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

王峰緩緩放下擡起的手臂,儘管隔着神龍島法陣,但他仍舊能清晰的感受到遠在九鼎城的隆康的戰意。

對方顯然也感應到他了,第一次感受到彼此那深不可測的力量,那種燃燒在彼此心底深處的興奮之意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王峰的嘴角微微翹起了一絲弧度。

這一戰,很快就會有個結果了!

……

龍城外約莫三十里,沙石場……

幾排臨時搭建的土屋,琳良滿目的貨攤,川流不息的人羣……這是一個這幾天纔剛興起的小集市。

龍城本是九神與刀鋒激戰的最前線,但最近一兩個月來,兩邊的摩擦已經逐漸降級,最近半個月甚至連小規模的摩擦都沒有了,反倒是多了許多莫名的神秘旅者。

隆康的戰書已經傳遍刀鋒和九神,戰書中提到過的‘將從龍城南下親征’,彷彿在預示着這裡就將是隆康和王峰決戰的場地。

這讓整個九天大陸無數人都將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這裡。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集市。

有的是附近的沙族人,過來賺錢的,但更多的,則是一些大家族到這邊來臨時打造的商鋪。

做生意什麼的是不存在的,沒哪個大家族這時候了還惦記着賺這點小錢,但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可是兩大半神的戰鬥,百年難得一遇,就算他們看不懂,可那些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鬼巔強者們,乃至龍級大佬們,想來多半都會匯聚到這邊來觀摩學習,那提前到這裡來臨時開個旅店或者酒館就能得到接近這些大人物的機會,那對各大家族來說可就是再划算不過的買賣了。

類似的集市,在龍城附近東南西北處都有七八個,算是東南西北把龍城圍了個圓,像龍城南邊的九龍集市,匯聚着的是黑兀凱、李溫妮、坷拉、瑪佩爾這些刀鋒這半年來炙手可熱的大人物們,當然,也少不了王峰的那位美嬌妻吉祥天!

而龍城北邊的三皇集市,則匯聚着隆真、隆翔、隆康三位皇子,以及現在已經廣爲人知的龍巔崔元靑、隆驚天等絕世高手……那兩處才叫一個熱鬧,臨時搭建的市集已經能趕得上一些發展多年的城鎮規模,聚集着少說也有數萬人。

沙石場集市這邊距離龍城相對較遠,比起其他集市算是比較冷門的了,規模也相對較小,但也有個兩三千人匯聚的規模。

此時正是早晨,太陽初升,一個攤餅鋪的沙族老闆罵罵咧咧的打掃着攤位附近的垃圾,都是些摔碎的酒瓶、吃剩的殘渣、亂扔的雜物等等。

“還沒開打呢,天天晚上狂歡,也不知道這幫人狂歡些什麼!沙漠怎麼了?沙漠就能亂扔垃圾?還扔在人家門口……”

他正喋喋不休的小聲嘀咕着呢,卻聽旁邊一個聲音笑着說道:“不錯,這些人簡直就是沒道德!”

老闆嚇了一跳。

他念叨的時候聲音並不大,畢竟沙族人膽小,也就發兩句口頭牢騷,真要讓那些飛來飛去的鬼級強者們聽到了他的話,沒準兒其中就有一個昨晚上扔了垃圾的看他不順眼,那一巴掌下來,別說攤鋪,怕是連小命兒都沒了。可沒想到就這麼小聲了,卻還是被人聽了去,那老闆趕緊轉頭一瞧,卻見說話的是個年輕俊俏的公子哥,穿着斗篷、面如冠玉,一看就是刀鋒那邊來的貴人。

老闆滿臉的尷尬:“這位少爺見笑了,我也就是順口開個玩笑……隨便扔,沒事的,順手掃一把的事兒!”

“該罵就罵,做人嘛,活痛快點兒。”那公子哥呵呵一笑,在攤前隨意的坐下:“有什麼好吃的?”

