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合作與意外的收穫

失算了,失算了……

這小狐狸不好對付啊!

力門村長心中嘆息,之前從萊彌拉口中,林川救下了她,並且,巴尤恩能夠重新回到北地,也是這個年輕人出手相助。

這讓火地精老者認爲,這個年輕人是一個熱心人,很富有同情心,如果知曉北地存亡的大事,必定不會袖手旁觀。

現在看來,這都是他想左了,這年輕機械師會治療巴尤恩的傷勢,是因爲人馬軍團的【地王武裝】。

而救下萊彌拉,則是因爲當時,施湖烈的人在追殺少女,他波及其中,順便出手相救,也存着其他的考量。

此刻,力門村長也明白,想要打動這個年輕機械師,靠同情心是不行的,至於利益,那也未必。

能讓其動心的東西,是與機械領域相關的,而最大的籌碼,無疑是【第七武裝】的構造圖。

但是,這已經用來作爲,治療其身上【世界心元鎖】的籌碼。

如此一來,手頭能夠拿出來,打動這年輕人的籌碼,可是有些少。

要不,再動之以情,曉以利害試試……

思緒轉動,火地精老者有些頭疼,他盤算了一下,幽幽嘆息:“其實,自百年戰爭後,火地精一族一直生存在北地,我不想看到北地王族、人馬軍團的顛覆,也不忍見北地這樣覆滅。”

“火地精世代生活在這裡,力門老先生有這樣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林川點了點頭,依然是油鹽不進的模樣,他剛纔其實說得是實話,北地的存亡真的和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即便他是在星奧帝國長大,對於這一帝國有一定的歸屬感,但是,在帝國境內一直宣揚的論調,就是北地是一個威脅。

這一論調會傳開,自是星奧帝國皇室的別有用心,瞞不過那些有心人。

林川是穿越過來的,乃是地球上新一代的“四無”青年,承受的網絡信息轟炸可不少,對於這樣的論調,背後的目的自然也清楚。

可是,清楚歸清楚,從小到大,都是聽着這樣的宣傳,哪怕知道這是另一回事,但是,對於北地的態度,也只是一箇中立。

這情況,就好像聽說,國外某個國家要打仗了,而自身恰好身處這裡,第一反應是什麼?那當然是第一時間離開是非之地啊!

林川此時的想法,就是趕快把該做的事做完,而後立刻抽身走人,你們北地王族、人馬軍團,還有那幾個八境強者的勢力怎麼撕筆,怎麼開戰,怎麼明裡暗裡勾心鬥角,他是蠻感興趣,卻不是參與其中,而是當一個吃瓜看熱鬧的觀衆。

瞧着林川不陰不陽的樣子,力門村長暗中磨了磨牙,又道:“北地如果覆滅,星奧帝國大亂,對於整個東大陸的形勢,可是十分的不好,很可能會讓西大陸挑起戰爭,海獸軍團也可能趁虛而入,到時候就是大亂了。身爲東大陸的一員……”

正在火地精老者陳以利害時,林川笑了笑,輕輕擡手打斷,道:“力門老先生,你或許在這裡待得久了,並不知道如今東大陸的局勢。現在的星奧帝國,其實北地的混亂,並不算什麼,皇室那邊恐怕比北地內部還要混亂……”

這般說着,林川將星奧帝國如今的局勢,簡略的說了一遍,南羅行省的秋家崛起,讓帝國南部的各大行省擰成了一股繩。

大星奧郡,新任的警備部長華風雪的風頭一時無兩,與皇室之間似是有極大的恩怨……

帝國皇室內部,奪嫡之爭也到了白熱化,前不久佛卡高塔發生的風波,就和皇室的某個皇子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相比這些混亂局勢,北地的情況,其實都是半斤八兩。

“這是近十年發生的事情……”

