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無極境

兩邊的龍級都知道戰鬥不可避免,毫不遲疑的,所有人的魂力和威壓都在此時猛然展開。

溫妮身後的大日法相猛然擴大,竟不僅只是加持她自身,而是擴大到足足數十米直徑,將身邊的瑪佩爾、肖邦、股勒等所有人全都囊括其中!

一股股源源不斷的能量從那大日法相中涌出來,加持到每一個人身上,戰力憑添三成。

冥王、天羅、金剛、雷神……所有的法相在瞬間綻放,以那大日爲背景,彷彿連接一心、匯融一體!力量的連接,竟似隱隱有了幾分龍巔的威勢,引動天地法則,周圍雷光電火、雨落冰霜,紊亂的法則亂舞,卻透着一種凌亂之美,要一舉衝破七個九神龍級的封鎖!

可還沒等他們的力量爆發、沒等戰鬥開始,一股可怕的威壓突然降臨。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一瞬間的莫名恐怖,彷彿時間暫停、斗轉星移。

每個人的視線此時都不由自主的朝着那莫名恐怖的源頭看去,卻見那是黑兀凱嘴角翹起的一絲笑意。

“劍……”

口中稱劍,可那黑龍劍卻在黑兀凱的手中緩緩消失掉了。

他就那麼空着手,目光淡然的看着從天而降的萬劍天雨,感受着那足以移山鎮海的可怕力量,卻悠然自得的閉上了眼睛。

至剛至強就是劍道的極致?劍十三就是極致的大道至簡?

不,那看似已經足夠簡單的劍光,其實還並不夠簡。

黑兀凱沐浴着從天而降的劍威,神情淡然,嘴角卻已經泛起笑意。

他感受到了……劍道的極致,是心劍。

其實很早之前他就已經感受到這一境界了,先前劈開木界牢籠的那一劍就是心劍,包括劍十三,都是一種心劍的放大,它融匯了一切劍道的法則和相關,它確實是劍道的極致,可它卻不是大道至簡的極致……

要想做到劍道極致、大道至簡八個字,那需更進一步。

真正的至簡,是無劍!

手中的黑龍劍消失了,心中的劍也消失了,在這瞬間,黑兀凱甚至都忘掉了‘劍’這個字究竟該怎麼寫!

他沒有睜開眼,臉上保持着那絲笑意,右手輕輕一擡。

咻!

一道淡淡的黑光閃過。

空中凝聚的萬劍衝擊在剎那間宛若被定格在了那裡,緊跟着,宛若虛妄、宛若飛灰,那恐怖的萬劍陣,從最前方的劍頭位置起,竟開始飛快的腐化、吹散、消失,就像是燒透的飛灰、就像是直接擦掉畫卷上的圖案,偌大的萬劍陣竟在頃刻間飛灰湮滅!

而直到此時,黑兀凱的嘴中才吐出了六個字。

修羅審判——泯滅!

空中的萬劍陣消失了,甚至連隆驚天也消失了。

九神的十大龍級只看得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堂堂龍巔,隆驚天……竟如此簡單就被斬殺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

擁有領域,隆驚天毫無疑問的是龍巔,而一個能直接泯滅龍巔的人,那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

九神一衆龍級的嘴巴全都張得大大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溫妮等人卻是眼前徹底放亮了,這是……是黑兀凱頓悟一下,就要超越老王、超越隆康的節奏嗎?剛纔那是什麼劍、是什麼招?強,太強了!

“媽的咧,別讓九神那些傢伙跑了!”溫妮第一個反應過來,隆驚天都被幹掉,對方顯然只剩跑路的份兒,幹這事兒對溫妮而言那是輕車熟路了,失敗者的心理給對方揣摩得透透的,魂力瞬間鎖定封不禪,防患於未然。

可黑兀凱的臉上此時卻看不到什麼輕鬆之色,反而是臉色微微凝重了起來,將目光投向極遠處的半空中。

只見在那位置處,一團朦朧的虛影突然出現,就像是天空的畫面產生了某種波紋盪漾一樣,一個佝僂着背的老者,扶着氣喘吁吁的隆驚天出現在了那裡。

此時的隆驚天看起來糟透了,再沒了曾經天劍的那種灑脫,他的右手沒了,齊根斷裂,切口處就像是平面一樣光整,儘管有魂力禁錮住了斷裂的血管,但仍舊還是能看到點點血跡不斷浸透他那白衫的肩口處,他那原本梳理得一絲不苟的盤鬢,此時也已經被大亂,披頭散髮、面如白紙!

