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隨

崔元靑的眉頭緊鎖,王峰和隆康的境界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在結果出來之前,即便是他也不敢斷言。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分鐘、兩分鐘……

空中密佈的烏雲在緩緩消散,沙漠四周的異景也在迅速消退,兩位半神先前戰鬥的餘波能量,在這片大地上終於漸漸揮發殆盡,讓一切都復歸了平靜。

空中的烏雲消失了、不停震盪跳動着的沙子落回了地面,龍城沙漠徹底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可那兩位消失的半神,終究還是沒有出現在任何人的眼裡。

同歸於盡?破碎虛空?

沒人能知道答案,也沒人敢斷言結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王峰和隆康消失了!

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大家等了這麼久,可在這個世界仍舊還是感受不到他們絲毫的氣息,他們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在這個世界出現。

原因可以等以後來慢慢探究,而剩下的更急迫的問題,也已經很清晰了……

無論是九神還是刀鋒,彼此重要的人物此時都正匯聚在這龍城一帶,倘若要想彼此分個高下勝負,倘若要想爭霸這片大陸,那無論對九神還是刀鋒來說,都不會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

上百萬的軍隊、數萬平民、各方豪傑、各方勢力、各方頂尖強者,乃至九神和刀鋒的所有統帥們,所有的人在此時此刻都想到了這樣的同一個問題。

打?還是不打?

九神的整體兵力、符文科技、龍級數量,乃至飛艇、魂晶炮等等一切都在刀鋒之上,可刀鋒卻有着帝釋天和黑兀凱這兩個可以左右戰局的龍巔!相比之下,半殘的隆驚天加上崔元靑,實力明顯要稍弱一籌,但龍巔畢竟不是完全無敵的半神,配合上其他方面的優勢,倘若崔元靑和隆驚天一味的採取守勢,那就算帝釋天和黑兀凱聯手,也沒那麼容易將他們拿下,而只要兩人拖住了黑兀凱和帝釋天,那彼此的勝負絕對就是未知之數了!

野心大家都有,忌憚和畏懼也一樣,無論選擇打或不打,都有足以說得過去的理由,但有一點卻將這個選擇直接固定死,那就是彼此的猜疑鏈!

我若是選擇不打,對方卻選擇打,那我就被動了,對方就搶佔了先機;相比之下,我若選擇打,那無論對方選擇打與不打,至少主動權都還在自己的手裡!

“太子殿下、五皇子殿下、隆京殿下……”崔元靑的眸子中精光一閃,緩緩說道:“狹路相逢勇者勝,爲帝國盡忠效力的時候到了!”

話音方落,他毫不遲疑的大手一揮,一隻金色的號角出現在了他手中;而與此同時,遠在九龍集市的黑兀凱,也做出了和崔元靑幾乎完全相同的選擇。

嘟~~嘟~~嘟~~

沉重的號角聲幾乎是同時從三皇集市、九龍集市上響起,傳遍了整個沙漠。

不遠處的龍城是九神大軍的聚集地,顯然早有準備,幾乎是在號角響起後不到一分鐘時間內,城頭上已然有數以百計的齊柏林三代飛艇騰空而起,密密麻麻的巨大飛艇瞬間就在空中形成遮雲蔽日之狀!

龍城的城門大開,無數大軍推着巨大的魂晶炮車從那寬敞的城門中瘋涌而出,而那些身無重物的戰士們,則是直接從城牆上如同下餃子一樣跳下列隊,伴隨着大量的鬼級、龍級,只短短几分鐘時間,龍城外列隊的戰士們、漫天飛舞的將領們、空中的飛艇們已經是密密麻麻宛若蝗蟲一般聚集了起來!

而在數十里外的極遠處,漫長的刀鋒營地戰線,空中也有上百艘新型的雷神飛艇騰空而起,那是用玫瑰校長雷龍的綽號命名的新型飛艇,無論體積還是搭在的火力,比起九神最引以爲傲的三代齊柏林飛艇都毫不遜色,毫不誇張的說,一艘雷神飛艇或三代齊柏林飛艇,單論對低層次戰士的殺傷和碾壓,那完全可以達到普通龍級強者的程度,屬於戰場上絕對的人頭收割機!

