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回家

“普羅米斯大人!”卡麗妲身後那個受傷的女老師焦急的喊道:“不是我們鬧事,是剛纔有人欺負學生,妲歌老師出手制止,海隊長卻放着賊人不管,反而想要強行帶走妲歌老師,妲歌老師只是反擊自衛,周圍有許多人都看到了,都可以爲我們作證!”

她就是那位救了卡麗妲的故友斯卡莉,一位已經登堂入室的符文師,但戰鬥就差點意思了,家族在御風城多少也還算有點背景,但要說和城主比起來,那就真是一文不值。

卡麗妲則是冷冷的注視着普羅米斯,一聲不吭。

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對方今天明顯是下的套,不但藉故要砸了這學前班,還要將這裡的幾個老師全都抓走,卡麗妲是什麼人?這些人玩兒的套路,早就是她玩兒剩的了,今天要是真被這些護衛抓進大牢,那就絕對是有進無出了,至於說事情誰對誰錯、有理無理,這些壓根兒就是無關緊要的事兒。

和拳頭大的人講道理?那大概是這世上最愚蠢的一件事兒。

深諳此道的她壓根兒都沒想過要去辯駁,身上僅剩的一點魂力此時已經在暗暗蓄積中,強壓着氣血和肉身的不適,一雙眸子盯着普羅米斯閃閃發光。

對方鬼中的魂壓太強,想要和對方搏殺是肯定不可能的事兒,唯一的機會就是偷襲,機會或許只有一瞬間……

“哦?”普羅米斯笑着看了看四周,街上有不少看熱鬧的商販,原本一個個臉上都是帶着怒容的,街里街坊,他們對玫瑰學前班的這幾位可愛的美女老師,他們可都是尊敬得很,這要是別人鬧事,他們早就跳出來作證了,可此時迎接普羅米斯的目光,那些剛纔還義憤填膺的人,卻是或屈辱、或沮喪、或慚愧的低下了頭。

“你們、你們……”斯卡莉愣住了,

“看來你們並沒有人證。”普羅米斯笑着說道:“那就沒辦法了,來人,把他們都給我帶走!”

他一聲令下,身後那十幾個護衛總算是反應過來,大步流星的就要過來抓人。

斯卡莉急了,跑過來攔在卡麗妲身前,卡麗妲是說過不要暴露她的身份,但現在她已經顧不上了:“普羅米斯,你好大的膽子,你知道你要抓的是誰嗎?她就是如今九天行省總督雷龍的孫女,死亡玫瑰卡麗妲!”

四周猛然微微一靜,連那城主都怔了怔,可下一秒,鬨堂大笑聲就已經響起:“死亡玫瑰?死亡玫瑰竟然被我一個區區鬼中就輕易壓制,哈哈哈!那我可真是榮幸之至!”

“你、你、你……”斯卡莉驚呆了,沒想到報出卡麗妲的名字都不管用,可卻忘了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別人又怎麼會相信呢?再說了,

“她要是死亡玫瑰,我就是至聖尊者!”普羅米斯的眼淚都快笑出來了,這年頭,冒充至聖尊者王峰的人都上過幾次新聞了,這居然還有冒充死亡玫瑰的:“你要真是死亡玫瑰,那我就更不能放過你了,死亡玫瑰嫉惡如仇,放過她,那不是等她帶人來滅我嗎?”

他說話間,笑得連連彎腰,可這樣的動作,落在卡麗妲的眼中卻是破綻滿身,且因爲那狂放的笑聲,以至於他壓制卡麗妲的魂壓都出現了鬆動。

就是現在!

卡麗妲的眸子中精光一閃,腳尖猛然一踢,全身僅剩的魂力此時都灌注在那撐地的長劍中,伴隨着腳踢的慣性,一劍朝那城主的咽喉刺去,要見血封喉!

可終究還是功虧一簣。

啪!

兩根兒手指輕易就夾住了卡麗妲殺來的長劍。

鬼中和虎級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大到無論多精妙的劍招,可虎巔的動作在鬼中眼裡就像在放慢動作一樣,這樣的招數又怎麼可能殺得了人?

