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非我不願

年輕龍騎將劍眉緊鎖:“風相南巡的路線是絕密,並且由真心與十名龍騎士一起保護,卻不曾想就在龍騎士們空中巡弋的時候突然出現了數名刺客,真心以寡敵衆,最終被殺,風相早就失去了一身修爲,也同樣被害了。”

我怔怔的立於原地,回想起幾天前與風不聞的最後一次喝酒,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了。

“你的意思是說,朝堂上有人出賣了風相的南巡路線?”

“是!”

年輕龍騎將頷首道:“並且,就在風相被伏擊的過程中,最近的一支云溪行省戍邊軍團只有不到五里之遙,但他們按兵不動,後來屬下打聽到了真相,是新帝傳旨給張義籌,命令他沒有旨意不得擅自動用云溪行省內的一兵一卒!”

“知道了。”

我看着他,淡淡笑道:“走,帶我去見風相最後一面。”

“是,大人要如何去?”

“立刻去。”

我上前一步,一手拉住了這名年輕龍騎士的手臂,猛然沖天而起直上天幕,緊接着按照他所指的方向從天幕之上一線直下,帶着他宛若一道金色絲線般瀉落在一片叢林邊緣,就在不遠處,林地中有一整片的樹木被齊齊的切斷,那是劍氣掃過的痕跡,顯然這裡經過極爲激烈的戰鬥,地面之上也佈滿了一道道劍氣與重擊的痕跡。

一場新雨剛剛過去,但空氣中煞氣與血腥氣息依舊十分濃郁。

……

“大人,就在那邊!”

年輕龍騎將伸手一指遠方,皺眉道:“風相與真心的車隊就在那邊了……”

我心情沉重,點點頭:“帶路。”

“是!”

年輕龍騎將走在前方,而我則跟在他身後十米開外的地方,體內的力量一節節的提升,“蓬蓬蓬”的不斷踏入暗影變身、化境變身等狀態,金色雷電與金色楔形文字在身周流淌繚繞,氣息瞬息之間就已經提升到了一個之前不可同日而語的層次,如今五嶽套裝齊全,整個人的力量已經無形中發生脫胎換骨的蛻變了。

“嘖嘖……”

年輕龍騎將走在前方,也擡手拔出了身後揹負着的長劍,沒有回頭,只是渾身血色光輝流轉,笑道:“不知道七月流火大人是怎麼發現蛛絲馬跡的?”

我心如死灰,淡淡道:“這裡的戰鬥剛剛發生不久,你一個永生境憑什麼從云溪行省到凡書城來回走得這麼快?之後,你雖然盡力壓抑殺機,但還是讓我聞到了一點點氣息了,你帶我來風不聞的葬身地,無非是想動搖我的道心,把我這個逍遙王也引到這裡,步上風相的後塵罷了,是嗎?”

“哈哈哈哈,聰明聰明!”

他轉身時已經是一臉兇獰,笑道:“但再聰明也沒用了,這裡已經佈下了一張天羅地網,你七月流火再厲害也只能給風不聞陪葬了!”

說着,他的眼眸中流淌出一縷金色。

我皺了皺眉,周圍的景緻開始慢慢扭曲,已經進入了一個劇情推演的進程了,於是緩緩踏步上前,就在踏出這一步的瞬間,“蓬”一聲五嶽套裝的終極特技——神明之軀,頓時渾身金光四溢,雙眸也變成了濃郁的金色,宛若是一位神明下凡一般!

“就憑你!?”

一個箭步就已經來到對方面前,火神之刃“噗嗤”一聲刺入了年輕龍騎將的胸口之中,緊接着一道業火三災爆發開來,頓時耳邊有隆隆神音,這一記業火三災迸發的光輝已經宛若神蹟,瞬息之間就把對方的身軀給撕碎了。

“厲害啊,逍遙王殿下!”

