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噁心人有一手

結果,沒有人搭理這位君王的自言自語。

……

“傻逼樊異。”

阿飛提着法杖,一邊對着前方的怪物羣噴火焰激光,一邊笑道:“沒人搭理,也不知道尷尬不尷尬,笑死我了!”

塔尖上,樊異眉頭緊鎖,看了一眼阿飛,似乎是記下他的名字了。

我一陣無語,繼續殺怪。

就在這時,“滴”的一聲,一條消息來自於清眸拓墨:“你們一鹿斬殺塔林之後損失太大了,陣地右翼的空隙相當大,剛纔差點就被一羣拓荒騎士給衝進來了,不如……我帶我們這邊的人掠陣吧?反正,我們這羣人也是要出力出血的。”

“可以。”

我點點頭:“我這就讓側翼的幾個公會讓開陣地。”

“好!”

於是,我一一聯繫側翼位置的幾個公會的盟主,讓他們讓出一條通道,讓印服玩家進場,跟我們一起攻打白骨城,好歹……這座城池曾經是印服的都城,而這座白骨城的正是異魔軍團對都城屠城之後,用累累白骨所壘砌起來的,印服的一大部分人其實比我們國服更恨異魔領地。

……

不久之後,側翼的300W印服玩家入場,都是加入刑徒流民系統的玩家,其中有不少騎戰系都相當精銳,堪稱是傳說中的“大襄鐵騎”,可惜大襄鐵騎很快就要成爲歷史了,伴隨着都城的覆滅,再加上遠方新都城西陵郡也即將被異魔軍隊攻陷,到那時,整個大襄王朝都會成爲歷史上的過眼雲煙了。

“該死的!”

一名272級印服騎戰系玩家騎乘着一頭猛虎戰獸,一路飛奔,劍刃亂舞,身上覆蓋着一層淡淡的金色變身效果,整個人宛若金鑄戰神一般,肯定也是印服中的佼佼者了,就這麼亂殺數十頭怪物殺到了城下,怒吼道:“你們這羣畜生,居然把我們的都城變成這副模樣!”

“嗯?”

城牆上,一名山海級BOSS斜眼看了看他,直接射出一枚血色箭矢將其逼退,笑道:“當初雙方和談的時候,你們大襄王朝的國主可是親手簽字同意我們聖魔軍團佔領這座都城的,怎麼,這纔過去多久啊,你們就把割讓都城的事情給忘了?”

“我們只是割讓!”

另一個印服聖騎士提着重盾上前,怒吼道:“割讓罷了,協議上可從來沒有寫允許你們屠城,更沒有說准許你們把我們的皇城變成一座白骨城!”

“有區別嗎?”

山海級BOSS冷笑一聲:“都城都已經割讓出來了,就是我們聖魔軍團的領地了,我們屠城不屠城,與你們有關係?倒是城內的那些士紳名流很有意思,平日裡對我們這些將領阿諛奉承,甚至願意將女兒許配出來,就爲了保全自己的家業和在臨時朝廷裡的地位,最後呢,當我們的血巨人一口咬掉他們女兒的頭顱時,那種情景,哈哈哈哈哈,可真是相當精彩啊……”

“你他媽的混蛋!”

一羣印服玩家怒吼唾罵,但有用嗎?

……

“印服的人真可憐。”

林夕美目如水的看着那邊,旋即道:“但仔細一想,卻又沒有那麼可憐。”

“嗯,現在的結果是他們當初選擇的。”

我想了想,說:“其實比較可憐的只有清眸拓墨這一羣人,他們當初就對大襄王朝與異魔軍團的合作持激烈反對態度,並且也拒絕參加那幾場不義之戰,現在都城變成了白骨城,這羣人才是最失望、最憤怒的,否則清眸拓墨也不會帶着這麼多人氣勢洶洶的殺來。”

“是啊!”

