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

美人魚女王冰冷的視線忽然從克拉拉的身上收回,她淡淡地掃過早就已經接受過血脈祭祀的四位繼承人,長公主沙耶羅娜,二王子也羅,三公主瓦萊娜,四王子庇修斯……

瞬間,整個大廳安靜了下來,所有的呼吸都停住了,目光都停在了克拉拉的身上,驚疑,訝然,憤怒和懷疑。

對於美人魚女王而言,嫡野只是一方面,無論如何,對方的身體中,也流着她的血,如果是過去,她會當場將克拉拉斃殺,穩定的美人魚王廷不需要破壞平衡與和諧的存在,然而,現在的局勢不同,無論是否承認,隨着她丟失了天魂珠,美人魚的格局已經開始動盪,克拉拉的野心和膽量,或許可以在動盪的格局中注入一股有利於她的信號,甚至是力量。

克拉拉擡起身子,看着女王,“玫瑰聖堂和聖城的一年之戰,我要代表玫瑰聖堂參加這場戰鬥!”

轟……

“放肆!我族的力量,怎麼能用在人類的爭鬥之上!”

“爲了這點小事,竟敢打女王陛下的血脈祭祀的主意!其心可誅!”

“克拉拉,在你眼中,還有女王嗎?你是中了毒,還是發了瘋了?爲了人類而來向女王討取真實力量!你這不是野心,而是狼子野心!”

斥責之聲,瞬間在大殿之中喝響!

“陛下!”克拉拉再次俯身拜下,大聲說道:“我有真正的理由,但是,我要單獨和您說。”

女王的目光冰冷地掃過那些喝斥着的重臣們,“夠了,都先退下。”

瞬間,大殿上的所有聲音都嘎然而止。

“是,女王陛下!”

重臣們憂心忡忡的退出了大殿,四名繼承人,也都神情各異的走在最後一起退出。

“哐!”

隨着殿門的關閉,女王冰冷的目光看着克拉拉,“不錯,野心和膽量都有了,只是,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可以從我這裡獲得力量。”

“陛下,臣女從來不認爲您將我放到金貝貝商會是放逐,若是一直將我留在阿隆索,纔是對我真正的失望。”克拉拉深吸口氣,在女王冰冷的注視下,她身上的氣勢一點一點的向上拔起,“您賜給的機會,臣女沒有辜負。”

轟!

克拉拉的氣場猛地衝破了虎巔的枷鎖!傾盡了所有的力量,克拉拉在女王冰冷的注視下努力的張嘴露出了笑容,美人魚王族的魅力之笑,“母王陛下,如您所見,我的身上,和沙耶羅娜一樣,流着您的血液,我沒有辜負您高貴的血脈!”

女王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訝異與欣賞的神色,她看向克拉拉的眼神不再冰冷,一絲溫度從中浮現了出來。

鬼級,是分水嶺。

美人魚王族的血脈太稀少了,每一個能夠踏入鬼級的王族,在女王眼中,都是珍貴的力量。

“很好,鬼級,你的確沒有辜負,現在,你有資格說出你的理由。”

克拉拉深吸口氣,她雖然流着女王的血,但是並不濃郁,她更多的遺傳了那位她不知名的父親的血統,所以她纔會是所謂的“野”公主,她從一個野公主的晉升的鬼級,成功的獲得了女王的“溫度”,但還不足以讓她獲得“真實的力量”……克拉拉盡力將心神從這個念頭拉開,回到了她的節奏當中。

“陛下,因爲王峰。”

美人魚女王的目光瞬間如同刀割,克拉拉的脖子上猛然劃開了紅色的印痕,幾滴的鮮血從印痕中滲透出來,克拉拉停住了呼吸,女王用目光刺傷了她,但是,傷口並不深,在內心的最深處,克拉拉笑了……所以,她賭對了,女王雖然不滿,但還是想聽她繼續說下去。

“王峰”,在大陸上,已經是最聞名遐邇的名字,不僅僅是因爲玫瑰聖堂的鬼級班,煉魂魔藥的出世,讓所有人,無論是刀鋒聯盟的大小勢力,還是九神帝國的那些貴族皇子們,這次在鯨族那裡鬧出的大事兒,都不得不狠狠地再一次在腦子裡面加深了對這個名字的印象!

