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

他看起來的年紀並沒有實際年紀那麼大,只看外表頂多只有三十左右,高挑的身材也顯得相對瘦弱了一些,和王峰想象中的肌肉猛男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就更別說那張‘漂亮’宛若白玉般的臉,要用王家村的話來說,這倒有些像個小白臉了。

帝釋天的表情很平靜,他淡淡的看了黑兀凱等人一眼,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王峰的身上。

“你是醫者?”

並沒有什麼威壓擴散,也沒有龍巔的以壓人,四周薰香青煙寥寥,都不受任何波動。

但當帝釋天的目光聚集到王峰身上時,哪怕低着頭,王峰仍舊是有了一種被黑洞猛然‘拽住’的感覺,彷彿遊離於黑洞吸力的一根兒平衡線上,稍有僭越就是萬劫不復。

這種感覺來得很突兀、但也很自然,換做旁人,此時或許已經跪了下去,可王峰的兩條腿兒卻宛若釘死在了地上,朗聲答道:“是。”

帝釋天不說話,氣氛凝固了起來,跪伏在地上的黑兀凱、摩童和音符都莫名的感覺有一絲緊張。

隔了數秒,才聽帝釋天又說道:“我竟不知雷家還會行醫。”

這是提到雷家了,帝釋天和卡麗妲曾經傳出過一些緋聞,雖都只是些未經證實的街頭傳聞,但兩人明顯是很熟悉的,對雷家顯然也很瞭解。

這是在質疑王峰。

“陛下,”黑兀凱擡頭解釋道:“王峰是煉魂魔藥的發明……”

“我沒問你。”帝釋天只是微一擺手,黑兀凱的聲音就已經嘎然而止。

王峰卻笑了起來,他轉頭看了看四周,最後又將目光停留在了帝釋天身旁那珠簾之後。

“儘管有花香掩蓋,有溫和的魂力相驅,但還是驅散不了這裡殘留的天道法則那煌煌之味。”他笑着說道:“大預言術?或許是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也或許是窺探未來時透支了生命,更或是被天道天罰所傷……”

說到這裡,他才緩緩轉頭看向帝釋天,與之對視,那對深邃的眸子雖宛若無盡的黑洞,但王峰心靜自然,卻是不爲所動:“至於更多的東西,或許只有等親眼看過殿下之後才能知道了。”

……

大殿上安安靜靜。

臺下的黑兀凱三人跪伏得紋絲不動,從小就是王宮的常客,沾吉祥天的光,這幾位對帝釋天都十分熟悉,對陛下喜怒不形於色的性格自然也是瞭然於胸。

在陛下做出判斷之前,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陛下心裡的真實想法,但王峰的說辭,仍舊是讓黑兀凱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不是質疑王峰的智慧,更不會覺得王峰是個不知輕重的人,但剛纔王峰所說的那些,卻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

吉祥天貴爲八部衆聖女,也是前任大祭司弟子的事兒,在大陸上是人盡皆知,而作爲一個大祭司,占卜預言似乎也是分內之事,大陸上多的是各種吟遊詩人歌唱史詩傳說,往往就是一句‘月黑風高夜,某某大預言’開場。

但那又怎麼樣呢?黑兀凱從沒因此就把吉祥天受傷的方向往這方面想過,而且但凡是個正常人也不可能這樣想。

原因很簡單,第一,八部衆的歷代大祭司,雖有窺探天道之能,但窺探天道是逆天而行,必遭天譴,因此只有兩種情況下才會使用,要麼是八部衆遭逢亡族滅種的大難,要麼就是大祭司感覺自己大限已至,比如吉祥天的師父、上一代大祭司那樣,會用最後一點彌留的生命替八部衆占卜未來卦籤,以盡作爲大祭司的職責,這也是八部衆歷代大祭司的宿命。

可如今吉祥天年方二八,正是大好年華,八部衆又風調雨順、天下太平,即便內部有些許紛爭,但都還完全在帝釋天陛下的控制之下,吉祥天是完全沒有理由冒着生命危險去占卜什麼天道的。

其二,也是更不可能的一點,想要施展大預言術,而且是達到窺探天道、被天道反噬的程度,那至少得是龍級的強者才行,吉祥天顯然還遠遠沒有達到龍級,甚至連鬼巔都沒有達到,談何施展大預言術去窺探天道?

當然,還有第三點。

什麼是天道?那是至高無上的法則,在這至高無上的規則面前,即便是龍級強者,倘若試圖去窺探也只有死路一條,毫無任何半分生機可言。

當年吉祥天的師父窺探天道,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就已經死在祭壇上,那可已經是近乎龍巔的超級強者,尚且扛受不住幾分鐘,吉祥天連鬼巔都沒達到,真要是被天道反噬所傷,只怕瞬間就已經香消玉殞,還能留着一口氣等着各方來會診救命?