“攤餅、熟牛肉……”老闆趕緊報上一堆名。

菜名還沒報完,那公子哥已經精神奕奕的擺了擺手:“餓了好久了,聽着都流口水,每樣都給我來十份兒吧!”

老闆吃了一驚,張了張嘴,下意識的說道:“十幾樣東西呢,每樣都十份兒?您、您吃的完嗎?”

“吃不完的,自然有人幫忙吃。”公子哥笑了笑:“瞧,人來了。”

人?哪裡有人?

那老闆還恍惚着呢,卻感覺眼前一花,等定睛瞧時,纔看到一個穿着斗篷的高大男子已經站在了那公子哥的對面。

老闆呆滯着,這人哪冒出來的?

“再加十份兒。”那人淡淡的說道,語氣雖不重,但卻有種說不出的威嚴,將那呆滯中的老闆猛然驚醒。

“啊、好、好的!您二位稍等,馬上就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年輕的公子哥哈哈一笑,指了指他對面的位子:“坐?”

那人卻並不理會,他目光如電,斗篷陰影下的嘴角帶着些許滿足的笑意,揹負着手,看着眼前意態自若的公子哥,彷彿在觀賞着一件自己期待已久的珍品。

而隨即,兩人的眼神交碰。

風停了、沙停了,老闆攤鋪上那面迎風招展的小紅旗也定格了,連空氣的流動都靜止了下來。

四道淡然的目光彼此相對。

天地爲之變色、風雲爲之涌動,彷彿爆發出了天崩地裂般的末日景象,可轉瞬間,所有的這一切又都已經消失無蹤。

呼呼呼……

晨風吹拂着攤鋪上插着的小旗,旗幟被颳得獵獵作響,四周揚起一陣風沙,那剛纔還被定格的老闆趕緊用袖子擋住一盤剛剛乘好的、熱氣騰騰烙餅,似是完全沒感受到剛纔恐怖的天象,朝這邊小跑過來:“兩位貴客,你們的烙餅!”

“先吃東西吧。”公子哥仍舊是意態悠閒的坐着,順手拿起一張烙餅放到嘴裡,一邊咀嚼一邊看向那斗篷人,笑着補充了一句:“真餓了!”

斗篷人笑了。

“……好。”他淡淡的迴應,終於在那公子哥的對面坐了下來,毫不客氣的拿起一張烙餅,同時順手扔過去一個酒壺,也不知道那酒壺是從哪裡變出來的,他笑着說:“你是第一個有資格讓我請喝酒的人。”

“託你福,是有好長時間沒喝過酒了,”公子哥接過酒壺,毫不懷疑的打開灌了一口,酒香四溢:“好酒!”

兩人對望一眼都笑了起來,大口喝酒、大口吃餅,居然感覺神舒意閒,就像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不帶絲毫敵意。

誠然,兩人正是這世界上唯一真正懂得彼此的人。

王峰、隆康!

當世兩大半神,主宰着這整個世界命運的人,也是此時此刻整個世界都還在猜測着他們行蹤的敵對者、生死的宿敵,現在卻正坐在這小小的餅攤前閒話着家常,一片笑語。

世事之奇,恐怕也莫過於此了。

隆康吃東西的姿態很有範兒,拿餅的速度、咀嚼的速度都不快,看起來慢條斯理的,可那比他臉還大的餅,卻是放到嘴邊後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就好像你只是恍惚了一下,它就已經憑空消失了一樣,速度奇快。

可王峰的吃相卻就着實是有點不講究了……或者可以直接說是難看,畢竟是在那無盡輪迴的空間中餓了二十年,雖說精神意志在接收輪迴時享受了無數美食,但這身體的肚子卻是實實在在的餓了二十年。

已經到了半神的境界,辟穀不食並不算是什麼大事兒,他們可以從天地間汲取無盡的能量,維持自身身體機能的消耗,但這畢竟只是能量……就像擱王峰在王家村的時候,不給吃飯,天天給你輸液灌葡萄糖、喂維C,就算保你不死,你也得發瘋,關鍵王峰始終覺得自己就是個俗人。

