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後通牒

顧青山並沒有關注發生了什麼。

小蝶站在他身側之時,四柄長劍也從虛空浮現,護在他前後左右。

有了這種程度的守護,他就暫時不再關注外界的事情,轉而集中精力,深入那名惡鬼的識海,全力破解着對方腦海之中的拘魂命符。

世界被風吹散,化作一片空白虛空。

緊接着,刺客公會會長撞出大陣,落入對面的敵人之中,引發衆人瘋癲,都沒有影響到顧青山。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樣了。

飛月的父親,洪義孓身上閃過一道金芒。

“都讓開!”

他暴喝一聲,從袖子裡摸出一張命符,臨空拋出去。

命符化作一道火光,迅速燒盡。

啪啪啪啪啪啪——

一連串的響聲過後,那些瘋掉的大佬們全都頭顱爆裂,當場死掉。

剩下的人寥寥無幾。

過了數息,虛空圖書館的館長衝上來,死死抓住洪義孓的領口,怒喝道:

“洪義孓,明明有大陣,爲什麼我們還會出現這樣的傷亡!”

洪義孓冷冷的看着對方,說:“他身上有無生末日的力量,沒有什麼法陣能防禦住,另外你也想死?”

圖書館長訕訕然收回手,慢慢退了回去。

獵人公會的會長目光呆滯,望着自己四周的那些無頭屍體。

“死了……全死了……”

他低聲喃喃道。

原本以爲投靠老城主,有惡鬼世界做依靠,能夠不費吹灰之力拿下對面的人。

結果反倒自己這邊死傷慘重。

若不是自己站的距離稍遠,恐怕也被洪義孓直接引爆了靈魂中的那張命符。

這就是投靠惡鬼的下場?

惡鬼們,其實拿自己這羣人當炮灰在用吧。

……可笑。

真是可笑啊!

獵人公會會長心中突然產生了強烈的後悔之意。

洪義孓重重喘息幾聲,猛然望向虛空,朝飛月喝道:“女兒,你還不明白?難道你是想讓所有人都死在這裡,才肯答應嫁給惡鬼?”

飛月透過光影畫面,看着虛空城外的景象,自言自語道:“這不可能,這麼多虛空中的高手,惡鬼們竟然毫不在乎。”

洪義孓冷笑一聲,說:“高手?我們確實都算是不錯的,但你怎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

飛月頓住。

她望着洪義孓,從對方的面容上看到了一閃而過的驚懼。

他在怕。

他怕什麼?

飛月心中第一次產生了不確定。

形勢太過詭譎,一般人簡直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盲眼修女站在飛月身邊,低聲道:“看來事情的麻煩程度超出了我們想象,飛月,你能說說還有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嗎?興許我能以衆生心靈洞察之術,幫你找出問題的根源。”

說話間,她頭頂浮現一隻睜開的眼,不停望向虛空,而她閉着的雙眼卻流淌下兩行鮮血。

——在這種時刻,盲眼修女也顧不得吝惜力量,全力釋放了超越時空的心靈洞察之術。

飛月見狀,說道:“我母親死前,用自己的靈魂在我身上設了一道命運枷鎖——除非我真的嫁了人,否則任何人要強迫我使用命運力量,又或是奪走我的命運能力,都會跟我一同死亡。”

盲眼修女怔了怔,問道:“怎會如此?”

飛月木然道:“因爲她也無法戰勝那些敵人,只好用這種方式,暫時給我提供一些安全。”

盲眼修女默了一瞬,說:“我明白了,惡鬼們渴望你的這種力量——他們一定是需要你的命運能力,去完成什麼事情。”

“那件事別人都做不到,唯有你的命運力量纔可以完成。”

衆人心中恍然,不禁全都望向盲眼修女。

盲眼修女抹了抹眼角的血,繼續道:“過去了這麼多年,惡鬼們已經不耐煩了,他們把你父親送到你面前,是要讓你做最後的選擇。”

飛月不說話。

看上去,她似乎已經知道了一切。

兇魔塔主卻忍不住問道:“什麼選擇?”

盲眼修女道:“要麼讓虛空城的一切全都毀滅,讓飛月親眼看見她的父親和所有人全都死在她面前。”

“還有呢?”

