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玩票大的

和聰明人聊天就是簡單。

“簡單,抓個九神重量點的人物,比如隆驚天的兒子,用他去換你哥哥就綽綽有餘了。”

溫妮的嘴角抽了抽,現在九神和刀鋒已然是水火不容的戰備階段,就算是去九神隨便逛一圈兒,一準兒也得殺出條血路才能回來,就更別說去九神抓什麼重量級的人物了,當然,相比起直接去救人、鑽人家的圈套,綁架倒確實是要稍微簡單一些。

“……老孃現在心情很不好,你能不能把話一次說完?”

“九神你是去不了的,但邊界可以。”王峰微微一笑,身旁的瑪佩爾已然將一張碩大的地圖鋪到了地上,王峰指着地圖上刀鋒和九神邊界上,龍城的位置處:“此處有九神二十萬大軍,也有你的目標人物,隆驚天隆親王的兒子隆洛,作爲軍參去鍍金的,哦,對了,隆洛你其實也挺熟的,就是曾經的洛蘭。”

“龍城是邊境重鎮,現在至少有三位九神的龍級坐鎮,隱藏在暗處的可能還有一兩個,所以即便我讓瑪佩爾去幫你,去他們的營地裡綁架隆洛是不太可能的事兒,你唯一的機會,就是率軍直接進攻,在正面的戰場上擊潰九神駐紮在此的前鋒營,只有把他們打散了,你纔有抓到隆洛的機會。”

溫妮聽得微微一怔,九神南下,還發了檄文等事兒,這兩天在議會高層議論得很兇,她怎麼可能不知道?不過無論是高層會議上、亦或是私下一些個人交流,所有人的意見要麼防禦、要麼求和,可王峰剛纔說什麼?正面擊潰龍城的九神前鋒營,這是反過來要主動找九神開戰?爲了救她哥哥?

“我已經讓黑兀凱和默默桑先趕去龍城了,瑪佩爾也會跟你過去全力配合,加上鋒芒營的不死劍魔,五位龍級,配合優勢兵力,足有正面擊潰九神前鋒營的可能。”

“軍事調派方面聽劍魔的,正面搏殺跟着黑兀凱,最好是能斬殺對方一兩個龍級,至於抓人的事兒不用你操心,術業有專攻,交給瑪佩爾就好。”

三言兩語間,已然替溫妮安排好了一切。

事實上,不止是龍城,還有邊境最要緊的幾個對峙重地。

原本的玫瑰九龍加上新一批進修班的七個龍級都已經被王峰安排得滿滿當當,除了這批去龍城的黑兀凱、默默桑、溫妮、瑪佩爾外,南烏峽谷那邊有坷拉、烏迪、雪智御、奧塔;沙城稍偏遠,只有肖邦、股勒、烈薙柴京,以及兩位刀鋒的老牌龍級;月神森林則是有德布羅意、摩童、音符、范特西,那邊靠近月亮灣,與八部衆隔海相望,也會得到八部衆的支援……加上一些原本就被佈防在各處的刀鋒龍級,每個重鎮幾乎都保持着五六位龍級的規模。

要搞就搞大的,想讓九神感覺痛,四個地方會同時動手,彼此是一種牽制,也是給眼下還遠在九鼎城的統帥隆驚天出道難題,兵貴神速,只有一戰打出刀鋒的氣勢,給九神一個下馬威,那往後的事兒才能坐下來慢慢談!

“越早擊潰前鋒營,越早抓到隆洛,李猿飛纔有活命的機會,這比你去九鼎城冒險要靠譜得多,”王峰說着頓了頓,拍了拍溫妮的肩膀:“我能做的只有這些,剩下的就看你們發揮了,等你的好消息!”

“你不會等太久。”溫妮的眸子中已然精光四溢,咬着牙:“老孃會把隆洛的兩隻手,打包一起寄給他老子的!”