他,還有煉魂魔藥,代表着全新的一套“快速成就鬼級”的修行體系,放在一般人眼中,他們看到的只是“鬼級”兩個字。但是,克拉拉早就敏感的看到了更遠,她看到了美人魚女王這一層次的人眼中的另一層感受。

全新的修行體系!

這纔是重點!

鬼級,並不重要,哪怕是快速培養,也不重要,畢竟玫瑰聖堂召收鬼級班的條件是“虎巔”,至少也得是虎級,並且有着歲數的限制,所以,究根到底,還是對資質有着前提要求的,早一點,晚一點成爲鬼級,在他們這個層次看來,絲毫不重要。

但是,一個新的體系的出現,那就大不一樣了。

雖然還不成熟,但是,回顧當年,符文體系出現之時,海族並沒有重視,然後……在與人類的戰爭中,吃盡了符文力量的苦頭。

所以,如今一個新的體系誕生了,哪怕還只是雛形,沒有得到真正的驗證,或許還有什麼未知的侷限度和限制,但是誰也不保證,經歷時間洗禮之後,這個體系會發展成什麼樣,也許是沒落,歷史之上,有曾有無數這樣的例子,但是,若是發生了和符文一樣的“萬一”呢?眼前的一些投入,就能杜絕掉這個不穩定的萬一……哪怕是虧本,對於掌握了一部份世界資源的美人魚女王而言,也是一次非常划算的“虧本”。

“陛下,王峰和聖子的一年之約,我希望我能代表美人魚,站在王峰的一邊,以他現在的威望,以及他現在做的事情,我認爲,未來,他有機會入主聖城!”

“連千鈺千都沒能被雷龍推上那個位置,你憑什麼以爲這一次,他就可以把王峰推上去?”

在說到千鈺千這個名字時,美人魚女王的臉上泛起一道怒火,但很快就被她強行的壓了下來,理論上,有雷龍的力挺,王峰的確有機會去爭奪那個位置,如果順利的話,未來的他也會有足夠的班底,鬼級班培養出來的鬼級,未來都會被打上王峰的標籤,哪怕他們原本不支持王峰,到那一天,都不得不投向他,因爲鬼級班的標籤太濃厚了,除了王峰,他們很難在其他地方獲得完全的信任……但是,聖子的背後,是聖主!僅此一點,王峰的機會仍然並不算高。

克拉拉低下頭,“如果有陛下您的支持,或許,可以改變王峰的劣勢。”

美人魚女王冷笑起來,“這不可能。”

“不需要陛下直接出面,只要陛下賜給我的奧義,再放手讓我去做,陛下,王峰和之前的所有候選都不一樣……”克拉拉刻意的沒有提千鈺千,有雷龍支持的千鈺千,也許比王峰更強大,但是,他絕對不會有王峰所擁有的人和!

“除了極光城,玫瑰聖堂,鬼級班的核心班底們,暗魔島,李家,龍月帝國,冰靈公國,海格維斯族,甚至巨鯨族……以王峰交際的能力,未來也許還會得到更多人和勢力的支持,只要在一年之約,他能夠擊敗聖子!”

聽到這裡,女王冰冷的眼神終於鬆動了下來。

“陛下,請恕我妄言之罪……現在,我們需要拉近和聖城的關係,海龍族和九神帝國越走越近,現在九神帝國的力量重返下五海,樂尚帶着九神的海軍在下五海流連不歸,我在極光城都能感覺到危險的味道,但是,聖城一直都對美人魚存有偏見,無論我們付出什麼,他們都只會用貓戲耗子的心態看待我們,若是王峰能夠在我們的幫助之下巔峰聖城,我相信,現在已經被打破了的平衡,會回到有利於美人魚一族的正軌之上。”

