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九眼歸位

轟!

那是更爲猛烈的碰撞,一道巨大的衝擊波終於將不停被拉扯得橢圓的融合力場強行分開,並以那交手點爲中心,朝着整個沙漠四周瘋狂的擴散開。

呼呼……

不管近在十數裡外的九龍集市、遠在另一邊幾十裡外的三皇集市,亦或者有着高牆厚磚的龍城,那些漂浮在空中觀戰的龍級們被這衝擊波蕩過,強如龍級,一時間竟都被強行吹得東倒西歪,鬼級們更是像下餃子一樣撲簌簌的跌落了一地!

人們駭然,知道半神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可隔着數十里距離,僅只是漏出的一點戰鬥餘波,竟然就能將龍級強行吹偏?!這是一種何等樣的可怕力量?

而下一秒,所有盪開的力量和光芒則是在瞬間一收。

小太陽般的力場不見了,一片五彩的光芒收攏在了隆康的右手中。

那銀色的光芒看起來小小,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威力,可當它們徹底隱沒在隆康的手中時,卻宛若是操控了這整個世界的開關一般!

王峰不動了,先師劍也保持着它凌空的姿態靜止下來,乃至連上百里外正在觀戰的強者們、甚至是此時此刻的整個九天大陸,都徹底停止了一切運轉!

四周沒有風,甚至沒有時間的流逝,而唯一能動的,只有隆康!

肉身只是小道,魂力只是輔助,真正的半神,道境方能一決勝負,王峰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當然也有,而且比那更難纏!

隆康的臉上此時帶着些微的惋惜之色,但又帶着一絲期待。

能預知未來,對方應該提前看到了這一切,可是面對靜止的時間,王峰又能做什麼呢?

但願他能做點什麼!

“道境——時間停止!”

整個世界都隨之靜止了下來,這就是道境和領域的差別……

領域也有時間類的,但其所作用的範圍,最多也就只是那方圓數百米的領域圈兒內,那是九天世界的意志賜予你的領域,你只能在它給你劃出的圈裡玩兒,可道境……

那是與九天世界的意志平級的東西,可以不受這方天地的任何干擾,甚至是直接在與這整片天地對抗、與天地爲敵!

因此當時間靜止的那一瞬間,隆康立刻就感受到了來自九天世界意志的憤怒,將他視爲了絕對的威脅,那種強烈的被這方世界排斥的感覺,比平時瞬間增強了十倍不止,讓隆康覺得當他時間靜止的道境失效、九天世界的意志恢復自由時,絕對第一時間就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將他直接扔出這個世界去!

但隆康的眸子裡此時卻沒有絲毫的不安,而是透着絕對的平靜,他並沒有在意九天世界意志的威脅,而是直接蠻橫無理的鎮壓了它!

在九鼎城的皇宮中壓抑着自身境界,憋屈了足足二三十年,就是擔心過強的力量會加重九天世界意志對他隆康的排斥,可現在,用不着再拘束自己了。

這一戰就是最後一戰,不管是勝是敗,等九天世界意志從他的領域中掙扎出來時,他就已經不可能再在這個世界停留下去。

所以,要麼王峰另有手段,與他拼死一戰,助他破碎虛空!

要麼就只有殺了王峰,取了他的天魂珠,加上自己身上那顆,九顆天魂珠就已經集齊,這已是九天世界至寶中的至寶,倘若到時候真被九天世界驅逐,那前往虛空之地時,這九顆天魂珠或許還能成爲自己唯一的機會。

是生?是死?!

