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千字文

“我就納悶了。”

國服盟主級頻道里,偃師不攻道:“我們攻略掉凜霜獵手有陣亡百萬人次嗎?”

“哪裡有?”

風滄海也一臉納悶:“最多20W就了不得了,真要陣亡百萬人次,我們幾個公會的主力還不都要死一遍啊?不可能的。”

煉獄曙光笑道:“沒辦法,印服那邊的玩家能接受的訊息大部分都是經過‘潤色’的,印服那邊的遊戲媒體能說我們什麼好話?不可能的,在他們看來,我們用人海戰術堆掉一個凜霜獵手本身就是天大的荒謬事,不陣亡個幾百萬人次說得過去?”

“嘖嘖!”

蓬蒿人冷笑道:“看這個意思,印服是想把我們阻擊在薌城之外?”

“做夢。”

我手握火神之刃,笑道:“所有公會全力衝鋒吧,咱們一鼓作氣的殺上山頭,把戰場反推過去,上次咱們國服不是就輸在薌城嗎?今天咱們復刻一下戰場,但是最後的結果肯定不會一樣,把薌城當成印服玩家的葬身地好了。”

“好嘞!”

衆人齊齊點頭,下一刻,一座高山之下,國服玩家宛若一道接天海嘯一般,就這麼衝了過去。

……

“唰!”

提着雙刃化爲一粒金光從天際飛掠而過,我沒有去一鹿的鋒線上禦敵,而是直接就這麼落在了山巔之上,與一羣印服玩家廝殺在一起,比起殺怪,我更喜歡PK,何況殺這些印服玩家獲得的經驗值、功勳、積分實際上比殺怪好多了,好歹是玩家嘛!

“艹!”

一羣印服玩家怒吼:“區區一個253級的刺客,還真當自己無敵了?竟然敢單身闖我們的陣列,給我集火,宰掉他!”

無數玩家集火,然後全部打空,在我的連續暗影折躍之下,這羣玩家就像是待宰羔羊一樣,特別是化境變身開啓之後,更是虎入羊羣,火神之刃左右橫掃,每一次掃蕩都能造成一整片的AOE傷害,雷神之刃則更加鋒芒畢露,化爲一道電芒在周圍的人羣中來回穿梭,就像是一道放不完的閃電鏈一樣,不得不說,雷神之刃殺怪、殺人,確實都比火神之刃更靈活、更強,火神之刃強在一個力量上,近距離攻殺、格擋,要優越於雷神之刃,二者相輔相成,謂之爲無敵。

結果,周圍的人越殺越多,薌城的方向,無數印服玩家潮水般涌至,就這麼登山殺來。

一時間,我也不想控制自己的心性了,這種時候還不是能殺多少就殺多少?累積一下噬魂屬性,對於我接下來與樊異對陣是有天大好處的。

於是,一個縱身飛向了山巔,直接來到了薌城前方的平原之上,一時間無數印服公會都被驚擾,潮水般的玩家涌至,密密麻麻一片。

“唰!”

身軀一掠上天,穩穩的站在了一柄鋒芒畢露的飛劍之上。

馬鹿衝城!

下一刻,無數烈馬、雄鹿的法相在大地上疾馳而過,而眼前的這羣印服玩家並不是印服巔峰,大部分都是中游、中下游的水準,僅僅是人多罷了,結果根本就承受不住馬鹿衝城的猛烈衝擊,超過90%的玩家直接在馬鹿衝城中直接陣亡,剩下的有一半開無敵走了,還有一半則硬生生的抗住了。

“幹啊!”

人羣中有渡劫玩家怒吼:“這麼快就馬鹿衝城?這七月流火今天怎麼不按照劇本走呢?”

我則暗笑,今天能有什麼劇本?我的劇本就是殺個痛快,一吐在光陰長河中的百年抑鬱與悶氣,你們印服的人今天也算是踢到鋼板了,別的不管,反正我今天就是要殺個痛快。

……

於是,在殘血的人羣中來回的暗影折躍,一個不落的全部殺光,結果一個馬鹿衝城之後,噬魂效果已經疊到400+層了,成果斐然啊,這一波至少殺了一千有餘,就這麼一直衝殺到了人羣深處,印服的人也是極其野蠻、悍不畏死,在這種被屠殺的情況下沒有鳥獸散,卻依舊從四面八方疾馳而來。

也好,再來!