……………………

刀鋒議會明面上共有一百二十一位議員,其中如三十六公國,以其勢力大小,各自有一到兩位議員的席位,然後是諸如聖城、拜月教、無盡深淵、暗魔島這類特殊勢力,也是各自有着一兩位議員,此外就是像極光城、薩庫曼雷城這種相當知名、並擁有影響力的獨立城,也有一個議員席位。

當然,自然也少不了像八部衆、海族、獸族這些重要的外族,佔據的議員席位較多,少的如獸族曾經只有一位,多的如八部衆,一直都是穩定五個席位以上。

刀鋒聯盟的一切重大決策,基本都是由議長或副議長提議,然後由議員們集體表決來決定的,而且無論任何提案或決策,即便刨除掉那些棄權票,也必須達到超過半數的六十一票才能通過提案。

這樣的機制下,議員的組成又五花八門,各自代表的利益都不同,因此即便曾經人脈寬廣如聖主羅極,其實在議會裡真正無條件擁護他的鐵桿,也就只有拜月教、無盡深淵以及一些小公國的三四十票而已,畢竟聖主的權力就算再大,也無法真正影響或操控那些大勢力、大公國,這樣的機制也是從很大程度上杜絕讓刀鋒議會成爲某些人的一言堂。

當然,凡事有利就有弊,過於苛刻的限制條件,也導致了刀鋒議會每次想執行點什麼行動,都得在議會上被一拖再拖,像此前王峰的聖堂計劃、商業中心計劃等等,之所以能在議會上得到壓倒性優勢的快速通過,大多還是因爲當時王峰裹挾着擊垮聖主的大勢,加上八部衆、海族、獸族以及一些大公國都支持,其他少數人反對已然無用,純粹只是懶得做惡人而已,那在刀鋒議會絕對是堪稱奇蹟的一次提案。

但這次可不同……

刀鋒城,議會大廳。

大廳中或站或坐的聚集着至少七八十位議員,別看議員席位有一百二十一之多,但不少大勢力大公國都是同時佔着好幾個坑位,能當上議員的顯然都是各公國勢力的核心成員,不可能成天耗在這刀鋒城定居,大多數時候有一個輪班的代表本公國所有席位在此定點即可,此時七八十位議員齊聚一堂,已然是相當齊整。

都知道議長雷龍是個不管事兒的,但幾位副議長還沒到。

嗡嗡嗡嗡……

議廳上鬧哄哄的,衆人的議論聲不絕於耳,九神大軍壓境,總得有個應對的方法,主戰的、主和的都有,也都各自有着充足的理由。

除了大多數的嗡嗡低語聲外,大廳那長長的主桌上,兩個人正在大聲對峙着,一邊是主張防守求和,一邊卻是主張主動出戰,儘管可以拍板的議長和副議長還沒來,但兩人仍舊是已經爭得面紅耳赤,這是在提前爭取着那些中立派的支持。

“防守?”說話的是巴克爾,曾經議會上革新派的領袖之一,和當初的卡麗妲那幫人一樣,一直都是主張防備九神南下的人羣,如今自然算是最親近王峰的派系,可惜剛纔去王峰那裡時並沒有得到任何承諾和明確的答覆,讓他吃不準副議長心思的同時,也是憋着一肚子怨氣,怎麼說也是自己人,王峰到底支持哪邊,好歹剛纔也該給自己先透個底啊……現在也只能先自己堅持着了。

“就目前咱們手裡的資料,即便拋開九神檄文裡宣揚的兩百萬大軍虛數,光是獸人軍團,高地、危谷等八族聯軍、戰爭學院的戰預兵團、九百家族聯盟等等可以確定的兵力,已經高達九十萬之衆,這還不算現在邊界的五十萬守軍!還有,九神的八神將、三十六位龍級,疑似龍巔的隆驚天……”此時他正在歷數九神目前已經擺到明面上的兵力組成。

論兵力,刀鋒人數雖然相當,但真正能用的正規軍兵力還不到對方的一半,大多是各種臨時拼湊的雜牌軍;論龍級的數量,刀鋒此前雖然號稱也有二十龍級,但那大多數時候是靠八部衆、海族這些力量的龍級來湊數的,真正歸屬刀鋒調派的龍級不過只有七八位而已,即便加上玫瑰鬼級進修班新培養的十幾位龍級,也才二十出頭,比起九神的三十六位龍級可是差了一小半,就更別說龍級的質量了,就連玫瑰九龍自己都承認黑兀凱和溫妮是他們中最強的,而且要強出其他人一大截……

坦白說,這數據看起來確實是相當嚇人了,也早已被如今議會的各方知曉,但大多數人都是選擇對此閉口不談,畢竟不管主戰的還是主和的,都怕傷及自己人的士氣,可此時巴爾克居然主動提起。

對面的傅長空都聽笑了,打斷了巴爾克的話,說道:“遍數九神的強大,巴爾克議員這是想要改換陣營主和了?”

