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

吉祥天則是感受到了丈夫扶住她的那只有力而溫暖的大手……這可不像是一隻‘神’的手,居然還隔着她寬鬆的衣服,在那豐滿的翹臀上滿滿的掐了一把。

吉祥天一怔,隨即身體微微一軟,滿心的歡喜。

坦白說,當王峰幹掉隆康、出現在半空中,以言出法隨號令天下時,她既欣喜,但也有着一絲不安,畢竟這樣的王峰太強大了,層次高到了讓她連仰望都不夠資格的程度,讓吉祥天有些難以想象接下去將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自己的丈夫,那可是神啊!

可是,誰規定‘神明’就該一本正經的?掐屁股什麼的……這纔是她的丈夫,她的枕邊人,可以陪她到老,而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只有在傳說傳記中才能看到的冰冷神明。

吉祥天的臉上瞬間變得嬌羞無限,身子順勢一癱,將那通紅的小臉埋進王峰的胸口裡,口中用那欲拒還迎的口吻,嬌羞的喊道:“夫君……我好想你!”

隆康戰敗,身死道消,九神退兵,刀鋒會盟!

王峰給整個九天世界定下的一月之期,只用了短短一天時間,就已經傳遍了九天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不管是任何一個偏遠的族羣、亦或是偏遠的城市,還是在深海那些太陽的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整個九天大陸的所有生靈此時此刻都已經明白了一件事兒,一個大一統的九天盛世,即將開始了!

各方民衆奔走相告,整個世界都是一片喜色,可那顯然只是代表着底層的百姓而已。

龍城戰後的第三天,九鼎城朝堂……

恢弘的宮殿上,氣氛前所未有的壓抑和沉靜。

隆康的死亡已經確認了,那並不僅僅只是因爲王峰的一家之言。

慶隆宮早在三天前,也就是龍城戰的當天,整座宮殿就開始迅速的衰敗,只用了短短五六分鐘的時間,原本一塵不染的宮牆上就爬滿了雜草,宮檐上那些鮮豔亮麗的琉璃在短短几分鐘內變得黯淡無光、佈滿灰塵,整座宮殿都散發出一股久不住人的黴臭味兒,這是自慶隆宮建立三十餘年來,從未曾有過的現象。

雖說慶隆宮一向不允許宮僕進入,但那短短几分鐘內的變化,在宮外的許多宮女、太監、僕人都是親眼所見,有龍級強者分析,這是因爲隆康在這裡住了三十幾年,半神的意志早已將這整座宮殿進行了一定程度的‘煉化’,就類似一些強者的本命魂器一樣,當主人徹底死去時,這些魂器、這座灌注了隆康元神的宮殿,也就隨之‘死’去了。

這也讓從戰場趕回來的隆真、隆翔等人,乃至那些一直不肯相信隆康陛下已死的重臣們,完全確認了隆康的死亡,不再對隆康會‘突然出現’抱以任何希望。

隆康已死,甚至連崔元靑、隆驚天這兩個九神最頂尖的龍巔也死,如今的九神帝國,除了一兩位隱世不出、不知生死的年邁龍巔外,也就只有一個接近龍巔的野人封不修勉強拿得出手了,可這唯一拿得出手的,卻連人家刀鋒那邊的龍級都打不過,更別說龍巔的黑兀凱、帝釋天等人,乃至無敵的王峰了。

彼此的力量懸殊已經大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面對王峰一個月後的召喚,此時朝堂上的所有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不外乎就是讓九神投降嘛,實現他刀鋒聯盟的大一統。

運氣好的話,或許會將九神帝國降級爲‘九神公國’,就像冰靈、龍月等公國一樣,成爲刀鋒聯盟的一員;而運氣不好的話,或許從此就將徹底泯滅九神帝國的這個番號,將九神劃分爲無數個獨立城邦、行省、又或是家族、個人的封地,從根本上徹底打散九神的勢力,解決一切後顧之憂……

朝堂正中央的皇位是空着的,隆康已死,按理說太子隆真現在應該直接坐上那個位子,但他卻並沒有那樣做,這不止是因爲來自刀鋒的威脅,更因爲他身邊那個仍舊野心勃勃的弟弟。

隆翔此時正臉色陰沉的站在羣臣之首處,九神帝國中,面對刀鋒的壓制,他大概是意志最堅定的一個。

他要和刀鋒抗衡到底,寧爲玉碎,不爲瓦全,哪怕這將成爲隆家的絕唱,也必須如此!

