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不去說

第647章

李麗質很生氣,因爲別人明顯是來陷害韋浩的,可是韋浩坐在這裡沒動,之前的韋浩可不是這樣的人,住要是敢欺負他,那就往死了打,韋浩對於牢房都是非常的熟悉的,每次打架都是要去刑部大牢。

“現在你連誰都不知道,你怎麼打?”韋浩笑着看着李麗質說道。

“那總有目標吧?你的敵人是誰,你也應該知道!”李麗質盯着韋浩說道。

“是啊,我也估計是這次建設城牆的事情,引起別人憤怒了,他們要怪也怪不到老爺你頭上啊,是皇上要收回土地的!”李思媛坐下來,看着韋浩也勸了起來。

“不管他們,愛誰誰,等着吧,慢慢會浮出水面的,等着就是了!”韋浩笑着看着她們說道,心裡其實已經不着急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麼肯定會有一個結果的,

自己不可能因爲這個謠言,就要身敗名裂,終究還是要查出來,

而在皇宮裡面的李世民,此刻也是知道了外面的謠言。

“他們的計劃已經展開了嗎?”李世民坐在那裡,看着陳公公問了起來。

“是的,祿東贊從長孫無忌府上出來了後,長孫無忌就開始給南方那些人寫信,這些謠言就是從南方過來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查都沒有辦法查!”陳公公看着李世民點頭說道。

“膽子這麼大啊,越來越放肆了,朕真是的給他太多的機會了,他都這樣揮霍嗎?還和祿東贊勾結在一起,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李世民很無奈的說道,自己對於長孫無忌是可以的,幾次犯錯,自己都是看在之前的功勞的份上,沒有處罰他,

這次收回土地,也是他帶頭,自己也沒有處罰太狠,沒想到,他還變本加厲了,還要繼續搞事情,這個讓李世民也是無奈了!

“皇上,現在該如何處置?”陳公公看着李世民問道。

“等着吧,朕倒要看看,他能夠糾集多少人,朕一塊收拾了,最好!”李世民坐在那裡,笑了一下說道。

“是!”陳公公點了點頭,知道李世民這邊肯定是有計劃的,當初留着祿東贊就是爲了打吐蕃做準備的,現在祿東贊還在作死,那估計是離死不遠了。

很快,陳公公就出去了,

而李世民就是坐在承天宮裡面,想着這件事,差不多一個時辰後,李世民站了起來,到了窗戶邊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冷笑了一下,

接下來的幾天,謠言是越來越多,反正說什麼都有,甚至還有人說,韋浩想要扶持李麗質當女皇的,謠言是源源不斷啊,

但是朝堂這邊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很多大臣在等着李世民發話,但是李世民那邊沒有任何消息傳來了,很多大臣都懷疑李世民是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所以,就有大臣上書了,把這件事寫在奏章裡面,希望讓李世民注意到,可是李世民就是沒有表態。

“這,皇上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樣的謠言都不管了嗎?”長孫無忌此刻也是裝着一副很着急的樣子,看着其他的人問道。

“現在還不知道消息,皇上那邊肯定也是在查!”李靖看了一下長孫無忌說道,有關韋浩的這些謠言,

李靖是非常擔心的,那些謠言說是有板有眼的,不知道的人,是真的會相信的,而且現在,也沒有人站出來爲韋浩正名,自己還不能站出來,關鍵是,房玄齡現在也不站出來,這個讓李靖很意外,也有點傷心,

另外,太子那邊,魏王和吳王那邊,都沒有人站出來,李靖感覺是有點反常,所以,

下朝後,李靖找了一個理由提前走了,直奔韋浩的府上,剛剛到了韋浩府上,就直奔書房這邊。

“來,岳父,這麼這個時候過來,不是需要去當值嗎?”韋浩馬上給李靖泡茶。

“你呀,還有心思喝茶啊,這些謠言可是能夠要你的命的!”李靖着急的看着韋浩說道。

“岳父,要我的命,我着急也沒有用啊,一切還不是看父皇的意思,再說了,我可是什麼也沒有做啊,這樣謠言就能夠要了我的命,大唐不可能這麼差吧?”韋浩笑着看着李靖說道。

“誒,也不知道這個謠言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怎麼會這麼快呢,皇上那邊也沒有說法,現在大家都在猜皇上的意思!”李靖坐在那裡,嘆氣的說道。

