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賞金任務

畢竟是鬼中,還是拜月教最擅長的空間巫術出身,皎夕的速度奇快,在路明非指明方向的同時,身形在空中已然化爲一道流光,朝着那迷陣正確的出口飛射而出。

身邊的幾個隊友身手顯然也都不差,雖然比不上皎夕,也沒突破鬼中,但卻都是些在賞金獵人這一行裡摸爬打滾了多年的資深鬼級,此時一個個拔地而起,跟在皎夕身後飛速逃竄。

皎夕提着路明非,四個隊友再加上那個玫瑰的年輕人,六道宛若流星般的光芒在麥田上空激射,知道正確的法陣走向和方位,要想跑出這這區區十幾畝地的麥田對他們來說不過只是眨眼間的事兒。

可他們的速度快,那個從黑房子中踏空而來的人卻更快!

幾乎是在六道身影的速度剛剛提起來的瞬間,那看似閒庭信步的傢伙就已經跨越了一兩裡的距離,後發先至,宛若一尊幽靈般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前。

呼呼呼呼!

空中頓時幾個急剎,強烈的慣性讓衆人滑出了好長一段才勉強在空中停下,皎夕的眼中透出一股驚恐,她竟然完全沒有看清這人攔截到前面去的動作痕跡,而是隻有一條淡淡的影痕……這是什麼樣的一種身法和速度?而更可怕的是,即便是到現在,那人已經站在了他們所有人的身前,可皎夕仍舊是無法從他身上感受到任何魂力的波動,這……

能在一個鬼中強者面前都完全隱匿住氣息的,這可不是什麼鬼巔,而是龍級!

不止是皎夕,她身後的其他隊友此時也都已經看出來了,所有人的臉色在瞬間就已經變得慘白如紙。

小小的一個小鎮農莊,區區百萬賞金的任務,竟然遇到了一個龍級!

坑,天坑,這他媽的巨神天坑啊!

而那個攔截在空中的男子卻是紋絲不動的懸空在遠處,饒有興趣的打量着這支小隊的所有人。

“還以爲敢來這裡送死的會是個什麼角色,鬼中、鬼初、鬼初……虎巔?”那人笑了起來,緩緩掀開了遮在頭上的黑斗篷,露出那一臉的輕蔑:“一羣不知死活的小嘍囉!”

倘若說剛纔感覺出眼前此人的龍級身份,已經讓皎夕等人絕望的話,那此時此刻看到了此人斗篷下的那張臉,則就是讓皎夕等人直接窒息了。

這人的頭像,他們在賞金公會已經看到過了太多次,也是如今九天聯盟賞金公會中,賞金排列第二的頂級通緝犯、曾經九神帝國的第一高手——野人封不修,這是……這已經是整個大陸的天花板,龍巔了啊!

所有人在瞬間就感覺身體都嚇得僵直了,只聽遠處空中有一人淡淡的說道:“封老,棋還沒下完呢。”

那是……那是九神帝國前九皇子隆京的聲音!

皎夕的心瞬間沉到谷底,她聽到過隆京的聲音,那還是許多年前,在天頂聖堂和玫瑰聖堂大戰的時候,隆京作爲嘉賓出席過,也公開發過言,那對男人來說略帶一絲尖銳的聲音太獨特了,她忘不了。

封不修,隆京……天吶,這荒唐的任務,這哪是什麼九頭蛇的小據點?這分明就是九頭蛇的大本營!

“哈哈哈!”封不修哈哈一笑:“最近風聲太緊、憋得太慌,老夫找找樂子,讓殿下你先思考十秒鐘!”

霸氣的話語,完全沒將眼前這幫鬼級當回事兒,可卻壓根兒就沒人覺得他是狂妄或者囂張。

“分散跑!”皎夕總算回過神來,第一時間大聲喊道。

雖然她從沒面對過龍級,但也知道一羣普通鬼級要想在龍級手裡逃脫,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兒,更別說這周圍還有讓他們鬼打牆的迷陣了!但那又怎麼樣呢?一生修行、奮勇上進,總不是爲了最後時刻坐以待斃的,就算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了,可好歹也還要蹦躂一下,甩一甩尾巴。

她身上的魂力猛然催動,提着路明非就想要往左側竄出去,可動作纔剛剛做出,一股浩蕩的龍威就已降臨,那煌煌威壓宛若末世浩劫的天災一樣瞬間籠罩過來,將她全身的魂力連同靈魂都給封禁凍絕,再也動彈不了分毫。