“我就喜歡性子烈的。”普羅米斯的臉上浮現出一股陰沉的笑意,單手兩指捏劍,巨大的威壓將近在咫尺的卡麗妲壓得完全不能動彈分毫,左手則是輕輕托起卡麗妲的下巴:“讓我瞧瞧這張臉……”

“放開她!你、你簡直沒有王法、你無法無天!”斯卡莉焦急的大喊,想要衝過來救卡麗妲,可卻被兩個護衛輕易攔住,她只是個符文師,可不是戰鬥型,被那兩個護衛一左一右架了起來,急得大喊大哭。

“好美的臉蛋。”普羅米斯眯起眼睛,之前還真沒細看,只是從身段兒上勉強判斷這是一個美人,可此時近距離觀看,卻是感覺有些被那絕世的容顏給驚到了:“……像你這樣的美人,當個老師太浪費了……跟着我吧,那是你唯一的出路,在御風城,我就是王法!”

他話音剛落,卻聽一個聲音在身後不遠處響起道:“你是這裡的王法?那我是什麼?”

卡麗妲的眸子微微一閃,

普羅米斯的眉頭卻是猛然一皺,在御風城,居然還有人敢挑釁他的權威?

他身邊的幾個護衛怒吼道:“大……”

可大膽的膽字還沒喊出來,幾個護衛卻就宛若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保持着張嘴說話的姿勢,全身一僵,呆立在那裡。

什麼人?!

普羅米斯猛然回頭,可下一秒,他的嘴巴就張開了,張得可以塞進去一個大鴨蛋,跟那些護衛一樣陷入呆滯中。

只見安安靜靜的街道上,此時走出來了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男子,臉上帶着一絲慵懶的笑意,眼裡壓根兒就沒看過普羅米斯等人,而是笑吟吟的看向卡麗妲。

“那、那是王峰大人?!”

九天世界的人們可以不認識卡麗妲,不認識黑兀凱、甚至不認識帝釋天,但卻絕對不可能有人不認識王峰,就像當年的至聖先師王猛一樣,王峰的各種畫像、雕像,這幾年來早就已經遍佈了九天聯盟的每一個角落,否則上次帶徒弟時,他也就用不着做僞裝了。

街上第一時間就有商販將他認了出來,激動的喊道。

“王峰大人?!至聖尊者?!我的天吶!”

“老天開眼、老天開眼啊!王峰大人,請您一定要爲我們做主啊!普羅米斯城主太壞了!”

“王峰大人!救救那些可憐的老師和孩子們吧!”

Wωω★ttκǎ n★C○

原本被普羅米斯嚇得噤若寒蟬的街道,只一瞬間就變得熱鬧起來,隨即又花了兩秒,就從熱鬧變成了瘋狂!

御風城的人被普羅米斯欺負得太久了,也太狠了,卻沒人能拿他怎麼樣,也根本沒人能反抗得了他,人們只能日夜期盼着、祈禱着,祈禱那個這些年四處雲遊、留下無數救苦救難傳說的王峰大人能在這裡出現……坦白說,人們知道這樣的祈禱其實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而已,九天聯盟多大啊,數之不盡的大城重鎮,王峰大人就是一座一座的走過來,那也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才能輪到這座毫不起眼的御風城,可沒想到,上天竟然聽到了他們的禱告,竟然真的把王峰大人送來了!

連普通人都認識王峰,普羅米斯自然更不可能不認識,此時一瞬間的驚懼之後,倒是迅速調整心態:“王峰大人駕臨御風城,讓我御風城蓬蓽生……”

啪!

王峰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輕輕打了個響指,普羅米斯立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在虛化、消失!

“不!不!”他驚恐得跳了起來,大聲尖叫:“王峰大人!你聽我解釋,事情……”

話音未落,他整個人竟已化爲一片虛無,消失得無影無蹤。

區區一個城主,別說招惹卡麗妲,單只是看他在這御風城普通人心目中的形象,便是殺一萬次都不嫌多,抹殺他不過只是一念間的事兒。

王峰的臉上帶着笑意,目光始終沒有從卡麗妲的臉上移開過。

這幾年來,他其實一直都知道卡麗妲就在御風城,卡麗妲給雷龍寫的那些信,雖然沒有署名地址,但無論是對雷龍還是王峰來說,想查終歸是能查到的,只是卡麗妲似乎不願意和他們相見,那也就沒有強求,只是耐心的等待。

