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決戰九鼎城下

“刀鋒已經沒有能力再增派更多的兵源了,那些剛參軍的新兵蛋子拉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而且後勤壓根兒就跟不上,這還得多虧了前段時間修建商業中心時鋪設連通的鐵軌線,否則三天前咱們前線的戰士就得餓肚子了!”

“我認爲應該暫時退兵,特別是沙城和龍城,地勢太開闊了,倘若真等九神集結完畢開始圍城,到時候想撤都撤不出來。”

“往哪裡退?龍城那邊一望無際的都是沙漠,大軍撤退,萬一被人追擊怎麼辦?還不如據險而守!再說了,好不容易纔打下來的地方,憑什麼還給他們?而且現在刀鋒上上下下可都在看着這三個地方,一旦退兵,對刀鋒士氣的打擊你想過嗎?還是應該堅守,既是給聯盟各方以信心,同時也可以借城防最大程度的消耗九神的兵力,後方的新兵可以抓緊訓練嘛!王峰議長不是還組織了一個龍級特巡組,有五位龍級在各地間遊動、參與協防,九神沒那麼容易啃下這幾塊硬骨頭的。”

“那也不能不考慮實際情況,九神的兵力集結已經快要完成,到時候大軍圍城,先不說守不守得住,單說城裡的糧草問題,你怎麼運送進去?讓滿城戰士餓着肚子守城嗎?”

“現在不是還沒有圍嘛,大批糧草一直都在源源不斷的運送中,預計囤上兩三個月的糧草不成問題,至於更長遠的打算,加緊在龍城和沙城裡建立一個臨時傳送陣就行了,至於南烏,本就是易守難攻的一線天峽谷,後方全是咱們的地盤,更不用擔心後勤問題。”

“臨時傳送陣?哈哈,你腦子進水了嗎?想得可真簡單,海族纔有這樣的技術,且先不說他們肯不肯幫忙,就算肯,從海族選好技術人才再趕去沙城龍城至少得要大半個月,就更別說大型傳送陣那天價的花費、以及建造時間了,沒個幾年時間,你雛形都看不到!可瞧九神那架勢,最多三五天內就會全線出擊,這一時半會兒的怎麼來得及?”

“王峰議長!我認爲……”

“王峰議長!”

兩邊眨眼間就已經爭執得不可開交,這已然是近幾天來議會的常態。

坦白說,老王的感覺居然還不錯,相比起此前相互拆臺、打與不打的爭執,現在至少所有人想着的,都是如何對抗九神了,至於方法……這玩意兒他有的是,戰略計劃也是一早就已經佈置好了,但鑑與議會的情況,肯定不能直接公之於衆,鬼知道議會裡有沒有九神的細作,比如那個成天眯着眼兒在議會桌子上養神打盹的拜月古德爾,王峰看他就挺不靠譜的。

此時聽着衆人爭論了一陣之後,王峰只是擺了擺手說道:“此事容我再想兩天,暫且維持原本的方針不變,先散了吧。巴爾克大人、漢考克大人、達布利多大人、安柏林大人、雪蒼柏大人……幾位請先留步。”

這幾位現在早都是王峰的嫡系了,巴爾克和漢考拉原本在議會就是雷龍的派系,另外幾個代表的冰靈、龍月、薩庫曼等勢力,則更是玫瑰的擁躉,現在也早成了議會上的紅人。

一衆議員的神色複雜,或羨慕、或不屑的都有之,也有駐足目視的,但終究還是悻悻散去,都是成年人,改朝換代、議會易主,權柄的交替再正常不過,以前那些議會的紅人現在被邊緣化,也只能說是風水輪流轉了,有什麼好不甘心的呢。

大廳裡的人漸少,最後離開的一位議員殷勤的幫他們關上了房門,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

“王峰大人,是八部衆那邊有消息了嗎?”達布利多的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他早在半個月前就已經趕來刀鋒城了,薩庫曼雖然地盤不大、人口不多,但其強大的雷巫軍團卻一直都是刀鋒力量中的中流砥柱,何況股勒成爲薩庫曼唯一的龍級後,已經榮升爲薩庫曼的領袖,在他的率領下,和玫瑰、和王峰早已徹底綁在了同一戰線上。