他胡塞海塞的往嘴裡塞着東西,腮幫子一直都股股的,吃得那叫一個滿足,隆康那壺酒也是好東西,明顯的空間容器,王峰感覺自己已經往肚子裡灌了七八斤酒了,可那酒壺的重量卻絲毫不見減少。

“這玩意兒當戰利品不錯。”他一邊吃,一邊笑着端詳那酒壺:“這裡面到底有多少酒?”

隆康微微一笑,似乎並不在意王峰說‘戰利品’時的囂張:“不多,但讓你跳進去游泳應該沒問題。”

桌子上的食物雖多,但此時卻已經光盤,王峰哈哈一笑,揚天長灌了一口,抹了把嘴,將酒壺遞回去:“有做什麼後事安排嗎?”

“沒有,因爲用不着。”隆康微微一笑,這並不是一句狂妄的挑釁,他是真用不着。

在王峰出關前,隆康期待的一直都是但願王峰能更強一些,說用不着,是因爲他堅信自己不會敗。而在王峰出關後,彼此半神力量的接近,讓隆康已經感覺到一絲威脅了,但仍舊用不着……他對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太多的眷念,唯獨欠過的兩個人情,一個是亦師亦友的老僕崔元靑,另一個就是隆驚天了,而以這兩人龍巔的實力,隆康今天如果戰敗,那真是沒有什麼可以給他們的。

所以他沒有做任何後事的交代,甚至整個九神帝國,包括他最信任的崔元靑,都並不知道他今天已經來了這沙場集市。

半神對細節的捕捉能力驚人,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心跳聲、脈搏聲……甚至如果願意,連對方臉上每一個汗孔的每一次張縮,他們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加上那非凡的大腦,在這樣的人面前,你很難隱藏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當然,隆康和王峰之間也用不着有什麼隱瞞,比較關鍵的一點是,兩人都是人類。

第一時間就讀懂了隆康‘用不着’的雙重寒意,王峰哈哈一笑:“我也沒交代什麼後事,沒你想得那麼多,就是出關後迫不及待的就想過來,於是我就來了。”

“人法地,地法天,天化寰宇,萬物自然。”隆康微笑道:“天地運轉在旁人看來是自然的規則,但在你我眼中,難道還不知道這天地是怎麼回事兒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發乎於心,這正是你我超然於物外的特別之處。”

“這詞兒用過頭了,真正的超然於物外只能是破碎虛空,但你我都還沒到這一境界。”

隆康淡然一笑:“但今天之後,我們中的一個必將能達到。”

“不知道那會發生什麼事兒,畢竟王猛破碎虛空,在歷史上也就只有那麼一句話的記載而已。”

“這正是最吸引人的地方。”隆康的眸子微微一閃,與此前閒話家常的狀態不同,這確實是他現在唯一真正感興趣的東西:“我相信那一幕神秘不會讓我失望。”

食物已經光盤,王峰的臉上漸漸浮現起笑意:“也或許你根本沒機會看到那一幕。”

“那就拭目以待吧。”

四目在瞬間相投。

隆康的眸子一明一暗,彷彿有着乾坤日月之光;而王峰的眸子卻是沉靜如潭,又宛若無邊的混沌,讓人無法勘探真僞。

一股無形的氣場再次籠罩,那餅攤的老闆正在忙活着,卻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心神不知爲何猛然爲之一悸,下意識的回頭看時,卻看到除了盤子裡放着的一大把魂晶,剛纔正在吃東西的兩位客人居然已經不見了蹤影。

那老闆張了張嘴,四處張望,人呢?

