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王大帥

黃金海龍王授首之後,天下間各種亂七八糟的流言蜚語終於得到了緩解。

反抗?不存在的,強如黃金海龍王那樣的龍巔,都以束手就擒來作爲族羣延續的代價,那其他勢力、其他人,還有對抗這天下大一統趨勢的餘地嗎?

當然,終究還是有人抱着僥倖心理的,又或是還是在遲疑不決的。

但這樣的僥倖心理和遲疑不決,卻統統在第二天美人魚政權更替的消息公佈之後,被徹底打入了冷宮,不會再有人想起了。

美人魚女王,曾經的六大龍巔之一,將美人魚女王之位讓位給了克拉拉,而阿爾金娜女王陛下則宣佈將隱退聖宮,頤養天年……

整個九天大陸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只要是不瞎的人都看得到,這份兒宣告裡,重點並不只是讓位,而是最後那四個字——頤養天年。

要知道,阿爾金娜女王如今纔剛剛六十出頭,以美人魚的年齡來算,她最多也就相當於人類的三十歲,正是剛剛身富力強、邁入巔峰的黃金年齡,可竟然選擇‘頤養天年’?這是可以用在一隻六十歲的美人魚身上的詞嗎?六十歲的人類倒差不多!

細細回想,半年前王峰剛剛起勢時,阿爾金娜女王就曾向王峰討要天魂珠未果,此後兩人鬧翻,美人魚一族在此後也違背了加入刀鋒聯盟時的誓言,並沒有在刀鋒最危難的時候出手相助,被人詬病不已,而阿爾金娜女王和王峰不和的事兒也由此傳遍了整個大陸,世人皆知。

而現在,王峰登上神壇,阿爾金娜在這時候選擇退位讓賢,而且讓位的對象則正是號稱王峰‘徒弟’的克拉拉公主,且退位的詔書中還說什麼‘頤養天年’,就像是在告訴所有人,我老了,不行了,我以後再也不管事兒了……這其中是出於什麼原因、迫於什麼壓力,還用的着多猜嗎?

顯然是怕了,慫了!怕王峰找美人魚、找她阿爾金娜秋後算賬,於是趕緊退位讓賢,讓和王峰有着極好私交的克拉拉來接手美人魚大局,同時擺出順從的低姿態,也是盼着王峰能看在克拉拉的面兒上,放過她阿爾金娜和美人魚一族……

消息在一夜間傳遍九天,連着黃金海龍王的消息,前後相差不過一天時間。

普通的民衆或許只是抱着吃瓜的心態看個熱鬧,可但凡是願意多琢磨一點的、但凡是多長了點心的,此時都是感覺後背發涼、細思極恐。

坦白說,王峰在幹掉隆康之後,並沒有立刻破碎虛空,這讓許多人都認爲他贏了隆康,或許只是巧合運氣、又或許只是比隆康剛好強那麼一點而已。

可以稱得上無敵於天下,但當年的隆康也是無敵於天下,可卻沒見隆康統一天下呢?可見這王峰大概率還是隻紙老虎,就和隆康一樣,強是足夠強了,沒人招惹得起,但要說他能直接掌控九天大陸所有人、勢力的生死,只怕還是會力有不逮的,這也是此前許多人都在觀望的原因。

可自從黃金海龍王身死、美人魚女王退位之後,兩位當時堂堂龍巔,竟然連稍微抵抗一下王峰的勇氣都沒有,這份兒威懾力,那可絕對是當初的隆康遠遠不能望其項背的。

只不過短短兩天時間,王峰甚至都沒有動過一次手,只靠着名聲,就讓當世兩大龍巔死的死、退的退,如果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人敢去懷疑王峰的威懾力、以及統一九天的決心,那絕對就是腦子有問題了。

只短短一兩天時間內,此前各種裝聾作啞的勢力們,此時都接連發布了動身前往刀鋒城的消息,而且沒人敢隨便派遣個使者過來,而都是清一色的各方領袖親自動身,而第一個到達刀鋒城的,豁然就是此前所有人覺得反心最重的九神——太子隆真。

浩浩蕩蕩的人馬從九天大陸各地匯聚了起來,涌向如今九天世界心臟般的城市——刀鋒城。

這幾天的刀鋒城可是前所未有的熱鬧,議會在連接着刀鋒城的數十條道路上設置了重重關卡,除了物資運送外,現在已經禁止任何普通人進入刀鋒城,哪怕就算是本地的居民,出了城你就別想再能進來了。