眼下股勒正率領雷巫軍團在沙城征戰,剛立下大功,達布利多則是來了刀鋒城,履行議員之責,這段時間幫着王峰出謀劃策,王峰調兵遣將,他就處理一些後勤供給的大小事務,和王峰配合得天衣無縫,可謂是左膀右臂了,對王峰定下的對抗九神的策略也是最瞭解的。

不止是達布利多,此時留在大廳裡的,也都基本知曉王峰的大體計劃,之所以這幾天沒什麼行動,只是一直在擔心和等着東邊月神森林戰線和八部衆的消息而已。

南烏峽谷、沙城、龍城,還有和八部衆僅只一海之隔的月神森林,當初王峰總共佈置的是四處戰線、四處攻勢,可現在前面三個都已大捷,唯獨原本把握最大的月神森林那邊,非但毫無戰果,甚至是陷入了僵持階段,按范特西回報的說法,八部衆那邊不知道出了什麼情況,說好的協同進攻,但援軍卻一直沒有來。

沒有八部衆的配合,范特西等人不敢擅自進攻,而隨着另外三處戰事大捷,月神森林那邊的九神營地也加強了防守、提高了警惕,錯過了戰機,現在別說去偷襲,少了八部衆的力量,范特西那邊能守得住、不被九神大軍打過來就算是相當不錯了。

這幾天王峰等人也在試圖和八部衆聯繫,但卻一直聯繫不上,那邊肯定出問題了,但到底出了什麼事兒,暫時還猜不出來,成了一個巨大的變數,此外,月神森林的爭奪、八部衆的力量,這是王峰大局中最重要的一步棋,這步棋走不開,另外三處的後續計劃也就無法展開。

大廳裡所有人都知道這事兒,此時看向王峰。

“原本是想再等上幾天的,但現在看來是等不下去了。”王峰說道:“八部衆那邊情況不明,但月神森林必須拿下。”

衆人點頭,都是心腹,知道王峰在九神有內應,雖然不知道具體是誰,但卻知道那內應如今就被隆驚天安排在東部戰線,而且九神東部大多是叢林地帶,並不適合大規模交戰,九神的兵力優勢難以發揮,絕對是目前刀鋒聯軍最理想的戰場,可以將九神的主力在那裡牽制很久……所以只要打通了月神森林這條線,藉助天時地利人和,大軍東進,裡應外合之下,可以給九神製造很大的麻煩,牽制九神的主力,最大程度的減輕南烏、沙城、龍城三處的壓力,運氣好的話,輕易就可以完成王峰‘拖延九神半年’的戰略。

“不能一直空等八部衆了,昨天我已經讓包括黑兀凱在內的十位龍級集體東上,配合現在月神營地的三位玫瑰龍級,加上兩位原本的龍級駐軍,總共十五位龍級參戰,勢要一舉打通月神森林的通道,插入九神腹地。”

衆人都是一驚,消息昨天就已經發出去了?那以龍級強者全力趕路的速度,只怕明天早晨時,大軍就已經可以開始進攻,只是……

“這……”巴爾克皺着眉頭,他一直是主戰的,只要談到九神的問題絕對不慫,可王峰這計劃終歸還是太過匪夷所思:“南烏、沙城、龍城現在的壓力本來就已經很大,再將主力龍級抽調離開,只怕到時候月神森林是打下來了,可這三處也要隨之失守,那裡可還有咱們數十萬戰士啊!”