不止是她,她身後的同伴們也是一樣的,一羣在賞金公會混低級S任務的普通鬼級,在這樣接近龍巔的強者面前,那真是跟一羣螻蟻沒有任何的區別。

只見封不修輕而易舉的控制住了他們,隨後隨手一揮,那漆黑的夜空中,一隻無形的大手瞬間凝聚,朝着被凝固在空中的七人一把抓來。

“操!”絡腮鬍的洛軍憋得臉都紅了,可在那可怕的龍級威壓下,卻是連半根手指頭都動彈不了,唯獨憋出一句臭罵。

“哇哇哇,師父救我!”這是路明非的聲音,大概是嚇得神經錯亂了,在這堂堂龍巔面前,別說什麼師父,就算是他師祖父來了也沒法救他。

“饒命!饒命!”那是另外一個隊員的聲音,嚇得都快尿褲子了,拼命求饒。

皎夕則是心頭暗歎,乾脆放棄反抗閉上了眼睛。

接個兩百萬賞金的餬口任務而已,都這麼小心了,居然還遇到龍巔的天坑,這運氣還能說啥呢?

命運對她似乎一直就很苛刻,很不公平,年輕時愛上了一個人渣,幡然醒悟後卻又在這世道舉步維艱,甚至就連師門,都因爲她和她曾經的同伴得罪過王峰,而不願意和她有過多的關係……畢竟現在的拜月教,在聖堂排名第六,和玫瑰聖堂可是打得火熱,以至於曾經堂堂拜月教的天之驕女,淪落到只能在賞金公會的二流隊伍裡混生活的地步。

她曾經恨過兩個男人,第一個果然是渣男葉盾,那是發自骨子裡的恨;而另一個則是王峰,是王峰的崛起,才讓她無家可歸,讓師門不敢接受、讓家族與她撇清關係,更恨初見王峰時,對方對她的不屑一顧,若不是那種傷及自尊的眼神,只怕她也不會因爲偏見而迷失本心,至少……在當初同爲兄妹情深的股勒勸導她時,她或許就能靜下心來聽聽他在說什麼了。

可此時此刻,當註定在劫難逃、人之將死時,所有的這些仇恨卻似乎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不管是愛上渣男,還是因爲王峰而無家可歸,其實說到底,錯的都只是自己而已。

若不是被幼稚和愚蠢一葉障目,怎會愛上渣男?

若不是自己先招惹王峰,視他爲眼中釘,又怎會有後來的被排擠、被打壓?

說白了,自己也只是個渣女,今日種種,不過只是前因回報罷了。

想到這裡,皎夕的臉上居然沒有死亡的恐懼,反而是嘴角浮起了一絲笑意。

錯誤的人生,結束了其實也是蠻解脫的,只是坑了身邊這幫隊友了,對了……還有那兩個玫瑰的小天才。

空中無形的大手一把捏攏過來,帶着無匹的罡風,當那股形成大手的能量接觸到皎夕的身體時,立刻就能讓她感受到那種無可抗拒的力量,彷彿只輕輕一下就可以將這七個人拽在手中、捏成肉餅。

身旁有被擠過來的同伴的哭喊聲,皎夕閉上眼睛,心靜如水。

可突然,那隻無形大手的握力毫無徵兆的停住了。

皎夕的眉頭微皺,是對方打算要抓活的?還是想要在他們臨死前折磨一番?

她念頭還未轉完,卻聽到一個笑呵呵的聲音在她耳朵邊上響起:“觀察了你兩天,不錯嘛皎大美女,腦子沒以前那麼笨了、身材倒比以前更好了,哈哈!”

聲音說得很輕,還帶着一點點溫熱的口氣,弄得她耳朵癢酥酥的。

皎夕一怔。

這是……誰?

她猛然轉頭,卻見說話的居然是那個和路明非一起加入隊伍的、玫瑰聖堂的鬼級小年輕。

只見小年輕也和她一樣,被封不修那隻無形的大手拽着,和她捏擠在一起,可臉上卻毫無懼色,反而是帶着一股玩味的笑意。

緊跟着,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在皎夕的腦子裡升起,彷彿那小年輕的臉正在發生着變化……不,沒變化!而是看他的人感官變了,同樣的鼻子、同樣的眼睛、同樣的嘴巴、同樣的臉,明明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可卻在皎夕的腦海裡漸漸構建成了另一個人的模樣。

是幻術!這人用幻術遮蔽了他本來的容貌,讓人明明看着他,卻就是認不出他……對了,說起來,他們已經認識了好幾天了,卻只知道那個符文天才叫路明非,卻偏偏都不知道這年輕人叫什麼名字,而且還沒有任何人覺得這不正常!

