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

“這事兒我來處理!”

“自然是你處理。”王峰笑道:“還有就是和海族的關係,在你回來刀鋒城的路上,海龍已經直接向鯤族宣戰了,美人魚現在的態度很曖昧,說是鯤族的同盟吧,卻不發一兵一卒支援,可要說他們不是同盟,阿爾金娜卻又與黃金海龍王口頭約定,只要海龍王這龍巔不出手,美人魚就不動……”

黑兀凱鼻子裡輕哼了一聲,阿爾金娜想搶王峰天魂珠的事兒,他早就已經知道了,當初他黑兀凱不過只是小小龍級沒那個實力,現在則已經有了與阿爾金娜女王一戰的勇氣和資格,而今後若是等他踏足巔峰,必找美人魚算算舊賬。

“用不着,站在美人魚的角度來說,她當時的要求其實並不算過分。”王峰一看他眼神就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作爲一個統帥,如果沒有這點度量那可是萬劫不復的,此時微微一笑說道:“只不過天魂珠於我而言有更大的用處,不可能給她而已,如今的小小折騰不過是臉上放不下來,鯤族要是真有難、又或是被海龍打到陸地上,她應該也知道脣寒齒亡的結果,大概率不會坐視不理的,當然,這事兒想想就好,打鐵還需自身硬,咱們總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美人魚出手幫忙上。”

“不錯。”

“不考慮美人魚的話,我也已經調派了三位龍級過去支援鯤族,但論整體實力,海龍仍舊遠遠在鯤族之上,依靠城防,鯤族也就只能是維持守勢而已,你得多留心着些那邊的戰況,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鯤族被海龍吞併,一旦事情緊急,當全力援助,這不僅只是因爲我們和鯤族之間的盟約、關係,更因爲只有鯤族拖住海龍,才能限制如今海中的平衡,否則若是鯤族戰敗,美人魚現在又一副明哲保身的姿態,那海龍少了海中的牽制,必將成爲我刀鋒後方沿海的巨大災難,到時候九神和海龍內外夾擊,那才真的是沒得救了。”

黑兀凱點頭,海族那邊的關係他算是比較清楚的了,此時點頭說到:“明白。”

“除此之外就是邊關戰局的佈置……”

戰事方面,其實王峰早就和黑兀凱通過氣了,讓九神軍隊進佔南烏、沙城和龍城是一早就定好的計策,包括此後如何利用三個有利地形,以逸待勞、拖垮九神的軍隊和後勤線,黑兀凱都是知之甚深,此時不過是多交代一些細節,末了才說道:“月神森林那邊的亞馬森峽谷是現在維持局面的關鍵,恐怕你大多數時候要守在那邊,避免被九神的龍巔叩關,另外三處戰線的安排現在雖然出現了一些小變故,但整體來說問題不大,倘若崔元靑或隆驚天避開你,從南烏、沙城或龍城率軍直進,那你也不用回援,被敵人牽着鼻子走是絕對不明智的。”

“我直接從東線進擊?”

“對了,圍魏救趙……王家村的一句諺語,不用在意,反正就這麼個意思。”王峰笑着說道:“東部戰線雖然距離九鼎城這顆心臟最遠,但卻是九神大量的礦藏所在,九神不可能放棄,也不可能選擇和我們換家,他們換不起,這平衡吶,那就是一根木頭,按下去這頭,那頭就翹起來了,用不着拿咱們的人命去和九神那些野心家正面硬拼,一個字兒——拖!拖到我從神龍島出來,咱們就贏了。”

聽王峰輕描淡寫的說着要贏隆康,黑兀凱心中感慨,哈哈一笑:“你就這麼有自信?”

“你管這叫自信?”王峰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管這叫實力!”

