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轉嫁詛咒

大概是王峰的入場給這沉悶的爭辯提供了一個變數,方正和那九神醫者還在爭辯時,終於有人忍不住說道:“傷情緊急,時間緊迫,拖延得越久越不利於公主殿下的恢復!今日會診,我等應該商議的是公主殿下法則之傷的治療方法,兩位的薰香不過一輔助品而已,換與不換都是小事,就不用一直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吧?”

方正眼睛一瞪,正要反駁,卻聽大殿上的帝釋天已經緩緩開口道:“時間緊迫,薰香的事容後再議。”

“此前蘇老先生、庇修斯王子、颶風薩滿、德普爾大祭司等人在看過舍妹的傷勢後,都曾表示過有辦法可以嘗試,只因辦法並不完善,需要回去後詳細定製。”帝釋天緩緩說來,語氣極淡,聲音也不大,更未曾動用魂力,但話一出口,卻就是有一種不容任何人反駁的王者氣息撲面而來,讓人不敢質疑,只會下意識的順着他的思路走。

只聽他說到這裡時頓了頓,隨後才繼續說道:“今日想必各位已是胸有成竹,可將研究成果擺出來大家一起探討了,當然,大道根本,法則所傷,世上本就沒有定法可醫,現在這只是先討論,因此各位不管是真有把握的、還是沒有把握的,都不妨先暢所欲言,無妨!”

一句話總算是把事兒給帶入了主題裡,連帝釋天都已經開口,方正這纔有些悻悻的退回去坐下。

在場的都是九天大陸醫道最頂端的一堆人了,但吉祥天畢竟是被法則所傷,真正能拿出一套治療方案來的,大家都知道其實也就只有那麼幾個人。

這幾人顯然都是想出手的,但也都知道誰先跳出來的話,必然會被旁人各種挑刺兒噴到死,此時四周一時安靜下來,沒人吭聲。

安靜了那麼一兩分鐘,大殿上的氛圍變得有些怪異,終歸還是庇修斯先站了起來。

只聽庇修斯說道:“陛下,世間諸多醫術,唯有我奧術治療的體系中正溫和,萬能實用,我已定下治療三步。”

“第一步,我可先用葵水奧術溫養公主殿下的身體,肉身既是靈魂的容器和載體,也是靈魂的溫牀,自古就有肉身滋魂的說法,順利的話,半月內就可以見成效,當可助公主殿下暫緩傷情。”

“第二步,可用奧雷電擊法來刺激公主殿下的殘魂意識,使之覺醒乃至生長。誠然,雷法霸道,但奧術催動的雷法卻相對溫和,物極必反,也有毀滅中孕育新生的力量,加上此前的葵水溫養,令肉身的雷抗增強,絕不至於傷及公主!不過爲求保險穩妥,只能每日正午時施展一次雷法,控制力量、循序漸進,讓靈魂和肉身進一步適應,或許需要一個月到一個半月時間。”

“第三步……”

他滔滔不絕的說着,可還不等第三步說出口,卻已經被德普爾打斷了。

“四王子殿下。”德普爾微笑着說道:“兩個月才完成第二步,你若失敗,旁人還有救治的時間嗎?”

庇修斯看了他一眼:“時間是長了一點,但我奧術治療中正溫和……”

“中正溫和,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德普爾說道:“公主殿下傷情危急,豈能讓中庸之道給拖延了最佳的救治時間?何況你所謂的奧雷溫和,那是相對普通情況而言,公主殿下眼下卻是靈魂已近乎散盡,就算你的奧雷再溫和,又豈是殘缺的靈魂可以承受的?別說什麼你有把握有分寸,這樣的理論本身就是錯誤矛盾的,提出這樣的方案……唉,四王子殿下,老夫說句倚老賣老的話,殿下想得實在太片面了!”

庇修斯面色一冷,冷冷的看着他。

用奧雷刺激殘魂,這其中的風險他顯然是早就考慮過的,治療時間拖得那麼長,就是因爲要讓吉祥天的身體循序漸進去適應的緣故,起始的度,他當然自有分寸,但這種分寸終歸還是基於經驗、感覺,他手上其實是有實際案例支撐的,不過吉祥天所受的法則之傷和他那些病例顯然不同,不能一概而論,真要說出來也只會被別人反駁,因此被點到這裡,一時間還真是找不到什麼可以說的。

“不錯,四王子殿下的醫道天賦固然超絕,但畢竟還是太年輕啊,方法過於想當然,考慮不周全也是有的。”

“公主殿下的靈魂氣息已經十分微弱,還用雷法去刺激,這簡直就是……”

四周聖子麾下的幾人紛紛附和,九神、獸人那邊事不關己,倒是沒人吭聲。

庇修斯感覺自己被徹底孤立了起來,只能轉頭期待的看向最末尾的王峰,德普爾顯然看到了他的眼神,乾脆笑着替他問道:“王峰小友對王子殿下的方法可有什麼看法?”

