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敵營開拔

按照現在南烏、沙城和龍城裡,九神不斷增兵的動向,月神森林這邊作爲九神帝國最重要、且還在手上的門戶之一,沒理由不重點照顧的,肯定也在增兵,可這幾天的觀察下來,敵營那邊各種跡象都表明他們在兵力方面並沒有大的變化。

“海龍封鎖了月亮海峽、堵住了月亮灣港口……”

月亮海峽是達納蘇斯城的後方,是曼陀羅和刀鋒聯盟之間的間隔,也是九神走海陸進入刀鋒的唯一途徑,此前刀鋒議會和海族一起協商,將月亮海峽交由八部衆管轄,就是爲了讓八部衆可以更快的支援刀鋒戰場,可現在和九神一夥的海龍突然出手,用莫名的理由搶佔……

范特西想到這裡倒抽了口涼氣,猛然衝那兩個小精靈喊道:“通知大精靈祭司,讓達納蘇斯城所有人立刻撤離!大規模疏通是來不及了,走生命之樹的頂端飛走!”

“嚶嚶嚶,你們,想到什麼?”小精靈的刀鋒語說得還很生澀,在精靈族裡,小精靈的數量是最多的,它們從生命之樹的果實中誕生,可以長大,成爲正常人類的體型大小,只是比人類多了兩對翅膀而已,當然,一隻小精靈想要‘長大’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兒,除了要漫長的歲月外,還要刻苦的修行,以強大的力量進階才能去完成身體的蛻變。

“來不及和你們解釋了,九神的人隨時都有可能攻到,不要遲疑,走!告訴大精靈祭司,帶着所有族人去南邊,去月光城匯合,不管發生什麼,都要讓月光人閉門堅守不出!只需一兩天,刀鋒必然會有援軍到來!”

兩個小精靈愣了愣,對望一眼,立刻便要朝着達納蘇斯振翅疾飛,可纔剛剛飛出去,數道流光飛射!

范特西一步疾跨,一把扯住一隻距離他最近的小精靈朝後拉開,可另一隻卻被那飛射的流光瞬間命中,巴掌大小的身上被穿出了三個明透透的圓孔,連哼都沒哼上一聲,蟬翅一停,身體直接就朝着地上栽落下去。

“嚶嚶醬!”另一隻小精靈驚呼,大眼眶裡水汪汪的,范特西則是已然察覺到了什麼似的,身上的魂力猛然爆發,體型都在瞬間放大了一圈兒,隨即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有一道金光從頭頂上那茂密的樹冠中劈落,轟在范特西身上。

范特西的背上白光閃耀,身體硬頂着那金光的衝擊,雖在微微下沉,但終歸是維持着懸空不墜!

他身上的白光在瘋狂四溢,匯聚爲白虎法相盤恆於他身下,背上的金光衝擊漸漸被頂住,范特西猛一擡頭,雙目滿是兇厲,一聲怒吼。

“吼吼吼!”

白虎咆哮,化爲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沖天而起,非但將那金光直接頂了回去,且將茂密的樹冠都生生衝出了一個窟窿來。

轟!

巨大密閉的樹冠上被轟出了一個足有七八米直徑的圓洞,對龐大的生命之樹而言,這樣的破壞或許連個針孔都算不上,可在下方的范特西、摩童、音符、德布羅意以及那隻小精靈的眼中,刺眼的陽光順着那大洞射了進來,而一條條神秘的黑色人影也在那烈陽的背景下一一緩緩顯現。

一、二、三、四……十一!

九道人影沐浴在那烈陽陽光的背景中,讓人很難看清他們的臉,但從那一雙雙在陽光背景下都閃耀無比的眸子、從那一個個身上散發出的可怖魂壓和殺氣中,卻無不顯示着這九人的身份。

龍級,十一個龍級,十一個九神的龍級!

