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推測

顧青山看着牆壁上的“羣雄逐鹿”與“六道爭雄”兩個詞,忍不住搖了搖頭。

證據。

自己並沒有任何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推測。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鹿,吃東西。

這跟人吃飯有什麼區別?

完全沒有。

吃個飯還有特殊含義?

一念及此,顧青山嘆了口氣。

——可以解讀的意義太多了,甚至根本不必引申,就有着一層最基本的意思。

自己和師尊分離了太久,根本不知道她最近遇到過什麼,究竟在想什麼,又在做什麼。

完全不瞭解情況的前提下,做出任何推斷,都不足以說明問題。

自己剛纔的判斷,完全是憑直覺在行事。

——萬一直覺錯了呢?

直覺……

自己產生這種直覺,是因爲自己所經歷的事情。

顧青山沉思着,緩緩轉頭去望定界神劍。

食野之苹。

野。

野是野外,是否可引申爲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換做定界神劍來比喻的話——

它本來自於虛空,最終卻被留在了六道之中,成爲六道定界神界,替六道輪迴看守大墓。

鹿,吃野外的東西。

不論師尊怎麼想,怎麼解讀,反正這句詩詞用在定界神劍身上,是用對了。

但這依然沒有任何證據……

顧青山忍不住道:“定界,你真的什麼秘密都不能跟我說?”

長劍繞着他飛了一圈,說道:“我可以跟你說我的任何事,其他秘密則不能說,否則會害了你。”

“那好,我問一件事——在奪取劍柄的時候你就有所擔憂,你似乎覺得我會面對生死劫難,這又是爲什麼?”顧青山問道。

他突然呆了一下。

慢着。

當時六道輪迴發佈了一個什麼任務?

——當時,天空深處有一片書頁落下來,朝自己發佈了一個任務:

“你找出了一個潛藏的傳說兇物。”

“你把永恆奪念者的力量種子獻給了六道輪迴,以供其繼續進化。”

“六道回贈了你一項任務:”

“重鑄神劍。”

“當你完成六道定界神劍的重鑄,你被封印的實力將全部迴歸。”

按理說,神劍重鑄應該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

自己第一反應也是如此。

可是定界神劍又是怎麼說的?

“——其實我一直沒碎,人們看到的只是我的僞裝。”

定界神劍當場就幫助自己完成了任務!

自己的實力立刻得到了解封!

顧青山心中思緒暗涌,沉聲問道:“定界,當時你說六道輪迴給我放水了,這是真的?又或者只是你在給我放水?”

定界神劍吐出兩個字:“是我。”

顧青山一震。

這就完全不一樣了!

讓自己早一點恢復實力,其實是定界神劍的意思,並非六道輪迴的意思。

也就是說,六道輪迴原本以爲給了自己一個極其艱難的任務。

但是定界神劍打亂了它的計劃!

顧青山遲疑道:“你……”

神劍道:“我在大墓裡呆了漫長的歲月,一直爲六道輪迴做事,逐漸贏得了它的信任,但有時候我也會產生一些疑惑——”

“當年六道與末日的決戰之際,那個怪物爲什麼恰巧出現?爲什麼它剛好撞見了我的森羅劍界?”

顧青山道:“所以你故意做了這件事,想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神劍道:“對。”

“爲什麼你後來開始擔心我的處境?”顧青山又問。

“說實話,我不止擔心你,還擔心我自己——畢竟我欺騙了六道輪迴,它本以爲我確實破碎了,而且也已陷入極度的虛弱。”神劍道。

“你如何能騙過六道輪迴?”顧青山又問。

“其實……從根本上說,我的力量不止於此。”神劍道。

“什麼!”顧青山失聲道。

這柄劍已經夠強了,然而它卻說它的力量不止於此。

定界神劍繼續道:“惡鬼道與龍族的虛空召喚,只達到了召喚我的最低要求,勉強能從虛空中把我召喚而來,前提是我損失一部分力量……”

虛空中,一行行猩紅小字飛快冒出來:

“你聽聞了劍靈的講述。”

“虛空之劍:定界的說明信息已更新一條:”

“(實力封印中)。”

顧青山久久無語。

他忽然想起來,惡鬼道主在召喚虛空神劍之前說過一席話。

“既然有龍族相助,我就拿出惡鬼一道積攢無數年的寶物,全力以赴的召喚一次。”

……也就是說,一開始他們召喚出序列使者的時候,還沒盡全力。

序列使者的實力等同於虛空造物主。

那麼——

他們竭盡全力進行召喚,並且拿出無數珍寶獻祭給召喚儀式,再加上龍族的出手幫忙——

這種情況下,又會召喚出什麼級別的存在?