……

刀鋒歷298年、九神歷363年十月十七日——刀鋒月神遠征軍佔領亞馬森大峽谷。

同月十九日——九神佔領南烏峽谷、沙城和龍城。

同月十九日下午——海龍向鯤族宣戰,海中三大皇族的爭霸也隨之開始,美人魚選擇的是擦邊進入、隔岸觀火。

同月二十三日——九神從南烏、沙城和龍城大舉南下,龍城失火,被燒糧草百萬斤,遭遇潛伏者的襲擊,致使龍城出兵暫緩,全城大搜捕。

同月二十六日——從沙城通過紅沙域進軍的九神,遭遇了大量的暗黑生物獸潮,沙丘開闊地帶、躲無可躲,正面應戰雖擊退了獸潮,但損失了一萬多兵力。

同月二十九日——南烏峽谷的九神軍隊被困於泥沼之地,被深淵大沼吞沒、被巨型毒蚊放倒的九神戰士不計其數,瘟疫在軍中流行,不得不暫且退回南烏峽谷休整。

同月三十日——沙城遠征軍遭遇第二波暗黑獸潮,兵困將乏,鳴金收兵、退回沙城。

刀鋒歷299年一月,崔元青現身龍城督管,龍城內亂立平,在全城範圍內搜出刀鋒一千六百五十二位潛伏者,殺之立威。

同月三日,在龍城出事僅時隔一天之後,東線的亞馬森大峽谷也開始向九神帝國進軍。

五日,亞馬森城告破,包括安德爾礦場、黑水礦場等等,進皆被刀鋒聯盟直接接管,崔元請在國內壓力下,放棄了龍城戰場的推進,轉而回援東部戰線……

兩邊的戰鬥序幕由此正式拉開。

坦白說,要說刀鋒人不緊張那絕對是假的,只要看看九神拉出來的那一場串參戰名單,足足四十多位龍級、數以百萬計的正規軍,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是碾壓刀鋒的。

可雙方交手的結果卻與人們想象中一邊倒的實力對比有所不同,刀鋒居然全戰線都抗住了!

南烏峽谷和沙城的九神軍隊在經過休整後補充了兵員,都是迅速再次出發上路,可泥地沼澤和暗黑生物卻是接連三次將他們重新打了回去,拖延的效果比王峰想象中的還要好許多。

唯獨龍城,從發現龍城有暗道潛伏着刀鋒戰士之後,九神幾乎是掘地三尺,將整個龍城都翻了個遍,加上刀鋒撤退時的準備時間不足,擾敵之策很快被九神化解,以至於龍城成了刀鋒唯一的缺口,將南烏峽谷和沙城的守軍大量調遣過來匯合一處,足足五十萬大軍、二十多位龍級打包南下,加上續接斷臂的隆驚天和崔元靑,刀鋒所有沿路城市,哪怕事先做了再充足的準備工作,那也都叫一個擋着披靡,讓刀鋒聯盟一度人心惶惶。

但黑兀凱隨之而來在東線的反擊,卻強行將已經冒頭的九神逼得又撤了回去,大量的龍級堆砌,繞東防禦,在崔元靑牽制黑兀凱的情況下,很快將黑兀凱率領的刀鋒軍擊退。

黑兀凱也漸漸掌握了訣竅,反正你進我退,你退我進,拖字訣嘛,在東邊戰線上保持對九神足夠的壓力即可。

就像王峰說的那句話,平衡就是一個蹺蹺板,這頭上去了,那頭就下來了。

拉鋸戰、消耗戰,疲於奔命的各階魂修和戰士們,在這樣軟太極的消耗下,已經漸漸喪失了最初的旺盛鬥志,形成了現在九神打不過來,刀鋒也侵不過去的拉鋸狀態。

黑兀凱期待中的與崔元靑、乃至與隆驚天的第二次交手都並沒有到來,找不到對方落單的機會。

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崔元靑總覺得黑兀凱是在‘釣’他,總懷疑帝釋天就隱藏在一旁,對峙時基本不會踏出自己的城防範圍半步;而斷了一臂的隆驚天倒是頗有想和黑兀凱再一戰的心思,但崔元靑接手了邊防調遣的權限後,隆驚天就基本被固定在了龍城那邊,既是爲了讓他避開黑兀凱的鋒芒,也可以在黑兀凱東進的時候,同時給予刀鋒在龍城這邊的壓力。

蹺蹺板嘛,並不是只有刀鋒纔會這手。

戰線時而推進向刀鋒的方向,時而又通過東部的缺口被推進到九神一邊,幾次試探後雙方均是無功而返,慢慢從相互攻防逐漸轉爲對峙。

戰火連天的前線此時開始衍變爲了一些小戰場、小衝突,騷擾不斷,大戰卻打不起來,反正今兒就算佔了,明天等對面的另一頭髮力,那又得還回去,還打什麼呢?

