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

林海世界。

顧青山伸手握住那柄墨綠色的長弓。

一行行螢火小字從虛空中出現:

“你獲得了靈魂隕落之弓。”

“此夢境級魂力威力巨大,但也需要相應的實力纔可施展。”

“根據你現階段的實力,當你使用此弓時,可以獲得如下超凡之力:”

“凋零之力:萬物被你射出的箭矢命中,將迅速老化、衰敗、隨時可以被摧毀。”

“腐蝕之源:衆生被你射出的箭矢命中,身軀將會被迅速腐蝕,完全無法解救,除非將腐蝕的部分截斷。”

“注意:當你的個人實力再次提升,你纔可以發揮出該夢境級魂器更強大的力量。”

下一秒,只見一道身影從長弓上騰起。

馥祀女士。

她揮動權杖,放出數百道虛浮的光影。

只見那些光影中,全都是各種兇險的戰鬥場景。

顧青山在這個世界中,歷經了種種考驗,戰勝了無數強敵,最終贏得了這柄夢境級魂器——

靈魂隕落之弓。

“我們用許多術法編織了你經受考驗的整個過程,可以瞞過敵人的查探——只要你的對手錶現得不是太過出色,你贏得混亂的青睞完全不在話下。”

馥祀想起什麼,補充道:“放心,我動了一些小小的手腳,引導你的那個對手,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

“它會怎麼做?”顧青山問道。

“大概會選一座殘缺的雕像,而那雕像對應的等待者已經消逝。”馥祀女士道。

“聽上去還真是可悲啊。”顧青山道。

他忽然一默。

“怎麼了?”馥祀女士問道。

“我再確認一下,當年混亂陣營和秩序陣營的等待者們不願兩敗俱傷,所以構建了混亂與諸界秩序,因此而耗盡力量,統統陷入了沉眠,是這樣嗎?”顧青山問道。

“是的。”馥祀女士道。

顧青山目光閃動,慢慢說道:“女士,在混亂的陣營之中,有些等待者的實力與您旗鼓相當,是這樣嗎?”

馥祀女士道:“當然,有一位等待者與我擁有差不多的特質與能力。”

顧青山低頭望着手中的墨綠色長弓,默默在心中道:“戰神界面,檢查此弓,請務必將其所有屬性陳列出來。”

戰神界面上,迅速跳出一行行螢火小字,把之前顯示的物品信息又過了一遍。

“沒有問題……奇怪了。”顧青山呢喃道。

他總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就像是走在寂靜無人的山谷,卻又感受到有無數人潛藏在暗中窺探,企圖做些什麼。

這無關靈覺,純粹是一名戰士——或者說是戰場的指揮官,在戰場上感受到的某種端倪。

太順利了。

一場持續久遠的戰爭,難道會以無比順利的趨勢走向結束?

誠然,這是所有人的心願,但一個清醒的人,絕不會因爲自己深心的渴望,就忽略那些潛藏在平靜表面下的暗流。

世間沒有如此簡單的事。

就算是一個人努力想改變自己的命運,都會經歷無數艱苦卓絕的歷程,更何況這是關乎無數衆生,所有等待者,以及末日的終極命運之爭?

在這樣的事上,順利只代表一件事。

——有什麼東西,被忽略了。

顧青山心思不定,漸漸變得認真。

馥祀女士察覺到他神情有異,詢問道:“顧青山,這是秩序尋求生存之機的關鍵時刻,爲何我在你的臉上看到了猶豫和躊躇?”

顧青山道:“沒什麼,我只是在換位思考——女士,您的所有謀劃一直以來有沒有產生什麼波折?或是差一點被敵人發現?”

馥祀女士想了一下,道:“沒有。”

她反應過來,神情漸漸變得凝重:“你是覺得這裡面有陷阱?”

顧青山道:“我沒有任何證據,我只是覺得應該謹慎一點——因爲敵我雙方的實力差不多,那麼……你們能在混亂陣營中動手腳,敵人一樣可以在秩序陣營中動手腳。”

馥祀女士微微蹙眉。

她揮動權杖,在顧青山身上輕輕一點。

無數微光從顧青山身上飛出來,憑空凝結成一張羊皮卷。

“沒有問題,所有保密者都無私的獻出了力量,以保證你的身份不被發現。”她說道。

顧青山沉吟道:“我想知道在混亂陣營之中,與您能力和特質相近的那位,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馥祀女士道:“他是混亂的先知,跟我一樣,他可以憑空越過時空,看到未來發生的一些事。”

“也就是說,那個等待者有可能看到你我見面的這一幕。”顧青山道。

“不,凡我以術法遮蔽的時空片段,他都不會來碰——那樣會耗費太多的力量,不得不再次沉睡,而且我們彼此忌憚。”馥祀女士道。

顧青山立刻道:“那麼同樣的,他以術法遮蔽的時空片段,您也是如此嗎?”