然而。

這種程度的召喚,只堪堪達到了神劍的最低要求。

它不得不損失了一部分實力,才降臨至惡鬼界……

顧青山心中無比震撼,說:“所以你想辦法騙過了六道?”

“對,我在大墓之中無數年,一邊鎮壓諸末日,一邊積攢了些力量,直到最後末日即將席捲而出,我才令自己碎裂,一時騙過了所有人和六道輪迴。”

顧青山無聲的點點頭。

是的。

在惡鬼世界的時候,自己從蕾妮朵爾面前接過劍盒,看見的是一柄徹底破碎的長劍。

蕾妮朵爾和命運女神想盡辦法,都沒能修復它。

——原來它本不必修復。

它只是在韜光養晦。

顧青山長嘆了一口氣。

對於一柄神劍來說,這無數年的歷程也實在是有些曲折了。

顧青山想起一個問題,追問道:“定界,如果你真的加入到那一場決戰之中,會是什麼結果?”

定界神劍道:“我早就感應到六道之中有一人精通劍術,只要我出現在天界戰場,那個人立刻就會感應到我的強大,她會發揮我的力量,徹底戰勝末日。”

“我師尊?”顧青山問。

“對。”

說到這裡,神劍似乎有些耿耿於懷,忍不住加了一句:“不然我纔不會輕易響應召喚,出現在惡鬼道。”

顧青山默然。

師尊前世確實是用劍的。

這就對上了。

沒有錯。

也就是說——

如果惡鬼道不出意外,六道輪迴原本是可以贏的。

——還有一個小小漏洞。

顧青山再次問道:“假如你落入我師尊手中,而永恆奪念者恰巧出現在天界戰場上了呢?”

神劍道:“你師尊彙集六道輪迴所有功德,實力絕非惡鬼道主可以比擬,尚可與永恆奪念者一戰,就算無法取勝,逃是逃得掉的。”

這下行了。

wωω ttκΛ n ¢Ο

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顧青山嘆了口氣,望向牆壁上的那幾句詩。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不談師尊。

自己只清楚定界神劍的遭遇。

那麼,換個思路。

假如是定界神劍說了這首詩,它要表達什麼?

以神劍的遭遇來看,在“羣雄逐鹿”的六道爭雄之中,它便是外來的“野之蘋”。

六道輪迴是鹿。

鹿吃下了劍。

劍成了鹿的護衛者,一直看守大墓。

劍直到最後才因爲懷疑自身的遭遇,做出了鹿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麼——

第二句,“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這又做何解?

神劍……沒遇見過類似的事……

不行,第二句就推算不下去了。

顧青山嘆口氣,排除一切情緒,繼續朝後看去。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怪了。

明明“有嘉賓,鼓瑟吹笙”,爲何會覺得一切不可停歇,如鏡花水月不可得,爲此感到憂慮?

顧青山一邊想着,一邊無意識的在牆壁上寫出了自己的想法。

神劍在一旁看着,出聲問道:“你寫的這些是什麼?”

“我的猜測。”顧青山道。

“猜測有什麼具體根據?”神劍問。

“沒有,但我估計很快就會採取一些行動,畢竟情報太少,而六道爭雄還在進行,我要早做準備。”

顧青山一邊說着,一邊看了神劍一眼。

不管它是什麼來歷,總之它不是六道輪迴的。

最後,它變成了六道定界神劍。

當它試圖欺騙六道輪迴,做出新的抉擇之時,就和自己一起陷入了死境。

那些序列使者……

要求自己交出這柄劍。

誰能同時動員這麼多序列使者?

誰能知道自己的根底,知道自己其實並沒有得到天帝所說的那個秘密?

最高序列不會說。

老妖精在序列中沉眠,更不會說。

——只剩六道輪迴。

如果不是六道輪迴,難道是巧合?

那些序列使者剛巧聚集在一起——就爲了探查自己到底是不是騙他們?

可是誰又能給他們答案?

“——你只憑自己的猜測,就準備要行動了?”神劍不解的問。

“對,我捱了一場打,還差點死了,你覺得我該逃?”顧青山反問。

“可是……猜測又怎麼能用來幫助你去行動,萬一你猜錯了,你所做的一切準備都將出大問題。”神劍道。

顧青山出神的想了會兒,輕聲道:“其實我看到巧合,就準備行動了,畢竟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巧合,萬事萬物都有着隱藏的聯繫,歷史上發生的很多大事,一般都是有人處心積慮的結果;再退一步講,就算是六道輪迴,也還講究緣分二字。”

“最關鍵的時刻出現了巧合,別人也許就認了,但在我面前,這就是個笑話。”

他朝後揮了揮手。

宮殿大門轟然打開,秦小樓被直接凌空抓進來,落在顧青山面前。

“師弟?不,宗主有什麼事?”

