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雪雁回家

第633章

雪雁說想要回一趟孃家,但是李麗質因爲要陪着韋至仁睡覺,所以就沒有辦法去吵,韋浩也知道,思媛沒在府上,帶着韋至仁和韋慧嬌前往李靖府上了,已經派人來通知了,這次要在孃家玩幾天,說是回孃家,就是隔一堵牆,不過,李思媛就是想要在孃家玩,那也沒有辦法,現在家裡沒人能做主了。

“行,明天帶至理回去,那個儀仗方面的東西,要準備好,至理是國公,國公出門,該有的儀仗要有,晚上我去和麗質說一聲,另外,管家!”韋浩說着就喊了起來,外面管家聽到了,連忙跑了進來。

“老爺!”王管家進來後,看着韋浩說道。

“明天雪雁夫人要回孃家,要帶着大公子去,你呢,準備好儀仗的東西,另外,給夫人帶上2000貫錢,交給雪雁,到時候雪雁好給他的家人!”韋浩坐在那裡,對着王管事吩咐說道。

“好的,老爺,明天一大早就會準備好!”王管家馬上點頭說道。

“行,去吧!”韋浩對着王管家說道,

王管家出去後,韋浩就是逗着韋至理玩着,雪雁也是在一旁逗着,玩了一會,雪雁知道韋浩肯定是有事情的,就抱着韋至理離開,這小子還不願意走,被抱走還哭,

韋浩也不管,兒子可不能慣着,哪能什麼都依着他,更何況,現在他就是國公了,性格要養好纔是,否則,到時候長大了不說成器,萬一是一個敗家子就麻煩了。

晚上,韋浩忙完了以後,就前往李麗質臥房那邊,李麗質正在看書。

“嗯,三郎歲了?”韋浩開口問道。

“睡了,哄着睡着了,就讓奶孃帶着去睡覺了,這小子,現在可粘人了!”李麗質過來開口說道,接着幫着韋浩拖鞋,馬上就有丫鬟端水過來,給韋浩洗臉什麼的。

“對了,昨天三個姨奶奶,給這些孩子每個人100貫錢,說是喜錢,我讓他們拿了,改天我去看看奶奶們去,看看她們的庫房還有錢沒有,沒有的話,我就補充一些進去!”李麗質對着韋浩說道。

“好,給了就拿,老人的意思,要是不拿,她們還生氣呢,都是她們的寶貝,小時候,我要是沒錢了,就去找奶奶去了,一問一個準,後面被我爹打怕了,不敢去了!”韋浩笑着說道。

“奶奶說了呢,說你小時候最調皮,不過,奶奶就說你聰明,喜歡你!你可是二憨子,和聰明搭不上邊吧?”李麗質取笑的看着韋浩說道。

“開玩笑,我是我奶奶的寶貝,家裡唯一一根苗,我就是傻子,在她們的眼裡,那都是聰明絕頂。這兩年,忙,沒怎麼在奶奶身邊,你和思媛,有空就帶孩子們去看看她們,沒事也接她們過來,她們不會在這邊過夜的,這個我知道,但是白天她們還是會來的!”韋浩交代着李麗質說道。

“知道,你放心吧!”李麗質點了點頭說道。

“嗯,對了,和你說件事,今天雪雁本來想要來找你,但是你陪着三郎睡覺,就沒敢來,她娘生病了,想要回家一趟,我同意了,讓他帶着大郎回去,同時準備國公的儀仗,另外讓她帶2000貫錢回去!”韋浩對着李麗質繼續說道。

“生病了?行,明天早上我去問問,看看是不是帶一點補品回去!”李麗質聽到了,愣了一下,馬上開口說道,

雖然她們是妾,但是給韋浩生了孩子,那就是韋浩的人,不管怎麼樣,從夏國公府出去的人,可不能讓人小看了,再說了,雪雁的兒子也是國公,以後,分家後,雪雁也是跟着大郎過日子的,

