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龍巔領域

轟隆隆隆……

大地轟然震動,數十根泛着青銅色彩的鐵木從地底中猛然竄了出來。

這些鐵木齊整無比,就像是一塊塊搭建房子的木方,從四面八方竄起,瞬間形成一座鐵木牢籠。

摩童的身體還在不斷開裂的冰棺中,眼珠子卻在跟着那飛昇的鐵木移動,卻見高空中的牧神風雙手一合、十指一扣。

“木界降臨,封!”

嘭嘭嘭嘭!

數十條鐵橫木瞬間合攏,竟像一個殼兒一樣將冰棺完完整整的封在了裡面,連一絲縫隙都不透出來。

“給你再加點料!”

話音落時,牧神風大手一揮,金光灑落,有一條條密集的符文在那巨殼兒上憑空顯現,最終連成一體,組成一條條宛若金色的鎖鏈,橫七豎八的將那四方的木界牢籠鎖了個結實!

砰!

當金色的鏈條符文集結完畢,整座四方的木界牢籠已成。

彷彿塵歸塵、土歸土,四人之前所有的反抗聲、音波震動聲,乃至雷電、白光,統統在瞬間消失,被那木界封禁、隔絕了一切。

金色的符文此時正在閃耀着,而等那金色的符文徹底黯淡下來時,裡面的人就已經只剩下一口氣、無力反抗了。

“先關在這裡吧。”隆驚天淡淡的說道:“等……”

咻咻咻!

幾道白光從遠處突然朝着隆驚天飛射而來。

他目光一凝。

砰砰砰~

眼前一片透明的波紋盪漾,魂力組成的魂盾將那白光攻擊攔截,是幾根冒着炙白火焰的飛針,雖是被魂盾擋住,卻仍舊還在沙沙沙的旋轉着,似是想要破開這魂盾穿透過來,可終究是力竭而停,化爲幾道白色的青煙。

“李溫妮?”隆驚天的眸子微微一閃,別看擋的輕鬆,但魂盾剛纔險些就被穿透,小小几根兒魂力凝聚的魂針而已,竟然有如此威力,刀鋒聯盟擅長這個的人裡,絕對不作第二人想,當然,更重要的是,正是李溫妮和黑兀凱一起追殺隆飛雪,以至隆飛雪失蹤不見的。

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抓住李溫妮,就能知道隆飛雪的情況!

隆驚天身影一展,朝着那魂針飛射的方向疾衝,可下一秒,一種危險的感知猛然爬上隆驚天心頭,讓他又猛然駐足。

雖沒有計入刀鋒聯盟所謂的六大龍巔排名,但毫無疑問,隆驚天早在幫隆康登位時,就已經是接近龍巔的存在了,如今更是九神除了隆康外,明面上的第一高手,絕對的龍巔實力!放眼九天大陸,恐怕也就只有另外六大龍巔和崔公公這類異人,夠資格讓他感受到威脅,其他的?哪怕就算是夜摩天也不行!

可此時此刻,那種危機感卻讓隆驚天警惕不已,彷彿隨時都會遭遇足以讓他都致命的雷霆一擊。

是誰?!

隆驚天面如沉水,完全沒有剛纔信手碾壓四大龍級的輕描淡寫,他的右手已經搭在了劍柄上,目光平視前方,感知卻已在瞬間擴散輻射了方圓百里,而在他的身前不遠處。

沙沙沙~

足足有十幾尊法相從四面八方同時衝了出來。

大日法相!炙熱的白焰在她身上閃耀着,熊熊燃燒,刺眼無比,讓人根本就不敢直視、不敢細瞧,那彷彿就是一顆正在移動的小太陽,而懸空在那小太陽正中的,正是李溫妮!

冥王法相默默桑,絕對的黑暗和李溫妮的烈日灼眼形成鮮明對比,而那對巨大的眸子則就宛若是兩個圓形的黑洞,深邃幽遠,彷彿能吞噬一切。

天羅法相瑪佩爾!密集的蛛網上銀光閃耀,看似不大,卻極具深度,凝神細看時,那蛛網能在你眼中變得無限大,彷彿吞天蓋地的天羅地網,讓人不自禁的從中墜落進去!