“要麼飛月立刻嫁過去,以自己的命運能力爲惡鬼世界出力。”

“——唯有這樣,惡鬼纔會放過這裡剩下的所有人。”

衆人皆是默然。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衆人總算明白了惡鬼的打算。

讓飛月看見父親和她一手經營的虛空城徹底覆滅。

這是何等的殘忍無情。

然而這就是惡鬼們的最後通牒,他們逼迫飛月做出最後的選擇。

盲眼修女面上露出悲憫之色,繼續道:“如果得不到飛月,惡鬼寧願她死,也不願她的力量被別人所用。”

修女輕輕扶着飛月的肩膀說:“孩子,你受苦了。”

忽然之間。

無邊無盡的空白之中,又有兩個小小黑點出現。

兩個黑點只用了一瞬間,就墜落在衆人眼前。

它們蹦了蹦,其中一個落在在那名手握五十米巨刃的男子腳下。

另一個則落在男子身旁的一名人身獸首的強者面前。

衆人定睛一看,卻見兩個黑點稍稍展開,化作纖細的藍色小蛇。

這種藍蛇雖然比之前那條黑蛇小,但卻長了五個蛇頭。

手握巨刃的男子忍不住道:“一條奇怪的蛇?”

他身旁那獸首強者也不由自主的說:“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

男子身形未動,扛在肩膀上的巨刃卻震出一道殘影。

那獸首強者也隨手揮擊。

兩條藍色小蛇被打中,立刻就消失了。

下一瞬——

小蛇出現在兩人身上,朝着他們張口一咬,就不見了蹤影。

一股莫名的恐怖意味降臨。

“該死!”

男子猛然清醒過來,懊悔的大聲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

獸首強者卻已發出瘋狂的嘶吼。

他瘋了!

男子見狀,眼中浮現出決死之意,突然丟了刀,上前抱住那獸首強者。

“諸位,再見!”

男子喝了一聲。

下一瞬,兩人身形一閃,從衆人眼前消失。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衆人剛反應過來,兩人已經被咬,然後徹底消失。

盲眼修女渾身散發出悲傷之意,輕聲道:

“他們……爲了不把死亡和瘋狂傳染給我們,已經死了。”

“裂刃帶着樹獸去了哪兒?”兇魔塔主問道。

飛月取出一塊散發微光的石頭。

只見那石頭上的光芒漸漸散去,突然徹底裂開。

“裂刃有一個自己的世界。”

飛月看着那石頭,面無表情的道:“就在剛剛,那個世界毀滅了。”

衆人鴉雀無聲。

大洪水的一絲徵兆,就滅殺了兩位強者,順帶毀滅了一個世界。

盲眼修女取出一方雪白手帕,輕輕擦拭着眼角的鮮血。

她雙眉微蹙,似是在承受着劇烈的痛楚。

衆人只聽她說道:“這場末日我看出來了一些端倪——它以因果力量爲引子觸發,只要落在我們的一定範圍內,它就會引動因果律,促使我們攻擊它,然後陷入瘋狂。”

一道男聲說:“並非如此。”

衆人一望,卻是鴉。

他眼眶紅紅的,說道:“你們都忘了,這只是大洪水的預兆,是無生末日的一絲前期波動,等到它真正爆發,根本就不會這麼弱。”

“老頭……你就這麼死了……”

鴉低落的呢喃着。

——這也叫弱?

衆人心中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

但不可辯駁的是,這確實只是大洪水的一絲前兆。

惡鬼竟然能驅使大洪水。

連末日都能驅使,還有什麼是惡鬼做不到的?

虛空無數世界,還有哪個世界敢對抗他們?

衆人漸漸陷入絕望。

虛空畫面上,洪義孓雙目睜圓,望着飛月,大聲叫道:

“女兒,你還不明白嗎?這是不可抵抗的力量!”

“我的女兒啊,我已經沒有第二道免死的符了——”

洪義孓幾乎聲嘶力竭的吼起來:

“不過是爲惡鬼們效力,你連這一點都想不通?難道你想讓我們都死在這場末日裡?”

飛月冷聲道:“母親早已預見了我爲惡鬼效力的下場,你也清楚那是什麼!”

“下場……”

衆人聽見洪義孓充滿壓抑意味的虛弱聲音:

“無論什麼下場,只要能多活一天,能作爲惡鬼多享受一天,總比立刻死了好!”

他丟掉手裡的符籙,滿臉灰敗之色:

“這些年,我享受了很多,但這些是有代價的,我必須把你嫁給惡鬼,如果我沒有做到,惡鬼肯定會取我的性命。”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女兒。”

“到底是所有人一起死,還是多活一天,去惡鬼世界成爲掌握權力的女主人,都在你一念之間。”

“就算你恨我,但你也不能看着虛空城所有人都死在這場末日之中啊!”

飛月身形微顫。

虛空城……

她攥緊拳頭,咬着牙道:“昔日母親能與惡鬼戰上一整天而不落敗,而你卻始終不肯帶領虛空城對抗惡鬼——”

“父親,你也曾是名震虛空的強者,爲什麼心中連一絲抵抗之意都沒有,是因爲早已知曉惡鬼們掌握了無生級的末日?”