馥祀女士道:“我盡全力的話,是可以看到他做的事,但一樣會因爲耗盡所有的力量,陷入徹底的沉睡。”

顧青山道:“請您探查一下,在與您和他有關的時光之中,有什麼時刻是被他遮蔽的。”

馥祀女士深深的看了顧青山一眼,道:“地神,你的謹慎讓我印象深刻。”

“戰爭之中的每一步棋,在落子的時候都需要極端的謹慎,不然億萬衆生都將走向死亡。”顧青山道。

“可是時光的長河太過漫長,我就算耗盡所有的力量,也無法觀察到所有與他相關的畫面。”馥祀女士道。

她伸出手,豎起三根指頭。

“我只能挑選三個時間點,去看他是否動過什麼手腳。”

“而且在那之後,我就與其他等待者一樣,陷入徹底的沉睡,短時間內無法再幫助你。”

“我們必須猜準他動手腳的那個時間點,否則的話,你將獨自面對未知的陷阱,而我們也無法再幫你。”

顧青山陷入沉默。

——這簡直是一件希望渺茫的賭博。

他沉吟道:“假如我們在第一個時間點就猜對了他動手腳的時刻,您還有富餘力量與我一同作戰嗎?”

“對,查探第二個就會耗盡我的力量,查探第三個時間點,我必須付出代價。”馥祀女士道。

wωw☢t tkan☢C 〇

顧青山低聲喃喃道:“如果您不能參戰,我們的勝算將大打折扣——也就是說,我們要一次性猜對他在哪個時刻做了什麼。”

他陷入深深的沉思。

如果一個未知的敵人,在未知的時刻,佈下了未知的陷阱。

那會是在什麼時間?

他到底做了什麼?

時光太過漫長,如何去確定這個時間?

機會只有一次,沒有試錯的餘地,所以該怎麼才能猜中真相?

恐怕任何人對這樣的問題,都會感到無能爲力。

——這簡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推算。

馥祀女士也想到了這一點,嘆息着說道:“你對敵我雙方的力量和策略都做出了合理的假設,但我這麼多年小心潛伏,幾乎每一個時刻都在觀察身處時空的異常,就是怕他佈置了什麼,但從未有所發現。”

“所以您一直以來都在提防他?”顧青山問道。

“是的,畢竟他與我擁有相近的能力,我自然要防備他發現我的所作所爲。”馥祀女士道。

“您從未發現任何異常——那麼,我們可以先推測一件事,如果他有所佈置的話,一定也不願意被你發現他的佈置,所以——”

顧青山頓了一下,判斷道:“他是在您潛伏之前,就把事情佈置好了。”

馥祀女士搖頭道:“在我潛伏之前,那是一段足有一億多年的時光,依然無法確定他動手腳的時刻,更無法知道他做了什麼。”

“您瞭解他嗎?”顧青山又問。

“不,我跟他打過一場,只知道他擁有跟我差不多類型的能力,對他本身並不瞭解。”馥祀女士道。

太難了,這完全無法尋找到答案,她心中暗暗想道。

顧青山呢喃道:“你們彼此忌憚……”

“如果我是他,一定也會小心避開您,然後纔去考慮如何下手。”

“——你們避開了彼此。”

“他想做的事情,必定也和這一次的登神之戰有關,畢竟這是決定混亂紀元能否徹底降臨、秩序是否被徹底消弭的關鍵時刻。”

“所以在無窮的時光之前,他會在您無從察覺的那個時刻,做一些佈置。”

馥祀女士道:“他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這就像以有心算無心,我根本無從猜測他會怎麼做。”

顧青山搖頭道:“這次的事情,假如排除您的一切所作所爲,他能做的事情,其實有跡可循。”

“從結果來考慮,要保證混亂紀元的徹底降臨,就必須讓登神之戰的勝利者一定是混亂的真正繼承者,而不是我這樣企圖殺掉混亂真神的傢伙。”

“想要杜絕這一點……除非……”

馥祀女士只覺得自己也緊張起來,忍不住問道:“除非什麼?”

