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當衆

脾氣暴?

殺人時不留情?

蘇情聽着顧青山說的話,忍不住問道:“道友,敢問尊姓大名?”

“顧青山。”

這個名字很陌生啊。

……最近也沒聽說什麼殺人魔頭出世。

蘇情心中嘀咕着,又問:“顧道友,我剛纔見你用了飛劍,所以你是一名劍修?”

“對。”顧青山承認道。

蘇情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說:“你們這些劍修總是一言不合就玩生死決鬥,當然沒人敢惹了,而我是一名術修,專精於術法上的創新,打鬥一類的事情不擅長,這才被人欺負。”

顧青山笑起來。

劍修一般都覺得解決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人閉嘴縮手。

讓人閉嘴縮手有很多種方法。

劍修的方法,是最直接的那種。

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也是一樣。

顧青山說:“蘇道友,你現在有什麼打算,說出來我幫你參詳參詳。”

蘇情嘆了口氣,說:“顧道友,聽了你剛纔那些話,我不打算死了,但我又沒有什麼辦法去改變目前的局面。”

“什麼樣的局面?被長老批評?”顧青山問。

蘇情道:“對,天亮之後,戒律長老就會召開全院大會,整個道院的人都會到場,他們會當衆把我趕出道院。”

顧青山稍稍認真起來,問道:“究竟是誰想對付你?”

“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那些嫉妒我的人,他們勢力很大。”蘇情道。

“他們和戒律長老是什麼關係?”顧青山又問。

“誰知道呢,我從不關心這些。”蘇情道。

“除了戒律長老之外,道院的其他長老怎麼看你的這件事?”顧青山再問。

“我平日埋頭鑽研術法,哪裡知道這些。”蘇情搖頭道。

顧青山嘴巴動了動,最終還是沒說出任何傷人的話。

什麼都不知道。

這讓人如何應對?

顧青山暗暗嘆了一口氣。

這時蘇情說道:“顧兄,我其實也知道這件事很難,要不我還是去死好了,下一世重來,我一定活得更明白一點。”

說着他又舉起匕首。

“等一下。”顧青山道。

對方直接把六道定界神劍的碎片給了自己,自己也說了要幫對方一次,作爲回報。

再說了,直接深入修行之地,能最快了解這個世界真實情況。

——那還是想想辦法吧。

顧青山沉思片刻,說道:“現在我們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清楚,確實會讓事情變得更艱難,不過我倒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蘇情問道。

“當場收集情報,弄清楚情況之後,臨機應變。”顧青山道。

蘇情也不是真笨,想了想就問道:“你的意思是,在批判我的大會上現場想辦法?”

“對,所謂圖窮匕見,要把你趕出道院,勢必在最後一擊之時,暴露出很多東西。”顧青山道。

蘇情露出爲難之色,說:“我怕我應付不來。”

顧青山上下打量着他,說道:“你是一個專注於修行的人,對於這種齷齪勾當從無關注,也不在意,而對方爲了把你趕出道院,早已準備了重重手段,所以你一定會應付不來。”

他不知想起什麼,露出回憶之色,繼續道:“而且你平日沾花惹草,貪玩無忌,雖無壞心,但行爲確實容易被人詬病,這一點頗有些似我師兄——唉,我師兄其實也是個好人,就是不喜歡修道——也罷,我就救你一場。”

“那我該怎麼辦?”蘇情問。

“跟我說說一些基本情況,由我替你上場。”顧青山說道。

蘇情呆住,半晌才道:“你?”