他懸空在那裡一動不動,靜靜的看着王峰,然後緩緩擡手……

只見五指成爪,隔空輕輕一握,空中霎時間有透明的氣流涌動,形成一隻無形的大手頓時扼住了王峰的咽喉。

隆康的手掌在緩緩扭轉着,那無形的空氣大手也在空中扭曲出了透明的形狀,只聽‘咔擦’一聲,那是脖子斷掉的聲音,但卻又不像是人的骨頭。

隆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只見那個呆立在原地、被扭斷了脖子的‘王峰’,竟在瞬間化爲了八顆璀璨的天珠,它們彼此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人’字的形狀,正是天魂法陣的‘化身術’。

“天魂法陣的化身確實難以看破,這是王猛的手段……”隆康大手一揮,輕輕鬆鬆的就將那八顆天魂珠收到了手中。

王峰能在剎那間用這天魂法陣的化身來做了個替身,那他的本體呢?

道境的時間靜止是直接對抗九天世界的,也就是說此時已經覆蓋了這整個世界,只要是在這九天世界的範圍內,那將沒有任何人、任何物可以不受這道境的影響。

所以說……躲?王峰的道境是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先一步看到時間靜止的招數,他是有可能做這樣選擇的,但剛纔那只是一瞬間的時間而已,他王峰就算想躲,可又能躲到哪裡去?

是逃到附近的城鎮?還是逃到這大地的盡頭?難道是在等自己維持不住道境,被九天世界反噬?

理論上似乎沒錯,畢竟隆康不可能一直壓制住九天世界的意志,只要拖上幾分鐘就必遭反撲,可王峰似乎忘了一點,半神的意志可以瞬間傳達這整個世界,幾分鐘的時間,已經足夠隆康將他從天涯海角里搜出來了!

收取天魂珠的同時,隆康的神念已然在瞬間擴散,往四周搜尋過去,半神的意志,一念千里,只一瞬間就將這整片龍城沙漠都掃了一遍,可居然是一無所獲。

隆康卻並不急躁,反而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王峰的反抗越有效,纔會讓他越驚喜。

神念繼續擴散,視野無限的拔高。

王峰是個半神,半神的氣息彼此牽引,就像一山不容二虎,那是不可能對彼此隱藏得了,當初王峰在神龍島裡時,遠在九鼎城的隆康尚且還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可此時此刻,即便是他搜尋了整個世界,竟仍舊是一無所獲。

這就有些意外了……

這個人竟然就那麼憑空消失掉了?但這又怎麼可能?

所謂的憑空消失只有三種手段,其一,像傅里葉那種空間大師,利用次元空間進行瞬移,但這種所謂的‘次元空間’,其實仍舊是在九天世界的法則和地界範圍內,不過只是利用空間夾層、縫隙的障眼法而已,就像鯤族的鯤冢、神龍島的修行地……入口神神秘秘,空間設立在次元的夾層中,可這些凡人永遠都找不到的地方,卻根本就瞞不過半神的感知,否則當初的鯤冢也不可能被王猛發現。

其二,空間容器,但那玩意兒只能裝載物品,而無法承載擁有靈魂的活物。

那就只剩最後一樣,破碎虛空!

可若是王峰已經到了能隨時破碎虛空的程度,又哪還用得着在意他這半神施展的道境?

隆康的臉色從一開始的不解變得漸漸精彩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想不通王峰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手段,纔可以做到突然消失在自己眼前,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是好事兒!

不管是對陣曾經的天帝還是現在的王峰,隆康的目的從來都不是殺戮,他只是想領悟、想超越。

一個人的智慧終究是有限的,只有借鑑他人之長,才能不斷的突破自我。

在這之前,他研究九天大陸上的歷代‘神明’傳說,像曾經的雷神、八部衆的曼陀羅神……但這些神明在九天大陸上留下的痕跡實在是太少了,少到只有隻言片語的傳說,根本就無從研究的地步,除了年代距離最近的至聖先師,有大量至聖先師親手書寫的修行理論方面的書籍,就珍藏九神的皇宮裡,更有如同天魂珠、先師劍這類至聖先師曾用過的寶物……

但這些東西終究只是死物,能在理論上給予隆康很大的幫助,但卻無法在現實中助他突破,所以他需要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而且這個對手一定要足夠強、強到足以威脅隆康的生死!