“啊……很好。”王峰笑着說道:“我對奧術治療不是很瞭解,但也覺得王子殿下說的很有道理。”

庇修斯頓生一股感激之念,畢竟這是唯一幫他說話的人。

但回過頭卻又感覺這句話似乎有點敷衍,說人家沒幫忙吧,人家贊同你了,可要說他是在幫自己說話,似乎又有點力度不夠的樣子……你就算加一句‘可以試試’也好啊!

唉,不過畢竟不專業,他又能說點啥?早知道這樣,昨天就不該藏着掖着,該和他好好聊聊自己這套理論,讓他有個準備,這時候也能多幫自己說上幾句。

德普爾則是笑了笑,王峰只是答應幫他懟蘇愈春,美人魚嘛,他極光城還和美人魚在做生意,大概也是不想得罪,而且王峰可能根本就不懂醫術,今天能進這大殿,多半也是因爲他此前發明過煉魂魔藥、又和黑兀凱等人親近的關係,魔藥和醫道可是兩回事,真要讓他說,他也說不出個名堂,這時候敷衍一下完全可以理解。

但這其實也已經夠了。

庇修斯顯然還打算據理力爭一下,但帝釋天對他這套治療方案卻已經失去了興趣,顯然也覺得用雷法刺激殘魂不靠譜,因此轉而問道:“既是有缺陷,那暫且作爲備選擱議,諸位還有別的辦法嗎?”

被帝釋天開口打斷,庇修斯心裡雖氣,但也無計可施,但好歹是作爲了備選,他倒要看看另外幾個又能拿出什麼無懈可擊的法子來。

下面這些人的心思,帝釋天一眼就能看個清楚,他不在乎這些人之間的勾心鬥角,甚至從某種層面上來說,只有這些人相互攻殲,才能讓吉祥天的治療方案更加完善,這本就是會診的意義所在,到最後,他自然會挑選出一個相對最妥善的方法出來。

當然,純粹的浪費時間也不可取,帝釋天直接將目光轉向蘇愈春:“蘇老先生上次和我提過的靈煉之術,眼下可準備妥當了?有幾成把握?”

不管承不承認,在座的人裡,蘇愈春說他醫術第二,肯定就沒人敢說自己第一,這是直接上最重量級的,大殿頓時一靜。

只見滿頭白髮的蘇愈春穩穩站起身來:“靈煉塑魂,自古便是治療靈魂創傷的不二法門,老朽擅長此道,也有不少成功的病例,上次看過公主殿下的情況後,和陛下說起此法時,我便說有三成把握……”

靈煉塑魂,確實是蘇愈春最拿手的,但畢竟吉祥天的創傷和普通靈魂損傷完全不同,德普爾還以爲蘇愈春最多有個一兩成把握,沒想到開口就是三成,而且還只是第一次粗略問診的時候……那現在經過詳細研究,難道還能有四成五成?

德普爾忍不住皺起眉頭,很想要立刻就開口反駁,和他細掰這所謂的成功率從何而來,非要給他攪合了不可,但帝釋天的氣勢震在上面,他在專心聽蘇愈春說話,旁人還真不敢貿然打斷。

“但經過這幾天的細細觀察,以及事後更細緻的推演,這三成成功率顯然是不準確的……”

帝釋天在靜靜等着他下文,旁邊的德普爾卻實在是有些憋不住了,忍不住說道:“難道蘇先生還能把這成功率提升到四成五成?”

他一開口,聖子麾下的人立刻就都站了出來附和。

“不錯,公主殿下的傷勢並無前例,蘇先生如此等於信口開河,難道是欺旁人無法驗證?”

“蘇老的話都還沒說完,你們急什麼?”

“這還用等他說完嗎?被法則所傷,和蘇愈春以前治那些普通靈魂損傷能一樣?你們壓根兒都沒有案例、沒有經驗,哪來的臉敢說自己有這麼高的成功率?”

“呵呵,德普爾大祭司,你們聖城一脈,是爲了救治公主殿下而來,還是爲了延誤公主殿下的傷情而來?我看你們明顯就是在針對我九神一脈!”

