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

帝釋天的眼睛明亮起來,這老薩滿果然是有點東西的,一通神操作,配合那高級傀儡,吉祥天身上法則詛咒的力量居然真被他引導了出來,現在就看……

可這念頭還沒轉完,原本就金光閃耀的傀儡突然間光芒暴漲,緊跟着整個身體竟直接癱軟、腐蝕……而原本是被傀儡吸過去的大道天罰,此時匯於一處,竟化爲一道綠光直接反噬了回去。

帝釋天猛然起身,可詛咒反噬的速度實在太快,幾乎在他剛意識到不對的瞬間,反噬就已經倒流了回去,怎麼都是來不及的。

帝釋天心裡涌起一陣懊惱,可隨即,他就發現吉祥天似乎並沒有受到反噬的傷害,仍舊是安安靜靜的躺在牀上。

而四周,地上的圖騰已經被截斷,那是颶風薩滿一直按在截流點上的手指,祭壇上點燃的燭火也已經熄滅,原本一頭黑髮的颶風薩滿此時宛若一尊雕像般盤腿坐在那裡,頭上瞬間就已經白髮蒼蒼,整顆腦袋徹底垂了下去。

大家都是懂行的,只是短暫的驚訝之後就都反應過來。

式神傀儡承受不住天道法則的詛咒,這替身術是失敗了的,但颶風薩滿顯然早就做好了替吉祥天承受反噬傷害的準備,在瞬間中斷了儀式,讓自身成爲那詛咒力量最後的終點……所以他之前纔敢說出保證公主萬全的話,他本就是替身術的中介品,讓自身去代爲承受反噬,沒有比這更快的方法了,雖然說起來簡單,但這確實是萬全之法。

九皇子阿拉貢的嘴巴微微張了張,竟感覺眼眶微微有些溼潤。

他終於明白,這些天大多數時候的沉默不語,那並不是颶風內疚,而是一種已經做好決定後的淡然,颶風薩滿一開始就做好死的準備了,而且是連靈魂都得死透的‘死亡’!

這都是爲了獸族,爲了帝釋天那個承諾,無論是阿拉貢還是颶風,都太清楚帝釋天的那個承諾對獸人來說意味着什麼了。

阿拉貢的拳頭捏得緊緊的,腦子裡有點空白,颶風大人啊……

下面這時候才終於回過神來,有人鬆了口氣,有點幸災樂禍的說道:“俗物也想替換法則之力?這真是瞎子摸象……”

但話剛出口就立刻意識到了不妥,這可不是落井下石的時候,何況人家都爲此送上了命。

九皇子阿拉貢冰冷而帶着殺氣的眼神立刻就已經冷冷掃過去,周圍也根本沒有幫腔的,那人自知理虧,趕緊閉嘴。

蘇愈春始終面帶微笑,這樣的結果在他預料之中,剛纔那人話糙理不糙,他說的不錯,任他什麼式神,不過只是一凡品而已,俗物怎配替換法則之力?這是壓根兒就沒可能的事兒。

“颶風薩滿……不愧是我刀鋒一員!”德普爾嘆息,哀悼的同時也不忘提點一句刀鋒牛逼。

帝釋天的臉色有些陰沉,倒不是因爲颶風薩滿的犧牲,只是剛纔好不容易看到了一點希望,結果失望卻來得如此之快,難道小妹這傷勢當真……

四周的氛圍頓時有些怪異起來,都不知道該說點什麼,還沒等大家從感慨中找回思路,一道人影卻是直接走了上去。

“颶風薩滿是個值得敬仰的人,有信仰的人不應該就這麼枉死。”王峰笑着說,一邊伸手直接按在了颶風薩滿的頭頂上,一個複雜的複合符文在他手掌下亮了起來,形成四五道重疊圓盤般的光陣:“我來助你。”

等的就是這一刻,也該是出手的時候了!

昨天阿拉貢來找王峰的時候,觀察兩人情緒,王峰其實就已經隱隱猜到颶風薩滿要做什麼了。

醫治這樣的傷情,以獸族的能力來說,用替身傀儡是他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辦法,但說實話,王峰也知道這招很難成功,沒有靈魂的凡俗傀儡是無法代吉祥天去承受天譴傷害的,這樣的天譴是真的不死不休,只能是活人活祭!

