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決定(4000字大章求訂閱)

在競技場上,無人站立的石磚統統翻過來,將許多物品擺放在地上。

那是許多兵器和護甲。

匕首、長劍、短劍、短刀、彎刀、直刀、長槍、長矛、鐵錘、戰斧、鐵棍、飛鏢、頭盔、戰甲、護心鏡、臂甲、戰靴……

整個競技擂臺上,這樣的東西到處都是。

有人率先開始撿東西,其他人見了,便也開始拾取東西。

撿東西的人越來越多。

有些人純粹是看別人撿,自己也跟着揀,有些人則是快速尋找着適合自己的物件。

一名職業者先是取了一張盾牌,然後伸手去拿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刀。

他本就是用刀的人,以他的眼光來看,那把長刀很不錯,是一把好兵器。

然而他剛伸出手去,那長刀卻被另一人握在了手中。

職業者望去,卻見是一名大腹便便的老者。

職業者飛起一腳,將那老者踹在地上,奪走了長刀。

他轉身正要走,忽然想起來什麼。

“唯一的王者……”他喃喃着。

長刀被他抽出來,揮出一道寒光。

老者發出一聲慘叫,頓時斃命。

這一幕觸發了連鎖反應,所有人停下手中動作,默默的看着他。

被這麼多人注視着,職業者緊張的退了一步。

蒼老聲音突然響起,發出一聲讚歎。

“整場挑戰賽的第一分,由職業者陳齊獲得,讓我們看看他得到了什麼獎賞?”

這就獲得獎賞了?

所有人呆住,朝那名叫做陳齊的職業者望去。

陳齊面色冷峻的站在原地,看他的樣子,似乎也有些驚慌。

忽然,他的長刀上冒出一道烈焰。

烈焰附着在長刀上,久久不散。

蒼老聲音道:“恭喜他!因爲是第一個得分的挑戰者,他的兵器獲得了烈焰火靈的加持——他已經處於領先地位!”

陳奇揮了揮長刀,長刀上的烈焰四處飛濺。

一名離他太近的中年男子,被烈焰撲濺在身上,發出一聲慘嚎。

中年男子在地上滾了好久,烈焰才完全熄滅。

然而這時候,他已經被燒掉了一隻胳膊,整個人去了半條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哈哈哈,這把刀好強的威力!”陳齊面露瘋狂之色。

他大步走過去,對着中年男人一刀劈下。

慘嚎聲中,鮮血四濺。

“第二分!”蒼老聲音立刻響起,“陳齊得到了第二分!”

“讓我們看看他又得到了什麼獎勵!”

陳齊之前撿起的盾牌上,凸起幾根冒着寒氣的尖銳硬刺。

“太讓人吃驚了,能攻能防,無堅不摧的盾牌!”蒼老聲音以一種賣弄的語調叫道。

陳齊興奮的輕呼一聲,突然舉起盾牌,朝着旁邊一人狠狠撞去。

那人被穿在盾牌的尖刺上,吐着血,一會兒就沒有了生息。

蒼老聲音迫不及待的響起。

“陳齊!一名真正的勇士!他距離本次遊戲的王座越來越近了!”

“大家猜猜,這一次他得到了什麼裝備?”

然而這時候,已經沒有人能安心看下去了。

這一場挑戰賽,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而陳齊在不斷變的更強大。

零星的慘叫聲,從競技擂臺的各處響起。

不少職業者展開了快速的殺戮,就像是背後有人在拿着鞭子趕他們。

一名年輕女孩大聲嚎哭道:“不要殺我,我不想死,我以爲只是遊戲!”

唰!

火光閃過,她被一刀劈開身子,倒在地上死去。

陳齊握着烈焰燃燒的長刀,跨過她的屍體,朝着下一個驚慌失措的中年人撲去。

人羣的慘叫聲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大。

整個競技擂臺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該死!”張英豪睜開眼睛。

“這是個什麼鬼玩意兒,殺人的藝術都被它弄成了一場隨意屠宰!”他大聲罵道。

“好像挺適合我……”葉飛離喃喃道。

“這個東西,如果它的最終獎勵真的是永生,那麼它勢必讓人瘋狂。”廖行罕見的嚴肅說道。

“沒錯,總有人會鋌而走險,總有人覺得自己比別人特殊,他們想通過這種捷徑,讓自己長生不死。”顧青山道。

“強大的人,總想更強大,更不要說是永生這樣的終極誘惑。”

他嘆口氣,有些灰心喪氣的搖頭道:“這是無法抵抗的,你不可能消滅人們對永生的渴望。”

“這個競技場也是找不到蹤跡的存在,除非報名參加遊戲,否則連見都見不到它——沒有任何辦法能對付它。”