一個璀璨的家族、一段輝煌的歷史,隆家在血與火中誕生,就算終究要落幕,也必將是在血與火中謝幕,而不是窩囊的投降!

剛纔他質問羣臣,是否還效忠隆家,是否還有九神的血性,是否還記得隆家對他們歷代的恩惠,可得到的答案卻並沒有如他所願,有近乎半數的重臣保持了沉默,這可並不是隆翔想要的答案。

“都啞巴了嗎?還是說,你們都想着趕緊投降王峰,去當刀鋒的走狗?”隆翔的臉上滿是怒火,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了:“貪生怕死、賣主求榮,你們簡直妄自爲人!”

四周無人應聲,短暫的沉默後,終於還是有人說道:“五皇子殿下這話有些過份了,不是我等貪生怕死,當此時刻,面對刀鋒的絕對優勢,我等又還能做什麼呢?”

有人開了頭,漸漸的就有了聲音。

“五皇子殿下,即便拋開不知是何境界的王峰,光是帝釋天和黑兀凱就已經不是我等所能抗衡的存在,抵抗只是徒勞的而已。”

“先帝自數十年前改革,勵精圖治方有了今天九神的輝煌,民間豐衣足食、符文輝煌,倘若因我等私慾,與刀鋒抗衡,致使九神黎民遭遇兵峰、乃至屠城之禍,我等於心何忍?”

“丟掉我等的身外名是小事,那是百姓蒼生啊!九神十幾億黎民,豈能因我等的倔強而送命!”

“一己之私、這是一己之私!”

“爲了九神黎民,我寧願揹負千古罵名!”

四周羣臣的聲音漸漸變大起來,有痛哭流涕的、更有縱聲悲呼的,可說實話,那些所謂爲了九神百姓着想的,別說隆翔了,就算是說這話的他們自己,恐怕都不敢相信。

拒絕反抗的原因只有一個,打不贏而已。

眼下刀鋒和九神的實力懸殊已經大到了無以復加,反抗絕對是徒勞的,送人頭的事兒,特別還是送自己的人頭,那真的是誰幹誰傻逼。

管他拆分不拆分、泯滅不泯滅,幹掉的是九神的旗號、滅掉的是隆家的勢力,他們這些各方家族、各方重臣仍舊還是九神的地頭蛇和骨幹,不過只是換了個主子而已,還不是該幹嘛幹嘛?倘若是在這事兒爲刀鋒、爲王峰多出了點力,說不定到時候多分點封地,撈個行省總督又或是獨立城主的位置,照樣吃香的喝辣的,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不過,這種話他們是絕不能直接宣之於口的,一來貪生怕死、背主求榮的名聲肯定不好聽,二來現在刀鋒還沒有正式接管九神,在這九鼎城中,不管是軍隊、亦或是第一高手封不修,大多都還仍舊聽命於隆家,這時候跳出來說隆家該死、該降,觸那幾個明顯心有不甘的皇子黴頭,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此時衆口一詞,隆翔的臉色鐵青,轉頭看向坐在監國位的隆真。

隆真的眼中神色複雜,作爲監國太子,也作爲那天在龍城親眼目睹了王峰能力的人,九神和刀鋒目前的局勢他很清楚。

投降?他是犧牲最大那個,畢竟他犧牲的是九神的皇位,可若是不降,像隆翔那樣死挺到底,且不說最後吃虧的終究是九神百姓,只怕單單眼下朝堂上這些重臣,就不會依他。

大勢已成,九神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隆真心裡微微嘆了口氣,嘴脣蠕動了片刻,許久才艱難的吐出兩個字:“降吧。”

四周重臣的臉色都是明顯一鬆,不少人跪下高呼道:“太子殿下英明!此乃無奈之舉!”

“錯不在太子、錯不在九神,是天亡我九神啊!”

“太子殿下宅心仁厚,拯救九神蒼生,先帝陛下在天有靈,也必會讚揚有加!”