所以,在家裡,除了思媛和麗質,就屬於雪雁最特殊,當然,大郎現在也是喊李麗質和思媛爲娘,而且,喊雪雁爲三娘,也是娘,這也是給雪雁的一種特殊待遇。

“好,反正這樣的事情,你們安排好!”韋浩點了點頭,

第二天,李麗質就去找了雪雁,吩咐下人從庫房當中,提了不少補品回去,同時,帶好了國公的儀仗,做馬車會孃家,雪雁的孃家在萬年縣郊區,也不算遠,坐馬車差不多一個時辰就到了,雪雁的家裡在一個小村子裡面,看到了浩浩蕩蕩的馬車和國公儀仗,那些百姓也是遠遠的看着,不敢靠前。

雪雁抱着韋至理下了馬車,雪雁的兄長和父親也都是全部出來了,這是雪雁近三年來,第一次回家。

“爹,大兄,二兄!”雪雁看到了他們,馬上哭着喊道。

“誒,快,快進屋閨女!”雪雁的父親劉大苟激動的說道,而雪雁的兩個兄長,也是紅着眼看着自己的妹妹,當初是實在養不起了,才把雪雁賣出去的,沒想到,現在成了國公的小妾,而且生的兒子,也是國公。

“孃親呢,現在可好?”雪雁開口問了起來。

“快不行了,就盼着你回來了,說是對不住你,臨死前想要再看看你,你也好幾年沒回家!你娘想你想到了厲害!”劉大苟擦着眼淚說道。

“誒,我,我進去看看!”雪雁也是流着淚說道,

本來劉大苟想要抱韋至理,但是韋家的管事的不讓,開玩笑,這個可是國公爺,萬一有一個閃失,他們的命都有丟了,再說了,韋府也有規矩,韋家的孩子,不經他們之手,

更何況,韋至理可是韋浩的長子,如果有閃失,老太爺和老夫人可是饒不了他們的,再說了,韋至理也不能喊劉大苟爲外公的,他們的外公,只能是李世民和李靖。這個也是這個時代的規矩,小妾的孩子,是隨着主母那邊的關係的,生母的那邊的關係,年少之時,他們是不能輕易走動了,除非是成家了,分家了,才能走動。

雪雁看到了孃親瘦如枯骨,痛苦的不行,兩個嫂嫂也是勸着,而雪雁的孃親也是笑着拉着雪雁的手,看到了雪雁那一身的打扮,欣慰的笑着,安撫着自己的閨女,雪雁坐在那裡,陪着孃親聊着天,

中午,還是國公府上帶來的那些廚子們做的飯菜,那些原料也是從府上帶過來的。雪雁坐在那裡招呼着父親兄長嫂嫂們吃飯,聊了一會天,然後交給了劉大苟2500貫錢,其中500貫錢是雪雁的私房錢,她的私房錢比較多,因爲韋至理是國公,還有俸祿的錢。交代他們拿着這些錢,去買一些田地,做一個富家翁,吩咐那些侄兒們,要好好讀書。

“閨女啊,你在國公府,還好不?”劉大苟心疼自己的閨女,開口問道。

“好,真的很好,國公爺一家都是好人,而且一直行善,大夫人是公主殿下,二夫人是之前的國公府的小姐,對我都不知道,加上你外孫,已經封了國公,所以,在韋府,我是沒有的人敢欺負的,那些藥材,也是夫人給的,錢是老爺給的,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在那邊啊,有單獨的院子,要很多下人使喚着,也幫着二夫人管着家裡的事情,老爺很忙,每天都是要辦差的!”雪雁笑着看着他們說道,這個是真心話,

自己作爲一個窮苦人家,能夠跟了韋浩,能夠有一個國公的兒子,那是天大的幸運了,而在韋府,別說是她,所有的陪嫁丫頭,都是過的不錯,不會有那種勾心鬥角,不敢啊,李麗質是公主,誰敢?

