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

那就等於是直接削了刀鋒聯盟的一條手臂,要知道,刀鋒聯盟之所以能和九神分庭抗禮,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助力都是來自八部衆,少了這個部分,那刀鋒和九神之間的力量平衡立刻就會被打破,屆時可就真的是天下大變了。

“刀鋒這邊呢?”

“你們聖堂那邊的聖子羅伊也去了,與他同行的是聖城大祭司德普爾,南獸北獸,包括海族那邊三大王族也都有派人過去,不過具體去的是誰就不太清楚了。”鬼志才感慨道:“怕是有上百年沒有過這樣的盛會了,如今的曼陀羅,天下能人匯聚,風雲際會,可算是熱鬧了……不過我看其他人也都是去瞎湊熱鬧的,八部衆已經失敗了,要是連九神醫聖蘇愈春也都沒法治,那其他人去了也是白瞎……”

說到這裡,看到王峰正在沉吟,鬼志才笑着說道:“怎麼,神使也想去湊這個熱鬧?”

“湊不得?”

“就是怕你去湊這熱鬧,纔來提前告訴你。”鬼志才一拍大腿兒,就像早就猜到了王峰的想法一樣:“現在曼陀羅的情況太複雜了,水也太深,你如果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吉祥天還好,可如果救不了,那隻怕你有去無回。”

王峰笑了笑:“沒這麼誇張吧,怎麼說也是好心去救人。”

“聖子羅伊,海龍的人,九神的人,光這三撥就夠你受的了,此外,覬覦你煉魂魔藥配方的人,這大陸上大有人在,就算八部衆自己,未嘗不會覬覦一番?”鬼志才說:“而且如今的八部衆內部爭鬥相當嚴重,甚至有傳言說龍象想要和天人爭權之類……如此危機四伏的地方,你若是行差踏錯一步就必然是萬劫不復。”

“帝釋天的承諾雖美,但終歸是建立在治好吉祥天的基礎上的,可涉及靈魂的傷勢,除了當年無所不能的先師王猛,又有誰敢說自己一定有把握?爲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就把自身置身於如此險地,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王峰笑了起來,鬼志才說是來告知消息,實則卻是跑來勸解,給自己提前打預防針的。

不得不說他的顧慮很有道理,特別是在鯤族和極光城建交後,世人都能看到王峰背後的助力越來越多,對聖城的威脅自然也就越來越大,如果是在聖城的地盤上,聖子或許不敢動他,畢竟怕落人口實,可如果是在八部衆的地盤,那隻要有機會,聖子羅伊是一定會想方設法殺掉王峰的。

當然,還有海龍一族,王峰算是破壞了他們籌備已久的‘滅鯤’計劃,海龍族想必對他也是恨得牙直癢癢,反倒是九神那邊,王峰倒覺得他們殺自己的心或許仍舊還有,但不會那麼強烈,畢竟現在王峰也算是和聖城對上了,看着敵人自家窩裡鬥、搞內耗,九神有什麼理由不先袖手旁觀、好好看戲的呢?

此外,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此前極光城的魔藥斷貨,導致全世界都知道煉魂魔藥配方就掌握在王峰的手裡,要說沒人覬覦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事兒,王峰在極光城或者暗魔島的時候,他們找不到下手的機會,可如果去了曼陀羅,失去了主場優勢,那想要動他的人就真的多得數不清了。

和鬼志才又聊了一會兒,沒有再提去不去的事兒,老鬼嘮嘮叨叨的走了,王峰似乎也靜下心來繼續製作他的冰蜂戰魔甲,這是已經快要完工的作品。

他專心致志的雕刻,隔不多時,最後一筆符文勾勒完整,那小巧的戰魔甲上瞬間有一層熒光渡過,王峰咧嘴一笑。

成了。

這是第八件新款的冰蜂戰魔甲,原本是打算再花幾天給十幾只冰蜂一起配上的,但現在看來時間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他得動身去曼陀羅了。

從理性的角度出發,鬼志才所說的那些危險確實存在,自己呆在極光城或是暗魔島是絕對安全的,哪怕就算去各地遊歷,只要不大搖大擺,也不可能被誰輕易就針對了,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去曼陀羅,走到所有仇家面前,坦白說,是件挺冒險的事兒。

但那又怎麼樣呢?