“閉嘴!”

一聲爆喝,鬼巔的氣息從隆翔的身上猛然爆發了出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近乎龍巔的強大氣息,瞬間席捲過朝堂,將這滿殿大多數鬼級的羣臣壓制得瑟瑟發抖!

野人封不修!

封家一直都是隆翔的嫡系,也一直掌控着蒲野彌中的野組。

隆康、崔元靑、隆驚天這些人還在世的時候,封不修在九神掀不起什麼風浪,也不可能幫隆翔左右得了九神的任何決定,可現在不一樣了啊……那三位都死在了王峰手中,封不修這個近乎龍巔的原九神第四高手,在現在的九神已然是‘天下無敵’了,朝堂之上有一個算一個,沒人是他對手!

封不修立於殿前,一人之力已足以震懾朝堂,隨即……

呼!

一聲清風,隆翔瞬間已衝到了隆真的身前,單手扼住了隆真的咽喉,鬼級的太子,在隆翔手中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

他怒視着眼前的兄長,眼中既有怒火與瘋狂,也有鄙夷和輕賤。

“隆真!”隆翔的臉上盡是瘋狂之意,九神曾經的規則該變變了,這個軟弱無能的太子,早就已經沒了存在的必要。

“身爲隆家子孫,你不報父仇,是爲不孝!”

“身爲九神監國太子,你不戰而降,是爲不忠!”

隆翔歷數隆真的罪名,全身已然是殺氣遍佈,他手中有洗腦徹底的蒲野彌,有少數瘋狂的軍方份子,這些都是最堅定的反抗刀鋒者,更有野人封不修這頂尖高手,讓他現在足以制衡朝堂,號令九神!

“讓你做太子,是父皇這輩子最大的失敗!今天,我就要替父皇清理門戶,殺了你這不忠不孝的窩囊太子,殺光那些賣主求榮的窩囊朝臣!然後登基帝位,率衆與刀鋒抗衡到底,哪怕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不墮我隆家威名!哪怕……”

噗……

一聲輕響,一股血腥。

隆翔的聲音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見一隻粗獷的大手,就像是穿透一塊兒豆腐似的,從他的背後捅入,然後穿過他的胸膛,那顆血淋淋的心臟被那隻大手拽在手中,已然脫離了他的身體。

Www ●TтkΛ n ●℃O

這是……堂堂鬼巔,生命力之頑強,讓他即便心臟離體,仍舊還保持着最後的一點生命力,隆翔艱難的轉頭看過去,卻見那捅穿了他胸口、抓出他心臟的,居然是他最信任的野人封不修。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封不修那淡然的臉,再看看眼前被他扼住喉嚨的隆真。

不!不可能是隆真!封不修不可能聽隆真的,封家和隆真的母系一直都是死對頭……

隆真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和驚慌,只是那麼靜靜的看着隆翔,而與此同時,另一個身影已然走到了隆翔的旁邊。

“五哥,你太沖動了,也根本不怎麼了解你身邊的人……”

是隆京!

他一邊說着,一邊伸出手,將隆翔抓在隆真脖子上那隻已經無力的手輕輕鬆鬆的掰開,然後朝封不修略一示意。

封不修點了點頭,手掌一抽,當隆翔胸口的鮮血噴濺起來時,封不修已然退到了大殿之外。

“你並不適合領導九神,也遠遠不如大哥。”隆京微笑着,在隆翔耳邊悄悄送上了最後一句話:“九神的火種不會就此斷絕,我與大哥早有安排,五哥……安心的去吧!”

九神的火種不會斷絕?早有安排?什麼意思?這兩人……

隆翔的意識在這瞬間閃過了無數疑問,也有着無盡的不甘,可終究是抵不過生命的迅速流逝,眼前的一切倒流旋轉,世界變得模糊,而在他徹底失去一切意識前,勉強聽到了隆京的最後一句話。

“我隆京自今日起解甲歸田,九神朝堂,自此一切聽從太子殿下的安排!太子殿下萬歲、萬萬歲!”

降了,他們終究還是要投降!這羣該死的、沒卵子的東西……不,老九不會無的放矢,那他們……

可惜,隆翔已經無法繼續思考下去了,意識就此斷絕,而朝堂之上,此時早已是跪倒了一片。

“殿下英明,九神千古!”

