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

黑兀凱原本的意思是要帶王峰去夜叉族的地盤住下的,知道各方來使裡仇恨王峰的不少,如果住在夜叉族的地盤,那肯定能替王峰擋下不少麻煩,但既然替吉祥天看過了病,又得到了帝釋天的認可,帝釋天金口一開,將王峰作爲受邀的醫者外賓,那自然就要有相應的接待規格。

鴻臚寺,這是八部衆接待各方外賓的地方。

如果單說安全方面,這裡也有龍級鎮守,且就緊鄰着王宮,並不比直接住到夜叉族的地盤裡差,但這樣一來,消息就算是徹底傳開了。

王峰孤身一人來了曼陀羅,替吉祥天殿下看過了病,竟在陛下那裡混到了一個醫者的頭銜,要與各方醫者於明日一起會診……

那邊王峰還沒進入鴻臚寺,消息卻就已經在鴻臚寺徹底傳開。

“聖子,這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啊。”

幽靜的小院內,大祭司德普爾的眸子中精光閃爍,兩撇彎翹的八字鬍梳理得一絲不苟,給人一種相當精緻的感覺。

在聖城如今掌握着實權的人物中,大祭司德普爾是唯一已經公開站在聖子羅伊身邊的上位者,不爲別的,只因他這大祭司之位,是聖子暗中幫忙將他推上去的,說起來這事兒也得感謝千珏千,要不是千珏千的暗殺讓原本的大祭司雙目失明,那就算聖子有心幫他,他也沒可能這麼快就爬上大祭司之位。

當然,借勢上位歸借勢上位,德普爾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自身雖只是個鬼巔,未曾突破龍級,但卻是驅魔術已經大成的真正驅魔宗師,要說各種歪門邪道的驅魔術法,這世上能比他懂得多的是真沒幾個了。

德普爾笑着說道:“這小子大概以爲有八部衆的保護,就沒有人能拿他怎麼樣,這也太天真了。”

“在這鴻臚寺,還真沒人能把他怎麼樣。”

“哈哈,殿下說笑了,他終歸是要出城的,只要出了曼陀羅,就是他的死期。”德普爾笑着說道:“明日會診時我會給他做個記號的,保管他逃不出殿下的五指山。”

“有勞大祭司了,不過那都是後話。”

羅伊的臉上也帶着笑意,他是真沒想到王峰會蠢到主動離開安全舒適的極光城和暗魔島,還特意跑到仇人堆裡來,這不是送死麼?

他羅伊可不是黑兀凱和隆飛雪那些一介無腦武夫,他沒有什麼對勝利的潔癖,哪怕再有把握,能將問題解決在事情發生之前,能把自己的底牌多藏幾張,那永遠都是羅伊最願意去做的事兒。既然王峰已經自己跳到了菜盤裡,那吃掉這盤菜就是必然的事兒,只不過,眼下還並不是吃這副菜的時候,相比起暫時還不會走的王峰,解決吉祥天的事兒纔是當務之急。

“還是先說說正事兒吧,”聖子是個分得清主次的人,略微的開心之後,話題終歸是回到了正事兒上:“大祭司的魂煉之法究竟有幾成把握?既已到此時,大祭司不必過謙也不必誇大,我想要個真實的數據。”

“三成。”德普爾說道:“魂煉本身不難,但我探查過吉祥天殘魂的情況,太微弱了,想要將那麼微弱的殘魂從肉身中剝離出來,卻又不傷及殘魂本身,這……我只有三成把握。”

“三成……不愧是大祭司,這已經比我想象中高出不少。但這魂煉之法,即便將人重新喚醒,其肉身已變,等若借屍還魂,若不到最後一刻,帝釋天是肯定不會同意走這一步的,而在那之前……”羅伊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精光:“大祭司今日已與各方醫者會過了面,感覺如何?”

“這種時候沒人會透底的,都怕明天被人使絆子,但觀其神色,我感覺九神的蘇愈春、美人魚的阿隆多、北獸那個薩滿,這三人似已有對策。”德普爾略一沉吟,這才又繼續說道:“美人魚所擅長的是奧術治療,對靈魂傷勢的效果並不大,那阿隆多今日雖是在我面前表現得信心滿滿,但我看他也就是在裝樣子而已,明天就算讓他試試,也不會有什麼奇蹟的。”

“北獸薩滿暗通一些鬼神之術,雖然詭秘難測,但想來也不外乎是些替身傀儡、又或百鬼搬病之類,呵……這可是天道反噬之傷,就憑他那些土法子,給他試一萬次也是失敗。”