“嗯,你去的話,不死也會脫層皮,還是我去吧。”

顧青山點頭道。

“你……打算怎麼做?”蘇情問道。

“我怎麼知道,我現在連誰害得你都不清楚,去了再說。”顧青山道。

蘇情看着他,只見他滿臉淡然之色,看上去就像說的是去吃飯一樣。

“好……顧道友,你今日救我一場,我日後必有所報。”蘇情咬牙道。

……

無窮荒蕪之地中,有一巨城,名爲崑崙。

此城之廣闊,以顧青山的神念都探不到盡頭。

除崑崙之外,天上亦有宮闕,名爲瑤池。

瑤池乃仙人居所。

凡人居於崑崙,統稱爲崑崙衆生。

崑崙衆生若想登天,唯有奮力修行,於普羅大衆之中脫穎而出,得仙宮認可,纔會授予仙籍,飛昇天上。

這是世界的鐵律。

哪怕是天上瑤池的仙人,其後代子孫也必須下凡修行,直到功行圓滿,境界高深,纔可以再次飛昇。

崑崙城中七大道院,名爲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皆是崑崙衆生修行道場。

天亮之時。

顧青山站在玉衡道院門口,默默回憶着蘇情所講的一些基本情況。

此刻,他已經徹底化作了蘇情的模樣。

他看了看手中的玉符,只見上面刻着一行字:

“術法第五。”

——這是蘇情的身份銘牌,代表了他在玉衡道院術法修行者之中的地位。

蘇情入道院受教,已有九年。

區區九年,能排前五,只能說此人確實有才能。

不過他之所以能排這麼前,並非是因爲實力強大,而是他在術法上有所開創,做出了許多連長老們都爲之瞠目結舌的事。

比如“早死之術”。

在道院的某些長老看來,這個術毫無價值,又有違生死倫常,大逆不道。

但顧青山卻覺得並非如此。

他經歷過無數世界,見識了數不盡的能力與術法,得到過去諸界傳授的修行文明知識,眼界非常人能比,故此才覺得此術並不簡單。

如果從術法的本質上去看,就會發現這個“早死之術”打破了生死法則,能讓人憑自己的意願早一點死。

這是可自控的死亡。

雖然現在沒有什麼用,但這個術持續研究下去,也許有一天,可以讓人實現可自控的不死。

——那就成了突破生死界限的延命之術,妥妥的神技。

顧青山願意幫蘇情,一是得了對方贈予的定界神劍碎片,二是對方與他前世情況有些相似,都是孤身一人,受盡排擠,不禁起了惜才之心。

顧青山捏着玉符,靜靜等待。

按說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他正想着,玉符忽然亮了起來。

一道滿是嚴肅之意的聲音從玉符中響起:

“所有長老、弟子,請即刻前往論道臺,今日由戒律長老進行道門規矩宣講,並就術修蘇情之事進行裁決。”

聲音一連響過三遍,就停歇了。

稍後,兩名中年修士從天而降,落在顧青山面前。

“哼,蘇情,人家都在修行,你又跑出去野,今天看你是什麼下場!”

“走,戒律長老正在論道臺等你!”

兩人說着,就上來架顧青山。

顧青山也不反抗,任由兩人帶着,一路飛至論道臺處。

這時臺下人頭攢動,整個道院的修行者濟濟一堂。

衆目睽睽之下,顧青山被那兩人推了一把,落在論道臺上,狼狽的滾了一圈才站起來。

底下響起一陣喧譁聲、嘲笑聲。

衆位長老神色嚴厲的望過去,那些聲音才慢慢消失。

所有聲音歸於寂靜。

場中落一根針都聽得見。

這時纔有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蘇情,你可知罪?”

顧青山睜大眼,滿面無辜的道:“知罪?什麼罪?”

天上那聲音似是想不到他如此反應,冷哼一聲,才道:“你修行三心二意,行事荒唐不堪,敗壞道院名聲——事到如今,你還想抵賴?”

顧青山將身份玉符拿出來,展示給全場看,大聲道:“在下乃全道院排行第五的術修,如果三心二意就能如此,你讓其他修行者情可以堪?”

天上那聲音道:“你那是——”

顧青山打斷對方,暴喝道:“誰不服上來打過再說,我今天就要當玉衡道院的第一人!”