可即便如此,城中仍舊已經是人滿爲患,不止是人類,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種族也匯聚在這裡,讓那些呆在刀鋒城的居民簡直是足不出戶就可以看遍九天。

此前大多數人都習慣了九天世界以人類爲尊,覺得這個世界其實就是九神和刀鋒的爭霸史,可事實上,九天大陸的種族組成相當複雜,光談大類別都可以分成四種。

人類如今九天爲尊就不用多說了,是第一個大類別。

第二個大類別的種族則是海族,除了曾經的三大王族外,即便只是保守估計,也仍舊還有特點鮮明的上千個海族族羣,這次刀鋒峰會,這些海族的領袖可都是親身前來,上千個族羣領袖,即便再怎麼節儉,只各自帶上幾個僕從、幾個侍衛,那就已經是上萬人了。

第三個類別則是獸族,王峰對獸人的態度舉世皆知,其實壓根兒就不用王峰單獨去做點什麼,只要他尊重、喜歡獸人,那這世間無數以他爲偶像的人就會競相模仿、引以爲時尚、引以爲標準乃至潮流。那些人的內心深處未必真的喜歡獸人,但只要對獸人稍微好一點,你就可以淡淡的告訴旁人:“我和至聖尊者的道德素質差不多,我一向都是這麼嚴格的要求自己……”

在這樣的風潮下,現在獸人的地位可是跟着水漲船高,也就只是苦於獸人學識確實不夠,基礎教育差了太多,實在是做不了太多精英階層的工作,還是幹苦力的居多,那也只能慢慢來了。

獸族的構成其實也比較複雜,衆所周知的南北獸族,其實都是一家,稱之爲黃金十二族,是獸族的正統,但在九天大陸的其他地方,卻還有數量驚人的普通獸族族人散佈在世界各處,像曾經冰靈那邊被買賣的一些獸人奴隸族羣之類,這些人畢竟不是完全居住在深山,聽到了王峰的號召,那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的召喚一樣,二話不說就從世界各地匯聚了過來,要來支持他們的真神尊者。

這些小族羣本就多如牛毛,且只要一過來,少則十幾人,多則幾十上百人,拖家帶口的,好像來的人少了就不夠給偶像面子一樣,結果人家千里迢迢趕來支持王峰,總不能不讓人家進門吧……刀鋒城現在人滿爲患,起碼有一半的原因就在這幫熱情過頭的獸人身上。

除此之外,九天世界其實還有另一個大類別,那就是上古族羣。

所謂上古族羣,那都是在很久很久前的上古時代就已經存在於這片天地,甚至曾統治過這片天地的族羣了。

在海里,只有鯤族算是上古族裔,而在陸地上,八部衆就是最具盛名的上古族羣,而除了這兩大族羣之外,九天大陸其實還有很多的上古族羣。

比如月神森林的精靈族、冰靈那邊的高地族,比如薩庫曼的藍皮雷神一族,比如新世界九子裡童帝的族羣——亡靈族,在八部衆曼陀羅大陸的極北之地,還有傳說和八部衆天生死對頭的巨魔一族等等……除了唯一例外的八部衆外,這些上古族羣的人口都相當稀少,多則數千、少則甚至不過百,但力量卻相當強大,且也都掌握着一些凡人難以想象的天賦能力,是一股股相當強大的力量。

這些族羣平時幾乎都是隱世不出,即便當年九神和刀鋒打得天崩地裂,只要沒波及到他們的勢力範圍去,基本都不會插手管閒事,可現在,這些族羣也全都來了,而要追溯到上一次大陸上有如此齊整的聚會,那還得追溯到四百多年前的王猛時代了……這些人倒不是來投降或是想分杯羹、看熱鬧之類,而是來對得到他們承認、足以掌控他們生死的真神保持敬畏、獻上賀禮,爲自己的種族乞求庇護,他們的祖先就是這樣做的,一直都是,而他們的到來,也算是給王峰的實力再次蓋棺定論——毫無疑問,尊者就是神。

坦白說,如果不是因爲這樣的盛會,普通人恐怕打死都想象不到九天世界居然有這麼多豐富的種族,這些形形色色的族羣們匯聚到刀鋒城,刀鋒議會原本安排的接待處、包括刀鋒所有的旅店,現在早都已經住不下了,只能靠臨時徵用民房、又或是議會付錢,找平民給他們借宿的方式來補缺,讓整個刀鋒城的容納已經無限趨近於了飽和。

