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特殊行動

嘀嗒嘀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而此時的龍城會議室中……

兩大龍級和幾個幕僚、參軍,正坐在沙盤前推演軍機。

第八神將一身戎裝,目光威嚴,身邊的另一位龍級則是一身白衣。

如今明面上鎮守龍城的確實是第八神將,身爲九神帝國上將軍,其軍銜也是眼下龍城裡最高級別的,但推演沙盤時,第八神將更多時候還是在徵求和詢問那位白衣龍級的意見,隱隱以他爲主的感覺。

早在三天前,上面就指派來了四位龍級,九眼神姬莫妮卡、剃刀維克多、蠍魔斯科比安,這三位還好,雖然都是龍初,但踏足龍級日久,實力絕不在第八神將之下,不過他們既不是九神軍方的人,也不屬於帝國朝堂上的派系,而只是一些家族、種族勢力的強者,在九神的地位遠不如第八神將,在統帥此地的第八神將面前也就只是個普通貴賓的身份而已,像眼下這種戰略研究、沙盤推演,基本也都不用他們三個參加。

但另一位,也就是此時身邊的白衣龍級,這來頭可就大了——小天劍隆飛雪。

這可是如今九神兵馬大元帥天劍隆驚天的小兒子,是如今龍城、甚至也可以說是如今整個九神帝國最年輕的龍級!當年在龍城秘境時就曾與黑兀凱有過對峙,兩人之間難分高下,第八神將也是全程目睹了隆飛雪當年在龍城秘境裡表現的,可誰能想到那時僅僅只是虎級的隆飛雪,現在竟已邁入了龍級呢?

會議廳裡談論的氛圍還是很輕鬆的,所謂的沙盤推演,也不過是在爲一個月後的大舉進攻做備選方案而已,絕對的優勢兵力和龍級數量,讓這樣的戰爭推演變得無比簡單,基本也不會存在什麼爭議。

隆飛雪只是稍一佈置,四周立刻就是馬屁如潮,幾個幕僚紛紛讚歎道:“飛雪大人這佈置,讓人完全看不出來是初涉戰場的新手,調兵遣將相當的老練啊。”

“七弟在戰爭學院的軍事管理課程上可一直都是拿滿分的。”幕僚旁邊一男子笑着說道:“如此優勢兵力的戰爭,對他來說可不就是小菜一碟麼。”

“洛哥過獎了。”隆飛雪微微一笑,對這位從小就被送去了刀鋒當臥底的兄長,他並沒有太多的感情,當然,也不會因爲他僅僅只是個鬼初就瞧不起他,兩人的經歷不同,成長環境和路線也都不同,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哥:“越是優勢的戰爭越是要謹慎,不死劍魔可並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類型,我這方案僅只是提供一個參考思路而已,真正瞭解不死劍魔的終歸是克羅寧將軍,只有將軍出手方能萬全。”

第八神將克羅寧哈哈一笑:“飛雪你就是太謙虛,不死劍魔這老頭兒雖然狡詐,但巧婦難爲無米之炊,那點手段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是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如今他們也不過只是在等待宣判罷了,翻不起……”

轟!

克羅寧話音未落,突然一聲巨響,整個會議室都狠狠的晃了晃。

隆飛雪等人都是微微一怔,聽聲音,像是軍備庫房那邊傳來的動靜,難道是走火了之類?

可還沒等這年頭從他們腦子裡轉完,緊跟着就是……轟隆隆隆隆!

連續不斷的巨大轟擊聲,簡直就像是有幾百門威力巨大的魂晶炮同時開炮炸響。

“有敵襲!”克羅寧臉色猛然一變。

坦白說,這真是意料之外的事兒,明明劣勢的刀鋒,在所有人眼裡連‘防守’都未必有資格的刀鋒,竟然還敢主動進攻?敢主動來偷襲龍城?而且,龍城的城防已經建立,護城法陣明顯並沒有被攻破,那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溜進來的?!

來不及細想了……此時都顧不上走正門,第八神將身影一縱,身旁的隆飛雪和他反應一致,都是直接破開房頂沖天而起!