這、這、這是什麼手段?

皎夕張了張嘴,緊跟着,就看到那年輕人的幻術徹底解除,然後露出一張皎夕打死都沒想到的臉來。

她張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

王、王峰?!

可此時此刻,何止是皎夕呆住了,對面那個剛纔還一臉笑意,彷彿能掌控天地的封不修也呆住了。

這四周的空氣彷彿在瞬間變冷了下來,整片天地都被凍結住。

“封老?”遠在農莊的隆京微微皺眉,似乎是有些不滿封不修對付幾個鬼級的年輕人居然都要花這麼長時間。

而這喊聲卻彷彿成了封不修奪命而逃的號角。

空中那隻捏着一衆鬼級的無形大手猛一閃耀,瘋狂發力,封不修並不指望這點攻擊能奈何王峰,不過是想要利用幾個人質的性命來稍稍讓王峰分一下心,而他自己則是在這瞬間化爲一道黑煙,朝着和隆京完全相反的方向瘋狂遁去,連招呼都不和九皇子打了!

可還沒等他竄出一里地,一聲輕嘆就已經響起。

“哎,跑什麼呢?有這空閒,交代句遺言不好嗎?”

那聲音宛若耳語,不徐不疾的在他耳朵邊上緩緩道來,讓封不修驚駭欲絕,要知道,他現在可是用遠超音速的速度,正在高速飛奔逃命中!

他驚恐的扭頭,朝那聲音的來源處看去,可看到的,卻只是一隻白乎乎的巴掌……

轟!

龍巔殞命!

遠在農莊處的隆京顯然也注意到這邊的驚天劇變了,臉色驟變,猛然起身,想要飛竄回農莊中,那裡面有他設置好的傳送陣,可下一秒……

那遠在十數裡外擊殺了封不修的男人,卻已經宛若幽靈般站在了他面前,堵住了他進入農莊的唯一通道。

隆京看着眼前的男子,那張臉再熟悉不過。

他臉上先是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驚懼,但卻又很快平靜了下來。

五哥隆翔,在九神剛敗的時候就選擇了殺身成仁;大哥隆真,在原定九天聯盟大會議上栽贓王峰的計劃失敗後,返回九鼎城,在刀鋒的看管下鬱鬱而終……唯有提前隱藏入暗處的他得以存活下來。

這些年,憑藉着曾經他自己、以及九神帝國曆代積累的天文數字般的財富,他漸漸組織起了一支反抗軍,也收買和策反了不少原本九神的投降者、甚至是原本刀鋒的人。

這幾年,九天聯盟的新政開始切切實實的觸動到一些原九神貴族的利益,再加上王峰神龍見首不見尾,對大陸各方勢力的威懾力漸漸淡化,這使得隆京的地下活動變得更加方便,機會更多,讓他的羽翼日漸豐滿,早就已經積蓄了一股足以禍亂九天的力量。

可他卻一直都不敢真正有什麼行動,而是一直低調蟄伏,這一切,都只因爲他在等王峰離開這個世界、等王峰破碎虛空,否則只要王峰這半神還在,這世界就沒人能反抗得了他!

可沒想到,千方百計躲着的人,此時此刻卻已經站在了他面前。

隆京的臉上帶着一絲無奈,也帶着一絲自嘲,落在王峰的手裡,他知道自己已經完了,連強如封不修那樣的龍巔,在這可怕的傢伙面前都挺不過三秒,自己又算得了什麼?

“五年了……你還沒走。”

王峰笑了笑:“快了。”

“所以你要在走之前解決我們?”隆京嘆息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我身邊有你的內奸?是誰?”

“我其實給過你機會。”王峰卻並沒有回答,而是笑着說:“讓你換條路走,可惜你沒有。”

“我該更小心一些的。”隆京和王峰的問答似乎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他自嘲的笑了笑,自顧自的說道:“我知道了,是滄家?”