“除非在無窮的時光之前,就讓這件事變得確定。”顧青山道。

馥祀女士道:“可是隔着漫長無比的時光,變數實在太多,根本無法確定億萬年後發生的某一件事,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開始、進行、結束的——就算是我們這些等待者,也無法做到這一步。”

“不。”

顧青山吐出一個字。

他心念飛閃,飛快的思考着對方的破局之法。

“混亂之真神擁有整個紀元的扶持,是根本不會死的,所以唯有發動登神之戰,纔可以奪取神位,滅殺真神。”

“而發動登神之戰的先決條件,是必須向混亂紀元獻祭一個秩序——女士,這一點有沒有問題?”

馥祀女士道:“沒有問題,確實是這樣。”

顧青山接着說下去:“如果是這樣,那麼對方能動手腳的地方有幾個。”

“一是在參與登神之戰的人員上動手腳——這一點我相信我的同伴,因爲我對他們知根知底,再說就算他動了手腳,以我的力量也足以對付我的幾位同伴。”

馥祀女士點頭道:“你的同伴我都看過了,沒有問題。”

顧青山默了一下,繼續道:“那麼,還剩一件事,是敵人可以在億萬年前提前佈置的。”

“什麼?”

“秩序,我所獻祭的那個秩序。”

顧青山回憶起自己獻祭魔王秩序之時的情景。

從頭到尾,這個秩序沒有任何表示,也沒有任何應對。

——以這個秩序的狡猾,它不應該是這樣。

顧青山在心中來回想了許多遍,確認道:“這是敵人唯一能翻盤的地方,也是唯一能在億萬年前佈置的手段,這個手段將決定登神之路的最終走向。”

“就像女士您深入混亂的青銅殿進行臥底,暗中改變登神之戰中的考驗一樣,您的老對手做了同樣的事。”

顧青山深深吸了口氣,斷定道:“我認爲,在億萬年前,他就在諸界末日在線·魔王之序上動了手腳。”

馥祀女士看着他,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這是她第一次對比自己弱小數百倍的存在產生敬意,並且是發自深心。

她說道:“按照你的推斷,我們需要回到魔王秩序被造就的那一刻——因爲在秩序被造就之後,就沒有任何人能對秩序動手腳了。”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答案。”顧青山道。

“我們走!”

馥祀女士揮動法杖,破開虛空。

兩人深入虛空,凌空而立。

在他們的下方,是一條發光的浩瀚長河。

馥祀女士肅然道:“我們現在要逆流而上,去億萬年前,追溯諸界末日在線·魔王秩序被造就的那一刻,顧青山,你萬萬不要鬆開我的手,不然你會因爲衝破了太過漫長的時間而直接被法則殺死。”

“我明白,女士。”