轟隆隆……

那是低沉的悶雷聲,空中有厚重的烏雲在集結,鋪天蓋地、漫無邊際。

原本纔剛剛放晴的早晨,突然間就已經變得烏雲密佈,雲層中偶爾閃過狂躁的電流,就像是巨大的白蛇一樣,在那烏黑的雲層裡露出它們彎曲帶弧的身姿,伴隨着陣陣不同尋常的悶雷聲響,竟有零星的小雨從空中降落,並很快化爲了瓢潑大雨,澆灌在這十年都難得看到一次烏雲的沙漠上。

啪啪啪啪啪……

雨打沙子的聲音讓龍城、乃至周邊剛剛興起的十幾個集市都茫然了,在他們的印象裡,甚至在歷史的記載裡,龍城這地方還都從來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就算一年偶爾降雨個兩三次,也不過是巴掌大塊地方的急雨或者毛雨,可此時此刻,這幾乎覆蓋了整個沙漠的烏雲和瓢潑大雨……這是老天吃錯藥了嗎?

……三皇集市。

隆真、隆翔、隆京同時感覺到了什麼,立刻走出屋外,朝着遠處那雷電交加的最中心處看去,而在半空中,早已有崔元靑、隆驚天懸浮其上。

隆真和隆翔看了他們一眼,並未理會,隆京則是飛到了崔元靑的身邊。

皇子不得親近內官,這是九神歷來的傳統,畢竟在九神的歷史上,兒子勾結內官殘害老子的事兒並不止發生過一次,但和兩位權勢滔天、有着繼承資格的哥哥不同……被打上商賈烙印的隆京是不可能繼承皇位的,自然也就不在這個潛規則的約束之中。

“崔大人。”隆京的臉上透着嚴肅和擔憂,目光凝視着遠處的雷電的中心:“那是……”

“……”崔元靑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感受着前方那正在醞釀的兩股力量,他心中有些駭然。

其中一個是陛下沒錯,作爲已邁入巔峰的半神,除了歷史上那些能以法正道、破碎虛空的神以外,崔元靑並不覺得這個世界還有誰能擊敗隆康,但此時此刻與隆康對抗的另一股力量……竟然是沒有絲毫的弱勢!

對方也是巔峰的半神,甚至……感覺比陛下的半神還要更具有活力!

這個世界,竟然還存在着這樣的一個人,毫無疑問,那一定是王峰,那個僅僅只用了半年,就能把一個鬼巔培養成龍巔的怪物!

“是陛下。”他終究還是回答了隆京的問題。

“另一個呢?帝釋天?”隆京雖然感受不到崔元靑那麼細緻的東西,但前方那兩股正在醞釀的強大力量卻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不。”旁邊同樣眺望遠方的隆驚天,眼中已然滿是震撼和驚異,以他的境界,他竟然完全看不懂那兩股力量的強弱和層次,所有的一切感受對他來說都是朦朧的、未知的……

就像帝釋天看到王峰剛走出白房子時的樣子,這些龍巔一直覺得半神和他們只是一步之遙,可當真正感受到半神完全釋放出力量時,他們纔會驚覺,原來自己在半神的眼裡就跟只螻蟻無異。

“是王峰!”隆驚天並沒有見過王峰,崔元靑也沒見過,但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對手的名字。

……九龍集市。

大雨已經在勉強剷平的地面上積起了無數水坑和泥濘,街上泥流亂竄,人人趟水而過,被刀鋒一衆貴族們打造得表面光鮮亮麗的集市一下子就顯出了原形。

開着門的老闆們依在門前張望,街邊的小攤販們則是忙不迭的收着剛剛擺出來的貨架,儘管一大清早出拉擺攤就遇到怪事,但這些小攤販們卻是一個個都喜氣洋洋的,水在龍城沙漠可是絕對最珍貴的資源之一,對一個一年都難得下兩次雨的地方來說,每次下雨就跟過節一樣,就更別說這見所未見的超級大雨了,別說拿一天不做生意,就算一個月不做,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他們興高采烈的收着攤,可卻看到街上、四周的房頂上開始不斷的有人冒着瓢潑大雨飛起。

“瞧!黑兀凱大人!”有人興奮的看到了自己的偶像,在街上衝着懸空的黑兀凱瘋狂揮手:“黑兀凱大人!黑兀凱大人!”