小樓手忙腳亂的站穩。

顧青山笑道:“小樓啊,別緊張,我只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說一羣人聚集在一起,載歌載舞,高高興興的,突然有一個人感到悲傷,這是爲什麼?”

小樓一怔,聳肩道:“難道是沒有人做飯?”

顧青山頓住。

“婉兒!”他喊道。

婉兒飛進大殿,落在他面前。

“宗主?”

“嗯,你說一羣人聚集在一起,載歌載舞,高高興興的,突然有一個人感到悲傷,這是爲什麼?”

“……想到傷心事了?”

顧青山想了想,又喊道:“晴柔。”

“宗主。”

晴柔早已聽清問題,看了看牆壁上的詩句,沉吟道:“我猜是察覺到了別人都沒察覺到的事。”

顧青山轉過頭,問定界神劍道:“你察覺到了什麼?”

“我就是……覺得一直困在六道之中,不甘心,順便懷疑自己的遭遇。”神劍也思忖着回答道。

顧青山望向原始魔母,大聲喊道:“伯母,當初師尊是在什麼時候把這首詩詞託付給你的?”

原始魔母微微屈身行禮,說道:“稟宗主,天帝陛下是在一次天界筵席結束之際,突然告知我的。”

原來不止有嘉賓和音樂。

顧青山拍了拍秦小樓的肩膀,說道:“你猜錯了,有人做飯。”

他在“我有嘉賓,鼓瑟吹笙”的旁邊寫下一行字: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離暗飛進來,朝牆壁上看了一遍,說道:“青山,你在猜天帝這些詩的意義?”

“對,你對這一切有什麼想法?”顧青山問。

離暗沉吟道:“我覺得你這句不太對。”

“爲何?”顧青山問。

“我們天魔見慣世間悲歡離合,筵席雖然會散,但總會再開;天帝又何曾會爲此而悲傷?”離暗道。

總會再開。

天帝怎會爲此悲傷?

顧青山如遭雷擊,猛然起身道:“你說的對,無論是嘉賓還是鼓瑟吹笙,散了總是還會再開!”

他在大殿內來回走動,就像失了魂一樣。

衆人均是不解其意。

但大家都沒出聲,生怕打斷了他的思緒。

時間緩緩流逝。

某一刻,顧青山忽然停住腳步。

他取出一本黑色封皮的書,說道:“海底之書,我有一個問題。”

“你這詩句我倒是能找到出處,但若你想知道你師尊的想法,我可幫不了你。”海底之書道。

“沒事,我要問的事情,對於你來說可能只是一個常識。”顧青山道。

“常識?到底是什麼?”海底之書問。

“你見過六道輪迴了吧。”顧青山問。

“嗯,見過。”

“那你跟我說說——六道輪迴一共破碎過幾次?”