颶風薩滿顯然也知道這一點,他原本的打算應該是想用式神引導出天譴詛咒,然後用自身去承受天譴的傷害。

用自己一條命,去幫助獸族換得八部衆的支持,這就是颶風薩滿的打算,但他太高估他自己和式神傀儡的力量了,剛纔他從吉祥天身體裡引導出去的天譴詛咒,恐怕還不足吉祥天體內殘留的百分之一,因此現在他就算犧牲自己,也根本於事無補。

高尚的理由,但卻是註定失敗的結果。

可王峰卻並沒有勸阻,理由有兩個,其一,成全颶風薩滿和南獸部族,萬一人家真成了呢?自己還犯不着和朋友搶功勞。

而第二個理由……只有颶風薩滿也受到這詛咒反噬的傷害,他才能順利開始接下來的操作。

一切,都得從這裡開始!

“王峰,你做什麼?”

“瘋了嗎你?陛下面前、諸位大人面前,豈有你這小子無禮的份兒?”

“一個壓根兒就不懂醫術的人,又沒得到陛下許可……這是什麼地方,你小小年紀怎敢放肆?還不快快退下!”

所有人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詫異,這王峰自進殿那一刻起就是個小透明,雖然說過幾句話也是不痛不癢。

昨天各方雖然拜訪,但那也不過只是把他當成今天能在大殿上多少說一句話的工具人而已,現在居然敢僭越?敢在所有人面前搶風頭?而且……他這是在做什麼?救那個南獸薩滿?簡直莫名其妙嘛!

“好大喜功。”聖子羅伊微笑着淡淡的說道:“表現自己沒錯,不分場合、不知禮儀,做的事兒還不知所謂,這就不對了。”

旁邊鯤鱗冷哼了一聲,還沒等他幫好兄弟反駁兩句,站在帝釋天身後的一名侍衛則已經打算上去制止王峰了,可卻被已經兩眼放光的黑兀凱直接一把拽住。

各種聲音、各種動作幾乎都是同時進行的,帝釋天沒有吭聲,沒有表態,只是淡淡的看着那個將手按在颶風薩滿頭上的王峰,對王峰的動作有些好奇,也有些興趣,並沒有要去阻止的打算。

王峰則是壓根兒就沒有理會周圍。

只見他手掌中那螺旋圓盤一轉,一道道反噬在颶風薩滿身上的詛咒力量,化爲絲絲電流被吸去了過去,鑽進王峰身體中!

別看只是絲絲電流,剛纔那強大的傀儡式神才接受了一點點,可就是隨即被直接腐蝕掉,隨後承受反噬的颶風薩滿,堂堂鬼巔,也是根本連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近乎魂飛魄散、命懸一線了,這王峰居然敢往他自己身上引?

不……等等!

有膽子是一回事兒,這小子居然能撬動法則詛咒之力?而且僅僅只是通過隨手一個符文法陣?

四周原本還在嘰嘰喳喳的衆人突然就都閉嘴,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哪怕是剛纔的颶風薩滿,也是通過傀儡式神和各種薩滿圖騰以及高階替身術,才能引動這股詛咒力量的,這可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事兒,這王峰,他、他是怎麼做到的?還有,他難道是打算把颶風薩滿身上的反噬詛咒,直接給轉移到他自己身上去?捨己爲人也特麼不是這樣玩兒的啊……這不是找死嗎?

可王峰顯然不是在找死。

每一步都是有目的、有意義的。

治療的方法其實就步驟來說很簡單,先解決詛咒,再溫養恢復靈魂。

天魂珠是鎮壓世界的寶物,當然也可以鎮壓天譴詛咒,但那是指九顆天魂珠的情況下,王峰現在身上畢竟只有三顆,真要讓王峰直接從吉祥天身上去吸取天譴詛咒,即便只是試試,那也無疑是件相當危險的事兒,鬼知道會不會被那反噬力量直接幹掉。

但現在颶風薩滿身上的那點詛咒反噬,威力就遠比吉祥天身上的輕多了,三顆天魂珠是完全有把握將之消化掉的,同時,這也是爲下一步治療吉祥天而採集數據,是王峰判斷自己到底能不能救吉祥天的重要標準,這還只是其一。

