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最強集火

“小心啊,防禦姿態!”

看着滿天的劍氣雨落,這一刻我才醒悟到了一件事,那樊異不但是一位截取文運的儒家俊彥,更是一位劍修啊,因爲當初在龍域的城牆上見到他的第一面,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的裝束是儒衫佩劍,而當時只注意到了他的一身書卷氣息,卻忽視了他劍修的身份了,如今,儒家+劍修,這雙重的身份就有點恐怖了,漫天文字皆演化爲劍氣,鋪天蓋地,幾乎把小半個山谷戰場都籠罩在其中了。

單手一擡,雷神之刃飛出,繼續持續發動對凜霜獵手的攻擊,不能讓他逃了,不然我們就功虧一簣了,與此同時身軀一步向前,右手揚起,灰燼壁壘、光輝盾牆等技能一一開啓,硬扛一波樊異的攻勢,結果漫天的金色劍氣如雨落下。

“嗤嗤嗤~~~”

那聲音,真就像是雨點打在玩家的身上,只不過這些金色雨點的殺傷力未免太大,前排,一羣一鹿靈鹿鐵騎的盾牌紛紛被水滴石穿,金色劍氣直接穿過了他們的額頭、脖頸、身軀、四肢與坐騎,劍氣一掃而過之後才形成了真正的劍氣,轟得地面高低不平一片。

戰場之中,風林火山、神話、無極、亂世戰盟等公會的玩家也一起遭殃,幾乎所有人都以防禦姿態站在原地,承受樊異的這一波儒道劍氣洗禮。

下一秒,原本呆立在戰場中的衆人,一個個身軀被金色雨點打穿的人,頭頂上不斷跳躍出駭人的傷害數字,轉眼間一整片白光升起,甚至就連我也覺得渾身傳來一陣陣劇痛感,血條直線往下掉,一口氣掉到了65%左右,這大約也是現場那麼多玩家陣亡的原因。

……

一瞬間,圍攻凜霜獵手的玩家直接減員75%以上!

“CTM啊!!!!!”

看着身周的玩家剎那間倒地無數,亂世奉先都快要瘋了:“這算什麼?是哪個BOSS來了這一手?系統是不打算讓我們玩家玩了嗎?”

我皺眉不語,有些話說不出口,也不能說,事實上在星眼的防火牆,也就是幻月這座天下上空的天幕被遺血真龍完全擊穿之後,幻月的主系統就已經被星聯的科技給“劫持”了,而星聯想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要左右這款遊戲裡的一切,讓玩家變成自己培養器皿中的“小白鼠”,選取自己想要的玩家劫掠,所以系統劇情還會像是當初那樣對玩家“無害”推演嗎?

不會了,接下來的劇情對玩家的傷害多半都很大,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強,如果活不下去,那麼很快就會被淘汰了。

“繼續!”

風滄海的恢復速度很快,聲音冰冷的大聲命令道:“所有風林火山的玩家聽令,在場還活着的馬上回復氣血,繼續衝擊凜霜獵手,陣亡了的人馬上在鹿角關那邊的復活點復活,然後儘快返回戰場,我們已經殺到一半,絕不半途而廢!”

“對!”

偃師不攻提劍對着長空,怒吼一聲:“這一輪劍雨不管是誰下的,想必就是警告我們玩家不要再圍殺凜霜獵手了,老子只想對他說,我偏不,今天誰都可以走,但凜霜獵手絕對走不了了!”

我沖天而起,身軀懸停在半空中,在這裡可以完美攔截凜霜獵手的退路,一邊朗聲對衆人說道:“發動這場儒道劍意攻擊的人是樊異,如今他算是異魔領地的第二把手了,所以大家不要意外,我們的損失雖然很大,但樊異發動這場劍雨攻擊的消耗想必也不小,坐鎮文丘山的人就是樊異,我們只不過是提前跟他交手罷了,遲早都要面對,那就無所謂了,給我衝,咱們不管樊異做什麼,先把凜霜獵手給沖掉再說,讓異魔領地感受到我們玩家給他們的‘痛’!”