力門村長驚愕不已,他是十五年前,因爲身上傷勢加重,乾脆在這洞穴中就不出去了,其他事情一律交給弟弟處理。

卻是沒想到,短短十五年間,星奧帝國竟發生了這麼劇烈的變化,讓他產生錯覺,是不是在這裡待了幾十,上百年的時間。

“準確的說,就是這兩年發生的事情……”

林川一邊說着,一邊觀察着力門村長的神情變化,從其臉色中揣摩中一些端倪,看來星奧帝國如今的一些局勢,與北地也有關聯的。

注意到這年輕機械師探究的目光,力門村長心中一凜,神情立時恢復平靜,心中頗是感慨,這就是被後浪衝擊的感覺,就如同他與那幾個老怪物當年,橫空出世時一樣。

只是,這年輕機械師給他的感覺,則是更加的強烈,城府、天賦,心性各方面都是生平僅見。

略一沉吟,力門村長臉色一整,道:“川先生。咱們好好談一談,接下來的合作吧。”

“力門老先生有誠意,我自然也願意合作。”

林川點了點頭,神色之間,卻是有一絲無奈,如果火地精老者與他虛與委蛇,倒也沒什麼,等到苔骨前來,助其治療【世界心元鎖】之後,他就可以抽身了。

反正,此行的目的,是希望從【地王武裝】的構造中,獲得改善【第七武裝】的靈感。

現在,能從力門村長這裡,得到【第七武裝】的構造圖,那北地之行的目的其實就圓滿了。

至於其他的所得,相比可能牽涉到的麻煩,林川更願意當個吃瓜的看客。

“先說說巴尤恩的的事情吧……”力門村長開口道。

林川卻是搖了搖頭,道:“力門老先生,還是先說一說,你,還有襲擊火地精村落的那一方勢力,以及灰巖嶺,還有偷你假骨灰盒的那個傢伙吧……”

這個小子也太聰明瞭吧……

火地精老者面色微滯,爲林川的敏銳感到吃驚,這年輕機械師已經猜到,巴尤恩遭遇的事情,與他們幾個老傢伙的恩怨有關。

嘆了口氣,力門村長擡手,示意萊彌拉坐下來,這事與少女也有一些關係。

十多年前,施海山秘境,人馬軍團的那座實驗基地爆炸,那確實不是偶然,而是有預謀的。

那場爆炸的起因,確實是力門村長,青色紋章主人施湖烈,灰巖嶺首領,還有其他兩名八境強者之間的恩怨爭鬥所致。

不過,究竟背後的真兇,力門村長也不能確定,總之肯定與其他四名八境強者中一兩位有關聯。

“五位八境強者?不包括北地王城,人馬軍團的那兩位麼?”

林川面色一動,“也就是說,六十年前,力門老先生在內的七大七境,有五位突破到八境?”

“你知道的很多啊……”力門村長看着這年輕的機械師。

“這不算什麼大秘密吧。”林川微微聳肩,暗中則是咋舌,七大七境有五名突破成功,這可是有些恐怖了。

也即是說,當年在北地,加上北地王城,人馬軍團的八境強者,總共有七位八境鎮國級的強者。

這樣的陣容,難怪北地秘而不宣,如果大星奧郡的皇室知曉,也不知會掀起什麼風浪來。

七大鎮國級強者,足以橫掃星奧帝國的頂級強者圈了,當然,前提是這七大蓋世強者能站在一起。

從力門村長現在的狀況來看,自然不是這麼回事,突破成功的五大八境,彼此之間的恩怨看起來不小。

感受到林川略帶揶揄的注視,力門村長苦笑起來,這年輕人真的智慧通達,這麼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糾葛。

