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血靈世界鎖

夜晚。

施海山城下了一場雨,冰冷的雨水在這座山城各處流淌,也讓那處秘境中幻焰礦山的溫度降了下來。

洞窟中,達角仰頭,看着窟頂的天窗,看着夜空中飄落的雨滴,他的心緒漸漸平復下來。

隨後,他走到洞窟深處,按動機關,打開了一條通道,快步走了進去。

通道盡頭是一間密室,中央擺放着一具金屬櫃,其中存放的東西,正是另一具【地王武裝】。

確切的說,只是【地王武裝】的一具空殼。

不過,相比施家的那一具,這具【地王武裝】明顯更加完整,連接處沒有一絲縫隙,通體散發着瑩瑩光澤,一股沉重如山的波動撲面而來。

密室中,特姆早就在那裡,記錄儀器上的數據。

“達角大叔,你清醒了……”

特姆看到達角,先是身體一個哆嗦,而後注意到達角的神情,這才鬆了口氣。

夜晚,是達角最清醒的時候,這時候的達角是最無害的。

如果是在白天,達角陷入癲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這座礦山的黑矮人礦工,被達角殺死的有千名之多。

盯着儀器上的數據,達角眯着眼睛,道:“這具空殼的激活啓動,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麼?”

特姆苦着臉,搖了搖頭,他又不是專業的機械師,哪裡知道如何激活啓動這種東西。

雖說,這具【地王武裝】的空殼很完整,據說,是【地王武裝】最初的替換空殼,但是,讓一個門外漢來研究,就算研究一百年,也不會得出所以然來。

“看來依靠咱們,真的是不行的。”

達角目光閃動,喃喃道,“只能讓那個林川來了,不過,這傢伙身份特殊,如果成功激活啓動【地王武裝】,到底是該留他,還是殺了他呢……”

“殺了他的話,那可是得罪了白矮人王國的三位機械大師……”

“留下他的話,這一次,我可算是狠狠得罪了他,這樣的機械天才,以後與我爲敵,那可是一個大麻煩。”

思索之間,達角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獰笑道:“既然得罪了,那還是要除掉纔是,反正也沒人知道,是我擄走了他。等到激活啓動【地王武裝】,直接將他除去,又有誰會知道是我殺了他呢?哼哼……,就這麼辦……”

聽到達角的嘀咕,特姆揮動着手中的雙刃奇形刀,興奮的笑道:“到時候,讓我來動手吧……,一個人族的機械師,我很樂意砍下他那顆聰明的腦袋。”

黑矮人對於人族,有着刻骨的仇恨,而人族的機械師,是他們最渴望擊殺的。

畢竟,在人族當中,機械師可是比貴族的地位都高,擊殺一名人族機械師,那可是值得黑矮人驕傲的事情。

而他特姆,是一個混血黑矮人,在黑矮人族羣裡,不怎麼受待見,斬殺一名人族機械師,可是令黑矮人尊重的事蹟。

達角點了點頭,由特姆動手,那就更好了,到時候他就有藉口推脫了。

正在這時——

一陣沉悶的轟鳴傳來,整間密室搖晃起來,達角不由一驚,正準備衝出去,探查一個究竟。

突然,一股熾熱的氣息從地面涌出,整個密室的溫度迅速升高。

這一情況,使得達角、特姆臉色一變,齊齊咒罵起來,迅速朝着密室角落的兩具冰凍艙竄去。

“【幻焰礦心】又暴動了?”

“怎麼會在這樣的天氣暴動,是不是那些黑矮人們又有什麼違規操作……”

達角、特姆罵罵咧咧,兩人身上已是燃起了藍焰,將他們的衣物燒得乾乾淨淨。

咔嚓、咔嚓……

冰凍艙打開,光溜溜的兩人竄了進去,忙不迭的按動關閉的按鈕,隨着溫度的驟降,達角、特姆齊齊發出一陣舒服的S吟。

“這該死的幻焰礦毒,等我殺了施湖烈,報了大仇,就遊歷西大陸,找尋解毒之法。再也不受這毒的折磨了……”