“你確實很聰明。”

“如果真的夠聰明,就不會被人賣了。”

“說不上賣,因爲你本來也沒真正信任過滄家。”

“呵呵,沒區別了。”

隆京笑着,此時此刻的他,內心居然平靜無比,甚至沒有任何一絲不甘。

他不是做事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的大哥隆真,也不是做事魯莽衝動、不計後果的五哥隆翔。

這些年除了忙着發展壯大九頭蛇,他做的最多的事兒,就是通過各種媒體密切關注王峰的行蹤。

在前三年的時候,這事兒再容易不過,王峰帶着他老婆孩子滿世界旅遊,每到一處幾乎隨時都有跟蹤報道,當地夾道歡迎、圍觀半神之類的也不在少數,這讓隆京可以放心大膽的在遠離王峰的地方做各種他想要做的事兒。

但後面這兩年就比較麻煩了,王峰既不在曼陀羅守着他老婆,也不在玫瑰聖堂陪着他兒子,而是變得神龍見首不見尾,這讓隆京最近兩年收殮了許多,藏身之所也是每週必換,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下週自己會住在哪裡,可沒想到還是着了道。

“不過我有一點很好奇。”他問道:“以你的實力,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藏身之所,怎麼還要混在這樣一隻小隊裡來搜捕我們呢?”

“你大概誤會了點什麼……”王峰笑了起來,指了指那邊剛剛落地、驚魂未定的幾個人:“那裡面有個小傢伙是我剛收的徒弟,碰巧,那美女隊長也是個老熟人,而我,壓根兒不是衝你來的……”

“什麼意思?”

“最近閒的無聊,帶徒弟四處散心,剛好碰到個賞金任務、剛好碰到一隊熟人,然後就組隊來了。”王峰笑着說道:“一個打發時間的遊戲而已,誰知道居然碰上了你們……這隻能怪你們運氣不好了。”

隆京怔了怔:“……賞金任務?”

王峰點了點頭,伸出兩根兒手指:“兩百萬的賞金任務。”

隆京呆了大約了三四秒,突然大笑出聲,他笑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兩百萬?我和封不修的命,居然就只值一個兩百萬的賞金任務?”

“沒辦法。”王峰聳了聳肩:“畢竟已經不是皇子了。”

隆京笑得都彎下腰去了。

“這麼說來,你還真沒有想過要在離開前徹底清除我們?這一切只是巧合?”

“是的,只是一個巧合。”王峰笑了起來:“水至清則無魚,聯盟的新政終究會觸動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不管你們九頭蛇存在與否,九天聯盟在十數年後都必然會經歷一次動盪,那時我已經離開了,這些問題該帝釋天他們去解決,這對剛成立的九天聯盟是一次淬鍊,而且我也相信他們必然可以解決得了。”

隆京仍舊是笑聲不止:“那我死得可真冤。”

“還有什麼遺言想要交代嗎?”

王峰問他,可隆京卻沒有再回答。

他連看都沒有再看王峰,只是帶着狂笑後的疲憊,用帶着一絲悲嘆的眼神看向天空。

“天亡九神,天亡我九神啊!”他嘆息的說道,身體微微一顫,隨即,一絲血跡從他嘴角涌了出來,已然自行震斷了心脈。

看着眼前自裁的皇子,王峰微微一笑,心中毫無波瀾。

踏足半神這幾年,前三年陪伴家庭,後三年遊戲人間,這段時間以來,他漸漸能感覺到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九顆天魂珠加上九龍鼎在手,更有從隆康那裡吸收來的力量,他的進步太快了,快到了九天世界的意志早就已經開始忌憚他的程度。

自己或許即將離開,對這個世界、對他在這裡的親人朋友而言,那和他即將死去也沒什麼區別,連自己的生死都早就已經看淡了,又怎會因一個九神前皇子的死去而觸動?

他甚至壓根兒都沒在意過隆京的所謂九頭蛇組織,這次真的就是碰巧,否則以他的能力,真要想收拾九頭蛇,又怎會容他們發展至今……

身邊咻咻風響,幾道人影膽戰心驚的從遠處飛來。

路明非只是個虎巔,皎夕把他帶過來的,一落地就有點腿軟,倒不是他之前擔心什麼,知道王峰師父的身份,他壓根兒就沒擔心過那個什麼龍巔能傷害到他,主要是被人帶着飛行的時候恐高……

皎夕則是滿臉驚異、神色複雜的看着站在那裡的王峰,理智告訴她應該過去和王峰打個招呼、表示感謝,可內心的一點小倔強和小自尊卻讓她不願意那麼做……或者說,是怕被王峰像當年那樣無視和羞辱吧。

可沒想到,她還在猶豫着,那邊王峰卻已經笑着衝她招了招手:“嗨,還愣着幹嘛?過來搬你們的戰利品啊!都是老熟人了,還不好意思呢?”