“有什麼好猜的,那些大臣無非就是想要順勢彈劾,想要弄倒我,沒事,我還不想當官呢,哪怕是洛陽刺史,我不當都沒有關係,何苦那麼累是不是?”韋浩笑着看着李靖說道。

“話可不是這麼說,慎庸啊,你還是要考慮清楚,實在不行,去一趟皇宮,和皇上說清楚!”李靖勸着韋浩說道。

“不去,有什麼去的?父皇如果相信我,那麼此事,也就起不了什麼波瀾,如果不相信我,我去有什麼用,管他呢!”韋浩擺手說道,壓根就不想去,

既然有人要攻擊自己,那自己肯定不能去,一切看他們的意思,現在自己就是不知道對手是誰,如果知道是誰,那就好玩了,

不過韋浩心裡想着,要不就是祿東贊,要不就是長孫無忌,最後就是世家,但是自己和世家那邊,現在關係也是緩和了很多,他們要對付自己的可能性不大,那麼就是祿東贊和長孫無忌了,甚至說,是他們聯手起來也不一定,反正這件事,自己還是先等等。

“誒,要不,老夫去問問陛下的意思?”李靖坐在那裡,對着韋浩問道。

“不用,去問幹嘛?”韋浩擺手說道,不希望李靖去,他心裡清楚,李世民不可能對付自己,如果這個時候對付自己,對於大唐來說,損失太大了,李世民也不可能因爲謠言治國,

如果是這樣,以後那些大臣,誰不自危,到時候還怎麼治理天下?只是這些謠言,確實是誅心,居然說自己想要讓他們兄弟自相殘殺,這不是逼着自己站隊嗎?可是自己怎麼站隊?

再說了,如果自己站隊,李世民都不會答應,這樣可是會干擾他整個培養接班人的計劃。李靖在韋浩府上坐了一會,就回去了,而在東宮那邊,李承乾也是知道了這個謠言,也很惱火。

“誰這麼惡毒啊,還散發這樣的謠言?”李承乾看到了謠言奏章後,也是氣憤的不行。

“殿下,這些謠言從南方過來的,現在有可能全國都知道了,都說韋浩是我朝的司馬昭!”高履行也是看着李承乾說道。

“怎麼可能?給孤查,到底是誰,給孤查到源頭上去!”李世民對着高履行說道。

“是,殿下,只是恐怕不好查啊!”高履行也是爲難的說道,

這還怎麼查,對手很聰明啊,一開始不在京城這邊傳播,而是從南方那邊傳過來,這樣就沒有辦法追查了。

而在李世民這邊,也有大臣彙報這件事,李世民看都不看,就知道是長孫無忌他們弄的,現在他不着急,就看他們能夠蹦躂到什麼時候,也好洗清一些大臣,

上次收回土地,洗掉了一些,但是還不夠,還需要繼續清洗纔是,現在那些勳貴太有錢了,如果以後大唐就被他們控制着,那大唐會有麻煩的,一些勳貴,居然還有二心,那自己是不能容忍的!

“皇上,外面有關慎庸的謠言,皇上你可知曉?”長孫皇后看着李世民問了起來。

“你都知道了,朕還能不知曉?”李世民笑了一下說道。

“是,皇上,只是,這些人用心歹毒,他們想要廢掉慎庸,此事,皇上你還是需要爲慎庸做主纔是!查清楚背後之人,定要嚴懲纔是!”長孫皇后對着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點了點頭,心裡想着如果不是因爲你,自己早就收拾他了,貪得無厭,心胸狹窄,都已經警告他多次了,還是屢教不改,這讓李世民是非常惱火的,不過,還是需要等等纔是。