十一對灼灼烈日般的眼睛,這些天來一直擔心的敵襲終究還是來了,而且一來就是如此摧枯拉朽的姿態。

上方懸空的十一個人在注視着范特西他們,龍級的威壓朝下方煌煌鎮壓而來,而在下方,范特西四人也是冷冷的注視回去,但即便膽壯如摩童,此時的額頭也不禁冒出了一滴冷汗。

月神遠征營地只有他們四個龍級,原本預計的是有八部衆的夜摩天、夜戰天,摩呼羅迦的大梵王和乾闥婆的樂神音,倘若真有這四大一流龍組助陣,即便面對九神的十一個龍級,也還至少是有抵抗之力的,可現在……

范特西那已經變成了豎瞳的眸子裡看不出悲喜,只是緩緩將手中的小精靈放開。

“敵營已經開拔,通知達納蘇斯、通知月神遠征軍……”他緩緩說道:“別走海港那邊,繞過浮光山脈,全員撤到月光城!”

精靈一族擅長親近元素,也有許多匪夷所思的、人類並不擅長的特殊法術,但單就戰鬥力而言卻並不算十分強大,眼前這小精靈就只有區區虎級而已,被上面的龍級威壓籠罩,嚇得直全身哆嗦,牙關不停打顫,別說飛走,連回應一下范特西的話都做不到。

下一秒,一團魂力籠罩在了小精靈的身上,形成一個圓形的能量罩防護,緊跟着范特西一把抓住那能量球,朝着遠處達納蘇斯的方向猛然扔了出去。

“走!”他一聲厲吼,能量球飛射,速度快到了極致。

本以爲上方的那些九神龍級必然會出手攔截,可沒想到直到那能量球去遠到沒影兒的地方,上面的十一個人仍舊是一動不動的懸空在原位,灼眼烈日的背景下,只有那十一雙冷漠閃耀的目光注視着他們。

“那個小東西救不了達納蘇斯。”一個淡漠的聲音終於在空中響起:“你們也救不了。”

“呵呵……月光城,是在指望那座月光浮影可以擋住十一個龍級嗎?”

空中有人輕笑出聲。

而懸空在最頂端的一個黑影則是淡淡的問道:“降?還是死?”

范特西的視線雖然全集中在上方,但耳朵卻一直聽着周圍的動靜,他能感覺到細微的大地震動,不用說,先前看起來毫無動靜的敵營已經大規模進軍了,而且不止是正面的敵營方向,包括海港位置,這是一次前後夾擊,試圖把達納蘇斯的精靈,連同刀鋒聯盟的月神遠征軍都一起包圓了!

范特西的嘴角微微一翹,自己還是太嫩了,其實從海龍堵住海港時,作爲統帥,這些事兒就應該已經可以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去提前預判,而不是隻知道疑神疑鬼的猜測……但事已至此,後悔已經無用,他現在能做的着實不多,也只能期望於奇蹟。

可嘆,自己本是滿懷雄心壯志來的,可現在卻因爲情報的誤判而一敗塗地,甚至連自身、連身邊的所有兄弟也要殞命於此!

他沒回應空中的問話,目光牢牢鎖定着上方的敵人,身上的白虎法相則是在不斷的聚集凝實。

四對十一,而且是一看就氣勢很強的十一個龍級,恐怕過半都是龍中的層次……坦白說,無論是范特西還是音符、德布羅意,甚至是包括最樂觀最無腦的摩童,心裡都很清楚,今天大概率是在劫難逃了。

可那又怎麼樣呢?

“兄弟們……”他緩緩開口,目光冷冽毫無恐懼,反倒是帶着一絲調侃:“怎麼說?”

三人小組此時已經迅速聚集到了范特西的身邊,四人背靠背而立。

德布羅意舔了舔嘴角,卻不是那種緊張的下意識動作,反倒是透着一絲興奮:“這還用說?”

音符默默的摸出了她的弦光之羽,旁邊摩童則是狠狠擦了擦他的下板寸,然後兩手一攤,兩柄看起來重得不像話的擎天斧出現在他手中。

砰!

兩柄巨斧狠狠一撞,摩擦出刺耳的金戈之聲,摩童唾了一口,擦掉腦門兒的冷汗,剩下的已然全是極致的瘋狂:“廢話!好不容易纔來了個單大活兒,幹他!”

拖延時間沒有意義,這節骨眼兒,他們什麼援軍都不會有,繼續拖下去,只會那被十一個龍級凝聚起來的強大氣勢不斷的蠶食、不斷的削弱,直到完全喪失鬥志爲止。

要幹,那就是現在!有機會就突圍,沒機會就拉兩個墊背的!