就像當初至聖先師與鯤陽大帝的海陸爭霸一樣,至聖先師甚至曾在對抗中處於過下風,可生死攸關、一朝頓悟,往後就是一往無前!

剛纔的時間靜止倘若真這麼輕易就滅了王峰,那這場戰鬥對隆康而言基本就沒有太大意義了。

相比之下,他甚至寧願王峰能破解他這招。

他會藏在哪裡?能藏在哪裡?

天魂珠!

這世間萬物,只有手中這八顆天魂珠不在隆康剛纔的探查範圍內。

天魂珠是九天至寶,本身就擁有封印靈魂的能力,剛纔那一瞬間,王峰若是將他自身封印在這八顆天魂珠的某一顆中,然後再主動送到隆康的手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隆康的右手一攤,當注意力集中到天魂珠上時,八顆看似已經被靜止的天魂珠猛然懸浮在了空中,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它們彼此連接起來。

此時的八顆天魂珠並不像之前的天魂法陣一樣,環繞着一眼天珠旋轉,而是八顆天魂珠組成了一種奇異的八角形態。

“天魂法陣——八門天鎖。”隆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研究至聖先師,自然也不會放過研究天魂珠、以及代表着至聖先師畢生成就的天魂法陣。

天魂法陣並不是一個死陣法,除了本身固本培元、可以幻化化身的天魂法陣基礎外,擁有五顆天魂珠可組成五行混沌,六顆則可組成六道輪迴,七顆是血煞七星,而八顆……則可組成至聖先師最強大的封印法陣之一:八門天鎖!

八顆天魂珠間連接的能量異常強大,隆康伸手握住隨意兩顆,想要將其從八門天鎖中強行扯出來,可是以半神的力量拉扯,那天魂珠的八門結構竟是紋絲不動。

毫無疑問,那個滿世界都再找不到的王峰,此時一定就藏在這八門天鎖所封印的天魂珠中。

強行破壞?

隆康並不打算那樣做,此時他在維持着道境去壓制九天世界,分心之餘,餘力未必真能破壞得了這強大的八門天鎖,倘若因爲耗力過多,也有可能壓制不住九天世界的意志,導致自己提前出局,再說了,九顆天魂珠已算是這世上最好的寶物,倘若最後無法破碎虛空,他還要靠這東西去虛空裡保命呢,破壞掉太可惜了,王峰或許也是在賭這一點……

但他卻有個更簡單的辦法。

隆康此時手指微微一點,另一顆天魂珠出現在了他手中,九顆天魂珠本是一體,本性讓它們根本就無法拒絕彼此。

此時所有天魂珠都在閃閃發亮,那原本相互扣死的八顆天魂珠,猛然變得躁動了起來,想要把那顆天魂珠強行吸收過去,可要想合體就要讓出位置,而也就是在給這顆天魂珠‘挪’位置的同時,一絲細微的空隙出現。

隆康早已在此等候,要的就是它自然產生空隙的這一瞬間!

此時左手猛然一握,將那顆即將飛走的天魂珠牢牢控制在手裡,同時時間靜止的道境力量抓住機會,伴隨着隆康的意志,猛然從那縫隙中往裡面灌入進去。

進來了,所有的一切也隨之完全停止下來,包括九顆天魂珠的力量、包括那號稱最強封印的八門天鎖本身!

結束。

隆康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王峰的設計很巧妙,預判未來讓他將機關也做到了極致,但無法正面抗衡自己的道境,終究還是隻有慘淡收場,而在殺掉王峰前,在這八門天鎖的內部,他或許可以窺探到王峰‘預見未來’的秘密,那對他絕對大有裨益。

八門天鎖內的世界此時已經對隆康完全敞開,這是一片白茫茫的無邊空間,腳下是堅實的白色大地,一顆厚厚的蟲繭矗立在這片空間的正中央,隆康能從那繭狀物上感覺到些許王峰的氣息,但卻和之前的半神狀態完全不同,像是自我封印了所有的力量。

難怪自己找不到他,不但躲在天魂珠的八門天鎖深處,甚至還用這樣的蟲繭包裹了自身,層層隔絕之下,確實是很難發現。

外面的道境維持時間有限,隆康不再遲疑,手指遙遙一點,一道劍氣射出,轟在那蟲繭表面,而下一秒……

轟!