“呸!”巴爾克唾了一口:“我是想讓你先看看,九神的兵峰到底有多強盛!守,你守得住嗎?”

“巴爾克議員既知道九神兵峰強盛,那就該知不可觸其鋒芒,沿線佈防,打情報戰,避其主力、踞險而守!你不守又能怎麼樣呢?要是連更簡單的踞險而守都做不到,那進攻就更是無從談起!”傅長空這還真不是爲了私人偏見或黨派之分,事實就是如此:“而兩百萬大軍的後勤保障是很困難的,九神即便已經爲此準備多年,也不可能經得起兩百萬大軍經年累月的消耗,所以只要我們能守住,時間一長,九神必然退兵,所以只有用拖延戰術穩中求勝纔是正道。”

四周立刻有不少人出聲附和,前副議長漢考拉也是聽得頻頻點頭,不錯,要是連佔據着城關都守不住,那打開城門衝出去,那和送死有什麼區別?

“守這個字有你說得這麼輕巧?”巴爾克冷笑道:“刀鋒和九神的邊界交界處延綿三千里,七個險要大關,十六個小關,我刀鋒不過百萬軍隊、二十多龍級,分散這二十幾個關卡守衛,各處不過數萬人加一位龍級而已,能擋得住九神的大軍嗎?”

“進攻者可以主導節奏,集中兵力攻之,防守者卻永遠都是被動的!別說九神的兩百萬大軍和三十幾位龍級了,但凡抽出五分之一,咱們分散兵力防守的那些關卡就都跟白送一樣了!”

“誰說一定要將兵力平均分配?”傅長空笑道:“我說了,情報戰,這一戰,情報纔是關鍵,九神但凡有大規模的兵力調動,只要探子將消息遞回來,那隨時應對兵力調派,重點防守敵人的攻擊點即可。”

“那是兩百萬的兵力、數十個家族、勢力、族羣的人員調動,你確定探子能清楚探出每一支隊伍的去向?何況戰場上的局面瞬息萬變,若一切都等着靠探子傳信,只能事事都慢九神一拍,那就更不用打了!”

不少人此時也是隨之點頭,巴爾克說得也很有道理啊,分開防守的話,那戰線就實在是被拉得太長了,容易被敵人集中優勢兵力一舉拿下,可現在本就是敵強我弱的局面,又能怎麼樣呢?

“當然是進攻,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巴爾克賣弄着前段時間從王峰那裡學來的詞語:“現在進攻有兩大好處,第一,九神主力的兵力調遣纔剛開始,厲害的那些龍級如今也都還在九鼎城中坐鎮中堂,如今九神主力未就位,邊界的九神邊軍也纔不足五十萬,以刀鋒現有的邊界實力,拼盡全力之下是完全有擊敗他們的機會的!”

“其二,剛纔我也說了,進攻者纔是主導節奏的人,三千公里的邊界線,任意一個地方都可以是我們的攻擊點,那集中優勢兵力的就不是九神,而是我們了!戰爭的本質就是以多打少,集中優勢兵力吃掉九神的有生力量,既是削弱九神的攻勢,也可激發我方戰士對勝利的信心,同時也更是打破九神人盲目自信的最好辦法!”

傅長空皺着眉頭,似是在思考,沒有吭聲,可巴爾克卻不打算放過他,只是冷笑着說道:“所以說防守?以九神現在調集的兵力來看,如果真的讓他們成功的佈防就位,單靠防守的那點優勢根本就不足以抹平雙方實力上的真正差距,只有出奇方能制勝!九神的人認爲我們不敢打,嘿,還就偏要打給他看看!”

“說得真是輕巧,考慮問題也太片面簡單,你光想着打贏了能提升士氣,可要是打輸了呢?九神如果輸,那輸掉的只是一城一地,人家大軍在後,強者如林,整體實力在我們之上,丟掉的失地隨時可以重新奪回去;可如果我們輸掉,那輸掉的可就是防守的資本、是刀鋒的氣運,你擔得起這個責?”

“輸了,亡國滅種,贏了,也不過只是惹出隆康,這仗沒法打!”

“我們賭不起,也輸不起。”

“進攻九神……再給刀鋒二十年的時間,或許有這個本錢,現在?這就是在自取滅亡!”