嘆了口氣,力門村長說起當年的往事,六十年前,他,以及其他六大七境強者橫空出世,皆是天才橫溢,有望衝擊八境。

當時的七大七境,年紀最大的不過42歲,乃是真正的八境可期。

北地境內,有七位這樣的天才出世,自然瞞不過北地王族、人馬軍團,而後,坐鎮在那裡的兩大老牌八境強者出現,將七大天才邀在一起,密議許久,就是要將他們的信息隱藏起來。

並且,制定了快速衝級八境的計劃,就是彼此切磋。

沒錯,七大七境長達十年的切磋,是那兩位老牌八境強者提出來的。

在那時,力門村長對於這個提議,則是非常贊同的。

七大七境強者各有驚世的傳承,但是,火地精老者很清楚,如果真要說最強傳承,他在七人之中,應該是數一數二的。

擁有克倫威爾的傳承,再加上有六個絕佳陪練,力門村長自認,他應是七人之中,最先衝擊八境成功的。

對於這樣的提議,他是最先贊成的。

那十年間,他的實力精進速度,也驗證了他之前的推測,確是七人當中最快的。

在第七個年末,力門村長的實力,就達到了七境巔峰,距離八境的層次,只差臨門一腳了。

而變故,七人之間的恩怨,也是從那時開始的……

“在第七個年末,我心元力達到七境巔峰的時候,並沒有宣揚出去……”力門村長說道。

林川點了點頭,對於火地精老者的做法很贊同,如果換成是他,也會這樣做。

槍打出頭鳥的道理,無論在那裡都是適用的,而火地精生性狡詐,力門村長會如此做並不奇怪。

“在那兩個月後,我們當中的最長者,心元力也到了七境巔峰,算是明面上我們七人中最快的,變故也是從那裡開始的……”

火地精老者陷入回憶,七人之中,最年長的那一位,其實也是最被看好的,從一開始的實力,就是七人中第一。

考慮到其年長,這也是正常的。

可是,在最年長的那位衝擊八境時,卻在最緊要關頭,被暗殺身隕。

“被暗殺死了?找不到兇手是誰?”林川一挑眉頭,問道。

力門村長點了點頭,如果能找到兇手,七人之間也不會產生間隙。

林川皺眉,相當的震驚,哪怕那人是在衝擊八境的緊要關頭,要暗殺一個七境巔峰的強者難度也是難如登天。

最年長的一位七境天才隕落,剩下的六人自然會互相懷疑,甚至會懷疑到北地王城、人馬軍團的那兩位老牌八境強者。

“不管是七大高手內部,還是兩大老牌八境強者出手,或是來自北地之外的力量出擊,這一手非常狠辣啊!”林川嘆道。

力門村長苦笑不已,正如林川所說,這一手真的非常狠辣,找不出兇手的情況下,每個人都有嫌疑。

而剩下的六大天才,在有了猜忌之後,無論是切磋,還是其他什麼,都留了一手。

這其實並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六大天才之間,原本就有性子不合的,有的心機深沉,早就對其他人有敵意,也趁着這個契機,有了其他的謀算。