“撤軍。”王峰微微一笑:“抽調龍級的同時,指令我已經發出,現在往那裡去的幾班運送糧草的魔軌列車都是空的,數十萬大軍撤走只需要幾天時間而已,九神的大軍調集還未完成,我們這邊的消息又還處於嚴密封鎖中,月神森林的進攻會在三天後,到時候等他們聽到月神戰報反應過來,決定要提前進攻,咱們幾個地方的兵員就差不多都已經撤完了。”

衆人一呆,先前議會上就有不少人提出要暫時撤退,巴爾克等人可是一直咬着沒鬆口的。

“可那是咱們好不容易纔打下來的地方啊……”雪蒼柏也皺着眉頭:“而且現在刀鋒聯盟之所以如此上下一心,都因爲有這三處大捷的關係,突然撤退,恐怕會人心不穩。”

“不止如此,龍城也就罷了,沿途的沙漠之外還有幾處關卡可守,但南烏峽谷和沙城,被九神掌握之後,再往下可就是一馬平川,那等若將咱們刀鋒敞開大門,任由九神入侵了!”巴爾克焦急的說:“咱們又不是守不住,王峰你之前不是還說……”

可說着說着,一衆人又都沒了聲音,王峰只是淡淡的笑着,可能是這笑容讓大家太熟悉了,居然有種莫名的安心,王峰什麼時候又算漏過呢?如此明顯的破綻,只怕早已有了對應之策。

“王峰,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九神雖然剛經歷大敗,但從上到下非但並沒有任何人怯戰,反而是引以爲恥,都憋着勁兒想要找回來呢,所謂哀兵必勝,眼下正是他們士氣最旺盛的時候,雖說我們留有後手,不至於畏懼,但實在用不着直面其鋒,兵者詭道也,撤退只是暫時的。”

看到衆人都冷靜下來,王峰這才笑着繼續說道:“集中兵力打通月神森林的通道,等於捅了九神的菊花,也等於給咱們打開一條康莊大道,這個沒什麼好說的,勢在必行的事兒,至於南烏、沙城和龍城的戰略問題……”

“士氣問題不用擔心,月神的大捷會給刀鋒各方新的信心,幾個地方的撤退也是戰略性質的,並沒有損兵折將,只要輿論加以引導,不會引起恐慌。”

“龍城方面,眼下準備撤退的同時,也正在城中秘密挖掘地道,不死劍魔亞克雷先生已經挑選出了精銳的兩千死士,等撤退之後,這兩千死士會留在地道中,等待九神佔領龍城時,他們纔會分批出來,在城中執行特殊任務,井水投毒、縱火、暗殺之類,幾個重要的軍備庫房地下,也已經設置好了可以引爆的火焰符文陣等等,地道的佈置都是最優於行動、也最隱蔽的,沒有解決城中的麻煩,九神就無法專注於休整和進攻,保管擾得九神的龍城守軍人心惶惶、疲憊不堪,讓他們歡歡喜喜進城,再罵罵咧咧的出去……保守估計,至少可以讓九神的龍城守軍被拖在龍城半個月以上,情況好的話,一個月也沒問題,這段時間足夠龍城大後方建立起完善的防禦,也足夠拖到月神森林的戰事結束,讓參戰的龍級第一時間回援。”

衆人先是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是對這安排有些迷茫,可隨即就回過了神來。

九天大陸的人不是沒有兵法,但卻並不擅長這類詭詐的兵法,他們的兵法往往是排兵佈陣、正面衝殺,講究的是正面的殺傷力,畢竟這是一個有着魂修的世界,鬼級、龍級的個人戰力在很多時候已經決定了一切,因此這種詭詐的兵法點子並沒有太多生存的土壤,在戰爭歷史上偶爾是會出現那麼幾個,但坦白說,段位真的很低,見識真的很少……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王峰一說,頓時就通透,想想如果是自己一方的大軍遭遇這樣的事兒,那真的是!