同時,也只有展現出自己能解決天譴詛咒的能力,才能堵住這些勾心鬥角的人的嘴,讓帝釋天放心的把吉祥天交給自己醫治,否則要光靠一張嘴和這些人辯論的話,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那是絕對不會讓他有救治吉祥天的機會的,這畢竟是曼陀羅王宮,他總不能硬來。於是之前乾脆和所有人敷衍,答應幫忙所有人,降低這些人對他的警惕和戒備,省得到時候一個個的盯着自己,就算不能真正阻止自己,也浪費口舌不是。

一句話,能直接動手的,幹嘛非要去嗶嗶?只需要優哉遊哉的等着這個時機出現就好。

當然,具體能不能醫,就得看現在治療颶風薩滿的效果了,救回來是有把握的,但要是連這百分之一的難度都十分吃力,那王峰也只好對吉祥天望而興嘆的放棄了。

只見源源不斷的、宛若電流般的天譴詛咒從颶風薩滿的身上被抽取,最後灌注入王峰的身體中,而王峰的神色卻始終不變,根本沒有絲毫痛苦又或是不堪之狀。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着,思緒複雜。

聖子羅伊的臉上陰晴不定,德普爾更是已經臉色鐵青。

這就是那個裝着自己不懂醫術、對誰都唯唯諾諾的傢伙?昨天他答應幫忙,還說得那麼義憤填膺的時候,大概心裡正在嘲笑自己三人是傻逼,好敷衍、好打發吧?

九神那邊,隆京的臉上倒是露出一絲欣賞狀,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感慨‘五哥的愚蠢’了,生生放走了王峰這樣的人才,甚至也相當清楚得不到的人才就應該毀滅的道理,但……他還是忍不住欣賞,發自內心的欣賞。

而帝釋天那邊八部衆的人,鯨族獸族甚至包括美人魚庇修斯,這些人顯然已經開始期待起來。

阿拉貢的神色肅穆,近乎莊嚴,早都已經站起身來。

每次當獸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是王峰,又是王峰!請一定要救回颶風大人啊!

帝釋天可不在乎救人的是誰,更不在乎這人是個經驗豐富的名家,還是毛頭小子,只要有本事,只要能救吉祥天,哪怕今天站在那裡的是一頭豬,他也絕對會將之當成八部衆的座上貴賓!旁人的看法和小心思?那些對他來說不值一提!

這時候已經不用王峰再去解釋,辯論什麼的是最無聊的,靠嘴說永遠都不如直接拿事實打臉,所有人都相當清楚王峰此時此刻在做的事兒的意義,他如果真能解決颶風薩滿身上的天譴詛咒,那就說明他必然也就有辦法救吉祥天!

他能不能成功?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不少人甚至感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

如此等待了約莫五六分鐘,那全身僵直、宛若雕塑的颶風薩滿突然全身一軟,往地上一頭栽倒。

帝釋天等人的心裡咯噔了一聲,聖子羅伊、德普爾、方正等人則是心中暗暗叫好,可還不等大家將情緒完全反應到臉上,卻聽那栽倒在地的颶風薩滿,喉嚨裡一陣‘嚯嚯嚯嚯’的卡吸聲,緊跟着全身一顫,猛吸一口氣,然後雙眼茫然的從地上直接坐了起來!

王峰的眼裡則是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成了,問題不大……

三顆天魂珠消化颶風薩滿身上那點天譴詛咒輕輕鬆鬆,吉祥天身上的情況雖然嚴重百倍,但按心中的預計來算,把整體的治療時間延長一些,分段吸收,應該是有機會的,至於後續的靈魂恢復,那對王峰來說壓根兒就不是事兒。

自己……至少有八成的把握!

大概是沒想過自己居然還能活着睜開眼,也或許是因爲靈魂受創後終究是有些萎靡,致使他精神狀態不佳、腦子轉得慢,因此颶風薩滿此時的眼神顯得有些茫然,但不管是帝釋天也好、阿拉貢也好,亦或者是這滿大殿的其他人,都很清楚颶風薩滿這是真的被王峰從鬼門關里拉回來了。

蘇愈春的眸子中精光四溢,看向王峰的眼裡露出濃厚的興趣,美人魚庇修斯王子的臉上則是有着歎服之意,鯨回春長老則更是看得兩眼放光,當初守護者身中海龍毒針,天下無藥可解,王峰先生都能把守護者救活過來,而且讓守護者在短時間內就恢復如初……王峰先生真乃是神人也!