可下一秒,一道寒光就像是在屋頂上早已恭候多時一般,朝着隆飛雪和克羅寧一劍橫劈而來。

這一劍來得又快又疾、且無聲無息,但威力卻是大得驚人,劍光未至,可怕的刀芒卻已經將成片的空間都劈斬得扭曲起來。

隆飛雪和克羅寧同時色變,倉促間已來不及反擊,所幸剛纔的爆炸聲讓兩人心中早已警惕,此時急速下墜躲開,重新跌落回會議廳中。

下一秒,兩道人影同時出現在了那破洞的房頂半空中。

“黑兀凱!”隆飛雪的眸子微微凝了凝。

眼前這倆人,他再熟悉不過了,黑兀凱,瑪佩爾!

當初龍城秘境,這兩人都曾與他並肩作戰,共同對抗過第三層秘境的娜迦羅,黑兀凱更是被他視爲一生宿敵的對手,怎會不認識?此後他勤修不墜,在父親隆驚天的幫助下一舉突破了龍級,原以爲已經將一度銷聲匿跡,跟隨王峰潛修的黑兀凱遠遠甩在了身後,可沒想到兩個多月前的刀鋒聖戰,黑兀凱竟然當衆斬殺了劍聖卡羅蘭……

隆飛雪眼中的驚詫只一瞬間就已化爲了熊熊的戰意和興奮。

雖然同樣是年青一代奇蹟般的龍級,但他對瑪佩爾並沒有興趣,眸子中的熊熊戰意此時全都聚集在黑兀凱身上。

自刀鋒聖戰的結果出來後,他就一直都在盼着和黑兀凱一戰,原以爲那將會是在九神踏平了刀鋒之後,可沒想到這天來得如此之快。

“相識於龍城,決戰於龍城……”隆飛雪竟然笑了起來,甚至將剛纔軍備庫的炸響聲都拋之腦後,對一個武癡來說,戰爭什麼的本就不是最重要的。

噌!

天劍出鞘,根本不需要任何前兆,戰意已然在瞬間凝聚到了巔峰:“來吧,黑兀凱!”

天劍好戰,克羅寧可沒這麼好戰的想法,他腦子裡此時滿是軍備庫那邊的情況,剛纔衝出屋頂時,匆忙間掃到了那邊一眼,加上此時‘轟隆隆’的轟炸聲一直不斷,竟是有數百門魂晶炮齊鳴,讓他心中又驚又怒,以龍城現在的防備森嚴,怎會被人如此大規模的入侵都不自知?

他是龍城的主帥,軍備庫被人佔領,那可是難辭其咎,他想要立刻趕過去查看具體情況,可下一秒他就不得不打消了這樣的想法。

一個幕僚似是想要趁幾個龍級對峙的時候悄悄溜出去,可纔剛跑到門口,還沒拉開房門,整個人就突然僵住,隨即身體宛若豆腐塊兒一般被切開成了十幾塊,碎屍塊兒、連同斷開的腸子、內臟和血液嘩啦啦的落了一地。

一股腥味撲面而來,衆人這才注意到又一片密集的蛛網早已籠罩了整間房間,幾個幕僚、參軍,包括只是想過來鍍鍍金的隆洛,此時都是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驚出一背的冷汗,對方是龍級,想要殺他們這些螻蟻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只聽一個女子的聲音冷冷的說道:“你們最好乖乖呆在這裡別動,碰到了我的蛛絲,小心死無全屍。”

那是瑪佩爾的聲音,一雙閃亮的眸子盯住第八神將克羅寧,但話卻並不是沖剋羅寧說的。

王峰給了她單獨的任務,生擒隆洛,那是要拿給溫妮交換人質的重要籌碼,雖說旁邊有個隆飛雪的分量要更重得多,但想要生擒一個龍級談何容易?顯然還是抓隆洛更靠譜些。

屋子已被封鎖,氛圍陡然間變得緊張起來,斗大的汗珠從那隆洛和幾個幕僚的額頭上滑落,而四大龍級則已然四目相對的對上了位。

隆飛雪的眼裡只有黑兀凱,克羅寧也終於將注意力從對龍城的擔憂,轉到了眼前那殺人於無形的年輕女人身上。

第八神將心裡很清楚,這是一個龍級的殺手,還是彌組出來的……上了戰場,像瑪佩爾這樣的殺手或許無法和他克羅寧這樣的龍級戰士比剛猛、拼正面,但要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單挑,那無疑還是殺手更可怕些。