德普爾談笑間,已經將目前呼聲比較高、名氣比較大的幾個醫者被槍斃了一半。

“真正對我們有威脅的,終歸還是九神醫聖蘇愈春。”說到蘇愈春,德普爾才終於正色起來。

“這老頭兒精通靈魂醫道,此前就有過近乎魂飛魄散者,在他手裡起死回生的先例,雖說吉祥天受創於天道法則,與蘇愈春此前遇到的那個病例並不一樣,但終歸是最大的威脅。不過今天下午會面時,我看他眉頭緊鎖,似乎仍舊是沒想到任何對策,反倒比其他人表現出來的似是而非還不如幾分……但這老頭城府一向很深,就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故意藏拙的成分了。”

“帝釋天的承諾一定要抓在我們手中,我們如果不行,別人也不能行!阿隆多和北獸薩滿無所謂,但蘇愈春……絕不能讓他出手,若是讓他成功,八部衆欠下九神的人情,這事兒就再難挽回,可惜事先不知道他的救治方案,難以定計阻撓。”

這事兒其實倒沒什麼複雜的,如今留下會診的醫者也不過就十來人,沒能力救人的那些,隨便他們折騰,而有機會救人的,比如蘇愈春這種,絕不能讓他輕易出手。當然,不可能直接反對別人救人,而是對別人的救治方法提出諸多危險、不確定的論證。

你這個是沒有經過論證的理論、你那個的成功率只有多少多少……這是法則所傷的重創,誰敢說有萬全的把握救治?別說萬全,哪怕蘇愈春,連三四成的把握他都不可能有,否則早都動手了,還會診個屁。

無論任何方法,要想挑刺兒都能挑得出來,只要先拿類似‘你確定?’‘你敢拿命擔保?’這類話來把你擠死了,別說帝釋天不敢讓你醫,就算是醫者本人都會畏首畏尾,不敢再動手。而且以吉祥天現在的情況而言,越往後拖,情況肯定會越嚴重,別人會越無法下手,那到最後也就只剩下大祭司的魂煉之法可以試試,那已是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情況,反倒是不會有太大壓力了。

羅伊略一沉吟:“明日會診的其他人裡,海龍那個肯定是站在九神一邊的,還有三個北方來的名醫也都是蘇愈春一脈,光靠南獸、方正、鮑威爾這三人,想要針對的分量恐怕還是不夠,只有大祭司隨機應變了。”

這些名醫其實也大多分爲九神和刀鋒兩派,都是通過了帝釋天檢驗的能人,救人或許沒那本事,但會診時幫忙給其他人挑刺兒卻絕對沒有問題,當然,要想影響到帝釋天的決定,其實就是看到時候誰更能辯了,肯定站在自己一邊的人越多越好。

“可惜鯨族那小子不識時務,要是能再爭取一兩人過來……”羅伊想到了前兩天被鯤鱗拒絕溝通的事兒,心裡是有些怨氣,可此時猛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目光灼灼的看向德普爾。

德普爾顯然也和他想到一起去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王峰!”

王峰來了曼陀羅後就跟着黑兀凱直接去了敬天殿給吉祥天看病,隨後就被帝釋天安排來了鴻臚寺,這事兒本就沒藏着掖着,早已人盡皆知。

王峰是什麼身份?又不是什麼重要外賓,既然能住進鴻臚寺,那隻能說明他已經得到帝釋天的認可,明天肯定是要參加會診的,雖說眼下玫瑰和聖城關係緊張、甚至敵對,但不管怎麼說都同屬刀鋒一脈,身爲刀鋒人,破壞九神與八部衆的結盟是理所應當,站在這個大義的角度上,容不得王峰拒絕。

真要敢拒絕,就等於是在幫九神,那是千人唾萬人棄,加上聯盟這邊本就有過‘王峰是九神間諜’的傳言,這不直接給他坐實了?扣上叛徒的帽子,都不用聖子動手,直接就能讓王峰和他的玫瑰聖堂淹沒在刀鋒的憤怒之中徹底玩兒完。

王峰是個聰明人,能看到這一點,他就沒法拒絕,而如果是能爭取到王峰在會診時的支持,那等於也是拉攏到了鯨族的一票,那明天會診時,自己這邊的聲勢就能穩壓九神那邊了,怎麼都是賺。

“那就請德普爾大祭司親自走一趟吧。”聖子笑着說道:“最好約上方正他們同行,多幾個見證人總是好的。咱們動之以理、曉之以情,他若肯幫忙最好,死之前也算給刀鋒貢獻了一份兒力量,可若是不幫忙,呵呵,那或許就用不着我們自己動手了。”

“聖子高明!老朽這就去辦!”