而且……

四周鴉雀無聲,王峰靜靜的站着。

可帝釋天的目光欠缺壓根兒就沒在王峰和黑兀凱等人身上停留,而是隨意的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後側立刻有宮女替他斟上一杯淺綠色的茶水,他用兩指捏着小小的茶杯擡起,輕輕吹了吹,淺嘗上一口,動作是如此的隨意、如此的慢,就好像忘了旁邊還有旁人一樣。

氣氛有些凝固,當然,那只是對跪着的人而言。

黑兀凱和音符眼觀鼻、鼻觀心,老黑是天塌不驚那種,不管王峰今天說得對與不對,陛下怪不怪罪,他都有把握應付一切,音符則是對王峰有着莫名的信心,壓根兒就沒想過王峰說的會有錯,唯獨摩童……

摩童感覺要糟,他鼻子使勁兒嗅了嗅,除了滿大殿的薰花香,他可實在是沒嗅到還有‘大道法則’的煌煌之味,什麼叫煌煌之味兒?硫磺?這不是蝦扯蛋嗎……王峰這傢伙,可真是敢說吶,現在陛下不說話,肯定是王峰說錯話了!完了完了,一會兒怕是少不了還要幫他挨頓板子,自己倒是無所謂,音符受不了啊,罷了罷了,自己一起領了得了,臭王峰,回頭非要他好好賠償自己不可!

可豐富的內心活動還沒轉完,就聽到帝釋天放下茶盞的聲音,他淡淡的擺了擺手:“那就進去看看吧。”

掀開珠簾,金色的大牀陳列,兩個帶着薄紗面罩的侍女侍立在兩側,衝王峰微微一福,而吉祥天就正安安靜靜的躺在牀上。

絕世的容顏、寧靜的睡姿,當侍女捲起珠簾,便能看到吉祥天臉上仍舊還帶着那張精緻的面具。

手握三顆天魂珠,對靈魂狀態的感應是無比敏銳的,可王峰從躺在牀上這位八部衆聖女身上幾乎感受不到任何靈魂的氣息,宛若一具只剩下了軀殼兒的植物人,這已經不是什麼簡單的靈魂受創,而是近乎湮滅的程度,換做普通人,早就已經可以宣佈死亡了,但她的肉身卻又還沒‘死’。

此時她的呼吸聲斷斷續續,氣息相當微弱,但遺憾的是,即便是這已經無比微弱的氣息,都不是吉祥天本身所散發出來的,給王峰的感覺,倒更像是一個‘帶着呼吸機’的病人,有外力作用於她的身體和靈魂,在強行維持着她的生命。

換做旁人,想要感受到這一點已經很難,想要了解其原因就更難,但對王峰來說,這一切卻是一眼就能看清的事兒,只因那吊着吉祥天一口氣的東西,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難怪如此沉重的傷勢都可以強行吊住性命,那是天魂珠的氣息。

九顆天魂珠,目前世人已知的只有四顆,九神隆康手裡有一顆,暗堂千珏千原本就有一顆,加上剛從美人魚女王那裡搶來的,千珏千已經有兩顆天魂珠在手,最後就是聖主手中的一顆了。

至聖先師畢竟是人類,除了當年給過美人魚一顆讓其代爲保管外,其他外族是沒資格得到天魂珠的,因此帝釋天即便貴爲八部衆之首,強爲當時六大龍巔之一,但世人也從未想過他手裡會有一顆天魂珠,或許也就只有隆康、千珏千這些同層次的人,心裡有一點數而已。

但此時此刻在王峰的面前,這顆天魂珠自然是無所遁形。

那邊侍女已經跪伏在地,將吉祥天那皓玉般的手臂微微托起,診脈還是如今醫者的主要手段之一,但王峰卻微微擺了擺手。

這是靈魂消亡,可不是什麼身體損傷,平庸者或許要多方觀察才能下定論,但對這方面極其敏感的王峰來說,進殿時嗅到的那股煌煌天道殘留已經可以看出一些東西,到這裡再感受到天魂珠,其實就已經可以確定很多事兒了。

不過情況比想象中要更嚴重得多,王峰甚至直到現在都沒感受到吉祥天的哪怕一絲靈魂。

當然,也是王峰不敢過度依賴天魂珠的緣故,畢竟帝釋天就正坐在外面,倘若被帝釋天發現王峰身上有天魂珠,那可就真成了送上門的羔羊,王峰可不覺得帝釋天會因爲他是來救人的,就放棄搶奪天魂珠的機會,畢竟對六大龍巔來說,這世上能真正吸引他們的東西,大概也就是天魂珠了。

此時王峰兩隻手指上微微閃耀着金光,在身前一陣疾風般眼花繚亂的動作,一個裡三層外三層的六芒星符紋法陣構建、並固定在了空中,固定的法陣就像是實物一樣,王峰伸手在那六芒星上輕輕扭轉着,宛若某種高精密的機械,許多信息形成新的符號,從那六芒星中央慢慢反應了出來。

