兩百章 請給我們一點光第九百九十二章 偷襲!第一百一十二章 另一條龍第七百八十五章 軍團召喚!第八百零五章 魔王第六百七十九章 硬幣第九十二章 顧青山歸來第五百二十八章 與蕾妮朵爾說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三百零七章 無人生還第三百一十九章 臨近第三百六十七章 疾風驟雨之前第七百零二章 雙影之戰!第兩百八十二章 誘惑第四百零八章 重生第兩百七十三章 甦醒的世界之術(爲盟主雲天殛加更!)第兩百四十八章 天舟墜落第七十二章 黑貓第九百八十七章 萬物摧毀者的碎片(爲盟主盧小鉑加更!)第五百零二章 神戰!第兩百一十四章 最後第三百六十九章 劍修之靈第三百一十九章 子爵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一百零五章 是他!第十章 戰宗師第一百五十八章 緊急戰鬥指令集第三百八十四章 閣下究竟何人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劍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只有十秒第八章 父與母(上)(爲壺中日月,袖裡乾坤(白銀盟)更!)第兩百七十二章 神照之劫第四百九十三章 命運聖殿第九百八十三章 死亡叢林的狩獵者(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八章 覲見第一百零三章 字條第六百二十五章 出現第六章 坦言第三百一十二章 再一次的相見!第五百七十七章 去見第二百八十章 尋弓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魚多吃第九十五章 妖精們的到來(爲盟主慕流年華加更!)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二十一章 歷代國王第一百八十八章 報曉者第二十九章 新的名號!第六百四十一章 秘密第九十一章 賭局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十一章 契約生效!第兩百七十六章 情報有誤(爲盟主金o第666天羅o榮加更!)第五百四十六章 萬界庇護不好意思,卡了,發佈了重複的章節第四十三章 永恆深淵的鎮魔之兵第八十三章 星空機神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五百四十章 訓徒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七百八十一章 兵分兩路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兩百一十一章 命運第五百零五章 再會第五百六十章 怪物第三十一章 邪魔的序列第三百六十六章 時代來臨第九十四章 開庭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字的意義第七百二十七章 神通授予
第三百二十章 地獄猜想第三百五十六章 降臨(四)第四百三十二章 貧瘠的世界第五百零七章 真正的阿布魯息第九百六十九章 先後第三百一十五章 人間之聖!第兩百二十二章 禮物第六十九章 第一課第一百四十四章 謹慎第八百三十四章 再臨自在天境第五百三十六章 九幽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兵第一百三十七章 參戰!第三百零三章 科技第四百三十八章 雙重命運技!第兩百一十二章 屍骨之塔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十六章 永滅的滋味第四百八十六章 霧島女士(下)第兩百八十七章 百花與天魔第九百六十八章 劍修?哼!第兩百九十三章 絕世小丑第四百九十七章 一個請求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神的呼喚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四百八十八章 世界之墓 (爲盟主風火林月加更)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六百零六章 觸發第五百八十八章 衆仙降臨!第兩百章 請給我們一點光第九百九十二章 偷襲!第一百一十二章 另一條龍第七百八十五章 軍團召喚!第八百零五章 魔王第六百七十九章 硬幣第九十二章 顧青山歸來第五百二十八章 與蕾妮朵爾說第六百一十七章 覲見(下)第三百零七章 無人生還第三百一十九章 臨近第三百六十七章 疾風驟雨之前第七百零二章 雙影之戰!第兩百八十二章 誘惑第四百零八章 重生第兩百七十三章 甦醒的世界之術(爲盟主雲天殛加更!)第兩百四十八章 天舟墜落第七十二章 黑貓第九百八十七章 萬物摧毀者的碎片(爲盟主盧小鉑加更!)第五百零二章 神戰!第兩百一十四章 最後第三百六十九章 劍修之靈第三百一十九章 子爵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一百零五章 是他!第十章 戰宗師第一百五十八章 緊急戰鬥指令集第三百八十四章 閣下究竟何人三百九十三章 三神器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劍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只有十秒第八章 父與母(上)(爲壺中日月,袖裡乾坤(白銀盟)更!)第兩百七十二章 神照之劫第四百九十三章 命運聖殿第九百八十三章 死亡叢林的狩獵者(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八章 覲見第一百零三章 字條第六百二十五章 出現第六章 坦言第三百一十二章 再一次的相見!第五百七十七章 去見第二百八十章 尋弓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魚多吃第九十五章 妖精們的到來(爲盟主慕流年華加更!)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二十一章 歷代國王第一百八十八章 報曉者第二十九章 新的名號!第六百四十一章 秘密第九十一章 賭局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十一章 契約生效!第兩百七十六章 情報有誤(爲盟主金o第666天羅o榮加更!)第五百四十六章 萬界庇護不好意思,卡了,發佈了重複的章節第四十三章 永恆深淵的鎮魔之兵第八十三章 星空機神第五百六十六章 密談第五百四十章 訓徒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七百八十一章 兵分兩路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兩百一十一章 命運第五百零五章 再會第五百六十章 怪物第三十一章 邪魔的序列第三百六十六章 時代來臨第九十四章 開庭第四百一十二章 名字的意義第七百二十七章 神通授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