金剛法相肖邦!金光閃耀、慈眉尊者,盤膝而坐間無悲無喜,可若金剛怒目,一掌可定天下!

雷神法相股勒!藍色的皮膚上螺旋雷紋遍佈,非天地鬼斧神工斷不可鐫刻,噼啪的電流、閃耀的雷錘,雷光閃亮的犄角,彷彿傳說中在空中布電的雷尊!

永恆冰霜雪智御,蠻刀魂奧塔、天羅地網言若羽、女武神坷拉、黃金比蒙烏迪!

各色的法相、法身,不約而同的在頃刻間匯聚一處,這裡沒有龍巔,但卻大多都是龍中,十個人的魂壓匯聚一處,力量強橫得竟足以和隆飛雪分庭抗禮。

而在隆飛雪的身後,其餘十個九神龍級也在第一時間匯聚了起來,可隆飛雪的面色卻越來越沉重。

這九個刀鋒的龍級是很強,但卻遠遠不到能威脅到他的地步,剛纔他的感知不會有錯,暗中還有一個真正的……

唰!

一道黑色的劍光從天而降,卻不是劈向隆飛雪,而是悄無聲息斬向那木界降臨封印。

沒有開天闢地的威勢,劍光在瞬間一閃而沒,巨大的‘木匣子’看起來仍舊完好無損,隨即就看到一個穿着黑袍的身影從半空中飄然而下。

隆飛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看向那飄落的人影。

只見他輕飄飄的落在了木界降臨的‘大匣子’上,腳尖只輕輕一點。

譁!

那輕輕一點的腳尖,彷彿觸碰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機關,巨大的、足有十米寬高的‘木界牢籠’,竟宛若破衣服一樣被輕易的撕開,一半撞擊到生命之樹的樹幹上,發出巨大的撞擊聲,震落樹冠上的無數冰雪,而另一半,則是宛若皮球一樣飛了出去,被那分開木界牢籠的巨力直接掀飛到看不到的極遠處去了。

冰魔凍矢、木巫牧神風……所有的九神龍級都怔住了,甚至連隆飛雪的眼中都閃過一絲驚訝。

牧神風那個‘上了鎖’的木界牢籠究竟有多堅固,隆飛雪是相當清楚的,即便是他能斬開,可也很難做到剛纔那黑衣劍客一樣的輕描淡寫。

隆飛雪心念電轉。

這黑衣人是……夜摩天?不,夜摩天沒有這麼強。

那就是帝釋天!也不對……崔公公的實力本就不在帝釋天之下,現在拿着隆康大帝親手賜予的半神領域,配合黃金海龍王,已經將帝釋天,連同夜摩天、大梵天等等八部衆高手統統都‘封’在了曼陀羅城中,根本就出不了城半步。

帝釋天不可能來這裡,他一出城,崔公公或許是奈何不了他,但他也奈何不了崔公公,趕又趕不走,離開更不可能,除非他連曼陀羅城都不要了,放任他八部衆的老巢被崔公公屠殺殆盡也要趕來這邊救人……

那眼前這人……究竟是誰?

衆人還在驚訝間,緊跟着……

嘩啦啦啦!

被裹挾在那木界牢籠中的蔓藤、冰棺,隨着木界牢籠被破,此時統統破碎,嘩啦啦的流落了一地,摩童、音符、范特西和德布羅意同時脫困而出。

音符和德布羅意的嘴脣慘白,牙關不停打顫,范特西的情況要好些,他是四人中唯一的龍中,這絕對零度的冰棺,哪怕被困上幾分鐘也傷不了他根本,摩童就更簡單了,皮膚通紅,居然還在冒着熱氣。

“哇呀呀呀!”他揮動着翻天斧,氣急敗壞的吼道:“老子和你們拼了,有種就……咦?”

他看到了那個懸空而立的黑衣人,臉上猛然露出驚喜的表情:“老黑?!”

“黑兀凱!”

“黑兀凱哥哥!”