但最近兩個月,王峰受到天地排斥的感覺已經越來越明顯,他知道自己的時間是真的不多,有些事兒必須要解決,雷龍想把九天行省總督的單子交給范特西,而玫瑰聖堂……終究還是隻有卡麗妲才能坐鎮下來。

王峰已經沒有時間再繼續等卡麗妲主動想通了,於是來了御風城,可沒想到居然撞到了那樣的一幕。

“校長,好久不見。”他笑着衝卡麗妲說。

校長?

周圍那些商販也好、學前班的學生們也好,一個個的全都驚呆了,能被至聖尊者王峰大人稱之爲校長的,這世界還能有誰?我的天吶,那個銀髮的女人,竟然真的是曾經刀鋒聯盟的死亡玫瑰卡麗妲?

四周鬼中的魂壓消失了,對身體的壓制也隨之消失了,卡麗妲已然恢復了自由。

對王峰直接抹殺鬼中、宛若規則一般的神奇手段,卡麗妲毫不意外,她挽了挽已經略有些凌亂的銀髮,臉上終於也還是露出了一絲笑意:“什麼時候找到我的?”

“很早的時候,每年都會來看看你,就像去年誕聖節,我記得你是和旁邊那位小姐姐一起吃的銅火鍋。”

卡麗妲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偷窺狂啊你?還真是一點沒變,惡趣味!”

王峰也笑了起來,沒見他身姿有何動作,可人卻已經走到了卡麗妲的身前:“回家吧,玫瑰需要一個校長,我們需要你。”

雖然隱居在此,但聯盟的大事動向,卡麗妲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范特西做玫瑰校長雖然做的不錯,但雷龍有意讓他接手九天行省總督的位置,那玫瑰聖堂的校長之位就會空缺出來,聖光聖路、乃至這天下間的輿論,現在都在猜測誰會接手玫瑰,大多數都是在猜曾經玫瑰九龍中的人物,可沒想到王峰居然……

畢竟是卡麗妲,曾經也是心比天高、有着無數理想的人,千珏千死後的幾年雖然一度消沉過,但在御風城這幾年,內心早都已經平復下來。

坦白說,讓她在這裡當一個魂修學前班的啓蒙老師,卡麗妲是有些心有不甘的,可畢竟……

“一個虎級的廢人,遇到這樣一個惡霸都還要你來救……有什麼資格領導現在的玫瑰?”卡麗妲心中暗歎,只是微笑着搖了搖頭:“就在這裡做個啓蒙老師挺好的。”

可話音剛落,卻就看到王峰笑了起來。

“此前沒有來給你治療,只是覺得你還有心結……”

王峰微笑着,就像半神的隆康要一直壓制着他自己的境界一樣,王峰這幾年也是如此,超過半神的力量他是絕對不能隨便動用的,可現在……

說話間,他隨手一揮,整片天空猛然變得微綠,有大片宛若幻泡般的甘霖從天而降,滋潤到卡麗妲的身體中。

曾經崩潰的靈魂宛若得到了救贖、曾經寸斷的經脈宛若重新生長!不止是卡麗妲,甚至包括這大半條街區,那些因爲剛纔的打鬥而被踩踏進了泥土裡的野花、雜草,此時竟宛若新生般重新‘站立’了起來!甚至,更有無數的嫩芽鑽破蓬鬆的土地,以所有人肉眼可見的方式冒出了新芽,讓這原本泥坑遍佈的大街,突然間變得綠意盎然、生機十足!

看着這生機勃勃的大街,感受着身體中不斷涌出來的力量、感受着宛若新生、瞬間恢復巔峰的身體。

卡麗妲微微一愣,生機再造、本源修復,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手段?

這大概就是神吧,看來他也控制不住力量了。

而四周那些普通的平民們,更是激動的全都跪了下來,朝着王峰拼命的磕頭。

神蹟!這是神蹟啊!

是的,神蹟,只有完全超越這個世界規則的真神手段,纔能有如此無所不能的神奇!

卡麗妲釋然了:“好,回家!”