“坷拉大人!獸人女武神,咱們獸人的希望之星!”有獸人興奮的衝着空中喊道。

有聯盟的地方必然就有獸人,何況是在九龍集市這樣需要大量臨時勞動力的地方,不過由於四大獸人議員進入議會,加上極光城的發展讓獸人經濟實力暴增,特別是此前半年間,獸人在坷拉的率領下,在貧瘠沼澤中帶着九神聯軍到處兜圈子,利用地利抵擋住了九神數波猛烈進攻,以至於九神最後不得不放棄了往南烏峽谷進兵的打算,獸人可謂是功不可沒,連帶着在聯盟的地位也水漲船高,雖然大多數獸人仍舊是在幹苦力,但已經沒有人敢明目張膽的使用獸人奴隸了,他們都只是隨着各大家族過來的長工而已,仍舊是幹最累的活,但卻也能拿一個長工應得的錢。

“暴熊蘿莉、溫妮女王!我的最愛!”

“范特西統帥也不錯啊……籲,身材稍微差了點……”

“看,吉祥天殿下!”

不少人都被空中突然出現的那位女神吸引了目光,吉祥天現在已經不再需要成日薄紗和麪具遮面。

她挺着個大肚子,看起來已經有八九個月了,這還是王峰半年前做副議長時就已經懷上了的,半年前去神龍島的時候,吉祥天的肚子還看不出什麼動靜來,可現在卻都已經是臨近生產的狀態……魂修也是人,生孩子沒準兒也得經歷生死,現在正是她需要臥牀休息的時候。

可此時此刻,她又怎麼能在屋子裡待得住?

遠處天地的異像,除了最底層的平民,別說黑兀凱這幫龍級,即便只是一些鬼級的高手,也都能感受到那種天地爲之震動的感覺、那種兩尊神明降臨的恐懼!

這世上能擁有這樣力量的人,隆康是其中毫無疑問的一個,那另一個……

夫妻連心,吉祥天此時的心神早已被遠處那個被濃厚雲層遮蔽的身影牢牢拽住,有擔憂,更有驚喜和祈禱。

她知道王峰就在那裡,正在與隆康對峙,外界半年的修行,他已然真正邁入了半神的境界!

“殿下,外面……”黑兀凱正想要勸她回去,可一個舉着雨傘的男子卻已經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吉祥天身邊,看到這人,黑兀凱頓時把嘴閉上,只聽那個給吉祥天打傘的男人淡淡的說道:“都快要做母親的人了,小心着涼。”

“哥哥。”

熟悉的聲音,吉祥天一聽就已經知道了來者的身份,但卻沒有回頭,她的心神此時全都在那百里開外的翻滾雲層中,緊張得連雙手都忍不住握在了胸前。

那畢竟是半神的戰鬥,是超越命運的存在,她的預言術根本就看不到超脫出天地的半神軌跡,所以她也完全無法推測這場戰鬥的勝負。

未知,所以緊張!

來者正是帝釋天,和王峰一路從遙遠的神龍島飛來,兩人並沒有刻意的加速趕路,只花了三天不到的時間而已,王峰早已感應到了隆康的到來,前去隻身赴約,帝釋天則是掛念即將生產的妹妹,於是趕往九龍集市來,至於去幫王峰忙什麼的是不存在的,半神的戰鬥,旁人壓根兒就沒有任何介入的餘地。

帝釋天此時的表情也有些肅穆。

在神龍島盯着那白房子看的久了,半神的那種內在,帝釋天多少能明白一些,此時天地的這些彷彿戰鬥前奏的異像,只不過是那兩人通神手段最浮於表面的一種表現形態而已,是天地爲之的喝彩或是助威。

他們這些龍級也好、龍巔也好,能看到的都只是自己能理解的東西,而真正的半神對抗恐怕早已開始,根本就不是這浮誇的異像,而是隻存在於那兩人的理解之中!