克拉拉小心翼翼地論道,美人魚一族最大的敵人,並不是人類,而是同屬海族的另外兩大王族,如今,鯨族已經沒落,就算重振旗鼓,也需要時間,最緊迫的,就是與九神帝國已經合流的海龍族,野心勃勃的黃金海龍王早就覬覦美人魚的豐饒,沙耶羅娜之所以和海龍王子訂婚,就是爲了平衡兩族之間的關係,但那是海龍族和九神帝國合流之前,現在,這個婚約,反倒成了海龍族可以插手美人魚一族的把柄,尤其就現實而言,女王失去了天魂珠,失去了在海族中的絕對威望,此消彼漲下,現在的美人魚比任何時刻都需要可靠的盟友。

“這些,都建立在王峰會成功之上,若是他失敗了,不僅不能拉近關係,反而更加與聖城交惡。”

女王冷冷言道。

克拉拉一笑,目光堅定,斬釘截鐵般地說道:“陛下,若是失敗了……您可以殺了我,用我的頭顱去平息聖城的怒火。”

女王眼神再動,欣賞之色流露了出來,她看着克拉拉的眼睛,“只有這句話有點意思……”

雖然風險很大,冒險的結果也許會是血本無歸,但是,也存在很大的實現空間,回報也足夠誘惑,王峰若是能入主聖城的話,不僅僅是彼此間的關係,“有什麼,可以保證,他會兌現這些。”

“陛下,”克拉拉擡起頭,說道:“我的初吻印記早就已經給了他,在他還沒有到鬼級的時候就已經種下了印記,我的靈魂,現在還能感應到他的心跳,他的胸前,有我留下的靈魂紋身,十分清晰。”

女王笑了,欣賞的笑了,美人魚王族的初吻,既是祝禍,也是詛咒,而且趁早種下,並不會隨着目標的實力的提升而有所改變,哪怕是到了龍級,對詛咒有了一定的抗性,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很好!你用你的膽量取悅了我,你有資格做我的繼承者之一,祭祀會在三天之後,現在,你可以去做準備了……不過,別忘記了,魔藥的配方,要在他成功之前拿到手,不僅僅是海神之眼的配方。”

“是,陛下!”

……

曼陀羅城。

第一次到八部衆王城的人都會有着無與倫比的驚歎。

海船還沒進港,遠遠就已經看到兩隻足足百米高的龐大石雕巨象,分立於那寬闊海港的兩側,對拱着粗長的象鼻,對所有來船作迎賓狀。

一條彩虹般的拱橋搭建在兩隻巨象的背上,寬百米,長數千米,橫跨整個港岸!在橋樑中段的下方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王峰實在是有些難以想象這巨大的拱橋到底是如何保持數百年不垮塌的,這比王家村的現代造橋工藝怕是要更加神奇百倍。

當海船從那彩虹橋下駛過時,頭頂宛若一片遮雲蔽日,鬼統領級的海船在這龐然大物下,就如同是一隻螻蟻與大象的區別,而當那種極致的‘大’,大到超乎你想象的程度時,給你腦子裡留下的就已經只剩下宏偉震撼這類詞兒了。

而更讓人無語的是,如此龐大的巨橋,竟然通體暗鎏金,歷經近千年而不褪色,也只有這樣暗鎏金的工藝,才能在陽光的照射下,讓這巨橋上顯示出彩虹般的光芒。

“好看,也還算實用,就是巨費,這玩意兒沒你想象中那麼耐造。”黑兀凱暫且充當了嚮導,給王峰介紹道:“別聽人說什麼近千年不褪色,每年曼陀羅花在這彩虹橋上的基本修補費用恐怕都是數以十億計,遇到有什麼破損處需要大規模修補的,花錢更是如流水……嘖,這錢要省一年給我,這輩子的酒色開銷就全都有了。”