老熟人,是指自己嗎?

皎夕一怔,下一秒,只見一道灰影已經閃現到了眼前。

“前九神餘孽隆京、封不修,一個九頭蛇首領、一個龍級的副首領,哈,功勞都是你的了。”王峰一邊說着,居然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豐滿的手感彈性十足,王峰哈哈大笑着說:“找點利息!不謝,兩清!”

“呀!”皎夕一驚,滿臉通紅的捂住她那豐滿的翹臀,自從和葉盾分手,四年多了,她還從沒和任何男人親近過,更別說直接被男人一巴掌拍在屁股上,此時又驚又怒……卻又還有一絲複雜的、說不清道不明的羞澀。

可等她憤憤然的轉頭時,卻已經看不到王峰和路明非的身影,只有一個淡淡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

“等哪天跑累了,就去玫瑰聖堂,一個女孩子成天干這舔血的勾當幹嘛?當個導師多好,我這裡已經考覈過了,你的能力綽綽有餘!”

皎夕呆了呆,這、這算是和自己冰釋前嫌了嗎?

她怔了半晌,屁股上還殘留着一陣火辣辣的痛意,半神的一巴掌可不輕。

直到旁邊的絡腮鬍隊友小心翼翼的喊了她好幾聲,這才猛然回過神來,臉上隨即不由自主的涌起一陣紅潮,回味着剛纔那一巴掌,竟是不由的露出笑顏,低聲笑罵道:“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劍光炫舞、櫻落繽紛,一個身着銀甲的男子捂着斷掉的手臂慘叫着爆退。

卡麗妲按捺着翻涌着內息,用劍支撐着地面勉強站立,胸口不停的起伏,大口喘着粗氣。

對方只是個很普通的鬼級而已,戰技很粗糙,身手也相對笨拙,實戰經驗更是宛若兒戲一樣……畢竟是在御風城這樣的偏遠小城,一個再怎麼普通的鬼級,對於這樣的城市來說也絕對已經算是接近天花板的戰力了,實戰經驗稀鬆平常一點,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

可即便只是這樣的一個鬼級,卡麗妲應付起來已經很艱難,對方鬼級的威壓對現在的她來說,就宛若是一座時刻都壓在背上的沉重大山,靈魂或許並不畏懼,但那沉甸甸的重量卻讓她的行動十分不便,甚至連早已練至本能的天璇劍舞都施展不出來。

呼……呼……呼……

卡麗妲重重的喘息着,眸子中卻看不到半點驚慌,冷靜得可怕。

當年爲了救治千珏千,真元損耗,千珏千雖然認定她花上幾年時間可以恢復過來,但那其實是建立在尋求王峰幫助的情況下,單靠卡麗妲自己是很難做到的,她不願意如此狼狽的去找王峰求救,加上千珏千的死讓她一度有些消沉,以至於情況一再惡化,途經這御風城時,甚至到了魂力盡喪、性命不保的地步。

所幸在御風城遇上了曾經闖蕩天下時結識的故人相救,祖傳的魔藥、悉心照顧下才讓卡麗妲活了下來,但此後魂力再也無法恢復巔峰,即便如今已經修養了好幾年,也不過是堪堪恢復到虎級的水準,但日常生活已經無礙。

恰逢那時候天下一統、九天聯盟成立,聖堂大舉改制,也放權允許民間私辦各種魂修學前班,卡麗妲也是應人所邀,便是那位救了她的故人,合夥在御風城開了這家‘玫瑰學前班’。

坦白說,以卡麗妲的水準,教一堆小娃娃魂修入門,那真是大材小用了,這幾年她也曾想過去刀鋒城找王峰,但一來聖光聖路上天天都在播報王峰一家三口甜蜜的‘居無定所’、旅遊生活;

二來卡麗妲知道自己的傷勢經年累月已成定勢,就像曾經的千珏千一樣,已經不可能再逆轉恢復。她生性高傲,刀鋒聯盟也好、九天聯盟也好,還是聖堂也好,現在都發展得很好,有她不多、無她不少,那又何必拖着已經無法恢復的身體,跑回去給別人添麻煩,甚至是讓爺爺看着她傷心呢?

