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

“安靜。”王峰淡淡的說。

龍巔強者的氣息擴散開,只一瞬間就讓這滿大廳的人齊齊閉上了嘴,然後一陣沙沙聲響,傳訊水晶裡傳出了興奮的聲音。

“龍城已破,鋒芒營完成了全面佔領,奸敵兩萬,俘虜三萬,餘者四散而逃!守城五大龍級,九眼神姬莫妮卡、第八神將克羅寧、蠍魔斯科比安被殺,隆飛雪、剃刀維克多出逃,黑兀凱和李溫妮已追擊而去,龍城統帥亞克雷向議會彙報!”

安靜下來的會議室中,所有人都是一呆,隨即腦子一熱。

打了,真打了?

愚蠢、禍害!現在是九神大軍全面壓境,刀鋒本是防守的一方,打下一座龍城又能怎樣?副議長王峰這目光也實在是太短淺了,太……

可還沒等一衆激動的議員喊出聲來,那傳訊水晶又是一陣沙沙聲響。

“獸人兵團配合南烏守軍突襲,冰蜂軍團轟天雷炸開敵營防守立下首功,南烏峽谷大捷!斬敵一萬,俘虜兩萬!統帥冥刻被烏迪所擒,三大龍級負傷而逃!”

冰、冰蜂軍團?那是什麼軍團?

一衆剛剛準備發威怒吼的議員們一呆,起碼四五秒纔回過神來看向王峰。

冰蜂軍團?還配轟天雷?

曾經確實也在刀鋒聯盟流行了一陣子,可實驗之後才發現,整個刀鋒聯盟唯一能把這玩意玩兒轉的,也就只有眼前這位副議長王峰了,這……這難道又是他的手筆?

兩處大捷同時傳來,這似乎和大家想象中副議長王峰不知深淺的孤注一擲有點不太一樣,可還不等他們濾清思路,傳訊水晶中已經又有聲音響起。

“沙城大捷,奎沙聖堂引導暗黑獸潮衝擊敵陣,龍月皇子肖邦與股勒合力斬殺灼日聖手艾塔利斯,餘者潰散,奸敵三萬,俘虜一萬!”

沙城的暗黑獸潮在刀鋒聯盟赫赫有名,那是異世界的生物,大約十幾年前開始就在沙城一帶橫行肆虐了,奎沙聖堂此前是深受其害的,甚至一度到了被逼得搬遷校址、被逼得連沙城都無人敢住的地步,只是因爲地理位置的特殊,派有軍隊駐守而已。

此前兩邊關係緊張,議會擔心沙城成爲九神的突破口,明知是個險地,但還是往那裡增兵不少,不過派過去一萬大軍,能活着到達沙城的頂多九千,還要時刻受獸潮和沙塵暴的侵擾,以至於守軍苦不堪言,減員眼中,成爲讓議會和聯盟最擔心的薄弱點,甚至一度想要放棄沙城,退守到沙區外圍去,可沒想到……居然進攻了!而且居然贏了!引導獸潮?野生的獸潮也是可以引導的嗎?這是什麼鬼神的手段?

三處大捷,還斬殺了好幾位九神的龍級,其中甚至包括了灼日聖手艾塔利斯這樣的龍中高手!

這意義可就不太一樣了,大廳裡開始蔓延起一股奇異的氛圍,一衆剛纔還面紅耳赤的一員,此時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有點不知所措,彷彿世界和三觀顛倒。

會議廳裡重新變得安安靜靜,王峰似乎還在等待,但等了約莫兩三分鐘,傳訊水晶始終只有沙沙沙的聲音,而沒有下一段彙報,王峰心裡已然有數,將那傳訊水晶關閉,然後站起身來衝四周有些茫然的議員們一攤手。

“如各位所見,戰爭已經開始,任何抱有僥倖心理的想法都是愚蠢的。”他淡淡的說道,壓根兒就沒有給人任何反駁的空間和餘地:“與其在這裡討論戰與不戰,不如爲聯盟做點更實際的事兒。”

會議廳裡沒人吭聲,坦白說,心底的擔憂還是有,但三場大捷確實讓人相當提神,而且面對一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贏下了三場大捷的統帥,且還是一個面對他們時有着絕對壓制力的龍巔統帥,這時候去和人家爭辯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