————

(尾聲)

玫瑰聖堂的舊址如今已經成爲了九天聯盟的一級文物保護單位……

這裡是平時是不允許旁人進入的,這裡一切的一切對九天世界的人來說都具有極其重要的象徵意義,也代表着一種信仰。

只是今天,這裡多了許多特殊的客人。

榮耀廣場上,一大羣人正在舉杯痛飲,來的人很多、很雜,但卻都是站在如今九天世界最巔峰的一羣人。

廣場東邊是一羣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圍在一張長桌上,酒喝得比較斯文,聲音也沒那麼噪雜,臉上都帶着笑容。

坐在首位的豁然便是如今已經退休的前九天議會議長、前九天行省總督雷龍,老頭子滿面紅光,看起來精神狀態很不錯,一邊喝酒,一邊和旁邊的其他人聊着天,一邊居然還能和另一個老頭兒下着象棋。

那是同樣已經退休的霍克蘭,老霍如今無事一身輕,跟着雷龍迷上了當初王峰發明的各種棋類,但卻基本只能是被虐的命,此前的圍棋怎麼研究都幹不過,覺得象棋簡單一點,開始研究象棋,然後才發現,輸得更慘……此時的老霍就正眉頭緊鎖,雷龍已經分心三用了,他這還有旁邊李思坦這大弟子幫着出謀劃策,可也還是看不到半點希望的樣子,腦袋都差點冒煙。

和雷龍聊着天的,是鯤族的鯨牙大長老,鯤族現在已經上了正軌,鯤鱗也突破了龍級,威望日重,他這個鯤族的大管家,此前在抵抗海龍的進攻時又受過傷,留下暗疾,現在也已經被鯤鱗強制放假休息,處於是半退休狀態了,大概是曾經對人類的惡意太多,此後又因爲王峰而反轉,鯨牙大長老現在倒是對人類世界充滿了興趣和改觀,加上和雷龍頗有些志趣相投,呆在陸地上的時間倒是比呆在鯤天之海還要多了。

此外,還有薩庫曼的達布利多長老,現在極光城第一名校:裁決的校長紀梵天,玫瑰鑄造院的羅巖、魔藥院的法瑪爾,極光城城主安柏林等等,退休的、還沒退休的,都是王峰曾經的老熟人,唯一讓王峰稍覺遺憾的是冰靈的奧斯卡沒來,老爺子本就已經兩百多歲高齡了,上次冰蜂攻城,強行施展的禁術冰封千里耗費了他大量的本命真元,王峰此前去看過他一次,意識雖還清醒,但已經是行將就木,念念叨叨的就是不忘撮合雪智御和王峰……

相比起溫和的老人家們,廣場西邊就要熱鬧得多了,人也更多得多,吉祥天坐在王峰身邊,玫瑰的一大幫子兄弟朋友自然都在。

范特西、黑兀凱、音符、溫妮、雪智御、坷拉、烏迪、肖邦、股勒、德布羅意……這些如今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們,此時卻一個個都像是還在玫瑰時年輕時候的樣子,吆五喝六、嬉笑打罵,完全沒有平時天下人心目中那英雄偉岸的形象。

鯤鱗此時也完全不像一個海族領袖,光着膀子正在和王峰拼酒,旁邊已然成爲鯊族族長的拉克福,則是不停的拉着克拉拉和美人魚四王子庇修斯,推銷他們鯊族新出的美膚品。

還真別說,自從拉克福接手了鯊族,如今的鯊族已經是大變樣了,那座血腥的微光城市已經變得和其他海族城市一樣燈火通明、光芒四射,常年和陸地商人打交道的經驗,也讓拉克福將原本嗜血的鯊族生生改造成了一堆生意精,抓經濟、重福利,現在的鯊族族人,那日子可是過得蒸蒸日上,越來越有被人類同化的‘危險’。

而在廣場南邊,則是一大幫小孩子的天下,大的十二三歲,小的則只有三四歲。

王大帥只有九歲,但儼然已是孩子王的猛男架勢,身高已有一米六出頭,光着上半身,那赤裸的古銅色肌膚、鼓脹脹的胸大肌和八塊腹肌,讓他看起來完全就不像是一個九歲的小孩子。

他沉腰立馬,上衣綁在腰上,粗壯的胳膊上、額頭上青筋爆現,正在和另一個足有兩米高的海族大孩子掰手腕。

四周的孩子們瘋狂加油着,範米米興奮得兩眼通紅:“老大加油!老大幹他!老大無敵!”