她大聲質問道。

洪義孓微微一怔,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

當着所有人的面,他張了張嘴,慢慢閉上,又猛的張開。

這一幕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洪義孓滿臉絕望,劇烈的喘息不停,卻絲毫看不出任何滑稽的意味。

他就像是有什麼說不出來的話,死死卡在喉嚨裡。

飛月見狀,不明所以。

衆人也爲之不解。

無論是與否,直接說不就行了?

老城主如果真的屈服於惡鬼的隱藏實力,只會更好的幫助惡鬼震懾衆人,又不會產生什麼其他後果,爲什麼洪義孓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盲眼修女突然道:“他身爲一名虛空強者,此刻已經害怕到了極點。”

這句話讓所有人陷入沉默。

衆人望着老城主,果然看見他渾身都在不停顫抖。

一時間,雙方陷入詭異的僵持。

……這樣一位強者,究竟在怕什麼?

面對這種情況,飛月會怎麼選?

衆人心思翻騰,忍不住收回目光,又望向飛月。

此刻。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唯一沒有關注飛月的,只有一個人。

顧青山。

——如果顧青山一直認真的關注着事態發展,也許他會從洪義孓剛纔的這種表現中,察覺到一些什麼。

這與神通和力量無關。

事實上,顧青山一直以來在多個世界與惡鬼交鋒,見識過惡鬼們收伏的黃泉碎片世界,也看到過“蒼生引”這樣的神技,更知道惡鬼們曾謀劃了無數年,想進入裡世界。

他對付過蒼無彰,又在聖靈世界直面了紅鬼,甚至通過祭舞的力量,見識過鬼主對抗永恆深淵,然後落荒而逃的情景。

——如果顧青山能看到洪義孓那微妙的表情,然後全力去想這些事,甚至說不定可能聯想到某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顧青山這時候依然處於忘我狀態。

——他閉着雙眼,正在全力解構那張命符。

所以,衆人只看見一道火光從極遠處飛至洪義孓面前。

洪義孓接了符,臉上露出慘笑。

“什麼權勢,什麼寶貝,什麼狗屁力量,都是不可與皓月爭輝的微暗螢火,現在我們都要迎來最後的命運了。”

他抖了抖那張符,用力量一催。

符籙猛地亮起來。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符籙中響起:

“飛月城主,我們承認你的力量,只要你爲惡鬼世界效力,一切都好說。”

“我們等了你很久,現在已經等不下去了,因爲……確實是有些事就快要發生了。”

“我們不能放任你的力量存在於惡鬼世界之外,希望你理解。”

“念在你們父女情深的份上,再給你們最後一炷香的時間。”

“一柱香之後,要麼成親,要麼承受無生末日。”

“飛月城主,希望你做出明智的選擇。”

符籙化作火焰,飛快燒完。

死寂。

整片虛空之中,殘存的強者們一片死寂。

飛月的目光從衆人身上一一劃過。

整個虛空城就要毀滅了……所有人的下場,只有死亡一途。

無數年的準備,結果卻是這樣?

飛月擡手抹了抹眼角。

她深吸一口氣,堅定的說:“我……寧願……”

突然一道聲音打斷了她。

“咦?好像發生了很多事——飛月,先解除命運之術!”