轟!

四股恐怖的魂力猛然在四人身上同時爆發。

范特西的身體在瞬間消失不見,原本巨大的白虎法相此時也已經縮小到了只有約莫四五米長。

鬼級的鬼影法相是越大越好,那講究的是一種氣勢,是虛的;可龍級的法相,卻是越精煉越強!那雙奪人心魄的虎目中更是殺氣驚人。

“吼!”白虎咆哮,小小的身軀、巨大的能量,可怕的呼嘯聲竟宛若狂風般朝着上方的破洞席捲,非但直接吹散了十一個個龍級的威壓,連同他們的衣角也在獵獵作響!

“元神法身……”空中的幾雙眸子微微一凝,能將法相精煉到這樣的程度,已然可以稱之爲元神法身,和那些變種的元神法相僅只有一字只差,同樣也都代表着法相的一種極致,但後者代表的是法相變種的極致,而前者,代表的則是修行力量的極致!

這是到了龍中才夠資格掌握的力量,在九神已知的玫瑰龍級資料裡,也就只有黑兀凱和溫妮達到了這一層級,可沒想到這個在玫瑰九龍中最不起眼、看起來最弱的胖子,竟然已經到了這樣的境界?

噼啪噼啪!

德布羅意的法相幾乎是同時開啓,巨大的法相真身顯現,魔神法相!

雖沒有達到范特西那樣精細的元神法身級別,但那瞬間閃耀起來的黑色電流卻攝人心魄,彷彿化爲一柄柄雷槍在他身周繞轉,赤紅的頭髮根根倒豎,飄立在空中,青面獠牙、怒目圓睜宛若魔神降世。

音符身上卻並無任何法相變化,但當那弦光之羽展開時,一圈聖潔的光環卻出現在了她腦後,宛若明月下的仙子,透着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膜拜的聖潔。

唯獨摩童。

只見古銅色的皮膚在瞬間膨脹開,撕裂了那鐵甲衣衫,他的身體隨即竟開始迅速膨脹,三米、四米、五米……

“武神化!”空中的一雙眸子猛然一凝,簡直比看到范特西的元神法身還要更加驚訝。

武神,那本是曾經獸族頂尖強者的代名詞,出現異化的肉身並不變化爲妖獸形態,而是同樣以人類的形態存在,但體型會膨脹、變身宛若巨人,但卻又並沒有通常巨人的笨拙和緩慢,而是擁有着比正常小體積的同階人類更快的速度!

更強的力量、更快的速度,這是一個無堅不摧,真正蠻不講理的形態,也是曾經讓人類最爲頭疼和畏懼的獸人真正強者,可摩童明明是個八部衆……

“八部衆本就是這片天地間最古老的血脈,他們的血脈擁有着一切可能,作爲這個世界最古老的兩個種族,曾經的血脈中混雜了一些東西並不足爲奇,摩呼羅迦就有一定的比蒙血統,阿修羅更傳聞是夜叉和海龍共同的先祖……”空中響起一個傲慢的輕笑聲:“呵,高貴的血脈?我看不過只是一堆雜種而已。”

“龍級不易,毀掉可惜。”頂端的強者依舊不爲所動,只淡淡的說道:“我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歸降九神,可保你們家族無憂!”

“你覺得可能嗎?”范特西一聲冷笑:“白癡!”

話音方落,就彷彿是四人約定好的暗號,音符的手指微一撥弄。

噹~~

數十道足有十米方圓直徑的巨大音波圈,朝着上方層層疊疊的猛然盪漾過去,直衝向上方最近的一個長衫龍級,而夾雜在那音波圈中的,則是德布羅意的兩根閃電雷矛!

巨大的音波震盪帶着強烈的麻痹屬性,且去速極快,遠超正常的音速傳播,雷矛的速度則是與那音波幾乎如出一轍,那龍級的動作受音波影響稍稍一頓,雷矛已經從他身上扎穿而過。

“解決一個?”