玫瑰九龍已經來了兩個,還包括最強的黑兀凱,且敢直接衝進龍城來,想來還會有其他人的,只是不知來的都是誰……不管了,先和隆飛雪聯手幹掉眼前這兩個!即便玫瑰九龍裡還有其他人來,龍城裡也尚且還有九眼神姬莫妮卡、剃刀維克多、蠍魔斯科比安三位龍級,就不信刀鋒在這節骨眼兒上敢把所有的龍級都一起派來龍城!

轟!

熊熊戰意和澎湃的龍級魂力猛然從第八神將克羅寧的身上爆發開。

他小腿微微一屈,眸子中精光爆閃。

兵貴神速,殺!

克羅寧的動作快,可身旁隆飛雪的動作卻更快,只見屋子裡白光一閃,天劍飛射、一劍沖天,直奔着黑兀凱而去。

黑兀凱的眸子中精光一閃。

當年在龍城的幾次試探,已知隆飛雪天賦縱橫、潛力無限,可自己畢竟有着旁人難以企及的條件和經歷,神龍島的修行是至聖先師王猛留在這世上最大的瑰寶,還意外收穫黑龍所助,本以爲隆飛雪已不會再是自己的對手,可當這一劍刺來時,卻仍舊是讓黑兀凱感覺到了一種無可輕視的浩然大道,殺傷力十足。

黑兀凱手掌一翻,劍勢瞬成。

砰!

劍尖互頂,巨大的能量碰撞,可隆飛雪卻並沒有要拼力量的意思,手中巧勁,將劍尖錯開,改刺爲削,白光劍影的上衝之勢竟是絲毫不減。

可他的變招快,黑兀凱的變招同樣快,幾乎完全相同的選擇,手腕一翻、劍刃打橫,變刺爲劈斬。

鏹……

黑龍劍與天劍的劍刃瞬間交觸,摩擦出了刺耳的持續金戈之聲,白光上衝之勢頓時被阻。

嗡嗡嗡嗡~~

只見此時的隆飛雪、黑兀凱握劍對抵在半空中,巨大的龍級能量從兩人的劍上不停的四溢出來,兩人都是不曾留手,激射的劍氣完全不受控制的朝四周飛射開,左右兩側的十幾間房屋頓時宛若紙糊的一樣,被那飛射散溢的劍氣瞬間激射成蜂窩狀。

兩人從攻守瞬間便轉爲了對峙,克羅寧的戰意也被激發,不再等待,黑兀凱是隆飛雪的,他只需要解決那個背叛了九神的刺客即可。

只見金光在他雙掌間猛然閃耀。

譁~~

一隻巨大的黃金手印朝着屋頂上方的瑪佩爾猛然轟出,可下一秒,大手印竟在空中略一停頓,就像遭遇了一股無形的阻力,能量凝聚的手印上,一條條交錯縱橫的勒痕清晰可見。

元神法相——天羅地網!

防禦類的龍級法相,這是最纏人的,克羅寧的眸子中此時已然是兇光畢露。

軍備庫那邊的炮火聲不斷,九眼神姬莫妮卡、剃刀維克多、蠍魔斯科比安這三位也遲遲不見蹤跡,一切都透着一種不同尋常,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心急如焚。