疲憊的戰士們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的做做樣子,兩邊都在等着,在等待着對方犯錯的機會,當然,更重要的是在等着半年後的那一戰。

再底層的戰士們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糊弄的……刀鋒聯盟內部就不說了,單說九神內部,長久的出戰無寸功,大量的軍隊調遣,讓九神的物資一度十分緊張,不少戰士們吃不飽、穿不暖,打不得也退不得,鬥志一跌再跌,所有人現在都在盼着這場該死的戰爭早點結束,盼着王峰與隆康的那場約戰,只要那兩位大佬打出個結果,哪還用得着他們這些底層的人拿命去拼?

就連海族的戰事也飛速穩定下來,沒有海龍王的參戰,鯤族有着人類幾位龍級的援手,勉強還是擋得住海龍的,海龍王似乎也沒了一開始時勢要立刻決出高下生死的想法。

刀鋒跟九神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勢均力敵,‘王峰’在刀鋒城的幾次露面演講,那淡淡的自信和傳遞的信息,讓海龍王也是有所顧慮,雖說覺得隆康不可能輸,但……萬一呢?不如暫且放緩腳步,先別急着站隊,否則到時候只怕連爭取個死緩的機會都沒有,反正現在牽制着海中另外兩大王族,他也算完成隆康佈置的任務了,用不着這麼急着非要去趕盡殺絕。

從戰火的迅速升溫爆發,再到前線的焦灼,直到最後的漸漸冷卻、全民冷戰……這中間花的時間着實是不算短,足足四個多月。

刀鋒殺出了名的新人不少,玫瑰十六龍絕對算得上是大放異彩。

溫妮有了新的綽號,鬼焰魔熊,在龍城戰場上獨戰野人封不修而不落下風,那可已經是號稱九神三大高手的頂級龍中。

坷拉是逆襲得最快的,作爲鬼級進修班的第二批學員,第一次奇襲南烏峽谷的時候被肖邦股勒搶了風頭,但隨後在九神組織的幾次進犯中,利用貧瘠之地的沼澤地形,獨自陷殺了一個龍級,摧毀了三支萬人隊,被稱爲沼澤女王、南獸女武神。

范特西作爲龍城統帥,雖然沒有亮眼的個人武力戰績,但在缺兵少將的情況下一直保持着龍城戰線不失,與夜摩天等八部衆高手,抗衡少了只胳膊的龍巔隆驚天,居然能有來有回,甚至正面逼退過隆驚天一次,也成了刀鋒能和九神形成拉鋸的絕對功臣……

玫瑰的鬼級班、鬼級進修班,如今儼然已經成爲了刀鋒聯盟中最神聖的存在。

唯一遺憾的,半獸人賽西斯這一波鬼級進修班的第三批學員就是最後一批,出師後,進修班被暫時關閉了。

在外人看來,這或許是因爲戰事吃緊,王峰大佬都坐鎮刀鋒城,連進修班的副班長黑兀凱等人也全都在前線,顯然是已經沒人教授課業了,自然需要暫時關閉,可只有刀鋒最核心的幾個人才知道,關閉鬼級進修班的唯一原因,只是王峰爲了集中神龍島的一切資源自我修行罷了。

刀鋒的未來決定於此,九神的未來決定於此,整個九天大陸的未來,此時也都正在那小小的神龍島中醞釀着,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甚至都不敢去猜、不敢去想。

整個世界的目光集中在刀鋒城,可唯有黑兀凱、雷龍等寥寥數位知情者,此時的目光卻是集中在那遙遠的海島上,當然,自然也少不了那個在九神深宮中靜靜等待的隆康。

五月、六月……半年之期,轉瞬即至!