“沒中!”德布羅意心中一震,扎穿的只是一個虛影,毫無實質的感覺。

坦白說,參與月神遠征軍來到達納蘇斯後,他和音符打配合訓練的時間最多,對音符的音波輔助再瞭解不過、也再熟悉不過,相互的配合已然到了天衣無縫的地步,可剛纔驟然發難,竟然仍舊是被對方輕易就躲開了。

“並不是站在最下面的就一定最弱。”空中響起幾個輕笑聲,而下一秒,一道巨大的白色劍光從半空中朝着音符直斬下來!

音符怡然不懼,臉上甚至都沒有半分表情,左手拉住五絃一扣,竟不是反擊,而是一個增益狀態的起手。

而與此同時,一道足足六米高的巨大身影已然閃電般如期而至,攔擋在音符身前,兩柄擎天斧朝着那劍光往上狠狠一頂,而音符的增益音波也同時出手,時間配合得簡直恰到好處,而隨着那音波衝進摩童身體,原本古銅的肌膚猛然變了個顏色,變得金光四溢,力量彷彿在瞬間增強了一個檔次,非但將空中那勢在必得的劍光強行砸散開,且餘勢不止,兩道恐怖的斧光竟然以極速朝着那劍光的主人反殺過去。

武神道——摩呼羅迦雙亟斬!

轟!

雙亟斬的斧光瞬間正中那長衫身影,只聽震耳欲聾的兵器格擋聲,恐怖的力量將他衝得朝高空中猛然拋起數十米高。

砰~

他好不容易止住身形,全身猛然一震,將雙亟斬的力量盪開,閃耀的眸子中已然是殺機遍佈,手中的長劍瞬間嗡鳴作響,有鮮豔的血色在劍身上閃耀,肅殺的血色魂力遍佈他全身,散發開時宛若一道道刺眼的劍光。

魔劍——亞昆!

九神有三大劍客,天劍隆驚天當之無愧的第一也就不說了,此外便是魔劍亞昆、鬼劍修斯特!儘管名氣沒有像天劍隆驚天那樣冠絕羣雄,但能與天劍並稱爲九神三大劍客,鬼劍的實力可想而知,早在一二十年前的便已是大陸上有數的龍中高手,成名已久,此時出手對付幾個小輩,竟還被其中一個一斧頭就掀翻……

摩呼羅迦的怪力……下一劍便斬了你!

亞昆目露兇光,可纔剛將目光看向下方,四道殘影卻已然衝到他身前。

一道閃耀的雷矛凝聚,不同於此前盤繞在德布羅意身周的那些雷電,這道雷矛閃耀得就像極光一樣,完全化實,尖銳的矛頭竟有幾分絕世神兵的破空感,非但凝聚的雷電之力驚人至極,且其鋒芒之利,遠超那劍客想象,還未近身,那撕破的風壓已然將魔劍客的額頭拉出一條血痕來。

魔劍亞昆瞬間便已預判他的攻擊軌道,身體開始側偏。

速度不錯!可再鋒利的矛,也要能刺中敵人才有效,與自己的速度和經驗相比,這雷戰太嫩了些!

而他念頭剛起,閃避的動作還未做完,音符的弦光之羽早已奏響,層層音波化爲實質的圈痕,瞬間在那魔劍亞昆的身周出現,緊跟着……

啪啪啪啪~~

連串的收緊聲,音波圈竟在瞬間收攏,宛若一個個金色的緊箍,將那亞昆牢牢鎖死。

魔劍亞昆一驚,此時竟驚恐的發現自己的魂力居然運轉不起來,那宛若緊箍的音波圈帶有強力的封印效果,竟在瞬間控制住了他的行動。

要命的雷矛、鎖身的音咒……雷矛飛射已到眼前,亞昆竟發現自己居然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等死。

距離他最近的兩道身影早就看清四人合圍的動向,再怎麼小輩也是龍級,亞昆不可能以一敵四,此時早已同時救援過來,可迎上他們的,卻是刀鋒的另外兩人。

‘啪啪’

摩童一馬當先,雙手握住先前被那亞昆擋回來的翻天斧,合斧撩上疾斬,巨大的力量,斧光縱橫,竟有幾分要撕破天地之威,劈斬向左側救援來的龍級。

摩呼羅迦翻天斬!