一座橋而已,每年固定上十億歐的修補費用,也就是八部衆這樣的神壕才幹得出來了。

王峰笑了笑,可等真正進了曼陀羅的王城,他才發現原來八部衆壕的可不僅僅只是那座彩虹橋。

在那寬達兩里長的碼頭上,千人踩、萬人踏的地方,地上鋪的竟然是清一色的金楠木,且鋪設得一絲不苟,就連最挑剔的強迫症患者恐怕都找不出任何讓他不舒服的地方來。足足二十米以上高度的城門,統統是鎏金工藝,連顆門上的鉚釘都是金色的,延綿十幾裡的城牆上,那至少兩三噸一塊的巨石堅硬如鐵,沒有絲毫的不平整之處,上面的螺旋青石紋清晰可見,妥妥的全是青岡;

城中的建築鱗次比節,紅磚金瓦、怒檐豔閣,街上的行人幾乎看不到任何衣冠不整者,盡皆是面如冠玉、長袖端莊,而那些巡邏的騎士更是騎着銀甲天馬,身披金色戰鎧,渾身一塵不染,銳利眼神、強大氣勢宛若天兵,讓人目不暇接。

從建築到人文再到風貌,簡直是刷新了王峰對富麗堂皇這個詞的認知,相比之下,無論是人類還是海族全都弱爆了,宛若從凡間來到了天堂。

畢竟是這個大陸上一直保持着強盛的帝國,也難怪當初摩童剛到極光城的時候,對極光城如此不屑,那時候還覺得這小子裝,但百聞不如一見,真在這裡的地方住慣了,那去極光城還真是和去了窮山溝沒什麼區別。

曼陀羅城眼下已經處於是戒嚴狀態,不但港口處對來往的船隻盤查相當嚴密,城中也到處都有銀甲怒馬的騎士在不停巡邏,只要看到不是八部衆的陌生人都會不停的盤問、查看通往文書等等,有的外地人一條街上恐怕就得被攔住一兩次,戒嚴力度之大,怕是一隻蒼蠅都難以飛進來了。

王峰沒受什麼刁難,有黑兀凱、音符和摩童在身邊跟着,往來的騎士幾乎會駐馬行禮,倒是省了盤查之類,也省了許多手續。

換做別的勢力派人來訪,少不了要先找個住處,然後再讓人給王宮那邊送上拜帖,安排行程、安排入宮時間等等,但音符、黑兀凱這些本都已經是王宮的常客了,此時帶着王峰騎馬直奔王宮,宮門也是長驅直入的,直到了吉祥天所在的敬天殿外,才被守衛攔了下來。

“黑兀凱殿下、音符殿下、摩童殿下,陛下正在殿內……”那守衛長顯然是認識他們的,卻把目光停在了跟在三人身後的王峰身上:“這位是?”

“這位是王峰先生,是我等與吉祥天殿下在極光城的舊友,也是來替殿下看病的醫者。”黑兀凱說道:“麻煩龍將軍替我等通報一聲。”

這守門的竟然是位將軍。

王峰對八部衆的軍銜並不是很熟,但大體常識還是知道一些,這邊可沒有隨便將什麼阿貓阿狗的都亂稱將軍的習慣,這至少是位對應人類軍中少將級別的高級將領,看他目光銳利、魂力內斂,即便與王峰對視也絲毫不被壓制,顯然也是位鬼巔的高手。

鬼巔什麼的,在這曼陀羅的王宮之中顯然並不算什麼,那龍將軍對王峰並不在意,想來也沒怎麼聽過這名字,此時並未過多搭理,只是轉身略一交涉,立刻就有衛兵疾跑着進去通報,黑兀凱和那龍將軍顯然很是熟悉,湊上去說了幾句閒話、打聽了些情況。

隔不多時,便聽裡面已經有聲音層層傳來:“陛下有旨,宣黑兀凱殿下、音符殿下、摩童殿下、王峰先生進殿!”

“諸位殿下,請!”

