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圍困(二合一大章)

城主府。

幾名天使和惡鬼被禁錮在虛空中,一動不動。

諸位虛空城的大佬擁着飛月,正在對這些傢伙進行審訊。

顧青山和小蝶從虛空中走出來。

鴉也從另一片虛空出現,朝衆人道:“我已經預見大洪水的來臨,不過由於某種波折,它至少還要半日時間纔會出現在虛空城。”

衆人神情鬆了鬆。

半日時間,足夠離開了。

顧青山目光掃過,只見那些天使都已經死了,身上並無任何刑罰的痕跡。

被擒住的時候,天使們就已經自盡了。

顧青山奇道:“這些天使竟然如此剛烈,不待審訊就先自盡了?”

飛月道:“因爲天使的國度裡有聖池,它們死亡之後將會迴歸聖池,重新轉化爲天使。”

顧青山恍然,轉頭去望那些惡鬼。

惡鬼倒是還有三五個活着的,不過看他們身上傷痕累累的樣子,顯然已經受過了刑。

小蝶走上前,伸出一根手指。

她的手指直接化作一根尖銳骨刺,戳在某個惡鬼的眉心,輕輕念道:

“骨之所屬,魂之所役,我命你吐露心扉秘密。”

啪!

一聲脆響,那名惡鬼的頭顱就像碎裂的吸光一樣爆開。

鮮血四濺。

小蝶怔了怔。

一名盲眼的修女說:“沒用的,他們的神魂受到了禁錮,一旦想不由自主的說些什麼,立刻就會死。”

小蝶望向這人,問道:“即便是您這樣的心靈高手,也不行?”

盲眼修女道:“他們的神魂和某種物體融合在一起,除非知道其中奧秘,否則只要用強,立就會刻要了他們的命。”

顧青山問道:“到底是什麼與他們的神魂融合在一起?”

盲眼修女望向惡鬼們,說:“這要問他們自己。”

惡鬼們低着頭,不說話。

這時,飛月淡淡說道:“你們可想清楚了,如果說出來,我們很有可能把你們從這種受制於人的境況解救出來,饒你們一命,今後也不用再受任何奴役。”

一名惡鬼冷笑道:“不需要你饒命!我們惡鬼世界自有仙術,可以重新化生,不怕你這逼供的手段。”

飛月面無表情道:“死者復生的仙術需要耗費一名鬼主大半的力量,需要一名鬼雄耗費全部的力量,而你們與永恆深淵的戰爭剛剛進入白熱化,我猜不會有鬼主敢在這個關頭,耗費自己的力量來救你們,鬼雄也是一樣。”

那惡鬼呆了呆。

另一名惡鬼低聲喝道:“別上當!死就死個痛快,難道你想背叛鬼主,然後魂魄被從黃泉裡撈上來,承受永恆的折磨與懲罰?”

那惡鬼聽了,不知想起什麼,打了個哆嗦,口中飛快的念着什麼。

一息。

他念完咒語,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他死了。

其他幾名惡鬼有樣學樣,幾乎沒有張口,只在心中默默唸完咒。

他們同時倒在地上,再無任何聲息。

諸位大佬對望一眼,均是感到了無奈。

面對一個主動求死、並且隨時都能死的人,誰都沒什麼太好的辦法。

這時候,只剩最後兩名惡鬼還活着。

刺客公會會長嘆了口氣,說:“看來惡鬼們能一直保守他們世界的秘密,確實還是有一套的。”

“讓我來試試?”一道聲音響起。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是站在小蝶身邊的罪獄龍王。

小蝶低聲問道:“有把握沒有?”

顧青山道:“總歸是另一種方法,不嘗試的話,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蝶望向飛月。

飛月看着顧青山,點了點頭。

顧青山一笑,忽然從背後摸出一口大黑鍋。

衆位大佬見狀,皆是露出不解之色。

——明明說是審訊,你摸出來一口鍋是要幹什麼?

