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貶爲庶民

第613章

李恪過去撞開了大門,直奔客廳那邊,發現沒在,就問下人,下人說是在書房那邊,李恪走到了書房,一腳踹開了書房的大門,就看到了李愔坐在那裡喝茶,李恪那個氣啊,一腳踹在了茶桌上面:“你個混蛋,你自己想死,你去死去,你別連累我和孃親!”

“我的事情。和你何干?你怕韋浩,我可不怕,不就是一個國公爺嗎?他是我們皇家的駙馬,不是我們皇子,瞧你們一個個的,好像他有多厲害一樣!”李愔也是站了起來,對着李恪喊道,李恪氣的指着他,一時都說不話來,這是多麼無知的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要殺楊學龍,你也不知道幫一下,還幫着殺?楊學龍做錯了什麼了?我那些鎧甲怎麼了?做那些兵器怎麼了?我就不相信,父皇知道了,能怎麼責罰我!”李愔坐在那裡,對着李恪說道,

李恪此刻則是慢慢的把怒氣壓下去,指着李愔問道:“你去不去道歉?”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我就說了,我就是瞧不起他,他算什麼東西!”李愔站在那裡,非常硬氣說道。

“好,好,好!”李恪連說三個好,其實他現在也不知道拿李愔怎麼辦了?自己非要去尋死,能有什麼辦法。過了一會,李恪接着開口說道:“行,你不去我可不管你,別到時後悔就行,以後,別來找我,我沒有你這個弟弟!”

李恪說完了就走了,還能說什麼?他都已經這樣說了,如果是小孩,自己還能揍他一頓,要求他去做,現在,他都已經自己單獨出來住了,有自己的思想了,自己能管他一時,也管不了他一世,

此事就算是他去道歉,韋浩那邊都未必會放過,所以這件事,結果怎麼樣,李恪也能夠想到,一定會被處罰的,李恪出了李愔的王府,本來想要去皇宮一趟,後面一想,算了,進去也麻煩,再說了,自己孃親知道了,也不能幫忙,孃親的話,李愔也不會聽,還不如就這樣呢!

李恪只能回府。

而韋浩這邊,回到長安這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韋浩還是前往西城那邊,看望自己的奶奶,陪着她們吃飯,聊天,走的時候,那些奶奶還要給錢給韋浩,說她們很有錢,讓韋浩隨便花錢,韋浩連忙笑着說不用,自己不可能缺錢。

晚上,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以後,韋浩就是坐在那裡,看着抵報,也不打算去拜訪誰,要拜訪,也是明天天亮去,今天還是早點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韋浩醒來後就前往習武,打完了那一圈,韋浩纔去洗漱,接着就是前往皇宮一趟,韋浩要去給李淵拜年,李淵現在在皇宮當中,不過,估計初八就會搬到自己家裡來住,這邊可是還有他的事業,韋浩到了皇宮後,宮裡面的太監連忙去找李淵通報。

“慎庸,慎庸!”李淵從客廳裡面出來,對着剛剛走進了宮殿門口的韋浩喊道。

“誒,老爺子,小子給你拜年了!”韋浩笑着對着李淵拱手說道。

“你什麼意思?爲何前兩天沒來?”李淵拉着韋浩問道。

“老爺子,我總得忙的開啊,前天要走那些人家裡,昨天,去了一趟我外公外婆家,這不,一大早就往你這邊趕來了,想着,陪着老爺子你萬一個上午,下午還要去拜年!”韋浩笑着說着。

“行,走,陪老夫聊聊天,宮裡面實在是無聊,這幾天,我也是去御花園轉悠,看到了合適的樹木,我就做好標記,等開春了,就過來挖!”李淵笑着對着韋浩說道。

“哈哈,你就不怕父皇回來了,發現這麼多樹沒了,對你有意見?”韋浩笑着問了起來。

“怕啥,我跟你說,我挖的地方,我會重新栽樹,他發現不了!”李淵小聲的對着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此刻,在東宮這邊,禮部的官員從洛陽已經趕到了長安。

