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我要揍他一頓

第614章

李承乾說讓李愔接旨,李愔愣了一下!

“還不跪下!”李承乾不悅的看着李愔說道,李愔看了一下李恪,李恪把頭扭到一遍去了,不想去看他,自己該幫都幫了,他自己要往這條路走,自己有什麼辦法?李愔沒辦法,跪下,

而李承乾看他跪下了,展開聖旨,就開始宣讀了起來,宣讀好了後,皇室這邊也派人過來了,直接過去扶着李愔起來,

接下來,李愔就要前往皇家的牢房,等案件查清楚後,就會送到南方去。

“不可能,不可能,父皇怎麼可能會這樣做,怎麼可能會下達這樣的聖旨?”李愔此刻反應過來了,大聲的喊着。

“帶走吧!”李承乾擺了擺手,一句話都不想說了,皇室這邊也是押着李愔出去。

“按照這些名單抓人!抓完了,報給監察院,讓監察院去調查!”李承乾把信封給了刑部的尚書李道宗,李道宗嘆氣了一聲,接着看着李承乾問道:“你們就不能想想辦法?”

“皇叔,你還不清楚裡面的事情,如果他不是孤的弟弟,孤能夠要了他的命!”李承乾說完就轉身走了,李恪也是跟着轉身走了。

“這,哎!”李道宗也是嘆氣了一聲,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說了,一個皇子,瞬間成了一個庶民,如果不是犯了大錯,也不可能是這個下場。

很快,李愔就被押走了,連讓他後悔的機會都不給。而李恪也是對着太子說着:“大哥,我得去一趟皇宮!”

“去吧,讓楊妃知道,好好勸勸,餓不着他,他自己要這樣,你和慎庸也幫了忙,他還這樣乖張,那就沒有辦法了,孤回去後,會和太子妃說的,另外,你也可以帶楊妃去一趟大牢,見見也好!”李承乾點了點頭,對着李恪說道。

“多謝大哥!”李恪拱手說道。

“誒,行了,孤走了!”李承乾也是嘆氣了一聲,走了,李恪此刻只能前往後宮那邊,見到楊妃後,

楊妃開始還很高興,好不容易纔能見到兒子一次。

“娘,六郎被貶爲庶民了!”李恪過去扶住了楊妃,接着低沉的說道。

“什麼?”楊妃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就扭頭看着李恪。

“就剛剛的事情,聖旨是剛剛到的,讓太子殿下去宣旨的,貶爲庶民,流放南方,地方還沒有定!不過,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李恪不敢看楊妃的眼睛,開口說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楊妃這個時候,有點發軟,看着李恪問了起來。

“母后,此事,誰都不能怪,要怪就怪他自己,他非要亂說,他以爲他說的話,父皇會不知道,他以爲父皇不會收拾他,他算什麼東西?慎庸爲了大唐做了多少事情?

他是父皇的女婿,是長公主的夫君,就算父皇不出手,太子殿下和四郎,還有麗質知道了,能放過他,如此羞辱慎庸,誰都不能容忍他,甚至說,母后也不會容忍他,慎庸可是母后最滿意的女婿!”李恪此刻也是非常生氣的說道。

“他到底說什麼了?”楊妃盯着李恪質問着。

“他說,慎庸沒資格喊父皇,說只不過是一個駙馬而已!”李恪低頭說道。

“這個混蛋,他,他,他怎麼這麼糊塗啊,他有什麼資格啊?慎庸爲了大唐做的事情,天下都有目共睹,他,他!”楊妃此刻急的啊,眼淚全部下來了。

“娘,太子殿下說了,我等會陪你去看他!”李恪開口說道。

“不,不,娘不去,娘不能去看他!”這個時候,楊妃突然搖頭說道。

“娘?”李恪非常不解的看着楊妃,怎麼能不去看他呢?