誰讓當初去龍城之前,在那幽靜的庭院內,自己對吉祥天做過‘未來替她做一件事兒’這樣的承諾呢?

結果人家遵照約定派了黑兀凱和摩童去幫自己當了不少擋箭牌,或直接或間接的,都算是救過自己性命,現在人家落難了,自己卻要袖手旁觀?

王峰的嘴角微微一撇,將成品的冰蜂戰魔甲收了起來。

如果是一年前的心態,或許他會選擇不理會,畢竟這個世界對那時候的王峰來說還並不那麼真實,還心心念唸的想要回地球,這裡形形色色的人,甚至包括妲哥,在王峰眼裡也不過就是‘回家後可以做成NPC’的角色而已,誰會真爲了一個遊戲、一個NPC去冒上生命危險呢?

可現在不一樣了啊……有羈絆了,有感情了,想要在這裡生活下去,想要保護很多身邊的人,這個世界在心裡早已經成了真正的現實,那就不再只是遊戲的心態了。

承諾了就要做到,欠着別人這麼大個人情卻還能心安理得的坐視不理,那就不是王峰了。

當然,去是要去,但規避風險也肯定是需要的,將工作臺的東西略一收拾,王峰從油燈空間裡那堆通訊水晶球裡摸出了一顆。

魂力灌注,掌心在球端輕輕摩擦,只見那水晶球中漸漸煙起,隨後化爲一張嚴肅的撲克臉:“王峰,正要找你,曼陀羅那邊出大事兒了,我們……”

能讓黑兀凱的表情嚴肅成這樣也是少見。

“我都知道了,你們現在在哪裡?”

“浮光城,準備坐魔軌先回極光。”

“在極光城等我,我和你們一起去。”

黑兀凱怔了怔,顯然是有點意外,

“去賺你們陛下的賞金。”王峰笑着說道:“別忘了,我可是發明煉魂魔藥的高人吶。”

…………

選擇和黑兀凱他們一起去曼陀羅顯然不是爲了順路。

安全是一方面,倒不是指望黑兀凱他們三個來保護自己,而是要去就得高調得去,而且還得名正言順的去。只要站在明面上,且還帶着‘八部衆邀請’的身份,那就沒人敢在曼陀羅直接動他,否則背鍋的是八部衆,帝釋天不會那麼蠢的。

此外也有另一個好處,那就是能在黑兀凱和音符的舉薦下,直接進入王宮給吉祥天看病,雖說報出自己‘煉魂魔藥發明者’的名頭,應該也能弄到一個看病的資格,但這放着捷徑不走,非要去搞得那麼麻煩,就純粹是腦殼有包了……

從極光城到曼陀羅可是段不短的路程,跨越小半個龍淵之海後,還要橫跨整個鬼淵之海,八部衆所在的神羅地勉強也可以算是一塊獨立的大陸,但它與刀鋒聯盟最東北邊界的冰月灣隔海相望,海峽最狹窄處不過僅只有二三十里而已。

這也是九神忌憚八部衆的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地理位置的因素,冰月灣雖是刀鋒地盤,但也是九神與刀鋒之間的最重要的戰略要地之一,海路緊臨着九神帝國的鹿角港,陸路之間也僅只隔着一片不足百里的坦途平原,而八部衆最靠海岸的城市就是他們的首都曼陀羅,這裡重兵雲集,一旦九神和刀鋒開戰,八部衆要想進入戰場實在是太快太方便了,遠比九神和刀鋒往邊界調兵遣將的速度快得多。