范特西則是白虎咆哮,猙獰的獠牙畢露,虎目怒睜,化爲一道流光衝向右側來援的敵人。

四人的戰術很明確,兩人攔截、兩人下手,主攻的德布羅意雙眸閃耀、殺氣縱橫,衝刺的雷矛已然遞到了魔劍亞昆的臉前。

不管今天是否在劫難逃,殺一個賺一個,殺兩個賺一雙,先宰一個!

嗖……

一道身影此時已從那樹冠洞的最上方飛射而來,他身着長衫,衣袂飄飄,而已經被封印魂力、幾乎不能動彈的魔劍亞昆此時卻突然高速竄起,朝着那人飛射而去,顯然是被那人強行攝了過去,避開致命一擊。

范特西四人都是一聲暗罵,眼看着到嘴的鴨子居然都能飛了……

而與此同時,一股已然能壓制到范特西等人的龍巔威壓瞬間籠罩了四周。

那人救人、逼近一氣呵成,此時踏空而來,腳下每邁出一步,就彷彿生出了一朵白蓮,托住他的腳步,看似步履不徐不疾,可只眨眼間間,已然邁過了十數裡高空的距離,來到了距離四人上空不足百米處。

只見他左手持劍,右手此時輕輕的搭在了劍柄上。

當他的手握住劍柄時,整個世界都彷彿在這一瞬間定格了下來,范特西、摩童、音符和德布羅意的攻擊,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束縛住,四個人的視線也同時被那握住劍柄的動作強行吸引,一種生死的恐懼、斗大的汗珠已然順着他們的額頭滑落下來。

龍巔!

而在九神,用劍的龍巔只有一個,那就是天劍隆驚天!

九神的統帥,也是目前九神軍中已知的第一高手,竟然在此出現?

范特西的心迅速下沉,瞬間變得冰涼。

隆驚天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太不同尋常了,西面和南邊的南烏峽谷、沙城、龍城三處,九神大敗虧輸,作爲統帥,不應該第一時間出現在那裡穩定軍心、又或是組織反打回去嗎?怎麼會出現在東邊戰線上?還有,隆驚天既已經出現在這裡,那是否意味着九神真正的絕對主力已經聚集到了月神森林?是否意味着,聚集來這裡的龍級,甚至還不止眼前的這十一個?

如果真是這樣,那不但今天四人遭劫、達納蘇斯失守,只怕連王峰派來的十大玫瑰龍級,在不明敵情的情況下,都得一起陪葬在這裡!

范特西一瞬間想了很多,可隆驚天卻顯然沒有要給他思考時間的打算,左手拇指往前微微一推,范特西等人壓根兒就還沒看清那拔劍的動作,下一秒……

譁!

看起來只是一擡手,可卻有四道可怕的劍光在瞬間朝着四人同時斬落下去。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劍,但龍巔的威壓卻在強行束縛着四人,躲不開、避不了!

“頂住!”

范特西目眥欲裂,雙手瞬間化爲一片金色,強行握住那劍光。

金剛虎爪!

虎口瞬間裂開,鮮血長流,但卻生生握住,被那劍光帶着朝下猛貫飛射。

另外三人也都差不多,音符用弦光之羽橫檔,畢竟是乾闥婆世傳的頂級魂器,只聽‘嘭嘭’兩聲響,琴絃被崩斷了兩根,可那堅硬無比的琴身卻將劍光強行擋住,也如范特西那樣被劍光下壓的衝力帶着往下猛貫。

德布羅意的雷矛被劍光瞬間斬破,但雙手抱爪,形成一片交互的雷區,密密麻麻的雷電在他雙掌間交錯成型,組成了密密麻麻的網狀,堪堪將那劍光防住,也是被強行衝下。

最後是摩童,翻天斧硬頂隆驚天的劍氣,居然毫髮無傷,只是那衝力太大……

轟!