之後,剩下的六大天才中,第二個衝擊八境的,則是灰巖嶺的首領——灰巖狼主。

其在灰巖嶺一處秘地突破,也遭到了暗算,因爲早有佈置,才安然無恙。

灰巖狼主突破後,以其兇狠的狼性,自是不肯放過暗算他的人,便四處追查,卻是無果。

第九個年頭,包括力門村長、施湖烈在內,又有四大天才,便相繼開始閉關,衝擊八境的層次。

四人在閉關時都遭到了暗算,敵人對於他們的行蹤,似是瞭如指掌。

對此,力門村長並不擔心,他一直壓抑境界,其實早兩年就能突破,之所以選擇與其他三大天才一起閉關,就是想盡快衝擊八境成功,而後守株待兔,看看兇手到底是誰。

可是,他並未抓住兇手,後者非常滑溜,意識到不對,就再沒出現過。

其他三人,則有一人出了意外,如最年長的那個天才一樣,被暗算身死。

這一變故,讓力門村長、施湖烈,灰巖狼主,還有另一個新晉八境震怒,四人一起聯手,調查兇手。

然而,其結果卻是,矛頭直指力門村長,一切證據都說他是兇手。

不僅如此,那些證據還表明,力門村長在第七個年末,就能夠衝擊八境,卻一直隱而不露,這不是最大嫌疑是什麼。

在種種證據面前,力門村長百口莫辯,找到三大八境的聯手圍攻,被其拼着重傷,殺出了重圍,落荒而逃。

這樣力敵三大八境的實力,更是讓力門村長的嫌疑更大,也危及了火地精村落的安危。

在這關鍵時候,北地王城,人馬軍團的兩大老牌八境出面,發動整個北地的力量,終是洗刷了力門村長的嫌疑。

但是,在逃亡中,力門村長遭到不明強者的追殺,其中有兩大八境強者,趁其重傷之時,在其身上打入兩道【世界心元鎖】,讓其傷勢垂危。

在洗刷嫌疑後,火地精老者在洞穴中反思,發現了許多可怕的真相,誣陷他的是兇手的證據,其實是施湖烈僞造的。

“這就是當年,我們七大天才突破八境的經過,呵呵……,我當時還是太年輕了……”力門村長搖了搖頭,說起往事,有些頹然。

衝擊八境這事,成了他一生的轉折點,從那之後,就只能一直待在這裡,依靠這古地的神秘氣息,還有【炎日石髓】這種神藥來療傷。

“力門老先生,你可真夠倒黴的,如果不參與七大天才切磋互助的計劃,或許就不會這樣了。”林川也是搖頭,這就是際遇的未知。

火地精老者嘆了口氣,說是這樣說,如果事情再來一遍,他也未必能拒絕這誘惑。

畢竟,衝擊八境,誰又有把握一定成功。

有六個同級的最佳陪練,再有兩大老牌八境強者指點,傳授經驗,任誰都難以拒絕這誘惑。

“七大天才中,剩下的一個呢?”

林川又問道,力門村長提到的七大天才,最年長的那位死於暗算,灰巖狼主第二個突破,之後四大天才同一年衝境。

剩下的第七個,力門村長並未提及。

“那人資質在我們當中最低,又過了十年,才衝擊八境成功吧。”力門村長這般說道。

“暗算你們的兇手,你們誰都有嫌疑……”林川沉吟着說道。

力門村長一陣苦笑,事情都過了四十多年了,還沒有找到真兇,這纔是讓他最憋屈的地方。

“那萊彌拉呢?爲何要我在王城壽宴期間,將她帶到王城去?”

“還有,爲何施湖烈會派下屬,四處追殺她……”

林川又問。

一旁,萊彌拉也露出傾聽之色,這是她一直奇怪的地方。

“萊彌拉……”

力門村長嘴角微動,苦澀的笑了笑,“我們七人中,最年長的那人,姓氏是馬倫裘。靈盾·馬倫裘,是我的好友。也是萊彌拉的爺爺。”

林川霍然擡頭,看向萊彌拉,後者則是一臉失措,少女驚訝的是,她竟是七大天才之一的後代。

林川驚愕的則是,馬倫裘這個姓氏,北地王族的姓氏,七大天才最年長的那一個,竟是北地王族。

思緒轉頭,林川面色有些漠然,道:“力門老先生,你這樣很不好,如果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萊彌拉帶到北地王城,不是將她,還有我自己,帶進火坑裡去了麼?”

力門村長笑起來,有着老狐狸的狡詐,“你這不是發現了麼?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厲害啊!”