四周白茫茫的空間猛然一變,只見有三顆耀眼的光球突然出現在這空間的正上方,四周溫度驟升,連空氣都變得滾燙如岩漿,強如隆康,都不禁微微皺眉,一層厚厚的魂盾瞬間裹在了他的體表,隔絕住那可怕的高溫。

心中卻是詫異,他能感覺到自己時間靜止的道境還未消散,可這片空間竟然可以不受他道境的影響?!

而下一秒,空中的三顆光球迅速飛逝遠落,取而代之的,則又是無邊的黑夜,溫度驟降,空氣凝結如冰,險些將措手不及的隆康直接凍結在那裡。

魂力自轉、溫度自升,堂堂半神自然不會被這點環境的變化就幹掉,除了稍許的狼狽外,並無任何大的影響。

但隨即,四周漆黑的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平整的大地從四面八方猛然翹起,竟然就像是帷幔一樣遮雲蔽日的包裹過來,只一瞬間就遮擋住了原本的出入口,遮蔽了所有的光線、也封閉了整個空間!

隆康的眸子微微一眯,他不知道眼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竟讓他連九天世界都感覺不到了,與外界的一切都被強行斬斷。

緊跟着,啪啪啪啪……

漆黑的空間外,竟有天魂珠一顆接一顆的飛過來,然後間距整齊的鑲嵌在了四周的‘天空’中,像是環繞的星辰,而當那八顆天魂珠都歸位時,隆康猛然感覺手掌巨震。

他本是已有防範,手中巨力陡生,想要強行控制住天魂珠,可那顆天魂珠卻在隆康有備的掌控下強行掙脫,以力不可擋之勢猛然歸位。

啪!

空中九顆天魂珠齊聚,射出奪目的光芒,無盡的力量盡皆投入到那空間中心的蟲繭中,讓那蟲繭迅速的變大、變亮。

未知的劇變、神異的蟲繭。

隆康的眸子此時卻是閃閃發亮。

不管這是王峰的手段還是什麼寶物的特性,能無視他的道境,甚至能隔絕整個九天世界,這玩意兒的層次一定在他之上,只要能瞭解、能掌控這樣的力量,他就一定可以更進一步、破碎虛空!

這正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蟲繭是這片空間、這寶物力量匯聚的中心,只要打破它,就能得到它的一切。

隆康左手一揚,一柄修長的長刀出現在他手中。

刀身左側血紅、右側潔白,這是當年修羅王的本命魂器,修羅魔刀,也被譽爲是這世上最無堅不摧的神兵,自阿修羅王死後就一直下落不明,沒想到竟然在隆康手裡。

一道精芒從隆康的眸子中閃過。

魂力一提,手臂一揚,只見那修長的修羅魔刀瞬間暴漲了百倍大,隔着上百米的距離,從半空中狠狠劈向那僅只兩米高的蟲繭。

純粹的物理攻擊在隆康的神力和修羅魔刀的鋒利下,已然堆砌到了極致!這片足以隔絕半神意志的空間,在這巨大的魔刀面前竟都發出嘶耳的哀鳴,魔刀所過之處、空間紊亂、電流滋生,連同維持着這片空間力量的九顆天魂珠都在瞬間被消耗得黯淡了不少,如此神威一擊,就算是大地都會被劈成兩半!

可卻聽‘當’的一聲巨響!

整片空間都狠狠的晃盪了下,而那看似小小的潔白蟲繭,竟將這無堅不摧的一劍擋住……

隆康的眸子微微一凝。

是夠硬了,但還是擋不住自己剛纔那一斬。

砰……

只是短暫的兩秒適應,隨即就是幾聲脆響,那白色蟲繭的表面竟被崩起了一小塊兒蛋殼般的碎片,緊跟着‘咔咔咔’!