而各方的匯聚,各種各樣不同的聲音,也是讓人們熱議的話題,從此前的‘大家降不降’,變成了現在的‘該怎麼接收’上了。

這並不是人類第一次天下大一統,早在四百多年前,至聖先師王猛就曾做到過,但可惜的是,在征服了九天世界之後,王猛的後續安排給這個世界做了一個錯誤的示範,那就是聯邦制,也就是刀鋒聯盟的前身。

那時候的九天世界就和現在的刀鋒聯盟一樣,各地劃地而制,或是以家族爲單位、或是以城邦爲單位、又或是以小公國爲單位,統一接受議會的指揮和調遣。

這樣的制度看起來似乎問題不大,最大程度的保證了因地制宜的地方治理,也因爲勢力劃分得很細小,保證了各方勢力很難出現一家獨大、破壞平衡的事兒。

而現在,各方爭論的焦點就正在於此,一部分覺得應該繼續實行刀鋒的聯邦制,畢竟是至聖先師研究出來的東西,絕對的先進有效,而且刀鋒聯盟這麼多年,早也都已經習慣聯邦制了。

而另一部分,則認爲應該像九神那樣,實行帝國制,由王峰來出任第一任九天帝王……原因無他,聯邦制的地盤稀碎,雖然讓各方勢力難以做大,但也正因爲太過稀碎,一旦出現一股強大的力量時,各方勢力就將很難與之抗衡,而要靠議會來組織、調兵遣將的話,那動作就太慢了,而且不成建制,雜牌軍根本就發揮不出多強大的戰力,否則當初九神的隆家也不會摧枯拉朽的征服所有勢力,成功建立起九神帝國來。

再說了,刀鋒執行聯邦制這麼多年,不也一直被九神摁在地上摩擦嗎?這足以證明帝國制度的優越。

所以要想天下長治久安,還是得讓王峰稱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君主高度集權,纔可以避免地方上的戰亂和反盤,只有如此,纔是真正的大一統、長和平。

最近這樣的論調在刀鋒城相當流行,但最終的結果會怎麼樣,沒人知道,別說普通人了,各方公國、勢力、家族等等,最近都在千方百計的找議會的熟人,各種塞錢找關係,就想搶先知道一點實信,可卻就連議會裡的人都壓根兒不知道這事兒會怎麼辦,這一切的一切,顯然都只有那個男人說了纔算。

轉眼間,一月之期已到。

刀鋒議會的大廳這次是用不上了,各方的代表,哪怕一個勢力只給一個出席的名額,那匯聚起來也有足足兩三千人,議會將會談的場所設在了刀鋒競技場上,足可以容納數萬人的看臺,用來容納各方代表絕對是足夠了。

此時已經快到正午,競技場上早就已經是人山人海、各方代表齊聚,鬧鬧哄哄的一團。

隆真平靜的坐在東側看臺最前方,身爲如今九神帝國的代理帝王,前九神皇太子,曾經是多麼的舉足輕重?可此時此刻坐在這裡,卻感覺並不比周圍那些普通的小家族、小勢力待遇好上多少。

這樣的場景他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事到臨頭,終究還是免不了有些失落,身爲九神皇室的繼承人,隆真的心裡對九神的歷史是有着無比自豪之情的,那曾是他的信仰,可現在,這些驕傲和信仰,卻正被人輕飄飄的踐踏在腳下。

不過……

小小的失落只在隆真的眸子裡盤恆了數秒,隨即內心便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五弟、小九……

他淡淡的看着喧鬧的現場,心中則是在默唸着兄弟的名字。

父皇在世時,九神無敵時,他和老五爲了皇位,無所不用其極的爭奪,甚至一心想要致對方的於死地;老九雖然不聲不響、似無爭位之意,但那只是明哲保身的聰明人做法,事實上無論是隆真還是隆翔,心裡對老九隆京的戒備從來都沒有消退過,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將老九隆京視爲了一種更大的威脅,畢竟隆真隆翔的爭鬥是浮於檯面上的,是徹底敵對的,而表面恭順的隆京,則是隱藏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

三兄弟一直以來都很清楚,自己或許會死在對方的手中,可當隆康敗了,九神倒了,他們的想法也就隨之轉變了……

如果連皇位都沒有了,那還爭什麼?

九神是他們共同的信仰,也是他們共同的驕傲,他們唯一想做的,就是讓九神重現輝煌!

當然不是現在,畢竟有着一個比隆康還強的王峰存在,那無論任何人膽敢反抗現在的刀鋒,都只有死路一條。

但不管王峰有多強,他不可能一直在這個世界待下去,長則十年八年,斷則兩三年,王峰必然會破碎虛空而去,而等到那時,就是九神東山再起的機會!