對於這樣的奉承,林川一點都不覺得受用,和這老狐狸打交道,稍不留神,真的會被帶到溝裡去。

現在,林川想想都有些後怕,這要是真的不知內情,將萊彌拉帶到北地王城,等待他的就算不是萬丈火坑,也是一片荊棘之地。

昔日的七大七境,其中最年長的那人,姓氏竟是馬倫裘。

這讓林川立時明白,當年之事,比預想的最複雜的情況,恐怕還要複雜許多。

靈盾·馬倫裘被暗殺,到底是出於北地王族的內部鬥爭,還是北地之外的勢力,還是其餘六大天才中有人出手,這嫌疑就說不清了……

而力門村長被襲,又被栽贓,再遭到追殺,除開隱藏的兇手外,與施湖烈也脫不了干係。

這七大天才之間,本就有糾葛,再有外部的力量介入,還有北地王族的內鬥跡象,這簡直就是一團漿糊啊!

林川一臉漠然,他已經準備,不趟這個渾水,涉及到八境強者的爭鬥,還是算了,怕了,怕了。

“力門老先生,帶萊彌拉到北地王城這事,還是算了吧,你另找高明。”林川直接開口。

“先別急着拒絕,你看看這個……”

力門村長擺了擺手,從旁邊牆壁的暗格裡,取出一個盒子,打開之後,溢彩的流光噴涌出來,整個房間裡都蒙上一層夢幻的光華。

這盒子長半米,寬有一個手掌,裡面盛放着一塊流光溢彩的寶石。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一整塊的【影流光之石】!?

林川面色呆滯,他沒想到這老狐狸一出手,就是這麼一塊【影流光之石】。

克倫威爾唯一嫡系傳人,繼承的好東西,看來真的不少啊!

“川先生。我知道【影流光之石】對你很有用,就算得到了【第七武裝】的構造圖,你沒有這神石,即便你機械水準再高,也是無法制造【第七武裝】的。”

“而這東西,對我來說,卻沒什麼用處。【風輪鎮嵐功】的修煉,太需要自身的悟性,我這輩子是無緣了。所以,【影流光之石】到你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用處。這只是定金,這神石我還有存貨。”

火地精老者笑道。

林川嘆了口氣,這樣的報酬着實讓人無法拒絕,爲【影流光之石】去趟這個渾水,倒也算是等價交換。

“具體說一說吧,有關靈盾·馬倫裘的死,還有萊彌拉爲何會到火地精村落來……”林川嘆了口氣,說道。

“這件事說起來,只能說靈盾老哥,並不是北地王族的嫡系出身……”

力門村長嘆了口氣,靈盾·馬倫裘是北地王族的分支,身上北地王族的血統其實很稀薄。

也正因此,靈盾·馬倫裘實力達到七境,並有望衝擊八境時,才惹來北地王族的猜忌。

若是靈盾達到八境,其在北地王族的地位如何,可想而知。

這不是最令北地王族擔心的,真正擔心的,是北地王族的守護者,那位老牌的八境強者已經步入晚年,一旦其逝去,到時候,北地王族的最強者必定落到靈盾·馬倫裘身上。

一個王族血統稀薄的子弟,將來會成爲北地王族的最強者,這對於嫡系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所以,在靈盾·馬倫裘衝擊八境期間,承受得來自北地王族的壓力是巨大的。

“如果我們其他六人,在衝關時沒有找到暗殺,我甚至都懷疑,靈盾的死是北地王族內部出的手。”

力門村長沉聲說道,“不過,後來的種種跡象表明,靈盾的死,與北地王族無關,我又身受重傷,便無法追究下去。”

而靈盾死後,其後代在北地王族,也越發受到排擠。

到了十一年前,北地王族內部,發生了一樁驚人的慘案,也波及到靈盾的後代,也就是萊彌拉,那是靈盾後代的唯一獨苗。有人似乎想趁此機會,將萊彌拉剷除掉。

知道這個消息,力門村長就囑託弟弟,將萊彌拉帶了回來。

“十一年前,北地王族的慘案……”