“雕蟲小技!起!”克羅寧一聲冷哼,雙掌往上猛然一擡。

被天羅地網禁錮的那隻巨大手掌上猛然精光爆漲,整體在瞬間變大了一倍有餘,轉掌爲拳,裹挾着那漫天的蛛絲朝着瑪佩爾轟去。

第八神將踏足龍級已有十餘年,與不死劍魔數次生死對決,對龍級力量的運用早已爐火純青。

此時金光重拳、速度陡增,力量的爆發既恐怖又突然,料想那擅長佈置天羅地網這類防守的小小女孩必然先行退讓,可沒想到迎來的竟然是一雙凌厲兇悍的眼睛。

瑪佩爾眼中精芒閃過,法相雖是天羅地網,但那只是蜘蛛種的本質使然,內心深處,她最喜歡的終究是師兄教會她的絕招、終究是學着向師兄那樣去正面解決問題。

兩道金色的輪盤早就已經就位,甚至已然在高空中完成了數輪加速,此時下方重拳轟來,頭頂上方卻是呼嘯聲響。

只見兩輪金光閃耀,帶着恐怖的破風之聲,宛若從天外襲來的兩輪隕日,裹挾着恐怖的聲浪後發先至,只眨眼間已對準那巨拳轟射下去。

十字金輪——落日輪迴!

轟!

龍級的巨拳雖強,可怎是這無限疊加輪迴的金輪對手,兩道金輪竟直接從那巨拳中穿過,就像穿過一塊豆腐一樣,將那金色的巨拳瞬間擊得粉碎,餘勢不止,衝殺向克羅寧。

轟隆隆……

半座龍城彷彿都隨之晃了晃,激起滿地塵埃,大半間屋子只一瞬間便已消失,這還是瑪佩爾考慮到要留旁邊隆洛一命,刻意控制了出手的關係,而在那地面上,兩個碩大的宛若隕石坑一樣的大洞足有十米直徑、七八米深。

旁邊被人留了一命的隆洛和幾個幕僚都是看得目瞪口呆,龍級強者出手,他們並不是沒見過,但基本都是點到爲止的切磋,此時此刻,當龍級下起死手,那破壞力簡直就堪稱是反人類……等等,克羅寧呢?

隆洛等人張大了嘴巴,堂堂第八神將,不可能連這一擊都擋不下吧?可是他人呢?

幾人慌張焦急的四處搜尋着,有人眼尖,遙遙指着空中:“在上面!”

克羅寧帥氣的披風已經被轟得破破爛爛了,身上的金色鎧甲也多有損毀處,可他的注意力卻並沒有完全集中在那個將他逼得如此狼狽的對手身上,而是趁這機會環望四周。

前鋒營都是精銳,此時根本不需他這統帥調派,已然有大量的守衛從龍城的四面八方朝着遠處的軍備倉庫趕去,空中也有至少數百御空飛行而去的鬼級高手,看起來那裡遭遇的入侵人數不少,數百門魂晶炮一直在不停的轟鳴,那裡不停激射的火舌和能量衝擊波,即便隔着半座城市都清晰可見。

這是真遭遇入侵了,刀鋒竟敢……

轟!

城西方向一聲巨響,有兩個龐大的黑影正在廝殺。

克羅寧看了過去,城西是蠍魔斯科比安負責的地方,那兩個正在廝殺的巨大黑影,其中之一豁然就是他招牌的地獄魔蠍,卻被一隻渾身藍色火焰的巨大魔熊狠狠摁在地上,一手按住蠍背,一手揪住那揚起高高的蠍尾,正在彼此糾纏搏鬥。

李溫妮!

克羅寧對玫瑰的龍級還是很熟悉的,玫瑰九龍雖然都是新邁入龍級不久,但如今在大陸上卻早已是名頭響亮,特別是聖戰中動過手的黑兀凱和李溫妮,盛名已傳遍天下,克羅寧當然認識,更知道她曾在聖戰中正面擊殺過光明騎士團的獸王十方,但蠍魔的戰甲耐揍,魔熊一時半會肯定奈何不了它,斯科比安本身更是劍道高手,倒是不用太過替他擔心,但要想等他來援,只怕也已經不太現實。

念頭只在克羅寧腦子裡盤恆了半秒,目光已然掃向城南,那是九眼神姬莫妮卡的管轄區域,可那裡也已經是戰火沖天,閃耀着黝黑能量的暗魔雷矛從天而降、宛若雨下,每根雷矛上的電流都匯聚得經久不散,

那是暗黑力量的氣息,暗魔島的默默桑!