“我還是認爲傅長空的計劃更妥當,情報戰、拖延戰,把九神拖死在他們自己的巨量消耗上。”

四周衆人你一言我一語,其中有不少都是此前保持中立,甚至是原本支持巴爾克的一些主戰派,畢竟巴爾克和王峰走得很近,大多數人都知道那位如今在刀鋒聯盟已經等於一言九鼎,比曾經聖主的號召力還要更強,他要是主戰,那自己反對也是無用,不如給王峰個面子,可現在檄文已經發出好幾天了,王峰也從聖城趕回刀鋒兩天了,卻一直沒有站出來表個態,既不主張進攻、也不主張防守。

如此沉默的態度,讓不少人都覺得王峰這是慫了,怕了九神的浩大聲勢,也可以說是看清了大勢,他的內心大概是主張防守求和的,只是礙於面子不好立刻說出來而已,於是現在紛紛改口……

漢考拉的臉色一再下沉。

坦白說,他其實從一開始就看得出來這一點,大多數人內心深處都是不想打的,九神這一舉爆發出來的力量太恐怖了,積蓄之深,已經遠遠超出了刀鋒聯盟對九神實力的預估,加上海族內訌,根本騰不出手來幫人類,也就讓人們對這一戰更加不看好了,當初他們支持,不過是礙於王峰的面子,現在王峰不發話,那自然是……

“王副議長到!”

大廳里正吵鬧着,一個通報聲突然傳了進來,讓整個會議室裡鬧哄哄的人羣都隨之一靜。

廳門被人推開,王峰身邊居然沒跟着那個以往一直形影不離的女保鏢,而是孑然一身走了進來。

“都在呢?”他笑着和安靜下來的大家打了個招呼,然後徑直走到副議長的席位上,把手裡的一顆傳訊水晶球放到了桌子上。

衆人此時安安靜靜的,王峰自前天回到刀鋒城後就一直閉門不出,誰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幹些什麼,連漢考拉去請了幾次,都沒能把他請動到議會來,可這是……

所有人都有些詫異的看了看桌子上那個傳訊水晶球,又看了看王峰,露出疑惑不解之意。

“副議長,您這是?”有人忍不住問道。

“稍等。”王峰倒是一點都不慌,也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微笑着說道:“前幾天做了些佈置,現在是等着驗收成果的時候了,恕我先賣個關子,咱們就先等着這傳訊水晶的回覆吧。”

傳訊水晶?回覆?什麼回覆?

一衆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再看向老神在在、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的王峰。

漢考拉愁的鬍子都快白了,沒見過自己這麼憋屈的‘自己人’。

這……什麼情況?

而此時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龍城……

此時已是深夜,空中無月,沙風漫天。

距離龍城大約十里外的沙漠沙丘上,有上千的鬼級死士正靜悄悄的盤腿坐在那沙丘背面,而在那小沙丘上面,不死劍魔則正運足目力,兩隻眼睛宛若兇獸一樣在黑夜中發出幽藍的光芒,他在觀察着龍城的情況。

龍級的視力非常人可比,即便隔着十里地,在沒有遮擋的情況下仍舊是清晰可見。

夜晚的龍城仍舊是燈火通明,城牆已經不再是之前的小土牆了,而是修建起了足有十米高左右,全是用巫術加固的冰沙牆,說白了就是用沙子澆水,再用寒冰巫術凝固起來的,看似簡單,實則堅硬無比,光是這冰沙牆,即便是對能量衝擊的魂晶炮也有很好的防護效果,而如果再加上在那冰沙牆光滑鏡面上的各種護城符文鑿刻的話,當那符文能量啓動時,這城牆就將更加堅不可摧。

不死劍魔再看。

現在已是半夜了,可城頭上此時仍舊人頭聳動,單隻這南邊城牆上,就有着過千守衛,個個看起來精神飽滿,即便已到了深夜,也仍舊沒有半分鬆懈的倦意,城頭上立着的數十門四代超導魂晶炮,那炮口有足足三米直徑,黑洞洞的大的嚇人,一片森嚴之態。

警覺的士兵、大規模的防守利器、至少六階的城牆防護符文……

沒有破綻,沒有漏洞,如果再加上城中駐守的、已知的,包括第八神將在內的五位龍級強者,這樣的龍城已然可以說是固若金湯了。

第八神將……行軍風格確實是穩健無比,要想一夜之間、甚至是更短時間內拿下這樣一座重兵把守的重城,對不死劍魔來說其實壓根兒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可此時不死劍魔的眸子中卻有光芒微微閃爍。