林川不禁動容,他當然知道那慘案是什麼,卻沒想到會與萊彌拉有關。

轉頭看向萊彌拉,後者則是低着頭,她第一次聽聞自身的身世,雖然並沒有多少記憶,但是,卻莫名的有些悲傷。

“我讓你帶萊彌拉去北地王族,也不是爲了爭奪什麼王族的繼承權,如今的北地王族,有北地王女橫空出世,那些王子們都要靠邊站。萊彌拉這小丫頭,一點機心都沒有,在那裡如何生存,況且,她還是分支的血統……”

力門村長眼眸閃爍,沉聲道:“我想讓你帶她,到北地王城去,就是想趁此壽宴,尋找當年的兇手。”

“其實,靈盾在被暗殺時,應該是看到了兇手的。”

“這世上很少有人知道,靈盾·馬倫裘天賦絕倫,卻罕有人知道,他還有另一個特殊的天賦。”

火地精老者擡起手,指着萊彌拉的眼睛,“他和這丫頭一樣,生有一雙特殊的眼睛,能夠看到生靈身上特殊的氣息。”

“而在靈盾死前,就留下一個線索,他留了一個秘語,告知在被暗算時,曾有人出手阻止,是一個身上帶有光華的神秘強者……”

“那個神秘強者,與兇手交手了,必定知道兇手的真面目。”

什麼?!

林川眉頭連跳,他看了看萊彌拉,霍然明白了,少女所找的身上帶有光華的傢伙,並不是他,而是另一個強者,一個體內有【心元遺產】的強者。

原來如此……

思緒轉動之間,林川吐了口氣,他對十一年前,北地發生的那些明裡暗裡的風波,心中有了一個大致的輪廓。

“力門村長的目的,原來是這個,那就簡單多了。”

林川看了看火地精老者,又道:“第一個合作,我沒有問題了。”

力門村長點頭,將手中盛有【影流光之石】的盒子,很爽快的推了出去。

林川也不客氣,直接收下了。

“那麼,咱們開始談第二個合作吧,那個實驗基地的爆炸,又是怎麼回事?”林川問道。

“那個實驗基地,內情我倒是很清楚,施湖烈一直垂涎【地王武裝】,就瞅準機會,引爆了那裡,奪走了正在試驗階段的【地王武裝】戰甲。”火地精老者說道。

林川看着力門村長,厚厚眼鏡後面,他的目光一瞬不瞬。

“川先生,我說的是實情,沒有一點假話。”力門村長正色道。

“我知道力門老先生說的是實話,我是想聽更多的一些實話……”林川則是接着話道。

火地精老者擡手,輕輕敲着桌面,嘀咕道:“這更多的實話,牽涉的就很廣了,其實,巴尤恩受了這麼多年痛苦,我也有責任。所以,我才願意付出一些代價,讓川先生代勞,幫這小人馬洗刷罪名,這也算是給人馬軍團那個老傢伙一個交代。”

“至於後面的事,其實,我們都不用管,有人馬軍團介入就可以了。”

“我們,只要對付施湖烈一個傢伙,就可以了。這不是很簡單麼……”

瞧着力門村長說起來很不錯,實則不知遮遮掩掩了多少內情的話語,林川則是點了點頭,“這樣麼,那其實第二個合作,就不需要了。巴尤恩那邊,是我救了他,到時候,人馬族那邊,我就說是力門老先生的授意,這不就好了。”

“說到底,受了老先生的【影流光之石】,我是有點受之有愧的。就讓我在這方面,反饋給力門老先生吧……”

這個小子也太不容易上鉤了!?