“副班!”

脫困的四人顯然都意識到是誰救了自己,又驚又喜又擔心,黑兀凱卻只是微微一笑:“幸好沒來遲……兄弟們,別來無恙!”

黑兀凱!

九神陣營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牧神風等龍級所驚異的是黑兀凱的實力,木界牢籠堪稱龍級的頂級封印,龍中的強者是絕對無法輕易破開的,而剛纔黑兀凱那輕描淡寫的表現……

龍巔,毫無疑問的龍巔!

但這又怎麼可能?

兩個多月前的聖戰,黑兀凱與龍中的劍聖都還打得難解難分,甚至對他的整體評價基本都是略處於下風的狀態,只是那詭異的黑龍元神法相超出了劍聖的預知,纔在最後關頭被黑兀凱利用了天時地利人和來擊敗而已。

大多數人判斷,黑兀凱當時也就只是龍初的境界,是黑龍元神法相的爆發讓他有了越階而戰的能力!

可這才短短兩個多月,竟然……這怎麼可能!

氣氛在瞬間凝固,刀鋒多出了個龍巔,還是如此強大的年輕龍巔,真正有可能在未來超越隆康的,不會是眼前這小子吧?

隆驚天的眸子中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平靜的注視着前方那個已經名滿天下、被譽爲除了王峰之外,當世第一天才的年輕人,然後緩緩開口道:“聖戰時你隱藏了實力?”

黑兀凱微微一笑,回答卻有些出乎隆驚天的預料:“沒有。”

隆驚天看起來並不怎麼相信:“……可你只有兩個月時間。”

黑兀凱的眸子裡只有淡淡的平靜,邁入龍巔的境界,雖說還達不到半神那樣超然於物外的心態,但這天地間確實已經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讓他們情緒失控了,就像眼前的隆驚天,最心愛的兒子下落不明,可他仍舊還能平靜的與最可疑的敵人緩緩交談。

“或許你並不瞭解真正的元神法相,更不瞭解王峰。”

“我不瞭解的東西還有很多,比如我兒飛雪的下落。”

“那你還是不要了解的好。”黑兀凱的嘴角微微翹起:“免得喪失了你作爲一個真正強者的優雅。”

隆驚天的眼角微微一顫。

龍巔是不容易被情緒所左右,但那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情緒……來這裡抓人之前,隆驚天其實就已經想過了最壞的可能,刀鋒聯盟願意用隆洛與他交換人質,那不過是因爲隆洛對刀鋒而言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威脅而已,但隆飛雪不一樣啊……一個年僅二十出頭的龍級,儘管還只是龍初,但隆飛雪可不是像聖子羅伊那種靠爐鼎助力來突破的廢物,那是真正的天才,靠自身的力量一步一個腳印走到的龍級,其未來的成長絕對無可限量。

加上其身份背景、以及對九神的忠誠,這樣的人對刀鋒而言絕對是個巨大的威脅,他們不可能用這樣的巨大威脅來做人質,而且話又說回來,自己的兒子自己瞭解,隆驚天太明白隆飛雪的性格了,哪怕對手是龍巔,可想要生擒他,除非他死!

隆驚天身上所散發的魂力依舊穩定,並沒有任何紊亂的跡象,但卻已經在緩緩提升。

不像魂修提升力量時所展現的那種正常的壓迫性魂壓,他身周有淡淡的清風四起,有一道肉眼看不見的屏障般的東西從他身周擴散開,他的目光只凝視在黑兀凱身上,那無形的屏障卻正在將身周的其他龍級強行逼退,就像一堵看不見的牆、一片無可想象的領域,在隆驚天身周強行隔絕出了一塊與世隔絕的真空天地!