曲折的裂縫順着魔刀斬落的位置、順着那崩開碎片的位置朝四周瘋狂蔓延開。

隆康雙手狠狠一握,巨大的魔刀下沉,要順勢直接將蟲繭劈成兩半,可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已托住了下沉的魔刀,讓它就那麼牢牢的卡在了‘蟲繭’裡。

只聽一個淡淡的聲音在那蟲繭中響起道:“總算完成了……想要把你這顆天魂珠騙出來可還真不容易。”

“王峰!”隆康能感受到蟲繭中那巨大無匹的能量,修羅魔刀不出意外應該是被對方握住了……以他的力量,竟然抽之不動!

隨即……轟!

一聲巨響,裂痕遍佈的蟲繭猛然朝四周炸開,渾身閃耀着金光的王峰出現在隆康眼前。

只見他此時足不沾地,輕輕懸浮,臉上帶着一股輕鬆寫意之色,竟是隻靠單手托住那巨大無比的修羅魔刀,力量比之先前兩人交手時,大了何止兩三倍!

多一顆天魂珠就能讓一個半神發生如此蛻變?

坦白說,隆康不信,這世上沒人比他更瞭解那九顆天魂珠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在這個世界出現的物質,絕不可能凌駕於九天世界之上,強如至聖先師王猛,超越之後也只能選擇離開,更別說區區天魂珠這樣的死物了。

半神就是天魂珠力量的極限,可此時此刻的王峰,在這空間內的力量層級卻明顯在他這極限的半神之上。

那蟲繭、這空間……

“這是什麼地方?”隆康立刻就感知到了問題的關鍵。

“九龍鼎的內部。”王峰微微一笑:“不用想了,這東西沒有在九天世界的任何記載之中出現過,它和九顆天魂珠本是一套,當兩者分開時,能擁有半神的力量,可當兩者合併……”

“你想說你超越了神?”隆康的眸子閃閃發亮,力量在悄悄聚集:“這個世界不可能存在超越神的力量,出現神明,必被九天世界排斥,就更別說死物了!”

“我說了,和天魂珠分開時它只有半神的層次,自然能存在,而現在……你還能感覺到九天世界嗎?”

“……這就是你此前修行的那個地方?”

“是的,不過那時候幻化爲一座海島,直到我掌握了八顆天魂珠的天魂法陣後,才勉強驅動了它,而現在九眼歸位……”王峰笑了起來,表情很輕鬆:“就是你的死期。”

“多謝你告知我這一切。”隆康居然笑了起來,一掃剛纔嚴肅的表情。

他既然敢進來,就有把握出去!強如半神,早已顛倒了世界的規則,到底是誰埋伏誰、誰坑了誰,沒出結果之前,誰敢斷言?管他什麼超越神的力量、管他什麼九龍鼎配天魂珠,至少站在眼前的王峰,就算力量大增,也還遠遠不到至聖先師那樣恐怖的級別。

“九龍鼎配天魂珠,有此二物,已足以助我破碎虛空了!”

“可它們並不屬於你。”

“你或許誤會了什麼。”隆康的眸子中猛然血絲遍佈,就像是催動了某種秘法:“半神只是我在九天世界的狀態,畢竟受到世界意志的壓制,可在這裡……”

轟!

隆康的身上猛然燃燒起了恐怖的熊熊魂焰,所有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發。

“沒有了世界意志的壓制,我也能超越半神,加上秘法,就算是神,老夫也能拉他下馬!”

他雙手一分,那柄被王峰握住的巨大修羅魔刀猛然從中間一分爲二,化爲兩隻猙獰的紅、白巨蟒,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銳的獠牙,滑不留手的身軀瞬間就從王峰的掌握中脫離,然後一左一右朝着他瘋狂咬去,分散王峰的注意力。

而與此同時,隆康全身力量也在瞬間爆發,只見此時的他雙眼中已經是血絲遍佈,全身青筋爆起,曾經的優雅不再,連那滿頭的白髮此時竟都變得根根血紅!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將這整片空間的所有一切都猛然一凝,這可是他之前的道境完全影響不了的九龍鼎內部。

神之領域——時間靜止!