一個月的刀鋒峰會日期,與其說是留給那些從整個九天世界各處領袖們趕去刀鋒城的時間,其實倒不如說是留給各方人士接受現實的時間更好。

但說實話,一個月的時間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少了。

天下無敵並不代表所有人就都會誠服於你,當初隆康也號稱天下無敵,可刀鋒聯盟、八部衆、海族這些不也全都挺着嗎?別說隆康了,即便是當年的至聖先師,在幹掉鯤陽大帝、徹底無敵於宇內時,這塊大陸也並不是所有人就都立刻選擇了臣服的。

這些不臣服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因爲地處偏遠,覺得山高皇帝遠,你再強你也管不了我,那我幹嘛要費勁巴拉的臣服、對你卑躬屈膝呢?

另有一部分則是敵對勢力的頑固派,這個世界,不管你怎麼定義正義和邪惡,他們在彼此敵對的同時卻也都保留着一個相當一致的共通點,那就是各自都有着一套追尋的理想,而願意爲追尋這樣的理想而放棄生命的人,無論是自認爲正義亦或是定性爲邪惡的勢力裡,都絕對不會少。當年鯤陽大帝戰敗後,鯤族可就是寧死不降王猛的,數十萬人口的鯤族被殺到最後只剩下一兩百人,否則以鯤族那成年就直接是龍級的天賦,怎麼都不會讓美人魚和海龍有和他們瓜分海洋的機會,也不會傳到鯤鱗的時候只剩下一根兒獨苗了。

此外,大部分是被逼着不敢投降的,比如當年和王猛有過節的、和人類有仇的;再比如現在在刀鋒有血債的、和刀鋒一些主流家族有怨的……太多太多,這些人想降,但又不敢降,一個戰敗國的投降者在新社會裡能有什麼地位?能和那些仇家比?就算不提仇恨,刀鋒作爲戰勝方,那些掌握着刀鋒主要力量的勢力、家族們,會不想着去瓜分你的地盤?你以爲你交出來就沒事兒了?你可是地頭蛇,斬草除根啊兄弟……歷史上有太多類似的教訓了。

或許礙於眼下大一統的思想、以及刀鋒勸降般的‘作秀’,那些人暫時不會把他們怎麼樣,但在未來的日子裡處處受制於人、處處被人穿小鞋、被人下爛藥,將原本一刀的痛快給弄成了經年累月的折磨,那日子就真是可想而知了。

於是無論是九神帝國,亦或是像海龍這樣山高皇帝遠的海族,反抗的聲音顯然並不在少數,即便是九神皇室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公開做出了要‘順應王峰號召’而投降的姿態,但坦白說,別說那些各懷心思的中層勢力,即便是發表了這份兒聲名的九神皇室,也未必就真的是那麼誠心誠意。

大一統的趨勢顯然是不可逆的,但在眼下看來,一個月後的談判局勢卻顯然並不明朗。

戰爭的情緒仍舊還籠罩在整個九天大陸的上空,而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趨勢,當然,並不包括眼下歌舞昇平的刀鋒,主要是在九神、海龍、北獸、乃至一些偏遠族羣的勢力範圍內,不願意放棄極有利益、且也在擔心着投降後是否會被公正對待的當權者們主導着這一切,平民們則一邊哀嘆着自己文明的榮耀即將不在,一邊則擔心着上面的抵抗會否引來那個無敵‘至聖尊者’的屠城。

九神範圍內,不少平民都已經悄悄脫離了繁華的城鎮範圍,在往一些深山老林、人跡罕至的地方鑽,特別是像九鼎城這類繁華的都市,街上早已是人煙寥寥,那蕭條之意,遠勝過了曾經大起大落的極光城。

人們在忐忑的等待着,等待着一個月後的風雲際會,但就在這漫長而緊張的等待中,幾個震撼世界的消息慢慢傳了開來。

沙城的黑暗洞窟被至聖尊者王峰鎮壓了,那個被刀鋒人親手炸開的黑暗世界通道,如今已經被厚厚的封印結界阻隔,一如當初至聖先師王猛所做的那樣,甚至比王猛做的還要更加徹底,因爲除了結界之外,王峰用混沌大五行,在這片沙漠製造出了完整的生態鏈……簡單點說,憑空製造了一個巨大的綠洲。