於是,便有了大殿上殺死隆翔的一幕,爲的是取信於刀鋒,讓刀鋒相信他隆真是真的想要投降,甚至不惜爲此殺掉他的親弟弟,讓刀鋒相信他這個殺掉兄弟來求生的前任太子,是個沒有威脅、沒有野心、沒有膽子的慫人。

這叫投名狀,既是以示忠誠,也是藉此來轉移刀鋒的視線,得到這一個月的時間,讓宣佈退隱的老九隆京有足夠多的時間和手段去轉移那些東山再起的資本。

之所以選擇讓老五死,那是因爲刀鋒對老五麾下的蒲野彌忌諱太深,如果當時死的是太子隆真,那刀鋒是不會相信隆翔是真心想要投降的。

當然,只死一個隆翔是遠遠不夠的……今後的九神想要東山再起,必然需要一呼百應的號召力,可一個殺兄弟去投誠的太子,又有什麼號召力可言?

所以隆真也必須死,而且最好是要死得有意義、有煽動性。

隆真的嘴角微微翹起了一絲弧度。

他今天確實就是來求死的,等會兒王峰出現的時候,不管宣佈如何處理刀鋒、九神這些政治問題,他都會對之提出一些質疑,然後在王峰迴答之前,他會運轉魂力自己震斷心脈……當然,臨死前也免不了要演演戲,指着王峰露出驚恐的表情之類。

人們不可能相信隆真會突然自殺,也看不到任何出手的人,那毫無疑問,只能覺得是王峰下的殺手,畢竟一個半神想要殺人,旁人看不懂完全是件很正常的事兒。

由此給王峰塑造一個獨裁者的形象,也讓那些本就投降投得膽戰心驚的小勢力們,變得更加的膽戰心驚,那就能讓已經隱藏到陰影中的老九有了操作的空間、有了積蓄力量的資本,同時也是給這剛剛成立的新聯盟或者說新帝國,撕開一條無形的裂縫!

想到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兒,想到老九未來率領九神重新崛起……隆真的內心愈發的平靜下來。

老五可以爲了九神的重新崛起而捨身求仁,他也可以,九神帝國,從來都不缺真正的死士!

平靜的心,坦然的眼神,可等了約莫了半個小時之後,王峰卻仍舊沒有出現在那議臺上。

隆真皺着眉頭,四周那些代表們也漸漸表現得有些不耐煩起來,現場嗡嗡嗡嗡的嘈雜聲越來越大,等了許久,才突然看到有人急匆匆的跑進會場,然後在主席臺的雷龍耳邊說了些什麼,最後遞給他一大疊資料。

四周看臺上的代表們議論紛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雷龍則是和身邊的帝釋天、黑兀凱等幾個副議長翻看着那些資料,時爾皺眉、時爾解惑,嘰嘰喳喳的商議了好一陣。

“各位!”

雷龍的聲音終於在會場上回盪開來,龍級強者的氣場遍佈,聲音通透,足以讓滿場數萬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現場很快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雷龍,只見雷龍笑着說道:“先給大家說一個喜訊。”

“就在剛纔,王峰尊者的妻子已經分娩,生出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母子平安。”

王峰如今已然是絕對的天下第一人,無論實力、身份、地位,無人可望其項背,堪比當年的至聖先師,他的家事可不能算是私事、更不能算是小事兒,看看當年王猛留下的那些私生子在這個世界掀起了多大的波瀾就知道,如此真神一般的存在,他的孩子未來也必然是非同小可的,甚至很可能將是未來真正統治這片大陸的存在。

四周頓時響起一片笑聲和道賀聲,不管真心還是假意,對尊者的尊重總是要有的。

“可喜可賀!普天同慶啊!”

“哈哈,難怪尊者來遲了,無妨無妨,我等就是再等幾個小時也無妨!”

“王峰尊者適才讓人傳話,他要陪在妻子身邊,盡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所以應該不會過來了。”雷龍微微一笑,這才又繼續說道:“不過有關在座諸位、有關九天大陸勢力重新劃分的問題,尊者已經寫好了詳細的方案。”

他揚了揚手裡那疊厚厚的資料,而整個競技場看臺此時也瞬間變得安靜了下來,王峰沒有親自過來,不免讓許多支持他的人感覺遺憾,但說實話,在座的數千、上萬人,幾乎全都是各方大佬,再小的也是一部族首領,沒什麼追星情節,他們更關心的,是真正的切身利益。

“我剛纔看了一下尊者的分配方案,也和帝釋天大人、黑兀凱、克拉拉等副議長商議過了,基本一致同意,現宣佈尊者的法案如下!”