“……看來答案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他淡淡的說道。

“龍巔的直覺往往都是不會錯的,你應該慶幸你還有一個兒子活着。”黑兀凱笑了起來,身周同樣有清風四起,吹拂得他的衣角微微飄擺,而在他下方的范特西、音符、摩童和德布羅意,此時也如同其他那些九神龍級一樣,被一道看不見的屏障強行驅逐開,退到了至少上百米開外。

如果說半神與天地平級、被天地視爲威脅,那龍巔是這片天地最寵愛的孩子,會給予他們無限的權力。

他們的戰鬥涉及的是領域,龍級是無法介入,別說龍級了,就算這片天地也不會介入,天地的法則在他們的領域中都會失效……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自家兩個小孩的矛盾,真正公平的家長是不會去拉偏架的,正確的做法只能是讓他們自己解決而已。

兩片不斷膨脹的領域很快就將兩邊的龍級都排擠開,且還在持續擴大中,而那兩人的氣場也在不停的迅速增強!讓兩側的龍級都感覺到心悸和畏懼,彷彿螻蟻看到了兩隻巨獸在對峙。

當初聖主與帝釋天在聖城戰場上的交手,那可不是真正龍巔的交手,不過只是彼此阻攔而已,都收着的,可眼下,領域的爆發,兩人顯然都已經將對手視爲了生死之戰的真正大敵,一出手就必然會石破天驚!

“我很好奇。”黑兀凱微笑着說道:“你們是用什麼辦法把八部衆堵在曼陀羅的?只憑月亮海峽的黃金海龍王?那不可能做到。”

“……海龍要封堵的只是夜摩天等人,至於帝釋天,另有人對付他。”

“是隆康出手了嗎?”

“姑且算你在聖城戰鬥時沒有隱藏,但以你現在的實力,對付飛雪不可能在城中大戰三百回合。”

黑兀凱在問,隆驚天也在問。

力量的蓄積、狀態的提升並不影響兩大龍巔的交談,這既是彼此心理的博弈,也是兩大陣營統帥的信息交換,答案不可能是免費的,隆驚天回答了黑兀凱的第一個問題,要想繼續追問下去,那顯然得給出相應的籌碼。

這根本就用不着點破,黑兀凱微微一笑:“龍城時確實保留了,誘他逃跑,製造懸疑,那只是爲了引你出來,倘若讓所有人都知道隆飛雪死在龍城,你或許會直接選擇龍城爲突破口,而不會像現在一樣走月神森林。至於突破的時間長短……身爲龍巔的你其實應該很清楚纔對,用不着我多言了。”

很多龍級都不清楚的是,龍巔並不是一種級別,而是一種境界,與魂力的強弱無關,因此理論上來說,只要踏足了龍中,就可以邁入龍巔,當然,前提是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境界達到足夠高的程度才行。

而黑兀凱,他所做的不過只是在神龍島時,就已經理解了世界的本質、就已經擁有了龍巔的境界!只不過魂力修爲還沒有達到,此後藉助與劍聖的一戰,從龍初的極限邁入了龍中,此前的領悟由此融會貫通,這才直接跨過了突破的步驟,達到了龍巔!

隆驚天的眼睛微微眯起,黑兀凱的話在他腦海裡只一瞬間就可以辨別出真假。

龍巔靠悟,所以很多龍中的強者無論怎麼積蓄魂力、無論如何鑽研,可直到老死他們卻都也窺探不了龍巔的半點境界,可對有的人來說,這事兒卻只是水到渠成的,但是……再怎麼水到渠成,這短短兩三個月,那也太短了!讓他有些無法想象。

“……堵住帝釋天的不是陛下。”龍巔的默契只在一瞬間就已經形成,你問我問,你答我答。

隆驚天只一瞬間就消化了黑兀凱所說的信息,也顯然算是認可了黑兀凱給出的答案,開始回答了黑兀凱的上一個問題:“九神的龍巔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他的實力在我之上,只要他活動在曼陀羅附近,那帝釋天就不敢離開,否則你們八部衆都城不保。”

黑兀凱的嘴角微微一翹。

畢竟王峰所定下的東進計劃是在三天之後,要給南烏峽谷、沙城和龍城的守軍留下撤退時間的,因此黑兀凱來之前,原本是想先衝破月亮海峽上海龍王的封鎖,去曼陀羅先看一眼的,可范特西這邊的情況太緊急了,容不得他耽誤……此前他和王峰最擔心的是隆康直接對八部衆出手,那哪怕帝釋天能守得住曼陀羅,對八部衆大陸整體而言,也絕對是一場血雨腥風,可現在聽起來似乎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

