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馬車

李世民對於韋浩的奏章非常滿意,對於韋浩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也是非常滿意的,他知道,韋浩這個人,看不得百姓受苦,和他父親韋富榮差不多,所以,李世民是非常喜歡韋浩的。

“兒臣也只是順勢而爲,把百姓安置好而已!”韋浩坐在那裡,謙虛的說道。

“恩,可是有的人,不是這麼想的,認爲那些災民是賤民,不配他們來安置!”李世民冷笑了一下說道,韋浩聽到了,就看着李世民。

“不少勳爵都不想打開庫房,擔心庫房裡面會被那些災民給弄髒了,人命關天,朕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想的,那些百姓是朕的子民,他們能夠有今天,也是靠着百姓的,爲何現在,如此輕視那些百姓?人,可以冷血到這種程度嗎?”李世民此刻咬着牙說道。

“誰啊?”韋浩聽到了,吃驚的看着李世民問道,心裡也想知道到底是誰,自己非要收拾他不可。

“此事,你不用管,朕會處理好,對了,這次韋沉不錯,萬年縣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真是不錯,之前朕還沒有發現,他還是一員幹吏,這次也是有很大的功勞的,相比之下,長孫衝雖然也是辛苦,但是安頓事情還是沒有長孫衝那麼熟練!”李世民接着開口說道。

“父皇,長孫衝才爲官多少年,能夠這樣,不錯了!”韋浩馬上替長孫衝說好話。

“恩,也是,如你說的,需要給他們機會,讓他們成長,這次受災,一些縣令是不錯的,需要重用的,一些則是人浮於事,沒什麼用,該換掉就要換掉,要不然,長安城這邊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災民!”李世民接着開口說道,韋浩則是沒有接話過去,畢竟這個是朝堂吏部的事情,自己可不不想去幹涉。

“慎庸啊,你擔任洛陽刺史,可想擔任民部侍郎?”李世民接着看着韋浩問了起來,

韋浩連忙擺手搖頭說道:“別,我可不想當,刺史我都不想當,你坑我一次了,還想要坑我?”

“臭小子,父皇什麼時候坑過你,真是,父皇想着是,很多民部的官員,都沒有你這樣的本事,別說賺錢了,就說安排百姓的事情,如果不是你建造了那麼多工坊,不是你建造了安置房,這次救災豈能這麼好安頓下去,

還有去年糧食大豐收,很多百姓都說了,和那個曲轅犁有很大的關係,畝產提高了四成,這裡面能夠養活多少百姓?有的時候父皇就在想啊,如果你早點出生,也許這個天下不知道有多好了!不過還好,現在出來也不晚!”李世民感慨的說道,

他知道,韋浩不是那種拍馬屁的人,而是靠實打實的能力,爲朝堂做了這麼多事情,都是大事情的。

“父皇,你可不要給我戴高帽,我可不想當官,你甭想我上你的當!”韋浩一本正經的看着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看到他如此懷疑自己,馬上指着韋浩笑着罵道:“臭小子,就是這點不好。”

“父皇,咱們就說說,如果你是我,你會想當官,要錢我有錢,要實力我也有點吧?好歹是朝堂的公爵!還是父皇你的女婿!你說,我坐在家裡好好享受生活不好嗎?非要去外面累個半死,就說洛陽吧,我可是把洛陽轉遍了,累的半死!”韋浩看着李世民說道。

“恩,也是啊,你小子,賺錢的本事,那是真沒有說的!”李世民聽到了韋浩這麼說,也是不由的點了點頭。

很快,李承乾他們也過來了,到了書房後,李世民拿着韋浩的奏章,交給房玄齡他們看。

“好,好,太好了,陛下,此事可行,絕對可行,民部這邊就是需要出一部分錢就行了,內帑這邊如果能夠拿出100萬貫錢出來,我估計民部這邊壓力也不大!”房玄齡看完了奏章後,馬上激動的說道。接着就交給了李靖看,

李靖也是看的非常認真,邊看還邊摸着自己的鬍鬚點頭說道:“好啊,好,從這份奏章能夠看出來,慎庸心裡是有百姓的,我們很慚愧啊,爲何就想不到這樣的主意呢,不但能能夠縮短建房子的時間,還能夠讓一些災民有了一份收入,而且,開春後,百姓馬上就能夠建房子,有居住的地方,好,好主意,用冬天的時間來把材料準備好,好!”