………………

八部衆,鴻臚寺。

給王峰準備的是一個單獨的小套院,院內假山亭水、曲徑通幽,裡面是一棟相當精緻奢華的主套閣樓,兩側還有給僕從、侍衛等準備的幾間二層小樓,這規格條件是相當不錯了。

音符要留在敬天殿裡陪吉祥天,摩童要回老頭子那邊去報道,送王峰過來的是鴻臚寺少卿和黑兀凱,等一切安排妥當,顯然是看出黑兀凱心事重重,似乎有什麼話要單獨和王峰說的樣子,那少卿相當識趣的先行告辭離開。

王峰揮退兩側端茶倒水的侍女,這才說道:“一世人兩兄弟,現在沒人了,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黑兀凱看着他的眼神,緩緩問道:“你有治療吉祥天殿下的辦法?”

王峰搖了搖頭:“剛纔我已經和陛下說得很清楚了,你也聽到了的。”

“不。”黑兀凱的眼神卻並沒有退縮,直盯着王峰的眸子:“我瞭解你,你否認的時候猶豫了。”

“我就是爲了救人來的,如果真有什麼有把握的辦法,我不會故意藏着。”

“有把握的辦法?”黑兀凱顯然很擅長抓住關鍵,他的眸子微微一閃:“那意思是,你的辦法並沒有十足把握?”

王峰微微一笑,沒有吭聲。

黑兀凱明白了。

那是吉祥天,是帝釋天陛下一母同胞的親妹妹,這兄妹倆的感情可有點非同一般。

先帝駕崩得早,吉祥天剛出生時,母親又因難產而死,所以吉祥天是由她這個當時剛剛登上帝位的哥哥親手帶大的,可以說既是吉祥天的兄長,也是宛若父親一樣的角色,而那些年帝釋天初坐帝位,遭受各種磨難,往往也有支撐不住的時候,也正是因爲有這個還需要他照顧的妹妹在,纔給了他無窮的力量和信念,讓他一步步強撐過來,直到今天的君臨天下。

再加上帝釋天至今未婚,膝下並無子嗣,吉祥天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其在帝釋天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旁人是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所以,誰如果能治好了吉祥天,那固然是從此飛黃騰達,但如果誰‘醫死’了吉祥天……別說什麼醫者無罪,在帝王面前那都是哄鬼的話,哪怕帝釋天現在說得再好聽,那是爲了誑這天下的名醫過來,可如果吉祥天真的砸在哪個醫者手裡,那醫者是百分之百不可能活着走出曼陀羅的,別特麼說活着出去了,屍體都百分之百的出不去,給你碎屍萬段拿去喂狗都算是便宜了你!

王峰是個聰明人,顯然很清楚這一點,他可能有那麼一個把握不大的辦法,但在這種情況下不敢說出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這還真是沒法開口勸了,黑兀凱皺着眉頭沉吟了許久。

“你是我兄弟,勸你去冒生死之險,不是兄弟所爲。”黑兀凱終於還是又開口了,他直視着王峰的眼睛:“我只是想告訴你兩件事。”

“你說。”

“第一,當初你剛決定要去龍城之前,吉祥天殿下就曾找過我和摩童……”

“在我邀請你們之前?”王峰笑了笑,大概知道他想說什麼:“你是想告訴我,當時不是你們想幫我,而是吉祥天想幫我?”

“……當時殿下似乎希望你去找她,所以讓我們先裝着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並且讓摩童告訴你,只有她答應了,我們才能去……說實話,如果沒有吉祥天殿下的首肯,哪怕我當時與你已有不錯交情,但也絕不會冒着置八部衆於風口浪尖的風險,跟你去龍城的,我會一口回絕你,不會有什麼商量。”黑兀凱微微一笑:“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如此。”

王峰這次沒有調侃。

黑兀凱不是個會用假話來打感情牌的人,而且細細回想一下,當時自己和黑兀凱雖然已經有了不錯的交情,但龍城之戰是刀鋒和九神的事兒,確實不適合八部衆插手,黑兀凱不會因爲一個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就去破壞族羣的利益,就更別說那時候還很討厭王峰的摩童了。

那黑兀凱說的就是真的,吉祥天當時是主動要幫忙,但是爲什麼呢?自己和吉祥天一向並沒有什麼交集……

“原因嘛,我不好亂猜,我只是聽音符說……”黑兀凱看着王峰的眼睛:“你似乎揭開過殿下的面具。”