“那就好。”他微笑着說。

呼呼呼……兩人的領域此時已經相當靠近,領域屏障邊緣處盪開的氣流開始交觸,在彼此對衝,將地面的滿地落葉對衝得漫天飄舞。

“最後一個問題。”隆驚天平靜的問道:“現在你爲什麼又不隱藏了?以你現在的力量,等我走後要想破除木界牢籠救人是很簡單的事兒……保持着隱蔽,你或許能很容易暗算到我。”

黑兀凱笑了:“這不是明擺着的事嗎?”

隨即他的眸子微微一鎖,臉上那絲慵懶的笑意在此時終於化爲了冷酷:“因爲用不着!”

領域對衝的風壓變得更近了,捲起的落葉足有上百米高,彷彿在兩人之間形成了一片由落葉所組成的牆,受彼此領域對衝的氣流衝擊,飄在空中不停的打着旋兒,更有宛若交流電般的巨大電弧在彼此的領域邊緣生起,彼此抗拒、彼此排斥卻又彼此相吸!也是第一次讓四周那些滿臉肅穆的龍級們用肉眼直接看到了兩個領域的形狀。

隆驚天笑了,眼神中已然沒有了之前的些許疑惑,而是被愈發強盛的戰意和殺氣充填:“你很自信。”

“彼此彼此。”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隆驚天的右手已經輕輕搭在了天劍的劍柄上。

黑兀凱也是同時輕輕搭上了劍柄,沒有再回應任何聲音,只有眸子中的殺意猛然收攏,彷彿化爲了一個原點。

啪~

兩人同時雙掌握柄,四目相投。

黑兀凱的領域已經十分完美了,完全不似那些初入龍巔時,對領域掌控還很生澀的強者,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隆驚天的氣場越來越強,戰意越來越足。

他從龍中達到龍巔,花了十年,而徹底掌控龍巔的領域,則花了足足有二十年時間!黑兀凱剛纔沒有說話的必要,可如果他是在聖戰後才突破到龍巔境界的,那這短短兩個多月時間,他竟然跨越了從龍中到龍巔、再到徹底掌控領域這兩個巨大的階段?

兩個月,頂自己三十年?!

坦白說,別說兩個月了,就算把時間放長到黑兀凱進入玫瑰之前,甚至給他補足三年的時間,那也是隆驚天速度的十倍!這簡直就是……讓人無法想象,隆驚天的印象裡,人類歷史上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傳說中的至聖先師!可現在眼前有黑兀凱,遠處更有更誇張的、已經能以半神境界叫板隆康的王峰!

當常規不再適用、當修行者突破了曾經認知的障礙,年長的禿鷲們就將退出歷史的舞臺,世界將迎來新生!

這一瞬間,隆驚天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這句曾經流傳很廣的所謂預言,來源已經不可考,但無論曾經禍亂九神的先師教、亦或是禍亂刀鋒的暗堂,都無不以這句話作爲教義的核心,暗堂甚至因此衍生了新世界九子的說法……

是這世界真的已經變天了嗎?眼前這年紀輕輕的小輩,只用了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就已到了可以與自己分庭抗禮的地步!

些許疑惑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間便已消散。

無論預言也好、命運也罷,這類話題只有那些弱者纔會掛在嘴邊,強者並不是不信這個東西,相反,越強的人越信,甚至能直接窺見到其中真正的規律和奧妙!但也正因爲窺見了其中的奧妙,所以對真正的強者來說,無論預言還是命運,都是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來改變的,甚至都用不着踏足神的領域,龍巔足矣!

一道精芒在隆驚天的眸子中閃過。

來了!

噼啪!