在海上走了大約十幾天,黑兀凱和曼陀羅那邊一直都保持着聯繫,但有關吉祥天的具體病症,仍舊是沒有打探的來源,哪怕對黑兀凱和音符,那邊也仍舊是處於保密狀態。

不過有關各方醫者的事兒倒是聽說了一些消息。

如各方所料,如此盛事,不怕死的人確實不少,有不少招搖撞騙、冒充名醫的傢伙,也有不少普通的醫者想去碰碰運氣,但壓根兒就還等不到他們下手醫治,不過只是在看病後說錯了吉祥天的病因病理,就已經被投入八部衆的天獄之中,進了那地方,這輩子基本就不要想再出來了。

這樣的事兒公示了大約十幾次後,已經再也沒有私人醫者敢進八部衆的王宮,現在還敢去看病的,要麼是手底下真有驚人藝業,要麼就是各方勢力主動帶過去的能人異士,這類的情況要好很多,好歹背後有股勢力的面子,就算說錯點什麼,帝釋天也不至於直接降罪。

船上這十幾天的氛圍顯得有些沉靜,摩童看起來心情不佳的樣子,成天在二層艙裡錘沙包,就連以往只要跟在王峰身邊就會笑顏常開的音符,這段時間也顯得情緒特別低落,看得出來她和吉祥天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平時大家在一起的時候,小丫頭還能保持着平靜,可好幾次王峰在船頭瞧見她,小丫頭的眼眶都是紅通通的。

倒是黑兀凱已經神色如常,除了剛得到消息時的擔憂外,拿老黑的話來說,事兒都已經發生了,怎麼去解決它是最重要的,擔心沒有意義。

不過對王峰的毛遂自薦,黑兀凱倒也並沒有抱太大期待。

王峰畢竟不是醫者,雖然發明過煉魂魔藥,但八部衆本身就有着這個世界最好的魔藥師,七轉魂愈魔藥更一直都代表着九天大陸最高達到靈魂創傷類魔藥標杆,但即便就是這頂尖的靈魂創傷類魔藥,王宮那邊也已經證實了對吉祥天的傷勢毫無效果,王峰去了又能做什麼呢?

想去湊個熱鬧?想要試試運氣?垂涎帝釋天陛下所說的那個承諾?

如果是別人,黑兀凱或許會那樣想,但王峰的話,黑兀凱並不覺得他會這麼幼稚,或許是因爲他覺得在龍城戰時欠了吉祥天一個人情,也或許是當時他們做過什麼交易,黑兀凱並不清楚細節,但想來也只能是這個原因了。

坦白說,黑兀凱是知道王峰不少事兒的,也知道他現在去曼陀羅是一個冒險的決定,但仍舊如此義無反顧的來了,光衝這一點,老黑的眼裡剩下的就只有欣賞,別的他不敢保證,但至少在曼陀羅,沒人能傷到王峰一根兒汗毛。

王峰在去曼陀羅的路上,而此時的美人魚皇城阿隆索,緊張的氣氛隨處可見,整座王城都因爲女王糟糕的心情而風聲鶴唳。

北宮,衆公主宮,麗迪拉歡欣的朝着克拉拉撲了上去,熱情的擁抱之後,她左右張望了一眼後,才皺起眉頭,小聲說道:“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

克拉拉一笑,故意說道:“怎麼,別人不喜歡我回來,你也開始不歡迎我了?”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麗迪拉氣惱的扯住了克拉拉的衣袖,再次左右張望兩眼,才又小聲地細語道:“現在大家都小心翼翼的,以前誰都不想出去,現在,恐怕都爭先恐後的找機會離開阿隆索,母王現在的脾氣又急又躁,宮中已經好幾天都有宮女被擡出來,據說,死了好幾個了。”

“知道了,你是在替我着想,先不說這些,回你寢宮再聊,我帶了好東西給你。”克拉拉一邊笑着,一邊塞了兩瓶魔藥到麗迪拉的手中。

麗迪拉原本還想說話,但是目光落在魔藥上時,她的眼睛瞬間直了……這是……

“噓。”克拉拉眨了眨眼。

麗迪拉也眨了眨眼,不着痕跡的將兩瓶魔藥收進了衣服內袋,阿隆索也已經有了這種魔藥,經過檢測,能極大的提升皇族血脈對奧術的親和,尤其適合在衝擊境界時服用,擴張的奧術親和,對於衝開奧術玄關有極大的輔助作用。