“搞他個雞犬不寧!”巴爾克一拍大腿,連勝叫好。

達布利多則是眼前一亮,補充道:“還可以讓埋伏者在夜晚時吹響假的戰備警報,九神的警戒鈴聲完全可以模仿,戰士素質也很高,只要一晚上全城響個這麼兩三次,那九神的戰士就都別想睡覺了,如果再埋伏一支隊伍在城外佯攻個一兩次更好,這樣讓九神的人白天打瞌睡、晚上不得安寧,搞得他們神經兮兮,他們還如何打仗?如此的成本最低,成功率卻是很高。”

王峰張了張嘴,看了達布利多一眼,露出一臉的欣賞欽佩,果然薑還是老的辣、果然人還是老的狠,自己還沒說到這茬呢,這老傢伙倒還真是一竅通了百竅通。

倒是巴爾克還有點不太開竅,疑惑的問道:“這有用嗎?要是我是統帥,發現被騙一次之後,下令讓戰士們無視就行了。”

王峰呵呵一笑:“那你就太低估職業戰士的習慣性了,警報這東西……不是說讓你無視,你就能無視的。”

巴爾克一拍腦門,瞬間瞭然。

衆人此時已然對王峰的安排有了信心,雪蒼柏催問道:“那南烏峽谷和沙城呢?”

“南烏峽谷後方是貧瘠之地,南獸的地盤,叢林和沼澤地帶很多,對不熟悉道路的人來說,那本身就是一場噩夢,更別說大規模的軍隊了。”王峰笑道:“我已通知了南獸大長老烏爾薩,獸人這些天以借避戰爲由,大規模的東遷到了刀鋒內陸,我預留了十萬大軍,化整爲零分散在貧瘠大陸各處,獸人的嚮導會引導他們利用地勢爲戰,南方的毒蟲、兇惡地形,加上零散的遊擊軍隊拖延,將九神的人拖在貧瘠大陸一兩個月不成問題,而等月神森林和龍城那邊緩過手來,咱們再回頭對付這些在貧瘠大陸上吃夠了苦頭的九神軍隊……等到那時候,就算九神的人還能保持戰力,至少心氣兒也已經被貧瘠大陸給磨平了,咱們再以逸待勞,必能功成。”

“厲害!高明!”巴爾克已經徹底服了。

利用貧瘠大陸的險惡地形去拖延九神的大軍,這計謀其實最簡單,也是議會上的許多人此前都曾想到過的,但卻沒人提出來過,畢竟這需要南獸大規模東遷,捨棄那些獸人唯一的土地,那些視自由和土地如命的獸人會同意?要知道,南獸和刀鋒聯盟的關係可一直是貌合神離的,而如果少了南獸的全力配合,這計謀就等於是一紙空談。

可王峰……這特麼不聲不響的居然就已經做到了!

衆人都知道南獸承過王峰不少情,但仍舊是無法想象王峰一句話,在南獸部族竟然會有這麼巨大的影響力,這可是讓南獸放棄他們自己的家園啊!

當然,王峰是給出了各種承諾,比如戰後幫助獸人重建家園、比如將臨近貧瘠大陸的三座繁華刀鋒城市劃爲南獸的自治區等等,但這種承諾,也只有從王峰的嘴裡親口出來,才能讓南獸相信了,要是換做曾經的聖主、或是刀鋒任何人,就算說得正在怎麼天花亂墜,南獸也是不可能相信的。

“那沙城呢?”

“沙城的魔患已然不是一天兩天了,此前雖然引了一波魔物攻城,但已經又有許多聚集在了沙城附近,我已通知沙城的守軍,撤退時會派一支小隊潛入沙地魔窟,將那通道口炸得大一些……屆時沙城附近會被源源不斷涌出的暗魔生物填充,成爲九神和我刀鋒之間的天然屏障……”

先前龍城和南烏峽谷的策略都讓衆人拍手叫好,但輪到沙城,衆人都是愣住了神。

那還是在至聖先師之前的時代了,九天大陸歷來就有黑暗魔物的傳說,傳說那是另一個世界與九天大陸的交匯點,當月圓之夜又或是其他什麼特殊的時節時,交匯點會無比的接近,衍生出通道,讓另一個世界的怪物鑽過來,它們既強大又殘暴,且彷彿無窮無盡,一度成爲這個世界所有種族的噩夢,甚至是支配者,直到至聖先師的時代,這些魔物都仍舊猖獗強大無比。

至聖先師一統天下後,非但清除了這個世界的所有黑暗生物,且還用無上神力將這些兩界交匯的地方一一封禁,比如曾經的暗魔島,比如現在的沙城魔窟等等,設置的封印讓怪物無法穿透兩界。