清燈伸手一指遠方:“嘖嘖,印服的人殺怪衝起來比我們還猛啊,看架勢好像要跟我們爭奪積分榜排名一樣。”

阿飛摳着鼻子:“他們都無法參加版本活動,爭奪個屁排名。”

“刑徒流民玩家,確實可憐。”

沈明軒一雙秀眸中透着不忍,道:“說難聽一點,有點像是喪家之犬,特別是像清眸拓墨這種年輕漂亮而且遊戲裡特別優秀的女孩子,沒有參加不義之戰,說明她明理,現在率領刑徒流民玩家反撲異魔軍團,說明她知義,阿離啊,如果沒有遇到咱們林小夕,你說你會不會順手就把清眸拓墨拐到中國來,加入國服,當我們中國媳婦?”

我一愣,這他媽的是送命題啊!

可就在這時,阿飛好死不死的說了一句:“遇到林夕也不影響吧?納個妾是個多大的事?”

我踢出了化神之境的一腳:“飛仔,給老子去死啊!”

阿飛口吐鮮血、倒飛而出,但依舊雙臂抱懷,冷笑道:“哼,有趣!”

……

“清眸拓墨。”

白骨城,塔尖之上,白衣書生樊異傲立,宛若這一方世界的主宰一樣,嘴角冷笑道:“聽說在之前,大襄王朝的國主差點就敕封你爲國師了,你這麼一個聰明的女人怎麼會糊塗到跟七月流火這種人混到一起去?想一起殉葬不成?”

清眸拓墨提着戰弓立於風中,遠遠的看着樊異,聲音不大,但卻誰都能聽得見:“不這樣的話我還能有什麼選擇,跟那些蠢東西一樣依附你們異魔軍團,然後被你們隨時咬一口血肉就咬一口?”

“嘖嘖,這話說得就很不中聽了。”

樊異摺扇輕搖,笑道:“不過,你如今率領一羣亡國之師來到這裡又能改變得了什麼呢?想學習軒轅帝國以山水逆轉一國國運?我奉勸你一句還是算了吧,首先,你們大襄王朝的國土雖然廣袤,但生靈愚鈍,靈氣遠遠不及北方的軒轅帝國,其次,你們的國祚已經敗亡,超過九成的國土都已經是我們聖魔軍團的囊中物了,就憑你們眼前的一點兵力還能翻起什麼大浪不成?最後……”

他冷笑一聲,說:“白骨城是這麼好打的嗎?你們這些亡國之人真以爲能輕鬆打下白骨城?別忘了,白骨城可是你們的國都,這都城的地下埋藏着大襄王朝的數千年國運、國祚啊……”

清眸拓墨已然覺察到不妙:“樊異,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樊異哈哈一笑:“你們大約是忘記了白衣卿相風不聞是怎麼從一位準神境儒家修士一下子跌境到了一個普通人的吧?自己人打自己人這種事情最有意思了,我樊異也最熱衷於做成這件事,既然你們大襄王朝的人來了,那就讓你們也感受一下好了。”

說着,樊異猛然揚起手掌,顯化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手掌橫亙天空,緊接着重重的一掌落在了白骨城內,頓時大地顫抖,準神境力量滲入地表,正在造成某種玄奇的變化,緊接着,我們前方的大地開始龜裂,就像是地震一般。

“小心,後退!”

我和林夕幾乎同時下令,衆人齊齊後退。

地底深處,“嗡嗡”的聲音不絕,整片的大地龜裂、隆起,緊接着一道刺目金光從地底升起,就在那裡,一座金色條狀壁壘緩緩從地底升起,帶着一種大道的威勢,壁壘之上有游龍的氣象轉動,有種天生法度森嚴的感覺,轉眼間高高聳立,直入雲霄!

放眼望去,這不是唯一的一根,而是一共12根,白骨城東南西北每一個方向都有三座這樣的巨大金色壁壘,彼此之間氣運相連,形成了一道無堅可摧的禁制,與軒轅帝國的山嶽氣象力量有幾分相似,但卻又不完全相同,少了幾分山水靈氣,多了幾分王道氣象。

一時間,圍攻白骨城的玩家的攻擊都打在了禁制之上,紛紛被反彈。

……

“如何?”