達角咬牙切齒的叫着,臉色卻是越來越安詳,身上那種熾熱凌心的煎熬正在消失。

腦海中,一段段思緒涌現,達角想到了四十多年前,他翻看大哥的遺物,無意中發現了一本典籍,上面記載着一種神奇的功法。

這門功法的修煉,是依靠幻焰礦釋放的高溫進行修煉,淬鍊己身,能夠快速提升實力,有望在百年之內,躋身九境。

於是,他按照那本典籍的記載,尋到了這座幻焰礦山,並與黑矮人達成協議,一邊開採幻焰礦,一邊秘密修煉。

如同那典籍的記載,他的實力一日千里,短短四十年內,就從三境飛竄至八境,這樣的速度,就算是他的大哥靈盾,那位被稱爲北地王族數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也不過如此了。

可是,這門功法的弊端,在這本典籍中也清楚的寫着,就是要時時承受幻焰礦毒的侵蝕,到了八境時,礦毒已深,哪怕是八境的修爲,也難以將之逼出體外。

如果長此下去,恐怕他躋身九境時,就是隕落之日。

也難怪他大哥靈盾,從未修煉過這門功法……

“快了,快了,等到一切結束,我就離開北地,治好身上的傷。到時候,就能開啓人生的另一篇章……”

他的思緒也隨之平靜下來,隨時要進入沉睡。

然而,下一刻,達角一下子驚醒了,霍然睜眼,他發現身上泛起奇異的碧綠色,從四肢位置,不斷涌向軀幹、腦袋,頃刻之間,已是蔓延至全身。

冰凍艙有毒!?

這個念頭剛起,達角立時清醒,運轉全身力量,擡手一掌,將冰凍艙轟開一個窟窿,他整個人飛竄而出。

呼……

密室中,熾烈的氣息還在蔓延,達角身上的碧綠色,接觸到【幻焰礦心】的狂亂能量波動,一下子點燃了。

剎那間,達角成了一個火人,他的皮膚在燃燒,血液也在沸騰,身體從裡到外都在燒個不停,火焰在他身上騰騰的躥升着,一股焦糊味瀰漫開來。

“怎麼回事?是誰,在暗算我……”

達角慘叫連連,他既是驚恐,又是無比痛楚,在他體內,不僅承受着煎熬的燒灼痛,他的內臟還如同有無數根針扎着,瘋狂的戳刺着,痛得他整個身體都在劇烈的顫抖,上竄下跳個不停。

饒是達角的實力,已至八境,但是,體內的幻焰礦毒早就滲入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根本無法憑自身的力量,將這種礦毒逼迫出來。

冷凍艙中,那碧綠的毒素,則是將達角體內的礦毒,一下子引爆出來,且殺傷力成百上千倍的增加。

“啊……”

達角一聲淒厲的慘叫,終是支撐不住,栽倒在地,整個身軀已經焦黑一片,身體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如同一具燒焦的屍體。

刷!

密室的門打開,林川走了進來,他站在門口處,默默盯着達角,似是在確認其生死。

注視了一會兒,林川輕聲笑了笑,道:“達角先生,你別裝死了,我在你身上做的手腳,可不會弄死你。還是起來吧,這樣繼續躺着,幻焰礦毒若是進一步侵蝕你的腦子,會成爲一個瘋子的。”

砰!

地上那具焦黑的身體,忽得一動,密室中傳出一陣憤怒的咆哮,達角一下子消失了,以鬼魅一般的速度,疾撲向站在門邊,看起來沒有任何防備的林川。

一剎那,密室中捲起一股狂風,藍焰颶風盤旋,所過之處,將無比堅硬的地面熔出一條焦黑的痕跡。

這是達角奮盡全力的出手,他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很糟糕,身體裡裡外外都焚壞了,只有這麼一擊之力。