刀鋒的戰士們也匯聚了起來,相比起九神此時匯聚在龍城那百萬清一色的兵團精銳,刀鋒的戰士組成要複雜得多,獸人、高地人、精靈、約德爾人、巨人等等少數種族,魂獸、傀儡、魔改戰甲、魂晶炮、槍械兵團等等特殊軍團,烏泱泱的一大片一字排開,延綿足足數十公里!

數以萬計的鬼級、數十位龍級密密麻麻的飛舞在天空中。

黑兀凱和帝釋天飛舞在所有人的最前方。

坦白說,刀鋒其實並不願意開戰,無論是帝釋天還是黑兀凱,亦或是如同雷龍這樣的,都不是嗜殺的野心家。

但就和崔元靑剛纔的想法一樣,他們不能拿整個刀鋒的安危去賭,九神意圖吞併刀鋒之心人盡皆知,在這樣的時候如果抱着僥倖心理,那等來的就只有一步慢、步步慢,一步錯,步步錯!

而九神幾乎與他們同時吹響的號角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以帝釋天和黑兀凱的視力,雖是彼此隔着數十里的距離,但沙漠上毫無遮擋,已然能清晰的看到從龍城中衝殺出來的海量軍隊,能看到在附近集市上那些已經被嚇得四處亂竄的普通平民、家族成員……甚至,隆驚天已經能看到那些被推出城門的巨大魂晶炮炮口上,正在閃耀着劇烈的光芒。

而與此同時,隆驚天和黑兀凱身後的魂晶炮隊、雷神飛艇上,無數的魂晶炮管也在發出同樣耀眼的能量之光!

隆驚天拔出了閃耀的天劍,一道劍芒朝着數十里外的龍城九神陣地飛射而去,口中同時爆喝:“殺!”

聲音傳開時,整個世界都彷彿爲之一靜,緊跟着……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每個人腳下的大地在這瞬間都彷彿像是被狠狠的震了一下,揚起無數的沙塵。

雙方數以萬計的超導魂晶炮幾乎是在同時開炮,無數的能量彈就宛若流星雨一般飛出,在高空中畫出完美的拋物線、映照出萬道彩虹,朝着彼此的陣地飛射而去!

這可是數以萬計的超導魂晶炮,用的至少都是α6級的魂晶,且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那瞬間爆發的巨大的能量竟似不在之前王峰和隆康對決時的能量之下,且光是那數萬門巨大魂晶炮發射時引起的後座力,都讓整個沙漠爲之狠狠一震!

大地在震動、空氣在燃燒、能量在肆虐,恐怖的齊射才只是第一輪而已,就彷彿已經要直接毀滅這片天地!

兩邊陣營的戰士們、鬼級們,乃至不少龍級們此時都是忍不住微微色變,那由遠飛來的無數魂晶炮彈軌、狂躁的恐怖的能量,以及那毀滅性的力量,即便是強如龍級,也感覺正在面臨着生死之險,那漫天的彈軌,絕對有直接轟死他們的能力!

羣體的力量,當真正的量變時,完全是可以引起質變的!這就是剛纔集結的號角絕不能慢半拍的原因……

爲了給自家的‘王’助威、護航,爲了在自家的‘王’勝利後,順利接收對方的一切,此時此刻的龍城沙漠,匯聚的可是雙方真正的所有家底。

這是真正的大會戰,雙方絕對實力的正面碰撞,不會等你慢慢排好陣型然後彼此貼身肉搏的,慢上一秒,等待你的已經是死亡!