唯獨德普爾的眼裡透出來的則就是隱隱的怨毒了,想到昨天王峰答應他幫忙時候的樣子,以及王峰所說的‘完全沒有治療思路’,當時他不曾有半分懷疑,畢竟這是九神蘇愈春都辦不到的事兒,王峰要是說他自己有辦法那纔是奇怪了,可現在……竟然是被王峰那個毛頭小子給耍了,而且是徹頭徹尾的戲弄!

大殿裡一時間鴉雀無聲,大多數人都還震撼在這事實中回不過神來,可王峰卻已經盤腿坐下。

原本只有三分把握可以救吉祥天,而看到颶風薩滿救人的結果後,把握變成了五分,而直到現在救下颶風薩滿,王峰則感覺已經有八九分把握了,而且剩下的那一兩分也都不是什麼技術壁障之類,畢竟是天譴詛咒,總要給老天一點面子嘛。

不過該演的還是要演,這麼大個人情,賤賣可不是王峰的作風,現在是玫瑰和極光城的多事之秋,大家還是直接談利益好點,談感情什麼的,又累又傷錢還浪費時間。

當然,也不能演太過了,那會讓帝釋天對自己沒信心,把握個尺度就好。

‘冷汗’此時已經遍佈王峰的額頭,盤腿坐下顯然是在調理生息,管他旁邊等着的人是帝釋天還是誰,爺要恢復,乖乖等着,直接把所有人都先晾在了一邊。

周圍的人這時候已經慢慢回過神來,就是有點尷尬。

別人都不說了,這要擱平常任何時間地點,敢把帝釋天晾在旁邊的,管他是誰,絕對屍體都已經涼透了,可此時此刻,王峰卻就是有這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面子。

德普爾衝方正打了個眼色,後者會意,立刻就想要大聲呵斥王峰無禮,可話還沒出口就直接被一股無形的氣場掐住了脖子,讓他根本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帝釋天冷冷的眼神已經從他的身上微一掃過,不止是方正窒息了,連同整個大殿這時候也都徹底安靜了下來。

打擾王峰調息?萬一走火入魔了怎麼辦?

誰也別玩兒小心思,在帝釋天面前,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所有人只能安安靜靜的等着,如此約莫七八分鐘,纔看到王峰長吐了一口氣,精神略微有些萎靡的睜開眼睛。

大殿裡此時安安靜靜,所有的目光聚集在王峰身上,甚至連帝釋天都目不轉睛的看着他。

“法則反噬,驅除吃力,讓大家久等了,抱歉。”只見王峰微微一笑,並沒有吊着大家胃口,簡單交代之後直接說出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的那句話:“公主殿下的傷,我能治。”

儘管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但聽到話從王峰的嘴裡親口說出來時,帝釋天還是忍不住用力的握了握拳頭,而四周的其他醫者則是全都心緒百轉,臉色或陰晴不定的、或面露欣慰的……可就是沒哪個醫者吭聲。

坦白說,這其實很‘詭異’……在此之前,如果有任何人說自己能治療吉祥天,引來的要麼是各方醫者的質疑詆譭、要麼就是自己人的吹捧,可現在卻是集體禁音,想噴的找不到理由,至於自己人,事實面前還需要吹捧嗎?

帝釋天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對王峰的態度已經大爲轉變:“不知王峰先生打算如何醫治?”

此前在帝釋天口裡連姓名都不配有的人,現在卻已經喊上了先生……

德普爾等人的心裡有些五味雜陳,王峰則已經侃侃而答道:“自然是先拔除公主殿下身上法則詛咒的反噬之力,方法陛下剛纔已經看到了,大體就是那樣一個過程,但公主殿下身上的傷情比颶風大人嚴重百倍,我需要分段拔除,或許會多耗費些時間,大概十天左右吧。”

得到如此肯定的答案,甚至連準確時間都有,帝釋天臉上這些天來的陰霾已經盡消,眉頭舒展。

“拔除天道詛咒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則是蘊養靈魂,公主殿下的神魂受損嚴重,即便拔除了詛咒,也需蘊魂養魂一段時間纔有可能恢復意識,這個時間我不敢打完全的包票,要視拔除詛咒後的情況而定,或許一兩天,也或許是十天半月。”

帝釋天的心情大好,笑着說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自然是要多耗費一些時間的,先生不用着急,多幾日少幾日的,都無妨。”

“謝陛下!”