而幾百年過去之後,這些地方的封印漸漸鬆動了,暗魔島此前有歷代島主和六道長老監視、控制,尚且還在控制範圍內,王峰通關六道輪迴後,更是直接利用王猛留下的傀儡和天魂珠,將暗魔島的封印徹底封死,恢復到曾經至聖先師剛封印時候的水平,可沙城魔窟那邊卻就沒這麼幸運了,這兩年來暗魔生物在沙地一帶橫行,雖然暫且過來的還都只是些低等生物,只忙着盤恆霸佔沙地一帶,沒有入侵其他地方的意識,但如果將沙地魔窟的封印進一步破壞的話……

“這是驅狼迎虎之策,不可取。”達布利多皺眉說道:“九神再怎麼殘暴,也還是人類,這是我們人類自己的戰爭,倘若爲了抗拒九神而放出黑暗生物,待得黑暗生物在大陸上肆虐時,那就是整個人類的災難了!”

“屆時不管九神還是刀鋒,只怕都不再是法外之地!”

“王峰……”

“我此前曾抽空去過一趟沙地魔窟,觀察過封印的情況。”王峰擺手打斷了衆人的諫言:“留給沙城那支執行任務小隊的魂晶炸彈,只夠將封印破壞十分之一的樣子,不會讓情況真的完全失控,但大量的低等級魔物,卻足以讓九神不敢妄動,駐紮沙城就要面對魔物的魔潮攻擊,往刀鋒繼續前進則意味着後方將會被魔物切斷,那將沒有任何補給、孤軍奮戰……所以他們唯一的選擇只有退兵,沙城,纔是我們這個佈局中真正最安全的地方。”

“可那是加劇了魔窟封印的破損,它會加速自行崩潰的,封印一旦徹底破壞,高等級的強大怪物就能直接過來了,按照古書上的記載,那是連龍級規模都能過千的恐怖族羣啊!”

“那至少需要三年時間。”王峰微微一笑:“而在那之前,九天大陸的戰爭早就已經結束了。”

“放心。”王峰長長的吐了口氣,看着身周的衆人:“我和隆康的一戰勢所難免,而無論獲勝者是我還是隆康,最後都會前往沙地魔窟,用九顆天魂珠將封印重新鞏固,恢復如初,畢竟九神也是隆康的孩子,即便立刻就能破碎虛空而去,他也絕不會給子孫後代留下如此後患的,順手之勞而已。”

衆人集體沉默下來。

雖然早就知道王峰所說的‘和隆康決戰於九鼎城下’並不是爲了拖延的妄言,但每次聽王峰說起,都總讓這幫身邊的人感覺到心裡沉甸甸的。

那可是隆康,這個世界幾十年來的不敗王者、幾十年來的神,卻要王峰這麼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獨自去面對……

能有這樣擔當的年輕人,他都敢冒險,躲在他身後的人反倒要慫了嗎?而且王峰說的話讓人無法反駁,九顆天魂珠蘊含着至聖先師的力量,至聖先師能憑空封印暗魔島和沙地魔窟,那堂堂半神,不管是王峰還是隆康,藉助天魂珠的力量也肯定能做到,這點是用不着懷疑的。

“那就照王副議長的意思來吧!”

“我們必然全力配合,先打好月神森林這一仗,別的,以後再說了!”

…………

月神森林,達納蘇斯城邦。

這裡臨近月亮灣,與八部衆的曼陀羅大陸隔海相望。

一株巨大的生命之樹矗立在這裡,巨大的樹冠宛若華蓋一般籠罩了方圓數百公里的範圍,遠比這世界上任何一座繁華的城市都還要更大得多,絕對是九天大陸的一大奇觀。

茂密的樹冠遮蔽了漫天的陽光,即便大白天烈陽高照的時候,也只有星星點點的餘光能穿過那厚厚的樹冠層,將已經很微弱的點點光輝透射到下面的大地上,宛若柔和的月光一般,因此得名爲月神森林,而這株巨大的生命之樹,也因此被稱之爲月神樹。

