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

正說着,門外的侍女來報,說又有幾人來訪,爲首的是聖城大祭司德普爾、天頂葉家麾下的驅魔聖手鮑威爾、刀鋒城的藥王方正。

鯤鱗聽了名字就笑了起來:“你們刀鋒的說客來了,肯定是讓你明天幫那個德普爾說話的,我和回春長老倒是不便在旁,否則他們怕是要和你耗到深夜去,告辭告辭。”

送走鯤鱗,迎了幾人進來,果然和鯤鱗所料一樣,開口就是刀鋒聯盟同仇敵愾,該當內部集思廣益、共克時艱,一定不能讓九神和八部衆結盟云云。

坦白說,德普爾在來之前是準備了一套說辭的,旁邊跟來的方正和鮑威爾也都各有準備,一句話,就是要把王峰給‘將’死在大義上,雖說明天會診時,一個王峰的意見並不能左右什麼,但終歸是一種助力,當然,真要是拒絕了,那今天也一定要把大帽子給他扣死,讓他永遠都翻不了身,也算是爲聖子羅伊提前解決了半年後的大麻煩。

可沒想到德普爾纔剛說了個開頭,王峰就已經一臉認同的說道:“大祭司說笑了,我王峰豈是那種分不清輕重緩急的人?我玫瑰和聖城再怎麼爭,那也只是家務事,但面對外人,若不同仇敵愾,那還叫人嗎?明天會診時,自然是一切以大祭司爲主,攻擊那九神蘇愈春,怎麼都不能讓他們得了這討好八部衆的機會!”

德普爾三人聽得一愣一愣的,這特麼答應得比他想好的說辭還要更熱血……這就跟出門搶劫,你刀子還沒摸出來呢,被搶的就大義凜然的把身上所有錢財都主動給了你,甚至連內褲都脫得光潔溜溜……這特麼還叫搶劫嗎?

不過這個態度終歸是好的,德普爾三人反應了大概兩三秒,終歸也還是回過神來,連連拱手說道:“英雄出少年,王峰小友有此覺悟,是我刀鋒、是我聖堂之幸啊!”

接下來自然是一番相互吹捧,但跟王峰的底子畢竟不對路,吹捧起來也彆扭,這似乎就沒有繼續坐下去的必要的,三人很快就告辭離開,可緊跟着,又有人來……

來的是美人魚的人,四王子庇修斯。

美人魚女王麾下有四位經過血脈祭禮的繼承人,雖同樣是繼承女王血脈,但能力卻是各有所長,庇修斯擅長的正是奧術治療,被譽爲美人魚的第一奧術治療師。

畢竟和克拉拉熟,對這位美人魚四殿下的名聲,王峰還是有所耳聞的,倒不全是因爲他的醫術,而是女王的四位繼承人裡,庇修斯是唯一和克拉拉的關係還過得去的一個……事實上,庇修斯和美人魚其他兄弟姐妹的關係都稱得上‘過得去’這三個字。

畢竟第一奧術治療師的身份,在美人魚內部的地位是十分超然的,而且雖然同爲繼承人,但醫者的身份不可能爲王,因此對其他繼承者產生不了任何威脅,加上救過幾位朝中重臣,因此在美人魚內部與人爲善、左右逢源,自然就是人人交好了。

庇修斯的年紀看起來不大,樣貌卻相當清秀,或許是因爲從小生活在美女如雲的美人魚王宮的關係,舉手投足的男子氣概不見,卻是頗多女人作風,即便是穿着一身男子長袍,但若是不認識他的,恐怕也總會覺得這是某位女扮男裝的千金小姐。

看得出來這位四王子殿下還是相當擅長交際的,言談隨意接地氣,笑容可親沒架子,此時也不急着提八部衆的事兒,只是笑着和王峰聊起一些家常,說到克拉拉、說到王峰身上的美人魚印記、說到女王陛下也知道他王峰的名字,自然也要說到他庇修斯對王峰也是‘傾慕久仰’之類的客套話。

等到聊熟了,纔有意無意的提起吉祥天傷勢的事兒,問王峰的看法,王峰自然是拿出對帝釋天那一套,說說病因,然後搖頭無法。

“被法則所傷,等閒方法確實沒法下手,但明日匯聚於敬天殿的,都是大陸各方頂尖的醫道高人,我看其中好幾位都是躍躍欲試。”庇修斯笑着搖頭說道:“要說各方醫家都是好心,但吉祥天殿下的身體狀況卻怕是經不住這樣的折騰……”

王峰笑問道:“看來殿下似乎也有什麼救治的良策了?”