第二發馬鹿衝城之後,噬魂效果已經衝到了750+層了,用暗影折躍補一下殘血玩家,不久之後噬魂層數就已經上800層了,不過這也是因爲印服玩家的猝不及防,接下來恐怕就沒有那麼快了,因爲大部分玩家看到馬鹿衝城的技能前奏,一般都是會轉身就走的,殺傷效率會降低許多。

但饒是如此,我依舊在薌城前方連續用了15個馬鹿衝城,果真殺了一個痛快,徹底擾亂了印服佈置在薌城前方的陣列,讓他們無法全力馳援北方山上的戰場,這一戰,我只留了5個馬鹿衝城,原因很簡單,對上樊異這種登上王座的北方君王,其實馬鹿衝城的效果真的可以忽略不計了,根本就控不住的,人家人均準神境,又不是什麼永生境、洞虛境之類的。

而且,不滅者斯圖雷姆一死,如今的樊異已經是北境名副其實的第二人了,修爲僅僅略遜於死亡之影林海,甚至隱隱然有與林海比肩的趨勢,那麼區區馬鹿衝城,還是算了吧,這次想要打敗樊異,只能靠人海戰術,任何一個玩家的實力在他的眼中都只能算是螻蟻,我這個化神之境也不例外。

十五次馬鹿衝城之後,噬魂效果疊加至4500+層,基本上大部分印服玩家對我的傷害都只是1-10之間的強制傷害了,除非是裝備特別好的,或許一箭、一法術能打得痛,但也不會太疼了,基本上就是那樣,印服最強公會的人都還沒有出現,排名第一的美麗人生公會確認不會參戰,排名第二的不諳風月暫時不見蹤影,國服真正面臨的對手,其實只是空有人數優勢罷了。

……

當我轉身時,一道道國服玩家的身影已經殺上了山巔,林夕、清燈、風滄海、林松巖等人的身影都在其中,每個人的ID都有一面小小的五星紅旗的後綴,此時這些五星紅旗連成一片,形成了紅色海洋,正在緩緩的淹沒那座兵家必爭的山嶺。

“成了!”

我微微一笑,原本,印服玩家掌控山頭,憑着居高臨下的優勢或許還能一戰,但此時此刻讓林夕等人登頂,這就意味着他們肯定是守不住了,接下來就是國服那邊形成居高臨下的俯衝姿態,一舉殺到薌城地界來。

這一次,國服一衆國服衆志成城,戰鬥力非凡,反觀印服就不同了,從清眸拓墨的率先表態,就已經反應出印服內部的離心離德了,畢竟,印服的人並不都是傻子,依舊有清眸拓墨這種有獨立想法、獨立人格的玩家,大襄王朝的NPC高層去給異魔領地當狗,難道玩家就一定要一起跟着當狗了?其實這是可以反抗的,只是許多人忘了反抗罷了。

結果,那些不願意參戰的玩家,反而是印服最強的一批玩家,自古以來歷來如此。

於是我一個人在薌城地界上來回衝殺,如入無人之境,不斷揚起火神之刃指着遠方的高階玩家冷笑:“你過來啊!”

對方一過來,我馬上就操控雷神之刃把他殺在十步之外。

……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下午六點許,林夕等人下線吃了頓飯,我則在線維持自己的6000+噬魂效果,當林夕等人吃完飯之後,總攻開始,國服玩家潮水般的涌入了薌城地界,在薌城廢墟上與印服的玩家決戰。

原本,我以爲印服憑藉人數優勢、距離優勢還能打一打,結果讓人有些失望,不到四個小時,印服的陣地就完全崩盤了,而到了晚上十一點許的時候,國服這邊已經完成了橫推,直接將整個薌城的地界都收入版圖之中,而到了十一點半時,正式兵臨文丘山。