而在城東,一片暗紅色的刀光閃耀,從城東處飛快的朝着這邊衝殺過來。

克羅寧的心中稍稍一定,剃刀維克多顯然也遭遇了敵人,但看起來敵人似乎並沒有那麼強大,刀鋒的龍級畢竟有限,不可能在一場偷襲戰中投入太多,只要維克多趕到這裡牽制住瑪佩爾……

克羅寧腦子裡的念頭還沒轉完,一片巨大的藍色光幕已然在東城區猛然亮起,那是一個巨型的召喚法陣,緊跟着,七八個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有的長着長長的觸手,宛若巨型烏賊,有的形似巨猿……

轟轟轟轟!

召喚獸們狠狠的砸落在地面,掀起一片塵埃,每個的氣息都異常強大,至少也是鬼巔,領頭那隻巨型烏賊更是已到龍級,幾隻觸鬚一探,直接就將維克多那暗紅色刀芒前進的路線阻攔下來,而那些稍低級的召喚獸們則是朝着城東重兵集結的城關瘋涌而去。

要破關?城外有援軍埋伏?

克羅寧只一瞬間就看清了襲擊者的意圖。

城東方向由於處在和刀鋒鋒芒營對峙的側面,防禦雖然說不上薄弱,但相對西門和南門確實是稍稍差一些,加上軍備庫在東北邊角上,大火力吸引了北門和東門的大量守軍朝那邊增援,此時的東門和北門都是防禦最爲薄弱的時候。

可看清了又能怎樣?身側有一個龍級殺手虎視眈眈,隆飛雪被黑兀凱牽制住,連東門那邊的剃刀維克多也被一隻龍級烏賊纏住,普通的戰士如果有組織、有準備、佔據地利和火力優勢的情況下,要想清理這些大體型的鬼巔魔獸並不算太困難,但此時城內已然是一片混亂、羣龍無首……而且更糟糕的是,不死劍魔亞克雷還並未現身!

龍城的防禦有多森嚴,作爲統帥的他是最瞭解的,空間封禁的環城防護陣,連地底都有着絕對的警戒防護,挖地道都不可能進來。

如果說有那麼一兩位龍級可以悄無聲息的潛入,甚至是帶上幾個人潛入,那或許是沒辦法的事兒,但這些召喚出魂獸的雜兵、軍備庫的大規模火力………這麼多人,這是怎麼潛入進來的?

克羅寧想不通,而此時也已經沒有時間給他想象了,兩柄巨大的圓輪閃耀着金芒,就如同兩個小太陽一樣從地底的坑洞中被拉了出來,朝着他直射而去。

撲面的熱浪風壓,讓克羅寧已經略有些混亂的腦子瞬間清醒,目露兇光,一尊巨大且猙獰的魔神法相猛然幻化。

這魔神長得青面獠牙,足有二十米高,生有雙頭八臂。

當此時刻,去思考失敗的原因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唯有決死一戰,幹掉眼前的攔路者,再親臨東門組織反擊,方有一絲勝算!

那金輪來勢洶洶,但並非不可抵擋,不過強如克羅寧,早已察覺出了金輪越戰越猛的特性,絕不能與之糾纏。

他一聲怒吼,雙頭四目圓睜,八隻手臂上的金光在瞬間化爲了閃耀的金色鱗片,宛若一件無上魔甲,手背抵手掌,四隻手一體,竟朝着那呼嘯的金輪強行抓去。

轟隆隆隆……

入城的人數其實並不多,但各司其職,造成的混亂卻是極大。

幾大龍級的對戰,召喚獸的破壞力,再加上軍備庫的重型魂晶炮衝擊,炮火的轟鳴聲震天、城中火光四起,連大地城垛都在不停抖動,整座龍城徹底陷入了戰火中。

城裡亂成一團,城頭上也亂成一團,大量召喚獸齊聚東門方向,城頭上那些沉重的魂晶炮被士兵們強行調轉,想要用來轟擊從城中襲擊過來的魂獸,可上萬斤的炮口好不容易纔剛剛調轉,城外不遠處則已經響起了一片戰馬奔騰聲,來勢洶洶、速度奇快。

“敵襲!敵襲!城外有敵襲!”