第兩百四十七章 求你幫幫我第三百二十七章 有道理的男人第兩百五十四章 顧青山的戰鬥第六百零二章 祭祀瞳法:山鬼第九十三章 兩個秘密!第四百五十章 刀劍雙絕第二百七十二章 復仇與進階第六百五十二章 靈與相性第一百五十五章 緣由第一百三十三章 輪迴神雷!第四百五十八章 廣陽門的終結第八百三十八章 隔山不得見第二百八十八章 末日軍團!第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的獎勵!第一百一十五章 決戰啓,山女至第一百八十章 認同第十三章 怪物(下)第二百七十章 戰爭序列的真相第五百三十六章 盛開永不凋零第五百三十章 寒夜之霜第八百七十二章 誰來取走這柄劍(爲盟主聖痕凱文加更!)第六百六十三章 無見聞殺法第四十七章 冒牌陣法師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六十一章 出手第三十二章 寧月嬋第四十四章 秩序歸來(爲盟主本人很懶_不想起名加更!)第三百一十五章 地獄(下)第二百九十四章 過於強大的魔皇!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二百五十五章 尋靈第三十三章 沒有序列的衆生第三百三十五章 見雞行事第四十七章 毀滅之手第二十五章 跟我走(大章求訂~愛你們)第一百二十章 山女的要求第六百三十六章 六道的世界之墓(爲盟主燚意之火加更!)第五十九章 相見第一百零一章 食野之苹第三百五十一章 顧青山不在第九百八十章 青銅門第四百二十六章 贈予第五百三十八章 糾正的命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一百五十二章 斂息第八百九十五章 時之精靈第一百九十六章 止祭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第四百二十九章 懸空世界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第四百五十一章 她的聲音第三百一十八章 一定會輸第一百一十五章 三代死神第九百五十一章 混亂的進化第五十章 黑暗與洪水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五百四十章 訓徒第六十九章 武經第五百八十章 當你死亡之時第九十五章 法律第六百七十三章 顧少出山第六百零三章 逼走神器的神器!第五百六十五章 飛馳第三十二章 一戰而至第一百六十四章 混亂的評價(爲盟主騷騷的甜甜的加更!)第五十六章 序列……第四百三十章 就讓它完蛋吧第八百四十三章 復刻版!第五百五十二章 這也太……第一百二十章 和平與……第三百一十一章 湯均之死第五百二十四章 先行者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六百九十二章 決斷第五十八章 萬物石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三百四十八張 西風烈第一百零七章 一封信第一百零二章 四選一第九十一章 借力第二百四十六章 蟲王的道路!第四百五十九章 萬神之地第一百八十章 認同第一百七十三章 藥劑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選之人第七百九十五章 殺敵劍術第六百八十六章 流沙與劍(4000字大章補七夕字數,愛你們!)第一百九十章 禁忌之劍(爲盟主WhoZ加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一百四十九章 解難!第七十九章 碾壓第一百章 退出爭雄!第六十二章 問神第一百五十六章 石劍第七百六十九章 神王權杖第三百六十八章 尋查
第兩百四十七章 求你幫幫我第三百二十七章 有道理的男人第兩百五十四章 顧青山的戰鬥第六百零二章 祭祀瞳法:山鬼第九十三章 兩個秘密!第四百五十章 刀劍雙絕第二百七十二章 復仇與進階第六百五十二章 靈與相性第一百五十五章 緣由第一百三十三章 輪迴神雷!第四百五十八章 廣陽門的終結第八百三十八章 隔山不得見第二百八十八章 末日軍團!第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的獎勵!第一百一十五章 決戰啓,山女至第一百八十章 認同第十三章 怪物(下)第二百七十章 戰爭序列的真相第五百三十六章 盛開永不凋零第五百三十章 寒夜之霜第八百七十二章 誰來取走這柄劍(爲盟主聖痕凱文加更!)第六百六十三章 無見聞殺法第四十七章 冒牌陣法師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六十一章 出手第三十二章 寧月嬋第四十四章 秩序歸來(爲盟主本人很懶_不想起名加更!)第三百一十五章 地獄(下)第二百九十四章 過於強大的魔皇!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二百五十五章 尋靈第三十三章 沒有序列的衆生第三百三十五章 見雞行事第四十七章 毀滅之手第二十五章 跟我走(大章求訂~愛你們)第一百二十章 山女的要求第六百三十六章 六道的世界之墓(爲盟主燚意之火加更!)第五十九章 相見第一百零一章 食野之苹第三百五十一章 顧青山不在第九百八十章 青銅門第四百二十六章 贈予第五百三十八章 糾正的命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一百五十二章 斂息第八百九十五章 時之精靈第一百九十六章 止祭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第四百二十九章 懸空世界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入修行世界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第四百五十一章 她的聲音第三百一十八章 一定會輸第一百一十五章 三代死神第九百五十一章 混亂的進化第五十章 黑暗與洪水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神的指引第五百四十章 訓徒第六十九章 武經第五百八十章 當你死亡之時第九十五章 法律第六百七十三章 顧少出山第六百零三章 逼走神器的神器!第五百六十五章 飛馳第三十二章 一戰而至第一百六十四章 混亂的評價(爲盟主騷騷的甜甜的加更!)第五十六章 序列……第四百三十章 就讓它完蛋吧第八百四十三章 復刻版!第五百五十二章 這也太……第一百二十章 和平與……第三百一十一章 湯均之死第五百二十四章 先行者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六百九十二章 決斷第五十八章 萬物石第一百二十一掌 聖教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三百四十八張 西風烈第一百零七章 一封信第一百零二章 四選一第九十一章 借力第二百四十六章 蟲王的道路!第四百五十九章 萬神之地第一百八十章 認同第一百七十三章 藥劑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選之人第七百九十五章 殺敵劍術第六百八十六章 流沙與劍(4000字大章補七夕字數,愛你們!)第一百九十章 禁忌之劍(爲盟主WhoZ加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一百四十九章 解難!第七十九章 碾壓第一百章 退出爭雄!第六十二章 問神第一百五十六章 石劍第七百六十九章 神王權杖第三百六十八章 尋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