他伸手朝下指了一圈,繼續道:“少跟小爺玩什麼陰謀詭計,不服的上來,我打得你心服口服。”

全場譁然。

衆人驚得連呼吸都忘了。

事情的發展……似乎跟一開始講的不一樣啊!

明明是講違反修行戒律的事,怎麼就變成蘇情要打全場了?

他這是直接掀桌子啊!

難道……他有什麼依仗了?

天上一陣沉默。

少頃。

那威嚴聲音變得更冷肅,再次響徹全場:

“蘇情,你天天在外沾花惹草,不思進取,實在讓道院蒙羞!別說跟其他修行弟子比試,我們現在先要在戒律上把你的問題說清楚!”

衆人望向蘇情。

薑還是老的辣,戒律長老這是不給蘇情任何機會發飆,直接要處理了他。

——管你得了什麼奇遇,管你藏了什麼術法,現在我就要以道院戒律說話,直接把你趕出道院,你又能如何?

果然,只見蘇情漲紅了臉,一時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敢問——院主可在?”蘇情大聲問道。

天上那聲音道:“哼,院主當然在,但院主不會爲你這點齷齪事——”

顧青山再次打斷他,高聲道:“戒律長老不經調查,在七院論道前夕公然打壓我蘇情,我蘇情求道院院主當場爲我恢復名譽,以正道院之風。”

“我蘇情一心向道,平日所行之事,只爲入世體悟道法與劍技,還請院主明察!”

全場死寂。

任誰都沒想到,蘇情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你還恢復名譽?

你平日裡做的那些事,真以爲別人不知道?

劍技?

劍術是開玩笑的?你敢在這裡提劍,當臺下那些劍修是吃素的?

衆人忍不住議論紛紛。

這下連長老們都沒法喝止衆人了。

天上的聲音也不再響起,似乎陷入沉思。

現在,沒有一個人能看懂蘇情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等了數息。

顧青山只覺一道神念從自己身上掃過。

與此同時,道院深處突然響起一道溫和的女聲:

“本座已查驗過,蘇情乃童子之身,絕無沾花惹草之嫌,是你們弄錯了。”