……

神龍宮外……

帝釋天正盤膝而坐,靜靜等候。

來神龍島已經接近半年了,這座島上的各種奇妙,即便是身爲龍巔的帝釋天,也曾被驚異不已,甚至在王峰不再需要陪練之後,仍舊選擇了留在這裡修行。

別的不說,控制時間流速的法陣他是見過,不止見過,而且還見過很多,比如九天大陸常常出現的各種秘境,前不久的龍城秘境,世界內外就有時間差的流速,越深入下層的地方越是如此,可即便是當初被評爲了五星級的龍城秘境,在最深處困鎖九頭龍的地帶,其時間流速與外界相比也不過只是在一比十左右,可眼下這座神龍島,光是神龍島最外圍的普通修行場所就已經達到一比十的時間流速,一天等於外面十天,半年等於外面五年!

也是來到了這裡,帝釋天才明白,難怪黑兀凱、溫妮等人可以在短短半年時間內得到如此巨大的突破,原來他們真實的修行時間遠遠不止半年。

而在神龍島裡面就更誇張了……

神龍島總共分爲了裡外四層,除了向玫瑰鬼級進修班那幫人開放的最外圍第四層‘舒適圈’外,裡面的三層一層比一層厲害。

第三層的位置只有龍中才能踏足,那是一大片炎熱的荒漠,帝釋天陪王峰修行之餘探查過那裡,殘酷的高溫、稀薄的空氣,光是這兩樣就足以讓普通的龍級無法適應了,且四處都有要命的毒物,就連藏在沙子裡無處不在的一隻小小蠍子,都是鬼巔的存在,那裡的龍級魂獸遍地,還有大約四五隻霸主級的龍巔生物,即便是當初剛進來的帝釋天遇上了,也只能選擇暫避鋒芒,畢竟這裡的環境並不是對帝釋天有利的,可那幾只龍巔霸主生物卻是相當適應這裡,這裡的時間流速也比外圍的舒適圈要快得多,大約爲一比二十左右;

而再往深處的第二層,這就屬於是讓帝釋天都忌憚無比的範圍了。

這是隻有龍巔才能踏足的一片土地,狂躁無比的空間,天上有三顆太陽,也從不是東昇西落,而是完全無序的圍繞着這片空間做着不規則的三體運動,有時候出現一顆、有時候兩顆,而當三日凌空時,這片空間的溫度高得嚇人,就像是時刻都呆在沸騰的岩漿中心一樣,連整片大地都彷彿在隨之融化,少說有數千度的高溫,而且一出現就是至少持續正常時間的三五天!而當三顆太陽都消失時,那就是絕對冰冷的黑夜,低溫已經無比接近絕對零度,讓人感覺可以凍結這個世界的一切,即便是強如帝釋天和當初和他在這裡一起修行的王峰,他們所能做到的也只是最基本的在這裡活下去而已。 Www ◆тt kΛn ◆℃o

三日凌空時,他們用源源不斷的強大魂力填充魂盾,用來抵禦那可怕的高溫;而在三陽消散的絕對黑夜時,他們則是合力用魂力製造出‘人工的太陽’,用以來維持身週一兩米範圍內稍許的溫度,讓自己不至於被活活凍死凍僵……這可就真的是一秒都停歇不下來,甚至比三日凌空時的高溫還要更可怕,畢竟魂盾出現問題,只要補救及時,那只是受點傷而已,可若是在這絕對黑夜的低溫中,一旦出現絲毫的懈怠,那就將是萬劫不復的永凍,連靈魂都會在瞬間被凍斃,毫無任何生還的可能。

龍巔的魂力在外界天地時是無窮無盡,因爲他們可以融入天地,可在這裡……這可不是九天世界,沒有可供他們補充魂力的天地力量,只能憑藉自身力量來硬撐,一開始時兩人都是做不到的,得靠王峰的天魂珠來相互維持,隨着在這裡呆的時間越長,隨着如此淬鍊修行日久,在漫長無比的十年時間後,兩人才能漸漸做到不依靠天魂珠的力量,憑藉自身在這裡活下來……