一座嶄新的城市已經規劃在了這片巨大綠洲的上方,名爲九龍城。

九龍城的名字取自當初名震天下的玫瑰九龍之意,這裡的存在意義非凡,除了將作爲玫瑰的新校址外,王峰的九龍鼎也將座落此間,那也就意味着未來的鬼級班、鬼級進修班、乃至新出的龍級班,都將開設在這裡,除了必將成爲整個九天大陸魂修學子們的朝聖之地外,九龍城的另一個重要意義,則是鎮壓封印結界,就像當初的暗魔島那樣,現在的玫瑰可是聚集着這個世界最強的高手和天才們,用人爲維護、鎮壓的方式,讓這裡的封印至少可以持續四五百年的時間而穩固如初。

至於說永久封印?那種東西是不存在的,這個世界最大的謊言就是永恆,宇宙尚且有邊界、時間尚且有盡頭,即便成爲了無所不能的真神、強如當年的王猛,也不可能存在真正的永恆,何況只是一個小小的封印結界?只要等王峰離開,除非這個世界出現一個與他一樣強大,並且集齊天魂珠、可以掌控九龍鼎的存在,否則九龍鼎的生機漸漸渙散,封印結界就終究將會有鬆動的一天。

但能給這個世界帶來至少四百年的和平,不受黑暗生物的侵擾,那已然是功德無量了。

一時間,各種歌功頌德,這些年來大陸上的末世傳說並不少,特別是此前戰時,刀鋒炸開了沙城的暗魔洞穴,導致大量暗魔生物出現時,這個世界的人們是確實曾爲此擔心不已的,可現在,懸着的心總算是可以放下了,沒有了來自那可怕黑暗世界的魔物威脅,那不管人類怎麼內鬥,都不至於鬥到亡族滅種的地步。

而就在人們紛紛熱議着這無量功德時,王峰已經開始在處理第二件事了……

海龍族,七迦神殿。

海族的普遍體型比人類要大得多,一些特殊族羣的體型更是巨大無比,即便化爲完全的人型,也動輒就在四五米開外,而作爲海龍族最恢弘、最具權力象徵的七迦神殿,也自然修建得是極盡巍峨。

在往日,這座黃金海龍王議政的七迦神殿,總是人氣滿滿,朝臣、侍衛、宮女、僕從等等川流不息,那些巨大柱子上的水晶燈經年不熄,光明在這間屋子裡一天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極盡輝煌。

可此時此刻,這本該金碧輝煌的巍峨大殿上卻是一片昏暗,兩側並排那數十根圓柱上的水晶燈並沒有點亮,僅只有在那大殿極深處,有一絲白色的光亮忽隱忽現,當白光閃耀起來時,有淡淡的幻泡如煙霧般騰起,給這間黑暗而巍峨的大殿、給那臺階之上的王座帶來一點微光,而在那雄偉的王座上,一個巨大的身影在那幻泡的映照下忽隱忽現。

那巍峨的身影看起來已經在這裡坐了很久了,姿勢就沒有動過,除了手裡那根時而閃爍出微光的幻泡煙管,一切就都彷彿只是一幅靜止的畫面似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大殿中央有道光芒微微一閃,一團耀眼的光芒憑空在大殿中心處亮起,彷彿打開了一道光明的門,將這漆黑的大殿照耀得明亮起來,緊跟着,一男一女兩個人從那片光明中走出來。

那男子看起來聖潔偉岸,身上散發着宛若神一般淡淡的金光,而女子則顯得乖巧順從,跟在男子的側後方微微低着頭。

王峰,克拉拉!

“看來你已經有所覺悟了。”王峰微笑着看了看這四周不掌燈的漆黑大殿,衝那坐在王座上的巍峨身影說道:“本來還以爲你會掙扎一下的……不得不說你現在做的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這樣至少你還有說幾句話的機會。”

“我這人從不抱僥倖心理。”王座上那巍峨的身影語氣平靜,甚至帶着一絲笑意:“你若只是隆康那樣的半神,或許我還會想周旋一下,可面對你和你的九龍鼎……這九天世界之大,卻已經再也沒有我分毫的容身之所,何必掙扎呢?有這空閒,安排一下身後事也是好的。”

“這麼說來,你的身後事已經安排好了?”