啪!

王大帥的胳膊猛然下壓,鬼級的強大力量瞬間爆發,那大孩子垂頭喪氣的敗下陣來。

“贏了!哈哈哈哈!都給老子給錢!”範米米興奮得大喊,四周頓時一片孩子們的歡呼聲、笑罵聲。

王大帥的臉上也不自禁的帶上一絲得意,轉頭看向父親的席位處,大聲喊道:“老爹你盡瞎吹!鯤叔他們的力士也不怎麼樣嘛……咦?老爹?”

他喊着,才發現父親沒在那席位上,不止是他,其他人也發現了。

王峰剛纔明明還坐在那裡的,可轉眼間就消失無蹤,熱鬧的廣場突然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沒看到王峰,大家都看向吉祥天,吉祥天卻是心中微微一嘆。

王峰要離開了,他能感應到破碎虛空的召喚,今天讓大家齊聚一堂,其實就是一次送別的晚宴……

傷心?難過?不捨?

肯定是有的,但再有千言萬語、再有萬千的不捨,夫妻兩人也早在牀頭的私密話中說過了無數次,直到這一刻的來臨,心中剩下的已只是祝願和坦然。

吉祥天端起酒杯,眼中並沒有眼淚,而是一片清澈的祝願:“敬尊者。”

沒有喊王峰、也沒有喊丈夫,這一刻,他是屬於所有人的。

所有人都明白這一點,有黯然神傷的、有低聲抽泣的、有滿臉釋然的、也有微笑祝願的,但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大家都在這一刻站起身來,端起了手中的酒杯,發出了真誠的祝福:“敬尊者!”

…………

王峰還沒有離開。

該告別的人們也已經告別過了,他只是想在這充滿回憶的聖堂裡四處走走、四處看看,然後不知不覺間,他就走到了這裡。

眼前是一件簡陋的小黑屋,銀亮的鐐銬、長長的皮鞭、沒有燒火的冰冷火盆、昏暗的燈光……除了少了點血腥味,這是他夢開始的地方。

撫摸着那掛在牆上的鐐銬,王峰笑了起來,這不是當初綁住自己那套,或許是後來翻新的時候換過了,但卻仍舊還是能勾起他無盡的回憶。

這兩天,破碎虛空的召喚感越來越強烈了。

很早以前,王峰就曾經告訴過隆康破碎虛空的意義。

那並不是字面意思裡劈砍虛空、破壞法則的意思,破壞只是小道,法則纔是永恆。

按照神境時的感知、按照對至聖先師說那些話的理解,王峰覺得那應該是一次新生,但說實話,即便是王峰自己,也不知道破碎虛空後、那所謂的新生之後,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會是什麼,也不知道具體的時間點會是在哪一時、哪一分、哪一秒。

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自己的意志應該不會消亡,只是不知道這趟靈魂的列車能否自己選擇目的地……

王峰搖了搖頭,看着這滿屋子的回憶,他突發其想,有沒有機會回到地球呢?

念頭剛起,突然之間,一股強烈的法則感召之力襲來!

王峰看到自己的身體開始發出了淡淡的熒光,然後在熒光中漸漸變得透明。

源生,源死。

王峰笑了起來,在身體漸漸消失的同時,口中淡淡的唸誦道:“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唯靈不滅,破碎虛空!”