“沒錯!”

蓬蒿人持劍在一羣龍騎公會玩家的人羣中疾馳指揮,哈哈大笑道:“七月流火說得好,我們身爲玩家,就應該讓這些坐在王座上的君王感受到痛,不然他們還真當我們是他們養在雞圈裡的小雞崽子了?”

衆人哈哈大笑,一起衝向了凜霜獵手,新一輪的人海戰術再次開始。

……

我就這麼提着雙刃懸停空中,俯瞰整個戰場,每隔一兩分鐘就下去一次,馳援一鹿的進攻陣容,這也是我這個副盟主能做到的極限了,再多一點,就極有可能會被凜霜獵手獵殺,在現場的那麼多玩家之中,凜霜獵手最恨的人多半就是我了。

大地之上,一波接着一波的玩家死在了冰魄戰矛之下,但玩家們的衝鋒彷彿是永遠沒有止境一樣,依舊一波連一波,而凜霜獵手在持續被攻擊的情況下,血條確實在一點一點的往下掉了,從之前的90%,在不到30分鐘的時間內就已經掉到了44%,按照這種速度,其實人海戰術堆掉一個君王也就是一小時的事情罷了,只是損失太大了,各大公會的戰損都相當高,但爲了多打一點傷害,基本上沒有哪個公會退縮,一場BOSS攻略,已經變成真正勇敢者的遊戲了。

林夕、卡妹那邊,一鹿的陣地已經推進到山脈之下了,翻過那座山就是平原,平原之上坐落着那座戰爭的焦點——薌城,而就在薌城南方,羣山起伏,其中的一座山脈金色文運懸空,繚繞不去,正是文丘山,我們的目的地。

“唰!”

就在我完成一輪攻殺動作之後,甚至是掏出了鎮龍鏡,狠狠的一鏡子把試圖逃逸的凜霜獵手給砸回了地面,就在這時,心湖中一陣微波漣漪,緊接着一道靈唸到訪,想要扣關進門,而我則順勢打開心湖,自己的心神也化爲一粒光輝出現在心湖中,幻化出自身模樣,只是沒有佩戴匕首,只是一襲短衫,身披斗篷的江湖遊俠裝束。

不遠處,那一粒扣關的心神凝聚成了一位儒衫佩劍的年輕人模樣,正是樊異。

“好久不見。”

樊異微微一笑,說:“怎地,今天是鐵了心要殺凜霜獵手了?”

“是的。”

我並不否認,笑道:“這個蠢貨每每給人當炮灰還茫然不知,再說那一柄冰魄戰矛之下的人族冤魂也足夠多了,既然如此,這次他就不必走了。”

“真有這個必要?”

樊異踏步而行,腳下水面上漣漪出一縷縷金色文字,笑道:“凜霜獵手好歹是北方的一座王座的擁有者,代表着異魔領地的威嚴,你在這裡殺死凜霜獵手,就不想想後果?凜霜獵手一身的修爲散落在南方,這裡又與大襄王朝接壤,這靈氣反哺的不僅僅是軒轅帝國,也有你們的敵人大襄王朝,這筆生意做得划算?”

“你在教我做事?”

我一揚眉,大咧咧的笑道:“樊異,你應該完全知道,我們不是同一類人,你步步算計,爲了一點蠅頭小利連師門都能背叛,甚至最後背叛了整個人類,你覺得我會跟你一樣,還在乎凜霜獵手的一身靈氣反哺誰嗎?不,我不在乎的,我要的只是凜霜獵手死,至於死在哪裡,重要嗎?哪怕是凜霜獵手死在你樊異他媽的胸脯子上,反哺了什麼,與我何干?”

樊異微怒:“這麼說,沒得談?”

“沒得談。”

我搖搖頭:“在文丘山等我來攻就是了。”

“你真以爲你們能成事?”

“你真以爲我們一定不能成事?”

“好自爲之!”