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三百五十二章 正紀元第兩百零五章 新身份第五十六章 百花榜第一百一十三章 指名第六百九十九章 逃離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場之上第八十八章 融入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號第一百三十章 來自忘川的……第九百五十七章 魔龍將至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一百二十六章 神山的秘密(上)第四百四十二章 替換第兩百八十八章 刺殺(爲盟主ZuODon加更!)第八百二十一章 探尋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七百一十四章 召喚!第兩百七十三章 風劫!第一千零一章 逃離第六十章 百花宮論劍第八百六十章 真相很簡單第一百八十五章 沒想出來第七百八十七章 分裂體第五百九十七章 風雷(爲盟主幕言而心加更!)第四十二章 出世第三十六章 帷幕拉開第六百八十六章 流沙與劍(4000字大章補七夕字數,愛你們!)第四百五十九章 戰鼓起第五百八十八章 衆仙降臨!第五百二十八章 與蕾妮朵爾說第四百四十八章 最後的本源(爲盟主丨Vampire丶加更)第三百零四章 圓滿畢業第六十一章 出手第七百九十六章 王的想法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場之上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神的呼喚第三百五十二章 新生第兩百一十二章 屍骨之塔第六百二十一章 幕後的隱藏者第八十三章 序列的最終權柄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八十五章 身份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六百六十六章 關於自己的秘密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第九百五十八章 南十字星雲世界主人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五十一章 覺醒!第九百零八章 掠奪情報第二十三章 劍術進境第四百二十四章 轉輪者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審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五百五十五章 驟遇第七百五十七章 再次錯過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三百七十五章 死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七百二十四章 天宮第六百二十三章 無因之劍第三百八十八章 六道世界第五百六十一章 上古物種第兩百零一章 加入第九百六十六章 爲了你好第九百四十六章 混亂(爲書友20170528174507552加更!)第三百九十八章 比他們更兇惡第五百九十九章 迷霧中的魔龍第六百一十八章 六道爭雄之始!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二百五十四章 以一人,開道路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神第兩百九十五章 任務變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三術再聚!第五百五十八章 熵鬼之散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四十二章 覬覦第四百零一章 永恆深淵的秘密第二百九十六章 文明的滅絕!第一百八十四章 精英冠軍第一百八十三章 詭異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五百三十七章 死鬥之舞第兩百五十七章 無策第四百一十六章 亡者之音第三百二十六章 死?第三百七十一章 諸紀元前來!第三十三章 不吃我扔了第一百九十五章 見證真相!第二百三十五章 聖願之祭第三十九章 時空亂流第四百七十章 衆生對萬物(上)第四十章 聖國的秘密第五十九章 黑魚第九百七十九章 混亂的登神之路第五百七十七章 戰甲(爲盟主JSSQJX加更!)第四百零二章 封印之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搜尋
第一百零五章 顧青山中招第三百五十二章 正紀元第兩百零五章 新身份第五十六章 百花榜第一百一十三章 指名第六百九十九章 逃離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場之上第八十八章 融入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號第一百三十章 來自忘川的……第九百五十七章 魔龍將至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在天境第一百二十六章 神山的秘密(上)第四百四十二章 替換第兩百八十八章 刺殺(爲盟主ZuODon加更!)第八百二十一章 探尋第兩百九十四章 競選現場第七百一十四章 召喚!第兩百七十三章 風劫!第一千零一章 逃離第六十章 百花宮論劍第八百六十章 真相很簡單第一百八十五章 沒想出來第七百八十七章 分裂體第五百九十七章 風雷(爲盟主幕言而心加更!)第四十二章 出世第三十六章 帷幕拉開第六百八十六章 流沙與劍(4000字大章補七夕字數,愛你們!)第四百五十九章 戰鼓起第五百八十八章 衆仙降臨!第五百二十八章 與蕾妮朵爾說第四百四十八章 最後的本源(爲盟主丨Vampire丶加更)第三百零四章 圓滿畢業第六十一章 出手第七百九十六章 王的想法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場之上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神的呼喚第三百五十二章 新生第兩百一十二章 屍骨之塔第六百二十一章 幕後的隱藏者第八十三章 序列的最終權柄第四百八十四章 命運寓言第八十五章 身份第八十七章 蘭草殿第六百六十六章 關於自己的秘密第三百九十章 挖礦第九百五十八章 南十字星雲世界主人第三百五十章 斷罪天使之翼第五十一章 覺醒!第九百零八章 掠奪情報第二十三章 劍術進境第四百二十四章 轉輪者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審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活!第五百五十五章 驟遇第七百五十七章 再次錯過第七百二十八章 託孤第三百七十五章 死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七百二十四章 天宮第六百二十三章 無因之劍第三百八十八章 六道世界第五百六十一章 上古物種第兩百零一章 加入第九百六十六章 爲了你好第九百四十六章 混亂(爲書友20170528174507552加更!)第三百九十八章 比他們更兇惡第五百九十九章 迷霧中的魔龍第六百一十八章 六道爭雄之始!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尊出手第兩百一十二章 聖徒第二百五十四章 以一人,開道路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低語第一百七十八章 死神第兩百九十五章 任務變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三術再聚!第五百五十八章 熵鬼之散第五百一十六章 第三張牌第四十二章 覬覦第四百零一章 永恆深淵的秘密第二百九十六章 文明的滅絕!第一百八十四章 精英冠軍第一百八十三章 詭異第九百六十三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第五百三十七章 死鬥之舞第兩百五十七章 無策第四百一十六章 亡者之音第三百二十六章 死?第三百七十一章 諸紀元前來!第三十三章 不吃我扔了第一百九十五章 見證真相!第二百三十五章 聖願之祭第三十九章 時空亂流第四百七十章 衆生對萬物(上)第四十章 聖國的秘密第五十九章 黑魚第九百七十九章 混亂的登神之路第五百七十七章 戰甲(爲盟主JSSQJX加更!)第四百零二章 封印之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