這裡的時間流速顯然也比第三層更快,是外界的一比三十,外界的半年,相當於這裡的十五年。

帝釋天已經在這裡呆足了十五年,他曾經認爲自己已經達到了龍巔的極限,可在這裡修行的十五年時間裡,無論肉身、精神還是意志,都有了成倍的增長。

如今的他已經能輕易的抵擋住三日凌空,又或是絕對黑夜的極端天氣,但卻仍舊無法像五年前的王峰那樣,邁出那最後的一步。

那是在這片狂躁土地的中心,有一棟潔白的房子,無論是三日凌空時的炎炎高溫、亦或是絕對黑夜時的恐怖凍氣,都無法影響那潔白的房子分毫。

王峰進去這五年時間裡,帝釋天曾無數次嘗試過想要踏足那個房子,但每次纔剛走到外圍,就已經被一股無形的牆壁擋了回來,直到今天依舊如此。

帝釋天明白,那並不是靠力量可以邁入的空間,而是境界,半神的境界!

…………

帝釋天正閉着眼睛,此時空間中正處於絕對零度的黑夜之中,一顆溫暖的光球聚集在帝釋天的身前,維持着他此時身周的溫度。

突然,‘嗚嗚’,他的耳中響起了輕微的震動,那是外界傀儡傳來的信息。

這要換在幾年前,超低溫的狀態下,帝釋天是不敢有任何分心的,也不敢過多的動用腦力,那會極大的消耗能量,但現在卻已經可以做到常態無礙,他稍一分神,一副遠在刀鋒城的傀儡畫面頓時出現在腦海中。

眼前的是黑兀凱和雷龍。

雷龍的表情有些凝重:“帝釋天大人,王峰還是沒出來嗎?”

畫面的動作很慢,聲音也拉得很長……時間流速的關係,好在早已習慣。

帝釋天看向不遠處那棟籠罩着神秘的白房子,緩緩搖了搖頭。

王峰這五年來算是了無音訊了,帝釋天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還有沒有活着。

這並不是無端的猜測,兩人放置在刀鋒城的傀儡,在這內部十五年、外界半年的時間裡,一直都是可以保持連接、甚至是間接操控的,但那尊王峰的傀儡,已經有快兩個月沒有動彈過,也沒有開過口了,那恰好是王峰進去白房子後的時間。

帝釋天並不知道那潔白的房子裡面到底有什麼,或許是比這三日凌空更加恐怖的世界、更加極端的環境、更加可怕的敵人,甚至……

“隆康的戰書已經到刀鋒城了。”雷龍沉重的說道:“邀王峰應戰……倘若毀約,他必親征,從龍城屠下,一月內蕩平刀鋒……”

這聲音已然是沉重之極。

這半年來,兩邊大大小小的戰事不斷,但也就是開頭幾個月打得火熱,最近一兩個月,已經開始變成了邊界的零星摩擦,顯然無論刀鋒還是九神,兩邊在僵持中都已經成了疲憊之師,也都在等待着隆康和王峰的半年之約,甚至連海族的爭鬥都暫緩了下來。

其實從一開始所有人就都很清楚,戰場上的敵對,既是對彼此龍級的一次磨鍊,也是長久以來雙方矛盾積怨的發泄罷了。

真正決定雙方勝負的只能是兩位半神的最後決鬥,現在整個九天大陸都在觀望着、都在等待着,如果王峰超時未出,那隆康將再沒有任何理由等待下去,而一位半神的介入,對戰場的勝負將是碾壓傾覆式的。

無論是人海戰術還是羣龍戰術,甚或是王峰的‘蹺蹺板’戰術,在半神面前都毫無意義,隆康只需一人從龍城殺出,以半神的速度,一個月時間足夠他遊走刀鋒數十公國、數百城鎮大半圈兒,屠城滅族不過只是彈指一揮間,那刀鋒也等若就是亡了。

帝釋天心中明鏡一般,刀鋒聯盟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可他又能怎麼辦呢?

聯繫不上王峰,也根本無法靠近那白房子。

“約戰的時間?”帝釋天淡淡的問道:“地點?”