第二天,韋浩就帶着下人,前往韋浩那邊開始冰釣了,繼續弄一個帳篷,坐在帳篷裡面烤火,釣魚,很舒服,而李世民得知韋浩前往韋浩釣魚了,也是很惱火。

“這個兔崽子去釣魚也不叫朕?就自己一個人去,對了,你知道冬天怎麼釣魚嗎?冬天魚也會開口嗎?”李世民說着看着王德問了起來。

“陛下,小的可不知道,小的沒怎麼釣過魚,不過,夏國公對於釣魚確實是有一套,也許是有辦法的!”王德馬上回答說道。

“不行,那個什麼,你明天早上去一趟慎庸的府邸,告訴他,帶着他那些釣魚的工具到皇宮來,朕要和他在湖裡面釣魚,朕現在也是手癢的很!”李世民對着王德交代說道。

“是,皇上,晚上小的就去通知去!”王德馬上點頭說道,

晚上,韋浩釣魚回來,就得到了通知了。李麗質得知這個消息,很開心,馬上就到了韋浩的書房。

“老爺,你晚上早點睡覺,明天要進宮和父皇去釣魚呢!”李麗質到了韋浩身邊,對着韋浩說道,本來她是想要去找李世民的,自己夫君被人說成這樣,那自己肯定是不服氣的,不過韋浩不讓。

“你爹就是想要偷學我的那些技術,你瞧瞧你爹弄的那些漁具,全部都是最好的,他居然讓工部給他做,你說過分不過分?那些魚竿,魚線,還有漂浮,都是工部做的,好的很,我想要找他要點,他都不給我,

還有那些魚鉤,哎呦,大大小小的都有!這次我去皇宮,我可是順點回來了,不行了,你爹的那些東西,太好了!”韋浩坐在那裡,羨慕的說道。

“你就不會找人做做啊?咱家也不是沒錢,能花幾個錢?”李麗質也是笑着看着韋浩說道。

“那是錢的事情嗎?那是沒這樣好的工匠的事情,好的工匠,都在工部!”韋浩無奈的看着李麗質說道。

“工部你這麼熟悉,你找人去啊?”李麗質笑着說道。

“我好意思嗎?”韋浩還是很無奈。

“給錢啊,重金!”李麗質再次提醒着韋浩。

“對哦,我可以給錢啊!”韋浩此刻纔想到了這點。

“不過這次你去和父皇釣魚,估計也會說這件事,到時候你可要好好和父皇說!”李麗質對着韋浩提醒說道。

“說什麼?有什麼好說的,沒事,你不懂!”韋浩笑了一下襬手說道。

“我怎麼不懂,外面可是傳的沸沸揚揚的!”李麗質一聽韋浩這麼說,馬上着急的說道。

“哎呦,說你不懂就是不懂,沒事的,你放心就是了!”韋浩無奈的對着李麗質說道。

“你不說,我去說,總不能讓那些謠言一直在吧?”李麗質還是不服氣的說道。

“沒事,悠悠衆口,你還想要堵住他們不成,無妨的,讓那些謠言傳起來吧?這件事,我不可能會去和父皇說的!”韋浩還是搖頭說道,不去說。

“你,你,氣死我了,你就讓他們這樣敗壞你的名聲嗎?”李麗質很生氣的看着韋浩說道。

“什麼名聲,我韋浩是二憨子,機緣巧合,認識你,娶了公主,發了家,封了爵,還有什麼好要求的,可以了,現在我就是想着,天天不工作就好,天天這麼平躺着,什麼也不管,想要去釣魚就釣釣魚,等孩子們大了,我就教他們本事,這樣多好,何必呢!”韋浩笑着勸了起來。

“我不是擔心他們不給你這樣的好日子過嗎?”李麗質還是擔心的看着韋浩。

“不會的,這點我還是清楚的,你放心就是了!”韋浩笑了一下說道,對於李世民,韋浩還是瞭解的,他不會這麼做,而且,也沒有理由這麼做,自己可是他女婿,而且,對大唐的幫助這麼大,自己如果真的有權力慾望,他是能夠看出來的,但是自己是真的沒有啊。