接着李承乾他們也是拿起來看着,都是感覺可行,唯獨戴胄有點皺眉頭。

“不可行?”李世民看着戴胄說道。

“主意是好主意,但是民部現在是真的沒有錢了,冬天估計會有30萬貫錢的結餘,陛下,按照這份計劃,估計年前需要支出100萬貫錢左右,內帑可有這麼多?”戴胄盯着李世民問了起來。

“朕說過,內帑出100萬貫錢,年前朕一定拿出來!但是你民部年前拿出30萬貫錢是不是少了一些?”李世民盯着戴胄問了起來。

“陛下,是真的沒有錢,現在開支也是非常大的,明年,還需要給百姓支持種子,還有現在幾個月百姓吃喝的錢,可是不小啊,這個可都是需要朝堂來支付的,

就按照一個人一天一文錢來算,估計有500萬百姓,一天就是5000貫錢,一個月就是15萬貫錢,半年就是90萬貫錢,雖然不需要民部直接掏錢,但是也是民部存的那些糧食,這些糧食,明年還需要補足,也是需要錢的,陛下,民部現在開支非常大!”戴胄非常爲難的看着李世民說道。

“那這筆錢,什麼時候能到齊?”李世民盯着戴胄問道。

“最遲四月份,可好?”戴胄盯着李世民問了起來,李世民聽到了,就看着韋浩。

“能行,如果在三月份能夠再拿出30萬貫錢,問題不大,到時候能行磚房和石灰都是可以賒賬一部分的,一個月,問題不大!”韋浩點了點頭,看着他們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李世民看着戴胄說道。

“行,那就推行下去,不過還是需要具體討論的,讓能行大臣和那些縣令都要了解這個計劃,到時候好安頓人!”戴胄提議說道。

“那是要的,大朝的時候討論,慎庸,你也參加大朝!”李世民對着韋浩說道。

“父皇,可能不行吧,我需要去一趟洛陽,這次需要大量的馬車,兒臣需要去把馬車弄出來,需要去洛陽選廠房!”韋浩看着韋浩說道。

“弄馬車,弄出來了?”李世民吃驚的看着韋浩問了起來。

“其實早就弄出來了,就是沒有時間弄工坊!”韋浩苦笑的說道。

“你,誒,你小子,行,那就去洛陽吧!”李世民聽到了韋浩這麼說,也是鬱悶的不行,現在朝堂繼續大馬車,能夠裝載大量貨物的馬車,韋浩弄出來了,卻說沒有時間來安排生產,這不是氣人嗎?

接着幾個人討論着這個計劃,韋浩也是把自己的想法和初衷和他們詳細的說着,讓他們瞭解這份計劃,中午的時候,就是在甘露殿用膳,吃完飯後,就在暖房裡面喝茶,聊着天,下午,韋浩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第二天,韋浩帶着5000貫錢前往洛陽那邊,同時派人送了3000貫錢前往鐵坊那邊,定製鋼材,李世民也派出了3000士兵護送韋浩前往,他擔心韋浩有危險,現在災民太多了,有災民就會出現土匪,李世民可不敢讓韋浩有任何的危險,

當天晚上,韋浩抵達到了洛陽,看了洛陽城內,很多災民,韋浩就皺着眉頭,不知道那些災民可是有地方居住,爲何都在城內閒逛?

韋浩本來想要下馬問一下的,但是那些百姓對自己敬而遠之,那些百姓也不傻,看這個陣勢也知道來了大官,自己去問話,估計什麼也問不出來,韋浩沒去刺史府,而是前往了王榮義的府上。王榮義得知韋浩過來了,非常的震驚。

“見過刺史!”王榮義到了府門口對着韋浩拱手說道,看到了韋浩後面是浩浩蕩蕩大軍,更加震驚了。

“我的刺史府給百姓住了吧?”韋浩開口問了起來。

“回刺史,還沒有,那些百姓,我主要是安頓在百姓家裡,刺史府我沒敢安排,雖然刺史你說了,但是於情於法都不行的,刺史府可是官府,官府是不能給百姓居住的,這個朝堂有律法規定的!”王榮義馬上對着韋浩拱手回答說道。