龍巔的標誌是掌握領域,但也是分高下的……就像刀鋒流傳最廣的六大龍巔,美人魚女王阿爾金娜、黃金海龍王,甚至千珏千,他們都是龍巔,都有各自的領域,但卻從沒有人覺得他們夠實力和帝釋天、聖主在戰力上平起平坐,就更別說境界之上的隆康了。

而隆驚天就是這樣,他掌握了領域,屬於龍巔的範疇,面對普通的龍級,不管龍初還是龍中,隆驚天單靠領域就可以橫掃一大片,甚至可以說是形成了級別屏障、又或者說是降維打擊,讓無論多強大的龍級都無法越階挑戰他。

可他被同爲龍巔的黑兀凱擊敗,而此時此刻,出現在他身旁的那個佝僂老者,也顯然比他更強。

那長者的面容五官看起來有些陰晦,膚色蒼白,彷彿常年不見陽光,身上沒有任何魂力反應的感覺,可卻又彷彿能與天地融爲一體,當他和隆驚天同時出現在那遠處的天空中時,隆驚天給人的感覺是飛起來懸空的,可那老人給人的感覺卻只是簡簡單單的站在那裡,沒有絲毫漂浮懸空的感受,而是彷彿腳下正踩着堅實的大地一樣,動作自然極了,也舒緩至極。

黑兀凱的瞳孔微微一縮。

和隆驚天那種與‘天地打交道還很生澀’的狀態完全不同,能與天地融入到這樣的程度,這老頭的實力簡直就是深不可測。

高手!

“無極……”老頭的眼中透出一絲欣賞:“年不過三十,竟已能到這樣的境界,真是難能可貴。”

無是指無劍,極則是指極致。

對方只是隨口一言的總結而已,可黑兀凱略一回味,卻感覺對剛纔自己領悟那一招的理解都更加深了一分,直指意境的盡頭,遠勝過自己心潮澎湃下取的什麼‘泯滅之道’的名字。

黑兀凱的臉色瞬間變得的凝重起來,心中凜然。

只看了一眼,就比自己這個原創者的理解都還要更加透徹!這是種怎麼樣的理解能力?這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這老頭兒對龍巔、對道的理解,簡直就是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而此時,下方九神的一衆人,包括原本九神三大高手之一的野人封不禪在內,此時也都同時低頭行禮:“崔大人。”

崔大人?九神哪裡冒出來一個崔大人?

備戰數月,刀鋒一衆年輕的龍級對九神的高手,不管朝堂上的還是各方勢力的,都稱得上是瞭如指掌,可此時對這所謂的崔大人,卻是個個都滿臉的疑惑,唯有溫妮,似乎想到了點什麼,臉色微微一變。

隆康幾十年前殺兄奪位的事兒,在九天大陸並不算是什麼天大的秘密,但大多都只知道個結果,不外乎就是隆康用龍巔的力量殺了兄長、並懾服了各方,最後順利登位而已,真正知道這其中各種內情的,那絕對是少之又少,但恰好不包括李家。

在李家最機密的文檔裡,隆康之所以能坐穩帝位,並不是靠他當時龍巔的力量,而是靠兩個人的幫助,那就是同爲皇室子弟的天劍隆驚天,以及當時任職九神內務總管的崔元靑崔公公。

這老傢伙可是個神人,活了多少歲已經沒人知道了,只知道自刀鋒有記載開始,他就一直存在着,前後共服侍過九神的八位帝王,一個至少活了兩百多歲的老怪物,甚至連凜冬的奧斯卡在他面前都只是個小屁孩兒,甚至有傳言說連隆康都是他教的。

天下第一高手隆康的師父,這樣的人,會有多強?