……

文丘山,春風和煦,如往常一般安穩。

只是文丘山上再次築起了一座觀文臺啊,無數書卷狀的巨巖壘砌,就在觀文臺的最上方,端坐着樊異,傳說中的人間文賊,而就在文丘山的兩翼,異魔領地大軍雲集,左側是封魔之刃雷鳴所率領的封印軍團,充滿了整個山谷,蓄勢待發,右側是塔林所統御的暮色軍團,一片雲霧繚繞的暮色籠罩着整個軍團,讓人無法看清,但殺氣肆意升騰,讓人心驚。

文丘山下,山水禁制已經開啓,呈現一片金色,我們無法再往前一步。

“來了啊!”

樊異站在觀文臺上,笑道:“如何,一座觀文臺鎮壓白衣卿相,算是對你們的白衣卿相最大的禮數了吧?至於你嘛,逍遙王殿下,荊雲月的師弟,化境之人,嘖嘖……率領這麼多人來打砸文丘山,真是看得起我樊異……亦或者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話是真的多。”

我微微一笑,轉換視角,看着流火軍團重炮營的座標,就快到了。

“也罷,陪你們玩玩好了。”

樊異伸手抖出了一卷書簡,緩緩展開,伸手在書簡上挪動的瞬間,就已經將書簡上的一道道文字煉化爲金色的文字,就這麼橫亙空中——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日月盈仄,晨宿列張。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閏餘成歲,律呂調陽。

……

“千字文?”

我認得這些,不禁失笑:“樊異,你好歹是一位大儒,是要拿這種蒙學來打壓我們無知玩家不成嗎?”

“有何不可。”

樊異雙臂一張,頓時一千道文字盡數被煉化,他眼中盡顯猙獰,雙手成拳,轟然將上千道文字全部打入文丘山中,下一刻,“鏗鏗鏗”的聲音不絕,一縷縷金色禁制破土而出不斷重疊在我們的前方,從山腳到山腰,密密麻麻一片。

“如何?”

樊異一揚眉,笑道:“千字文,一字一乾坤,一字一禁制,不成敬意,跪求各位俠士速速攻破!”