“我知道你們真正擔心的是什麼。”王峰微笑着說道:“你們擔心的不是九神兩倍於刀鋒的大軍,也不是比刀鋒多出的那十幾個龍級,你們擔心的是隆康,擔心的是那號稱九天無敵的半神。”

一衆議員們不敢吭聲,但明顯眼中的憂慮之色更重了。

沒錯,當年倉促組建的刀鋒聯盟,與九神之間基本力量的差距更大,但刀鋒人都從沒有真正害怕過,而是靠着八部衆和海族的支持和九神戰鬥到了最後一刻,甚至取得了戰略性的勝利,可這些年來,刀鋒人卻慢慢開始畏懼九神如虎,真正的原因絕不止是因爲內部的墮落,只是因爲刀鋒聯盟壓根兒就找不出一個可以真正和隆康對抗的人而已。

以前有聖主、千珏千、帝釋天,再加上一個脣寒齒亡的美人魚女王,四大龍巔聯手,還可以保證對隆康的威懾,可現在聖主已死,千珏千不知所蹤,美人魚女王聽說被王峰得罪了,僅只靠一個帝釋天的話,頂多能做到在曼陀羅自保,那是根本就無法阻擋隆康的。

所以這些刀鋒議員不敢打,怕的就是真把九神這尊真佛給惹出來,只是在刀鋒地界上防守的話,隆康說不定還拉不下臉來出手,可現在……

轟!

還沒等一衆刀鋒議員回過神,幾道閃耀的光芒猛然在王峰身上騰起。

那是一顆顆閃耀的圓球……不,那是天魂珠!

所有議員瞬間就眼珠子都瞪直了,以前是隻聞其名、不見其面,但自從聖戰場上千珏千拿着這天魂珠公然亮相之後,所有人都已經認識了這玩意兒。

一、二、三……八!八顆天魂珠!

即便是對天魂珠再怎麼不瞭解的議員,但至少也都聽說過至聖先師王猛鑄造九眼的傳說,傳聞中九顆天魂珠齊聚,那將得到至聖先師的力量、突破天地的桎梏,成爲這片九天大陸唯一的神明!

而現在雖然只有八顆,感覺也差不多了,至少也是……半神!

恐怖的半神氣息在瞬間降臨,那種掌控天地、甚至是凌駕於天道之上的威壓層次,遠超曾經聖主、帝釋天這些龍巔帶給所有人的感受。

“半神!是半神的領域!”有人驚呼出聲來,更多的議員們則是嚇得倒抽了口涼氣,驚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王峰……竟然是半神?

想想兩三年前他還只是個聖堂的虎巔弟子、想想兩三個月前他還是個接龍巔聖主一招都吃力的龍中,可現在……這是何等恐怖的進步速度?這是何等誇張的神蹟?

他們總算是明白了隆康之前宣戰的檄文上,爲什麼會有讓刀鋒交出天魂珠的說法了,原來王峰手裡的天魂珠不是三顆四顆,而是已經八顆齊聚!

不!

所有人在無比的驚駭和欣喜之後,也都同時想到了一點:刀鋒聯盟也有半神了!也有足以和隆康抗衡的半神了!

“傳我口諭!”

此時的王峰整個人已經懸空而起,渾身金光四射、法相莊嚴,在驚坐了一地的議會大廳中,宛若神砥一樣威嚴而不可侵犯:“刀鋒聯盟全軍出擊,半年內,殺到九鼎城,我將在九鼎城,與隆康一決高下!”

半年內就要打進九神,與隆康在九鼎城下一決高下!

簡簡單單的宣言,只一夜之間就傳遍了刀鋒聯盟,也傳遍了九神帝國乃至整個大陸。

刀鋒人激動了,九神的人震驚了,整個大陸都爲之目瞪口呆。

竟然、有人正面挑戰隆康?而且還是用如此狂妄的語氣,要打到九鼎城下去和隆康決一死戰?