崔元靑微微一笑,衝一衆九神的行禮者略一頷首,算是回禮,隨後才轉頭看向黑兀凱,他此時的眼中透着說不盡的欣賞,但也略帶着一絲挑剔:“可惜……‘無’終究是建立‘有’的對立面上,心中有這個‘無’字,終究就還不是真正的‘無’……你很有天賦,那個王峰我沒見過,但你,或許就真能成爲陛下之下最強的人了。”

黑兀凱的眼中毫無任何波動,但那老頭帶給人的無形壓迫實在太強,以至於黑兀凱的心神此時已然在完全的戰鬥戒備中。

“儘管我知道這個問題對你來說有點搞笑,但我還是想多問一句,”崔元靑微微一笑:“有沒有興趣來九神?那等陛下離開後,你就能主宰這個世界。”

黑兀凱冷冷的說道:“沒興趣。”

“我就知道是這樣的回答。”崔元靑居然沒有生氣,而是微笑着點了點頭:“在刀鋒也挺好,聽說王峰在一年內把你從鬼級培養到了現在的程度,這是我做不到的……幫我給王峰帶個話吧。”

黑兀凱平靜的看着他,有些意外,這樣的說話方式,似乎並是不打算與自己一戰?

“在半年後的決戰之前……至少找個人把他的所學傳承下去。”崔元靑微微一笑。

他並不在意王峰個人的實力,不管他是在隆康之下還是在隆康之上,半神的追求並不是崔元靑所向往的。

他懂得這個世界幾乎所有的知識和修行方式,可惜他自己是個殘缺之人,沒資格、也無法邁出那一步,要是單論境界和理解,他甚至在隆康之上!所以他只能做一個世界的傳承者,在王峰之前,他纔是這個世界最好的老師,教了九神四位龍巔帝王,隆康更是已經邁入了半神境,可王峰卻只花了短短一年,就幾乎做到了這一點,這讓他自愧不如。

“這樣優秀的傳承,無論屬於刀鋒還是九神,都不應該斷絕。”說話間,崔元靑衝那些九神的龍級輕輕招了招手。

封不禪等人會意,立刻朝他的方向飛了過去。

想跑?

溫妮、摩童等少數幾人想要出手,可卻攝於崔元靑那種無形的壓迫,居然發現自己的手腳都有點不聽使喚了。

黑兀凱則只是靜靜的看着,愈發感覺有些看不透這崔姓老人,對方明明擁有很強的實力,甚至是強到了讓黑兀凱都忌憚不已的程度,而且明明屬於九神的人,可居然連對黑兀凱試探性交手的想法都沒有。

而下一秒,卻見有一道可怕的劍光已經從遠處飛掠而來,強如黑兀凱,在感知到那劍光時,劍光還在至少數十里開外,可只是數息之間,那劍光已橫跨過數十里的範圍,朝着崔元靑飛射而去!

這劍光的速度有些駭人聽聞了,威力更是難以計算,可崔元靑卻連頭都沒回,只是微笑着看向黑兀凱:“後會有期。”

嗡!

劍光從崔元靑的胸口處射過,可沒有任何血跡,衝破的只是一片淡淡的空間波紋。

“浮光掠影,隆康親手煉製的空間魂器。”

威嚴的聲音響起,溫妮等人都是一怔,這纔看到那衝飛的劍光停住身影,一身的冠服、頭戴皇冠,正是八部衆的天帝帝釋天。

黑兀凱心中的疑惑瞬間解開。

隆驚天所說的,在曼陀羅附近牽制着帝釋天的應該就是這崔老頭兒了,曼陀羅距離月神森林雖然隔着一條海峽,但當黑兀凱和隆驚天兩大龍巔力量爆發時,巨大的能量波動還是能讓曼陀羅那邊略微感受到的,肯定是感覺到隆驚天的危險,崔元靑才放棄了繼續在曼陀羅牽制,轉而通過空間魂器浮光掠影來這邊救人,而帝釋天感應到崔元靑的離開,曼陀羅安全的,這才立刻緊追過來,不過縱然帝釋天的速度再快,又怎麼比得上直接的空間移動?於是慢了數拍。

前有能傷隆驚天的黑兀凱,後面又有比崔元靑更強大的帝釋天,對方不敢久留顯然也是情理之中。

“陛下。”黑兀凱朝帝釋天單膝跪下,那邊溫妮、摩童同樣下跪,其他刀鋒的龍級則是略一欠身。

“好、好、好!都起來吧!”帝釋天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臉上泛着笑意,也有驚喜。

先前過來時,他還以爲爆發出龍巔戰力的是王峰,畢竟刀鋒也就只有那麼一個龍巔而已,可沒想到居然是黑兀凱,八部衆現在又添一個龍巔,而且還如此年輕,這纔多長時間?不得不說,王峰調教高手的能力實在是太厲害了,黑兀凱也足夠爭氣,甚至遠超他這天帝年輕的時候,已經可以預見的是,擁有這樣的黑兀凱,未來的八部衆必將步入真正的輝煌!