樊異露出一抹陰鷙笑容,轉眼間一粒心神從我的心湖中消失。

……

我則眉頭緊鎖,總感覺還會發生什麼,也就在這時,師姐的心聲在腦海中響起:“師弟,小心一點樊異,他有一門利用儒道真意起死回生的手段,我擔心在凜霜獵手垂死之際他會施展手段,到時候你們看起來好像已經殺了凜霜獵手,事實上只是殺的一個分身罷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應付?”

“很簡單。”

雲師姐道:“這門手段的施展時間大約只能保持一息之間,所以你們在重創凜霜獵手的同時要留心一點,最好能夠出其不意的瞬間擊殺凜霜獵手,這門一來,樊異的這門手段就算是施展出來也沒用了,只是白白耗費法力與心神罷了。”

“知道了,多謝雲師姐。”

……

我馬上拉了一個小羣,把參與戰鬥的所有盟主都拉進羣,隨即與大家商量了一下戰術,沒幾分鐘,大家一拍即合!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凜霜獵手的血條也在不斷下滑,而我則一直在掐着時間計算。

終於,就在凜霜獵手的血條掉到了1%,然後又過了大約30秒鐘的時候,我直接在小羣內道:“倒計時10秒鐘,開始!”

各大盟主沒說話,但已經各自傳令了。

於是乎,按照之前的攻略速度判斷,距離凜霜獵手被殺還有大約20秒鐘的時候,我猛然從天而降,星空神戒泛起沖天光輝,幻化出一位絕美女仙,一劍斬落山河,狠狠的砍在了凜霜獵手的脊背之上。