顧青山心情愈發低落。

永生者遊戲,專門吃人的靈魂,從而讓它自己變的強大。

一般來說,跨越世界而來,並不能這麼快乾涉這個世界的法則,也不能從這個世界的靈魂上獲取力量。

但是這個遊戲競技場採用了邀請的方式,這種邀請,就等同於一種契約。

主動參加挑戰賽,就等於簽訂了靈魂契約,勝則獲得獎勵離開,敗則付出靈魂作爲代價。

競技場上,每一個戰死的人,靈魂都被遊戲吃掉了。

而遊戲變強之後,會逐漸改變規則,讓參加競技場的人數上限更大,競技場上的廝殺更血腥,直到最後,它會把整個星球變成競技場。

廝殺,將會變的無處不在。

至於永生——那隻不過是一個文字遊戲。

將人類漸漸轉化爲某種魔物,自然可以活的非常久,甚至接近永生。

但妖魔是殺戮起來一刻不停歇的種族,這是刻在它們靈魂中的秉性,哪有什麼妖魔能在殺戮中活至永久?

前世的時候,無數人類爲了所謂的永生瘋狂。

因爲獲得永生獎勵的人,真的停止了衰老,甚至逐漸變的年輕。

三年之內,魔性在人體內悄無聲息的轉化,而沒有任何人能察覺。

三年之間,任何獲得永生獎勵的人,都沒有任何異樣。

各個國家和勢力用盡一切辦法檢查,乃至動用了聖教的天選技,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人們最後確認,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永生。

瘋狂的三年,無數人投入永生者的遊戲,然後生命被強者收割,靈魂被遊戲吃掉。

不要說職業者,就是那些普通人,那些國家的政客們,無一不是想千方設百計,想要弄一枚永生丹。

在永生面前,一切都不重要,國家也得靠邊站!

到了三年後,永生者開始魔化,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整個世界的人口只剩下原本的三成了。

這還是因爲諸界末日在線在三年之中出現,人們從此能夠穿梭修行世界,有了平穩提升力量的途徑,人類這才漸漸恢復冷靜,減少了參與永生遊戲的次數。

可是這一世,諸界末日在線依然還沒出現,只有永生者遊戲現世。

難道真的要等到半年後,諸界末日在線纔會降臨?

那根本來不及了啊,一旦永生者遊戲吃掉了足夠的靈魂,將會不斷進化、變化。

到時候,它會千方百計勾動人類深心的慾望,讓越來越多的人死在競技場上。

人類文明,將在永生的誘惑下轟然崩塌。

這個世界完了嗎?

顧青山默默的想着。

“嘿,你在想什麼,瞧瞧你的樣子!”

廖行望着他,攤手道。

“恩?怎麼?”顧青山頭都沒擡,沉沉的迴應道。

“看看你的樣子,你哪裡像個人樣?”廖行道。

“你這狗屎,你在說什——”張英豪忍不住要阻止他說下去。

“讓他說。”顧青山擡起頭,望向廖行。

廖行站起來,走到顧青山面前,俯視着他。

“他說我是狗屎,”廖行瞪着眼,“但我覺得你更像狗屎。”

葉飛離皺皺眉,站起來道:“你這人,是想死?”

“不,你讓他說,我想聽聽他到底什麼意思。”顧青山阻止了葉飛離擡起的手。

“你這狗屎,我雖然不知道你想幹什麼,但一出現個什麼情況,你就灰心喪氣的——你像個男人嗎?”廖行道。

他抓住顧青山的衣領,一把將他提起來。

“我從冰冷的宇宙逃回來,想要找個長期飯票,結果你就給我看哭喪臉?”

“你這幅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經歷過無數次的末日呢!可笑!”

“但就算是末日又怎樣,我們都是爺們,大不了一死,你露出軟弱的樣子,算個什麼事。”

“我!”廖行拍拍自己的胸口,“一個人對抗一個國家,活在冰冷的宇宙中,整整三十年了,現在還活蹦亂跳的,你呢!”

顧青山將他的手掰開,苦笑道:“廖先生,我們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你出去躲了三十年,我可是連一天都沒躲過。”

顧青山繼續笑着,整個人似乎恢復了精神。

他將手放在對方肩膀上,說道:“不管怎樣,謝謝。”

“呸,”廖行不屑道,“若不是我的女人孩子都要靠你的功勳點養活,我纔不願多管閒事。”

他氣呼呼的走回去,仰躺在沙發上。

顧青山又說了一句:“廖先生,非常感謝。”

廖行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有困難自己想辦法,需要我賣力就說句話,千萬別擺哭喪臉,實在不行,也不過一死,怕個裘!”