遠處,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甚至還有拍手稱快的聲音,而我轉身看去時,就發現了不遠處的叢林邊出現了大量的軒轅帝國甲士,每一人繡着金色邊紋的披風,是御林軍的“勇字營”,御林軍中最精銳的一支力量,而上千名勇字營甲士的前方,站立着的正是裘百戰,每天幾乎都跟我一起在朝堂上站班的御林軍統領。

轉臉看向前方,年輕龍騎將的身軀破碎,但沒有血肉,只是化爲一縷縷金色文字沁入大地之中,不用想,是樊異的傑作。

想到這裡,我禁不住失魂落魄的笑了笑,起先只是輕輕哈哈幾聲,隨後不由自主的仰天長笑:“就爲了奪位……你們不惜與異魔軍團合作?奇恥大辱啊,我軒轅帝國的國主……龍武大帝軒轅應的兒子,居然與異魔王座樊異合作?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那些戰死的英靈們,你們死得太不值了啊,風相,你也死得太不值了啊……”

裘百戰眉頭緊鎖:“逍遙王殿下,你就沒必要作困獸之鬥了吧?在你從天幕上下來之後,這一帶天地之間的通道就已經被封印了,此外,末將從山海司那邊調遣了數百名陣師,早就在這方圓數十里內佈下了層層禁制,你走不掉了,不如……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我看了看周圍,確實如裘百戰所說,在我轟殺年輕龍騎將的瞬間,空中就已經有一道金色禁制橫亙了,阻擋了返回天幕的通道,這自然是樊異的手筆,裘百戰這羣“叛逆”根本做不到,而叢林周圍也有一縷縷密密麻麻的禁制浮現而出,是陣師們的傑作,當我踏入這一方天地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等於是主動走進一座樊籠之中了。

……

“你們不後悔了嗎?”

我拔地而起,身軀懸空而立,看着一羣御林軍的勇字營,看着一羣來自帝國山海司的陣勢,還有遠處密密麻麻隱藏在叢林內的殺手與雲曦軍團的一部分軍隊,揚眉道:“你們已經害死了風相,如今還想殺我,是打算一路走到底了嗎?如果今天你們殺不死我,以後你們將永生永世揹負着叛逆的名字,永遠不得解脫!”

“呸!”

一名年老陣師手握法杖,咬牙切齒道:“七月流火,你仗着有先帝的敕封詔書,仗着自己的逍遙王,一向以來獨斷獨行、把持朝政,你何時把陛下放在眼裡了?我們這些人都是軒轅帝國的臣子,效忠的是陛下,而不是你七月流火!”

“沒錯!”

一名勇字營的千夫長皺眉道:“我等御林軍,守護的是陛下與王都的安全,而不是你七月流火的爪牙,你與風不聞兩個佞臣把持朝政,幽禁陛下,你們纔是真正的叛逆!”

“鏗~~~”

裘百戰已經拔出利刃,冷笑道:“還有什麼好說的?衆將士聽我號令,立刻進攻,絞殺七月流火勤王,爾等一旦立功,將來必定會受到陛下的重重封賞!”

“……”

我淡淡的看着他們,說:“我是叛徒?那你們呢?爲了所謂的忠臣,寧願與異魔軍團勾結謀害白衣卿相,你們算什麼東西?一羣小人罷了,還敢給自己立牌坊,這不是找死?”

目光一掃,這羣御林軍、陣師之類的我倒是不太在意,在意的是雲海之中的幾道混亂不堪的氣息,那些纔是對方真正的殺招,顯而易見,都是樊異的手筆。

……

“殺!”

裘百戰一聲令下,千軍萬馬殺來,空氣中瀰漫着血腥氣息與殺氣之意,下一秒,我挺身而上,瞬即發動得意技,渾身超然劍意流淌,猶如上古劍仙重生,緊接着飄然落在一柄銀白飛劍之上,體內劍意盡數迸發,形成了一道衝擊領域。

馬鹿衝城!