“處罰樑王?怎麼了?”李承乾聽後,很吃驚,怎麼好好的,還在過年就要處罰樑王,樑王在長安也沒有做什麼事情啊?他出事情了,自己怎麼不知道。

“殿下,你還是看看聖旨,另外,這個是還要處罰官員的名單,這個需要交給刑部,讓刑部去抓,然後讓監察院去找證據!”那個禮部官員,拿着聖旨和一封信,交給了李承乾,李承乾接了過來,心裡就更加疑惑了,往常抓人都是想讓監察院去找證據,證據確鑿了,才抓人的,這次居然先抓人再說。

李承乾疑惑歸疑惑,不過還是展開了聖旨仔細的看着,看完了,李承乾還擡頭看着禮部的官員。

“這,密謀造反?這,不大可能吧?你說他囂張跋扈孤知道,但是,這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可,造反?”李承乾接着看着禮部官員問道。

“這個,好像吳王是知道的,你找吳王問問就好了,陛下說了,讓你親自去頒發聖旨!”禮部官員再次拱手說道。

“行,來人啊,去找吳王過來,就是孤找他有事情!”李承乾坐在那裡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

很快,東宮的下人就出去了,而李承乾也是坐在那裡想着,爲何要讓自己去頒發聖旨,現在身邊也沒有大臣,也沒有誰能夠給自己意見。

“誒!”李承乾嘆氣了一聲,這個時候蘇梅過來了,看到了李承乾在那裡嘆氣,就笑了一下問道:“殿下,怎麼了,怎麼還嘆氣了起來!”

“樑王要被貶爲庶民,流放南方去,這,怎麼回事孤都不知道!”李承乾看着蘇梅說道。

“啊?他,他犯了什麼事情了?”蘇梅也很吃驚,大過年的,還出這樣的事情,誰不吃驚。

“就是不知道啊,聽說三郎知道,等三郎來了,我問問他,這樣的處罰,他嚴重了!”李承乾擺手說道,蘇梅也是不懂了,樑王在京城,陛下在長安,怎麼還會出這樣的事情。

“那行,這樣,殿下,你是太子,需要大度一些,看看能不能幫襯一二,畢竟,你是兄長,弟弟犯錯,你也是有責任的!”蘇梅看着李承乾提醒說道。

“孤知道,你忙你的去吧!”李承乾還是擺手,示意她不要管這件事了,自己則是在等着李恪的到來,

而李恪接到了東宮這邊的消息以後,也是快步趕了過來,到了東宮,發現就是李承乾在那裡,李恪馬上拱手說道:“見過太子殿下!”

“嗯,三郎過來了,過來這邊坐下!”李承乾點了點頭,示意他過來坐下。

“不知道太子殿下找我有何吩咐?”李恪坐了下來,看着李承乾問道。

“你看看這個吧!”李承乾說着就拿着聖旨,交給李承乾同時開口說道:“這是剛剛從洛陽那邊送過來的,父皇讓孤親自去宣旨,可是,孤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六郎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什麼?”李承乾一聽是說六郎,就是說李愔,愣了一下,同時也是感覺非常不好,展開聖旨一看,傻眼了,貶爲庶民,流放南方。

“這,這,太子殿下,這!”李恪很震驚啊,看着李承乾不知道各該說什麼了。

“你也不知怎麼回事嗎?”李承乾就看着李恪。

“我,哎,我,太子殿下,這!”李恪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說了,他沒有想到,李世民會如此嚴懲李愔,他還以爲,最多就是把親王拿掉,換一個郡王就算了,就是給一個警告,可是現在,是貶爲庶民啊。

“你知道什麼就說出來,六郎是我們兄弟,我們看看還有什麼辦法沒有?總不能說,真的成爲庶人吧?皇家以後也沒有他的身份,那能行?”李承乾盯着李恪說道。

“誒,行,臣弟就和你說說,其實這件事是他自己找死的,真的找死!”李恪嘆氣了一聲,知道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如果李承乾能夠幫一下,那就更好了,怎麼也要給李愔留一個爵位啊,如果是庶民,那以後他還怎麼活下來。