小蝶悄聲提醒道:“喂,惡鬼的肉不好吃,很酸的。”

她似乎想起那場景,露出嫌棄的表情。

顧青山頓了頓,說:“放心,我不吃他們。”

他捏訣引水,生火煮鍋,以極其嫺熟的煮了一碗麪。

衆目睽睽之下,只見他端着那碗麪走到一名惡鬼面前,說:“來,吃麪。”

惡鬼露出迷茫之色。

我都要死了,你讓我吃麪?

難道有什麼蹊蹺?

不行,絕不能背叛鬼主大人,否則死後必受無窮折磨。

惡鬼瞪着顧青山,猶豫了一瞬。

——罷了,現在還是死了最安穩。

惡鬼開始在心中默默唸咒。

顧青山一見對方那決然表情,立刻便知道不妙。

他把名號鎖定在“最風騷的男人”上,直接發動名號技:“好有道理”。

“喂,”

顧青山飛快說道:“你看,你都要死了,臨死前不吃點東西,黃泉路上餓了怎麼辦?”

那惡鬼本已把咒唸了一半,忽然聽見他這麼說,心中就忍不住思索起來。

對啊。

我這一旦死過去,確實是要去走黃泉路。

——我都已經要死了,爲什麼還要委屈自己,當一個餓死鬼?

惡鬼看了顧青山一眼,喃喃自語道:“你說的有道理。”

顧青山朝飛月使個眼色。

飛月手指鬆了鬆。

只見惡鬼背後隱約顯現出七八根黑色的長線,一時全部鬆開。

惡鬼立刻恢復了自由。

他主動從顧青山手中接過碗筷,大口吃起麪條來。

“嗯,真好吃。”

“你到底在面裡放了什麼?爲什麼這樣普通的一碗麪,竟然如此好吃?”

惡鬼一邊吃,一邊問顧青山。

顧青山笑笑,沒說話。

衆人也保持着沉默,等着看顧青山後續的手段。

然而顧青山什麼也沒做,一直看着那惡鬼吃麪。

直到惡鬼徹底吃完,準備唸咒的時候,顧青山才忽然發問:

“你們惡鬼的靈魂,究竟與什麼東西煉在一起?”

那惡鬼臉上露出恍惚之色,說道:“我們每個人的識海之中,都有一張控魂命符,只要被強迫說出什麼秘密,或是神魂失去控制——”

啪!

一聲脆響。

惡鬼的頭四分五裂,無頭屍體倒在地上。

衆位大佬神情動了動。

——雖然還是死了,但總算知道惡鬼們受制於什麼了。

“命符……我知道這個東西,惡鬼們的諸多手段之中,面咒必中,命符則詭譎難測,發動極快,不好抵擋。”兇魔塔主道。

盲眼女修面露悲憫之色,說:“我也研究過惡鬼命符,可惜只弄明白了一件事:”

“命符是以命力爲發動,出則必定有人殞命,除非——”

“除非什麼?”飛月問道。

“除非有人不惜捨棄自身靈魂本源力量,發動命符。”盲眼女修道。

兇魔塔主冷笑道:“哼,誰沒事會消耗自身靈魂本源之力?這可是最根本的力量!”

一名扛着五十米巨刃的男子,一邊看着手中的小冊子,一邊頭也不擡的道:“在惡鬼之中,往往都是高階惡鬼以低階惡鬼的性命催動命符,所以命符不僅難以防範,威力也極其可觀。”

小蝶道:“惡鬼們等級森嚴,紀律嚴明,戰則忘乎所以的拼命,看來就是因爲性命早已和命符融爲一體,不聽話就會死。”

衆人心中都有些沉重。

這樣的話,抓到俘虜了也沒什麼用。

除非罪獄龍王再出手,說不定還能問點什麼。

大家不自覺望向最後一頭還活着的惡鬼。

那惡鬼神情駭然,立刻就要念咒。

——開什麼玩笑,自己雖然貪戀生命,但如果透露惡鬼世界的秘密,死了都要受折磨,還不如自己現在就死!