半神極限中的極限,祭奠精血所換來的一瞬間神境,這一刻,他就是神!

對面的王峰已然被定住了,隆康的眸子裡滿滿的全是興奮,拼盡全力,用透支的手段解決這樣的對手,這完全激發了他的潛能,在這瞬間,他甚至已經感覺到了真正破碎虛空的門檻,他要親手捅穿王峰的心臟、砍下他的頭顱!

只是心念意轉間,隆康已然到了王峰的身前。

無法動彈、甚至沒有意識的對手,隆康的嘴角泛起笑意,修羅刀已經揚起,可那本該在絕對的神之領域中被靜止的王峰,眼珠子卻突然一轉。

隆康微微一怔,隨即就驚恐的發現,不能動彈的竟然是自己!

剛纔的所有一切都是幻象,包括他的修羅化蛇、包括他的血祭、包括他的時間靜止……由始至終,他一直都站在原地沒有動彈過分毫!

竟將一位半神愚弄至此,這是……被幻象是他,被時間靜止的也是他,這是王峰的道境範圍……不,是他的神之領域範圍,在這裡,他纔是真正的神!

隆康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駭然,不是畏懼失敗和死亡,而是被這樣不可思議的力量而震撼。

成王敗寇,一切終有定數。

“有什麼遺言想要交代的嗎。”王峰微笑着說道:“看在你那壺美酒的份兒上。”

“區區一壺酒,還買不了我隆康的命,你動手吧。”

畢竟是半神,隆康臉上的震撼和驚駭只維持了短短數秒就已經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祥和與平靜。

回顧一生,年幼時危機四伏、惶惶不可終日;中年時雖意氣風發,可所做的一切卻並沒有給他帶去任何快樂;年長後雖天下獨尊,卻受制於天地,憋屈蟄伏……而現在,一切終於結束了。

“我本以爲你會不甘心的。”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不管人還是神,終其一生也不過只是探索未知的過程而已,”隆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淡然:“能在臨死前見識到渴望已久的力量,還窺探到一絲真正的天道,對我來說已經不虛此生了。”

王峰卻微微一笑:“其實成神也好,破碎虛空也罷,真相未必是你所想象的那樣。”

“你看到了什麼?”隆康的眸子微微一亮,剛纔在幻知中進入‘神之領域’那一瞬間,他其實已經有所感悟,所以此時此刻能這麼坦然,而王峰似乎比他看到的、感受到的更多。

“我無法直接告訴你,我看到了什麼。”王峰笑了起來:“但看在那壺酒、看在你給我留下這半年時間的份兒上……我可以讓你自己去看。”

所謂的破碎虛空,其實至聖先師王猛在很早以前就已經告訴過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可惜當時的王峰境界太低,完全不能明悟,甚至聽了就跟沒聽一樣,也是直到此時此刻,在九龍鼎和天魂珠的加持下,他已是無所不能的神境,能看破這世界的一切規則和虛妄,這才宛若大夢初醒。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王峰說話間,將手伸到了隆康的眼前,能量在他手掌心中釋放,隆康的身體瞬間便已裂痕遍佈,他淡淡的唸誦道:“唯靈不滅,破碎虛空!”