前幾天他是被崔老頭兒給噁心到了,浮光掠影的存在讓他根本就不敢輕易離開曼陀羅,就怕老巢被人家一鍋端了,想把夜摩天等人送出來也不行,畢竟就算他親自去牽制住崔老頭兒,海面上也還有黃金海龍王那樣的龍巔,這些天他是一直在擔心月神森林的情況,幸好……

“黃金海龍王已被我驚走,八部衆將恢復對月光海峽的控制,”帝釋天淡淡的說道:“按照與王峰的約定,曼陀羅已經準備好出兵、東進九神,至於海龍族……他們必將爲他們的所作所爲,付出足夠的代價!”

月神森林大捷。

隆驚天負傷,崔元靑離開,餘下的九神軍團雖然集結了已經有二十萬之衆,也仍有十幾位龍級,甚至還有堅固的法陣,但在黑兀凱的手下,區區法陣終究是抵擋住不住龍巔步伐的。

連接八部衆的月亮灣、通向九神地界的亞馬森之路被徹底打通,佔據了易守難攻的亞馬森峽谷後,九神的門戶等若已經向刀鋒全面敞開,可月神遠征軍卻在此時選擇了暫停進軍,轉而極力打造和加固亞馬森雄關。

這讓刀鋒各方一片叫好的同時,也是都暗暗鬆了口氣。

刀鋒的戰線推進得太快了,南烏峽谷、沙城和龍城目前還處於九神兵鋒的威脅之下,如果東部戰線過於深入,投入太多龍級和兵力,那隻會拉低刀鋒整體戰線的防禦水平,而且黑兀凱等大量龍級出現在月神森林,導致西北方向的三處前線出現空缺,九神絕不可能放棄這樣的機會。

事實證明這幫人的猜測是對的,月神森林那邊的戰況纔剛出,沙城、龍城、南烏峽谷就同時遭遇了九神的進犯,計劃和王峰預計的有些出入,畢竟月神森林的戰鬥事發突然,黑兀凱等人完全是被迫暴露,以至於留給南烏、沙城和龍城守軍的撤退時間、佈置時間並不充足,因此三地失守的同時,龍城的佈置並沒有完全完成,預計中的騷擾效果難料,且無論南烏、沙城還是龍城,負責斷後的軍隊都遭遇了九神的大規模追殺,三場撤退戰下來,損失了至少有四五萬戰士,還折損了一位龍級。

當然,相比起九神在月神森林、亞馬森峽谷的損失,甚至連總統帥隆驚天都被砍成殘廢,這樣的折損總的來說還是大大有賺……

刀鋒城,議長府。

聖城那邊的事兒,王峰現在已經全扔給了雷龍,老頭子看起來已經年長,也有許多年不曾再管聖堂的事務,但這一接手就是輕車熟路,加上如今道行日漸高深的霍克蘭幫襯着,倒是十分穩健。

刀鋒城這邊則是王峰全權做主,現在說是副議長,但其實刀鋒人都已經相當清楚,人家玫瑰的雷家、王家是一家,刀鋒真正的議長現在已經是王峰了,所有戰事相關的大小決定都是由他做出的,身後坐擁着八部衆和幾個主要聯盟公國的支持,更有着玫瑰十幾位龍級,以及前線四場大捷的戰績,現在不管說什麼,在議會上基本也已經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這議長府也早已經成了王峰的住所。

房間裡擺着一副茶具,兩個人席地對向而坐,王峰正在給身前的人緩緩斟茶。

茶道這東西,他是跟吉祥天學的,不得不說這八部衆的長公主對這類雅趣的愛好十分精通,王峰這時候泡起八部衆的曼陀羅花茶,那繁複的步驟,各種茶道的講究都早已是融入於心,不徐不疾,頗有幾分茶道高人的架勢。

坐在他身前的是黑兀凱,王峰在泡茶,他則是在訴說着這次月神森林之戰的諸多細節,說話速度不快,但平緩緊湊、言簡意賅,而等他將整個事情的大體脈絡說了一邊,王峰的一壺曼陀羅花茶,也彷彿掐着時間似的剛剛泡好。

他斟好了一杯,將那小茶杯推到黑兀凱面前,這才笑着說道:“你高估那老頭兒了。”

“崔元靑?”