這裡生活着無數的特殊種族,月光族、精靈族等等,雖然加入了刀鋒聯盟,受到刀鋒聯盟的庇護,但過於弱小的勢力、族羣數量,讓他們在刀鋒議會上並沒有一席之地,但和在刀鋒聯盟受到歧視的獸族不同,由於月光、精靈這些種族的族人容貌俊美,且魂修天賦不俗,因此不管在刀鋒聯盟還是在隔海的曼陀羅八部衆,這些少數民族的族人都享有着相當的友誼,被視爲純潔、高貴的象徵。

達納蘇斯城邦就座落在這月神森林的中心處,高大的圍牆護衛住了城市的大半部分,背後則是巨大的月神樹,而這株九天大陸最大的神樹就是他們最放心的天然屏障。

刀鋒聯盟的月神遠征營地就設置在達納蘇斯城的旁邊,范特西飛得高高的,站在足有三百多米高的一截樹枝上舉目眺望,而在他身邊,兩隻長着蟬翼般翅膀的精靈正環繞飛舞,她們只有約莫手掌大小,有淡淡的淡藍色能量從她們身上散發出來,在范特西的眼前組成宛若鏡面般的波紋,而透過這波紋鏡面,以范特西的視力,足以看到百里開外的情況。

實力這東西是能帶給人底氣,而這短短兩個月來,在月神遠征軍裡的軍旅生活,卻是讓范特西的氣質氣場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時他正聚精會神的盯着遠處敵營的情況,目光冷冽、面容嚴肅,這是每天早中晚必備的操作。

坦白說,這支月神遠征軍裡有音符、摩童和德布羅意,三人的實力都絕對不在范特西之下,但王峰卻任命范特西爲遠征軍的統帥,這絕不僅僅只是因爲兩人的關係。

在提升的過程中,范特西的變化是最大的,作爲一個曾經弱者,思考是比任何人都多的,也比其他人都更穩重,而統帥軍隊,穩重至關重要。

敵營裡的一切情況正常,看不出有什麼大規模調動的跡象,范特西鬆了口氣,剛讓兩個精靈解開遠視的法術,就看到不遠處三條人影飛射而至。

摩童和音符是第二批去神龍島突破龍級的,神龍島並沒有消失,而是徹底由王峰控制,半神的他才明白了什麼是超乎想象的掌控,也明白了“半神”的意義。

飛行的速度雖不比德布羅意慢,但衝得實在太猛,險些沒‘剎’住,被范特西伸手一把扯住。

“媽的咧,反了他們,海龍現在是要和咱們直接開戰嗎?”摩童一臉上火的樣子,滿嘴罵罵咧咧:“港口被他們的船全給堵了也就罷了,我本是想飛過去,居然還被攔下來,六個龍級,黃金海龍王那老小子肯定也在的!我看曼陀羅那邊沒消息過來,就是被這幫孫子堵了!”

德布羅意也說道:“這次我站老摩這邊,那個海龍將軍,表面客客氣氣,可看那長相就是一肚子壞水,居然說什麼海龍王子丟了?什麼玩意兒找個人就要找半個月?”

范特西微微皺起眉頭,再看向音符,音符也只是無奈的點了點頭:“我試着用乾闥婆的魂靈通訊,也聯繫不上,海龍不止是堵住了海域,肯定還用了某種隔絕傳訊的手段,但是……”

“但是帝釋天大人、夜摩天大人等等,不至於被小小海龍就捆縛得束手束腳。”范特西替她說了出來。

“是啊,這就是想不通的地方!”摩童撓着頭:“就憑海龍居然也能堵住咱們八部衆的大門?就算他們那個什麼黃金海龍王來了,別說帝釋天陛下,就算是老黑他爹,估計也能揍得他找不着北!老範,我說要不咱們別守這裡了,我看九神壓根兒也不敢真打不過來,咱們現在召集人馬,乾脆背後捅海龍一刀,跟那幫孫子好好幹一場!”