另外,韋富榮夫婦那是出了名的好人,善人,在這樣的家庭,你就是想要勾心鬥角,都沒有人和你做對手,相反,反正會讓自己非常難堪。

“妹妹,你瞧着你大侄兒,今年已經十三了,哥一直放他讀書,這次想要去京城那邊求學,希望能夠進入到皇家學院,不知道你有辦法沒有?”雪雁的大兄看着雪雁說道,而大嫂也是盯着她,都希望雪雁能夠出把力,把他們的兒子帶出去,讓他們的兒子有出息。

“按理說,是很難容易,皇家學院是我們家老爺創建的,可是這樣的事情,府上還真沒有人辦過,老爺的那些姐姐們的孩子,最大的,也還沒有到年紀,

這樣吧,我有空問問老爺,如果有消息了,我派人回來,不過,如果你們沒什麼事情,就不要到府上來找我,大戶人家規矩多,不要說你們,就是老夫人的弟弟,都不能在府上居住的,府上女眷多,需要避嫌!”雪雁看着他們說道。

“知道,知道!”大兄聽到了,連忙點頭說道。

“我一定問問,但是現在我不敢答應你們,大侄兒如果能考上,以後在京城的讀書的費用,姑姑掏了!”雪雁摸着坐在旁邊的大侄兒說道。

“謝謝姑姑!”雪雁的大侄兒馬上行禮說道。

“嗯,有點讀書人的樣子,好生讀書!”雪雁很高興的看着大侄兒,也希望他有出息,

而此刻韋浩和李麗質他們,也是抱着孩子,在東宮玩着,剛剛吃完了午飯,李承乾夫婦邀請大家去涼亭那邊坐着,韋浩他們也去,反正中午韋浩也沒有喝酒,大家也沒有怎麼喝酒。

“慎庸,坐着,都是自家人,隨意點,大姐夫,大姐你們也坐着!”李承乾招呼他們坐下,大家坐在一起,都是一家人。

“這次好不容易,都在京城,尤其是慎庸,這一去洛陽就是一年,現在纔回來,孤呢,又不能離開長安,想要聚一次可是難了!”李承乾坐下後,對着他們說道。

“是!”大姐夫蕭銳笑着點頭說道,他也是正好這兩天回來,本來是在外面爲官的,這不是蕭瑀身體有恙,他就請假回來了看看。

“嗯,可是不容易,你瞧瞧慎庸黑的!”王敬直也是點頭說道。

“我姐夫就是閒的,你說種地的事情,你指揮他們去幹就好了,那裡需要天天去?”李泰也是坐在那裡說道。

“嗯,慎庸做事情,確實是用心,怪不得父皇誇獎你,那天得知水稻的產量達到了400斤,我可真被鎮住了,有了這麼多糧食,我大唐百姓,就不會缺糧食了,以後,就沒有饑荒了!”李恪此刻也是誇讚的說道。

“嗯,有沒有饑荒不過,不過,只能國內不亂,那麼百姓捱餓的可能性要低一些,現在我們大唐就是需要擴張了,必須對外面擴張,不過也不着急,慢慢來,大唐也需要外面的強敵來保持將士的戰鬥力!”韋浩坐在那裡,笑了一下說道。

“慎庸,說到了擴張,你說說,我們接下來是往什麼地方擴張?”這個時候,李恪看着韋浩問了起來。

“這個可不能在這裡說,大家隨便聊天就好,你們可不要忘記了,之前可是有謠言,說是慎庸泄露了消息出去,估計這事啊,是和朝堂內的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有關!”李承乾馬上阻止說道,他不希望韋浩在這裡說。

“什麼別用用心,就是祿東贊交好的那幾個人,這幾天我是沒有碰到他,我要是碰到他了,你可我怎麼收拾他!”李泰坐在那裡,不屑的說道。

“魏王,你可別,別亂動手,現在可不是動手的時候!”韋浩一聽,馬上喊住了李泰,可不要打草驚蛇,如果真的要收拾,自己也會去收拾,壓根就不需要李泰,現在可是要養着他,等明年開戰的時候,可是有好藉口的,李世民的情報人員,一直在收集着祿東讚的資料,等時機成熟了,就能夠動手了。

“姐夫?你這是?”李泰聽到了韋浩這麼說,遲疑的看着韋浩。

“你姐夫擔心你去打架,那是外臣,到時候弄的兩國都不好說話,可不許衝動,誒,我發現你這個臭小子,最近尾巴翹上天了是不是?動不動就收拾人?”李麗質說着就開始揪着李泰的耳朵,李泰連忙喊饒命。