相隔着數十里的距離,魂晶炮的彈軌速度就算再快也要飛上一會兒。

刀鋒這邊,空中的雷神飛艇早已排布成型,數萬名由巫師、驅魔師們組成的防禦隊此時正站在那飛艇上聯手施法,集結的力量形成一片長達十里的巨大魂盾,顯然是想要強行抗住對方的這波齊射;

而數十位龍級也已經懸空到了雷神飛艇的能量盾前方,各自施展手段,或是巨大的魂盾、或是恐怖的火球、或是密集的蛛網、或是巨大的法相……他們都在準備着迎接那要命的攻擊,九神那邊也是完全一樣。

準備歸準備、防禦歸防禦,可當看到那足有數人合抱的巨大能量彈,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朝自己一方砸下來時,無論是飛艇上的那些巫師、驅魔師們,甚至是領導地位的那些龍級強者們,此時都忍不住嚥了口唾沫,可同時,眼睛也已經變得血紅!

“擋住!擋住!一定要擋住!”

轟隆隆!

只頃刻間,那宛若滅世般的爆炸聲在空中瘋狂的響起,數萬巫師聯手的防護盾,被恐怖的能量彈瞬間就衝得波紋遍佈。

無數巫師被那反震力直接震得吐血,瞬間就變得面如紫金、仰後就倒。

刀鋒人人色變,這才只是剛接觸而已……還是太低估了九神的力量,這太強了,自隆康接手帝國以來,九神儲備了近半個世紀的能量,那些超大口徑的魂晶炮、高等級的α魂晶儲備,顯然都超出了刀鋒一個量級。

“擋住!擋住!一定要擋住啊!”龍級們、飛艇上的巫師和驅魔師們都在瘋狂的大喊,咬緊牙關死撐,倘若防線如此輕易就被攻破,面對那漫天的能量衝擊,下方的刀鋒聯軍只怕一瞬間就要死傷過半!

他們拼盡全力的頂着,拿出了吃奶的力氣,可是因爲脫力失去意識、倒下的人卻正在飛速增加着。

帝釋天和黑兀凱的身影卻是猛然朝前一縱,竟沒理會這漫天的攻擊,而是直接朝龍城的九神守軍殺去。

砍掉那些能量彈對他們來說易如反掌,可單靠他們兩個龍巔,想要防守卻是根本就沒可能,這些魂晶炮的攻擊範圍太廣了,他們根本就防不過來,只能是毫無意義的疲於奔命。

最好的防守是進攻,他們要做的是殺入敵陣中去破壞對方的指揮、破壞對方的下一波攻擊!

但還不等他們穿過這長長的數十里距離,兩道身影掠來,半途攔截住他們。

崔元靑、隆驚天!

雖說無論單挑還是聯手,都不是帝釋天和黑兀凱的對手,但倘若打定主意只是拖延時間的話……畢竟是龍巔,沒那麼容易解決的!

眼看着刀鋒那邊的防禦網馬上就要被攻破,兩人卻被堵住,黑兀凱心急如焚,可還沒等他的黑龍劍出鞘,一道璀璨的光芒突然在半空中閃耀起來。

只聽一個淡淡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道:“定。”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定’字,空中那數以萬計的能量彈軌,統統在瞬間靜止了下來,但卻又不是時間靜止,所有身在這片戰場上的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自身、都能隨意的移動,也都能看到那靜止在空中的、無數密密麻麻的魂晶能量彈軌,就像是一副完全立體的詭異畫面,呈現在所有人面前!

這是……

所有人都驚呆了,看着這用自然法則無法解釋的現象,隨即,空中那璀璨的光芒在瞬間變得更亮、刺眼,就像是打開了某個世界的通道,一個年輕的身影從裡面飄飄然的跨了出來。

那年輕的身影給人的感覺神聖極了,擁有着讓人難以想象的力量,宛若神明般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遠在九龍集市上的吉祥天猛然捂住了嘴。

是王峰!