一道巨大的電流閃過,兩片不停擴張的領域,此時也終於在彼此相間的中心處觸碰。

相互拉扯的電弧消失了,那些飄飛在空中的樹葉,只一瞬間就在兩大領域的擠壓下化爲了齏粉、消失無蹤。

餘下的,只是腳底的巨大震動!兩片領域的無縫隙碰觸,將彼此那巨大的力量摩擦直接傳導到了大地中,連旁邊那棵巨大無比的生命之樹,此時竟也微微晃動起來,頭頂上有無數之前被冰魔凍矢凝固的冰塊、霜雪往下震落,落在兩人的領域上,瞬間就被蒸發,不留下絲毫痕跡。

四道凌厲無匹的殺氣在空中交碰,一道精芒猛然從隆驚天的眸子中一閃而過。

龍巔的交手,什麼先機後手之類的概念早都已經沒有了意義,取決他們勝負的,只有對領域的掌控、對對手的判斷、對戰鬥的感覺和理解!

天劍裂空斬!

譁!

天劍出鞘,看不到劍光、也看不到動作,只有一條憑空裂開的巨大空間縫隙,陡然在黑兀凱的身側裂開,彷彿撕裂空間一般,以恐怖的速度朝着黑兀凱的位置蔓延過去。

黑兀凱的眸子中黑炎燃燒,身體微微低伏,拔刀的動作未變,竟似不打算理會那要命的裂空斬,可那蓄積的劍勢卻已經化爲黑色的焰流,宛若刺蝟的倒刺一樣朝四周猛然張開,這些劍勢比起隆飛雪的裂空斬絲毫不差,空間在瞬間被刺破,出現大片的虛空,只剎那間,他的整片領域竟都化爲了虛空的背景!

這和真正的破碎虛空不同,龍巔輕易撕裂的空間是自己的領域,並不是這片天地本身。

裂空斬本就是一種撕裂空間的規則,可面對根本就沒有‘空間法則’的虛空,又談何撕裂?

裂空斬在接觸到黑兀凱虛空領域的瞬間消失,下一秒,低伏的身體猛然跨前,黑兀凱的左眼閃耀着黑芒、右眼則是閃耀着紅光,右手猛然拔刀,紅黑相間的兩道光芒在那黑暗的虛空中一現。

隨即,黑兀凱的嘴中輕吐出四個字:“劍道,十三!”

漫天的虛空背景,連同修羅領域和法則都在這瞬間收攏,濃縮爲他那黑龍劍上的黑色光芒,朝着隆驚天疾斬而去!

隆驚天的瞳孔在瞬間收縮。

這是一道無與倫匹的劍光,超越了力量、濃縮了法則,你無法用‘物理攻擊’亦或是‘法則攻擊’去定義它,這是真正的道,劍之大道!

轟~

劍芒掠空、宛若流光飛逝,沒人能看清那劍光飛射的細節,只有一條軌跡、幾滴鮮血!

“竟然擋住了!”溫妮是最瞭解黑兀凱實力的,更深知黑兀凱的劍道!

這招劍十三她曾見過一次,那時黑兀凱還剛邁入龍初,沒有領域法則的融匯貫通,卻已經斬殺了龍中的黑龍,也是憑這無上劍道,才讓黑兀凱收復黑龍,擁有了黑龍元神法相,這絕對是溫妮見過的、最強的越階劍技。

而現在,黑兀凱已經到了龍巔,溝通天地世界之威、融合領域法則之力,可就是如此施展出來的最強劍十三,正面擊中隆驚天,竟然只是留下了不痛不癢的幾滴血?

溫妮心中的震驚還未結束,下一秒,天空猛然變得閃亮,這是在生命之樹的華冠下,樹萌本是遮蔽了大片的天空,讓這裡終年幽靜,可此時此刻,四周卻變得宛若烈日當空。

隆驚天的握劍的虎口浸出了一絲血跡,可眸子卻變得興奮閃耀無比。

剛纔那一劍的威力太強了,強到讓他擋住也被震傷的地步,可也正是這一劍,讓他徹底忘掉了黑兀凱的年齡和身份!也忘掉了自己作爲九神統帥的身份!

好戰的血液在他骨子裡沸騰了起來,當初還沒有黑兀凱的時候,他僅用七成的力量就吊打過夜摩天,而今天,他將要全力一戰,倘若剛纔那一劍就是黑兀凱的極限,那他今天就要將這初生的牛犢給他重新塞回孃胎裡去!