“兒啊,娘不能去啊,娘要是去了,你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娘不能去,這個混蛋,這個混蛋啊,他是要害你啊,他是害你啊!”楊妃此刻哭着說道,

她知道自己兒子有野心,也知道李恪是有機會的,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也表明,李世民還是喜歡李恪的,只是要等,等太子殿下犯錯誤,

但是這次李愔出了這樣的事情,是一定會牽連到李恪的,如果自己去了,首先皇后那邊就不會滿意,另外皇族這邊也不會滿意,他們都是非常喜歡韋浩的,韋浩受了這樣的委屈,本來就需要伸冤,現在自己去看了,就把那些人全部得罪了,到時候他們如何幫李恪?

“娘,我,我真的盡力了,我罵了,也打了,我還把他府上的大門都給撞爛了,就是希望他去找慎庸道歉去,他就是不去啊,還口出狂言,我!”李恪此刻也是感到非常的委屈,自己都爲了他做了這麼多了,他依舊我行我素。

“你去找慎庸,現在能救他的,就是慎庸,快去,慎庸現在就是在宮裡面,陪着你阿祖,你阿祖也喜歡你,快去,去求慎庸!”楊妃此刻想到了這點,開口說道。

“娘,我前天晚上就去了,慎庸沒有開口,現在我還怎麼找?”李恪非常爲難的看着楊妃說道。

“快去,之前是之前,現在是處罰已經下了,也許慎庸能幫忙!”楊妃看着李恪着急的說道。

“行,我去,只是!”李恪此刻還是不想去,沒臉去求啊,李愔如此攻擊韋浩,自己還要去求韋浩救李愔,換誰也不會答應啊。

“無妨的,現在處罰已經下了,六郎承擔了後果了,現在讓慎庸出手幫一下,我想他會幫的。”楊妃看着他開口問道。

“行吧,我去!”李恪沒辦法,只能答應說去,

很快,李恪就離開了後宮,前往李淵的宮殿當中,到了裡面,發現韋浩真陪着李淵喝茶聊天,同時下着圍棋,韋浩下圍棋本來就不行,就是知道規則,壓根就沒有怎麼去研究過,根本就不是李淵的對手。

“吳王來了,快,你來,你來陪老爺子下,老爺子太過分了,你瞧着!”韋浩看到了李恪過來,馬上站了起來,指着棋盤,對着李恪說道。

“你小子,真不行,太臭了!”李淵也是得意的指着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翻了一個白眼。

“來,恪兒,你來!”李淵笑着對着李恪招手說道。

“行,哎!”李恪點了點頭,先嘆氣了一聲。

“怎麼了,到老夫這裡來,不高興啊?”李淵笑着看着李恪問道。

“不是,是,誒,六郎被貶爲庶民了。聖旨剛剛到的!”李恪嘆氣的說道。

“什麼,貶爲庶民,怎麼可能,之前都沒有消息?”韋浩聽後,非常震驚的看着李恪,李淵也很吃驚,大過年的,出這麼大的事情。

“他怎麼了,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李淵也追問了起來。

“這個先不說,老爺子,我們來處理,爲何這麼突然?”韋浩對着李淵說完了,馬上就看着李恪。

“我也不知道,估計他說的話,傳到了父皇的耳朵裡面了,父皇肯定生氣,父皇對於他的事情,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就收拾他了!”李恪看着韋浩,含糊的說道,他也不敢直說,自己府上,肯定是有李世民的耳目在的,這種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沒人會公開說出來。

“這樣啊!”韋浩也不傻,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慎庸,你看,你有辦法沒有?”李恪說着就看着韋浩。

“我?我還幫他?”韋浩聽後,吃驚的看着李恪,他這一問,李恪不好意思了,這個確實是有點爲難韋浩了,之前韋浩可是幫了,但是沒落個好,還被記恨上了,現在還要自己去幫他。

“怎麼?你們兩個有矛盾?”李淵就看着韋浩問了起來。

“沒有矛盾,哪有矛盾,我和他之前就不熟悉,就是見到了,點頭打個招呼就好了。”韋浩搖頭說道,還真沒有矛盾,只能說,李愔這小子太不懂事了。

“嗯,能幫就幫一下,你父皇可是會聽你的,你替着說說話,李愔還小,不懂事,貶爲庶民,太苛刻了一些。”李淵看着韋浩說道。

“嗯,陛下那邊我會去說說,但是隻是說說,其他的,我就愛莫能助了。”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而李淵則是震驚的看着韋浩,韋浩之前就是喊父皇的,怎麼突然還陛下了?