……

龍城,沙漠……

此時以龍城爲中心,包括周邊幾座聚集着大量臨時人口的集市,乃至更遠處的刀鋒對峙陣線,數以百萬計的人都在目瞪口呆的關注着這可怕的一戰。

戰鬥的餘波太大了,從兩人剛交手開始,整個沙漠範圍內,到處都是狂暴的沙塵,整座沙漠的沙子都就像是心跳圖一樣,在不斷的震動起伏着,空中密佈的烏雲、那漫天飄揚着的可怕殺氣,神的境界,哪怕只是打個噴嚏,都已經足以讓凡人膽戰心驚。

可惜他們註定是看不到真正戰鬥過程的。

除了帝釋天等少數人外,對大多數人來說,所看的、所聽到的不外乎也就是大環境上世界末日般的景象,而即便是帝釋天這樣的龍巔,一開始時還勉強能辨別出兩人試探性的碰撞,但當隆康施展出道境後,即便是強如帝釋天等龍巔,也已經對一切毫無知覺了。

在他們的眼中,戰鬥正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卻在突然間戛然而止,空中的烏雲、四周的異像還未消散,那僅僅只是因爲兩人先前戰鬥的餘波還未完全消散而已,可那兩個神一般的男人卻已經憑空消失了。

“哥哥,他們……”吉祥天的臉上有些駭然,夫妻連心,她本是能感覺到王峰存在的,可現在王峰卻突然憑空消失。

別說吉祥天了,連旁邊的黑兀凱也是眉頭緊鎖,即便已經跨入龍巔的境界,可對遠處的戰鬥,他卻仍舊是根本無法看懂。

唯有帝釋天……畢竟在‘神龍島’、或者說九龍鼎內修行了十幾年,天天看着那半神的白房子,對半神真正的境界有所瞭解,也對半神的力量有所體悟,才能在剛纔時間靜止的那一瞬間,在意識裡留下那麼一點點模糊的感知。

帝釋天無法想象那是一個怎麼樣的過程,但毫無疑問的是,無論王峰還是隆康,剛纔都必然爆發了領域之上的能力,徹底超越了九天世界的法則,是他們這些仍舊還身在九天世界的人所絕對無法理解的!

可是……誰勝誰負?兩人消失去了哪裡?

帝釋天的腦子裡突的冒出了一個詞,而此時此刻,遠在三皇集市的崔元靑,腦子裡想到的幾乎是和帝釋天同樣的答案。

“破碎虛空?”

他們此時已經完全感受不到隆康或者王峰的存在,兩個如此強大的半神不可能剛好在那瞬間同歸於盡,倒有更大的可能是兩人火拼的力量超越了半神的層次,強行完成了破碎虛空……

隆真、隆翔和隆京都正站在崔元靑身旁,聽到他這脫口而出的四個字,隆京神色如常,隆真的臉色微微一變,隆翔的眸子裡則是精光猛然一閃。

倘若那兩人果真已經破碎虛空……沒有了隆康,對九神、對隆真來說或許是天塌了,但對他隆翔而言,這纔是真正的機會來了!

比個人實力,他隆翔早已是鬼巔,遠遠勝過常年混跡於朝政、疏於修行的隆真;論勢力,隆真雖然在朝堂上有更多的人支持,但這是和刀鋒在打仗的亂世啊……亂世之中,朝堂上那些老傢伙還比不上一個不入流的將軍!而要說軍權的話,隆真此前雖然已經掌控了九神大部分的軍權,但這半年來對戰刀鋒不力,讓隆真這個太子在九神軍方頗受詬病,而他隆翔卻是蓄勢待發,前不久還在東部戰線代替崔元靑,指揮擊退過刀鋒,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

老東西要破碎虛空那就去好了,沒了隆康的鉗制,九神終將是他隆翔的囊中之物!

隆翔眼中的野心藏都藏不住,旁邊隆真的擔憂、隆京的淡然,三個皇子的反應頃刻間已盡收崔元靑的眼底,可此時此刻的他,心思壓根兒就放不到這三個皇子的表現上。

陛下到底是如何了?倘若是和王峰戰鬥時,雙方激發的能量一起破碎虛空,那樣的場面當真會如同現在一樣平靜嗎?可如果說是其他的結果……

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九十三章 惡犬咆哮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五百八十二章 龍級法相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
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九十三章 惡犬咆哮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五百八十二章 龍級法相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