“五天前,海龍屬下的三百海族就已經接到了皇室解散的通知。”黃金海龍王淡淡的說道:“這三百海族,今後你願意分給美人魚也好、分給鯤族也罷,與我海龍一脈再無任何關係。”

“做得挺徹底的。”王峰稱讚道:“對海龍的體量而言,能做到如此放下,實屬不易。”

“我海龍一族有載三千年,立國四百年,無論是曾經作爲鯤族的附庸、亦或是此後在大海中獨霸一方,收集的財富異寶,數量驚人。”黃金海龍王並沒理會王峰的誇讚,而是繼續微笑着說道:“前幾日我讓人做了個收納和統計,共得魂晶六萬億,上品魂器六件、中品魂器三百一十五件,下品魂器無數……如今這些財富都正堆積在這諾大海龍宮的十三副殿中,以便你接收。”

王峰笑了起來:“又是解散皇室,又是上繳鉅額的財富,你難道是想用這些東西來換取你自己一命?”

“哈哈哈哈!”黃金海龍王哈哈一笑,眼神中並沒有任何的期待或者乞求:“如果一個龍巔強者可以用財物來買自己的命,那這龍巔也太不值錢了。”

“也對。”王峰點了點頭:“那你想用這些東西換取什麼?”

“說不上換,一個手中毫無籌碼的戰敗者,我現在連這條命都已經是你囊中之物,又有什麼資格去講條件?”

“通透。”王峰拍了拍手:“那我倒是更好奇了,你這麼配合是爲了什麼?”

“族羣,血脈的延續。”黃金海龍王頓了頓,將手中的幻泡煙管放下:“海龍族交出了所有的權力,今後無論對海中的局勢,亦或是你們人類,都已經再也產生不了任何威脅;也交出了幾乎所有的財富,那些海龍的族人們身上已經沒有了什麼值得你們惦記的東西……”

“放棄權力等於放棄威脅,放棄財富等於放棄旁人的覬覦。”王峰稱讚道:“破釜沉舟也不過如此了。”

“既然我的族羣對你們既沒威脅、又沒有什麼油水。”黃金海龍王笑了笑:“那何不高擡貴手,讓他們作爲一個普通的族羣,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呢?”

“苟延殘喘,這可不太像你黃金海龍王的風格。”王峰還未開口,旁邊的克拉拉已經插話道:“你們海龍族一向可都是都很剛的,今天放過你的族人,沒準兒明天出了個龍級,就又在哪裡躲着搞事兒了。”

對海龍,克拉拉可是深惡痛絕。

當初海龍王子烏里克斯覬覦於她,幾次三番的巧取豪奪,甚至也通過長公主沙耶羅娜對克拉拉施壓,要不是背後掛靠着王峰以及煉魂魔藥,讓她得到了女王陛下一定的支持,否則只怕早都已經淪爲海龍王子烏里克斯的玩物,乃至於成爲他的牀下怨魂了。

現在九天世界大一統,王峰要殺雞儆猴,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海龍,克拉拉跟着來,就是要親眼見證海龍的沒落、要親手報仇來的,怎會讓黃金海龍王幾句話就給敷衍過去?此時出言譏諷,也是提醒王峰,海龍一族野心勃勃,斬草務必除根,否則未來必成刀鋒聯盟的心腹之患。

“克拉拉?”黃金海龍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微笑道:“要想做未來美人魚的女王,你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哦?想請教。”

“眼界,格局。”黃金海龍王淡淡的說道:“海龍一族再剛,也沒有當年的鯤族剛,而鯤族在鯤陽戰敗之後是個什麼樣的下場,想必也用不着我來多說了,前事之鑑,後事之師……海龍一族沒你想得那麼蠢,海龍的族人,也沒你想得那麼剛。”

克拉拉皺了皺眉頭,王峰則是饒有興趣的抱手在一旁看着。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百一十五章 海螺姑娘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六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百一十五章 海螺姑娘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六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