摩童狠狠的雙足落地,砸得大地一陣震顫,四人同時被轟到了地面上。

此時劍光威力已盡,音符撫了撫弦光之羽上的斷絃和琴身上的凹洞;范特西的雙手鮮血直流、德布羅意則是兩隻手不停的打顫,唯有摩童,足足數米高的身軀,落地後立刻就提着巨斧仰頭擡起,朝衣袂飄飄的隆驚天怒視而去。

場中的氛圍瞬間一凝,隆驚天用眼角餘光瞥了下來。

坦白說,讓刀鋒的龍級歸降之類,他連想都沒想過,那是不可能的事兒,不管是狗屎運也好還是怎麼樣也好,能修行到龍級的人,本心之堅定,絕不是你世俗那些威逼利誘的手段可以動其心志的,可他還是不打算殺這幾人……

不爲別的。

就在幾天前,刀鋒人用他的大兒子隆洛,去和他換了一個李家的人質,可隆飛雪呢?那兩兄弟當時都在龍城,城破之後,隆洛是作爲人質交換過來了,可隆飛雪卻就此沒了消息,據一些逃亡的九神戰士所說,似乎看到黑兀凱和隆飛雪在城中打鬥、看到隆飛雪負傷而逃、看到黑兀凱和李溫妮同時追了出去……

隆飛雪纔是他隆家的未來,也是他隆驚天精心挑選的繼承人,他的本事毋庸多說,倘若成功逃脫,那不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有消息,可若是沒逃掉……那大概率就是被擒了,否則黑兀凱已經有擊敗隆飛雪的實力,怎麼還要李溫妮一起協助追殺?

隆驚天的眸子裡閃爍着淡淡的光芒。

一個李家的間諜就可以換回來隆洛,可要是想和刀鋒聯盟換隆飛雪,那可得要點真正有分量的人質才行,而眼前……暗魔島的龍級弟子德布羅意、王峰的好兄弟范特西、乾闥婆的公主音符、摩呼羅迦的王子摩童!這樣的人質,換誰都夠了,否則堂堂龍巔,剛纔那一劍,四人恐怕至少都得重傷一個。

“留着他們還有用處。”隆驚天淡淡的吩咐道:“給我抓活的!”

抓活的?是想作爲人質?

居然想抓龍級強者當人質,這得是有多不把他們四個放在眼裡?

下方三人的眸子中都閃耀出無窮的怒火和戰意。

傷歸傷、不敵歸不敵,但那可不代表就得放棄戰鬥。

音符單手一拉,居然用魂力將那斷絃強行續上;范特西的雙掌此時愈發金光閃耀,豎瞳開啓,連同體型也都微微變大了一圈兒,德布羅意手握雷矛……

“呸!”摩童則是一口唾沫吐上天去,不爽得要死,其他幾路都是多點開花,打打殺殺立大功,偏偏自己這邊要遇到、遇到……拿王峰的話來說,噩夢級模式!

“抓你媽!就憑你這糟老頭兒?!”他破口大罵,臉上雖然繃着、身體雖然剛着,可事實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剛纔那一劍,震得他兩條手臂現在都還是麻的,幾乎要擡不起來。

“敢侮辱隆帥,夠膽!”

話音方落,空中一人手中的巫杖一揮,只見一股肉眼可見的凍氣猛然朝着下方竄來。

那凍氣看起來覆蓋面積不大,可那些正在不停搖擺的樹葉只是接觸到一點點,立刻就在瞬間靜止了動作,變成冰晶一片,且那冰晶的色彩還在飛速的朝四周蔓延,只頃刻間已然覆蓋了方圓數裡範圍!

摩童身形一轉,強行一聲爆喝,摩呼羅迦的巫術抗性本來就很高,武神化後,更是近乎巫術免疫,此時手臂雖然仍舊痠麻,但卻還是用龐大的身軀遮擋住音符、范特西和德布羅意。

恐怖的白色凍氣瞬間襲身,魔抗強如摩童,竟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緊跟着從頭顱開始往下飛速變白、結晶,只眨眼間竟已被凍成了一座巨大的正方形冰雕,連同護在他身下的音符、范特西和德布羅意也都在瞬間就凝結在了那巨型的冰棺內。

森寒的凍氣從那冰棺上不斷的冒起,連同旁邊大片活力無限的生命之樹枝幹,也在不斷的凍結蔓延中。

花草、樹木,甚至是大地、空氣!方圓數公里範圍內竟頃刻間已被那凍氣的餘威波及,成爲了一片冰霜的世界,連同那隻正在振翅遠飛的小精靈,已經飛出了數裡外,竟也被這恐怖的凍氣追上,化爲一顆冰團絕望的跌落在地面。

冰奧——永恆冰棺!