“良策談不上,我其實把握也不大,但可姑且一試。”庇修斯大笑着說道:“我美人魚一族的奧術治療體系,我先不談效果如何,但卻是最溫和中正的,即便治不好人,也不會讓病情加重或是傷及肉身靈魂,倒是要比各家那些激進的法子更爲適合!但就怕明日會診時,各家爲求搶功,相互詆譭拆臺,怕是要讓帝釋天陛下對我奧術治療的體系沒有信心……”

“治病救人怎能兒戲,咱們絕不能讓明珠蒙塵!”王峰毫不猶豫的點頭道:“奧術治療手段溫和,這個是大家都知道的,殿下放心,明日會診時只要有機會,我一定幫着殿下說話,絕不能讓人指鹿爲馬、顛倒黑白,耽誤了吉祥天殿下的治療!”

庇修斯聽得又驚又喜,這次留下來的這些醫者們,說是集思廣益的會診,但大家心裡都明白,這是九神和刀鋒之間爲了爭取帝釋天的承諾,而展開的較量,那兩邊都是從者雲集,他庇修斯雖然有點手段,但明天會診時孤家寡人一個,人微言輕,怕是連治療的機會都不一定有。

之前聽說王峰明天也要會診,想到王峰和卡拉拉的關係,他就過來碰碰運氣遊說一下,萬一明天會診時能多個人幫他說話,那自己得到治療的機會自然就能大一分。

但他知道王峰是個聰明人,讓他幫自己,等於讓他得罪其他人,這種事兒人家怎麼會輕易答應?怕是至少也要和他講點條件,可沒想到……

“王兄弟高義!”庇修斯開心的說道:“如此便先感謝了!”

不得不說王峰這小院兒,今晚是註定要熱鬧到底了,庇修斯之後,又是南獸的七皇子阿拉貢和颶風薩滿過來。

颶風薩滿是南獸長老烏爾薩的屬下,大長老這次並沒有親自過來,八部衆畢竟路途太遙遠了,南獸部族內最近也不大太平,需要處理的事兒挺多,但讓七皇子阿拉貢同行,這已是衆所周知的南獸未來皇室繼承者,算得上是給出了南獸對八部衆的敬意。

這位七皇子阿拉貢,上次在天頂聖堂的時候,王峰就已經見過一次了,對這個號稱南獸戰神的七皇子,王峰還是比較有好感的,有實力、低調、大氣,說話做事也特別有分寸。

兩人進來時,因爲王峰之前就聽德普爾說過這南獸薩滿似乎也有治療方案,本以爲也是來‘拉票’的,可沒想到對方壓根兒就沒提這茬,那颶風薩滿全程沒有開口,只是在旁邊靜靜喝茶陪同,盡是七皇子和王峰在聊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了,當然也提起了大長老烏爾薩。

七皇子笑着說:“大長老自天頂回去後,極喜歡你的那句‘獸人永不爲奴’,親手將之寫成了獸文,收裱掛框,懸於怒風議會高堂……說來不怕王兄笑話,我南部獸族雖兩百年前就廢除了奴隸制度,但其實大多數獸人的奴性,這兩百年來從未消除。”

“大長老一生勵精圖治,對內各種改革制度,對外也是各種禪精竭慮想要提升獸人地位,但數十年努力,終歸是沒什麼成果,也一度對獸人失望,乃至於想到要放棄,也直到聽了王兄作爲一個人類說出那句話,大長老才醒悟過來,獸人缺乏的,不是制度不是地位不是能力,而是底下獸人大衆的思想啊!”阿拉貢的語氣相當誠懇,並沒有任何故意吹捧的成分,王峰從他的眼睛裡直接就能感受得到一種信仰的力量。

“如今大長老推掉了一切外事,內部之前推行的改革也不怎麼熱心了,反倒是熱心起了辦學,怒風議會那邊已經說服了其他幾位長老、以及諸部首領,於是大量採辦各種辦學物資,大長老親自編寫了獸族編年史,以各部落爲單位辦學,強制三歲以上的獸族孩子必須參加,以學習大長老的獸族編年史爲主,學習獸文識字,學習算數等等,武道反倒其次了……”

這一晚上大多數時間都是和其他人敷衍,直到此時聽阿拉貢聊起這個,王峰才真的感覺有了意思、來了興趣也上了心,或許以一個王家村人的眼光來看,辦學掃盲不是一件什麼稀奇或值得稱道的事兒,但對如今的獸族來說,能看到這一點問題所在、並且有勇氣去面對它、解決它,南獸大長老烏爾薩,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有大智慧的、獸族的聖人。

王峰真誠的說道:“大長老此舉無異於造福獸族萬代,但想在現在的獸族辦學,而且還是教書學字……肯定遭遇了不小的阻力吧?”