“我知道這人。”王峰點了點頭,踏足半神的境界,坐擁刀鋒無上的權力,這個世界很多事兒對他而言確實已經不再是秘密,此時微笑着說道:“天殘之人,受棄於天地,他能邁入龍巔已然是天大的異數,或許真正實力比現在的你是要強上一些,但卻遠遠不到能壓制你的地步,不過能一眼就看破你的道,這崔老頭兒確實算得上這個世界最好的老師。”

黑兀凱笑了起來:“除了你之外。”

“做人要低調。”王峰哈哈一笑:“咱們知道自己是最好的,但永遠都得說自己是老二,這樣不容易遭人恨,那崔老頭兒給你說什麼讓我去找個傳承……你真當這老東西安的是好心呢?”

“怎麼說?”

“當時在場的人可不少,你信不信?這話三天之內就會傳遍整個聯盟。”王峰微笑道:“那會發生什麼呢?整個刀鋒聯盟的人恐怕都想來當這個‘被傳承者’,我若不理會,又或直接拒絕,聯盟裡許多人是不會相信的,他們只會覺得那是和咱們不夠親近的關係,說不定我已經私定傳人了。這事兒要是運氣好點,或許只是聯盟內部出現一些小小抱怨,可運氣要是不好,再被有心人一利用,那多半就是刀鋒聯盟離心離德的開始……可我若是正面迴應,答應挑選繼承人,那無論我、還是整個聯盟,都必然會導致戰事分心,到時候主次不分,內憂外患,這仗還能打嗎?”

黑兀凱正端起王峰泡好的茶,此時一怔,隨即恍然,一口將那曼陀羅茶飲盡,笑罵道:“聽你這麼一說好像是這樣的,虧我還以爲他好心……”

“這還只是其一。”王峰微笑道:“其二,生死之戰,先給自己留後路,你覺得這意味着什麼?”

“他是想先亂你的心志!”黑兀凱一拍額頭,瞬間恍然,此時笑着搖頭:“被那老頭兒和善的外表和語氣迷惑了,沒看出他的包藏禍心。”

“隆康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儘管早已青出於藍,但那絕對是被崔老頭兒視爲這輩子最得意的傑作,他原本對隆康是有絕對信心的。”王峰一飲而盡,笑着將空茶杯放下:“但你的出現,讓他忐忑了。”

黑兀凱此時已經完全通透,點頭道:“你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讓我突破到龍巔境界,那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所以他不敢再用常理去判斷你,自然要做好一切準備……而且擺出高深莫測的姿態,也是他怕我出手阻攔他離開,細細想來,當時若不是被他震住,全力出手攔截,拖延到天帝陛下到來,那崔老頭兒就算自己能走,也絕對帶不走受傷的隆驚天和那十個龍級……只短短數言,卻藏了這麼多層心思,好狡猾的老狐狸!”

“畢竟是比奧斯卡老爺子活得還更久的老怪物了,還服侍過八任九神帝王,能不狡猾嗎?”王峰笑道:“半年之約來臨前,隆康應該是不會出手的,而這老頭兒……就是你的對手了。”

“天帝陛下呢?”

“另有要事兒。”

黑兀凱微一詫異,帝釋天現在是刀鋒最大的優勢,畢竟是目前隆康之下的第一人,如果少了他的參戰,那對全線弱勢的刀鋒而言,將再也找不到任何突破點,而他這龍巔,面對崔老頭兒大概率也只能是平手,甚至是會吃虧的裝填:“比戰事還更重要?”

“當我陪練……”王峰笑着說道:“你也不希望半年後我被人打死吧?”