風滄海擰動手腕,將長劍投擲而出,化爲一柄恢弘長劍刺入凜霜獵手的胸口。

偃師不攻一聲低喝,頭頂上升起一道金色巨靈法相,重重一掌拍在了凜霜獵手的腦門。

煉獄曙光長弓暴射,渾身激盪出一道惡魔射手的法相,“嗤嗤嗤”的連續十多支紫色箭矢連珠彈一樣的暴射而出,氣勢駭人。

紙上畫魅劍刃一揚,掀起數十丈長度的金色劍氣,砍在了凜霜獵手的肩膀。

清燈筆直一劍刺出,劍光貫穿數十米。

火星河扔出法杖,那法杖化爲一條火龍重重的撞擊在了凜霜獵手的腹部。

……

這一刻,所有玩家一起發動攻伐特技,一瞬間,至少超過200道特技,集火凜霜獵手!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北而跪第五百三十二章 新的力量第一千零一十章 一劍斷海第九百二十五章 本姑娘也想撞擊一下啊第九百四十四章 一對一,敢嗎?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這個騎手有點問題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多事之秋第三百三十四章 破甲箭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吃肉去第六百七十六章 雪鷹堡第九百四十三章 封魔之刃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散人玩家第六百八十三章 手快有,手慢無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敗塗地第三百五十九章 盜墓者協會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火墨第七十五章 精誠合作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妖族擡頭第二百零七章 打的就是劍聖!第五百七十四章 再生枝節第五百五十一章 半夜出門第五百五十三章 給老子死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作壁上觀第九百零二章 突然的伏擊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本想大聲斥責她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賠了夫人第五十一章 山不老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人間煉獄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一羣白眼狼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掏山犬第二百二十三章 殺戮凡塵第六百零三章 傑克·墨菲第五百一十二章 五行之力第一百五十七章 十年壽命第一千零七十章 一筆超大的生意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如意飛昇第三十六章 千年煉魂花第八百四十七章 僭越之罪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一羣傻子第五十六章 血煞吊墜第三百零五章 冰刃迴旋第八十三章 永世爲敵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歸元劍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腐蝕世界第七百七十八章 換騎兵,給老子上!第八十章 銘紋師:轉職任務!第一百三十九章 樓下小黑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地罅隙第三百七十三章 百毒林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賺不虧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破局之地第三百一十六章 匪夷所思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我准許你走了嗎?第八十八章 一本生意經第四百一十四章 海星塵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奶茶不香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真雞婆第六百二十四章 你好像不太會玩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小小伎倆第六百零五章 再戰黃老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肩承擔第七百章 死亡之影的問候第二百一十章 新戰術體系構想第七百四十四章 林夕被綁架第一百零九章 一筆大交易第四百七十八章 禁療戰術第七百零五章 沈一航第八百二十六章 修煉白龍壁第二百八十章 找工作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太子府的示好第五百九十五章 與蘭澈的第一次合作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高枕無憂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膽決定第八百八十三章 白龍壁的無敵盾擊第一百八十六章 面對疾風吧!第七百零八章 一個狠人第一百六十五章 別撩如意,撩我!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流星火雨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隕鳥第八百八十八章 心頭肉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最強集火第七百三十二章 惡魔之王的精銳第一百五十五章 復仇計劃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我讓師姐砍你哦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二章 林不易第九百九十七章 你們龍域能給我們什麼?第四章 風雲臺第六百五十一章 死亡蜂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林下清風第三百七十五章 對線風滄海第六百五十五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百九十章 我名荊雲月第九百零二章 突然的伏擊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超過境界的劍術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秒結束第二百八十八章 劍刃風暴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碧海戰靴第三百八十三章 升級SSS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阿飛的無敵鐵皮車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朝北而跪第五百三十二章 新的力量第一千零一十章 一劍斷海第九百二十五章 本姑娘也想撞擊一下啊第九百四十四章 一對一,敢嗎?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這個騎手有點問題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多事之秋第三百三十四章 破甲箭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吃肉去第六百七十六章 雪鷹堡第九百四十三章 封魔之刃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散人玩家第六百八十三章 手快有,手慢無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敗塗地第三百五十九章 盜墓者協會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火墨第七十五章 精誠合作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妖族擡頭第二百零七章 打的就是劍聖!第五百七十四章 再生枝節第五百五十一章 半夜出門第五百五十三章 給老子死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作壁上觀第九百零二章 突然的伏擊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本想大聲斥責她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賠了夫人第五十一章 山不老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人間煉獄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一羣白眼狼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掏山犬第二百二十三章 殺戮凡塵第六百零三章 傑克·墨菲第五百一十二章 五行之力第一百五十七章 十年壽命第一千零七十章 一筆超大的生意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如意飛昇第三十六章 千年煉魂花第八百四十七章 僭越之罪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一羣傻子第五十六章 血煞吊墜第三百零五章 冰刃迴旋第八十三章 永世爲敵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歸元劍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腐蝕世界第七百七十八章 換騎兵,給老子上!第八十章 銘紋師:轉職任務!第一百三十九章 樓下小黑第八百一十九章 天地罅隙第三百七十三章 百毒林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賺不虧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破局之地第三百一十六章 匪夷所思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我准許你走了嗎?第八十八章 一本生意經第四百一十四章 海星塵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奶茶不香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真雞婆第六百二十四章 你好像不太會玩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小小伎倆第六百零五章 再戰黃老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肩承擔第七百章 死亡之影的問候第二百一十章 新戰術體系構想第七百四十四章 林夕被綁架第一百零九章 一筆大交易第四百七十八章 禁療戰術第七百零五章 沈一航第八百二十六章 修煉白龍壁第二百八十章 找工作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太子府的示好第五百九十五章 與蘭澈的第一次合作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高枕無憂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膽決定第八百八十三章 白龍壁的無敵盾擊第一百八十六章 面對疾風吧!第七百零八章 一個狠人第一百六十五章 別撩如意,撩我!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流星火雨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隕鳥第八百八十八章 心頭肉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最強集火第七百三十二章 惡魔之王的精銳第一百五十五章 復仇計劃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我讓師姐砍你哦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下血本第二章 林不易第九百九十七章 你們龍域能給我們什麼?第四章 風雲臺第六百五十一章 死亡蜂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林下清風第三百七十五章 對線風滄海第六百五十五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百九十章 我名荊雲月第九百零二章 突然的伏擊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超過境界的劍術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秒結束第二百八十八章 劍刃風暴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碧海戰靴第三百八十三章 升級SSS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阿飛的無敵鐵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