上次的龍城秘境之後,按照雙方的對賭協議,戰爭學院輸了而聖堂贏了,那龍城本就該是屬於刀鋒了。

但事後九神耍賴扯皮,並不承認龍城的失敗,在這問題上揪着並不鬆口,以至於這事兒最後不了了之,雙方仍舊是以龍城爲界,鋒芒軍團和第八神將的九神軍繼續對峙中。

可這次兩邊矛盾升級後,九神的人乾脆直接搶先一步入駐了龍城,既有城圍可守,又等於是將陣線前推了一大截。

刀鋒這邊始終是剋制着的,增兵歸增兵,可卻又不敢真打,一天幾份兒按兵不動、忍辱負重的官信交到不死劍魔手裡,再加上第八神將的兵團已經趁着刀鋒反應的時間點,直接將龍城進行了加固和佈防。

那時不死劍魔就已經對龍城沒辦法了,除了加緊自己營地的防守,以及每天向龍城第八神將發出的各種譴責、交涉企圖外,基本也沒別的事兒可做,直到那幫人的到來……

玫瑰九龍中的四位,還帶着七八個神神秘秘的斗篷人,拿着王峰的令書,讓不死劍魔亞克雷配合他們的行動,要拔除龍城這顆釘子,給九神上一課……

坦白說,亞克雷覺得這真是有點兒戲、有點搞笑了。

四個龍級,加上自己,數量上看起來是已經和龍城明面上的九神龍級對上了,但這是軍陣、是攻城戰,不是擂臺單挑!

又不是龍巔,龍級在這個世界並非是無敵的,面對真正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正規軍,龍級頂多也就只能做到萬人敵而已,就像克羅地亞羣島的雕像英雄克羅地亞斯那樣,這還得是在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至少也得要求是平原對決。

而倘若是強行攻堅,在面對高牆魂晶炮、面對集體的巫師團、槍械師團隊,龍級的作用將大大降低,運氣好或許能衝進去斬殺個數千之衆,可要是運氣不好,在對方有備的情況下,那根本就突破不了那樣嚴密的防線,更大可能是被阻擊在外圍,將你生生耗死在城牆外都未可知,就更別說如今龍城這樣已經固若金湯、甚至還有五大龍級協防的重鎮了。

可四個聖使給他的話,是讓他看到龍城那邊的信號時,立刻率三萬精銳收尾戰場、接收龍城。

直接接收……坦白說,亞克雷覺得這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僅僅只靠四個龍級……這怎麼可能?

不管這幫人有什麼悶葫蘆裡的計劃,阿克雷都並不看好他們,可畢竟上命不可違,該做的配合還是得做出來。

沙漠的夜色格外昏暗,沙丘後,三萬帶甲正整整齊齊的盤膝而坐,這是鋒芒營的絕對精銳了,隨便一個小隊長都是鬼級起步,虎巔戰士們也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極具和九神交手的經驗,此時數萬人靜坐等候,竟是沒有絲毫的聲音。

亞克雷將目光重新投向那座夜色中燈火通明的重鎮。

假如沒看到龍城崩塌的一幕,即便違抗上命,他也絕不打算讓身後這三萬精銳去送死,當然,如果對方真做到了……那他倒還真想要看看,就憑那麼幾個人,究竟是要做到怎樣,才能顛覆他的三觀。

…………

漆黑的夜色中,龍城外約莫二十里處,幽暗的綠芒法陣被厚厚的黑布遮掩了光芒,一個面容消瘦的男子在那法陣中央盤膝而坐,正是新世界九子的童帝。

人雖然坐在這裡,可神念和意識卻在飛翔,倘若靈魂出竅,童帝的視野就像風一樣順着夜色不斷飛翔、拔高,很快就跨越了這二十里的距離,來到了龍城的上方,從高空中將整座龍城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他手邊有龍城詳細的城鎮佈局地圖,此時眼睛沒有睜開,另一隻手則是拿着筆在那地圖上飛快的修修改改,並在地圖上圈出了許多不同的圈點位置。