也因此,他這一擊毫不留手,狂暴的藍焰颶風宛如一條藍色焰龍,面對這樣的一擊,就算是同爲八境的施湖烈,也不敢硬接,只有避讓一途。

至於林川,在達角看來,這只是一個機械師,武道方面根本不入眼,這一擊根本不用轟實,這年輕人就會成爲灰燼。

然而,站在門口出的林川,卻是毫無懼色,甚至笑了笑,臉上的笑容充滿了一種詭異。

這一情景,讓達角心生警惕,但是,這一擊已經發出,他也沒有時間去考慮其他。

此時,林川擡手,就這麼迎了上去,似是想要硬接這一擊。

下一刻,林川的手掌,與這股藍焰颶風碰撞在一起,前者的手掌,並沒有如達角預想中的那樣,被這一擊的高溫熔化。

這年輕人的手掌確實在變化,卻是一下子散落開來,變成成千上萬的機械蜂,鋪天蓋地的襲向達家。

嗡嗡嗡嗡……

這些機械蜂的尾針,不斷噴出一道道碧綠的液體,沾在達角焦黑的身體上,讓他身體的灼疼不斷放大。

“啊……,這是……”

達角慘叫着,飛速後退。

卻聽得轟得一聲,密室的大門四分五裂,一道十多米長的影子“嘰嘰”叫喚着從了過來,四隻直徑有半米的爪子,砰砰砰轟在達角身上,打得他頭暈目眩,口中鮮血狂噴。

“吃我鼠大的無敵飛爪……”

鼠大狂吼着,四隻爪子如飛一般,不斷轟在達角的身軀上。

一個八境強者的肉身,若是全力防禦,鼠大的爪子固然鋒利,焰鼠固然是怪力,也是難以撼動的。

可是,達角已經受傷了,身體裡裡外外都是灼傷,現在的他,如同佈滿裂痕的鑽石,或許一名五境強者,甚至一名六境強者的實力,並不足以對破損的鑽石構成威脅。

但鼠大不同,這是一頭七境怪獸,且肉身的力量之強,在七境中絕對屬於難有敵手。

對上八境強者,單靠肉體力量,鼠大也不會遜色多少。

嗖……

鼠大怪嚎一聲,長有十米的鼠尾卷出,瞬間纏上達角焦炭一般的身體,這條尾巴迅速收·緊,一下子將達角勒得全身都在噴血。

“住手!川先生。我錯了,咱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吧。”

“之前的冒犯,是我的錯,你需要任何補償,我都可以賠給你。”

“我很有錢,這座幻焰礦山價值連城,你如果需要,我可以送給你。”

……

達角淒厲慘叫起來,他明白了自身的處境,知道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要死了,連忙求饒起來。

林川卻沒有搭理,走到黑矮人混血特姆的冷凍艙前,按動了按鈕,直接將冷凍的效果增強了十倍,確保這黑矮人混血不會醒過來。

當然,增強十倍的冷凍效果,是否會有生命危險,那就不是林川需要在意的問題。

而後,他在這間密室參觀起來,感應護目鏡上,【月核】、苔骨不斷傳輸過來信息,關於這間密室的種種機關。

按照這些信息,林川將密室中的防禦措施一一解除,並查看了那具【地王武裝】的數據資料。

“這是【地王武裝】最初型號的替換空殼,這可比施家那件要強多了……”

【月核】一下子興奮起來,如果將它植入這件【地王武裝】的空殼中,直接就能使用了,發揮出極強的戰力。

當然,這需要【月核】已經修復完成,以它現在的殘缺狀態,根本無法驅動這樣一件【地王武裝】進行戰鬥。

“最初的型號……”

林川點了點頭,走到桌前坐下,默默注視着達角,卻是一言不發。

密室中央,達角被一條鼠尾捆着,被上下摔打,已是被砸得頭破血流,鮮血狂噴,其模樣無比悽慘。

鼠大停了下來,喘了口氣,看向林川,直立起快十米長的身體,先是鞠躬,卻發現它太高了,這樣俯視川先生,還有喵主人,太不尊重了。

頓時,鼠大連忙趴下來,連連叩首道歉。

“川先生。對不起,我太忘形了,剛纔只是想請求川先生,還有喵主人,允許我做一件事。”

瞧着這焰鼠如此謙卑,林川固然不喜,也不好說什麼,道:“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鼠大的鼠眼立時放光,兩隻爪子比劃着,尾巴吊着達角,一上一下的摔打着,興奮叫道:“拍照!我聽說外面,有那種拍照的東西,將精彩的瞬間拍下來,我要將這一刻拍下來!”