力門村長臉色一僵,這年輕機械師怎麼三兩下一繞,就將他給帶到溝裡去了。

兩人互相注視了一會兒,火地精老者無奈的嘆了口氣,直到此刻,他不得不承認這年輕人的厲害,如果當年七人中,有這個年輕機械師在,或許後來的結果,就完全是兩回事了……

搖了搖頭,力門村長道:“算了。我都對你說了吧,十二年前,那座實驗基地的爆炸,十一年前,北地王城的慘案,這兩者之間很可能是一樁陰謀。”

“針對北地王族,人馬軍團的陰謀,畢竟,坐鎮王城,人馬溪地的兩位老傢伙,活得太久了,如今連七成力量都不敢輕易動用,這會加速他們的逝去。”

“現在的北地,除去我之外,可是還有四大強者,灰巖狼主一向獨來獨往,從來不管外界的潮漲潮落……”

“可是,其他人不一樣,施湖烈坐鎮施海山城,又得到岩石家族的支持,積蓄了足夠的力量。”

“其他兩大八境,一個是北地鐘王公最傑出的後人,一個是大陸家族弓家在北地的分支族長,你覺得擁有了足夠力量後,他們會沒有一點心思麼……”、

施海山城施湖烈,北地鐘王公的子孫,大陸家族弓家的分支麼……

林川眉頭皺起,北地的這幾個八境強者,越是深入瞭解他們的勢力,越是感到心驚啊!

以他手中的力量,與任何一個八境強者的勢力正面硬剛,以卵擊石說不上,但是,他最多算一條比較粗的蛇,到了強龍所在的地盤。

當然,正面硬剛這種事,林川是決計不會做的……

“巴尤恩他們應該快醒了,有關他當年經歷的真相,還是在他面前說吧……”林川這般說着,提着盛着【影流光之石】的盒子,起身離開了這石屋。

萊彌拉也立時起身,跟着走了出去,她單獨面對力門村長,還是有些敬畏的。

看着一男一女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力門村長搖了搖頭,咕噥道:“現在的年輕人啊……”

這時,光滑的牆壁上,忽然一陣蠕動,竟是有一張面孔從中凸顯出來,默默地瞪視着火地精老者。

“你覺得這個年輕人,會不會發現了我在探聽……”那張石質的面孔開口,嘴巴一張一合,透着一股子詭異。

“你覺得呢?”力門村長擡頭,笑着反問。

“我覺得他很可能察覺到了……”

那張石質面孔微動,竟是露出一絲人性化的表情,“只是,你還是隱瞞了許多東西,就不怕這小子察覺察覺出來麼?”