“說的對。”

顧青山應了一句,大步走出房間。

張英豪和葉飛離對望一眼,趕緊跟出去。

顧青山腳下不停,一路前行,直到登上了別墅外山峰的山頂。

這時雨已停了一會兒。

漫天繁星嵌在夜幕上,如同在黑暗中閃爍無盡光芒的命運長河。

極目遠眺,遠處的首都燈火闌珊,整座城市在夜色中散發出昏黃暖色。

夜色寂寥,風吹過樹葉,波濤般的嘩嘩聲響起,除此之外,偶爾能聽見飛行器劃過天空的聲音。

顧青山默默的站在山頂。

張英豪跟過來,揚手拋出一瓶酒。

“三十年陳釀,我覺得這個時候你需要它。”張英豪道。

“謝了。”顧青山開了酒,喝了一大口。

他把酒遞給葉飛離。

葉飛離灌了一口,皺眉道:“我還是喜歡果汁。”

“不喝拉倒,”張英豪一把奪回酒瓶,自己喝了一口,瞪着眼說道:“這可是好東西,我這一瓶價值十萬聯邦信用點。”

“哦?這麼貴?”葉飛離意外的揚揚眉,“來,我再喝一口。”

張英豪嘟囔着把酒遞過去,轉頭望向顧青山。

“話說,這個未知的該死玩意兒,成功的勾起了人類的慾望——這一萬幾千人死定了,但我是不信這種東西的,因爲付出別人的生命就可以永生,這聽上去就靠不住。”張英豪道。

“這可是永生,你還能這麼冷靜?”葉飛離驚訝道。

“面對生命,殺手必須保持冷靜,何況是殺手們的幕後老闆。”張英豪挺胸說道。

葉飛離想了想,道:“如此說來,我們不理它,靜觀其變就可以了。”

“不行啊,”顧青山苦笑道,“世界的文明一旦開始崩潰,整個世界就會出現更多的破綻,從此將再也爬不起來,只能走向深淵。”

“可是這麼詭異的東西,摸又摸不着,打又打不到,誰能對付得了呢?”張英豪道。

“還有,永生是每個人心底的終極慾望,你能阻止一個人,又如何能阻止所有人?”

“這正是我覺得無力的地方。”顧青山大感頭疼,接過酒,又喝了一口。

葉飛離依舊是喝不慣,咂着嘴道:“別灰心,我看你對付殺人鬼對付得挺好的。”

“我怎麼對付殺人鬼的?”顧青山不經意的問道。

“以殺人鬼對付殺人鬼啊。”葉飛離指着自己,打趣兒道。

顧青山怔住。

“你……剛纔說什麼?能再說一遍嗎?”他緩緩轉頭,望向葉飛離。

他的目光,就像是看見了稀世珍寶,又像是在看一座慈悲的神祗。

葉飛離被他看的發毛,悄悄退了一步,道:“我說你對付殺人鬼,對付的挺好。”

“不是這一句。”

“哦,我說你以殺人鬼對付殺人鬼。”

顧青山默默的點頭。

他不停的點頭,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他緊緊抿着嘴,好像在思考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葉飛離和張英豪對望一眼,均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聽見顧青山輕聲的自言自語。

“是的…可以這樣…”

“既然遊戲沒出現,那就由我來對抗它……”

他舉起酒瓶,仰着頭,一口氣將整瓶酒喝光。

葉飛離和張英豪見他如此,不由對望一眼,均是心下微鬆。

當顧青山放下酒瓶,兩人聽見他喃喃自語。

“沒錯……不能讓它變強……要杜絕它的成長。”

“這件事我必須做,不然人類就死絕了。”

說完這句話,顧青山似乎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他身上多了一種無以言說的氣勢。

他就像是在修行世界一樣,提着長劍,準備在與什麼未知的存在生死搏鬥。

щщщ _ttKan _¢O “公正女神,神殿號在哪裡?”他問道。

“在首都上空。”光腦亮起來,公正女神迴應道。

“很好,送我上去。”

“閣下,您有事嗎?”

“不,是你有事做了。”

“閣下有何吩咐?”

顧青山道:“跟我一起,開創新的時代。”