這話以前還真有龍巔說過,而且不止一個,但說過這話的人,現在墳頭的草都已經長成參天大樹了……

隆康大帝崛起於六七十年前,已經是半個世紀前的人物,出生於微末,是隆坤大帝酒後和宮女的庶出,九神皇室引以爲恥,宮女生產後不久就死於宮鬥,也沒有任何嬪妃願意收留隆康,獨自深居冷宮中,父親不管,母親不在,孤兒的日子最是難熬,若不是隆坤大帝的貼身太監崔公公時時救濟關照,只怕早已死於那些善妒的後母手中。

此後的隆康跟隨崔公公修行,隱忍蟄伏,直到三十歲前在九神皇室都毫無存在感,以至於隆坤大帝都不記得自己還有這麼個兒子,隨後隆坤突發急病駕崩,皇太子隆乾繼位之日,隆康突然出現,以龍巔的力量輕易當衆斬殺了隆乾,然後在崔公公和隆驚天的內外協助下,順利登上帝位,登位的第二天就下令斬殺了幾乎七成的先帝嬪妃,足足十二個兄弟、七個姐妹被殺盡殺絕,隆坤的血脈只剩下他隆康獨一支,其心狠手辣、殺伐果斷直接震驚九天!

隨後勵精圖治、大力改革,卡麗妲當初玩兒那套‘擴招政策’,甚至於王峰現在親**民,提升整體素質的一系列改革,就是當年的隆康已經玩兒過了的,雖然沒有現在的刀鋒做得這麼徹底,但在當時而言,已經是對九神內部權力階層的巨大觸動了。

本身王位得來就不正,還敢如此拿權貴開刀,九神的大規模內亂隨後爆發,先後有十七個擁有龍級的大家族、數十萬邊境軍團,八個省都,匯聚了兩位龍巔、十幾位龍級,以隆康殘暴、弒兄奪位爲由舉兵反叛。

隆康手下的軍隊並不多,一路丟城棄地,看似節節敗退、實則誘敵深入,直到被兵臨九鼎城下時,一場大決戰,隆康獨力應戰兩大龍巔,將兩大龍巔同時斬殺於九鼎城外,一舉坑殺了數十萬叛軍,隨後揮師而上,不接受任何投降,將所有參與了叛亂的家族、勢力殺了個乾淨,直殺得整個九神血流成河,數年時間內整個九神的大運河都是呈現暗紅色的……

嚇得那時候九神的各大勢力大規模出逃刀鋒,刀鋒現在有不少強悍的隱世家族,乃至於後來隆翔蒲野彌佈置在刀鋒的土壤家族,大多就是那時候從九神逃過來的。

隨後隆康杯酒釋兵權,九神迎來了真正的大一統,在絕對實力的高壓下,新政也得以全力推行,這纔有了隨後九神的崛起,從各方面都將刀鋒聯盟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隆康一身的強悍戰績數之不盡,親手斬殺的龍巔就有三位,龍級更是不計其數,鯤鱗的父親老鯤王失蹤,就疑似是隆康出手。

而其最後一次公開出手是大約二十年前,與當時八部衆同樣號稱半神、也是號稱天下第一高手的天帝決戰於月神森林,結果天帝戰敗,如果不是距離曼陀羅夠近,逃回去庇護於曼陀羅法陣之中,否則只怕當場就要被隆康斬殺,也是自此,世人才知道隆康已完全踏足了半神之境,成爲這個世界絕對無敵的存在了……

如此一個一生從無敗績的傳奇半神,即便是對九神最敵視的刀鋒人,心中也只有畏懼而沒有仇恨,每個刀鋒人心裡想的,都是希望隆康儘快突破神境,像當年的至聖先師一樣破碎虛空而去,否則只要他存在於九天大陸一天,刀鋒聯盟在九神帝國面前就永遠都沒有直起腰來的勇氣。

可那王峰,一個纔剛剛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叫囂着要打到九鼎城去和隆康一決高下?這不是跟做夢一樣嗎!

“王峰議長也是半神!已經聚集了八顆天魂珠,絕對有實力和隆康一戰!”

“但總感覺還是太年輕了……隆康成半神都已經多少年了?當年八部衆的天帝也號稱半神啊,結果還不是被隆康幹掉了,王峰打聖戰的時候都還沒到龍巔,而且戰鬥經驗、魂力積蓄這些都是要靠時間來堆積的……這實在是讓人沒有底氣啊。”

“放屁!當年至聖先師斬殺鯤陽大帝的時候纔多大?也還沒到三十呢!實力這東西,看的是天賦,不是年紀!”

“就是,聽說兩三年前王峰議長還只是個玫瑰聖堂的小小虎級而已,只兩三年內,就可以成長到斬殺龍中聖子的地步,這樣的修行速度,我看就算是比之當年的至聖先師也不遑多讓、甚至是猶有過之了!”