盲眼修女忽然出現在惡鬼身後,輕輕拍了拍惡鬼的肩膀。

惡鬼全身化作堅硬的金剛石,僵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有罪獄龍王出手,我們還可以再問一個問題,現在要想好究竟問什麼。”盲眼修女道。

衆人望着那個金剛石人像,紛紛陷入沉思。

鴉突然開口道:“諸位,大洪水雖然尚未來臨,但我感覺到了一種不祥,這種不祥來自虛空城本身。”

飛月喝道:“鴉,與我發動合技。”

她伸出手,將一根黑線拋向鴉。

鴉接了黑線,纏繞在手上,飛快的念道:“以命運之力爲媒,展現不祥的真實。”

黑線驟然衝上虛空,凌空擴散成一片光影。

只見無邊的虛空亂流之中,許多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畫面中。

——這些人都是虛空城的大佬們。

他們並未被惡鬼控制,但卻和惡鬼們臨空而立。

站在這羣人前面的,卻是一名戴着惡鬼面具的白髮老者。

他手中捏着一張符籙,口中唸唸有詞。

“啓!”老者喝了一聲。

其他人在他身後,各各握住一張符籙,激發着自己身體裡的力量。

在他們對面不遠的虛空中,一層層迷霧漸漸出現,朝着虛空城的方向飛去。

霧?

顧青山心中緊了緊。

太過高等的力量,虛空是承受不住的,只能以霧的形式顯現,否則虛空便會碎裂。

看這樣子,他們似乎在釋放什麼超大型的術法。

兇魔塔主低喝道:“他們在釋放一種很強的拘禁結界,除非我們的力量超出了他們十倍,否則是無法脫離這困陣的。”

顧青山放出神念一觀,果然發現整個虛空城已經被一層霧氣籠罩住。

飛月的目光卻落在那白髮老者身上,再也挪不開。

小蝶走上前,默默握住了她的手。

“沒事。”飛月淡淡的道。

這時,其他幾位大佬紛紛開始說話。

“快看!那是獵人公會的會長。”

“還有虛空圖書館的人,他們跟教會的天使混在一起。”

“礦業與寶石協會的人竟然也不是我們的人。”

“哼,我就知道這些傢伙投靠了老——”

說這話的人似乎意識到什麼,忽然閉上口,還下意識的看了飛月一眼。

飛月臉色蒼白,緊緊咬着嘴脣,雖然目光依舊平靜,但她的手卻在微微發抖。

顧青山眼神一閃。

奇怪……

爲什麼這些人,好像都認識那名惡鬼?

飛月這種反應又是怎麼回事?

不待他想下去,畫面上的那老者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他猛地朝衆人的方向望來,大笑道:“飛月,你現在竟然能借助別人的天賦窺探命運,果然是成長了。”

飛月冷冷的道:“你來做什麼?”

老者道:“爲什麼我不能來?畢竟你馬上就要嫁到惡鬼世界,爲了避免有什麼閃失,我是專程來接你的。”

“閃失?”飛月重複一遍,雙目垂下,說:“原來你在虛空城設下這麼多暗棋,最後還要朝城主府釋放拘禁類的大型結界,卻是爲了接我嫁去惡鬼界?”

老者笑吟吟的道:“你把虛空城經營的這麼好,還籠絡了一批真正的強者,這已經證明了你的能力,不過,這些跟你的命運天賦比起來,都是一文不值的事情。”

他苦口婆心的道:“飛月啊,你的天賦舉世罕見,唯有惡鬼世界纔可以發揮你的力量,我這些年爲了幫你,做了很多事情,其實這一切都是爲了你好,就算你現在不領情,我也會繼續做下去。”

飛月平靜的說:“如果我沒有這種命運天賦,如果我只是一個資質普通的人,你還會下這麼大的工夫麼?”

老者張了張嘴,但卻說不出話來。

顧青山聽得心中疑惑不已,忍不住去望小蝶。

小蝶感受到他的目光,給他飛了個眼色。

下一秒,她的聲音在顧青山耳邊響起:

“我悄悄的跟你傳音——但這件事你知道就行,不要外傳。”

顧青山略一點頭。

小蝶道:“那是飛月的父親,昔日的虛空城主。”

顧青山吃驚道:“什麼?飛月不是說她父親死了嗎?”