黑兀凱一怔,隨即哈哈一笑。

半年後的王峰要對付的是隆康,要想多少有點把握,那他至少得比帝釋天強才行。

怎麼界定比帝釋天強?當然是打一架來得最直觀了……這已經是九天大陸能找到的最強陪練了,而且也確實比眼下的戰事更加重要。

畢竟不是刀鋒底下那些只盯着戰事的平民,別說黑兀凱,就算是溫妮等龍級,其實心裡也都很清楚,前線現在的戰事不過只是隆康和王峰之間的一場‘遊戲’而已,這麼說或許有些殘酷,但跟王峰親近的這幫人卻知道,事實就是如此,當然,王峰是被動接受的一方。

大家雖然都不知道隆康爲什麼願意給王峰這半年的時間,王峰也沒有細說過,但毫無疑問的是,半年後的那場世紀之戰,纔將是決定九神和刀鋒勝敗的絕對籌碼。

勝,則主宰一切;敗,則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他們現在要做的並不是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擊垮九神,用不着他們付出巨大的犧牲去‘贏’,只要努力維持着‘這場遊戲’的平衡,只要抵擋住九神那些野心勃勃的人,那等到隆康和王峰的最終結果出現時,一切便可以塵埃落定了。

“區區半年時間,要想突破到足以抗衡隆康的境界,光靠我那大舅哥的陪練也是不夠的,這世上什麼地方最適合修行,想必已經不用我再多說。”王峰微笑着看向黑兀凱。

不用王峰把話說透說完,能在半年時間內將修行成果最大化的地方,除了神龍島還有哪裡?

黑兀凱瞬間明瞭,也立刻就意識到了王峰今天單獨見他的原因,這就頗有點託孤的味道了。

“這半年內,刀鋒聯盟的一切就拜託給你了,月神森林一戰,包括崔元靑對你的評語,都將會極大的推動你在聯盟內部的威望和地位,因此我和帝釋天都不在的時候,也只有你纔有能力來領導這一切,在我回來之前,別讓整個聯盟垮掉就行。”

雖然剛纔聽到王峰要去閉關修行就已經猜到了這結果,但黑兀凱還是苦笑道:“你這可真是強人所難了,打架我可以,打仗?此前的鬼級班就那麼百來號人,你要是單獨扔給我,我也是管不好的。”

“那只是你不願意去做而已,從心底裡排斥、不屑……可一個剛二十歲出頭,就完成了別人一生都無法完成的成就的人,你覺得你比別人蠢嗎?”王峰笑着說道:“別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而且你也已經突破了龍巔,應該很清楚龍巔之上就已經不再只是單純的靠戰鬥和魂力來提升修爲了,想要更進一步,你必須得了解人心、瞭解這個世界的規則,瞭解這整個宇宙蒼生……”

王峰說着,稍稍探了探身,伸手在黑兀凱肩膀上輕輕的拍了三下:“所以說不管你有沒有信心,這都是你必須要獨自完成的路,也是刀鋒聯盟必須要面對的。”

談到未來的路,黑兀凱的表情終於還是漸漸肅穆了起來,但沒有繃多久,又笑開了:“行,這活兒我接了,不過之前咱們說那幾個問題,你得先幫我解決掉,就算趕鴨子上架,這鴨子也可以先學學經驗的吧?”

王峰哈哈大笑:“你要真當鴨,那生意怕是好得讓你這輩子都下不了牀了。”

“……說正事兒呢!”

“簡單,第一,我和帝釋天雖走,但刀鋒城會留下兩個傀儡替身,上面帶有我和他的氣息,偶爾露下面是不會被揭穿的,到時候只說在府邸內潛修,不會讓人真知道我和帝釋天已經去了神龍島。”

“那些聽了崔老頭兒的話,想讓你傳承的人呢?”

“哈哈,事兒歸事兒,但你想想,那是多麼廉價又給力的勞動力啊?”王峰笑着說道:“當然是讓他們積軍功去!刀鋒如今遭受大難,只有付出最多的人才配得到最好的傳承和獎勵,這不是很順理成章的事兒嗎?告訴他們我會將傳承記錄在水晶裡,半年後,無論身份爲何,只要誰的軍功最多、爲聯盟所做的貢獻最多,那誰就有資格得到它,公平競爭嘛。”

黑兀凱一拍大腿,剛纔王峰說這事兒的時候,他就想到了這招,現在倒是不謀而合。

半年?半年後王峰出關,贏了隆康則號令天下,想給就給,不想給就不給,怕誰不服?至於敗……真要是敗給隆康,那也用不着管他身後洪水滔天了。

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五百九十七章 龍巔戰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八十一章 小孩子纔講對錯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
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五百九十七章 龍巔戰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八十一章 小孩子纔講對錯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五百八十五章 死絕之光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