他身旁站着十來個人,七八個渾身裹挾在斗篷中的男子,另外四位則豁然正是黑兀凱、默默桑、李溫妮和瑪佩爾,眼見童帝手中的地圖已經愈發完善,待得他停筆時,所有人彷彿都已經在地圖上看到了自己的目標位置。

又隔了約莫十幾秒,童帝那雙閉着的眼睛猛一翻白,而此時遠在二十里外的龍城,一個負責巡邏法陣的鬼級將領雙眼同時失神,茫然的擡手按在了城牆的符文陣節點上,防護符文微微一顫,巨大的符文力量頓時侵入他的身體,讓他全身隨之顫抖、七竅流血、痛苦不堪。

而在黑布帳篷中的童帝則是眼皮迅速眨動起來。

其他衆人交換了個眼神,均是略一點頭,相互拉住手,一個穿着黑斗篷的男子似是顯得有些興奮:“第一次帶這麼多人飛,哈,居然還有四個龍級。”

黑兀凱則是低沉着聲音說道:“童帝控制的鬼級撐不了幾秒,別浪費時間,行動!”

那黑斗篷調侃歸調侃,但手上可沒閒着,此時一手拉住領頭的黑兀凱,感受着龍級強者輸送過來的力量,另一隻手則是在空中微微一晃,一張比他平時使用時強出百倍的紫色卡牌出現在他手中,充裕的能量讓卡牌光芒閃耀,若不是有黑布遮着,只怕立刻就要暴露,他哈哈一笑:“走你!”

篷~

紫煙微微一蕩,除了童帝外,十幾個人同時從那黑布帳篷中消失無蹤。

龍城的軍備庫房……

作爲如今九神和刀鋒的最前線,九神自佔領龍城之後,一直都在源源不斷的將大量軍備物資運送過來,足足十間巨大的庫房如今早已是被各種軍備堆砌滿了,特別是魂晶儲備和大量先進的魂晶炮,堆了個滿倉。

此時庫房中正亮着燈,有三四個負責看守的士兵正無聊的打着哈欠,卻見在那庫房正中央有道紫煙突然一炸。

那幾個士兵都是一愣,可還沒回過神來,只感覺眼前黑影飛掠,有東西從那炸開的紫煙中射出,緊跟着幾個看守連哼都沒哼上一聲,就已經失去了意識。

“盯好時間,各自就位,五分鐘後準時一起動手!”

黑兀凱一聲令下,八九條人影趁着夜色朝龍城中分散竄開,而在這庫房中則是留下了連同傅里葉在內的四個斗篷人。

傅里葉將身上的斗篷一掀,入目處盡是這滿屋子的魂晶炮,他順手抄起兩門最大的,直接給架到了大門邊上,身旁α五六級的魂晶更是遍地都是,而另外三個斗篷人也是同時將斗篷掀開,領頭的豁然正是鬼志才。

“小傅,玩兒機械你還嫩了點。”鬼志才哈哈大笑,看着這滿屋子的魂晶炮簡直是兩眼放光:“哈哈,看老夫今天來教他們做人!”

嘩啦啦!

大名鼎鼎的千手鬼王,他身體微微一晃,數以百計的粗大傀儡手臂此時竟同時從他背部伸展了出來,一隻傀儡手臂抓起一門魂晶炮,竟是直接將這庫房的所有魂晶炮都抓了個空,另外兩個掀開斗篷的傢伙則似是鬼志才的弟子,也是一樣的傀儡師,操控着數十個傀儡,正將庫房裡的魂晶不停的搬運過來,替鬼志才上彈。

“盯着時間,三分鐘!”鬼志才抓了幾百門符文魂晶炮在手,簡直就是意氣風發,早就想這麼玩兒一次了,可即便是千手鬼王,同時玩兒幾百門最便宜的魂晶符文炮,他平時也玩兒不起,可現在手裡抓着的可都是九神的最新型號,徒弟們塞的也都是最低α5級的魂晶彈,簡直看着都爽翻,可算是得償所願了:“今兒和九神玩兒票大的!”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五百八十八章 劍聖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五百九十三章 惡犬咆哮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五百八十八章 劍聖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六百零七章 敵營開拔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六百零九章 無極境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五百八十八章 劍聖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五百九十三章 惡犬咆哮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六百零一章 半神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五百八十八章 劍聖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百九十二章 聖主意志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六百零七章 敵營開拔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六百零九章 無極境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百九十六章 叛徒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