“她恨他。”

“——她們家的事情很複雜,總之,飛月小時候展露出命運天賦,惡鬼世界得知之後,想帶走飛月,但飛月的母親卻不同意。”

“惡鬼們許以各種優厚的條件,施以數不清的好處,最終讓飛月的父親動了心。”

“但飛月的母親依然不同意,覺得任何東西都不能用來換走她的女兒。”

“後來不知怎的,飛月的母親死了,惡鬼們也隨之退走了。”

“但過了不久,惡鬼們就再次前來虛空城,找到飛月的父親,提出等飛月長大之後,由三位鬼主之一前來娶她過門,讓她成爲惡鬼世界最有權勢的女人。”

“她父親答應了?”顧青山問。

“一開始沒有,後來惡鬼們許諾了更多的好處,她父親就答應了。”

“飛月的母親,也是一名強大的命運術師——但是她的實力已經到頂,遠遠不如飛月所展現出來的命運天賦。”

“我曾查探過一二,發現飛月的母親當年爲了保護她,曾付出性命與惡鬼們鬥過,後來飛月的父親投靠惡鬼,常年呆在惡鬼世界,虛空城的事情多交給飛月處理。”

顧青山忍不住道:“她爲什麼不逃?”

“我也不知道,但應該是逃不掉——後來我抵達虛空城的時候,曾被惡鬼窺見,因爲我是極其罕見的特殊形體怪物,惡鬼想捕捉我,當時我孤立無依,幸而飛月和兇魔塔主幫我擋住了惡鬼,所以我跟飛月才慢慢越走越近。”

“——基本就是這樣,你知道就行,千萬別說。”

小蝶最後叮囑道。

“明白了。”顧青山應聲道。

他飛快的觀察着四周,心中想着對策。

——大洪水就要來了,飛月的父親卻率衆圍困了虛空城。

接下來,就是決定衆人生死的時刻了。

一念及此,顧青山望向飛月。

他看着飛月那雙充滿決絕意味的雙眼,大致明白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不好辦哪……

到底怎樣纔可以破得此局,尋找到生路?

顧青山念頭轉得飛快。

忽然,他的目光定在那座金剛石雕像上。

這惡鬼被命符控制住了,最多隻能再回答一個問題。

命符……

等等,命符?