兩人一問一答,只三言兩語便連治療過程都已經定下,旁邊的一衆醫者們,大多都是面面相覷,這算會的啥診?

臺上的聖子羅伊更是面色陰沉,說實話,他從沒想過這事兒會讓王峰給做成,這感覺甚至比輸給九神還要糟糕!

畢竟脣寒齒亡的道理帝釋天是明白的,就算和九神結盟,也不至於對刀鋒揮刀相向;可王峰不一樣啊……真要是得到八部衆的助力,那玫瑰就已經直接可以和聖城平起平坐了,雷龍甚至將瞬間重新擁有爭奪聖主的實力!別說什麼這只是家務事兒,得到八部衆支持於聖堂整體而言反而是種改革和助力,這聖堂要是不姓羅,它就算強大到能滅了九神,對羅家又有何意義?

不,這事兒絕不能讓王峰獨享……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聖子羅伊只一瞬間便已換上了笑臉,大笑着說道:“公主殿下復原有望,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帝釋天開懷大笑,這時候是真的開心,一個多月來心頭的陰霾盡散,也懶得去計較羅伊又或其他人的一些小心思了,反倒是順口誇了一句:“刀鋒聖堂人才濟濟,實是聯盟之福!”

“聖堂能爲陛下分憂解愁,能救公主殿下於水火,也是榮幸之至。”

三言兩語間,居然直接把這功勞攬到了他聖堂麾下……王峰都聽樂了,這要是擱天頂的賽場上,他立馬就得懟回去,但現在,大概是這聖子看不清形勢,上竄下跳的小丑,有用嗎?

隆京笑吟吟的坐在旁邊不發一語,今兒這事兒越發的有意思了,本是九神和聖堂在爭,現在卻變成了聖堂內部在自己爭,眼下九神雖然出局,但當個吃瓜看熱鬧的觀衆似乎也蠻不錯的。

不過旁邊的其他兩個就不會沉默了,鯤鱗嘿嘿一笑,衝旁邊的阿拉貢說道:“聽說上次在天頂聖堂,也是這姓羅的出來摘別人桃子,還被人懟過,爪子都差點沒給他打斷……哈哈,沒想到是記吃不記打啊。”

羅伊神色如常,不予理會,沒想到阿拉貢笑了笑,居然附和道:“上次我也在現場,確實是有這麼回事兒。”

羅伊的笑容微微一凝,鯨族向來桀驁,幾百年來對刀鋒聯盟也沒有過好臉色,鯤鱗和王峰又交好,對他冷嘲熱諷在情理之中,但那阿拉貢是什麼人?南獸一個還沒正式掌權的王子,區區奴隸族羣,刀鋒聯盟最底端、臭水溝裡的一羣髒東西,居然也敢跟自己作對?

羅伊緩緩轉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阿拉貢笑着衝他拱了拱手:“獸人嘴大,管不住嘴,實話實說,聖子莫怪。”

“呵……”羅伊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悄悄給下方的德普爾遞了個眼色。

德普爾會意,跨前一步:“有王峰小友在這裡,是陛下之福,也是我刀鋒聖堂之福啊!王峰小友,爲了讓公主早日康復,我看我們還是兩步同時進行比較好,你替公主殿下拔除詛咒,我替公主殿下蘊魂恢復,術業有專攻嘛,保管能讓公主殿下更早的清醒過來!”

“不錯,拔除詛咒必然辛苦,怕是沒有更多精力去給公主殿下蘊魂養魂了,此事正好交於我等,大家同屬聖堂一脈,齊心協力,又是爲了救治公主殿下,王兄弟不用和我們客氣!”

他麾下方正、鮑威爾紛紛開口,倒是一派大義凜然之狀。

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
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