“天道……”他一聲輕喝,目沉如水,那自然的神態彷彿與天地融爲一體,手中天劍則是在胸前一豎。

嘩嘩嘩嘩~~~

只聽大片的嘩啦聲響,所有人的頭頂上方處劍光耀人,而兩側觀戰的九神衆龍級、刀鋒衆龍級此時這都看得忍不住同時倒抽了口涼氣。

只見在那宛若烈日當空的半空中,一瞬間內竟有數以萬計的天劍顯現!

每一柄都與他手中的天劍一模一樣,可卻並非幻化,它們全都在以各自不同的頻率震顫着、嗡鳴着,每一柄都獨一無二、每一柄都散發着絕世神兵所獨有的威能!

隆驚天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手中劍遙遙一蕩:“萬刃歸宗!”

嘩嘩嘩嘩!

剎那間,無數光芒閃耀的天劍匯聚在一起,層層疊疊成束,形成一股巨大的浪潮朝着黑兀凱飛射而來!那浩浩蕩蕩的萬劍之象,光芒反射,竟宛若碧波魚鱗般層巒疊起!

那匯聚的大勢,天不可擋、地不可阻,神阻殺神,魔擋滅魔!

可怕的劍勢,一衆龍級即便只是旁觀,已然感受到了無可抑制的恐懼和乏力,更無法想象處於攻擊中心的黑兀凱的感受。

溫妮等人的心全都揪緊了起來,在神龍島一起修行的一衆人都知道,劍十三就是黑兀凱最強的劍道,那看似簡單的一刺,蛻變自夜叉族的拔刀斬,大繁至簡,也至剛至強,那已然是所有人能理解的劍道的極致。

可比起隆驚天的‘萬刃歸宗’,無論威力還是聲勢,似乎都還是差了一截,面對這滔天大勢的絕殺,黑兀凱幾乎沒有任何贏的可能!

“跑!”溫妮一聲爆喝,腦子異常的清晰。

無論隆驚天還是黑兀凱,顯然已經是目前雙方在這月神森林中戰力的絕對天花板,這兩人的輸贏勝負直接決定着在場所有人的命運,無論最後剩下的是哪一個,都足以獨自面對另一方的所有龍級!

他們或許可以合力擋上隆驚天幾招,但也不過只是擋幾招而已,拼消耗他們不可能是力量無窮無盡的龍巔的對手,更別說面對龍巔的領域,他們壓根兒就無法破防了,先天就處於必敗之地。

所以留下來幫忙是沒有意義,反倒是拖黑兀凱的後腿兒,畢竟都是龍巔,倘若沒有後顧之憂,黑兀凱就算不敵,或許也還會有一絲逃跑的機會。

明智的選擇,除了摩童稍一遲疑外,其他人都是轉身就走,可下一秒,九神的龍級飛射,攔截在了他們面前。

“想跑?”牧神風、冰魔、鬼劍三人,擋住的是范特西四人組的去路。

而另一個身材格外高大的龍級,則是率着其他的龍級攔截在了李溫妮等人面前,衆人此時纔看清,那領頭的龍級,豁然竟是與天劍隆驚天、灼日聖手艾塔利斯並稱九神三大高手的野人封不禪!

雖然沒有天劍隆驚天隱藏得那麼深,並未踏足龍巔的境界,但封不禪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經是聞名天下的龍中強者,更是大名鼎鼎的九神野組的締造者,培養出無數瘋狂的九神殺手與死士,堪稱九神第一教頭!

他五官方正,臉上無悲無喜,沒有任何表情,就像是固定的蠟像一樣,連說話時嘴脣都不動的,彷彿是直接在天地間響起的聲音:“畢其功於一役……今天既然來了,就都別走了!”

“呸!”溫妮一口唾出:“去你媽的,宰了你!”

轟!

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五百九十章 五行元神法相!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九十七章 龍巔戰場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
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五百九十章 五行元神法相!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九十七章 龍巔戰場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