“沒安排,那洛陽這邊能夠安頓這麼多百姓?”韋浩皺着眉頭看着網團孫超問了起來。

“能的,洛陽這邊人口不多,你也知道,就是幾十萬人,其中有幾萬人去了長安,剩下災民也就10萬左右,城內能安頓好,就是擠了一些!”王榮義馬上回答說道,對於韋浩過來幹嘛,他不清楚,以爲韋浩是過來巡視災民安置的情況。

“恩,這樣吧,隨我去刺史府,給我彙報一下具體的情況!”韋浩考慮了一下,站在這裡也不像話,還是回府再說,

很快,韋浩就帶着王榮義到了刺史府這邊,兩個人到了書房,親衛也是連忙開始燒暖爐,燒水,準備給韋浩泡茶,韋浩在外面的吃的喝的,都是需要韋浩的親衛動手,外面的人弄的,那些親衛可不放心,

韋浩坐在那裡泡茶,聽着王榮義的彙報,包括現在的困難,韋浩都會提出解決的辦法,一直到深夜,王榮義纔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韋浩才也是騎馬前往城裡面看着,看看那些災民的情況,同時租用了一處民宅,韋浩開始招募一些災民幹活,清理民房,很多人不知道韋浩要幹活,但是一看韋浩請了這麼多人,足足請了300人,

韋浩還對那些災民說,等材料到齊了,韋浩還需要僱傭幾百人幹活,到時候要用最快的速度把馬車着弄出來,還需要僱傭人趕馬車前往長安那邊,長安那邊可是需要大量的馬車,還有那些磚瓦工坊,也是需要大量馬車的,

兩天後,一批鋼材到了洛陽,同時大量的煤也是送過來了,韋浩僱傭了一批鐵匠開始幹活,用了十天的時間,第一輛馬車出來了,韋浩帶人去城外做實驗,看看馬車是不是達到了需求,專門往難走的路走,讓馬匹拉着,

折騰了三天,馬車安然無恙,韋浩開始讓工坊這邊大批量生產,此刻,光生產那些馬車的工人,韋浩就僱傭了2000人,而且還在租用了幾家民房,分別生產不同的零部件,生產好了以後,在一個民房裡面組裝,

弄好了一批馬車後,韋浩就僱傭人送到了長安去,韋浩的馬車,當然是不愁賣的,還沒有到長安,李崇義他們得到了消息就提前預定了100輛馬車,所以馬車到了長安,馬上就被李崇義他們弄走了,接着開始裝着青磚前往長安各地,

接下的事情,就順利多了,工坊裡面一天能夠組裝馬車50輛左右,每輛馬車5貫錢,刨去所有成本,還能夠剩下1貫錢左右,利潤還是可以的,主要是在沒有廠房,房租很貴,加上很多工人都是新手,所以做起來慢了很多,

但是每天的產量還在增加,每天都會增加一輛馬車左右,很快,長安那邊的商人知道韋浩這邊有馬車後,也會派人來買,韋浩的馬車根本就不愁賣的,

韋浩在洛陽這邊待了二十天左右,韋浩就回到了長安,這邊的事情,交給了家裡的一個管事的,讓他盯着這邊的情況,剛剛回到了長安,那些人就知道了消息,

現在那些商人都清楚,韋浩把馬車放在了洛陽,就是信號,未來,韋浩的那些工坊,都會在洛陽那邊開辦,而不會在長安開辦,

而馬車的利潤,他們也故意有兩成以上,按照現在的產量,一天的利潤可不小啊,一年下來,也有一兩萬貫錢,但是隨着那些工人熟練了,產量和利潤還會提高,很多商人估計利潤不會低於三萬貫錢,如果韋浩要擴大,那麼利潤就更加可觀了,現在大唐就是需要大馬車,這樣裝載的貨物才能更多,那些商人長途販賣物資纔能有更多的利潤,