這是暗影變身+化境變身+神明之軀三重變身效果下的馬鹿衝城,何等強悍,無數烈馬、雄鹿的法相橫亙於天地之間,當觸碰到那些叛逆的瞬間,勇字營的甲士紛紛被凝固在原地,身軀一觸即碎,裘百戰連連策馬後退,而一羣陣師設置的陣法更是紛紛崩碎,被馬鹿衝城摧枯拉朽般的擊潰。

“嘖嘖,厲害啊!”

空中,一個聲音傳來,正是樊異:“逍遙王就是逍遙王,論戰力比什麼白衣卿相,比什麼真心姑娘要強太多了!”

說着,樊異從天而降,手握一柄利劍,劍刃破風而下,劈出一道凌冽劍氣,與此同時,另外還有兩個樊異出現在左側、右側,也分別各自一劍!

劍光凜然,不好對付!

我深吸一口氣,瞬即發動山嶽之形+白龍壁,硬生生的抵擋在原地,同時在心湖之中低喝一聲:“這裡距離鹿鳴山這麼近,沐天成你也要眼睜睜的看着我被殺?”

沐天成的聲音帶着無盡悲傷:“非我不願救風相,實乃……風相不准我出劍。”

說着,一道劍光從天而降,硬生生的將樊異的一道身軀“按”進了地底,緊接着從北方龍域方向傳來了“嗤嗤”兩道劍氣,將樊異的另外兩道身軀給劈碎了。

……

“哈哈哈哈,都是傻子!”

樊異的聲音從雲海中傳來:“軒轅離是個愚昧蠢貨,好好的一個南面爲王的聖君不當,非要設計殺自己的恩師,甚至要殺你這個獨佔人族第一功的逍遙王,風不聞也是個傻子,明明留在凡書城就有飛雪劍陣守護,不可能讓本王有得手的機會,可偏偏要南巡,這不是送死?那真心姑娘更是個傻子,禁制尚未張開之際,她有無數能逃的機會,卻偏偏要跟風不聞一起死,何必?難道真就是什麼兒女情長?呸!那風不聞有什麼好,性格懦弱,當斷不斷,自己給自己定了那麼多的規矩,死得活該!一對狗男女,不值一提!”