第四百八十九章 囚禁之地第六百四十三章 湖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三百二十三章 見面第兩百七十五章 劍修的戰鬥第六百一十章 皇室收藏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九百一十二章 世界之說第六百六十章 小徑詭事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一百一十一章 降臨!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六百二十四章 黃泉四新神!第八十八章 深淵聖器:矛與盾第兩百三十四章 我相信你們第二十五章 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引第五百八十五章 天下六藝第一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同類第六百五十九章 黑海女士第七百四十一章 來自未來第九百七十八章 混亂紀元的降臨!第三百七十章 時代的交替第九章 父與母(下)(爲壺中日月,袖裡乾坤(白銀盟)更!)第一百零三章 她在這個世界第兩百七十五章 爲了晉升第二百九十八章 衆仙之門第四百五十二章 接劍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九百三十五章 甚深秘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印第四百四十一章 培養第九百九十四章 追趕第二十章 黑暗的邀請者第五百四十二章 再也沒有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十四章 牌第三百五十章 失傳的洪荒之術六百八十一章 真正實力第八十四章 百花宗第九百六十六章 爲了你好第一百四十一章 前往第兩百六十五章 末日森林第三百四十章 末日之後第二百四十六章 預兆第六百一十四章 他的秘密第三百一十七章 復仇第一百六十章 江底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一百零七章 一封信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逢安娜第四百三十五章 規矩無用第三十二章 久遠塵封世界的喚醒者第九百二十二章 世界崩潰的擴散第六十二章 輪迴道現!第兩百九十六章 太平本是將軍定第五百六十五章 戰鬥第三百八十九章 強制召喚第兩百一十五章 通靈拳法第四十九章 人頭的話第一百五十七章 降臨!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三章 雪(爲君輕x更!)第二百四十一章 G-511-3144-6區第七百七十四章 孤軍第六百六十一章 漂亮!第六十六章 冒險!第七十五章 迷茫第兩百八十九章 迴歸第三百三十八章 四聖柱之秘!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管第四百三十九章 死亡與塵封之界第五百二十九章 傳說槍械第一百四十九章 爬山比賽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第一百零三章 抉擇第一百三十四章 張英豪第三百零六章 邪魔生死門!第三百六十三章 真與假第四百七十章 姐妹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四十七章 冒牌陣法師第二百五十一章 若定第九十七章 空城第一百六十九章 少女第三百五十四章 怪物再現!第五百二十五章 末日召喚者第二百九十一張 軍團龍咒!第三十六章 黑傘第五百一十一章 未來與過去的聯結第五百五十章 死魂魔王第九百一十一章 過不去的量劫第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的獎勵!第四十五章 潛伏者六百八十一章 真正實力第九百八十二章 餘悸(第一更)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跟你說過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無形天魔聖王
第四百八十九章 囚禁之地第六百四十三章 湖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獄之事地獄決第三百二十三章 見面第兩百七十五章 劍修的戰鬥第六百一十章 皇室收藏第四百三十七章 齊焰的想法第九百一十二章 世界之說第六百六十章 小徑詭事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一百一十一章 降臨!第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與毀滅第六百二十四章 黃泉四新神!第八十八章 深淵聖器:矛與盾第兩百三十四章 我相信你們第二十五章 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引第五百八十五章 天下六藝第一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殿第九百四十三章 神靈該有的樣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同類第六百五十九章 黑海女士第七百四十一章 來自未來第九百七十八章 混亂紀元的降臨!第三百七十章 時代的交替第九章 父與母(下)(爲壺中日月,袖裡乾坤(白銀盟)更!)第一百零三章 她在這個世界第兩百七十五章 爲了晉升第二百九十八章 衆仙之門第四百五十二章 接劍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九百三十五章 甚深秘密!第七百一十八章 封印第四百四十一章 培養第九百九十四章 追趕第二十章 黑暗的邀請者第五百四十二章 再也沒有第三百二十四章 現場記錄第三十四章 牌第三百五十章 失傳的洪荒之術六百八十一章 真正實力第八十四章 百花宗第九百六十六章 爲了你好第一百四十一章 前往第兩百六十五章 末日森林第三百四十章 末日之後第二百四十六章 預兆第六百一十四章 他的秘密第三百一十七章 復仇第一百六十章 江底第六百八十二章 阻攔者第一百零七章 一封信第一百九十六章 再逢安娜第四百三十五章 規矩無用第三十二章 久遠塵封世界的喚醒者第九百二十二章 世界崩潰的擴散第六十二章 輪迴道現!第兩百九十六章 太平本是將軍定第五百六十五章 戰鬥第三百八十九章 強制召喚第兩百一十五章 通靈拳法第四十九章 人頭的話第一百五十七章 降臨!第四百二十章 黃泉援軍第三章 雪(爲君輕x更!)第二百四十一章 G-511-3144-6區第七百七十四章 孤軍第六百六十一章 漂亮!第六十六章 冒險!第七十五章 迷茫第兩百八十九章 迴歸第三百三十八章 四聖柱之秘!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管第四百三十九章 死亡與塵封之界第五百二十九章 傳說槍械第一百四十九章 爬山比賽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至第一百零三章 抉擇第一百三十四章 張英豪第三百零六章 邪魔生死門!第三百六十三章 真與假第四百七十章 姐妹第三十一章 死亡開端第四十七章 冒牌陣法師第二百五十一章 若定第九十七章 空城第一百六十九章 少女第三百五十四章 怪物再現!第五百二十五章 末日召喚者第二百九十一張 軍團龍咒!第三十六章 黑傘第五百一十一章 未來與過去的聯結第五百五十章 死魂魔王第九百一十一章 過不去的量劫第三百四十九章 世界的獎勵!第四十五章 潛伏者六百八十一章 真正實力第九百八十二章 餘悸(第一更)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跟你說過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無形天魔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