第四百二十五章 殺與殺第兩百章 七劍祭諸界!第兩百零八章 虛空之主們!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一百九十一章 包圍之戰第九百七十章 說服?第八十二章 城市之戰!第八百章 尋找顧青山(上)第六十二章 序列已至!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退第六百零二章 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離去第八十二章 別離第三百零一章 墓碑來客第二百四十八章 刺客第一百四十三章 響箭第七百九十五章 殺敵劍術第四十六章 察覺!第八十九章 謀與鬥第七百三十七章 曲終人不見第四百二十一章第一百六十一 章 賭戰!第四百零九章 法則巨獸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五百八十三章 黃泉神技:鬼噬第三百七十八章 世界崩塌之戰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第二十六章 圓滿形態!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三百一十三章 斷罪法典第四百五十一章 她的聲音第五百二十八章 傾城第六百一十八章 俱樂部的決定第兩百零三章 蟲與貓的配合!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六百二十八章 猜想第七百三十七章 曲終人不見第五百八十一章 出牌第八百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六十七章 顧青山的底牌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六百四十九章 穿插舞步!第六十一章 綠玉屏風第兩百零七章 這件事你來扛第四百八十三章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第兩百一十七章 兵器海第二百四十六章 預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印第九百三十三章 完全不同第兩百一十四章 來與去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八百零六章 魂力無限第三百三十七章 因爲我已經死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羅德的信仰(爲盟主亥子醜加更!)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一百一十三章 血海之門第四百七十八章 請挑選吧第兩百五十八章 參戰第一百八十三章 衆神記錄者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一百零七章 前往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五百九十六章 分割第八百八十九章 長溝流月去無聲第一百八十八章 報曉者第四十七章 未知之地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四百零五章 山女之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五百九十九章 迷霧中的魔龍第五百零二章 儀式第三百四十一章 聯手第三百二十四章 光榮革命(4000字大章求訂,謝謝。)第九百九十六章 安魂鄉第五百三十三章 雙系統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五百八十五章 天下六藝第一人第二十五章 龍虎鬥第九百一十二章 世界之說第九百七十章 說服?第三百零四章 兇險局面第三百三十三章 潮音與地第三百六十七章 疾風驟雨之前第五百八十八章 四魔四鬼第兩百五十四章 顧青山的戰鬥第七百八十三章 無形的死神六百四十九章 皆大歡喜第六百三十章 犧牲與進入第十章 老大的身份第四百三十章 隱藏的能力第三百一十六章 來自螃蟹的口信!第七百七十三章 人族的後手第二百三十七章 折磨第一百八十七章 等待者第兩百零三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麼?第六十九章 十二種藥第一百一十八章 戰勝邪魔!?第七十章 先知第六百七十五章 忘川江畔
第四百二十五章 殺與殺第兩百章 七劍祭諸界!第兩百零八章 虛空之主們!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一百九十一章 包圍之戰第九百七十章 說服?第八十二章 城市之戰!第八百章 尋找顧青山(上)第六十二章 序列已至!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退第六百零二章 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離去第八十二章 別離第三百零一章 墓碑來客第二百四十八章 刺客第一百四十三章 響箭第七百九十五章 殺敵劍術第四十六章 察覺!第八十九章 謀與鬥第七百三十七章 曲終人不見第四百二十一章第一百六十一 章 賭戰!第四百零九章 法則巨獸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命觀測者第五百八十三章 黃泉神技:鬼噬第三百七十八章 世界崩塌之戰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第二十六章 圓滿形態!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三百一十三章 斷罪法典第四百五十一章 她的聲音第五百二十八章 傾城第六百一十八章 俱樂部的決定第兩百零三章 蟲與貓的配合!第兩百七十八章 探索第六百二十八章 猜想第七百三十七章 曲終人不見第五百八十一章 出牌第八百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六十七章 顧青山的底牌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六百四十九章 穿插舞步!第六十一章 綠玉屏風第兩百零七章 這件事你來扛第四百八十三章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第兩百一十七章 兵器海第二百四十六章 預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印第九百三十三章 完全不同第兩百一十四章 來與去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八百零六章 魂力無限第三百三十七章 因爲我已經死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羅德的信仰(爲盟主亥子醜加更!)第二百三十章 光和影第一百一十三章 血海之門第四百七十八章 請挑選吧第兩百五十八章 參戰第一百八十三章 衆神記錄者第二百八十一章 戰天帝!第一百零七章 前往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五百九十六章 分割第八百八十九章 長溝流月去無聲第一百八十八章 報曉者第四十七章 未知之地第二百九十章 滅世之魔第四百零五章 山女之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五百九十九章 迷霧中的魔龍第五百零二章 儀式第三百四十一章 聯手第三百二十四章 光榮革命(4000字大章求訂,謝謝。)第九百九十六章 安魂鄉第五百三十三章 雙系統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的名字第二百八十四章 偷天換日第五百八十五章 天下六藝第一人第二十五章 龍虎鬥第九百一十二章 世界之說第九百七十章 說服?第三百零四章 兇險局面第三百三十三章 潮音與地第三百六十七章 疾風驟雨之前第五百八十八章 四魔四鬼第兩百五十四章 顧青山的戰鬥第七百八十三章 無形的死神六百四十九章 皆大歡喜第六百三十章 犧牲與進入第十章 老大的身份第四百三十章 隱藏的能力第三百一十六章 來自螃蟹的口信!第七百七十三章 人族的後手第二百三十七章 折磨第一百八十七章 等待者第兩百零三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麼?第六十九章 十二種藥第一百一十八章 戰勝邪魔!?第七十章 先知第六百七十五章 忘川江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