………………

嘀嗒、嘀嗒、嘀嗒……

安靜的病房內,心跳圖規律而又緩慢的跳動着,一個白衣護士正耐心的替病人按摩着手掌,時而輕揉、時而沉重。

照顧一個完全沒有思想、沒有意識的植物人是件很枯燥無聊的事兒,而要想長時間的幹好那就更不容易了,但這兩年時間來,她任勞任怨,毫無怨言……好吧,主要是這份兒工作的酬勞確實很高,躺着這個據說是位遊戲行業的什麼首富。

小丫頭一邊按摩着他的手掌,一邊忍不住朝那張俊俏而年輕的臉龐看了一眼,嘴裡嘮叨了一句:“首富?哪有這麼年輕的首富……長得還挺帥的,也是真有錢,只是可惜了,居然是個植物人……”

這麼說着的時候,她恍惚間好像看到那人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

小丫頭還以爲自己是看錯了,愣了愣,手上按摩的動作也隨之停下,可下一秒,她就看到那人睜開了眼睛。

小護士先是張了張嘴,緊跟着就像是一隻受驚的貓咪一樣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隨即滿臉的驚嚇又化爲了驚喜:“醒了!鄭主任,他醒了!我的天吶!”

她一邊歡呼着、一邊忙不迭的朝門外跑去,跑得太急,絆了一跤,鞋都掉了一隻,卻還在興奮得不停大喊。

很快,有約莫七八個穿着白大褂的人,滿臉喜色、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其實他們都已經放棄了,如果不是這人太有錢了,早就結束了。

兩年了,那植物人躺在病牀上已經足足兩年了,神經元活動無限接近於零,只是奇怪的生機未決,加上監護人強烈要求,又不愁錢才這麼一直拖着,從全球調集了最好的醫生,還專門建了這個醫療機構。

難道是感動上天了嗎,這樣的人居然也還能甦醒?

這絕對是醫學史上的一個奇蹟啊!

一個帶着眼鏡、半禿頂、看起來像是權威的醫生一邊走一邊吩咐道:“武醫生,血常規、血液生化!成醫生,心肺和肝脾腎功能指標!李醫生,準備腦CT、腦電波、核磁共振!王護士長,等查過CT,立刻安排給病人做肌張力檢查,小張助理,給林董事長打電話,通知她……”

他一邊急匆匆的吩咐着,可纔剛走到門口,卻就已經看到一個男子拔掉了輸液管,已經站在了病房的窗臺前。

男人背對着他們,面向着窗外,一言不發。

主治醫生愣了愣,急急忙忙的走上前來說道:“簡直是亂來!王峰先生,請您立刻躺回病牀上!我理解您剛剛甦醒的心情,但是……”

王峰先生?

男子原本還有些迷糊着呆立在那裡,可這一瞬間聽到自己的名字,卻宛若福靈心至般,在瞬間激活了身體、大腦的所有機能。

意識瞬間清醒,他有些愣愣的看着眼前這現代化的病房。

這是……地球?竟然真的回來了?

王峰一時間有些愕然,是破碎虛空?還是南柯一夢?這是在玩他嗎?

曾經所有的記憶劃過腦海,當他徹底放棄的時候,卻又回來了?

念頭還未轉完,胸口處一道淡淡的熒光閃沒,承載着九顆天魂珠的九龍鼎出現在了他熟悉無比的識海里,而且有很多的“門”。

一股淡淡的力量從九龍鼎中釋放了出來,迅速的滋潤着他那已經枯萎了兩年的身體、肌肉……

錯愕的眼神漸漸消失了,微微顫抖的手指恢復平靜,嘴角也掛起了一絲笑意,破碎虛空就是輪迴嗎,天道真是有趣。

那主治主任喊了兩聲不見王峰有反應,硬着頭皮走上前來拉這金主,想要把他按回牀上。

這可是個超級富豪,昏迷兩年,好不容易纔在自己的治療下甦醒了,只要做完檢測沒問題,妥妥的就是一筆足可讓自己下半輩子衣食無憂的獎勵金,可不能讓剛醒來的病人亂來,又再弄出什麼新的毛病。

“請躺下……”可是他一米八幾、還算強壯的身體,此時一把拉在那剛剛甦醒的‘植物人’胳膊上,對方竟然是紋絲不動。

鄭主任愣住了,有這麼強壯的人嗎?不……有力氣這麼大的植物人嗎?

他正驚詫着,卻見那男子此時終於回過了頭。

王峰的臉上帶着一股絕不應該屬於昏迷了兩年的植物人的笑意,目光清澈如水:“我回來了!”

(感謝兄弟姐妹們的支持,休整幾天開始存稿,預計八月或者九月開,新書科幻機甲!)

未完待續,先看看其他書: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六百零二章 宣戰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六百零二章 宣戰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