“只定了一週之期,沒有約定地點,但戰書中說到會從龍城南下,或許應該是約在那一帶吧。”

帝釋天點了點頭,半神之間是有感應的,他們會自己知道地點,壓根兒就用不着在戰書中提及,可惜他還沒到這樣的境界。

“會有人應戰的。”

帝釋天淡淡的說,沒有給出更多的解釋,直接關閉了連接。

是的,會有人應戰的。

既然是一週後的約戰,那王峰就還有一週的時間,而倘若一週后王峰沒有出來……

帝釋天閉着眼睛,感受着自身體內愈發巔峰的力量。

王峰曾說過,半神與龍巔之間的差異是很難用常理的實力來界定的。

半神對道的理解肯定在龍巔之上,自身的力量也在龍巔之上,這是半神絕對的優勢;但強大的半神會遭受天地的排斥,他們的領域雖然比龍巔更強,但得不到天地的祝福、少了天地力量的加持,這就留下了給龍巔越階而戰的可能。

而現在,十年的淬鍊,自身的修爲早已今非昔比,感覺在龍巔的路上終於已經走到了極致,如果說這個世界存在能越階戰半神的龍巔,那個人毫無疑問的就是自己。

那說不得,也只有自己這個極限的龍巔去頂上了。

八部衆歷史上也出現過破碎虛空的真神,曼陀羅法陣就是那尊真神留下的,在此間修行的十年間,帝釋天也參悟了不少曼陀羅法陣真正的奧妙,再加上手中曾經真神的天劍,未必就不能與半神的隆康一戰!

這念頭一出,帝釋天的心就微微一沉。

只是下意識的念頭而已,可卻第一時間想到了借用曼陀羅法陣、借用天劍的威力,而並不是對自身真正的信心……可見從心理來說,自己還沒開打就已經輸了。

半神的隆康,那個曾間接殺死了父皇的天下第一高手,在自己心中竟留下如此強大的恐懼?還是說,因爲那間進不去的白房子,加深了自己對半神界限的恐懼?誠然,儘管自己感覺已經走到了龍巔的盡頭,儘管已經在這極端的世界裡修行了十五年,可卻仍舊不能突破這區區白房子的界限,那種對半神境界的無力感、對一個本該極度自信龍巔強者的打擊而已,並不是旁人所能想象的。

可怕的半神……

雜亂的心緒,竟讓帝釋天的心神微一恍惚,身前的光球受到了些許影響,那本已不再能影響到他的凍氣此時居然趁虛而入、瞬間入侵!

帝釋天猛然驚覺,第一時間想要堵住缺口,可下一秒……

嘎……

那簡簡單單的白房子房門被人推開了,一個身影從裡面淡然的走了出來。

帝釋天的眼前微微一亮,那是……

根本就用不着看,當房門推開的那一瞬間,外界的一切細節就宛若放大了萬倍一般呈現在王峰眼前。

他微微一笑,擡起手。

漫天的凍氣在瞬間消散,日月星移、乾坤顛倒,空中出現了這個空間中最溫暖恆定的一顆太陽。

帝釋天只感覺身周的壓力在瞬間陡消,心中不自禁的出現了一絲駭然。

擡手就改變了這可怕的環境,這、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如果半神真正的境界是達到這樣的程度,那就真是可笑了,可笑自己之前竟還妄想代替王峰與隆康一戰!

帝釋天心中凜然。

什麼一個龍巔搭配上曼陀羅大陣可以阻止半神的入侵、什麼聖主搭配上他的五行陣就可以在聖城做到無敵,乃至於當初刀鋒流傳的,聖主、帝釋天、阿爾金娜、千珏千四人聯手威懾隆康……所有的這一切,在眼下王峰這種半神的力量面前簡直都就像是笑話一樣。

這是一種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差距,簡直瞬間就讓隆康感覺到了宛若雲泥之別。

強,太強了,完全是超乎境界、超乎層次的強!那種碾壓的層次,甚至超過了龍巔對龍級的壓制,讓強如帝釋天都到了望而生畏的地步。

這、這就是真正半神的力量?!