大殿深幽,還要穿過一座巨大的廣場,四人在一守衛的帶領下一路疾行,黑兀凱倒是抽空和王峰多說了一句。

“剛纔從龍將軍那裡倒是又聽說了些東西。”

“九神醫聖蘇愈春、刀鋒聖城的大祭司德普爾、北獸的聖薩滿等人都已經來看過了,據說對傷勢分析深得陛下認同,目前雖然仍舊沒人能提出解決方法,但都被留下了,據說是陛下邀請他們明天一起會診……”

這其實就已經說得很明確了,此前之所以連吉祥天受傷的原因都隱瞞下來,那只是帝釋天給各方醫者設置的一個門檻,只有診斷出真相的人,纔有給吉祥天看病的資格,當然,這樣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都是有水準的,大家一起集思廣益,那顯然比交給某一個人要有效率得多。

“王峰,陛下的性格你可能不太清楚,一會兒我會在陛下面前替你力薦,若是你能看出名堂自然最好,但如果看不出來,那就不要過多言語,有我和音符,你就算看不出問題,陛下也不至於爲難你,但如果是你說的與真相大相徑庭……”黑兀凱頓了頓,沒有把話說得更加直白,只說道:“有些事情,你有心,盡力了就好,不用強求結果。”

以老黑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說這樣的話,顯然對帝釋天還是深深敬畏的。

王峰點頭道:“放心,我曉得分寸。”

眼前的宮門巍峨,八部衆的體型本就比人類要高大不少,特別是侍衛出生的迦樓羅和緊那羅兩族,族人的身高更是達到驚人的接近三米高度,其中個別特別高大的,甚至能超過三米,因此八部衆的房舍、宮殿之類,也一概修建得異常高大。

五六米的粱高只是基本,像眼前這大殿,粱高已經超過八米,從外部看去,那金碧輝煌的巍峨宮檐就宛若是天上宮闕,不似凡人居所。

兩個身材魁梧的緊那羅侍衛緩緩推開宮門,還未見景,卻已經有一股莫名的磅礴氣息從大殿中透了出來,隨即盪漾起一個淡淡的語調聲:“都進來吧。”

敬天殿是吉祥天的居所,但內部的佈置卻並沒有王峰想象中的那種小女人溫馨,也沒有八部衆一貫的金碧輝煌,而是透着一股淡淡的素雅。

大殿很空曠,除了幾個垂首站在兩側待喚的宮女外,並無他人。

最裡側處垂着一排長長的珠簾,拉着薄紗的帷幔,遮擋住那後面的閨房隱私之所,而在大殿中,幾張簡單的古木茶几,兩側有繚繞的黃銅薰爐,寥寥青香從那薰爐中飄蕩出來,很淡的花香,並不澀悶,隨着兩側微啓窗戶中吹拂進來的清風,將那淡淡的花香飄送滿屋,閉上眼睛時,令人宛若置身於一處清幽的花園中。

嘩嘩……

垂下的珠簾被一隻手輕輕撥開了。

這是一雙相當好看的手,修長的手指白皙如玉,但骨節處卻棱角分明、蒼柏有力,一身白玉的雲袍,頭戴沖天王冠的瘦高男子從那珠簾後走了出來。

黑兀凱、音符和摩童立刻就跪拜了下去:“參見陛下!”

王峰不是八部衆,倒用不着跪拜,此時長揖到底:“拜見陛下。”

陛下,那眼前這人就是帝釋天了,九天大陸六大龍巔之一,無論權力還是實力,都是世人絕對的巔峰!

坦白說,王峰是有些意外的。

傳聞中的帝釋天乃是一代雄主,年紀已經在四十開外,在位二十年間,雖沒有對外開疆拓土,但曾以一己之力強行鎮壓八部衆內部的阿修羅之亂,甚至斬殺同爲龍巔的阿修羅王人頭,阻止八部衆分裂,且令龍象一脈的大梵天、夜叉一族的夜叉王、摩呼羅迦的摩雲神主等一代梟雄歸心懾服,說帝釋天是百年難遇的雄主,那絕對是沒有任何誇大成分的。

因此在王峰想來,這樣的人物必然是威勢萬千,雖不至於說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之類的誇張評價,但也必然會是雄偉勇猛之象,可哪曾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看起來甚至可以說有些‘美麗’的男人?

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
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