“這就是你灰巖狼主一根筋的想法,聰明人的想法,你永遠都不會明白的……”火地精老者笑着搖頭,說道。

第279章 白箭舊識(第二更)第288章 石碑劍痕第349章 投資第345章 首席機械師第455章 異變第82章 這和我計劃的不一樣第217章 大單子第08章 心元戰網第340章 隱秘之行第465章 東璃城來客第408章 人生如戲第484章 廢墟疑雲第28章 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第524章 焰鼠與藍喵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29章 意外之財第374章 心元遺產第139章 裂鱗之臂第35章 真相第346章 海龍套裝第208章 新年的飛艇之旅第445章 絕殺第310章 大師齊聚第98章 清掃現場(第一更)第519章 施家的野望第357章 紫荊後裔第104章 離別的雨夜(第三更)第113章 小學弟第258章 提升幅度(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345章 首席機械師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67章 雜魚小隊第504章 北地王室第132章 所謂的控分技巧第104章 離別的雨夜(第三更)第356章 神秘島第397章 龍艦來襲第326章 風雨前夕第87章 幕後的人第203章 實驗體的過去第74章 好壞參半的新發現第32章 遭遇血靈族第496章 火地精村長第291章 決出·潮汐浮影劍(第一更)第456章 毀滅·收穫第189章 穩如那啥……(第一更)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16章 心元動力系統切割術第435章 深夜殺局第35章 真相第361章 暴走的力量第501章 詭異的秘地第80章 特種警備第十二隊第26章 功法改修第201章 密室大禮包第234章 第三方神秘勢力第45章 第一項計劃第423章 宴會內外第339章 三海交匯的明珠第314章 融合之力第24章 完美彈刃第390章 擊殺準五境第473章 陰影盟約第215章 第一戰第52章 莊園探秘(爲盟主“寒武剎那”加更)第536章 封域的歡迎儀式第269章 光輝計劃第409章 佛卡2號第271章 訓練要嚴厲第528章 始動第167章 教皇與暴龍王第15章 這個世界真的很危險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324章 難題與誠意第404章 無形的暴徒第176章 會場舊識(第三更·七月月票加更)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369章 龍骨血池第423章 宴會內外第258章 提升幅度(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277章 王室包廂第134章 請慢點砸,我頭暈(第一更)第239章 分部·高級任務(第三更·8月2000月票加更)第389章 黎明前的殺戮第282章 黑斗篷(第二更)第530章 合作與狙殺第232章 只是一個求財的綁匪第370章 狂暴提升第503章 伯爵的酒會第210章 技術測試第254章 暴雨殺機第394章 再淬心元輪第235章 秘密基地的三位先生第311章 西大陸之謀第107章 月光海之旅第389章 黎明前的殺戮第427章 除名第214章 王座實驗地第145章 第二層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更·首訂加更)第488章 暴怒的追擊者們
第279章 白箭舊識(第二更)第288章 石碑劍痕第349章 投資第345章 首席機械師第455章 異變第82章 這和我計劃的不一樣第217章 大單子第08章 心元戰網第340章 隱秘之行第465章 東璃城來客第408章 人生如戲第484章 廢墟疑雲第28章 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第524章 焰鼠與藍喵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29章 意外之財第374章 心元遺產第139章 裂鱗之臂第35章 真相第346章 海龍套裝第208章 新年的飛艇之旅第445章 絕殺第310章 大師齊聚第98章 清掃現場(第一更)第519章 施家的野望第357章 紫荊後裔第104章 離別的雨夜(第三更)第113章 小學弟第258章 提升幅度(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345章 首席機械師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67章 雜魚小隊第504章 北地王室第132章 所謂的控分技巧第104章 離別的雨夜(第三更)第356章 神秘島第397章 龍艦來襲第326章 風雨前夕第87章 幕後的人第203章 實驗體的過去第74章 好壞參半的新發現第32章 遭遇血靈族第496章 火地精村長第291章 決出·潮汐浮影劍(第一更)第456章 毀滅·收穫第189章 穩如那啥……(第一更)第86章 枯燥的百勝第16章 心元動力系統切割術第435章 深夜殺局第35章 真相第361章 暴走的力量第501章 詭異的秘地第80章 特種警備第十二隊第26章 功法改修第201章 密室大禮包第234章 第三方神秘勢力第45章 第一項計劃第423章 宴會內外第339章 三海交匯的明珠第314章 融合之力第24章 完美彈刃第390章 擊殺準五境第473章 陰影盟約第215章 第一戰第52章 莊園探秘(爲盟主“寒武剎那”加更)第536章 封域的歡迎儀式第269章 光輝計劃第409章 佛卡2號第271章 訓練要嚴厲第528章 始動第167章 教皇與暴龍王第15章 這個世界真的很危險第331章 貴族密約第324章 難題與誠意第404章 無形的暴徒第176章 會場舊識(第三更·七月月票加更)第07章 昔日的挑戰者第369章 龍骨血池第423章 宴會內外第258章 提升幅度(第三更·500月票加更)第277章 王室包廂第134章 請慢點砸,我頭暈(第一更)第239章 分部·高級任務(第三更·8月2000月票加更)第389章 黎明前的殺戮第282章 黑斗篷(第二更)第530章 合作與狙殺第232章 只是一個求財的綁匪第370章 狂暴提升第503章 伯爵的酒會第210章 技術測試第254章 暴雨殺機第394章 再淬心元輪第235章 秘密基地的三位先生第311章 西大陸之謀第107章 月光海之旅第389章 黎明前的殺戮第427章 除名第214章 王座實驗地第145章 第二層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更·首訂加更)第488章 暴怒的追擊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