“前面那個!看不懂就別嗶嗶!王峰議長敢叫板隆康,肯定有他的底氣所在,這還沒開打呢,你就在這裡唉聲嘆氣的說風涼話,你他媽還是刀鋒人嗎?”

“就是!王峰議長從玫瑰這一路走來,已經創造了多少奇蹟了?這是我們刀鋒的奇蹟議長、奇蹟王!那麼多奇蹟都創造了,再幹一個隆康也不足爲奇!”

“媽的,看到那個說風涼話的就來氣,兄弟們,見者有份兒,扁他!”

刀鋒的茶館酒肆間,這些天裡總是少不了這些麻麻咧咧後動手的餘興節目。

坦白說,捱打的人說的其實只是大多數人心裡想的實在話,真正打從骨子裡相信王峰能幹掉隆康的人其實並不多,畢竟隆康的威望早已深入所有人的骨髓,但現在挑釁隆康的狂言已經放出去了,刀鋒和九神的戰事也已經徹底掀起,再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想想當年隆康是怎麼對待那些投降他的叛軍的?那是將整個九神都殺到流血漂櫓,什麼流放、大獄之類統統沒聽說過,沒有半句廢話,也沒有所謂的酷刑,不接受任何一個投降、不放過任何一個漏網之魚,只有一個手段,那就是殺!

從一歲到一百歲殺到盡光,殺到整個九神都哭爹喊娘,甚至一些與叛軍疑似有一點點關係的,嚇得連調查都不敢接受,拖家帶口的出逃到刀鋒聯盟,連子子孫孫都再也不敢踏足九神的土壤半步……

王峰現在以刀鋒聯盟副議長的身份挑釁隆康,且主動派兵出擊,兩邊已經全面開戰,倘若刀鋒輸了,可想而知,整個刀鋒聯盟已經註定將是亡國滅種的結果,在這種時候再去說風涼話還有意義嗎?

大多數人生於刀鋒,祖祖輩輩也都長於刀鋒,對刀鋒聯盟終究還是有着發自骨子裡的感情的,何況覆巢之下也無完卵,已經立於懸崖邊上、再無退路的時候,唯一剩下的,也只有選擇相信這不可能的奇蹟了。

無數刀鋒人開始崇拜王峰,將希望寄託於他的身上,同時也不再像此前一樣畏戰如虎,主動報名參軍,或是報名後勤團的在野魂修和青壯不計其數,聖光聖路開始不停的報道前方戰事的情況,主動進攻的三場大捷成了現在僅次於王峰挑釁隆康的最熱門談資。甚至連議會中此前的主和派,現在也已經一改風向,積極主戰,整個刀鋒聯盟只用了短短几天時間就已經做到了上下高度一統,戰意十足。

幾天前還在一團亂麻、各懷鬼胎的刀鋒聯盟,被王峰一句霸道的宣言和三場大捷,直接就逼到了破釜沉舟的境地,進而觸底反彈,刺激得內部緊密團結、一呼百應。

而在遙遠的九神……

遭遇刀鋒這樣的挑釁,對九神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兒,哪怕是以前九神墮落的時候,除了少數明眼人,大衆依舊是保持着對刀鋒聯盟絕對的優越感的,而後隆康的半神霸權,九天大陸無人能敵,更是徹底進入了獨屬於九神的時代,都覺得刀鋒能在南邊苟延殘喘,完全是因爲隆康一心潛修想要成神,對大陸的霸權並無眷戀的原因,可沒想到啊……

先是邊關接連被破,三處大敗,不但損失了十餘萬大軍,甚至連龍級都折損了好幾位,這可是自當年兩邊聖戰以來,九神從未遭遇過的重大損失,而此之後,一個纔剛剛上位的年輕人,竟然都敢叫板半神的隆康、敢向這位無敵的大帝挑釁了,這是何等的張狂!

和刀鋒需要戰報和宣言來提升士氣不同,在九神帝國,沒有人會質疑這場仗該不該打、能不能打、打不打得贏,倍感屈辱的九神人在這時集體選擇了沉默,但夾雜在這種沉默之中的,則是九神完全自發性的戰備積極性,除了臨近邊關的幾座城市在有序的接收從前線潰敗回去的敗軍之外,各地本就已經在集結的大軍已經默默的加快了集結的步伐。

所有人都在安靜的等待着,等待着那個來自深宮中的、他們的神的聲音!