一瓶魔藥的價格,在阿隆索已經炒到了驚人的五百萬歐!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麗迪拉是王室血統,但並非女王血統,還沒有封地的她,只有少得可憐的月例,除非是女王恩賜,否則,像魔藥這種好東西,都是基本與她沒有緣份的。

感覺着魔藥在口袋裡面的份量,麗迪拉的心臟撲嗵撲嗵地跳了好一陣子才緩緩地冷靜下來,她看着克拉拉笑彎了的眼睛,說道:“克拉拉,你不會有什麼事,要我父親去做吧?”

“想什麼呢?當然不是,是你馬上就到可以出宮的歲數了,我這是提前對你的投資。”克拉拉微微一笑,麗迪拉在宮中的日子雖然緊迫,但現實卻是她的父親是殿前重臣,奧術神殿的殿主。

麗迪拉一笑,於是說道:“那我就收下了喔……對了,不管你爲什麼回來,母王最近脾氣很大,這種時候,你千萬不要在母王面前提到壞消息,就算有,最好是緩一緩再和母王彙報。”

克拉拉笑着點點頭,女王一怒,全城噤若寒蟬,這個情況,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千鈺千百般設計,終於利用龍淵之海的海市蜃境,成功設計“竊取”到了美人魚一族世代傳承的天魂珠,千鈺千的暗堂新世界九子天下揚名,而高高在上的美人魚女王卻成爲了千鈺千名聲大躁下的墊腳石和背景板。

美人魚女王不僅僅是憤怒,身爲頂級的龍級,這世上,能讓她感興趣的東西不多了,而她失去了最寶貴!

女王現在的怒火,就是無底深淵,一旦被她盯上,無論是誰,粉身碎骨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種仁慈了。

但越是如此,克拉拉越是下定決心,現在正是她回來的最好時機。

盛怒中的女王異常危險,然而,和做生意是一樣的,越是危險的時候,往往代表着越大的機遇,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最有可能打破固有規則的禁錮,從女王的手中攫取到她所需要的東西。

這一次回來,克拉拉已經下定了決心!

第二日……

克拉拉才遞上覲見書,幾乎立刻就得到了女王的召見。

一路,克拉拉可以感覺到處處都是凝重的氛圍,無論是侍從還是禁衛,都如同執行動作的機械機關一樣標準,絲毫不敢馬虎出錯,看來連日都有宮女被擡出宮外的消息,並非是危言聳聽。

克拉拉來到殿前,衆臣分列兩側,長公主沙耶羅娜仍然立於距離女王最近的位置上,然而,誰都清楚,沙耶羅娜的地位已經遠不如前,或許,只差一個契機,就可以對她取而代之。

克拉拉上前俯身跪拜,“臣女,克拉拉,拜見母王陛下。”

高高的美人魚王座之上,美人魚女王玉掌托腮,冰寒的雙眼傲睨下方,目光如針刺一般落在克拉拉的臉上,“這種時候,你最好是有了好消息纔來打擾我。”

克拉拉心中發寒,從來不曾指望母王對她有一絲溫情,但衆臣面前,這樣扒開了皮一般的赤裸話語,仍然像一把刺進她心臟的寒冰匕首。

克拉拉麪上笑容不變,紅脣輕啓,說道:“母王陛下,臣女這次回來,是有兩件要事稟報陛下,第一件事,臣女千辛萬苦,終於購得一百支經過特製的超限煉魂魔藥,這批魔藥與市面上流通的那些一般煉魂魔藥大不相同,新配方的特殊成份超過一般煉魂魔藥三倍,名爲超限煉魂,也可以稱作超級煉魂魔藥,爲防止中途發生意外,臣女這才親自押送回來,願以此藥獻於母王,令無盡榮光歸屬陛下,還請陛下準我當殿獻藥。”

“準。”