嘟~~嘟~~嘟~~

沉重的預警號角聲緩緩吹響。

城頭上此時還有一位鬼巔的少將,跟隨第八神將克羅寧征戰多年,經驗豐富。

城內的混亂只是暫時的,幾位龍級的戰鬥雖然暫時還分不出勝負,但等城中各軍穩定下來,只要派遣精銳的巫師團之類支援,就能打破幾位龍級之間的平衡,畢竟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可如果東門有失,被敵人趁亂而入,那後果簡直就是不堪設想……

城牆上閃耀着淡淡的光芒,護城法陣平時是被動形態的,只是封禁空間等一些防備潛入的基本功能,戰時纔會最大功率的開啓,成爲阻擋敵軍的利器。

“城防!城防!最大功率開啓城防!”少將卡西一邊指揮着對抗魔獸的衝擊,一邊大喊,可那護城法陣的主陣體卻遲遲沒有開啓。

卡西氣急敗壞的催促着,卻見右側方向一道紫煙閃耀,幾發恐怖的魂晶炮軌道從旁邊的屋頂朝控制室射了過去,直接將整個控制室都炸成了渣。

傅里葉氣喘吁吁的提着三門魂晶炮喘了口氣,坦白說,這可比剛纔帶十幾個人要難多了,畢竟帶人的時候,大家手拉着手,黑兀凱等龍級的力量不停的支援着他,可這魂晶炮又沉又重又是死物,同時帶着三門瞬移,差點陷在異空間裡鑽不出來。

那是……傅里葉?

城頭上的那少將卡西都已經驚呆了,而下一秒,一道悄無聲息的刀芒從他脖子上斬過,鬼巔的少將竟然連反應都來不及,噴涌的鮮血,頭顱飛起,一隻大手探空,將那飛起的頭顱一把抓在手中,一步跨在城頭上。

不死劍魔亞克雷!

此時登上城頭,城中的亂象已經盡收眼底,幾大龍巔的戰鬥、北門處的炮火聲,七八隻鬼巔的召喚獸朝着城頭上瘋狂衝殺過來、宛若狼入羊羣。

不過只是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不過只是四個龍級帶着七八個鬼級的偷襲者,竟然可以在擁有五位龍級和十萬大軍的龍城製造出這樣的混亂……

亞克雷記得王峰以副議長給出的命令上,有提到‘特種戰士’、‘特殊行動’這類詞,當時只覺得小孩子太想當然……對方可是和他糾纏了足足二三十年的第八神將,麾下是九神最精銳邊境軍之一的先鋒營,如今更是有數之不盡的軍備以及四大龍級相助,可現在……

此時城外的精銳大軍已然衝到近處。

亞克雷服氣了,他做不到的事兒、他認爲不可能的事兒,可王峰派來的人做到了,不服不行!

而此時此刻,就是他的宿敵第八神將克羅寧、以及他麾下先鋒營的死期。

亞克雷將手中那少將卡西的頭顱朝着城頭下方高高舉起,激昂的大聲喊道:“殺!”

……

刀鋒議會的議會大廳……

從王峰進來前的爭吵不休,到王峰坐下後的鴉雀無聲,再到等待了十幾分鍾後卻毫無反應的傳訊水晶球。

會議室裡又開始重新響起了‘嗡嗡嗡’的低議聲。

以前的聖主也是個擅長吊人胃口的,但好歹做任何事之前還都總是能讓人看到個風向和大勢,可這王峰,做什麼卻讓人完全看不懂。

傳訊消息?這時節上,還有什麼消息比九神的宣戰更重要?還有什麼消息能夠改變當下大陸的大局?期待隆康突然突破成神、飛昇離開嗎?