“誒!”李麗質也是坐在那裡嘆氣,本來她也是希望韋浩能夠休息一下,這幾年,確實是忙壞了,但是那些人就沒讓韋浩消停過。

第260章隨便弄弄第479章管理軍事第126章吃驚的李承乾第61章算計第620章併入大唐?第154章吃不下去了吧第13章搶酒樓第194章說出來你都不相信第451章不能丟了面子第494章各自的考慮第50章妹夫?第59章和我爹沒關係第382章又沒扳倒第34章瘋了?打架了?第471章太會玩了第489章回京第472章抄家第651章開始查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第176章玩也很累第467章雄心計劃第291章韋浩的粉絲第353章暴怒第117章怎麼補償我?第162章臭氣熏天第467章雄心計劃第176章玩也很累第680章多慮了第269章韋浩特殊第276章不懂不瞎說第88章火藥第588章各方反應第648章交換意見第588章各方反應第362章一步一步來第673章有推手第66章不敢露面第105章我保你了第242章獨享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593章都來了第374章錢多了怎麼辦?第457章很不爽第378章我長的好欺負第152章來了第655章韋挺出事第37章要分家過第九章你想幹嘛?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560章都是禿鷲第627章李泰的成熟第284章繼續肛第687章太原第550章互相不滿第614章我要揍他一頓第299章好安靜第143章連自己族長家都炸第539章秦叔寶第661章難受的長孫皇后第118章你是常客第437章韋圓照的擔憂第363章發愁第326章出來了第60章不是我第90章這個好玩第672章替我做主第443章各有算計第283章20個陪嫁丫頭?!第二十七章誒,哥們第266章都盯着呢第651章開始查第654章定州建城第535章又被彈劾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12章皇帝也缺錢第679章難得休息第326章出來了第421章京兆府第577章李大亮第632章 真的受不了啊!第605章成熟的李承乾第445章截然不同第114章去坐牢吧(六更求月票)第499章顧慮第191章是啊,我就是懶第17章親自道歉第654章定州建城第93章去工部第660章倍有面子第19章真單純第100章不是當官的料第537章送禮第647章不去說第472章抄家第70章他敢第615章 恨鐵不成鋼第153章世家算什麼?第417章杜構出山第334章大怒第437章韋圓照的擔憂
第260章隨便弄弄第479章管理軍事第126章吃驚的李承乾第61章算計第620章併入大唐?第154章吃不下去了吧第13章搶酒樓第194章說出來你都不相信第451章不能丟了面子第494章各自的考慮第50章妹夫?第59章和我爹沒關係第382章又沒扳倒第34章瘋了?打架了?第471章太會玩了第489章回京第472章抄家第651章開始查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第176章玩也很累第467章雄心計劃第291章韋浩的粉絲第353章暴怒第117章怎麼補償我?第162章臭氣熏天第467章雄心計劃第176章玩也很累第680章多慮了第269章韋浩特殊第276章不懂不瞎說第88章火藥第588章各方反應第648章交換意見第588章各方反應第362章一步一步來第673章有推手第66章不敢露面第105章我保你了第242章獨享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593章都來了第374章錢多了怎麼辦?第457章很不爽第378章我長的好欺負第152章來了第655章韋挺出事第37章要分家過第九章你想幹嘛?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560章都是禿鷲第627章李泰的成熟第284章繼續肛第687章太原第550章互相不滿第614章我要揍他一頓第299章好安靜第143章連自己族長家都炸第539章秦叔寶第661章難受的長孫皇后第118章你是常客第437章韋圓照的擔憂第363章發愁第326章出來了第60章不是我第90章這個好玩第672章替我做主第443章各有算計第283章20個陪嫁丫頭?!第二十七章誒,哥們第266章都盯着呢第651章開始查第654章定州建城第535章又被彈劾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12章皇帝也缺錢第679章難得休息第326章出來了第421章京兆府第577章李大亮第632章 真的受不了啊!第605章成熟的李承乾第445章截然不同第114章去坐牢吧(六更求月票)第499章顧慮第191章是啊,我就是懶第17章親自道歉第654章定州建城第93章去工部第660章倍有面子第19章真單純第100章不是當官的料第537章送禮第647章不去說第472章抄家第70章他敢第615章 恨鐵不成鋼第153章世家算什麼?第417章杜構出山第334章大怒第437章韋圓照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