示意之下,早在殿外等候的侍女立即捧着一件大號的魔藥箱快步走入殿中,又有侍衛上前,將藥箱輕輕打開,瞬間,百餘支一層層疊放的魔藥展現在衆人目前。

腥紅色的藥水,在魔藥的透明定製藥中,散發着晶瑩的色澤,克拉拉上前取出一瓶,輕輕晃動瓶身,可以看到腥紅的藥水並不是普通魔藥的水質,而是熔岩般的半流質,彷彿是黏稠的血液。

克拉拉看着這腥紅如血的魔藥水,心中對王峰是百轉千回,至少有一萬句咒罵,流星雨一樣從她心裡朝着幻想中的王峰腦殼上面轟砸過去,爲了這批魔藥,她用盡了所有手段,花了所有的私房錢。

真的是,沒有人情味!一點也不像個男人!每次和王峰談話,對她的自信心和魅力都是一次攻城重錘式的撞擊!

這時,一旁的魔藥殿的殿主,魔藥大師塔克已經急不可耐地站了出來,“陛下,請允許由我來鑑定這份魔藥!”

作爲魔藥殿的殿主,塔克之前幾乎從不出席這樣的朝會,對他來說,這完全就是浪費他的時間,爲了不參加朝會,他甚至將他的魔藥室搬出了阿隆索,然而,上一次海神之眼試藥之後,他就申請將魔藥室搬回了王宮……在他看來,用服藥法來試藥,簡直就是暴殄天物,無數細節,無數可能性,都被忽略了,更重要的是,一整瓶魔藥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女王輕輕點頭,塔克立刻快步走到克拉拉的身前,從她手中取過魔藥瓶,便迅速的打開了瓶蓋。

瞬間,大殿中,所有人都同時嗅到了一股濃郁的香氣,不是花香,也不是藥物的氣味,而是一股誘人心神慾望的滋味,就像餓了想吃飯,渴了想喝水,也有酒足飯飽後的身體自然而發的慾望之感,自然而然,卻又直擊根本。

大殿中,近半的重臣都不由自主的將身體朝着魔藥的方向傾斜了幾度過去,另外一半,則是迅速的屏住了呼吸,目光卻是閃爍跳動!

煉魂魔藥的效果,大家已經知之甚詳,對鬼級的作用,相當於海神之眼,可以在一定時間內解除陸地的詛咒封印,但並不是完全的解除,而是解除一半左右,但是,煉魂魔藥還有另一個作用,無論是鬼級還是虎級,在服用煉魂魔藥後的短暫時間內,可以感應到海族血脈的遠古源頭,每瓶煉魂魔藥,都有機率增強一絲血脈,對於極其重視血脈的海族來說,哪怕是一絲血脈的增強,都是極其巨大的提升!

唯一的問題是,煉魂魔藥帶來的增強血脈的機率極其低下!而且,對血脈原本就濃厚的海族基本沒有效果。

塔克小心翼翼地用奧術從藥瓶中抽出了一絲魔藥,然後又在自己的手腕上劃開了一道口子,不等血液留出,被奧術提出的那一絲魔藥瞬間從那道口子鑽入進去,微微的白光一亮,那道口子便完全癒合。

塔克立刻閉上了眼睛,他的呼吸也停了下來,可以看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動作,時而如青壯一般膨脹,時而又老者一般萎縮……

用了一些時間,塔克才恢復正常,重新睜開眼睛,他對着王座上的美人魚女王深深彎腰,“恭喜陛下!大喜!此魔藥,如果在下的鑑定沒有大的失誤,應該會對鬼級產生血脈增強的效果,機率遠遠大於煉魂魔藥,並且,有完全的海神之眼的效果,至於能夠維持多長時間,以及發生血脈增強的具體機率,還需要更多的測試和鑑定。”

說完話,塔克將魔藥重新封裝,才戀戀不捨的將魔藥還回到了克拉拉的手中。

聽完塔克的鑑定,女王看向克拉拉的目光稍霽,微一點頭:“不錯,這次你又立功了。”

“陛下,臣女想要用這點功勞和您討要一樣恩賜。”

女王面不改色,“說吧。”

“臣女想要母王陛下替我血脈祭祀!賜予我美人魚一族奧術的真實奧義!”