要麼就是王峰擅自開戰了……

都在刀鋒城,消息當然也不至於完全閉塞,此前一衆議員是有聽說玫瑰九龍已經被王峰派出去了,還做了一些其他的調遣,但卻並不是什麼大軍調動,只是幾個龍級而已,面對九神洶洶而來的滔天之勢,幾個龍級又能做得了什麼?這事兒其實也是最近一衆議員們最擔心的猜測,只是未免引起恐慌,沒有公開議論而已,但現在王峰的做派,卻讓人不得不往這方面聯想。

一衆議員都不知道王峰這悶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也不敢將猜測的事兒隨便說出口,那不成污衊副議長了嗎?等待了一陣,幾個按捺不住好奇心的議員過來低聲詢問是否等待戰況,王峰居然微笑着直接淡淡的點了點頭。

得到王峰這似乎默認的答案,大廳裡瞬間就再次安靜了下來,主戰的一幫人面露興奮之色,主和的乃至中立的,則是統統驚呆了。

這就……承認了?

“龍城、南烏峽谷、月亮灣……聽說各自已經聚集了超過十五萬的兵力,單處匯聚的龍級高手也至少在五位以上,副議長不會真是把玫瑰九龍派去和人正面硬拼了吧?”

“那不可能的事兒。”有人還是不敢置信:“王峰議長就算再不懂軍機,也不至於以爲靠幾個龍級就能改變戰局吧?”

“倘若玫瑰九龍匯聚一處,說不定還真有機會!”

幾聲起頭,給了大家反應的時間,其他人的聲音終於漸漸沸騰了起來。

“八部衆和海族的援軍還未到,這、這是惹事兒,是自取滅亡啊!”

“戰爭可不是單挑,這根本就沒有機會!九神的各處城關也都各有大量龍級高手,加上城防協助,哪怕就是玫瑰九龍扎堆兒一處,也不可能攻得下任何一座城池!”

“呵呵,攻下了又怎樣?如今刀鋒的力量防禦有餘,進攻不足,難道還能讓我們的戰士往前推進、反攻九神不成?”

“不錯,你們以爲九神爲什麼要說‘一個月後開戰’?他們的兵力和龍級都太分散了,又不清楚我刀鋒的龍級分佈情況,怕遇到扎堆的龍級被反打,倘若現在有大量的龍級出現在某一處戰場,那九神其他幾個地方恐怕立刻就會大舉進攻、長驅直入了!而且人家喊着報仇的口號,名正言順,我們反倒成了偷襲惹事兒的一方了。”

“終究還是傅先生那句話啊,雙方交戰,首先博弈的是情報!龍級不出,我們的底牌就還在,對九神就會存在威懾力,多拖延幾個月,等那進修班新一批的龍級出來,等八部衆和海族的援軍趕到,到那時就沒這麼被動了,可如果真讓龍級主動參戰、暴露位置,那反倒是禍事了!實屬不智啊!”

“底牌底牌,誰先亮底牌誰輸!九神就算全部龍級暴露,人家也還有隆康這個大底牌,咱們刀鋒有什麼?帝釋天離開曼陀羅,根本就不是隆康的對手,要是連這點龍級家底也早早的就派出去,這、這簡直就是瘋了!”

“王副議長,沒有得到議會的同意就擅自出兵,你、你這是僭越!”

坦白說,大家已經很尊重王峰了,這幾個月來,王峰從這會議室裡發佈出去的命令,大多數人都是毫無條件的支持和執行,可今天這事兒,終究還是過了。

就算他王峰是副議長,可又怎麼能繞開議會的大夥兒,擅自做出這樣重大的決定?!

衆人的情緒漸漸激動起來,會議室裡頓時就鬧騰成了一團,可也就在這時,傳訊水晶猛然閃亮了起來。

第五百八十三章 老孃就是囂張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四章 阿西八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
第五百八十三章 老孃就是囂張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六百零五章 全軍出擊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四章 阿西八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九十五章 殺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五百八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