林川,藍小喵有些無語,這大老鼠的要求還真是,相當跟得上潮流……

聽到這番話,達角則是瞪大眼睛,這一幕如果被拍下來,他就算是死了,也會成爲笑柄。

以後,說起他,達角·馬倫裘,外界一定會說——馬倫裘家,那個死在一頭巨型老鼠手中的倒黴蛋,史上最倒黴,最憋屈的八境強者麼?

這樣的死後評價,簡直是無比的恥辱,這是達角絕對不允許的。

“川先生。我錯了,你有任何要求,儘管提,我都可以答應。”達角整個人崩潰了,哀嚎着叫了起來。

林川面色有些冷,其實在制住達角的時候,他想着直接讓鼠大將之擊殺,這樣乾脆的殺死敵人,纔是他一向信奉的準則。

給敵人一條生路,那就可能給自己留了一個死門……

但是,看到這具【地王武裝】的最初型號空殼,他知道想要知曉相關的信息,還需要從達角口中獲得。

還有當初,七大絕世天才躋身八境的真相,以及之後,人馬族實驗基地的爆炸等等相關的秘密……

略一思忖,林川有了決斷,他擡起雙手,一縷縷淡淡的血色光華在指尖蔓延。

雙手揮動,如同在半空中作畫,一副奇異的圖案迅速形成……

“這是……”

達角見狀,焦黑的身體驟然顫抖,驚惶的叫了起來,“【物化精神能量】!?還有血靈典儀上的禁術……”

他出身名門,又是八境強者,自然知道血靈族那本失蹤的秘典,以及需要【物化精神能量】才能催動的禁術。

林川雙手連揮,那副奇異圖案很快凝成,如同一副畫卷迅速展開,朝着達角席捲而去。

滋滋……

這幅物化精神能量形成的畫卷,如同沒有實體一樣,直接穿過了鼠大捆綁的尾巴,融入達角體內。

一時間,達角體內的情況,自然呈現在林川腦海中,他思緒一動,就聽一聲慘叫,達角跌倒在地,發出比之前淒厲十倍的慘叫。

“【血靈世界鎖】!?”達角虛弱的開口,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這是血靈典儀中,一門無比可怕的禁術,在血靈族的歷史上,曾有傳說,修煉這門禁術的強者,曾以此術,控制了數名實力遠超自身的大高手,由此發起了一場內亂,最終奪得了那一任的血靈族的王座。

這一傳聞,爲【血靈世界鎖】蒙上了種種神秘的色彩,因這種禁術的特徵,與【心元世界鎖】有些相似,才被冠以【血靈世界鎖】之稱。

其實,這門禁術的發動條件,並不需要八境的實力。

但從某一方面來說,發動的條件比八境的實力更苛刻,需要【物化精神能量】。

現在,這門禁術竟在一個人族機械師身上出現,達角着實是難以置信,擁有【物化精神能量】的天才,竟是一名天才機械師,這說出去誰會相信。

林川閉上眼,感受了一下【血靈世界鎖】,這也是他第一次施展。

這樣的禁術,是非常損耗精神能量的,以前他從來不願嘗試。

可爲了控制一名八境強者,動用這種禁術,還是值得的。

“大約消耗了四成的精神能量,這種禁術的損耗真大啊!”林川暗中嘀咕。

不過,收穫也是巨大的,他只要催動【血靈世界鎖】,達角就完全受其掌控。

“現在,達角先生,咱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了……”

林川丟了一盒藥劑給鼠大,讓後者爲其療傷。

至於鼠大要拍照留念的要求,則被達角以死相逼,這頭焰鼠只能悻悻作罷。

……

半小時後——

幻焰礦山暴動的高溫,逐漸平息下來,達角則穿着一件大袍子,出去發號施令了一番,重新折返回了密室。

密室中,林川則是在翻看儀器上的數據,連連搖頭,如果這具【地王武裝】空殼落在他手上,應該不到一年,他連核心部件都能製出來。

而在達角手上,足足六十年,這傢伙愣是連如何啓動激活,都無法做到。

一旁,達角垂手而立,他身上纏滿了繃帶,敷着厚厚一層藥劑,剛纔的傷勢太嚴重了,以他的實力,再有足夠的高級藥劑,沒有十天半月,也無法發揮真正的實力了。

“川先生。這具【地王武裝】空殼在我手中的消息,如果暴露的話,我恐怕活不過三天。哪怕我武至八境,也是一樣的下場,這可是最初型號的【地王武裝】空殼……”