而軍隊這邊,也準備訂購馬車。

第404章和我沒關係第563章武士彠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第349章當局者迷第185章李世民捱揍第568章危機第399章長孫皇后的告誡第418章一世好友第174章皇家秘事第465章李恪的後怕第123章公主殿下第219章少坑我第137章這個岳父不好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302章書樓和書院第486章要出大事第228章談妥第519章高興的祿東贊第511章有身孕第185章李世民捱揍第301章忙着呢第645章 攻擊韋浩的理由第395章有錯無罪第330章喬遷宴第398章長孫皇后說情第507章沙盤第二十七章誒,哥們第84章愛當不當第525章大事第174章皇家秘事第99章打上門來了第19章真單純第253章說話不算話第47章讓朕打借條?第53章你爹腦子有毛病第32章繼續封着第67章大賣第517章承天宮第120章連根拔起第296章問你閨女要去第200章算賬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354章不能瞎囔囔第21章你捏我幹嘛?第196章告狀去第257章全部被踩第202章要不要查?第51章不能娶嗎?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138章拆房子(5000字)第 595章求和第387章好久沒犯事了第624章設計陷害第631章李世民訓子第340章你爹是坑貨第622章不能修改第143章連自己族長家都炸第170章我啥也不會第335章還有誰?第304章太子的覺悟第249章又來了?第442章師徒相見(元旦快樂)第300章這幾天不想看到你第412章不行咱就吃藥吧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第386章抽籤完成第468章長孫皇后的苦衷第352章李麗質遇襲第151章誰欺負我媳婦了第141章硬氣的韋富榮第160章好戲第254章都不知道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535章又被彈劾第221章蠢貨第254章都不知道第122章給我查第379章破格提拔第630章稻種第102章威脅我?第554章杜家倒黴第292章酒第135章大舅哥(7000字大章)第644章 李麗質的擔心第463章韋浩的提醒第349章當局者迷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515章長孫無忌的主意第444章沒地建房子了第580章書籍第56章難民第54章近親結婚第304章太子的覺悟第229章祭祖第103章開始行動第536章醫學院第183章反坑回來第93章去工部第137章這個岳父不好
第404章和我沒關係第563章武士彠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第349章當局者迷第185章李世民捱揍第568章危機第399章長孫皇后的告誡第418章一世好友第174章皇家秘事第465章李恪的後怕第123章公主殿下第219章少坑我第137章這個岳父不好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302章書樓和書院第486章要出大事第228章談妥第519章高興的祿東贊第511章有身孕第185章李世民捱揍第301章忙着呢第645章 攻擊韋浩的理由第395章有錯無罪第330章喬遷宴第398章長孫皇后說情第507章沙盤第二十七章誒,哥們第84章愛當不當第525章大事第174章皇家秘事第99章打上門來了第19章真單純第253章說話不算話第47章讓朕打借條?第53章你爹腦子有毛病第32章繼續封着第67章大賣第517章承天宮第120章連根拔起第296章問你閨女要去第200章算賬第149章吃下這個啞巴虧第354章不能瞎囔囔第21章你捏我幹嘛?第196章告狀去第257章全部被踩第202章要不要查?第51章不能娶嗎?第255章別耽誤人賺錢第138章拆房子(5000字)第 595章求和第387章好久沒犯事了第624章設計陷害第631章李世民訓子第340章你爹是坑貨第622章不能修改第143章連自己族長家都炸第170章我啥也不會第335章還有誰?第304章太子的覺悟第249章又來了?第442章師徒相見(元旦快樂)第300章這幾天不想看到你第412章不行咱就吃藥吧第57章關我什麼事情?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第386章抽籤完成第468章長孫皇后的苦衷第352章李麗質遇襲第151章誰欺負我媳婦了第141章硬氣的韋富榮第160章好戲第254章都不知道第311章請客沒誠心第535章又被彈劾第221章蠢貨第254章都不知道第122章給我查第379章破格提拔第630章稻種第102章威脅我?第554章杜家倒黴第292章酒第135章大舅哥(7000字大章)第644章 李麗質的擔心第463章韋浩的提醒第349章當局者迷第68章不能放過他第515章長孫無忌的主意第444章沒地建房子了第580章書籍第56章難民第54章近親結婚第304章太子的覺悟第229章祭祖第103章開始行動第536章醫學院第183章反坑回來第93章去工部第137章這個岳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