說着李恪就把事情是經過和李承乾說了,包括前天李愔說韋浩沒資格喊李世民爲父皇的事情。

“你說什麼?說慎庸沒資格喊父皇?他是想要死嗎?”李承乾一聽,站了起來,盯着李恪說道。

“殿下,我知道他說錯了,我也罵了他,昨天估計你也有耳聞,我派人撞開了他府上的大門,想要抓他去找慎庸道歉去,但是他就是不去,誒,這個混蛋,他哪裡懂事啊?”李恪看到了李承乾這樣,知道李承乾也要發怒了,於是趕忙勸着說道。

“慎庸是什麼態度?”李承乾還是盯着李恪問着。

“慎庸說,以後不喊了!”李恪老實的回答着。

“這個混蛋,該死!”李承乾火大的說了一句。

“是,可是,他畢竟是我們弟弟,大哥,你看着,能不能請求一些,處罰輕一些?”李恪看着李承乾說道。

“你去和妹妹說吧,孤去求情,孤還要不要這個妹妹妹夫了?合着慎庸就活該受這樣的委屈不成?還有,你說年前父皇就知道這件事了,爲何現在纔來處分,而且還是大過年的時候,爲何,就是因爲父皇知道了六郎說的那些話,他自己找死,我們還去護着不成?”李承乾看了一下李恪,開口說道。

“那怎麼辦?大哥,六郎多少也要給他留點東西啊,就這樣成了庶民,他還怎麼活着?”李恪開口說道。

“到時候再說,肯定餓不死他,行了,我還以爲是父皇處罰過重了,走吧,我們宣旨去,既然他想要找死,那就成全他!”李承乾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這!”李恪此刻也是遲疑了一下,沒想到,事情就已經定下來了,現在想要去駁回都沒有可能。

“你糊塗,你沒錢啊,我沒錢啊?到時候他出長安的時候,給他一些錢,再派人去他的流放地,給他買幾百畝地,讓他在那邊住就算了,他還想要回到長安不成?”李承乾看着李恪說道,李恪一聽,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其他的辦法也沒有了。

“誒!”李恪嘆氣了一聲,接着李承乾就開始出宮,他出宮可是需要儀仗的,李承乾這樣出宮,外面人還想着,到底是去誰家呢,沒想到,就到了樑王府上。

“王爺,太子殿下過來了,還有吳王!”一個下人到了書房,對着坐在那裡摟着兩個女孩喝茶的樑王說道。

“嗯,他們來幹嘛?不就是一個夏國公嗎?就如此重視不成?”樑王很火大的,來了一次又一次。“王爺,你還是出去一趟吧!”那個下人開口說道。

“不見!”樑王以爲是吳王請來的說客,就直接說不見。但是這個時候,李承乾帶着侍衛,還有刑部的官員,已經進來了,直奔客廳這邊。

“六郎在什麼地方?”李承乾揹着手走着,開口問道。

“回殿下,在書房!”一個下人趕緊回答說道,然後在前面帶路,李承乾在前面走着,後面跟着李恪,很快,就到了書房門口,李恪過去推開門。

“我說你們真有意思?嗯?我說了,我不道歉!”李愔看到了李恪推門進來,輕蔑的說道,同時讓那兩個女孩起來,接着李承乾走了進來,看着李愔。

“大哥,你也別勸我,你們怕他,我可不怕他,我說了我不道歉就是不道歉!”樑王站了起來,看着李承乾說道。

“你是死到臨頭不自知!”李恪此刻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李愔,現在自己都還不知道該如何和孃親說呢,被貶爲熟人,他李愔也是兄弟當中的第一人。