再加上在這御風城已經漸漸呆習慣了,‘玫瑰學前班’的那些孩子們也都很喜歡她,乾脆就隱姓埋名的在這裡定居了下來,除了偶爾用無地址的方式,給遠在九鼎城的爺爺寫封信報平安外,再沒有與其他故交聯繫,結果玫瑰學前班是辦得越來越火,出了好幾個考進聖堂的小天才,日子過得倒也順風順水。

可你的生意好了,別人的生意就差了……御風城原本是有一個官辦‘魂修培訓班’的,生意和口碑也還行,可自從卡麗妲和同伴這個‘玫瑰學前班’搞起來之後,兩相對比,那邊的生意和口碑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要知道,那可是城主主辦的培訓班,也是城主用來網絡城中富商、權貴,以及斂財的重要途徑,怎可能讓一個民辦的學前班給搞垮?於是這段時間,天天有街頭流氓跑來玫瑰學前班這邊鬧事,嚇唬小孩的、收孩子保護費的……卡麗妲剛纔出手教訓了兩個小流氓,可立刻就引來了眼前這一大幫護衛隊的人,其中甚至還有護衛隊的隊長,那位鬼級高手!二話不說就要抓人,根本不給卡麗妲等人辯解的機會。

雖說曾經的戰鬥技巧還在,可虎級的魂力實在太過微弱,別說施展強大的劍技了,光是剛纔那鬼級強者的威壓就已險些讓她抵擋不住。

所幸仗着點運氣強行拿下,此時在她身後,已經負傷的女伴正護着十七八個十歲左右的娃娃,孩子們的眼中流露着驚恐之色,女伴的眼裡充滿擔憂,卡麗妲則是喘息着粗氣,剛纔的動作消耗了太多力氣,平靜了好幾個月的魂力又開始紊亂起來,她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再動手了,甚至隨時都有可能栽倒,但身後有同伴、有她教導了兩三年的孩子們,這樣的時刻,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表現出任何不支之色。

卡麗妲強壓着翻滾的氣血,將那粗重的鼻息強行平復下來,一雙厲芒看着前方那羣瞠目結舌的人。

魂力雖然不再,此時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可精神意志畢竟是曾經的強大龍級,手中鮮血無數,那雙眼兇悍的殺氣一迸發,雖是並不具備任何實際殺傷,可卻生生將那十幾人嚇得不由自主的往後倒退了數步。

這些人都是御風城護衛隊的戰士,剛纔被砍斷了手那個正是護衛隊的隊長,在御風城已是頂尖的高手,這些人都呆住了,堂堂鬼級高手的對手,竟然被那個‘玫瑰學院’毫不起眼的虎級女老師一劍斬了手臂?

虎級贏了鬼級,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兒!

可下一秒,一股比剛纔那鬼級更加強大的威壓猛然降臨。

卡麗妲只感覺強壓襲來,本就已經不支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住,雙腿一軟,拄着劍單膝跪下,一口鮮血噴出。

“區區虎級的一個野路子老師,居然能傷我御風城的鬼級高手,”淡淡的笑聲響起,一個男子分開目瞪口呆的護衛們,朝着卡麗妲走了過來:“想不到我小小御風城還藏着你這樣的人物,難怪你們這小小學前班辦得風生水起……呵呵,還是個美人兒,難得,難得!”

鬼中!

在御風城住了好幾年,眼前這男人,卡麗妲還是認識的,御風城主普羅米斯,也是這御風城絕對的第一高手。

卡麗妲的心裡微微一沉。

如果說仗着精神意志,她能勉強扛得住普通鬼級的威壓,可到了鬼中這樣的程度,那就真不是一個虎巔可以靠意志去抗衡的存在了。

此時威壓臨頭,但她仗着長劍拄地、勉強不倒,擡頭與那普羅米斯城主對視,眸子中毫無怯色。

只見那普羅米斯笑着說道:“當街鬧事,拘捕襲擊,打傷打殘我鬼級護衛隊長,簡直就是意圖謀反!”

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五百八十章 權柄之戰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
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五百八十章 權柄之戰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