“各方面的阻力都有,像作爲教材的獸族編年史的編訂啊、書寫辦學所用的物資啊……”阿拉貢點頭說道:“主要還是下面的自我阻力太大,以前的獸人誰學寫字啊,三四歲大就要幫家裡大人幹活,有的五六歲都已經可以跟着大人出門打獵了,那都是各家吃飯的勞動力啊,你要說教他們學武,或許他們中不少人願意,但讓他們學文識字……還好各部族的族長給力,議會上答應了就貫徹到底,現在基本都是各部落拿鞭子逼着各家各戶強制上學,但光靠強迫,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

“這次大長老派我和颶風大人來八部衆,主要就是想看看有沒有治好吉祥天殿下的機會,如果真成了,那借助八部衆的財力,可以每月給予優秀學生一定財物獎勵,並且請來更多優秀的老師,那纔有機會把獸族這個學繼續辦下去,乃至於把它真正的辦好!”

阿拉貢說到這裡時,颶風薩滿的神色顯得有些黯然,顯然是想到明天會診救人並無把握,心中惶恐,覺得對不起大長老的重託、對不起獸族的期待,那一瞬間,端着茶碗的手居然都微微有些顫抖。

颶風薩滿默不作聲,阿拉貢卻是談笑間也注意到了他的情緒,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阿拉貢無心之言,颶風大人不要喪氣,事在人爲嘛,明天我們盡力就好。”

“說起來,還是要再次感謝王兄,若不是王兄在極光城爲陸行商會打開財路,有陸行商會那邊源源不斷的金錢支持,否則大長老也根本沒有底氣來辦這個學的,但願極光城和玫瑰能越來越好,哈哈,我們南部獸族也是與有榮焉、隨之沾光啊。”

一番長談,既是給王峰介紹了一些南獸那邊的情況,也是對王峰爲南獸所做的那些事兒表示真誠感謝,無論是讓大長老頓悟的那句話,還是極光城的金錢助力……對真正有遠見的南獸高層來說,這真的是再造之恩,反倒是王峰培養坷拉、烏迪這些事兒,相比之下顯得不值一提了。

坦白說,以前有半獸人賽西斯爲了王峰,願意得罪各大海盜王,虎口奪食去保他的女人;後面又有黑手泰坤,爲了保王峰,不惜冒着被刀鋒聯盟發現的危險,要將他從極光城送走,免得他去龍城送死……王峰一直覺得這只是獸人比較耿直,但到了現在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些獸人高層對他,那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尊重和喜愛。

看來是要重新衡量一下獸人與自己之間的羈絆了。

“等此間事了,回南獸前可以去一趟玫瑰聖堂。”王峰笑着說:“我帶你好好參觀參觀,辦學嘛,教書育人,其實大體上的東西都差不多的,玫瑰也算是個有底蘊有自己聖堂文化的地方了,或許會有可供你們借鑑的地方。如果有興趣,到時候也可以和老霍商量,讓他派幾個精明些的校務去你們那邊,肯定會有些用處的。”

捐錢捐物什麼的,王峰剛纔還真有那個想法,但不至於隨隨便便就脫口而出去承諾什麼,一切大可以等回了極光城再視情況而定,畢竟貿易中心眼下還在擴張期,王峰不介意在有能力的情況下去幫別人,但不管理由有多高尚,損己利人的事兒基本還是不去做的。

當然,臨走時阿拉貢還是詢問了一下王峰對吉祥天傷勢的看法,王峰這邊的說辭和對其他人說的一樣,阿拉貢只說:“沒有思路就當大家交流下醫學心得吧,明日只看熱鬧便是。前兩天聖子羅伊和德普爾倒是找過我們,讓我們到時候站在他那一邊,力阻九神蘇愈春,南獸不好得罪聖城,我當時是答應了。不過,如果是王兄突然有想法想要試試,只需遞個眼色,到時候我和颶風大人自會全力支持王兄,都是自己人,不用和咱們客氣。”

送走阿拉貢和颶風薩滿,夜色已經很深了,倒是沒有人再來拜訪。

此時躺到牀上,腦子裡將晚上過來這些形形色色的各方人士都回味了一遍,每個人的心思都不同,已經站隊的那些也未必就真是涇渭分明,倒是覺得頗有意思。

一個受傷後等待治療的女孩,竟是引出各方這麼多心思來,明天的會診,看來會很有趣了……

…………

第二天一早。

天色纔剛剛泛白,晨曦未起,早有侍女端着洗漱用品伺候在旁,鴻臚寺的官員已來通知入宮了。

其實到了鬼巔這樣的層次,整個人的狀態已經和普通人有了很大區別,如果拿起居作息來看的話,鬼巔強者除非是進行了某些特別耗費心力的事兒,否則兩三天不睡覺也根本不會有絲毫倦意,即便睡下,也不過一兩個小時就已經能補足精神,畢竟是鬼巔強者的恢復能力,那可不僅僅只是身上割了條口子能癒合得快而已。