塔尖之上,樊異一揚眉,笑道:“當初,林海大人決定將大襄王朝的都城化作一座白骨城以鞏固山河之間的死亡氣運的時候,我就建言保留一部分都城的靈氣與皇氣,在地下將其煉化成了十二道龍壁,這十二道龍壁牽連着的正是大襄王朝的國運與國祚,是你們大襄王朝積累千年的氣數,如今這十二道龍壁自行締結禁制守護白骨城,你們大可以攻打,但也記住,你們的每一刀、每一劍,全部都砍在了大襄王朝的國運之上!”

“你……”

空中,清眸拓墨氣得渾身發抖,眼眶裡淚水盤旋,快要哭了。

“樊異,就沒有這麼欺負人的。”

我騰空而起,笑道:“你們已經把大襄王朝糟踐成這個樣子了,爲什麼還要做這些畫蛇添足的事情?這十二道龍壁的靈氣那麼稀薄,難道真能擋得住我們軒轅帝國的千萬大軍?或者說,你締結十二道龍壁,就只是爲了噁心人?”

“給人心頭添堵,難道不也是一種修心?”

樊異微微一笑:“你七月流火也沒少給我們聖魔軍團添堵,到你這裡怎麼就不算是畫蛇添足了?”

我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大地之上,一羣印服玩家目瞪口呆,其中一名年輕騎士訝然:“清眸拓墨,我們到底……還能不能打碎這些龍壁了?如果打掉了,我們印服是不是真的就一無所有了?”

清眸拓墨立於風中,一雙明眸似水,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道:“算了……就算是保存着這些龍壁,我們的大襄王朝就真的有救了嗎?打碎吧,讓一切都歸零,我們從零開始。”

“好!”

……

“嘿……”

看着大地之上無數印服玩家衝擊龍壁的畫面,樊異又是一聲冷笑:“如果你們覺得我樊異噁心人的技藝就止於此的話,那未免太看不起我樊異了,來來來,讓你們看看另外不同的風景。”

他摺扇一揮,一縷死亡氣機衝進大地深處,緊接着白骨城外的一座皇陵猛然炸開,皇陵之中,一位身穿金色鎧甲,手握金劍,頭戴大襄王朝王冠的骷髏走了出來,不但手中握劍,身後還揹負着一柄黑色長劍,渾身流淌着濃烈的死亡氣機,眼眶內血色光芒暴射,冷笑道:“不肖後裔,找死!”

“王八蛋……”