“嗨,我怕他?”李愔還是輕蔑的說着。

“李愔接旨!”李承乾不想和他廢話,而是伸手從後面要過了聖旨,後面的人馬上就遞了過來。

“啊,就這樣接旨啊?”李愔一聽,心裡有點預感不好了,按理說,如果是封賞的聖旨那是需要擺香案的,

但是現在,李承乾就是要直接宣佈?那就意味着這道聖旨,內容可不好。

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459章小事第368章你們不行第467章雄心計劃第380章李世民的惡趣味第602章驚恐的李恪第28章勾肩搭背第268章各自的小心思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164章賜婚第643章韋家求見第164章賜婚第272章訛我?第117章怎麼補償我?第91章火藥的用處第660章倍有面子第35章這頓打第166章放棄抵抗第582章大利潤第245章國公加冠第170章我啥也不會第586章收徒第169章韋琮吃味第573章回洛陽第249章又來了?第168章岳父,求個官!第367章房遺直的支持第409章嫁禍於人第606章找死第625章最好的藉口第604章狂妄的李愔第66章不敢露面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146章繼續挖坑第248章慫包,過來打我啊!第647章不去說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319章老夫要彈劾你第87章前往工部第603章巨資第592章七個兒子第212章西城扛把子第365章新的方案第67章大賣第364章錢財是毒藥第45章啞巴虧第439章警告李泰第500章重建準備第136章岳父,你不行啊(8000字大章)第67章大賣第642章 後悔莫及第159章關我什麼事?第567章李泰的爽第203章三方滿意第548章捱打第86章你演戲的?第31章火爆第623章刺探第285章互相傷害第355章如何處理?第394章你小子比我厲害第15章善後第36章封爵第585章李泰問計第208章查賬第241章我什麼都不知道第195章老孃和你拼了第607章再次搬遷第409章嫁禍於人第568章危機第604章狂妄的李愔第203章三方滿意第104章不對啊第456章李承乾的袒護第193章沒招第十章白眼狼第395章有錯無罪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363章發愁第249章又來了?第21章你捏我幹嘛?第515章長孫無忌的主意第555章大婚第180章鏡子第599章我不敢殺你?第628章來投降了第161章不想和你聊天第438章諸王動向第228章談妥第544章暗流涌動第500章重建準備第569章不想當就說第555章大婚第267章愛誰誰第341章縣令不好當啊第236章讓你們終生難忘第599章我不敢殺你?第122章給我查第544章暗流涌動
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459章小事第368章你們不行第467章雄心計劃第380章李世民的惡趣味第602章驚恐的李恪第28章勾肩搭背第268章各自的小心思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164章賜婚第643章韋家求見第164章賜婚第272章訛我?第117章怎麼補償我?第91章火藥的用處第660章倍有面子第35章這頓打第166章放棄抵抗第582章大利潤第245章國公加冠第170章我啥也不會第586章收徒第169章韋琮吃味第573章回洛陽第249章又來了?第168章岳父,求個官!第367章房遺直的支持第409章嫁禍於人第606章找死第625章最好的藉口第604章狂妄的李愔第66章不敢露面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146章繼續挖坑第248章慫包,過來打我啊!第647章不去說第142章你休一個試試(求月票)第319章老夫要彈劾你第87章前往工部第603章巨資第592章七個兒子第212章西城扛把子第365章新的方案第67章大賣第364章錢財是毒藥第45章啞巴虧第439章警告李泰第500章重建準備第136章岳父,你不行啊(8000字大章)第67章大賣第642章 後悔莫及第159章關我什麼事?第567章李泰的爽第203章三方滿意第548章捱打第86章你演戲的?第31章火爆第623章刺探第285章互相傷害第355章如何處理?第394章你小子比我厲害第15章善後第36章封爵第585章李泰問計第208章查賬第241章我什麼都不知道第195章老孃和你拼了第607章再次搬遷第409章嫁禍於人第568章危機第604章狂妄的李愔第203章三方滿意第104章不對啊第456章李承乾的袒護第193章沒招第十章白眼狼第395章有錯無罪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363章發愁第249章又來了?第21章你捏我幹嘛?第515章長孫無忌的主意第555章大婚第180章鏡子第599章我不敢殺你?第628章來投降了第161章不想和你聊天第438章諸王動向第228章談妥第544章暗流涌動第500章重建準備第569章不想當就說第555章大婚第267章愛誰誰第341章縣令不好當啊第236章讓你們終生難忘第599章我不敢殺你?第122章給我查第544章暗流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