“取消九神帝國的番號,取消刀鋒聯盟、八部衆乃至獸族、海族的番號,將九天世界劃分爲四大行省,選舉行省總督,自治自理,四大行省原則上內政自治,但律法定製、軍事調動、稅收調整等等,將受九天元老會統轄!”

“曼陀羅行省,總督爲帝釋天大人!下轄曼陀羅大陸、月神海峽。”

八部衆本就是九天大陸超然的存在,曼陀羅大陸也一直鐵板一塊,讓八部衆自己管理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獸武行省,總督爲烏爾薩大人!下轄原南獸部族的貧瘠荒原、原刀鋒南部的沙城、卡塔爾山脈、沃土平原等地!”

“王峰尊者萬歲!九天聯盟萬歲!”

現場稍稍一靜,隨即爆發出了極大的歡呼聲。

烏爾薩大長老微微笑着,身旁的其他獸人則是歡呼着、跳着。

貧瘠荒原是原本南獸所在的地方,地盤雖然不小,但多荒漠、沼澤,根本就無法種植生產,那是人類壓根兒都不願意踏足之地,才分給了南獸容身,會被稱之爲貧瘠之地不是沒有道理的。

可現在,居然多劃分出了那麼多的地方給獸人……像卡塔爾山脈,魂獸無數,野生資源豐富,沃土平原就更別說了,一直都是刀鋒聯盟南邊最大的糧倉產地,如此肥沃的土地,竟然全都給了獸人?

哪怕就說沙城,雖然是沙漠地帶,但王峰封印了暗黑世界的洞窟通道後,在上面建立了大片的綠洲,更是將玫瑰聖堂搬到了那裡,原本的沙漠之地,如今早都已經成爲了整個世界嚮往的朝聖中心,意義非凡、地位特殊,將之歸於獸人的地盤領域,更將極大的提升獸人的整體社會地位以及形象。

口頭說幾句提升獸人地位算什麼?這纔是實實在在的東西!王峰……這真是獸族天大的恩人啊!

雷龍微笑着朝四周壓了壓手,獸人太多了……嗓門也太大,只聽他繼續說道:“九天行省!總督由老夫暫且擔任,下轄原刀鋒北部、東部,原九神帝國範圍。九神與刀鋒此前的戰爭,所有參與者,一概既往不咎,所有九神範圍內的原地家族、勢力等等,乃至原本九神的法律也暫時一概不變,一國多制,新的法律法規會在未來三十年的時間內逐步整改,給行省各方勢力、平民們一個適應的過程。”

看臺四周這次是真的激動了,特別是那些從九神各地趕來的家族、勢力領袖們,在他們的預計中,最好的結果也不過外乎是原地駐紮,接受刀鋒的收編,跟在新主子的麾下,靠地頭蛇的身份混口飯吃而已……可沒想到啊,居然是讓他們自己原地自治,甚至沿用曾經九神的律法,一國多制,新的法規要稀釋在三十年的時間裡去慢慢整改……

這簡直就等於是讓他們毫髮無傷啊,至少在短時間一二十年內根本就不受影響,除了換個名義上的主子!

說實話,他們是連做夢都沒想過會有這樣的好事兒。

隆真則是瞬間變得臉色鐵青,藏在袖子裡的指甲深深掐進肉裡,連嘴脣都快被咬出血來。

這是收買人心啊……但是,王峰就不怕他們這些地頭蛇造反?

那樣的念頭只是在隆真的腦子裡盤恆了一秒,很快就反應過來……省省吧,人家堂堂半神,天下無敵的存在,怕幾個當地土著造反?再說了,這樣的制度下,於自身利益無損,九神那些逃過一劫的傢伙們,還願意造反?王峰……這是要徹底堵死九神死灰復燃的一切機會啊!

完了……激盪之後,他突然有些無力的癱坐在了椅子上。

王峰沒有親臨現場,這讓他的自殺計劃根本就無法進行下去,而此後公佈的讓九神各方勢力自治,只接受一個名義上的主子、換一個交稅的對象……這等於把老九在暗中佈置的棋子也全都給堵死了,這樣下去,只怕過個三五年,就算王峰破碎虛空而去,日趨穩定的九神那些勢力們,也不會願意再跟着老九隆京造反了。

“王峰尊者功德無量啊!”