“慎庸,你和你父皇有意見不成?怎麼還生分起來了?”李淵看着韋浩問着。

“哎,老爺子,你是不知道,就怪李愔,氣的我都快要吐血了,慎庸,你可不能這麼喊父皇了,如果這樣喊,那他就真的別想有好日子過了。”李恪對着李淵說完了,馬上就勸着韋浩說道。

“你先和我說清楚,他李愔說什麼了,居然逼着慎庸喊陛下了?”此刻,李淵有點不樂意了,知道韋浩喊陛下,那肯定是和李愔有關的。

“哎呦,老爺子你別管,來,吳王,和老爺子下棋,反正他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什麼事情,不着急。”韋浩對着李恪說道,

李恪也點了點頭,這件事還是不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否則,李愔就更加麻煩,本來之前李承乾還想要幫忙的,聽到了李愔說的話,都恨不得親手收拾他。

“下什麼棋,說清楚了!”李淵不樂意了,對着韋浩他們兩個不滿的說道。

“哎呦,老爺子,小輩的矛盾,你也管啊,你管的過來嗎?打打鬧鬧纔是少年不是?”韋浩扶着李淵,笑着說道。

“讓你受委屈可不行!”李淵盯着韋浩說道。

“沒受委屈,我受什麼委屈,老爺子,來,下棋,吳王,你也來!”韋浩笑着勸着李淵說道,李淵沒辦法,只能坐下來,

而此刻李泰也知道消息了,直奔東宮,想要問問怎麼回事,怎麼老六就成了庶人了。

“大哥,你就不知道幫一下,好歹也是兄弟,老六幹嘛了,就成了庶人了?”李泰進來後,看着李承乾追問着。

“你知道什麼?”李承乾瞪了他一眼,開口說道。

“我是不知道,但是最起碼可以上書到父皇那邊去,求求情啊,大哥,你和我說說,我去寫奏章求情去!”李承乾看着李泰不以爲意的說道。

“你去求情,你確定?”李承乾盯着李泰問了起來。

“都是兄弟,求情也沒有關係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泰有點不確定的說道,心裡是想要去求情的,不過,還得先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不能亂求情啊,萬一把自己坑了怎麼辦?

“他,私自弄兵器鎧甲!”李承乾開口說道。

“啊,就他,還想要造反,瘋了?”李泰一聽,震驚的看着李承乾。

“嗯,還當着慎庸的面說,他只是父皇的女婿,沒有資格喊父皇!”李承乾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李泰聽到了,盯着李承乾看着。

“他說,慎庸沒資格喊父皇,慎庸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國公而已!”李承乾繼續開口說道。