“消停點,聽到沒有,別給父皇和大哥找麻煩,更不要給你姐夫找麻煩!”李麗質盯着李泰警告說道,李泰連忙點頭,他就是怕李麗質啊,從小就被打出了陰影了。

第505章挨掐第486章要出大事第518章宴會第454章見侯君集第568章危機第120章連根拔起第308章甘露殿不能來第426章好久不見第451章不能丟了面子第110章岳父啊!第234章跟我比敗家?第249章又來了?第434章鬱悶的李麗質第531章李世民的手段第102章威脅我?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577章李大亮第227章父子合作第250章坐牢算啥?第638章拔除荊棘第204章李世民很委屈第435章李世民憤怒第243章疑惑的韋挺第240章刺激死你第348章李世民的操心第113章在外面不能喊第72章鄙視李世民第168章岳父,求個官!第50章妹夫?第47章讓朕打借條?第404章和我沒關係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108章要面聖了第327章蔬菜第76章借條第450章開地圖炮第591章生孩子湊一塊第293章他欺負我第385章李世民的感悟第261章瞧不起人啊第307章世家的覺悟第443章各有算計第158章李世民的得意第229章祭祖第207章心知肚明第617章進攻順利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141章硬氣的韋富榮第371章大變樣第66章不敢露面第90章這個好玩第596章錢太多了第93章去工部第276章不懂不瞎說第218章問計第41章你還敢來?第270章都不錯第183章反坑回來第48章全套準備第560章都是禿鷲第224章一個也別想走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64章氣的心疼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589章鬱悶的李麗質第113章在外面不能喊第93章去工部第145章冷不死你(求月票)第385章李世民的感悟第241章我什麼都不知道第181章緊張的李思媛第585章李泰問計第588章各方反應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372章都瘋了第362章一步一步來第78章天大的好事第310章上眼藥第597章一切皆有可能第627章李泰的成熟第124章知道害怕了(16更求月票)第418章一世好友第71章辦大事第360章民部有意見第386章抽籤完成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617章進攻順利第153章世家算什麼?第171章遇到剋星了第585章李泰問計第61章算計第411章又被坑第651章開始查第316章爲朝堂做個牢第597章一切皆有可能第551章魔障了第610章 韋浩的提醒第435章李世民憤怒第647章不去說第265章香餑餑
第505章挨掐第486章要出大事第518章宴會第454章見侯君集第568章危機第120章連根拔起第308章甘露殿不能來第426章好久不見第451章不能丟了面子第110章岳父啊!第234章跟我比敗家?第249章又來了?第434章鬱悶的李麗質第531章李世民的手段第102章威脅我?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577章李大亮第227章父子合作第250章坐牢算啥?第638章拔除荊棘第204章李世民很委屈第435章李世民憤怒第243章疑惑的韋挺第240章刺激死你第348章李世民的操心第113章在外面不能喊第72章鄙視李世民第168章岳父,求個官!第50章妹夫?第47章讓朕打借條?第404章和我沒關係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108章要面聖了第327章蔬菜第76章借條第450章開地圖炮第591章生孩子湊一塊第293章他欺負我第385章李世民的感悟第261章瞧不起人啊第307章世家的覺悟第443章各有算計第158章李世民的得意第229章祭祖第207章心知肚明第617章進攻順利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141章硬氣的韋富榮第371章大變樣第66章不敢露面第90章這個好玩第596章錢太多了第93章去工部第276章不懂不瞎說第218章問計第41章你還敢來?第270章都不錯第183章反坑回來第48章全套準備第560章都是禿鷲第224章一個也別想走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64章氣的心疼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589章鬱悶的李麗質第113章在外面不能喊第93章去工部第145章冷不死你(求月票)第385章李世民的感悟第241章我什麼都不知道第181章緊張的李思媛第585章李泰問計第588章各方反應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372章都瘋了第362章一步一步來第78章天大的好事第310章上眼藥第597章一切皆有可能第627章李泰的成熟第124章知道害怕了(16更求月票)第418章一世好友第71章辦大事第360章民部有意見第386章抽籤完成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第617章進攻順利第153章世家算什麼?第171章遇到剋星了第585章李泰問計第61章算計第411章又被坑第651章開始查第316章爲朝堂做個牢第597章一切皆有可能第551章魔障了第610章 韋浩的提醒第435章李世民憤怒第647章不去說第265章香餑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