帝釋天和黑兀凱第一時間看清了那年輕人的容貌,臉上浮現出驚喜,而崔元靑和隆驚天的臉色卻是猛然急變。

王峰卻並沒有多看他們一眼,只是淡淡的看了看兩邊對射的能量彈和戰場。

他微微一笑,攤開右手手掌,然後緩緩翻轉,做出一個下壓的動作。

“滅。”

隨着他話音落下,彷彿是一種來自神的口諭或審判,彼此對射的漫天恐怖能量彈竟在瞬間化爲烏有,就像是從未存在過一樣。

崔元靑驚呆了,即便以他九天大陸最見多識廣的認知,都無法想象得出這是一種怎麼樣的境界、怎麼樣的手段!哪怕是他最瞭解的隆康,那個可以在一瞬間爆發出神之領域的男人,也絕對做不到這樣隨意的改變規則。

還有,王峰不是和隆康一起消失、一起破碎虛空了嗎?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兩大半神交手,一個出現在這裡,一個消失,那結果豈不是說……

崔元靑和隆驚天的臉色只一瞬間就已經變得慘白。

隨即,只聽王峰的聲音在瞬間傳遍了整個沙漠。

“放下武器吧。”王峰微笑着說道:“……戰爭已經結束了。”

整片沙漠都隨之一靜,緊跟着………

不管是刀鋒的戰士還是九神的戰士,不管是虎級、鬼級還是龍級,不管是心志堅定者還是殺氣十足者……所有人在這瞬間都彷彿受到了蠱惑、受到了傳染、受到了淨化。

乒乒乓乓!

飛艇上、城牆下、沙漠上、陣營中,無數的刀槍劍戟、各類武器,此時全都從人們手中不由自主的滑落,乒乒乓乓的跌到了地上,砸落一地。

當兵器落地,所有的人們才從那一瞬間的恍惚中回過神來,但不管是自願放下武器的、亦或是被蠱惑放下武器的,沒有任何人再去撿起他們丟下的東西。

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盪漾着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輕鬆,笑意不由自主的爬到了幾乎所有人的臉上。

聖言——言出法隨!

崔元靑的腦子裡閃過了這麼幾個字。

跟隨隆康研究至聖先師數十年,他聽說過這樣神奇的境界,至聖先師成神之後,就有過言出法隨的先例。

不是蠱惑人心、不是命令什麼,而是他說的話就是這片天地的規則,人們就會不由自主的去執行它。

而能稍微對抗的,也就只有擁有絕對領域的龍巔了。

旁邊的隆驚天滿頭大汗,身體在瑟瑟發抖,顯然是想要強行對抗這股來自‘神’的旨意,崔元靑也一樣,手中緊緊的拽住隆康賜予他的法卷……

放下法卷不止是等於投降,更意味着他將再也沒有違抗王峰的勇氣。

他不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隆康不可能敗,且就算隆康真的敗了,就算王峰真的已經到了至聖先師的境界,那他也應該再也回不到這個世界纔對,這一切不合理!九天世界是無法容納一尊真神存在的,強行存在,只會讓整個九天世界崩潰滅亡。

這其中一定有古怪,隆康或許還沒死,隆康或許立刻就會出現!

WWW▪ttk an▪℃ O

他咬着牙看着空中的王峰,硬挺着,恰好王峰也在此時朝崔元靑和隆驚天看了過來。

那是一雙祥和的眼睛,可也就是這一眼,讓崔元靑和隆驚天最後的抵抗在瞬間被瓦解。

“九天一統,你們會是兩個麻煩……”王峰微笑着說道:“既不臣服,那就追隨隆康而去吧。”

他隨手一揮。

崔元靑和隆驚天都是一怔,隨即恐懼在眼中猛然放大:“不!”

可話音剛起,他們的身體就已經猛然定格,彷彿化爲了雕塑、化爲了泥土、化爲了灰燼,在頃刻間,伴隨着淡淡的清風,被吹拂得點滴不剩!