顧青山睜開眼,低聲喝道。

第三章 蘭花第七百零七章 魔神的迷宮第一千零六章 萬神之死第九百六十二章 即將來臨第二百二十五章 七星游龍專用第兩百二十七章 三職業第九百三十七章 琥珀戒指第一百九十三章 美妙的迴響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第二百四十二章 勝負第五十三章 互相試探!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一百六十七章 末日前的最後三分鐘第二百六十二章 再戰!第六百零八章 醒(爲緣起緣滅見證了誰的結束加更!)第三十七章 天選之助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魚多吃第二十六章 末日!第五百五十七章 不可知的末日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符VS四神之術(下)第兩百零三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麼?第五百一十三章 封印掌管者第一百九十五章 見證真相!第九百五十一章 混亂的進化第五百三十三章 命運與劍第四百零五章 匯合第一百四十六章 軍規第九章 功德第兩百八十六章 遭遇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六百二十七章 走尋第九百六十八章 劍修?哼!第三百四十九章 人間之聖與秘密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三術的主人!第七十六章 再出發第八章 意外第四十八章 人頭買賣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中)第一百四十章 龍族之戰!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三百六十章 死神已至第九百二十七章 提升!(用大章來愛你們,麼麼噠)第兩百六十六章 齊心協力第六章 空前的……第五百一十一章 未來與過去的聯結第十三章 再至第二百五十七章 孤鴻飛仙第兩百六十三章 進入第兩百六十五章 命運痕跡之果實第三百二十九章 就封伯爵第二百六十四章 破障神柱第二百八十七章 紀元與術第五百八十章 你可曾見過?第一百九十七章 宿命與抉擇第五百五十四章 去殺她!第三十八章 君王第一百二十五章 進入!第三百六十一章 不一樣的星河之劫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始!第三百六十八章 警告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四百零六章 夢境:天神與女孩第兩百零九章 末日的追擊第七百二十二章 原始天界第一百六十三章 巨人的恐懼第一百二十三章 發現第一百二十章 和平與……第六十三章 天庭-星空第六百六十章 小徑詭事第二百四十七章 孤行第六百三十章 推選第八十章 形態一第二十三章 偷聽第兩百一十九章 上課第二百八十五章 混沌與末日!第四百零九章 法則巨獸第八百七十章 衝鋒第七百九十九章 三枚錢幣第兩百八十九章 窺見第四十章 意外迴歸第六百四十四章 冒名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第五百八十一章 出牌第一百九十七章 爲他報仇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兩百八十五章 占星(爲白銀萌神奇的小箭第三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水劫第一百八十五章 幹掉那個小丑第一百五十六章 石劍第兩百二十九章 門外的末日第一百九十三章 地神之錘第一百七十五章 改變的事件第三十章 驟遇故人!第四百五十六章 逃走的方法第十二章 深淵的來意第八百七十七章 變局!(爲盟主9月十三加更!)
第三章 蘭花第七百零七章 魔神的迷宮第一千零六章 萬神之死第九百六十二章 即將來臨第二百二十五章 七星游龍專用第兩百二十七章 三職業第九百三十七章 琥珀戒指第一百九十三章 美妙的迴響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第二百四十二章 勝負第五十三章 互相試探!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一百六十七章 末日前的最後三分鐘第二百六十二章 再戰!第六百零八章 醒(爲緣起緣滅見證了誰的結束加更!)第三十七章 天選之助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魚多吃第二十六章 末日!第五百五十七章 不可知的末日第三百三十六章 命符VS四神之術(下)第兩百零三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麼?第五百一十三章 封印掌管者第一百九十五章 見證真相!第九百五十一章 混亂的進化第五百三十三章 命運與劍第四百零五章 匯合第一百四十六章 軍規第九章 功德第兩百八十六章 遭遇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六百二十七章 走尋第九百六十八章 劍修?哼!第三百四十九章 人間之聖與秘密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三術的主人!第七十六章 再出發第八章 意外第四十八章 人頭買賣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中)第一百四十章 龍族之戰!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百二十二章 吹雪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三百六十章 死神已至第九百二十七章 提升!(用大章來愛你們,麼麼噠)第兩百六十六章 齊心協力第六章 空前的……第五百一十一章 未來與過去的聯結第十三章 再至第二百五十七章 孤鴻飛仙第兩百六十三章 進入第兩百六十五章 命運痕跡之果實第三百二十九章 就封伯爵第二百六十四章 破障神柱第二百八十七章 紀元與術第五百八十章 你可曾見過?第一百九十七章 宿命與抉擇第五百五十四章 去殺她!第三十八章 君王第一百二十五章 進入!第三百六十一章 不一樣的星河之劫第一百零四章 聯手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始!第三百六十八章 警告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四百零六章 夢境:天神與女孩第兩百零九章 末日的追擊第七百二十二章 原始天界第一百六十三章 巨人的恐懼第一百二十三章 發現第一百二十章 和平與……第六十三章 天庭-星空第六百六十章 小徑詭事第二百四十七章 孤行第六百三十章 推選第八十章 形態一第二十三章 偷聽第兩百一十九章 上課第二百八十五章 混沌與末日!第四百零九章 法則巨獸第八百七十章 衝鋒第七百九十九章 三枚錢幣第兩百八十九章 窺見第四十章 意外迴歸第六百四十四章 冒名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第五百八十一章 出牌第一百九十七章 爲他報仇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傷第兩百八十五章 占星(爲白銀萌神奇的小箭第三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水劫第一百八十五章 幹掉那個小丑第一百五十六章 石劍第兩百二十九章 門外的末日第一百九十三章 地神之錘第一百七十五章 改變的事件第三十章 驟遇故人!第四百五十六章 逃走的方法第十二章 深淵的來意第八百七十七章 變局!(爲盟主9月十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