德布羅意連連點頭:“不錯不錯,或者他們不是要找海龍王子嗎?咱們一起到海里去幫他們找嘛!”

范特西壓根兒就沒理這倆活寶,王峰把月神遠征軍交到他手裡,可不是讓他拿來玩兒的,此時略一沉吟:“八部衆應該還有別的麻煩,不管那麻煩是什麼,既然能讓帝釋天大人、夜摩天大人他們都難倒,那就算我們去了也是毫無用處,而且以八部衆的實力,即便遇上了什麼意外,哪怕是隆康親至,我相信曼陀羅城也不會有失的,你們不用擔心。”

“我纔不擔心那邊,肯定是龍象那幫人又出幺蛾子了,一幫不守信的老傢伙!”摩童撇了撇嘴,不能說沒心沒肺,但他是真不擔心,曼陀羅城不但有帝釋天,還有曼陀羅法陣,更有八部衆的六大龍級高手坐鎮,絕對的九天大陸最堅固堡壘,就算隆康去了,也是百分之百的萬無一失。

沒有來援,最大的可能就是來自八部衆內部的矛盾,像龍象、緊那羅和迦樓羅這三族,一直都是八部衆內部出了名的中立派,不想參與人類的內鬥,反正就算九神統一了天下,憑藉曼陀羅的法陣和帝釋天,九神也沒法滅了曼陀羅,這可是自古長存的最古老種族,經歷過九天大陸無數種族的興衰、以及大陸勢力的變遷,可他們仍舊還是活得好好的,亡族滅種之類的事兒,他們壓根兒就連想都沒想過。

所以摩童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

“那咱們也不能就在這乾等着啊!”摩童火急火燎的說:“你看看龍城的老黑他們,還有沙城的股勒肖邦,啊啊啊,還有南烏獸人那邊的坷拉烏迪,冰靈那幫人!一個個的都立功了,殺得那叫一個爽翻天,奧塔那傢伙前幾天還和我通訊,一臉得意的樣子和我說什麼他的冰蜂陣大破九神,我呸!不要臉,那是他的嗎?那明明是老王的!”

“咱們這在說戰事呢,你怎麼又扯到奧塔身上去了。”德布羅意笑嘻嘻的說:“再說奧塔不是你大哥嗎?你大哥立功了,你應該高興嘛!”

摩童腦門上瞬間一條黑線,懶得搭理這傢伙,氣沖沖的轉過頭衝范特西說道:“我不管!反正老子就是要打,你要是不敢打九神,那咱們就退回去打海龍也行嘛!”

范特西聽得頭疼。

王峰已經和他通過了消息,八部衆那邊暫且不管,他已經將能調動的十位龍級一起來調來了,月神森林這一戰是肯定要打的,但時間應該在三四天以後,畢竟從大局考慮,要先對龍級的調動保密,以留給南烏、沙城和龍城三處守軍撤退的時間,因此黑兀凱他們應該也沒有加急趕路,估計至少也要明天才能到。

這事兒要是告訴摩童,估計立刻就興奮的老實等着了,可問題是……就這大嘴巴,你敢告訴他?就算再怎麼交代也沒用的,估計回頭就會憋不住給他麾下那幫親兵打氣去,那興奮勁兒一上來,臉上全寫着,到晚上的時候全營的人就都能猜到上面肯定要準備進攻了。

“摩童你再等幾天,八部衆的事情還是要再觀察觀察,九神那邊最近兩天應該也在不斷增兵……”

話音未落,范特西的眼神突然一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百倍鏡!”

兩個小精靈累了一上午,正疲倦着呢,這時候也顧不上休息,趕緊雙手交碰,拉出了一個橢圓的鏡面。

百倍放大的鏡面中,敵營的情況看起來和之前觀察時似乎並無二致,但……毫無變化就是最大的問題!

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六百零八章 龍巔領域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五百八十二章 龍級法相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八十六章 聖劍無敵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
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六百零八章 龍巔領域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五百八十二章 龍級法相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五百九十四章 龍巔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魂法陣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八十六章 聖劍無敵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六百一十章 入道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七十九章 爐鼎宿命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