下面只一瞬間就已經吵成一團,德普爾有意無意的看向王峰,用眼神示意他也得發言相幫,王峰卻只是衝他笑了笑,端起旁邊茶杯喝了一口,然後不鹹不淡的附和上一句:“不錯,凡事還是要有證據的嘛,事實說話。”

話雖然沒指名道姓,但在聖子一方看來,顯然是指蘇愈春所說的成功率沒證據,是信口開河,雖然王峰只是個在大家心裡連醫道都不一定懂的毛頭小子,但畢竟是能坐到這大殿來會診的一員,多一個聲音也是多份兒力量了。

德普爾的嘴角微微翹起,淡淡的說道:“沒想到連個年輕人都明白的道理,蘇老竟然不明白……”

衆人此時都看向蘇愈春,卻見蘇愈春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他們的爭論和目光,而是對大殿上的帝釋天緩緩拜下:“經老朽詳細推算,靈煉之法的成功率……零成,不止是靈煉之法,其他各種治癒靈魂的方式我也都分析過,結果是絕無可能。”

德普爾一聲冷笑,正想要繼續反駁,可猛然回過神來,閉上嘴巴。

成功率爲零?這是自黑?幾個意思?

大殿上的九皇子隆京臉上並無異狀,顯然和蘇愈春已經提前溝通過,對這說法並不意外,但其他人卻是全都愣住了。

帝釋天皺起了眉頭:“蘇老先生是放棄救治舍妹了?”

“陛下且聽老朽說完。”蘇愈春朗聲說道:“普通的傷勢,任何損傷隨着時間的流逝,其創傷源頭都會削減、甚至是消失,但被大道法則所傷,等同於天道的詛咒,那是入骨附靈,不死不滅的……”

“我之前有些太想當然了,法則反噬的詛咒不滅,靈煉之法對公主殿下的傷勢就不會有任何效果,相比之下,反倒是先前庇修斯殿下提到的‘奧雷刺激’或許會有點用,雷法是天道法則最霸道的一面,對驅除詛咒頗有以毒攻毒的奇效。”

庇修斯的眼前一亮,臉上紅光,完全沒想到蘇愈春居然會替他說話,驅除法則詛咒,這也是他在方案中選擇用奧雷的重要原因,這蘇老頭兒一眼看穿,果然是有真本事的人吶……

可沒想到蘇愈春緊跟着就是打臉。

“當然,要想達到驅除法則詛咒的程度,奧雷的威力一定要夠大,那不是受傷的公主殿下可以承受的,哪怕循序漸進也沒有可能。威力小了沒用,威力大了受不了,此法其實本身就是一個悖論,成功是不可能的,也只能作爲一個參考思路了。”

“說了半天,蘇老先生的結論就是無法可醫?”德普爾笑了起來,還以爲這蘇愈春有什麼驚人之言,沒想到居然放棄,這倒是給他自動去掉了一個大麻煩:“傷情緊急,那就請蘇老先生暫退一邊,我……”

“且慢。”蘇愈春淡淡的說道:“靈煉之法雖然不行,但我有另一個最後的方案可供陛下參考。”

“說。”

“魂煉,抽取公主殿下的殘魂,以肉身和假魂爲引承受天罰,可讓公主殿下借屍還魂,最後躲過法則反噬之禍……此法雖捨棄肉身,但好歹能有機會保住魂魄,我有三成的把握成功……請陛下取捨。”

蘇愈春話一出口,德普爾的臉色就變了,魂煉是他準備的大招,居然被蘇愈春先說了出來?那他一會兒還怎麼提建議?

這顯然是針對自己而來的,聖子想的是‘自己如果不成功,也絕對不讓九神成功’,可事實上,九神那邊何嘗又不是同樣的想法?這時候就算自己也說用魂煉法,但也肯定搶不過蘇愈春,誰不知道他蘇愈春最擅長擺弄靈魂?何況這東西不止是靠嘴,魂煉法而已,兩人隨便找個試驗品一試便知高下,他德普爾就算爭也是爭不過的,只是在這之前,誰又能想到堂堂天下第一名醫,居然連名譽都不要了,去選擇用這些旁門左道的方法呢……

這是搶着走自己的路,讓自己無路可走啊!

叛徒,一定是手底下有叛徒,把自己打算用魂煉的事兒給九神透底了。

他怒氣衝衝的轉過頭看向知情的藥王方正、鮑威爾等人,最後又把目光停留在王峰的身上,卻見王峰仍舊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喝着茶,還衝他笑了笑。

這……這也不可能是王峰啊,自己壓根兒就沒和他說過魂煉的事兒。

驚怒猜疑間,大殿上鴉雀無聲,借屍還魂,那還是吉祥天嗎?太極端了,何況還僅僅只有三成的成功率。

不排除帝釋天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或許會用這招,可但凡有一丁點可能,都肯定不會這樣選擇的。

果然,帝釋天並沒有直接否定,而是緩緩開口道:“還有別的方法嗎?”

強如天下第一名醫都已經宣佈無救,其他人又哪還拿的出什麼別的方案來,帝釋天身後的黑兀凱忍不住將目光看向王峰,可一個粗獷的聲音卻已經在大殿上響起:“在下有傀儡轉替之法,可替公主殿下轉嫁法則詛咒,讓傀儡代受,颶風願意一試!”