轟!

瞬間,女王面色轉爲森寒,冰寒的目光有如重劍一般朝着克拉拉身上落下。

血脈祭祀!

只有美人魚女王才能舉行的神聖祭祀,需要以美人魚一族的族運爲依託,向大海祈禱力量,只有經歷過血脈祭祀的美人魚王族,才能夠獲得美人魚的至高奧術——奧義!

真實力量包羅萬象,不同的天賦,可以在血脈祭祀中獲得不同的力量。

在衆多繼承者中,沙耶羅娜之所以更受女王重視,正是因爲她在血脈祭祀中獲得的是美人魚戰歌和奧術光環,美人魚戰歌可以大量提升攻防屬性,並且,這是一個範圍能力,而奧術光環可以讓她越階施展奧術,如此真實的力量下,不僅可以讓沙耶羅娜在同階中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更可以讓她在晉升龍級的道路上少走許多彎路。

然而,美人魚女王的血脈祭祀,並非是可以無限舉行的,每次舉行這一祭祀,對於美人魚女王而言,也是一次巨大的付出!如同只有美人魚的處子初吻,可以與賦予被吻者“美人魚祝福”,每位美人魚終身就只有這一次,而美人魚女王的血脈祭祀,終其一生,最多也只能進行九次!通常,舉行到第五次,便已經到了極限,再舉行的話,就要消耗女王自身來作爲代價,容顏、壽命,甚至是境界實力都有可能被大海取走作爲賦予祭祀的“代價祭品”!

只有嫡系,並且是納入了繼承者考驗的嫡系公主王子,纔有資格和機會得到美人魚女王的這一神聖的恩賜!

狗膽包天了!沙耶羅娜按捺不住的怒瞪向克拉拉!其餘幾位嫡系繼承者也都神色不善的看了過去。

兩旁的重臣這時都是站得筆直,眼觀鼻,鼻觀心,沒有一人敢發聲。

克拉拉全身顫抖着,女王的目光像是一把鋒厲的巨劍壓在她的頸上,她能感覺到森森的寒意,女王是真的有殺意!主動和女王要求血脈祭祀,這已經觸碰到了女王的核心,每次血脈祭祀,都是一次巨大的付出,甚至有可能付出代價!

從女王角度來看,主動和她要求血脈祭禮的,這幾乎就是對她的蔑視。

“陛下,我需要力量!爲了美人魚一族,爲了您,我現在,需要力量,真實的力量!讓人類看到我族的偉力,看到您的恩賜有多麼的神聖而強大!”

克拉拉幾乎是嘴脣貼着地面喊出了這段話。

然而,沙耶羅娜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克拉拉,這是什麼?恃功而驕?

一旁,二王子也羅,三公主瓦萊娜和四王子庇修斯也都目光冰冷,受到血脈祭祀,無論是什麼原因,一旦成功,就意味着成爲和他們一樣的繼承者!

一個連阿隆索中心都接近不了,只能被派去人類世界的邊緣種,區區一個野公主,竟然敢有這樣的野心!什麼向人類展示力量,藉口真是好聽,但是也是愚蠢!

展現美人魚的強大,有無數方法,而且,這時候提這些是什麼意思?暗示女王在龍淵之海失去了天魂珠後,人類對美人魚失去了該有的敬畏嗎?

在他們看來,說出這些話的克拉拉,已經死定了,只是遲與早的事情,畢竟,金貝貝商行那邊,極光城的事務,更重要的是海神之眼魔藥的渠道,都還需要克拉拉去做,想必克拉拉也正是因爲這些而膽大妄爲了,在女王的幾次嘉獎中產生了錯覺,膨脹的以爲自己變得重要了,能夠憑此而擺脫低微的身份。

殿上,所有人都等待着女王對克拉拉的喝斥!

然而……

“理由。”

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
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