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第二百二十五章 得到第三十六章 末日之靈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人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一百一十章 聯合自助第五百四十七章 與命運抗爭!第四百七十二章 萬神的主人第四百二十一章第七百八十一章 兵分兩路第四百八十五章 霧島女士(中)第六百七十四章 來臨!第八百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續塵封!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兩百七十二章 重甲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始!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兩百七十章 晉升推薦書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五十四章 天帝的神技第三百五十二章 新生第四百四十章 再次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龍是個老陰貨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中)第八百二十二章 借乾坤第六百一十四章 道路第四十二章 天地無痕之劍第四百三十三章 迴轉第九百二十七章 提升!(用大章來愛你們,麼麼噠)第九百六十七章 和頭顱的對話第六百五十一章 歌舞操縱者!(求月票!)第兩百八十一章 決戰之前第一百零九章 可憐第四百八十五章 霧島女士(中)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三百八十一章 魔神第六百二十四章 秘密第四十一章 使徒的加入第四百一十一章 瘋狂想法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三百八十章 當衆第五十八章 白鵝第兩百零六章 生來註定第六百三十九章 萬界之塔第二百四十七章 時空長河上的變故第三百零六章 邪魔生死門!第一百四十三章 響箭第九百九十七章 守護第八百零七章 並肩!第九百三十一章 前所未見的世界之術第兩百零二章 大戰前夕第兩百零一章 臨界點!(爲我輩尊己不尊天加更!)第三十四章 天帝的手段!第七十章 神技第一章 死人坑第五百三十八章 覲見第六百二十九章 來客第兩百九十八章 殺與問第八十一章 初之巨人第九百一十四章 囚徒第二十五章 再逢第四百九十四章 鐵拳巴利第九百五十三章 補完第六十三章 前往第三百六十五章 安娜與死神(四)第一百六十八章 反算!第七十三章 不滅之沙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是我的願望(大結局)第兩百四十二章 空劫之秘!第五百四十六章 死鬥之祭!第三百二十七章 國王與飛劍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一百一十四章 晉升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能再等!(爲盟主哈哈遙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一章 如果(爲大鳳梨小蘋果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時空長河上的變故第四百八十五章 察覺!第四百一十七章 天界的謀算第九百五十二章 世界的秩序第一百一十三章 獨留第五百六十六章 神秘的死亡之龍第六百四十章 六界神山劍第八百零三章 諸界末日在線!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一百八十四章 長城第三章 蘭花第六百二十八章 猜想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第三百六十七章 六聖將齊!第七十章 先知第九十八章 夜摩天劫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下)第六百三十六章 六道的世界之墓(爲盟主燚意之火加更!)第二十三章 來!
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第二百二十五章 得到第三十六章 末日之靈第六百二十七章 新人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一百一十章 聯合自助第五百四十七章 與命運抗爭!第四百七十二章 萬神的主人第四百二十一章第七百八十一章 兵分兩路第四百八十五章 霧島女士(中)第六百七十四章 來臨!第八百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續塵封!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兩百七十二章 重甲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始!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陰影第兩百七十章 晉升推薦書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力第五十四章 天帝的神技第三百五十二章 新生第四百四十章 再次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龍是個老陰貨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中)第八百二十二章 借乾坤第六百一十四章 道路第四十二章 天地無痕之劍第四百三十三章 迴轉第九百二十七章 提升!(用大章來愛你們,麼麼噠)第九百六十七章 和頭顱的對話第六百五十一章 歌舞操縱者!(求月票!)第兩百八十一章 決戰之前第一百零九章 可憐第四百八十五章 霧島女士(中)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三百八十一章 魔神第六百二十四章 秘密第四十一章 使徒的加入第四百一十一章 瘋狂想法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三百八十章 當衆第五十八章 白鵝第兩百零六章 生來註定第六百三十九章 萬界之塔第二百四十七章 時空長河上的變故第三百零六章 邪魔生死門!第一百四十三章 響箭第九百九十七章 守護第八百零七章 並肩!第九百三十一章 前所未見的世界之術第兩百零二章 大戰前夕第兩百零一章 臨界點!(爲我輩尊己不尊天加更!)第三十四章 天帝的手段!第七十章 神技第一章 死人坑第五百三十八章 覲見第六百二十九章 來客第兩百九十八章 殺與問第八十一章 初之巨人第九百一十四章 囚徒第二十五章 再逢第四百九十四章 鐵拳巴利第九百五十三章 補完第六十三章 前往第三百六十五章 安娜與死神(四)第一百六十八章 反算!第七十三章 不滅之沙第一百二十三章 這是我的願望(大結局)第兩百四十二章 空劫之秘!第五百四十六章 死鬥之祭!第三百二十七章 國王與飛劍第八百六十九章 必要的犧牲第七十三章 兩個科學家第一百三十七章 魔龍之變第一百一十四章 晉升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能再等!(爲盟主哈哈遙加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百五十二章 白絹第一章 如果(爲大鳳梨小蘋果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時空長河上的變故第四百八十五章 察覺!第四百一十七章 天界的謀算第九百五十二章 世界的秩序第一百一十三章 獨留第五百六十六章 神秘的死亡之龍第六百四十章 六界神山劍第八百零三章 諸界末日在線!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一百八十四章 長城第三章 蘭花第六百二十八章 猜想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第三百六十七章 六聖將齊!第七十章 先知第九十八章 夜摩天劫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個人的末日之戰(下)第六百三十六章 六道的世界之墓(爲盟主燚意之火加更!)第二十三章 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