事實上,空中懸浮的兩人還真沒有動。

王峰的臉上帶着微笑,先師劍揹負在背上並未出鞘,他在等待着。

眼前雖是烏雲厚裹、大雨瓢潑,雖是雷鳴閃電、異風突起,可他卻能分毫不差的知道隆康每一根汗毛的動靜,能在這雜亂無比的天地異響中,清晰的聽到隆康的心跳聲、脈搏聲……

他知道在隆康的眼裡,自己也必然是同樣的狀態,當兩個半神四目相投、戰意同時迸發的那一瞬間起,他們的意志就已經緊密的連接在了一起。

在那兩對看似凝固、靜止的眸子中,彼此的交手早已在神念中交碰,沒有具體的招數,只有不斷升級的力量,左右着這整個世界,彷彿天地山川改道、乾坤挪移、萬物橫生,甚至是宇宙爆裂!

這不僅僅是境界的較量,還有力量、身體,更還有來自靈魂和心神的。

兩人心裡很清楚,眼前交錯的都只是彼此幻意的廝殺,但若心神在這幻象中稍有分神,那隻怕瞬間就會是身死道消的結果。

兩人幾乎是同時走到了意志對抗的巔峰,而當意念中的力量從思維中滿溢出來時……

嗡~~

四周的烏雲狠狠一蕩,兩股可怕的魂力在頃刻間從兩人的身體中同時爆發出來,形成一個彼此對圓的力場、又或說是領域。

隆康的領域呈現一種璀璨的銀色,彷彿是天道正統;而王峰的領域則呈現一種金黃色,彷彿王道正宗。

四周的烏雲、大雨和雷電被那兩個力場輕易的排斥開,力場碰撞,卻並不像龍巔的領域一樣彼此抗拒,而是彷彿彼此交融一般,迅速的融合在一起,金中有銀、銀中有金。

遠處的崔元靑一聲輕嘆,原以爲王峰還是藉着八顆天魂珠才勉強達到半身的領域,可現在看來……

那不是領域,那是道境!

一道生萬物,自然也可以融於萬物,當兩種道境碰撞在一起時,彼此的一切都將沒有秘密,更沒有絲毫的取巧,唯有生死高下之決!

融合後的超大立場呈現一種橙黃色,將那整片天空都映照出一股金碧輝煌,別說那些龍級強者,即便只是普通的平民,也都已經看到了那極遠處的璀璨圓球,好奇張望,而下一秒……

轟!

一股可怕的能量在那橙色的力場圓球中炸開,將整個力場拉成了橢圓,甚至連周圍的空間都隨之被扭曲開!

巨大的震響聲,即便隔着百里開外,也已經讓那些平民們驚駭的捂着耳朵,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隆康此時立於那力場的西側,臉上有着一股抑制不住的興奮。

半神的手段有很多,道境的攻擊、龐大的魂力、無敵的肉身等等,王峰的修行時間很短,能邁入半神的領域,在隆康眼裡應該大部分還是天魂珠的功勞,而若是靠天魂珠的話,那他就算境界到了,也是無法達到半神肉身極限的,畢竟修行時間太短了……

可剛纔,試探性的力量碰撞,他和王峰竟然只是勢均力敵,被彼此的碰撞直接彈開。

毫無疑問的是,如果連最熬時間的肉身都已經達到了半神的極致,對方這半年應該是借用了某種控制時間流速的法子來修行,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三十年了,從踏足半神那一刻起,他無時不刻都在壓制着自己的力量,那是何等難受的三十年?而現在,他終於可以痛痛快快的發泄一場了!

眼前的王峰,就是那個他苦等了數十年的對手!