“我贊成!王峰尊者考慮得實在是太周到了!”

雷龍笑了笑,仍舊是朝四周壓了壓手,最後才說道:“八海行省!行省總督由克拉拉小姐擔任,鯤鱗先生爲副總督!下轄原上三海、下五海,沿用海族制度,九天議會不得干涉!”

四大行省劃分完畢,四位總督也已任命,劃分了行省的權限,也限制了議會對行省的自治權。

王峰雖然沒來,可競技場中此時則已經是歡呼聲一片,除了那癱坐在椅子上的隆真,人人都在笑着,歌頌着,對九天世界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時間一晃就已是三年過去,整個大陸迅速的舔舐着九神和刀鋒那長達半年時間的戰爭創傷,在新政策的引導下逐漸步入正軌。

九天聯盟的四大行省劃分計劃,從一開始的小問題不斷,到各方逐漸自行調整和適應,在經歷過了各種不大不小的風波後,總算是已經趨於平靜,即便是曾經問題最多的海族行省和獸武行省,現在也已經完全穩定下來。

聖光聖路上現在已經很少有關於政治方面的報道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開始轉移到了政治之外的一些事兒上。

最受關注、最被人們津津樂道的當然是王峰一家,三年前兒子出生,取名王大帥的小寶貝很快就成爲了整個九天世界的寵兒,只要是涉及王大帥的消息,不管是長乳牙了、還是會叫爸爸了,都是九天大陸民衆們所津津樂道的話題。

當然,就像當年的至聖先師王猛一樣,王峰的私人生活也成爲了九天世界民衆們熱切關注着的另一個大花邊。

早在老王還在玫瑰的時候,各種和女人有關的花邊新聞就從來沒有斷過,當初的刀鋒女神、現在不知所蹤的黑玫瑰卡麗妲;當初美人魚的邊緣公主、現如今的美人魚女王兼八海行省總督克拉拉;李家的女殺神、如今玫瑰聖堂的特級龍修導師李溫妮;冰靈女王雪智御、冰靈長公主雪菜,以及王峰身邊號稱天下第一刺客、如今新暗堂堂主的瑪佩爾,乃至南獸部族女武神、至今未嫁的坷拉……

有鑑於曾經至聖先師王猛大種馬的稱號,太多太多和王峰有關的女人,只要沒結婚的,在九天民衆的眼裡,那就肯定都和王峰尊者‘有一腿兒’!

聖光聖路的媒體們無限熱衷於此類報道,長達三年時間孜孜不倦的各種追蹤、各種深挖下來,別說,還真被挖到一些有趣的新聞。

如今得到公開證實的,也就是通過王峰和吉祥天夫婦親口承認的,克拉拉和瑪佩爾顯然已經是王的女人了,前者作爲美人魚女王、八海行省總督,常年帶在阿隆索王宮,與王峰鮮有見面的機會,但每逢重大的節氣,克拉拉便必然趕往刀鋒城,與王峰一家團聚;

瑪佩爾就更不用說了,雖然身兼要職,但大多數時候還是作爲王峰的私人助理跟在他身邊,這三年時間,王峰大多數時候都是帶着吉祥天和兒子在九天大陸四處遊山玩水,而每到一處,瑪佩爾都宛若影子一樣亦步亦趨……坦白說,就王峰這樣天下無敵的半神,需要什麼貼身保護?伺候纔是真的。

雖說並沒有舉行什麼公開的婚禮之類,但包括大少爺王大帥,稱呼克拉拉是二孃,稱呼瑪佩爾都是三娘,九天大陸的民衆們眼睛是雪亮的,這其中關係早就已經全世界心照不宣、不言而喻了。

說實話,這樣程度的花邊,對好奇的民衆來說是遠遠不夠的,倘若是以曾經至聖先師王猛的標準來衡量,他們認爲中的無上尊者,應該是遍地開花、到處留情纔對,而王峰僅僅三個女人,這樣的程度實在是太讓大家失望了,於是乎,各種胡編亂造的版本在民間廣爲流傳,人們在盯着王峰的同時,也開始熱衷於去盯着那些傳聞中和王峰有關的女人,特別是那些還沒結婚的,哪怕真和王峰沒任何關係,可卻早都已經被世間的傳言搞得生人勿進了。

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六百零九章 無極境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六百零六章 決戰九鼎城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六百一十八章 賞金任務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
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六百零九章 無極境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六百零六章 決戰九鼎城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六百一十八章 賞金任務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