“我去他瑪德,他在哪?”李泰此刻火大的喊道。

“在宗祠那邊關着呢!”李承乾開口說道。

“我找他去,孃的,敢編排我姐夫,我姐夫招他惹他了,混蛋玩意,我姐夫爲了大唐做了多少事情,輪得到他來說?”李泰說着就要出去。

“你等一下,你去着他?打他一頓啊?你有毛病啊?你不是求情嗎?”李承乾喊住了李泰,開口問道。

“我給他求情,我去求父皇弄死他,我給他求情!”李泰說完就走了,李承乾笑了一下,

李泰氣沖沖的直奔宗祠那邊,在門口,就碰到了李道宗。

“皇叔,李愔那個混蛋呢?在哪,我要弄死他,敢編排我姐夫?”李泰直奔李道宗那邊,開口問道。

“編排你姐夫?慎庸?”李道宗一聽,愣了,他還想着,李愔怎麼犯了這麼大的事情,居然說貶爲庶人。

“我找他去!”李泰一看李道宗沒回答,就要去找。

“誒誒誒,你可不能去啊,你想要揍他,那可不行!”李道宗連忙拉住了李泰,打人可是不行的,畢竟現在在牢房裡面,還打人就有點欺負人了。

“皇叔,我今天不揍他一帶一頓,我都對不起我姐,你鬆開!”李泰盯着李道宗喊道。

第70章他敢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270章都不錯第412章不行咱就吃藥吧第445章截然不同第179章激動的長孫皇后第572章移駕洛陽第567章李泰的爽第439章警告李泰第460章吐蕃第578章李淵求情第12章皇帝也缺錢第428章韋富榮的智慧第433章撈人第281章掛印而去第93章去工部第59章和我爹沒關係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81章掛印而去第366章奉旨打架第49章不錯了第381章圍攻韋浩第251章腦殘啊第290章燕國公第287章乾旱(求月票)第331章咱們打倭國吧第409章嫁禍於人第487章暗流涌動第48章全套準備第266章都盯着呢第480章韋浩的作用第440章問侯君集第79章該賞第487章暗流涌動第11章字真難看第563章武士彠第266章都盯着呢第306章談生意?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207章心知肚明第380章李世民的惡趣味第257章全部被踩第106章大靠山第175章走,出去玩第364章錢財是毒藥第246章小氣第332章瞧不上你閨女第499章顧慮第119章小心揍你們(11更求月票)第128章與民爭利(四更)第537章送禮第449章沒招了第490章茅塞頓開第249章又來了?第106章大靠山第449章沒招了第358章又一年第186章躲遠點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92章有本事拿在手上第229章祭祖第583章感慨第366章奉旨打架第267章愛誰誰第649章久違的牢房第129章見識不錯(五更求月票)第204章李世民很委屈第378章我長的好欺負第35章這頓打第224章一個也別想走第146章繼續挖坑第190章大舅哥你不地道啊!第649章久違的牢房第499章顧慮第267章愛誰誰第244章加冠祭祀(補更)第173章你個敗家子第265章香餑餑第61章算計第466章拉祿東贊入坑第50章妹夫?第449章沒招了第534章孫神醫第556章都被利用了第259章農事第421章京兆府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27章父子合作第161章不想和你聊天第186章躲遠點第429章李世民登門第588章各方反應第320章人比人氣死人第317章打起來了第309章要打就來打一場第350章把你們整蒙第292章收監?第80章搞錯了?第298章你想毒死老夫?第261章瞧不起人啊
第70章他敢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270章都不錯第412章不行咱就吃藥吧第445章截然不同第179章激動的長孫皇后第572章移駕洛陽第567章李泰的爽第439章警告李泰第460章吐蕃第578章李淵求情第12章皇帝也缺錢第428章韋富榮的智慧第433章撈人第281章掛印而去第93章去工部第59章和我爹沒關係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81章掛印而去第366章奉旨打架第49章不錯了第381章圍攻韋浩第251章腦殘啊第290章燕國公第287章乾旱(求月票)第331章咱們打倭國吧第409章嫁禍於人第487章暗流涌動第48章全套準備第266章都盯着呢第480章韋浩的作用第440章問侯君集第79章該賞第487章暗流涌動第11章字真難看第563章武士彠第266章都盯着呢第306章談生意?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207章心知肚明第380章李世民的惡趣味第257章全部被踩第106章大靠山第175章走,出去玩第364章錢財是毒藥第246章小氣第332章瞧不上你閨女第499章顧慮第119章小心揍你們(11更求月票)第128章與民爭利(四更)第537章送禮第449章沒招了第490章茅塞頓開第249章又來了?第106章大靠山第449章沒招了第358章又一年第186章躲遠點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92章有本事拿在手上第229章祭祖第583章感慨第366章奉旨打架第267章愛誰誰第649章久違的牢房第129章見識不錯(五更求月票)第204章李世民很委屈第378章我長的好欺負第35章這頓打第224章一個也別想走第146章繼續挖坑第190章大舅哥你不地道啊!第649章久違的牢房第499章顧慮第267章愛誰誰第244章加冠祭祀(補更)第173章你個敗家子第265章香餑餑第61章算計第466章拉祿東贊入坑第50章妹夫?第449章沒招了第534章孫神醫第556章都被利用了第259章農事第421章京兆府第422章給你放假:坐牢去第227章父子合作第161章不想和你聊天第186章躲遠點第429章李世民登門第588章各方反應第320章人比人氣死人第317章打起來了第309章要打就來打一場第350章把你們整蒙第292章收監?第80章搞錯了?第298章你想毒死老夫?第261章瞧不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