不過是擡手的巫術,已然有當初奧斯卡用生命力爲代價而施展的第六秩序巫術威力。

冰魔凍矢,冰公主滄珏的師父,九神第一冰巫!

“任你魔抗高絕,不怕凍氣,可也打不破這永恆冰棺!在裡面先憋幾天吧!”凍矢信心十足,淡淡的說道。

可下一秒,咔咔咔咔……

厚厚的冰棺上竟已開始有裂痕飛速蔓延開。

“哈哈,冰魔老鬼,你這玩意兒不行啊!”

“那是……神樂天音!”

冰棺完全隔音,聽不到那優美的神樂之音,但卻有嗡、嗡、嗡、嗡……一陣陣的震響聲,冰棺在震顫,幅度越來越大,慢慢的,連同這方圓數裡內的大地也都在震顫!

有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淡金色音波從那冰棺的中心震盪開來,一開始時只有彷彿甜甜圈大小,可隨着每一次震動,冰棺的裂痕多一分、那音波擴散的範圍便隨之大上一分。

“乾闥婆的公主,娑爾娜·音符!”冰魔雙眸如電。

近乎絕對零度的永恆冰棺,那是極致的堅硬,蠻力幾乎無法破除,這世上能剋制他永恆冰棺的手段並不多,但乾闥婆的音波功絕對要算其中之一,那潤物無聲的音波震盪,能瓦解一切極致的剛!

“冰棺封不住他們,我來!”一個粗礦的聲音響起,只見一條黑影從天而降,雙手一擡:“起!”

大地一陣猛烈的晃動,緊跟着有數十條蔓藤突破地殼,從地底中瘋狂延伸出來,盤沿纏繞過那高大的永恆冰棺,往上不斷的攀爬。

五行巫術中,木系的巫術大多都是恢復類的輔助作用,以至於許多人甚至直接將木系巫師和驅魔師混淆,可事實上,木系不但是最強的輔助系巫術,更是最強的封印巫術、消耗巫術,木的韌性和可再生性,讓它幾乎無法被同階的力量打破,而能在頃刻間用出如此龐大木系巫術的,那只有九神第一木巫,牧神風!

此時那些蔓藤足有兩米直徑,且隨着不斷的生長變大,上面竟還長出一根根尖銳的、宛若鋼鐵般的倒刺,猙獰可怖之餘,而在那些倒刺旁,更還開滿了五顏六色、形狀不一的漂亮花朵……天工再造、萬物生長,不過如此!

巫木神——森羅萬象!

咔咔咔……

隨着蔓藤的盤沿纏繞,長出來的尖銳的倒刺直接插進了冰棺之中,那開滿蔓藤的五彩花朵一朵朵綻放,有五顏六色的氣體從那些花蕊中散發出來,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彩之色,伴隨着厚厚的粉塵,在陽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既讓人感覺驚豔,也讓人畏懼,這是劇毒之物!

只頃刻間,連那些插入冰棺的倒刺裡也在釋放這樣的花粉毒氣,將一座白淨的冰棺渲染得五顏六色,而那冰棺的裂痕也在瞬間停止,只不知是被蔓藤的強力束縛、加固了,還是裡面施展神樂天音的音符已被那毒氣麻痹。

可下一秒,有絲絲雷電和白光從那冰棺的縫隙中強行透出。

雷電正法,可驅除一切陰邪之氣,將那些毒花粉強行驅散,有的甚至被驅散吹拂到了空中,逼得幾個九神的龍級揮手盪開。

白虎金剛,金克木,那些白氣竟化爲一隻只小老虎,從縫隙中透出、在蔓藤上凝聚,張開虎口,朝着不停生長的蔓藤狠狠啃下,十隻、百隻、千隻!聚沙成塔、蟻多吃象,數十根巨藤,只頃刻間竟已被啃斷了兩根兒。

冰棺已經止住的裂痕再次開裂,能看到那圈圈震震的神樂天音重新奏響、震開,而摩童那巨大的身體,臉上也開始出現漲紅的顏色。

咔咔咔咔……

玫瑰四龍,集四人之力,竟想要再次衝破出來!

可下一秒,牧神風的嘴角微微翹起一絲弧度。

木系的封印,豈只如此簡單?

巫木神——金剛招木!

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
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五百七十八間 時空扭曲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