從時間靜止、到隆康進入九龍鼎,世界從靜止中恢復正常,而後九龍鼎內近乎半小時內發生的一切,外界是並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感受到的,這也正是刀鋒和九神雙方從錯愕到反應過來、再到開戰的時間。

還好,只是遲到了半個小時,雙方剛剛開戰,甚至都還沒有開始出現傷亡。

數百萬人的戰場在瞬間停戰,甚至在瞬間進入了平和,這本身就是隻有神才能創造的神蹟。

吉祥天激動的看着空中那個已經無所不能的男子,那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英雄。

瑪佩爾、范特西、坷拉、烏迪、溫妮、股勒等人則是眼神中帶着一種複雜的崇敬,此時的王峰在他們眼裡是如此的偉岸,哪怕他們現在已經是站在大陸巔峰的龍級強者了,可看向王峰的眼神,卻仍舊還像是年幼時看着那些古代傳奇的雕塑、聽着那些先賢大能的傳說一樣,讓人感覺與自己有若雲泥、遙不可及!但最奇妙的恰恰也正是這一點,那種層次上的遙不可及,配上曾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卻讓他們又感覺無比的親近,讓他們親眼看到了傳奇的出現、第一次感覺到了神就在自己身邊。

帝釋天、黑兀凱的眸子中精光閃動,表情中既有激盪、也有疑惑。

能戰勝、甚至說徹底消滅隆康,乃至於已經到了言出法隨,一言便可號令百萬蒼生的地步,這樣的王峰,到底算是半神還是真神?若說是半神,似乎不應該如此強大,可若說是真神,那豈不也等於是在說,王峰已經不能再在這個世界繼續待下去了?而倘若王峰不在,即便刀鋒有他和黑兀凱這兩大無敵龍巔可以一路平推,但想要征服九神,那也必將是一片生靈塗炭、血雨腥風!那可並不是帝釋天和黑兀凱想看到的。

而此時,遠在龍城沙漠邊緣的地帶,還有這一位隱藏的高手,美人魚女王阿爾金娜……

阿爾金娜的眸子中此時正閃動着複雜的光芒,那尊懸空在上百里外的空中的身影,即便在她這當世六大龍巔之一的頂尖高手眼裡,仍舊是顯得那麼的偉岸無雙。

龍城的約定她一直都在關注着,美人魚的‘按兵不動’,其實也是在等待着今天的這個結果。

坦白說,她對王峰其實並沒有任何不滿,從來沒有。

甚至包括聖戰當天晚上,她去找王峰要天魂珠,以至於最後兩人鬧翻的時候,真的鬧翻了嗎?不見得。

在聖戰的競技場上時,她就已經選擇站在王峰一邊,和帝釋天一起對抗聖主加黃金海龍王的組合,不管是因爲克拉拉、亦或是因爲別的什麼,單單這一項,她如此做了,其實就已經很清楚的表達了阿爾金娜女王的立場。

堂堂美人魚女王,倘若不是相信王峰就是天命所歸,那豈會在聖戰的戰場上下此重注?堂堂當世六大龍巔之一,又怎會在已經明確選擇站隊王峰後,又爲了一顆已經落到王峰手上的天魂珠,一點身外之物,選擇與刀鋒,乃至於刀鋒背後的八部衆、鯤族決裂?

其實從頭到尾她只是在口頭激怒和挑釁,並沒有對王峰出手,乃至於此後‘保持中立’的半年內,大好形勢下,她也並沒有對鯤族、對刀鋒直接出手,阿爾金娜始終保持着和王峰、和刀鋒‘鬧掰’的尺度,原因只有一個,討要天魂珠並不是阿爾金娜的目的,她要的,只是一個和刀鋒‘鬧掰’、然後好保持中立的藉口而已。

她早就已經相信王峰是天命之人,但同樣,作爲王峰對手的隆康,卻已經超越了這片天地,成爲天命之外的存在了!這兩人對決,無論是所謂的天道還是命運,都無法左右他們的勝負!

阿爾金娜不敢賭,也無法斷言兩人誰勝誰負,現在的美人魚一族,也早就不再是當初那個一無所有、只能選擇依附至聖先師的小族羣,家大業大,她賭不起。

倘若選擇和刀鋒一條路走到黑,那當隆康獲勝時,美人魚一族介入過深,唯一的結果就只能是亡族滅種;而倘若選擇對刀鋒陽奉陰違,那和直接倒向九神幾乎沒任何區別……所以她纔想出了那麼一出,用一個近乎‘賭氣’般的方式來保持中立,那無論最後是隆康勝、還是王峰贏,美人魚一族至少就還有一個投降的機會。