王峰愣了愣,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就因爲這個?自己當時只揭開了一半啊……

好在黑兀凱並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深入,而是拍了拍王峰的肩膀,繼續說道:“要告訴你的第二件事,吉祥天殿下與我們幾人一起長大、情同兄妹,而現在的你,也是我黑兀凱認定的兄弟,你們的分量在我心裡無分輕重,我不勸你一定冒險替吉祥天殿下醫治,我只是說如果……”

“如果明日會診其他人都沒有辦法,如果你最後決定救治吉祥天殿下,如果你救治失敗,陛下盛怒之下真想要砍了誰的話,”黑兀凱看着王峰的眼睛,突然咧嘴一笑:“我一定替你挨這一刀,有我父王的面子,這刀沒準兒要不了命。”

黑兀凱和音符這幫人顯然是誤會了點什麼,但王峰心裡卻很清楚。

老黑說的應該是真的,至於吉祥天爲什麼要幫自己,這個值得商榷。

雖然總共也沒見過幾次,但那妞給王峰的感覺是有些超凡氣場的,還真是挺適合不食人間煙火的祭祀聖女之類的人設,龍城戰前她會主動選擇幫自己,肯定不會是因爲情情愛愛之類的無聊事兒,或許是另有什麼利益原因,但那就真是無從猜測了。

但說實話,老黑這些話有點多餘了,王峰這邊也只是聽聽就好,都是成年人,心中自有打算,不可能因爲幾句話就改變什麼,到時候真要出手救治也必然是自己和吉祥天的事兒,不可能讓黑兀凱來幫他頂鍋。

當然,在這裡就不用給老黑把話說透了,免得這傢伙真跑去帝釋天面前求什麼情、做什麼承諾,此時只是點頭說到肯定盡力而爲。

大概是感覺王峰的話有些敷衍,但也知道自己這確實是有些強人所難,黑兀凱也只能嘆了口氣,搖着頭去了。

剛送走黑兀凱,小院裡接二連三的又有客人拜訪。

先是鯤鱗帶着鯨回春過來,說起來,這鯨回春和王峰也都認識,此前守護者中了海龍的毒箭,便是這位鯨族大醫官和王峰一起進行救治的。

而之前隨鯤鱗出海的四大龍級,三位守護者已經回鯨族去了,只有虎頭巴蒂跟了過來,這位巴蒂長老和乾闥婆的一位琴師有舊,這會兒是敘舊去了。

如今鯨族勵精圖治,一改往年閉國鎖海的策略,內部有鯨牙大長老協助打理,外部則是鯤鱗抓緊時間去四處建交的時候,八部衆如此盛會他自然是要過來的,光以身份論,他也是現在來曼陀羅的各方勢力裡身份最重的了。

在海上小別不久,居然便異地重逢,看得出來鯤鱗很高興,兩邊略一閒敘、互道近況,鯨回春便迫不及待的和王峰交流起有關吉祥天傷勢的事兒。

王峰將白天和帝釋天所說那套說了一邊,鯨回春嘆息道:“沒想到連王峰先生都沒辦法……”

當初王峰給守護者救治解毒,鯨回春對王峰的各種醫療手段可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原以爲王峰會有辦法,可沒想到居然也只是一句‘難以救治’。

“吉祥天殿下受創於天道法則,這大道之傷,確實最難救治,如今也只是被八部衆用養魂之物暫且保着性命,老夫我這裡……我是束手無策的。”鯨回春還是挺正直的,搖着頭說道:“這幾天也和各方留下來的醫者互有交流,但大多數都是隻能看出病因,卻拿不出救治的辦法,雖有寥寥數人似有打算,但也都不肯坦誠交流,大概都想着在明天會診時好表現一番,唉……如此狹隘的想法,怎能集思廣益?把病人當成自己好大喜功的籌碼,這些人名氣就算再大,醫德何在?這是白白耽誤了病情啊。”

“也怪帝釋天給的承諾太大,容不得各方不爭。”鯤鱗笑着說道:“九神、刀鋒聖城、美人魚……現在基本也就這三家在挑頭了,北獸那老薩滿不過只是九神的前鋒而已,都想讓帝釋天用自己的辦法給吉祥天診治,我看他們是抱着醫得好就是天大功勞,就算醫不好,那就算舍了一個醫者的命給帝釋天發泄,也要直接給醫死,絕不給其他人機會了。”

“醫德淪喪!醫德淪喪!”鯨回春顯然是知情的,但聽鯤鱗說起,仍舊是連連搖頭:“王峰先生,咱們可不和他們同流合污,明天會診,有什麼說什麼,我鯨族纔不給他們什麼面子!”

“這個自然,誰也不幫!”王峰只笑着說道:“皇家的事兒,從來就都沒有簡單的,明天且看他們演戲就是。”

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
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