如此操作了兩三分鐘,王峰一揮手,空中的法陣消散。

情況基本已經弄明白了,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吉祥天的靈魂確實還沒有完全消散,這應該要歸功於天魂珠的功勞,看起來並不是吉祥天在出事後纔得到天魂珠吊命的,而是在施展大預言術窺探天道之前,天魂珠就已經做好準備在‘保護’她了。

很明顯,利用天魂珠的幫助,吉祥天跨越等階強行使用了大預言術,原本有天魂珠的保護,些許的小預言是不會傷及她根本的,但大概是在天道中看到了某些讓她觸動的東西,讓她一時衝動,進而不顧一切的祭祀生命去窺探未來,因此才遭受了天道反噬,也就是俗稱的天譴。

這玩意兒是最可怕的,天道法則是九天世界的壁壘,觸之如觸神靈,看到天機已然是觸動,說出來泄露天機更是大忌,必將被其反噬,宛若被法則審判,即便龍巔也是扛受不住的。

吉祥天不過區區鬼級,光是看到一眼便已遭受重創,但也正因爲她只是區區鬼級,沒得及將所看到的東西告知世人便已昏迷,沒能泄露天機,再加上天魂珠替她扛下了很大一部分傷害,這纔是她還能留下一絲氣息的真正原因。

而壞消息的話,即便有天魂珠吊命,但仍舊無法阻止吉祥天的靈魂正在潰散的事實,如果繼續這麼維持下去,王峰估計吉祥天最多還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牀上的吉祥天安詳平靜,兩個侍女已經將捲起的珠簾放下,王峰退了出來。

地上的黑兀凱、音符和摩童已經起身,此時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看到王峰出來,三人都是同時看向他。

帝釋天則是淡淡的問道:“有結果了嗎?”

“大道天譴,法則所傷,修爲不夠是主因之一,但也正因爲修爲不夠,未能窺探更多、未能泄露天機,才保住了一命。”王峰說道:“眼下雖有靈魂異寶吊住性命,但也僅只是緩解已經碎散的靈魂消亡的時間……三個月,如果沒有別的辦法,三個月大概就是吉祥天殿下所能維持的極限了。”

大殿裡又安靜了下來,王峰並不着急,話說到這份兒上就夠了,用不着直接提起那就是‘天魂珠’,這畢竟是個帝釋天並未公開的秘密,還是裝着糊塗點好,至於三個月的所謂極限時間,身爲天魂珠掌控者的帝釋天是能自己判斷出來的。

帝釋天淡淡的看着眼前這個來自玫瑰的男子,王峰這個名字,他有點印象。

當然不是什麼挑戰八大聖堂又或是挑戰聖城之類的破事兒,一堆聖堂弟子內部的爭風吃醋,別說帝釋天,就算是八部衆的普通民衆都不會太感興趣;能讓帝釋天記住這個名字,第一次是因爲融合符文,第二次是因爲煉魂魔藥,第三次則是前不久鯤族發生的內亂。

雖然僅只停留於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的程度,但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能讓帝釋天都聽說過名字,必然已經是相當優秀的人才,否則僅憑黑兀凱三人的舉薦,帝釋天未必會真讓他進殿來。

現在看來,這小子確實是有些本事的,至少已經把吉祥天受傷的狀況摸了個清清楚楚。

帝釋天微微一笑:“那你可有什麼救治之法?”

救治?

這樣的法則傷勢是最麻煩的,至少就王峰的所知來說,真要想有把握救活吉祥天,除非是有人能踏足神級的領域,纔能有給她逆天改命的機會;要不然,集齊九顆天魂珠也行,畢竟傳說中的九顆天魂珠本就是鎮壓世界的寶物,那自然也能鎮壓天道法則。

可這種話,說了跟沒說一樣,九天大陸這麼多年了,除了王猛,又有誰真正達到過神級的領域?而集齊九顆天魂珠就更是扯淡了,隆康、千珏千這些人會把他們的天魂珠借給帝釋天,真要有這面子,帝釋天恐怕早都已經統御九天了。

當然,那是說肯定救好的情況,至於說試一試的話,王峰其實是有個法子的,但說實話,把握並不大,如果受傷的是其他人,或許試也就試了,但對方是吉祥天,說出口的話是要負責的。

王峰略一遲疑,終歸還是緩緩搖了搖頭。

帝釋天的眼中看不出有什麼情緒,坦白說,這個年輕人的表現已經讓他很意外了,至於說沒有救治方法,說‘沒有’纔是正常的,又不是無所不能的至聖先師,如果連天譴反噬之傷,都可以隨口就扯出一套治療之法,那跟信口開河有什麼區別?

“此前已經有不少醫者來看過。”帝釋天緩緩開口,這算是王峰等人進殿後,他一口氣說的最多的一段話:“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法子都有一些,我請諸方明日辰時於此會診。”

說着,他淡淡的看了王峰一眼:“你也來吧。”

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
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