一個印服的年輕劍士神色駭然:“是我們大襄王朝的開國聖君啊……”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人間事第七百二十九章 凜霜巨人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朕去也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殺了你哦第六百九十四章 兩個世界,一個家園?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嗯,是是是!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奶茶不香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一路向北第五百三十一章 鐵five弟弟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深淵鐗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賺不虧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神月劍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散人玩家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乃血衣長老!第九百六十六章 天騎營,出擊!第四百五十五章 別惹我第五百五十九章 林夕的願望由我來守護第四百九十九章 星火套裝第六百三十二章 囚龍破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也沒強多少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地罅隙第八百一十章 打哭了第六章 盧某人要會會他第六百四十七章 熾焰聖盔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驪山正神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一個不留第九百七十六章 女武神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大天狗歸來!第三百零九章 追風刺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你們不滅誰滅?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不眠夜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冰雪天帝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見君王第五十八章 奇異現象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十萬倍提升第九百四十七章 橙夜獨當一面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善的暗王第六十二章 風林火山的挑戰第五百九十五章 與蘭澈的第一次合作第八百零七章 新王降世第六百零七章 銀龍女王希爾維亞第一百零二章 開始營業!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城主,你死過嗎?第九百三十章 T1.5第九百零八章 劍仙的一步之遙第六百八十四章 幸運至極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破生死,不求人!第九百八十章 本源飛劍第八百八十三章 白龍壁的無敵盾擊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最強陽炎境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三百零三章 暗黑龍牙第六百章 誰是小白臉?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人頭滾滾,一飛無敵第七百四十四章 林夕被綁架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暴脾氣第四十七章 三倍屬性第六百九十一章 師尊的一套理論第八百一十章 打哭了第九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第七百二十八章 惡靈第六百四十七章 熾焰聖盔第十一章 靈界巡弋者第四百九十六章 24小時不間斷點餐第一百九十八章 破碎無雙第三百六十章 紅燒帶魚飯第九百六十八章 還價還低了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重塑世界第六百零四章 世界碰撞理論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一千零八十章 雙城現世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殿弟子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殺招?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我准許你走了嗎?第四十四章 全服第一!第三百章 奔掠如火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第二把交椅先死第三百一十五章 靈脈金池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薊北城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賺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第一百零一章 超系統第六百零六章 真正意義的龍域第七百七十三章 守護最好的渣男第八百四十四章 風麒麟兵團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見君王第六百五十六章 友軍先上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癡心護腿第三百五十八章 兩開花第六百八十六章 驍將魔笛第六百三十二章 囚龍破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騎鯨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才凋零第一百九十一章 絕世頭盔第五百二十五章 避水珠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高昂造價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人在做,天在看第三百七十六章 獵殺的快樂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人間事第七百二十九章 凜霜巨人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朕去也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殺了你哦第六百九十四章 兩個世界,一個家園?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嗯,是是是!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做人嫁衣林松巖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奶茶不香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一路向北第五百三十一章 鐵five弟弟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深淵鐗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賺不虧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神月劍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散人玩家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乃血衣長老!第九百六十六章 天騎營,出擊!第四百五十五章 別惹我第五百五十九章 林夕的願望由我來守護第四百九十九章 星火套裝第六百三十二章 囚龍破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也沒強多少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地罅隙第八百一十章 打哭了第六章 盧某人要會會他第六百四十七章 熾焰聖盔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驪山正神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一個不留第九百七十六章 女武神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大天狗歸來!第三百零九章 追風刺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你們不滅誰滅?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不眠夜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冰雪天帝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見君王第五十八章 奇異現象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十萬倍提升第九百四十七章 橙夜獨當一面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善的暗王第六十二章 風林火山的挑戰第五百九十五章 與蘭澈的第一次合作第八百零七章 新王降世第六百零七章 銀龍女王希爾維亞第一百零二章 開始營業!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城主,你死過嗎?第九百三十章 T1.5第九百零八章 劍仙的一步之遙第六百八十四章 幸運至極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破生死,不求人!第九百八十章 本源飛劍第八百八十三章 白龍壁的無敵盾擊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最強陽炎境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三百零三章 暗黑龍牙第六百章 誰是小白臉?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人頭滾滾,一飛無敵第七百四十四章 林夕被綁架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暴脾氣第四十七章 三倍屬性第六百九十一章 師尊的一套理論第八百一十章 打哭了第九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第七百二十八章 惡靈第六百四十七章 熾焰聖盔第十一章 靈界巡弋者第四百九十六章 24小時不間斷點餐第一百九十八章 破碎無雙第三百六十章 紅燒帶魚飯第九百六十八章 還價還低了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重塑世界第六百零四章 世界碰撞理論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一千零八十章 雙城現世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殿弟子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殺招?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我准許你走了嗎?第四十四章 全服第一!第三百章 奔掠如火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第二把交椅先死第三百一十五章 靈脈金池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薊北城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賺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第一百零一章 超系統第六百零六章 真正意義的龍域第七百七十三章 守護最好的渣男第八百四十四章 風麒麟兵團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見君王第六百五十六章 友軍先上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癡心護腿第三百五十八章 兩開花第六百八十六章 驍將魔笛第六百三十二章 囚龍破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騎鯨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才凋零第一百九十一章 絕世頭盔第五百二十五章 避水珠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高昂造價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人在做,天在看第三百七十六章 獵殺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