我仰望天空,氣得渾身顫慄:“樊異,有朝一日你要是落在我的手裡,我歐陽陸離不把你給千刀萬剮了就枉世爲人!”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平叛軍第三百五十四章 劍聖一擊第三百零四章 靈墟殞毀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殿弟子第四百零八章 鬼行者第六百零八章 RMB軍團降臨第七百九十八章 馬蹄掌要塞第五百四十四章 T1下水道的自我救贖第八百七十六章 火焰刺魔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北而跪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渡劫大佬你好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重賞之下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能屈能伸真英雄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笑死爹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S號方案目標第七百四十八章 朋友多了路好走第六百三十六章 冰霜魔龍第六百三十八章 囚龍破的作用第九百一十章 見賢思齊第六百章 誰是小白臉?第六百零九章 一階准將第二百六十七章 爲所欲爲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他已黔驢技窮第三百七十五章 對線風滄海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自由穿梭第七百零一章 天之壁第九十七章 不對等的戰鬥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極寒星球第七百九十八章 馬蹄掌要塞第一百七十一章 燃燒的紛爭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賠了夫人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是七月流火嗎?第二百八十四章 上善若水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九百八十五章 弒龍者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鎮守符第一百一十五章 封神古剎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輸的乖乖聽話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幸運的人第六百零六章 真正意義的龍域第九百六十八章 還價還低了第八百九十章 我家寶貝兒第四百零一章 一直都在乎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七百六十九章 雄才武略第一百四十七章 靈鶴根骨第四百一十七章 處決大天狗第三百二十章 亂世奉先第七百九十二章 混合元素體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眼中蘊仙劍第四百八十二章 混合榜單第五百六十八章 真雞婆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霜戰靴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癡心護腿第三百五十九章 盜墓者協會第四百九十三章 董事會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龍騎重啓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文運昇天第二十五章 血池主人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深淵戰馬第十七章 叢林綠甲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風林火山的新殺招第五百八十六章 用武之地第七十章 精益求精第五百七十七章 面子極大第二百四十七章 仇人再見第一百八十一章 追風斗篷第二十六章 抹滅級目標第五百四十章 踏平一鹿捉林夕第二百七十八章 無情揭穿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依舊不堪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現實照進遊戲第六百二十一章 心服口服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不諳風月第九百章 大戰內鬼第九百九十一章 山海級的單挑第六百六十九章 紙上畫魅第六百六十五章 龍域軍團降臨第一百五十一章 恐懼血帝第三百章 奔掠如火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渡劫飛昇的效果第五百二十九章 決戰黎陽(下)第四百四十七章 後院放火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爲了吾王第六百七十四章 兵分兩路第三百七十章 單挑風滄海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大戰尾聲第二百六十四章 銀海劍第七百九十三章 黎明的起源第六百一十章 超級速度第四百三十六章 七星刀第一千四百章 叩問山海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決戰來臨第六百六十三章 魚公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隕鳥第二百三十五章 橙色項鍊第八百四十章 今非昔比第八百七十二章 角力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SS級運糧任務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平叛軍第三百五十四章 劍聖一擊第三百零四章 靈墟殞毀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殿弟子第四百零八章 鬼行者第六百零八章 RMB軍團降臨第七百九十八章 馬蹄掌要塞第五百四十四章 T1下水道的自我救贖第八百七十六章 火焰刺魔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北而跪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渡劫大佬你好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重賞之下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能屈能伸真英雄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笑死爹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S號方案目標第七百四十八章 朋友多了路好走第六百三十六章 冰霜魔龍第六百三十八章 囚龍破的作用第九百一十章 見賢思齊第六百章 誰是小白臉?第六百零九章 一階准將第二百六十七章 爲所欲爲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他已黔驢技窮第三百七十五章 對線風滄海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自由穿梭第七百零一章 天之壁第九十七章 不對等的戰鬥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極寒星球第七百九十八章 馬蹄掌要塞第一百七十一章 燃燒的紛爭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賠了夫人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是七月流火嗎?第二百八十四章 上善若水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九百八十五章 弒龍者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鎮守符第一百一十五章 封神古剎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輸的乖乖聽話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幸運的人第六百零六章 真正意義的龍域第九百六十八章 還價還低了第八百九十章 我家寶貝兒第四百零一章 一直都在乎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七百六十九章 雄才武略第一百四十七章 靈鶴根骨第四百一十七章 處決大天狗第三百二十章 亂世奉先第七百九十二章 混合元素體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眼中蘊仙劍第四百八十二章 混合榜單第五百六十八章 真雞婆第六百七十九章 天霜戰靴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癡心護腿第三百五十九章 盜墓者協會第四百九十三章 董事會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龍騎重啓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文運昇天第二十五章 血池主人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深淵戰馬第十七章 叢林綠甲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風林火山的新殺招第五百八十六章 用武之地第七十章 精益求精第五百七十七章 面子極大第二百四十七章 仇人再見第一百八十一章 追風斗篷第二十六章 抹滅級目標第五百四十章 踏平一鹿捉林夕第二百七十八章 無情揭穿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依舊不堪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現實照進遊戲第六百二十一章 心服口服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不諳風月第九百章 大戰內鬼第九百九十一章 山海級的單挑第六百六十九章 紙上畫魅第六百六十五章 龍域軍團降臨第一百五十一章 恐懼血帝第三百章 奔掠如火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渡劫飛昇的效果第五百二十九章 決戰黎陽(下)第四百四十七章 後院放火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爲了吾王第六百七十四章 兵分兩路第三百七十章 單挑風滄海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大戰尾聲第二百六十四章 銀海劍第七百九十三章 黎明的起源第六百一十章 超級速度第四百三十六章 七星刀第一千四百章 叩問山海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決戰來臨第六百六十三章 魚公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隕鳥第二百三十五章 橙色項鍊第八百四十章 今非昔比第八百七十二章 角力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SS級運糧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