說話的是颶風薩滿,獸人薩滿的替身轉嫁之術名滿天下,倒是讓帝釋天稍稍正色。

方正一向看不起獸人,正想譏諷兩句,卻見德普爾衝他暗暗擺手。

自己一方已經被蘇愈春將軍了,現在出來的攪局的倒是正好,何況南獸怎麼說也算是刀鋒的人。

可旁邊九神的人已經冷笑道:“荒唐,人類的驅魔術中也有類似的替身轉嫁方法,但說實話,驅個蠱毒詛咒之類的沒問題,但這是大道法則的詛咒,凡俗傀儡也想替換?別說替換了,驅得動嗎你?”

“替身傀儡本身也是雙向的,一旦失敗必然反噬,你是想讓公主殿下傷上加傷?”

四周反對的聲音不絕於耳,颶風薩滿卻已經跪了下去。

“沒有把握怎敢妄言,我自有萬全之法可以讓公主免受反噬!”颶風薩滿此時的目光堅定,和昨天晚上去王峰小院時的不自信截然不同:“如有絲毫閃失,真的傷及公主,在下願領受千刀萬剮,任由陛下處置!”

這是說千刀萬剮,可不是簡單的領死,這已經不止是拿命拼的程度了啊,四周衆人受攝於他的氣勢,一時間倒是沒人反駁。

帝釋天的臉上卻是微微露出了一絲笑意,這麼多各方名醫,說這樣的說那樣的,都是隻有一成把握、兩成把握,從來不敢把話說死,唯獨只有眼前這個獸人,敢說‘萬全’兩個字,敢拿千刀萬剮來立軍令狀,就衝這點,就比其他那些各懷鬼胎的名醫強了千萬倍。

“諸位有何看法?”

“颶風薩滿既然敢立軍令狀,敢說保證公主不被反噬,那在下覺得可以一試!”德普爾毫不遲疑的說,南獸可算是自己人,怎麼都比被九神搶了風頭好。

“替身傀儡而已,又花不了多少時間,倘若不成,大家也還可以繼續商討嘛。”

聖子的人都幫他說話,德普爾又打算給王峰遞眼色,卻聽王峰已經說道:“颶風大人看起來是咱們中最有把握的一個了。”

他一開口,鯨族的鯨回春也隨之附和,美人魚的庇修斯對王峰也多有承情,現在他的奧術治療肯定是沒戲了,倒是不介意做個順水人情。

一時間,居然是衆多贊同的聲音,蘇愈春微微一笑,並不表態。

帝釋天則已經拍板:“準!”

傷情如火,既然有了決定,帝釋天當即率衆移步敬天殿。

只見颶風薩滿從他的空間布袋裡拿出了一尊金光燦燦的金甲傀儡,只一眼,所有人就都把這傀儡認了出來——邪武式神,這是南獸的三大式神傀儡之一,自古相傳,無論其歷史傳說還是本身能力,都足以相當於各方勢力的中品魂器,絕對是個寶貝。

要想轉嫁替代大道法則,傀儡本身當然也要足夠強悍才行,就像一個容器,若是太小,你能裝下江海河流嗎?

不過,用祖傳的三大式神之一來當做替身傀儡,南獸這是有備而來啊,下的血本也是夠大的。

帝釋天明顯感受到些許信心,連對颶風薩滿的語氣都客氣了些:“颶風先生,請!”

此時捲簾被拉起,吉祥天在牀上不便移動,此時便以那張牀爲底,颶風薩滿在吉祥天身周畫下了繁雜的圖騰紋飾,此時旁邊也已經搬來一張牀,將式神傀儡放在上面,與旁邊的吉祥天相對,牀上都鐫刻了複雜的圖騰。

隨即熄滅屋中燈光,在那兩張牀之間開壇點火,伴隨着颶風薩滿‘嗡嗡嗡嗡’的唸咒聲,繞着地上和牀上的圖騰不斷來回遊走,不時的撒下一些祭祀聖水之類……各種繁瑣的操作,遵循着古老的傳統。

獸人薩滿曾被譽爲是這世間最靠近鬼神的靈媒,普通人或許覺得他們是迷信,但各方高層卻都知道他們是真有溝通鬼神的能力。

一陣作法,屋子裡漸漸變得陰冷起來,有刺骨的寒風不時吹拂,甚至還能看到一些隱隱綽綽、宛若鬼影般的影子在四周飄蕩。

地上的圖騰符文漸漸開始發出綠色的熒光,式神傀儡金光閃耀,彷彿在拼命的吸食,而吉祥天的身體也隨之產生反應,有一絲絲宛若電流般的東西在她體表遊走,然後通過地上圖騰,開始轉移到旁邊的傀儡身上去。

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
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