達角爲自己辯解。

林川沒有說什麼,走到桌前坐下,盯視着達角,淡淡說道:“達角先生,說說怎麼回事吧,你如果能說出有用的信息,我會考慮留你一命。我老實和你說,我很不喜歡你,如果不是因爲這具【地王武裝】,你剛纔應該就死了。”

“你想活下來,或是活下來,並恢復實力,向施家報仇,就需要證明你的價值。”

達角站在一旁,滿臉苦澀的看着林川,他點了點頭,鬧了這麼半天,他已經回過味來了。

這年輕機械師到北地的目的,可不是表面那麼單純,僅是爲了建造熔鍊工廠,其目的也是爲了【地王武裝】,或是【地王武裝】背後的東西。

自身師從名門,又有這麼可怕的精神能量,還有一頭七境怪獸的寵物,還有那頭藍喵……

瞅了瞅林川肩頭,那隻迷你的藍色小喵,達角很懊惱,怎麼將這麼可怕的一個人,就這樣擄來了,這不是把一頭老虎直接帶進家門麼。

深吸口氣,達角整理思緒,開口道:“川先生。我本命達角·馬倫裘,是北地王室分支的成員,我的哥哥,叫靈盾·馬倫裘。或許川先生,你對靈盾這個名字很陌生,不過,我大哥在六十年前,本來是有望成爲北方王族未來的領袖,其威望有可能達到如今北方王的地步……”

聽着達角詳細說起來當年之事,林川默默聽着,並沒有打斷。

關於當年七大絕世天才的八境競爭賽,林川其實已經知道了七七八八,但是,終究還是從當事人口中,聽一聽完整的版本,才能瞭解到事情的全部樣貌。

這一段風波,達角說得很快,卻也耗費了半個小時,才全部講完。

“這麼說,暗算你大哥靈盾的,有星奧帝國皇室,鐘王公的子孫,這兩個纔是主謀,其他的幫兇,有弓家分支,還有施湖烈,可能也有北地王族的人推波助瀾……”

林川看着達角,“因爲幻焰礦山,距離施家很近,你才選擇向施湖烈下手,是麼?”

達角張口,剛準備答“是”,這個字到嘴邊,卻突然頓住,身爲八境強者,他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一種莫名的驚悸感襲上心頭。

“不,不是……,還有其他原因……”達角連忙改口,搖頭說道。

“你……,還算誠實。”林川在機械師長袍下的手,鬆了開來。

如果達角說“是”,他會立刻發動【血靈世界鎖】,將之抹殺。

達角背脊滲滿了冷汗,溼噠噠的,瞬間浸透了繃帶,他也是機敏之輩,立時明白剛纔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這年輕機械師對於這些秘密,並不是一無所知,而是可能知曉的很清楚。