第八百六十八章 北涼之戰第三百二十一章 爆錘古樂器第九百三十五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零九章 出關第一百一十七章 本殿下,輸了?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們都是咕咾肉第七百六十七章 內部消化第八百零二章 飲恨敗北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人間最強飛昇境第七百一十七章 鐵步營將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人在做,天在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是爲了講道理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始白龍敕令第四百九十章 龍語法師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焰天騎士第五十一章 山不老第三百九十章 去麗江第三百五十三章 斬風嵐第三十八章 練級地第三百二十五章 資源之爭第五百七十四章 再生枝節第二百三十六章 無敵神眼第四十八章 放逐者第九百八十二章 蕭晨的警醒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林夕敕令第六百九十八章 女王夢境第四百二十五章 拓荒行軍蟲第四百二十三章 拓荒鬼卒第二百六十二章 古海雪鯨第九十二章 少族長,好厲害!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劍氣第七十七章 棋逢敵手第九百八十四章 斥候隊長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正式接管第四百六十三章 另一個我第四百六十四章 阿飛的誠意第四百九十六章 24小時不間斷點餐第三十二章 超軍團集結第七百五十一章 小淺歸來第二百零一章 宿仇未了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困難重重的渡劫飛昇第五百八十章 孤軍奮戰的火魔女王第一百四十二章 右將白蹇第八十九章 一年不如一年第九十七章 不對等的戰鬥第九十章 練級聖地第二百八十章 找工作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再撩撥殺了你!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忘初心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淘寶神器第九百八十九章 銀杏天傘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薊北城第八百六十二章 老子堂堂盟主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善惡有報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更多靈器第六百六十章 雪國行者第二十章 亡靈法師第四百五十二章 十個刷新點第四百七十章 過界生物第九百四十一章 七階橙夜!第五百四十一章 啃不動的一鹿第八百九十六章 拓荒者瓦倫的遺物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色鬥技場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廢墟中的方舟第八百五十二章 御林軍內戰第一千零九十章 最強歸墟第九百五十二章 雙護城法器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重操舊業第八十七章 脫胎換骨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遺蹟九頭蛇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肩承擔第七百零五章 沈一航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洞冥草第五百四十四章 T1下水道的自我救贖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天下大亂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幸運的人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爭風吃醋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愛你歸愛你,兩碼事第六百三十三章 變身給我勇氣第三百零四章 靈墟殞毀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們有阿離第二百四十八章 風雲掌,天下無雙!第三百三十九章 出使冬陽城第八百五十七章 叛軍來襲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們都愛吃火鍋第九百零四章 南方邊陲第五百四十二章 林夕反圍剿第三百九十章 去麗江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騎鯨人第九百五十六章 山海之力第九百一十八章 老子本來就是神明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白星新神通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我的HXDM第九十九章 你是一個惡魔第二百八十一章 火龜甲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乃血衣長老!第九百三十四章 一鹿的絕對優勢第四百七十四章 澄清真相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長生訣做說客
第八百六十八章 北涼之戰第三百二十一章 爆錘古樂器第九百三十五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零九章 出關第一百一十七章 本殿下,輸了?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們都是咕咾肉第七百六十七章 內部消化第八百零二章 飲恨敗北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人間最強飛昇境第七百一十七章 鐵步營將印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人在做,天在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是爲了講道理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始白龍敕令第四百九十章 龍語法師第四百五十九章 追擊類特效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焰天騎士第五十一章 山不老第三百九十章 去麗江第三百五十三章 斬風嵐第三十八章 練級地第三百二十五章 資源之爭第五百七十四章 再生枝節第二百三十六章 無敵神眼第四十八章 放逐者第九百八十二章 蕭晨的警醒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林夕敕令第六百九十八章 女王夢境第四百二十五章 拓荒行軍蟲第四百二十三章 拓荒鬼卒第二百六十二章 古海雪鯨第九十二章 少族長,好厲害!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劍氣第七十七章 棋逢敵手第九百八十四章 斥候隊長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正式接管第四百六十三章 另一個我第四百六十四章 阿飛的誠意第四百九十六章 24小時不間斷點餐第三十二章 超軍團集結第七百五十一章 小淺歸來第二百零一章 宿仇未了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困難重重的渡劫飛昇第五百八十章 孤軍奮戰的火魔女王第一百四十二章 右將白蹇第八十九章 一年不如一年第九十七章 不對等的戰鬥第九十章 練級聖地第二百八十章 找工作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再撩撥殺了你!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忘初心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淘寶神器第九百八十九章 銀杏天傘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薊北城第八百六十二章 老子堂堂盟主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善惡有報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更多靈器第六百六十章 雪國行者第二十章 亡靈法師第四百五十二章 十個刷新點第四百七十章 過界生物第九百四十一章 七階橙夜!第五百四十一章 啃不動的一鹿第八百九十六章 拓荒者瓦倫的遺物第二百八十六章 血色鬥技場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廢墟中的方舟第八百五十二章 御林軍內戰第一千零九十章 最強歸墟第九百五十二章 雙護城法器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重操舊業第八十七章 脫胎換骨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遺蹟九頭蛇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肩承擔第七百零五章 沈一航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洞冥草第五百四十四章 T1下水道的自我救贖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天下大亂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幸運的人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爭風吃醋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愛你歸愛你,兩碼事第六百三十三章 變身給我勇氣第三百零四章 靈墟殞毀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們有阿離第二百四十八章 風雲掌,天下無雙!第三百三十九章 出使冬陽城第八百五十七章 叛軍來襲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們都愛吃火鍋第九百零四章 南方邊陲第五百四十二章 林夕反圍剿第三百九十章 去麗江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騎鯨人第九百五十六章 山海之力第九百一十八章 老子本來就是神明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白星新神通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我的HXDM第九十九章 你是一個惡魔第二百八十一章 火龜甲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乃血衣長老!第九百三十四章 一鹿的絕對優勢第四百七十四章 澄清真相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長生訣做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