慶隆宮……

宮外等候着四人,隆真、隆翔、隆京,以及隆驚天,自然是爲刀鋒的戰事兒而來的。

四人等了已經有一會兒了,可遲遲得不到傳喚,忍不住看向前方那大門緊閉的深宮……

少了崔公公,本就已經十分冷清的宮殿,此時顯得更加冷清了。

空曠幽森的大殿上空空蕩蕩,佈置得極盡樸素,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簡陋,偌大的大廳中,居然只有一張缺了一條腿兒的破桌子,以及一張已經完全看不清原本花色的蒲團,此外便再無任何他物。

一個赤足的長髮男子坐在那蒲團上、破桌旁,他盤着腿,滿頭銀髮宛若瀑布般垂在他身後,雖然是一身粗麻布衫,卻是一塵不染。

刀鋒那邊的事兒他已經知道了,半年內,兵臨九鼎城下,與自己一戰?

隆康微微一笑。

踏足半神的境界,與這片天地都已經平起平坐,即便你再怎麼隱藏身上的魂力氣息,但那種獨有的境界卻會被天道所感覺到,自然也瞞不過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個半神,因此王峰壓制阿爾金娜女王時第一次展現半神境界時,隆康就已經感知到對方了,這是隆康成神的唯一途徑,自然欣喜,但他卻選擇了暫時的觀望和等待,只因這樣的事兒曾經出現過一次,而因爲他的心急,毀掉了唯一可能助他破碎虛空的對手。

那就是當年八部衆的天帝,纔剛觸及半神的境界就已經被隆康感知,隨後迫不及待的邀之一戰,結果天帝剛踏足半神境不久,修爲尚未鞏固,遠不是隆康對手,以至於戰敗身死,而隆康也沒有得到想要的刺激和頓悟。

所以這次他不動聲色的等待着,想給予王峰足夠的成長時間,可沒想到隨後等來的,卻是王峰在刀鋒不停的推行改革、商道、教育……

坦白說,隆康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錯,他曾經也是心懷理想的過來人,他曾經也在九神搞過這些東西,自然深知這些東西對人精力的耗費究竟有多驚人,更知道當完成這樣的理想之後,對修行者將有着多大的心境提升和好處,如果換做二十年前天帝剛被他誤殺的時候,隆康或許會選擇等下去,給王峰十年八年的時間,可現在他是真沒有時間了。

天道對他的排斥感越來越重,儘管他已經盡力遠離世俗、盡力壓制自己的修爲,可隆康也知道,自己留在這個世界的時間不會太多了,或許三五年,或許甚至只有一兩年,到那時,天道會將他強行排斥出這個世界,進入那片未知的空間……那片空間,隆康曾經觸及過、遠遠的感受過,讓他感覺到心悸、讓他感覺到恐怖,如果沒能在最後關頭成爲真正的神,那被天道強行排擠過去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無法再等下去了,揮軍南下,兩手打算!

當大軍直抵達刀鋒城下那天,要麼王峰已穩定半神的實力與他一戰,要麼就殺掉王峰和吉祥天,搶走天魂珠,連同自己手中這顆一起送給帝釋天!攜着殺妹之仇,九顆天魂珠在手,再加上帝釋天的天賦,隆康覺得那或許纔會是自己最後的真正對手。

可沒想到,那個好似在混日子的少年竟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居然選擇了主動出擊,甚至還向自己發出這樣的挑戰宣言。

看來對方很清楚彼此的命運,也已經做好了與自己一戰的準備,只不過用了個取巧的方式,以進爲退,與自己定下半年之約……

坦白說,有點耍小聰明瞭,但隆康卻感覺很受用,畢竟對方有這個志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兒,而且如此毫無迴旋餘地的宣言,也等若是切斷了刀鋒的一切退路,將那些不想打、不敢打的人逼得抱團在一起……那小子這一箭,真不知同時射了幾隻雕。

機會從來都不是別人施捨的,而是用實力和勇氣爭取來的。

上趕的不是買賣,不管是此前逼王峰還是給帝釋天做套,其實都不是隆康真正想要的,成神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事兒,他很懷疑這種過於目的性的人爲手段,能否真的在最後關頭助自己破碎虛空的一臂之力,畢竟,在一個你自己精心擺下的棋局裡,你很難收穫什麼意外的驚喜。

但現在王峰的反應和志氣,才似乎有點那意思了!