呼……

他深吸口氣,雙臂一抽。

四周的空間猛然一震,在他的力場背景上出現了一些異景,彷彿整個空間都被他這一抽臂給攪得螺旋扭曲了起來,緊跟着一拳轟出。

空!

沒有空中穿過的軌道,只有一團在王峰眼前猛然炸裂開的虛空!

那是一個拳頭大小的虛空洞,看起來似乎很小,但絕對的真空空間,卻讓那虛空洞在瞬間產生了宛若黑洞般的吸力,要將王峰直接吸入進去。

對半神來說,虛空絕對是這個世界唯一可怕的東西,惡劣的環境遠勝神龍島的三日凌空和絕對黑夜,強大的吸力更是堪比黑洞,可以讓強如半神極限的隆康也望而生畏,畏懼有一天會被九天世界的意志排斥到那無盡的虛空中去。

可王峰卻連動都沒有動一下,他的頭髮飛揚,雙目有如電射神光。

那小虛空洞可不是當初黑兀凱能輕易斬破的領域空間,而是真正的世界空間。

破碎虛空?

就半神這方面的能力而言,隆康似乎確實比自己更勝一籌,入道無情讓他擁有超強的破壞性,連虛空亦可破碎!但這其實並不算是真正完整的破碎虛空,只不過是一個靠蠻力強行撐開的小洞而已。

“封!”

王峰輕聲出口,他雙手抱在胸前,早在隆康提臂蓄勢時,揹負在王峰身後的先師劍就已經猛然間自動出鞘,劍身上此時金光萬丈,幾乎是在那虛空洞出現的瞬間,金光就已普照,撫平了躁動了空間,完成了那個虛空洞的自我修復。

“你能預知。”隆康的嘴角微微翹起,那樣程度的預判已然超過第六感的層次了,面對他的虛空拳,唯有真正預知的能力方能做到提前封鎖。

道境只是籠統的稱呼,力量是它的外表,法則纔是它的根本。

雖說理論可以一道化萬法,但真正能做到一道化萬法的,那已然是真正神明的存在。

半神,能掌控成熟的一道已然是極限,也可看做是他們道境上的天賦,而王峰的天賦,就是預知未來。

很厲害的能力,如果對手是他隨意一拳就可以解決掉的角色,那就不配他如此興奮了。

空空空空!

他雙拳此時連連揮動,霎時間有無數扭曲的空間生起,然後瞬間轟出,在王峰的身周製造出了不規則的數十個虛空小洞。

可無論那些虛空洞出現再詭異、再密集,先師劍卻總是能搶先一步在那虛空洞出現時及時的封印過去。

一個破壞,一個修復。

預知的能力讓他總是能精準的預判到每一個虛空洞出現的時間、地點和位置。

隆康的攻擊密集如雨,王峰的防守則是滴水不漏。

四周的空間扭曲又關閉、關閉再開合,漫天的烏雲雷電本是氣勢磅礴,可在這兩股可怕的力量下,竟是被強行吹散蕩開,讓那金色的立場變得宛若一顆小太陽般明亮耀眼,而在那強光下,四周凌空的強者們,包括帝釋天、崔元靑這些龍巔,也再也看不清兩人的動作。

轟隆!

只聽在那金色的巨大力場中有不停的空爆聲炸響,迴盪在整片大地上,將四周殘餘的烏雲雷聲給掩蓋得點滴不剩。

天空的雲層風雲變幻,腳下的大地咚咚作響,方圓數百里的沙漠,那數之不盡的滿地黃沙,此時竟是被震得顆顆飛起,在地上凸出一個個矮則數寸、高則一兩米的尖堆,不斷的被震起又落下、落下又震起,宛若整座沙漠都在爲兩人的戰鬥而起舞!

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五百九十一章 既分勝負也決生死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六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五百八十三章 老孃就是囂張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六百零二章 宣戰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城天變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
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五百九十一章 既分勝負也決生死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六百一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五百八十三章 老孃就是囂張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六百零二章 宣戰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城天變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