犧牲她作爲龍巔的驕傲和聲望,換的是美人魚一族的長盛不衰,這是爲公,而若說爲私……阿爾金娜顯然是更願意王峰獲勝的,不管是因爲她曾在聖戰上出手相助、還是因爲克拉拉的關係,亦或是因爲王峰的聰慧!那小子其實從一開始就明白阿爾金娜的意思,選擇在當時展露半神的境界去壓制阿爾金娜,不過只是順勢而爲,兼做戲給所有人、包括隆康看罷了。

否則此後長達半年時間,美人魚違背了‘刀鋒公約’,面對海龍對鯤族和刀鋒的進犯,選擇作壁上觀時,王峰怎能容忍她們?這種行爲,可是十分傷害刀鋒士氣、甚至是給那些中立勢力開個壞頭的。

顯然,王峰記了美人魚一族的情,這裡面既有和克拉拉的交情、也有阿爾金娜在聖戰出手的援助之情。當然,更重要的是他也理解阿爾金娜爲了族羣所做出的選擇,所以只有王峰勝出,對美人魚一族顯然纔是更有利的事兒,而現在看起來……結果很不錯!

至於現在的王峰是半神還是真神,是否會像當年的至聖先師一樣,在戰勝鯤陽大帝成神後,就迅速的破碎虛空而去……這些對女王陛下來說早就已經不重要了,時代早已更迭,她只需要靜靜等待,等王峰下一次踏足阿隆索城時,一切都會有一個名正言順的最後結果。

阿爾金娜的臉上浮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身影在沙漠的邊緣漸漸淡化消失。

而在此時戰場的中央,王峰早就已經將一切盡收眼底。

集市上的妻子吉祥天、戰場上的范特西等諸多夥伴,帝釋天、黑兀凱等龍巔的困惑,乃至剛剛離開的阿爾金娜女王,所有人的表情、情緒乃至心思、疑問,在王峰的眼中就跟透明的一樣。

半神?神明?

王峰的嘴角微微一翹。

他現在的狀態和隆康是完全不同的,既不屬於半神,也不屬於神明。

他的力量、境界遠遠凌駕於半神之上,可以比肩神明,但這股力量並不完全來自於他自己,而有大半是來自九龍鼎、來自天魂珠,來自被九龍鼎吸收掉的另一個半神——隆康。

所有的這一切匯聚成了此時此刻王峰胸口的九龍鼎印記,當印記開啓時,他就是堪比神明的存在,凌駕於九天世界之上,在這個世界無所不能!而當九龍鼎的印記關閉、封印,那就跌落回和隆康戰鬥時的半神狀態,與天地平級,受這方天地的尊重,但也受這方天地的忌憚和制約。

當然,相比起已經踏足半神境界三四十年的隆康而言,他只是個剛剛邁入這一境界的半神而已,九天世界的意志對他的戒備和敵意還很淡,甚或可以說是正處於‘蜜月期’的狀態,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或許三十年、或許五十年,他終究也將走到和曾經隆康一樣的境地,被這片天地忌憚和排斥的。

但至少,帝釋天和黑兀凱眼下擔心的問題還並不存在。

感受着此時整片沙漠上數百萬人的仰視,王峰心靜淡然,彷彿看到了整個九天世界過往的所有歷史。

那些在這片世界成神的強者們,有的人喜歡殺戮,有的人喜歡權力,有的人喜歡自由,有的人則喜歡和平,而這些神明的喜好,則決定了九天大陸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的基調。

王峰喜歡自由,對權力無感、對殺戮厭惡,如果非要說要做點什麼,那就只能是替這個世界爭取和平了,這和當初的至聖先師王猛一樣,他也完全有能力做到,在他離開之後,九天大陸至少將迎來長達兩三百年的絕對和平。

“卸甲歸元,兵戈禁止。”王峰的聲音在高空中迴盪着,響徹整片沙漠的每一個角落:“各方族羣、各方勢力、各方家族、各方重城首領!一月後當齊聚刀鋒,共創九天盛世!”