王峰並沒有和他打招呼,而是攤開雙手,舒適的沐浴着上方的陽光。

白房子裡太悶了……他感受不到裡面時間的流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進去了到底有多久,感覺或許是十年八年,也或許甚至有千年萬年。

那裡沒有日月星辰、沒有花草樹木、沒有危險,甚至也沒有大地乃至空間,有的只是一團混沌、一種無盡的孤獨。

在那裡,你什麼都感受不到,也根本不知道時間爲幾何,只能與混沌爲伴、與孤獨爲伍。

曾經地球的記憶、九天大陸的記憶,那些人、那些事兒、那些回憶,成爲了他對抗孤獨的唯一方法。

但這種方法並不持久,他在孤獨中熬得瘋狂過、喪失過理智、乃至記憶都完全模糊、缺失,他一度想要放棄,打開那扇白色的門走出來,但每當放棄這個詞出現在腦子裡時,那已經模糊的記憶卻就會生出強烈的牴觸情緒,然後將他已經按到門上的手重新抽回去。

不知熬過了多少次的糾結和困惑,他才漸漸平靜下來,那些模糊的記憶開始重新出現,被他梳理,用旁觀者的角度去欣賞、去觀看,直到他完全代入,重新在意識裡體驗一次自己完整的人生……最後再順着人生的軌跡進入這神龍島、進入這白房子,重新失憶、重新瘋魔、重新平靜、重新經歷……

周而復始、彷彿永無盡頭,而上一次,也就是最後一次的週期,本該重複的經歷沒有繼續。

從這次剛進入白房子的那一刻起,他就表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平靜,沒有失憶、沒有瘋魔、沒有狂躁,他微笑着,淡定的看着那四周的混沌,這片混沌上已經被他無數次的經歷刻下了清晰的烙印。

所有過往的經歷和記憶都在這一刻清晰的出現在他意識中,他知道自己已經經歷了一千零八次周而復始的人生,而當這一千零八次人生的感悟匯聚到一起時……

仇恨?那樣的東西對半神來說是完全不存在的。

對凡人來說,仇恨不外乎兩種目的,其一,通過仇恨來刺激自己強大,其二,通過復仇來獲得內心的寧靜。

可對半神來說,無論是強大的力量還是內心的平靜,那本就是他們已經擁有的東西,那還要仇恨來做什麼呢?

現在的王峰已經完全能明白隆康的境界,也完全能明白他在想什麼。

隆康的爹不親、娘不在,不像他終身相伴的只有一堆視爲生育工具的女人,甚至連兒子在隆康的眼裡也不過只是個有血緣關係的人罷了,就像他剪掉的指甲、頭髮……誰會在意呢?一個有着那樣經歷的半神,此時此刻想要的也只能是破碎虛空了。

但王峰不同,無論是在王家村曾經的母親,亦或是在這個九天世界所認識的那些可愛的女人們、兄弟們……

每一份兒愛都被放大了一千零八次,每一份兒責任也放大了一千零八次。

他的心靈徹底敞開了,一千零八次的輪迴將這些‘愛’毫無保留的涌上心田,對每一個愛人、兄弟的一切,他都瞭如指掌,愛情、友情、親情混爲一體,各種令人神迷顛倒的情緒如同滔天巨浪般衝過他的心靈,也淨化了他的靈魂,而一千零八次的修行、一千零八次的領悟,當其融會貫通時,在強烈的情緒衝擊下,無論心緒、悟性、理解都達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巔峰,也將他對‘道’的細節理解拔到了一種後無來者的高度!

這已不再是王峰曾在龍巔時感悟的領域,而是真正‘道’的境界!與這片天地平等,一道可生萬法,不再侷限於單一的領域,這纔是真正渾然天成的道、天下無敵的半神!

隆康以無情入道,他卻是以‘有情’入道。

唯能極於情、方能極於道;

唯能極於自我,方能極於天地!

沒有被天地排斥的感覺,這一點和隆康相反,有情和無情,天地的態度是不同的,也或許只是因爲他現在踏足‘道’境的時間還短。

但有一點相同的是,王峰能很清楚的感覺到,無論是他還是隆康,只要再跨進一步,那就能踏破半神極限,破碎虛空!而這,就是隆康的追求!

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六百零八章 龍巔領域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城天變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
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聯盟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六百零八章 龍巔領域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城天變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