王峰昨晚就沒怎麼休息,想了一會兒各方醫者的情況,更多時間還是在推演吉祥天的傷勢,計算着如果自己救治的話,最後的成功率到底有多少,又可以在哪些方面將這成功率進一步提升,直到凌晨時才閉上眼睛假寐了一會兒。

此時起身,拒絕了那侍女捧上來的一套八部衆服飾,主要是嫌那鈕釦實在太多,穿起來麻煩,隨便洗了把臉,已然是精神奕奕。

小院門口就停靠着前來接人的鴻臚寺馬車。

不知是這八部衆都城故意保留傳統還是別的什麼原因,這些年來八部衆和人類社會其實一直關係密切,但魔軌列車也好、魔改機車也好,在這首都曼陀羅還是相當少見,通行工具終歸還是以馬車爲主。

天藍色的車蓋頂上鑲嵌着代表日月星辰的鑽石珠寶,白雲浮雕的流銀車身則是體現着完美精湛的雕刻工藝,那浮雕的雲朵隨着馬車奔跑,感覺幾乎都要能飛出去……再配上兩匹披着銀鞍的神俊獨角獸,看起來是真的相當大氣漂亮,在接待外賓的馬車標準中,這白雲藍蓋車的規格不算最高的,但也幾乎僅只次於各方來訪的王者了,顯然帝釋天對這次來救他妹妹的各方醫者還是相當重視禮待。

當然,大家心裡也都清楚,這禮待現在有多高,那倘若有人醫死了吉祥天,那到時候的下場就會有多慘……不過,富貴險中求,這顯然並沒有影響到今日會診者們想要冒險的決心。

奉天殿,這是在敬天殿旁邊的偏殿。

此時偏殿中的各方醫者幾乎都已經提前到齊,而同行的諸如聖子羅伊、九神隆京、鯤王鯤鱗、南獸九皇子阿拉貢等人,則是陪坐在大殿上方的帝釋天旁邊。

此時大殿上晶火通明,下方的醫者們顯然是已經開始了辯論,帝釋天高坐於大殿之上,聽着下面嘰嘰喳喳的聲音,臉上並無表情,也不發一言,在他身後,還有黑兀凱等少數幾人隨侍,那就都是王族的近親了。

大概是帝釋天專門交代過,不許打擾大殿上諸位醫者辯論的思路,因此王峰進來的時候,殿外並沒有專門通報,此時正在爭論的是藥王方正和一個白鬚老者,王峰沒見過,聽口音,白鬚老者應該是九神那邊的人,兩人正在爭論的是敬天殿上所用的薰香成分。

真正頂級的薰香大多都有安神定魂的功效,九神的人來得早,敬天殿此前使用的便是那九神老者的‘九煉定魂香’,已然證實對穩定吉祥天的傷勢是有一定幫助的。

而藥王方正是聖子的人,則是在主張要把敬天殿的薰香換成他調配的‘千機蘊魂香’。

這兩人都是藥理方面的大師,親手調配的兩種薰香,功效其實都一樣,藥王方正的名氣確實更大,千機蘊魂香也確實是經過了世人考驗、千錘百煉後的珍品,真要換是說得過去的,但九神那老者卻是寸步不讓,理由是吉祥天已經聞習慣了九煉定魂香,貿然換香怕引起不適,適得其反。

這種事兒,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兩人據理力爭,根本就沒個結果。

王峰不動聲色的在最末尾處找個位置隨便坐了,倒是有不少已經聽得不耐煩的人注意到了他。

鯨族和獸族和他是真心就不說了,即便對有自己想法的美人魚和德普爾大祭司那邊,王峰這畢竟是一個‘沒有治療辦法的閒人’,對大家的功勞沒有威脅,而且在各人的心裡,這小子昨天晚上又都答應了要幫自己說話。

因此此時王峰一進來,這人緣居然頗好,除了九神那邊的人外,鯨回春、颶風薩滿、美人魚四殿下庇修斯,乃至德普爾等人都是衝他微微點頭示意,一派自己人的風範。

而坐在兩側的醫者們顯然也宛若有着階梯等級一樣,似王峰、鯨回春、方正、那九神老者,乃至幾個最積極在幫腔爭辯的,都是坐在末尾處,庇修斯、颶風薩滿、德普爾,以及一個看起來仙風道骨般的白鬚長者,似乎便是隱隱有當代第一神醫稱號的九神醫聖蘇愈春,則都是坐在最前方。

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