第527章 全部掀開的面紗第401章 篩除第487章 爆破屠夫來襲第260章 事故第467章 先祖之夢第60章 黑慕監獄第03章 九十九重心元密碼鎖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171章 科馬丹倫機械師週刊第496章 火地精村長第137章 王座烙印第228章 鋪網(第三更)第474章 合作大禮包第154章 漩渦之底(第一更)第284章 老班第276章 被秀到了……第61章 破滅的念頭第106章 新的一天(大章)第424章 暴露第215章 第一戰第313章 機械戰技第19章 大單第142章 森林詛咒真相第452章 影流光之石第201章 密室大禮包第509章 八境之威第08章 心元戰網第126章 深藍海族第181章 用生命打廣告第197章 盒中物第60章 黑慕監獄第107章 月光海之旅第98章 清掃現場(第一更)第221章 安排第83章 曾經的戰力第08章 心元戰網第95章 驚悸的警示第384章 要回本第193章 三大流派第41章 原來我已經死了第339章 三海交匯的明珠第83章 曾經的戰力第275章 一年後的重逢第336章 突然死亡的大校第123章 狂人與海盜第305章 缺口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159章 爲何要揭開我的真面目?第103章 別墅的夢想(爲盟主“烏山雲雨”加更)第94章 誅血行動第344章 抵達第501章 詭異的秘地第433章 啓動第19章 大單第351章 寶庫之謀第440章 邁向巔峰之力第133章 秘密特招第16章 心元動力系統切割術第191章 協會成員(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450章 發現第225章 最高獎勵第279章 白箭舊識(第二更)第208章 新年的飛艇之旅第493章 雄風之鐲第84章 敵明我暗第06章 白箭港的新人第379章 摯友遺贈第317章 壓軸大賽第385章 炸魚行動第403章 炎劍之圖第61章 破滅的念頭第456章 毀滅·收穫第253章 搶佔據點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265章 龍鱷內戰第451章 深海迷途第34章 信息量太大第112章 裂鱗峽谷·灰白熔爐第207章 王國之冬(第三更·月票1000加更)第431章 作餌第450章 發現第223章 最後一戰第286章 秋老家主(第二更)第71章 疑點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422章 福勒第275章 一年後的重逢第66章 夜營第397章 龍艦來襲第374章 心元遺產第311章 西大陸之謀第412章 高塔的雨夜第50章 雷爾郡本森家(爲盟主“狂刀”加更)第195章 黑色的網第355章 影之天賦第202章 完成交易第435章 深夜殺局第303章 一票難求(第二更)第120章 真的敵襲第428章 精靈之技
第527章 全部掀開的面紗第401章 篩除第487章 爆破屠夫來襲第260章 事故第467章 先祖之夢第60章 黑慕監獄第03章 九十九重心元密碼鎖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171章 科馬丹倫機械師週刊第496章 火地精村長第137章 王座烙印第228章 鋪網(第三更)第474章 合作大禮包第154章 漩渦之底(第一更)第284章 老班第276章 被秀到了……第61章 破滅的念頭第106章 新的一天(大章)第424章 暴露第215章 第一戰第313章 機械戰技第19章 大單第142章 森林詛咒真相第452章 影流光之石第201章 密室大禮包第509章 八境之威第08章 心元戰網第126章 深藍海族第181章 用生命打廣告第197章 盒中物第60章 黑慕監獄第107章 月光海之旅第98章 清掃現場(第一更)第221章 安排第83章 曾經的戰力第08章 心元戰網第95章 驚悸的警示第384章 要回本第193章 三大流派第41章 原來我已經死了第339章 三海交匯的明珠第83章 曾經的戰力第275章 一年後的重逢第336章 突然死亡的大校第123章 狂人與海盜第305章 缺口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159章 爲何要揭開我的真面目?第103章 別墅的夢想(爲盟主“烏山雲雨”加更)第94章 誅血行動第344章 抵達第501章 詭異的秘地第433章 啓動第19章 大單第351章 寶庫之謀第440章 邁向巔峰之力第133章 秘密特招第16章 心元動力系統切割術第191章 協會成員(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450章 發現第225章 最高獎勵第279章 白箭舊識(第二更)第208章 新年的飛艇之旅第493章 雄風之鐲第84章 敵明我暗第06章 白箭港的新人第379章 摯友遺贈第317章 壓軸大賽第385章 炸魚行動第403章 炎劍之圖第61章 破滅的念頭第456章 毀滅·收穫第253章 搶佔據點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265章 龍鱷內戰第451章 深海迷途第34章 信息量太大第112章 裂鱗峽谷·灰白熔爐第207章 王國之冬(第三更·月票1000加更)第431章 作餌第450章 發現第223章 最後一戰第286章 秋老家主(第二更)第71章 疑點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422章 福勒第275章 一年後的重逢第66章 夜營第397章 龍艦來襲第374章 心元遺產第311章 西大陸之謀第412章 高塔的雨夜第50章 雷爾郡本森家(爲盟主“狂刀”加更)第195章 黑色的網第355章 影之天賦第202章 完成交易第435章 深夜殺局第303章 一票難求(第二更)第120章 真的敵襲第428章 精靈之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