隆康的嘴角微微泛起了一絲弧度。

半年而已,自己還等得起!

至於門外那四個……

大門外,隆驚天正閉目養神,臉上看不出絲毫慌亂的情緒,前線失利,他這個總攬一切的兵馬大統帥雖說難辭其咎,但說實話,也只是幾個外援的龍級、十萬士卒而已,別說以他和隆康曾經的私交,即便只以隆驚天在九神的實力和地位,隆康也絕不可能因爲這事兒而處罰他。

倒是隆真、隆翔和隆京三人的臉色顯得有些急迫和不耐。

以父皇的境界,別說他們幾個鬼級在外面,就算是一隻螞蟻在這大門外多停留了片刻,也不可能瞞得過父皇的感知,刀鋒的事兒,父皇肯定已經知道了,他若想要見大家,早就見了,可他若不想見,貿然去打擾的結果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

只是,爲什麼沒有反應呢?是父皇真如外界傳言那樣,壓根兒都已經不在意九神了?還是父皇已經氣得臉色鐵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頭頂上天色已經昏暗下來,天氣逐漸轉涼,可揣測着深宮中難測的天威,想象着父皇那陰沉的臉色,跪伏在地上的三人額頭上就已經開始隱見汗漬。

可還不等他們將父皇的心思繼續揣摩透徹,一個久違的聲音終於從那深宮中傳了出來。

“他要戰,那便戰,一月之約,就此取消。”

隆康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的波動,一如往常,平靜但卻充滿了威嚴:“隆驚天聽令。”

“臣在!”

“迎擊刀鋒、全線出擊!”

前兩天時三場大捷的興奮勁兒已經過了,要打到九鼎城去的宣言雖然已喊出,整個刀鋒聯盟也一片喊戰情緒高漲,但刀鋒那些高層們真正面臨的問題卻正在變得越來越多。

九神已經穩住陣腳了,前線的戰事失利似乎並沒有影響到他們分毫,現在已經在南烏、沙城、龍城的外圍戰線上集結了大量的兵力,大批龍級也已經在陸續趕往,刀鋒雖然一直在派兵增援,與之對峙,但兵力上已經開始捉襟見肘,特別是龍級的數量,開始出現了巨大差異。

其實在前三戰的偷襲裡,打了九神一個措手不及,在滅掉、重傷了一波九神的龍級強者之後,刀鋒整體的龍級數量比起九神來說是不至於差太多的,可問題是刀鋒的龍級沒九神那麼‘聽話’啊。

此前追隨聖主羅極的那一幫人,拜月教主古德爾、深淵之主麥克斯、巴特魯公國的第一勇士鐵火佈雷澤、凜冬之主斯科比安、塔利安城的死神塔納託斯……至少有七八個龍級,而受他們直接間接影響的龍級,又有起碼四五個。

坦白說,王峰覺得可以理解,身爲龍級,這些人已經能窺探到一絲半神的境界,他們可不像普通人一樣認爲王峰真的有可能幹掉隆康,倘若戰爭的結果大半可能是輸,且他們在刀鋒聯盟又並不是真正受到信任的核心,那爲什麼還要爲了王峰去和九神拼命?

因此這些人對這場戰事所表現出來的態度都是消極怠工的,不說直接違抗議會的命令,也不至於說真有反叛的心思,但響應議會號召時、受到調遣時卻個個拖拖拉拉、陽奉陰違,這樣的人,你敢用?

前線正在戰鬥的大多都是王峰的朋友們,倘若讓這幫人去了前線,不說臨陣反叛,哪怕只是消極怠工、臨陣脫逃,那帶來的都只能是戰線的全面崩潰。

因此等他們拖拖拉拉的趕來刀鋒城後,王峰就給這幫人全留在了刀鋒城,既是充當刀鋒的門面,也等若是看管着他們,省得回到各自的駐地,受到九神蠱惑,再去搞出別的麻煩事兒來。

此時的議會大廳正吵得不可開交,打與不打已經不再是他們爭論的議題,但怎麼打,卻讓這幫議員們愁白了頭。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五百七十一章 神龍島海圖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六百章 亂世之象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六百一十五章 海螺姑娘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五百九十章 五行元神法相!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五百七十一章 神龍島海圖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六百章 亂世之象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六百一十五章 海螺姑娘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五百九十章 五行元神法相!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五百八十四章 靈魂技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