這句話並不用‘法言’喊出的,只是普通的口述,並不存在什麼強制性的催眠,但沙漠上的數百萬人,卻在短暫的安靜之後爆發出了震天般的歡呼聲。

“萬歲!王峰大人萬歲!”

“至聖尊者!王峰大人萬歲!”

“戰爭結束了!結束了!”

人們歡呼着、哭着喊着,巨大的聲音瞬間就響徹了整個沙漠。

兩百多年前刀鋒和九神的大戰,殺得屍橫遍野、流血漂櫓,或許那些手握重權的野心家們,對那段歷史品味得津津有味,但對底層的平民、戰士們來說,那卻早就已經是所有人類內心深處最恐懼的記憶。

別說當年的大戰了,就算只是這半年來彼此的邊線拉鋸戰,戰士們也早就已經爲此心身俱疲,只是被上面洗腦式的各種精神灌輸和催眠不斷打入雞血而已,沒誰願意有事兒沒事兒就跑戰場上去和別人拼命的,丟的是自己的命,贏的卻是頂頭上司們的功績和財富,誰比誰蠢一半呢?

只是他們左右不了戰局,甚至也左右不了自己的命運而已。

可現在,神明出現了,振臂一呼,干戈立止,那些前一秒還在提心吊膽、不知道有沒有命活着看到明天太陽的戰士們,現在卻都已經可以回家去抱媳婦、抱兒子,孝敬爹孃……無論九神還是刀鋒戰士,對掌控了這一切的王峰,此時此刻只有由衷的感激!

“攤餅!我家的是天下第一攤餅!剛纔吃了我攤餅的就是王峰大人!王峰大人都誇我的攤餅好吃!我的攤餅!我、我、王峰大人!”攤餅鋪的老闆激動得都已經語無倫次了。

而此時的九龍集市上,所有的人都已經興奮得跳起來了。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平民,又或是各方家族、各方勢力派來這邊臨時公幹的普通人,幾分鐘前還在因爲兩軍開戰時互射的能量波,嚇得雞飛狗跳、痛苦涕零,以爲自己會命喪在這沙漠上,被黃沙埋骨,可現在轉眼間就已經峰迴路轉,戰爭結束了,他們可以活下去!

“王峰大人萬歲!”

“我的天吶,我還以爲我已經死定了,嗚嗚嗚嗚!媽媽,我愛你!王峰大人,我愛你!”

大街上的人們激動得又哭又笑、又蹦又跳,在大街上狂歡、吶喊,手舞足蹈的跳起舞。

吉祥天此時也正在集市上,挺着大肚子,身旁陪伴着她的是音符。

看着眼前大街上所有人興奮激動的樣子,吉祥天也是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她身上魂力微微一聚,雖說懷孕期間不宜妄動真元,但她已經等不急了,迫不及待的想要飛奔到王峰身邊。

“吉祥天姐姐,不可以的哦!”陪在吉祥天身邊的是音符,剛纔的戰場她是想跟着黑兀凱他們一起上的,但吉祥天的安危自然很重要,她又懷身大肚不適合動手,也只能是音符陪着她,順便保駕護航,此時音符的小臉上滿滿的全是笑意,但還是忍着勸止吉祥天:“你不能劇烈運動呢,不能跳、不能飛、不能動魂力……哎,反正什麼都不能,王峰師兄又不會把你忘了,他一會兒就會過來的啦,等他來的時候……”

音符的話音未落,卻見眼前一晃,一個男子已經出現在她們身邊,只見他一隻手扶住吉祥天,一隻手則是直接伸過來在音符的小臉上擰了一把:“等他來的時候怎麼樣?”

“大……”音符一怔,可一句‘大膽’還沒喊出口,滿臉的驚嚇就已經化爲了驚喜,隨即想到剛纔被擰了一把的右臉,臉頰瞬間變得通紅,聲音則是又驚又喜:“王、王峰師兄!”

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八十章 權柄之戰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八十九章 絕唱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
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八十章 權柄之戰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八十九章 絕唱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